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衣,云景(痴傻王爷神医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痴傻王爷神医妃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苏南衣
简介:为一人,她赌上整个家族,却换来抄家灭族的下场
她以为的恩人,亲手把她拉入地狱,毁了她天真,碎了她的爱情
既然如此,地狱爬出来的她,誓要亲手捏碎他的一切!情爱一场,祭我年少轻狂! 然而,复仇路上,那单纯善良的小王爷,一点一点把她吃干抹净,等她有所防备的时候,竟是再无退路
王爷,我只为报恩
你趁我痴傻,将我吃干抹净,现在怎么,想擦嘴不认账? 苏南衣欲哭无泪,吃干抹净的人到底是谁?年少,不懂事天下于我,不过囊中取物,而你,入了我的笼子,敢跑,我打断你的腿!
角色:苏南衣,云景
苏南衣,云景(痴傻王爷神医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痴傻王爷神医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抄家圣旨


“圣旨到……”
“苏家嫡女苏南衣,心狠手辣,违背先皇旨意,不守闺阁孝悌,不忠不义,加害先皇,愧对先皇信任,今赐死,钦此。”
“苏小姐,白绫,鹤顶红,匕首,您选一个吧?”
苏家宅院里,新皇身边的贴身太监宣读完圣旨,一旁的小太监捧着一个托盘上前。
托盘上方放着一副白绫,一个瓷瓶,和一把尖锐的匕首。
地上跪着一个女子,一席雪白色长裙无力的散落一地,白衣之上,一双曾波光潋滟的水眸此刻宛若冰山之上的千年寒潭,所有的温柔戛然而止。
她红唇一勾,不甘的冷笑,“呵。”
随即,她朝着那圣旨一俯,声音决绝,“苏南衣,谢主隆恩。”
一旁被点了定穴的丫鬟双眼通红,死死的摇头,“不要,小姐,不要接旨!”
苏南衣缓缓起身,从那小太监的托盘里面选择了那把匕首,“鲜血污眼,诺儿,不要看。”
诺儿眼底泛着血丝,“不要,诺儿不要,小姐,是他对不起你!什么狗屁新皇!你不要认输,不要!”
李总管高声训斥,眼带杀意,“放肆!”
苏南衣唇瓣划过一丝冷嘲,“总归我欠他一条命,如今还了。”
随即,她手持匕首,算准了自己的心口,手腕一个用力,送了进去。
“嗯!”
匕首入体,心口钝痛,鲜红的血液红的刺眼。
苏南衣疼的倒吸了一口气,扶住了一旁的衣柜,这才不至于滑到,唇角溢出了鲜血,她冷眼开口,“心口乃命脉,我最多不过再有一盏茶的清醒,李总管,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李总管亲眼瞧着那不断渗出的血液,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朝着她行了一礼,“陛下有话托老奴转达。”
苏南衣心口泛过一丝不安,“说。”
“陛下说,五年前那晚救了苏小姐的,另有其人。”
轰!
苏南衣整个人呆愣当场,大脑空白了那么一刻,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李总管,声音都在颤抖。
“你,说什么?”
另有其人?
怎么可能!
她明明查过了的!
如果真的另有其人的话,她这么多年来的不顾一切,到底为了什么?!
“是谁?不是他是谁!”
李总管一甩手中的浮尘,“老奴话已带到,其他恕老奴不知。”
旋即,李总管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南衣,声音宛若一把尖刀,字字带血。
“陛下口谕,苏家联合加害先皇,其心可诛,不可姑息,赐,满门抄斩!”
话落,他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身后的女子浑身一抖。
满门抄斩!
满门抄斩!!
苏南衣身子骤然没了最后一丝力气,整个的瘫软了下去,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眸底泣血。
“顾西宸!你敢!”
“我苏家乃是先皇钦赐圣医府!你没资格!”
“噗!”
苏南衣死死的握着心口的刀柄,水眸泛着血红,一口热血喷出,整个人也萎靡了几分。
一旁的诺儿被那鲜红吓得眸子紧缩,却一分也动弹不得。
“小姐!”
苏南衣倒在地上,眼前透过窗户瞧见院子里面飞溅着鲜血,心口的伤再疼也疼不过心底的不甘。
“你敢对我的家人出手,顾西宸,我不会放过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苏南衣强撑着自己最后一口气,爬到了诺儿的身边,抬手为她解穴,“诺儿,救我爹娘,救他们走。”
诺儿被解开穴道,连忙扶住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苏南衣,泪水再也憋不住,成串落下,“小姐,我带你一起走,我们一起走。”
苏南衣摇头,“来不及了,刀中命脉,我出刀,绝不可能活!”
