湛云海,陶敏(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湛云海
简介:简介:盛悦一直觉得自己活得很扑街
五年前她没有爱情没有家人连尊严也赔掉,五年后落魄归来依然一穷二白
不过,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包子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那个号称“前夫”的男人厚颜无耻是要闹哪样?
“前夫?笑话,我们从没领过证
”女人冷冷的说
那些无关风月无关爱情的过往,都是阴差阳错的独角戏,都是曾经天真的她一厢情愿坠入的深渊……
角色:湛云海,陶敏
湛云海,陶敏(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我怎么可能对她动心


晚风刺骨,时下虽没有下雪,但是冬意甚浓,年关将至。

海城最好的私人医院济世医院门口。

昏黄的停车坪路灯下,一字排开的豪车群里走出了一队人马,保镖们护送着穿着雍容华贵的三个人和一个小少女走进了大厅。

一众医生护士在领导的带领下排着队迎接贵宾――海城市第一富豪湛云海和夫人陶敏,以及他们的公子湛渊。

跟着他们的小女人裹在厚厚的红色斗篷里,好奇的打量着这庄重的迎接队伍,扯了扯男人的手,糯糯的低声问道:“渊,怎么这么多人呀?”

在两人身边,穿着银狐皮外套的中年女人陶敏有些亟不可待的催促:“去检查吧盛悦,没事儿哈。”

湛渊低头看着她。

红色的毛呢大帽子里,她栗色的头发衬得娃娃脸上肌肤肤白如雪,大眼睛像缀满了天上的星辰,纤尘不染,一如初见。

她的小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袖子,像抱住什么救命稻草似的,满是依恋。

男人挤了一个勉强安抚她的笑,拍了拍她的手:“爸妈请了最好的医生给你做检查,确保万无一失,你乖乖进去,我们在外头等你,恩?”

他的话起到了很大的安抚作用。盛悦虽然有些小委屈,还是懵懵懂懂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的在漂亮护士的带领下进到了里屋换衣服。

室内温暖如春,可是从小害怕医院的盛悦还是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此刻她多想能进来有个人陪着自己,多希望男人能站在自己身边。

她轻轻深呼吸,看着镜子里罩在大大绿色无纺服里的自己,强颜欢笑打了打气,摸了摸隆起的肚子,轻轻拍了拍:“宝宝别怕哦,我们就做个检查,很快的。”

躺到了台子上,老专家娴熟的拿机器上下扫描,时不时的翻看着盛悦的体征数据,看到了她年龄栏上写着“19岁”“七个月”的字样,看看少女一般稚嫩的脸颊,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B超很快结束。躺着的盛悦费力的自己坐起来,突然肩上传来力道被死死按住。她不解看了看身边两个按着自己的护士:“怎么啦?”

护士冰冷职业的笑着,并没有说话。盛悦正要张嘴,突然腰上一凉。她低头看去衣服被撩了起来,紧接着一阵刺骨的疼痛从脊椎传来。

“啊!”女人痛苦的皱了皱眉头,酸麻的感觉让她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泪水,无助与慌张一阵阵袭来:“你们,你们要干嘛……”

医生和护士将她放平,安静的看着她。

“湛渊,我害怕,你在哪儿……”盛悦心里默默呐喊着。一滴眼泪划过她娇嫩的脸庞,她终于在惶惶不安与隐隐疼痛中昏睡了过去。

病房门外。

湛云海看着有些坐立不安的儿子,沉声问道:“阿渊,你不会对她动心了吧。”

在窗边强忍着自己不去抽烟的年轻男人缓缓转过身子。窗外霁色初晴,他的脸在光影交错里有些苍白。

男人沉沉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缓缓开口:“我怎么可能对她动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第二章 刚刚是梦境还是现实?


听闻他的话,湛云海与妻子迅速交换了一个安心的眼神:“那就好。”

羊水穿刺很快完成。

主任亲自捧着化验单跑出了手术室,门外一脸焦灼的湛氏夫妇看到医生出来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的站了起来。

“湛总,湛夫人,恭喜恭喜!胎儿一切正常,配型目前来看,也相当合适!我们初步看来,成功率至少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太好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陶敏眼眶都急红了,此刻一颗心放了下来,只想谢天谢地。

湛云海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容,安抚的摸着妻子的脊背,对主任点点头:“今晚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我们应该做的!”

“她人呢?”一直不发一言的男人站了起来,目光沉沉的看着医生。

“哦,怕盛小姐不配合我们做了全麻,不过剂量很小,她马上就能醒过来!”

“我去看看她。”

湛渊的脸色一沉,瞥了主任一眼,就大步迈向了手术室旁的病房。

病房内。

盛悦的思维稍转清醒,可是周身使不上劲。她闭着眼睛有些浑浑噩噩的注意着周遭的动静,感觉自己似乎被两个女人抬到了床上。

一个女人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似乎充满了惋惜:“啧啧才十九岁,好可怜……”

“有什么可怜的!外面那家人可是湛家!她肯定为了图了钱来的!”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紧跟着响起。

“我觉得不一定。你看湛家大公子帅的惨绝人寰,要我,为了他的脸我也肯!”

“就属你好色。别说又帅又有钱的老公,总统来了我都不会把自己的孩子生下来给人家做配型的原料!”

“别那么说,听着怪让人难受的……”

“可不嘛!那么小就要做骨髓移植,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要我说有钱人就是冷血。我看她啊,也是个见钱眼开活该的……”

耳边的声音渐渐湮灭,空气恢复了死寂。

盛悦的眼睛里漏进了一丝光线,她挣扎着睁开眼,感觉着慢慢恢复知觉的身体在一阵阵发着冷,大脑和心脏也像被封冻一般僵硬迟缓。

刚刚是梦境还是现实?

她茫然恐惧的样子一下子撞进了男人的眼睛里。

宽大的病床上小小的女人躺在那儿,只有清浅的一点呼吸,脸上从孕期开始就没什么血色,此刻更是苍白的骇人。

一瞬间有一种她已经死去的奇异幻觉与恐惧攫取了他的心。

“盛悦。”男人清冷的声音把她的意识拉回了现实。

看到了那张把自己时常迷的神魂颠倒的脸,她心里一暖扬了个费力但明朗的笑。

“检查结果怎么样?”

“非常好,孩子很健康,医生说一切正常。”

“呼,那就好……”如释重负了一般,盛悦想缓缓起身,却发现全身都使不上劲儿。

她有些委屈撒娇喃喃道:“我以为就做个B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医生还扎了我一针呢。刚刚我好痛,好害怕……”

盛悦轻轻揉了揉高高隆起肚子上一个不明显的创口,眉心蹙的厉害。

湛渊的眼睛晦涩的闪动了下,像是藏住了什么巨大的情绪,出口也只是淡淡的说道:“为了确保万一,又做了些别的项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第三章 我们的宝宝叫湛梓念


盛悦的心没由来的突突跳了两下,可是终究没有细想。

她点了点头,不疑有他,抑制不住眼里的喜悦:“恩!没事儿我吃点苦算什么,我们的宝宝没事儿就好!”

湛渊神色不明,看了看她有些困倦,耐着性子说:“休息会儿我带你回去。”

一说困,盛悦马上睡意上头,她自然的拽过男人宽厚温暖的手掌贴着自己的脸,懒懒的撒着娇:“湛渊?”

“我在。”

“你说我们的宝宝叫什么名字?”

女人在自己的掌心呢喃,话语缱绻,带着丝丝倦意和微微的共鸣。

“没想过。”

“哼,你太忙了……忙到没空陪我。那我自己想好了……”

“叫什么?”

“你不许再说我没文化,我想了好久的……”

“我不说。”

“叫梓念。湛梓念。梓有家乡故土的意思,我希望他做什么都记得自己的初心……”

男人咧嘴笑了下:他终于明白这一句“想了好久”的分量了。说完了这一大串,女人就沉沉睡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男人的嘴角清浅的笑弧消失,目光深邃而凝重。

盛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白雪飞扬。湛氏夫妇早已经回去,湛渊带着她慢慢开回湛家庄园。

铁门缓缓打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盛悦探出头好奇的看着漫天的大雪,像个孩子一样,伸手捧着雪花回头对着认真开车的男人嘻嘻笑。

“渊,我们的孩子叫雪花好不好?”

“是个儿子。”男人对她想一出是一出表示头疼,冷冷打击道。

“那就叫冰冰。”女人更加来劲,还在椅子上轻轻跳了下。

湛渊扶额:幸好今天没刮风。

前方不远处,出门来停车坪上迎接二位的老管家远远一打量,低声短促提醒了下:“小心!”