“小姐,不要丢下诺儿,诺儿求你!”
苏南衣满手鲜血,死死握住了诺儿。
“仓库画像后面有密室,令牌是我腰间的玉佩,直通城外,去救我爹娘,快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诺儿通红着双眼,“小姐……”
“去啊!”
诺儿抬手擦掉满眼的泪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取过了苏南衣腰间的玉佩,最后行了一礼,连忙踉跄的跑了出去。
苏南衣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瘫在地上,瞧着她跑出去,终于再也撑不下去,任由黑暗侵袭。
可那双手却是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掌心,鲜血蔓延。
“骗我。”
“一切都是骗局。”
“顾西宸,不是你,到底是谁,是谁……”
那晚,去了御花园的只有两个人,顾西宸和北离亲王……
云景!
那晚过后,惊才绝艳的亲王云景,变成了一个傻子!
苏南衣,他是为了救你啊!
“我不要死!我还没有见过他,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2章 我是你夫君


“噗!”
苏南衣是被一壶水浇醒的。
一双宛若前世的水眸迷茫的睁开,对上了一张桃花眸。
桃花眸了里干净纯澈,没有一丝杂质,宛若五六岁的孩童一般,明明是一双美的一塌糊涂的眼,可又偏生纯的让人没有一丝旖旎的想法。
苏南衣猛地坐了起来,目光从那双桃花眸上离开。
她面前是一个男人。
毫不费力的,苏南衣看到了那人手中还拎着的茶壶。
“你……”
“娘子!你醒啦!”
男子眼神一亮,突然上前了一步,整张脸落在了她的面前。
他有着一双好看的飞羽眉,一双温柔如水的桃花眼因为笑意弯成了一个月牙,高挺的鼻梁,白皙的有些发光,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摸上一把。
鼻梁之下,是一双微薄的唇瓣,此刻兴奋的裂开,露出了里面一排洁白的牙齿,排列的整整齐齐。
他笑的像是一个谪仙。
然而,他那张脸上的表情,却宛若一个还未成年的谪仙。
苏南衣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身为医者,她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眼前这个人的不对劲。
“你叫我,娘子?”
男子笑颜如花,“恩恩,娘子长得真好看,是景儿见过最好看的人!”
景儿?
苏南衣摇头,不认识。
娘子又是怎么回事?
“你是谁,这是哪,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面对她的问题,男子乐的嘴角扬起,“娘子,我是你的夫君呀,这里是夏园,你不记得了吗?”
苏南衣蹙眉,“我不是你的娘子。”
夏园?
没有听过。
“你就是我的娘子!”
“娘子,你是不是嫌弃景儿长得不好看?娘亲说了,景儿唯一的优点就是长得好了!”
……
她承认,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是她见过所有男人中容貌生的最好的。
不过,这智商可能……
苏南衣轻叹了一口气。“你今年几岁?”
“一、二、三、二十四岁了!娘说了,我弱冠了,很快就可以大婚了!”
“娘子,我们什么时候大婚啊?”
苏南衣嘴角一滞。
验证完毕,眼前的人,是个痴儿。
她动了动手想要起身,却发现身子乏力的紧,秀眉顿时紧蹙。
“软骨散?”
蓦地,她抬头看向面前的男子,“你,靠近过来。”
男子单纯的点头,听话的把头靠近。
苏南衣脸颊一动,把头送了过去,在那张脸还有一寸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男子好看的容貌在这个时候越发的精致,苏南衣心口一跳,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她暗骂了自己一声,随后开口,“张嘴。”
后者眼神一亮,随后听话的张嘴,苏南衣红唇就凑了上去。
在即将碰到他唇瓣的时候,鼻子嗅了嗅,苏南衣秀眉逐渐拧在了一起,“呵,第二春?”
竟然是烈药!
眼前这小傻子,居然还中了烈药!
苏南衣正在思考,完全没有注意,眼前的人突然伸出了双手放到了她的背后。
随即,她便觉得腰被人一揽,自己的红唇就带着朝着那薄唇而去!
“唔!”
触碰到那微冷的薄唇,苏南衣顿时瞪大了双眼!
有那么一刻,苏南衣整个人都懵了!
反应过来的她连忙伸手去推面前的人,然而中了软骨散的她,手都抬不起来!
感觉自己的唇瓣被人像吃糖一般舔完,苏南衣心中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足足一刻,眼前的男人才餍足的退了开来,桃花眼一眯,“娘子,你好甜啊!”
“娘亲说了,娘子就是糖,是甜的,景儿早就想要尝尝了!娘亲果然没有骗我,嘿嘿嘿。”
嘿嘿?