一颗低矮的松木被湛渊的悍马车顶刮了下。松树的树枝抖动着,扑簌簌掉下了积了一夜的雪。松树释放了压力,瞬间又挺拔了起来,可怜探出脑袋的盛悦,脑袋结结实实的兜了一脖子的雪。

湛渊一个急刹车,有些无奈的看着三秒钟不盯着她就出状况的女人。迅速下了车,从车头绕到了她身边,抱着她就往湛家宅院里走去。

一楼。室内很温暖,也很热闹。

躲在男人怀里偷偷瞄着四周动静的盛悦发现只是离开半天,家里就被打扮的焕然一新,极具圣诞气氛。

陶敏与湛云海围着一个白瘦的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子嘘寒问暖。

陶敏率先看到被自己儿子抱着的女人,眉眼跳了跳:“哎,这是怎么啦!是摔了吗?”说着眼睛就往她的肚子上使劲儿瞅着。

“阿姨……不是……”盛悦觉得没脸说,脖子上凉滋滋的也委实不好受,嘀咕了两句便扭过头去,靠着湛渊的胸膛,活脱脱要做鸵鸟。

湛渊瞥了一眼她那个有胆儿做没胆说的怂样,担心雪水浸渍脖子会着凉,快速吐槽了句:“她把她自己蠢死了。”

“噗。”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子笑出了声音。

盛悦循声望去,还没看仔细,就被男人抱上了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第四章 湛可,离盛悦远点


洗完澡换了衣服后盛悦跟着湛渊下楼。男人先她一步,半蹲在轮椅女孩子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女孩子“咯咯”笑了起来。

盛悦咬了咬嘴唇,她走路本就有些困难,此刻没了湛渊搀扶,她只能独自慢慢挨着扶手往下走。轮椅女孩听到了动静,堪堪转过了脸望向盛悦。

盛悦一瞬间睁大了眼睛:那是一张与湛渊极其相似的脸。病态苍白的脸上透着和煦的笑容,眸子同样的深邃,嘴唇薄薄的,漂亮的毛衣帽下还有湛家人标志性笔挺的鼻梁。是个十足的美人。

盛悦张了张嘴,笨嘴笨舌最后憋了一个“嗨”。

女孩按了轮椅上的按钮,转身朝着盛悦“走”了过来,伸出了一直血管根根分明过分白净的手:“你是盛悦吗?你好,我是湛可。”

见盛悦依然没反应过来,她有些嗔怪的扭头看了看父母,带着温和的笑继而转头补充:“我是湛渊的同卵双胞胎妹妹,得了白血病,之前一直住在医院里,所以你没见过我。”

白血病……

湛可轻松坦然说出来的三个字对盛悦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她不知为什么就突然想起麻醉失效前,脑海里捕捉到的两个女人的声音――“骨髓配型”“移植”“图钱”……一些细碎阴沉的念头突然迅速在她脑海里成型,可是闪动极快。她不能捕捉,也不敢去捕捉。

看着盛悦陡然苍白的脸和微微发颤的身体,湛云海与陶敏的脸迅速沉了下去,瞪了一眼不明所以的女儿。湛渊黑色的眸子却紧紧盯着盛悦。

湛渊拉了拉女人的手,牵着她坐了下来,沉声说道:“吃饭。”

盛悦木然里,男人把餐盘推到她面前,又把餐具塞给了她。

小女人的大脑里一片“嗡嗡嗡”。她抬眼看看其乐融融一切无异吃着饭的一家人,只觉得身体一阵阵发冷。

味如嚼蜡般的吃完了这顿饭,盛悦起身就想离开。一直在偷偷打量着她的湛可还是期期艾艾张了口:“小悦,我也吃完了,你愿意推我走动走动吗?”

盛悦看了看她的轮椅,又扫了一下陶敏警惕的眼神,抿了抿嘴点点头:“可以。”

“湛可。”湛云海很少这样叫自己,湛可正欲去牵盛悦的手一顿,抬头看着他。

此刻父亲的语气里透着不一样的严肃:“盛悦月份大,不方便走动,让妈妈带你去花房里看看花,不要乱跑。”

女孩瞬间垂头,盛悦心里有点酸酸的。家里好不容易来个同龄人,湛家父母严防死守的样子让人难堪,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她慢慢爬上楼准备回房,突然想到湛可病服上别着的加菲猫的徽章:她不会和自己一样喜欢加菲猫吧。盛悦嘴角轻轻咧了个笑,快步走向房间。

她从自己唯一带来湛家的小行李箱里,找到了学生时代买的加菲猫周边,便迫不及待的往花房走去。通往花房的欧式回廊里静悄悄,盛悦扶着肚子抓着礼物走的有些急,耳边却越来越清楚的听到了陶敏的声音。

“可儿,我说过了,离盛悦远一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第五章 宝宝,你告诉我,妈妈该怎么办


让湛可离自己远点……是因为肚子的宝宝吗,还是因为湛可得了什么传染病?可是湛夫人的话里慢慢都是警告,听起来像自己是什么危险物品似的。

盛悦有些不解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想推门进去问个究竟,可是偏偏脚步挪动不开。

“你还不明白么!你和你哥哥一样,不能对她生出什么感情来!”

“妈妈,你不觉得这太残忍了么?你问过我的想法了么!我不愿意伤害一个婴儿!”

“残忍,我们残忍!可儿,这一切不还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那么谁来考虑她的立场!她还那么年轻!谁来考虑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我们选中了她,就是因为年轻!无父无母!还心心念念要出国找她的父亲!等这事儿做完了,你的身体好了,我们自然会给她一笔她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钱!”

“妈妈,那是一条生命……那是有我们湛家血脉的生命啊……”

湛可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哭腔。

“乖可儿,爸妈明白……可是爸妈没有办法了呀……再等合适的配型,还要等那么多年,这万一中途,万一中途你……你让我们怎么承受的起!”

“所以你们就要用一命抵一命吗!”

“胡说!谁说一定要一命抵一命的!再说了,那孩子身上湛家的一半的血,本就是来救你命的。另外的一半那个女人的,我们也一并买下了!”

“可是如果孩子出了什么事儿,你让我怎么活下去!你让她怎么活下去!”

“我们不会把她留下的。”陶敏的声音染着哭腔,却异常的冷静。

“妈妈,你是什么意思……”

“以她的出身自然配不上阿渊,况且你是知道舒家的……那是你爷爷走之前定下来的指腹为婚……”

母女俩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又仿佛忽远忽近,渐渐的盛悦再也听不进去一个字。

她的眼睛里像飞过一道道白光,笨重的身体仿佛也快支撑不住,在最后一丝气力消失殆尽之前,她狼狈的奔回自己的房间。

气喘吁吁的她迅速合上了门,腿一软,就瘫坐在了地上……

那个阴森恐怖的念头浮出水面,和她最惧怕的猜想吻合。一切原来如此……

她原本就是颗棋子,一颗湛家人精心布排的棋子。

想起那一个个与男人相拥而眠的夜晚,想起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想起他被追问什么时候让两人合法化时犹豫躲闪的眼神,想起他深夜里常常一个人去到阳台抽的闷烟,想起湛家人以安胎为名把她与世界隔绝开来的安排……

盛悦咧着嘴笑了,笑着笑着咸涩的眼泪流了出来。

她太天真了,她居然信了一见钟情,信了白马王子的恶俗童话,信了自己真的会在这个世界上有个家……

在突如其来的悲伤绝望与独孤里,她的视线慢慢落到了自己的肚子上。胎动已经频繁且明显,尤其是在自己情绪激动的时候。宝宝总是努力的踢着自己,提醒着他的存在感。

盛悦流着眼泪轻轻用手安抚着胎动的地方喃喃道:“湛家人会怎么对你妈妈一点都清楚……宝宝,你告诉我,妈妈该怎么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第六章 你想过娶我吗?


盛悦是在不安稳的梦里被宝宝踹醒的。她费力的支起了身子,拧开了床头灯,看了看身旁空着的位置:湛渊吃过晚饭又去了外头应酬。

女人光着脚下了床,走到了窗边,看着夜幕沉沉,扯了一个心酸的笑:呵呵,怀孕后他总是很忙,如今想来,怕是在躲着自己。

凌晨一点。湛家庄园里,雪夜莹莹的光透过薄纱穿进了温暖的室内,可是盛悦还是觉得身体一阵阵的发冷。

高墙森冷,是呵护还是囚禁。

她苦笑了一下,泪水滚落,无论是过去自以为是的娇宠,还是现在的冰冷彻骨的疏离,自始至终,一切都与情爱无关。

男人黑色的车子缓缓驶进庄园,在银白色的雪地里压出黑色长长的车辙。盛悦迅速放下了被挑起的窗帘,缩回了床上,关掉了灯,侧卧着缓缓躺下。

黑夜里,不知过了多久,身上混合着龙涎与松木香的男人钻进了被窝,手缓缓伸向了自己。

他许是洗澡了,已经闻不出烟酒的气息,或者别的女人的味道。盛悦在暗色里睁着眼睛想着。

“还醒着?”