苏南衣想杀人。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随即,几声粗犷的男声响起,“屋里什么情况了?还没开始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3章 娘子累了么


“屋里什么情况了?还没开始吗?”
“好像没动静了。这第二春的威力,不会带不动那个傻子吧?”
“去看看,主院的人再有一炷香的时间就会过来了,别一会赶不上大戏。”
“是。”
很快,那脚步声便离他们越来越近。
苏南衣眼眸顿时一沉。
由于软骨散的药效,她此刻完全动不了,但是眼前这小傻子不知道为何,烈药对他完全没用,若是来人发现他们没有按照预计的进行的话,他们怕是危险了。
“吱呀。”
房门被人推开,来人抬头,朝着房间之内瞧去。
来不及了!
“景儿是吧?快,压在我身上!”
后者一愣,下意识的听话照做,高挺的身子扑在了苏南衣的身上,一点力都没卸。
苏南衣在下方被压得差点吐血,后者却是唇角一扬,奶声奶气的道,“好香啊!娘子你好香啊!”
苏南衣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耳边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赶紧调理自己的声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恐慌,随后红唇一扯。
“啊!你干什么!你不要解我的衣服!”
“救命啊!”
“流氓!你个流氓!你放开我!”
压在身上的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喊叫声吓得一楞,大大的眼睛里满是迷惑,“娘子?你怎么了?你哪里疼吗?”
苏南衣忍着无奈小声开口,“景儿乖,说我香,赶紧。”
后者的眼神顿时耀耀生辉,“娘子是要玩游戏吗?”
“恩,玩游戏,快说。”
“娘子!你好香啊!好甜啊!”
“不要!你流氓!你不要解!啊啊啊!”
门外,刚刚推开门走进的人淫笑了一声,看到屏风后隐隐约约一上一下的人,“啧啧啧,这么劲爆,这小傻子可以啊。”
“看来,可以叫人来了。”
就在苏南衣嗓子几乎喊破的时候,那脚步声这才开始越来越远,最后,门被人从外带上。
苏南衣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快虚脱了,额头上布满了冷汗。无力的看着还扑在她身上的男子。
“景儿,你可以起来了。”
男子听话的起身,抬起胳膊用内袖擦拭苏南衣额头上的汗水,“娘子,你是不是累了?”
苏南衣避过他,敷衍的恩了一声,便开始在房间内找离开的法子。
找了半晌,她只在自己的身上摸到了一包绣花针。
瞧着自己手里的绣花针,她最后还是看向了眼前的人。
“你会武功吗?”
对方挠了挠头,“武功?娘亲说了,武功不到非常时刻不能用的。所以,我应该是有的。”
苏南衣眼神顿时一亮,“那娘子有危险,救娘子的时候,可以用吗?”
呸。
苏南衣在内心骂自己不折手段。
为了活着,连自己都出卖。
对方顿时嘴角一咧,“能!娘亲说了,娘子是我的大宝贝,要好好保护!”
苏南衣挑眉。
一时间对眼前这小傻子口中的娘亲格外的好奇。
“恩,那背我起来。”
“好!”
他上前,手臂一个用力就把眼前的人给托了起来,很是轻松的放在了自己的背上。
“娘子,你好轻啊,以后多吃点肉补补。”
苏南衣自动忽略他这一句话,搂住了他的脖子,“把我背到门后。”
“好。”
“然后别说话。”
“好。”
身下的男人听话让苏南衣有些诧异。
“现在,踢门。”
“好!”
“砰砰砰!”
脚下的门被踢得碰碰作响,门外守着的人怒骂,“怎么?还战斗到门边了啊?”
苏南衣眼神微眯,“再踢!”
“恩。”
“砰砰砰!”
“我靠!神经病啊!干什么?”
刺耳的踢门声聒噪的耳朵疼,那人不耐烦的走进,抬手推开了门。
嗖!
一道银光闪过,那人的身子猛地一滞,不可置信的抬头,对上了一张笑颜如花的脸和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你们……”
景儿乐的笑出了声,“娘子,他好丑啊!”
……
“你!”
那人不甘愤恨的看了一眼男子,身子却是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苏南衣挑眉,“把他踢进去。”
“好!”
随后,某人抬脚,把堵在门口的人一脚踢了进去。
根据苏南衣的专业判断,至少断了三根肋骨。
“娘子,我们接下来玩什么啊?”
“接下来,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4章 算计苏晚儿


香榭凉亭之内,女子一席粉红色的长裙,身材姣好。
“怎么还没有消息传来?那两个人是吃白饭的吗?”