他知道她没有睡,她向来爱黏着自己,刚刚怀上的那段时间,片刻都不愿意与自己分开。更何况车子驶进前院,他就看到了窗口迅速闪过的人影。

暗色里女人睁开了清明的眼睛,并没有打算回复他。

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一如他从前释放的那些信号。怀胎七个月,他忍得辛苦。被窝里粗糙温暖的大掌摩挲着她细腻的肌肤,妄图轻轻扯掉她丝质的衣物。

“湛渊。”

“恩?”男人的声音低哑性感,带着得天独厚的魅惑力,任何女人都无法抵抗。

“你想过娶我吗?”

黑夜里,盛悦听到了自己轻轻的问出了问题,与此同时,男人的手停止了动作。

片刻的死寂之后,他冰冷的声音响起,每一个字都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决绝:“盛悦,我说过,这个话题可以不用再提。”

即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听到男人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盛悦的心瞬间还是有种被撕碎的疼痛感。

男人翻身下了床,理了理自己黑色的睡袍:“我去客房睡。”

毫无情绪的说完后,门被男人重重关上。室内刚刚升腾起那一丝丝暧昧气息荡然无存。

黑夜里,未知的命运像黑色的大手,紧紧扼住独自醒着的盛悦的脖颈。泪水无声的滑落,浸湿了枕头,浸湿了长夜。

呵,事到如今她还在妄想什么呢?孩子出来后,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被废弃的女人,哪还有讨价还价的道理……

只不过她的宝宝,还那么小……又有什么在等着他……

盛悦在惶惶不安的梦里穿梭。她梦到了自己与湛渊的初始,梦到他们兵荒马乱的第一次,梦到他在校园里堵住自己眉目深沉“盛悦你得给我负责”,梦到同学们非议她不过是湛家长子养的女人,梦到他带着自己回到了湛家安置了下来,梦到他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复杂的表情,梦到自己肚子越来越大后渐行渐远的两人…

陶敏与病房里护士的话断断续续却永不停止构成了噩梦的画外音,如同诅咒。

白昼醒来,汗涔涔的盛悦只记得梦境最后的结尾,是撕心裂肺的离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第七章 爱情是个由谎言组成的无底深渊


平安夜,忙着布置家里准备过节食物的湛家的佣人们私下里不但悄悄讨论因为湛可小姐留下来过节而明显愉悦许多的老爷夫人,也在议论着从前最孩子气最活泼讨人喜欢的少夫人一夜之间变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盛悦多次被人看到一个人趴在花房的玻璃窗前往外痴痴的看着,要么就是关在自己的房间半天不出来一次。

谁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或者谁也不在乎。

湛云海与陶敏因为女儿稳定的身体状况而暗自庆幸,又因为胎儿健康,对盛悦的关注少了很多。

自深夜逼婚后,湛渊再没看过自己一眼,没说过一句话。盛悦在这样极度安静又寂寥的生活里熬过了一天又一天。

临近晚餐,盛悦照旧独自在壁炉前发愣等着管家叫自己吃饭。与湛云海陶敏逛街购物回来的湛可突然将一顶红色的贝雷帽扣在她的头上。

“哇!爸妈我就说阿悦戴这个很好看吧!”

陶敏敷衍的微微一笑,边指挥着佣人安置礼物,装饰圣诞树去了。

怀孕让盛悦的皮肤总是有些干燥,显得没有什么气色。她看着壁炉旁镜子里带着红色帽子的自己,委实像极了孩子,也委实娇媚动人。

“我哥也肯定喜欢你戴这个!你这么好看,难怪他会喜欢你。”

盛悦的脸色一僵:他喜欢过自己吗……

看着湛可真诚的笑容,她苦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认识我哥哥的?”