女子身边站着一个丫鬟服饰的女孩,大约十二三岁的模样,“奴婢就就去瞧瞧怎么回事,小姐放心,那傻子吞了烈药,大小姐又服了软骨散,送到门的肉就是傻子都知道吃。”
粉衣女子高傲的冷哼了一声,“哼,赶紧去看,这事可不能出了意外,若是今日还甩不掉他,日后我们可就没有机会了。”
“诺。”
“奴婢去去就回,小姐稍候片刻。”
“恩,去吧,快去快回。”
那丫鬟很快便跑离了凉亭,独留粉衣女子一人。
没人注意到,凉亭的后方有一尊参天大树,树后靠着一个男子,男子的背上还背了一个白衣女子。
“娘子,我们为什么要躲在这树后面啊?躲猫猫吗?”
苏南衣眸光盯着那丫鬟跑去的方向,很快变确定了就是朝着他们逃出来的地方而去。
望着那凉亭内的粉红色身影,苏南衣的脑海里面自动出现了几个字。
二妹妹。
秀眉微蹙,根据两人的谈话,她几乎可以确定,就是眼前的女子安排了这一切,想要毁了她的清白。
“景儿,我们来玩躲猫猫吧。不过,要按照我的游戏规则,好不好?”
背下的男子点头,开心的都要跳起来,“好啊好啊!景儿最喜欢玩游戏了!”
“一会,我把那个粉色姐姐骗过来,你先躲在树上,等她过来的时候,你绕到后面去,用手肘,就这里,砸她的后脖颈,懂吗?”
苏南衣松开一只手去抓他的手肘,解释的道。
后者点头,“恩恩!染儿懂了!”
苏南衣松了一口气,“那把我放下来吧。”
“不要!”
本来以为他会跟之前一样听话,然而这一次他却是死死的摇头。
“你不把我放下来,我怎么骗人啊?而且,你背着我不好爬树的。”
“不要!娘子没有力气,会摔的。景儿可以背的,景儿背的动,娘子不怕。”
……
苏南衣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随后,她开始哄,“乖,我扶着树,不会倒的,你背着我这游戏就没有办法玩了。”
“不要……”
苏南衣脸色一沉,“你若是不乖,以后就不要叫我娘子了,你走吧,我讨厌你了。”
后者顿时委屈了,眼眶都有一些泛红,“不要!娘子不要讨厌我!”
瞧着他那发红的桃花眼,苏南衣哪里还有气?
“那你要我话。”
“好吧。那娘子你可要扶着这大树,有大树在,你不会倒得!”
“恩,放心吧,你也小心一点。”
“嘿嘿嘿,娘子担心我了。”
苏南衣唇角一滞,“快去吧。”
随即,他身影一闪,很快就钻到了树上,大树枝繁叶茂,把他的身影完全遮挡,一丝都瞧不见。
苏南衣从怀里拿出了最后一根绣花针。
“二妹妹,你怎么在这里啊?”
清冷如玉的声音宛若珠玉落盘一般好听,凉亭之中的粉衣女子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却是浑身一滞。
下意识的转身,瞧见树后的那抹白色身影的时候,她眼神顿时一紧,“大姐姐?”
怎么,怎么可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5章 下手开砸


她转过身来,那张明明应该陌生,可却又无比熟悉的脸映在了苏南衣的眼中,她微微一滞。
苏晚儿。
苏家二小姐。
可是,她苏家从来就没有二小姐。她乃苏家嫡女,也是独女。
蓦地,苏南衣心口微顿。
她还是死了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自己下的刀,她不可能活下来的!
可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太不正常了,她似乎真真切切的还活着!
还有这脑海中莫名其妙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
“大姐姐?是你吗?”
询问声带着紧张和心虚,顺着风送了过来。
苏南衣唇瓣一勾,“是我,没想到在这里碰见妹妹。”
苏晚儿身子一震,心虚的紧,脚步朝着她走了过去,那白色的身影在她的眼中越发的清晰。
那张熟悉的脸映在眼帘,苏晚儿握紧了拳头,眸子划过一抹嫉妒和阴狠,“姐姐怎么会在这?”
苏南衣脸色还苍白着,刚好适合她演戏,她扶住了树干,惶恐的道,“二妹妹,姐姐好像被人算计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二妹妹快来扶我一下。”
苏晚儿眼底一亮,“没有力气?谁那么大的胆子?”