湛可对昨天被打断的二人的私房话时间依然耿耿于怀。和母亲攀谈过后,她更是对盛悦充满了歉疚与怜惜。

“我们……在我兼职的夜总会……”

“兼职?那是什么东西……”

湛可仰着脸,满脸的好奇。

盛悦微微叹了口气:“从前我读大学,学费免了生活费还得自己挣,我就去卖酒。买一瓶1800的酒我能提成800。”

出生优渥可是除了医院家再也没去过别的地方的湛可从来没听到过这些名词,一时间被勾起了兴趣。也不管800到底多少钱,点头就应和:“哇,那真的很厉害的!”

盛悦微微挤了个笑容。

“那我哥哥呢,也是你的客人吗?”

“那倒不是……”

盛悦低下头:也许是老天对自己开了个玩笑,偏偏遇到湛渊的那天邪了门,不但一杯就倒,还酒后乱性把人给睡了。被带回湛家继而有了宝宝,本以为人生有了新的转折与寄托,却发现爱情是个由谎言组成的无底深渊。

她真傻。

傻到相信一见钟情,傻到相信无父无母的自己会有温暖真心疼爱自己的家人,傻到相信自己为了这个男人放弃学业放弃所有过往人生可以赢得一个完整的爱人,傻到相信只要倾注自己所有的爱也能得到同等的报答……

若自己可以精明一点、清醒一点,她早该想到,再怎么好运当头,海城第一豪门也不可能把这等好事儿算到自己的头上。也不至于现在,搭上了肚子里的宝宝。

呵,命运无常。

窗边的湛可突然指了指庭院中喷泉外缓缓移开的铁门:“哥哥回来了!”

盛悦放眼望去:洁白的雪地里,湛渊与一个婀娜高挑的女人缓缓从停车坪走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第八章 这是舒家的长女,舒芸


湛可也看到了一切,她的脸率先沉了下来,别过头去,小心翼翼的看着盛悦。

一种莫大的讽刺感袭来,湛渊搀着女人的手的画面让收回了视线的盛悦心脏突突疼了起来:看得出来,他们熟稔,且亲密。

抱着不知名的情绪,盛悦抿了抿嘴,缓缓挪到门边,守着他。

湛渊修长挺拔的身影率先进了前厅,门后的小女人就伸出了双手,带着些旧日里撒娇的味道:“渊,你看我的帽子……”

话没有说完,伸出的手就那么僵持在半空。湛渊的手被身后的女人拉着,而她也踱步进了门。

那是个高瘦漂亮的女人,穿着白色的大衣,像是从雪里走出来的精灵:浅蜜色的肌肤彰显着健康朝气,挺拔的鼻子深邃的眼睛有着异域混血的气质。

湛渊扭头看到了门边站着自己的小女人,头上歪歪戴了一顶红色的贝雷帽。

他表情僵硬了一下,冲着身后的女人说:“舒芸,这是盛悦。”

“盛悦,这是爷爷故交舒家的长女,舒芸。”

女人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盛悦,从她的脸颊缓缓移到她的肚子,慢慢伸出手:“你好盛悦。渊跟我说过你不少的事儿。”

女人的手细腻温凉,身上还残余着外面风雪的气息,冰凉强势。

盛悦捏了捏她的手:“你好,舒小姐。”

“芸芸来了!哎,叔叔和我刚刚还在念叨,湛渊去接个人怎么接了那么久!”闻声冲出来的陶敏一把抱住了舒芸,热络亲昵。

“阿姨我这不来了么!路上有积雪,我让渊开慢一点,这样安全!”

舒芸回头看了身后沉默的湛渊一眼,那眼神里尽是爱慕与温柔。

“你这孩子!就数你最贴心!”

三人先后离开,门厅里瞬间只剩下盛悦一个人。她望向墙上的仪容镜,突然觉得戴着红帽子的自己,像个小丑。

男人回头看向门厅时,正看到盛悦缓缓拿下红帽子,扶着鞋柜的一角,吃力的把身体抬上高一级的台阶……

湛家的五星级大厨把平安夜家宴做成了饕餮大餐。

坐在湛渊右侧的舒芸一刻不停的说着异国的趣事,逗得一桌子人欢声笑语。盛悦抿着嘴,沉默着切她的火鸡肉,可是迟迟都没有将它切断。她有些心灰意冷,正想抓起布丁吃一口。

陶敏扫到了她的动作,不悦的皱起了眉头:“盛悦,上次医生说你血糖有些偏高,你这嗜甜的口味多少也得改改!”

饭桌瞬间安静了下来,舒芸投来了探究的目光,湛可瞪了她母亲一眼。盛悦咬了下嘴唇,放下了布丁,用餐布擦了擦嘴巴:“阿姨,对不起。”

陶敏看她一副败坏兴致的样子也有些没好气。舒芸目光在这家人身上流转了一圈,微微一笑:“阿姨,我在德国做报道的时候在一家百年老店里听过一个关于火鸡的笑话。”

“哦,快说来听听!”

众人的注意力迅速被吸引走,盛悦缓缓起身,用只有她一人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慢慢吃”便离开了餐厅。

男人的目光追随着女人有些笨拙的挪去楼梯。在她坐过的皮椅子里,放着残留着她体温,刚刚一直被她攥在手里的红帽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第八章 这是舒家的长女,舒芸


湛可也看到了一切,她的脸率先沉了下来,别过头去,小心翼翼的看着盛悦。

一种莫大的讽刺感袭来,湛渊搀着女人的手的画面让收回了视线的盛悦心脏突突疼了起来:看得出来,他们熟稔,且亲密。

抱着不知名的情绪,盛悦抿了抿嘴,缓缓挪到门边,守着他。

湛渊修长挺拔的身影率先进了前厅,门后的小女人就伸出了双手,带着些旧日里撒娇的味道:“渊,你看我的帽子……”

话没有说完,伸出的手就那么僵持在半空。湛渊的手被身后的女人拉着,而她也踱步进了门。

那是个高瘦漂亮的女人,穿着白色的大衣,像是从雪里走出来的精灵:浅蜜色的肌肤彰显着健康朝气,挺拔的鼻子深邃的眼睛有着异域混血的气质。

湛渊扭头看到了门边站着自己的小女人,头上歪歪戴了一顶红色的贝雷帽。

他表情僵硬了一下,冲着身后的女人说:“舒芸,这是盛悦。”

“盛悦,这是爷爷故交舒家的长女,舒芸。”

女人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盛悦,从她的脸颊缓缓移到她的肚子,慢慢伸出手:“你好盛悦。渊跟我说过你不少的事儿。”

女人的手细腻温凉,身上还残余着外面风雪的气息,冰凉强势。

盛悦捏了捏她的手:“你好,舒小姐。”

“芸芸来了!哎,叔叔和我刚刚还在念叨,湛渊去接个人怎么接了那么久!”闻声冲出来的陶敏一把抱住了舒芸,热络亲昵。

“阿姨我这不来了么!路上有积雪,我让渊开慢一点,这样安全!”

舒芸回头看了身后沉默的湛渊一眼,那眼神里尽是爱慕与温柔。

“你这孩子!就数你最贴心!”

三人先后离开,门厅里瞬间只剩下盛悦一个人。她望向墙上的仪容镜,突然觉得戴着红帽子的自己,像个小丑。

男人回头看向门厅时,正看到盛悦缓缓拿下红帽子,扶着鞋柜的一角,吃力的把身体抬上高一级的台阶……

湛家的五星级大厨把平安夜家宴做成了饕餮大餐。

坐在湛渊右侧的舒芸一刻不停的说着异国的趣事,逗得一桌子人欢声笑语。盛悦抿着嘴,沉默着切她的火鸡肉,可是迟迟都没有将它切断。她有些心灰意冷,正想抓起布丁吃一口。

陶敏扫到了她的动作,不悦的皱起了眉头:“盛悦,上次医生说你血糖有些偏高,你这嗜甜的口味多少也得改改!”

饭桌瞬间安静了下来,舒芸投来了探究的目光,湛可瞪了她母亲一眼。盛悦咬了下嘴唇,放下了布丁,用餐布擦了擦嘴巴:“阿姨,对不起。”

陶敏看她一副败坏兴致的样子也有些没好气。舒芸目光在这家人身上流转了一圈,微微一笑:“阿姨,我在德国做报道的时候在一家百年老店里听过一个关于火鸡的笑话。”

“哦,快说来听听!”

众人的注意力迅速被吸引走,盛悦缓缓起身,用只有她一人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慢慢吃”便离开了餐厅。

男人的目光追随着女人有些笨拙的挪去楼梯。在她坐过的皮椅子里,放着残留着她体温,刚刚一直被她攥在手里的红帽子。
继续阅读《原来你不曾爱过我(书号:2214)》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