后者垂眸,“我也不知道,妹妹先扶我去歇会吧。姐姐要撑不住了。”
苏晚儿连忙点头,“妹妹知道这附近有个空房间可以暂作休息,妹妹这就扶姐姐过去。”
话落,苏晚儿加快了脚步走到树旁。
到了后期,她几乎小跑了过去,眨眼间就到了苏南衣的面前。
苏南衣唇角一勾,“妹妹人可真好呢。”
“姐姐客气了,大家都是一家人。”
“是吗?”
“姐姐你怎么了?我们快去吧,你扶着妹妹。”
“恩,好啊,走吧。”
“景儿。”
苏晚儿一听见景儿这两个字,眼神一紧,下意识的就想后退。
“姐姐……”
碰!
树上猛地跳下来一道身影,在苏晚儿的背后死死的一敲。
苏晚儿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苏南衣,随即身子无力的滑了下去。
当!
落地的声音入耳清脆,苏南衣唇角微微一勾,娴雅而又温柔,似乎这一切跟她没有一丝关系。
“娘子,她不会是死了吧?”
景儿身子一跳就跳到了苏南衣的身边,手臂立刻保护性的搂住了苏南衣的腰肢。
苏南衣无语的看了看自己腰间的大手,随后眨了眨眸子,也懒得开口了,“景儿,把他拖到我们刚才离开的那个房间去。”
“为什么?娘子,你好累了,脸色好难看,我们走吧,回去吃点肉补补。”
苏南衣顿时有些哑然失笑,“不用。”
蓦地,她眼神一亮,“景儿,她欺负我,天天在家打我,今天也想打我来着!”
后者眼神顿时燃烧着腾腾火焰,“她敢!景儿打死她!谁都不能欺负我娘子!”
“那我们把她丢到刚才那房间里面锁起来好不好?这样她就不能欺负我了。”
“好!”
话落,苏南衣就感觉自己腰上一紧,自己就被那小傻子给抛到了背上,一只手拖住了她的屁股。
苏南衣脸色登上一红。
“景儿……你……”
后者却是腾出了另外一只手,直接提住了地上被砸晕了的苏晚儿的衣服,宛若提着一只小狗一般。
看了看苏晚儿的处境,苏南衣满肚子的抗议没了。老老实实的伸手勾住了男子的脖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6章 其人之道


苏晚儿被丢到了苏南衣醒来的床上。
作为额外赠送,苏南衣还把那被银针扎中了穴位的小厮一起扔到了床上。
来查看的丫鬟砸晕在了门后,睡得呼呼作响。
做完这一切之后,院子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苏南衣立刻想到了之前前去报信的另外一个小厮,连忙伸手扯了扯身下的人,“咱们去一边看戏去。”
景儿乖巧的点头,“恩恩,好。”
随后,两个人的身影就快速消失在了房间里。
他们刚离开不过一刻的时间,院子的门就被人从外面给推了开来,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身后两个随使丫鬟恭敬的停在了门外。
“荀夫人,这院子就是了,换衣服在内院,今日真是不好意思,下人莽撞,太不小心了。”
“夫人客气了,今日是赏梅宴,人员吵杂,可以理解,只是可惜我今日的这身烟锦了,沾了水可就毁了。”
“夏园有蜀锦,夫人稍后前去选一匹如何?”
“这哪里使得?”
“自然使得的,荀夫人莫要推让了,也给妾身一个赔罪的机会。”
“哈哈哈,盛意难却,领了领了。”
正在谈话的两人,一人是这夏园的主人湘夫人,一人则是被邀在内的太尉夫人。
说话之间,两人便走向了内院,毫不知情的推开了房间。
“这夏园内的房间都布置的如此娴雅,夫人眼界他人难以匹及啊。”
“荀夫人这话可是折煞妾身了,不过平日里一些拿不出台面的东西罢了,比不得太尉府那琉璃花岛,美到极致。”
荀夫人眼中划过一抹骄傲,抬手绕过了屏风。
床畔上的两个人睡得极不安稳,此刻已经抱在了一起,如此放浪形骸一面落在荀夫人眼底,她惊得大叫一声!
“啊!”
本来在外面候着的湘夫人一惊,连忙跑了进去,“怎么了?”
荀夫人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
“不知廉耻!”
“有辱耳目!”
湘夫人定睛一看,床上的两个人还不知死活的抱在一起,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这是,苏家二小姐?”
荀夫人眼神一震,“她就是苏家那个庶女?苏晚儿?”
若说一个庶女,以他们的身份自然不该认识,可是因为苏晚儿特殊的身份,他们不得不认识。
荀夫人怎么也没聊到,自己居然是这么看见这位苏家二小姐的。
湘夫人也没料到,在她的夏园里,竟然会发生这般的事,她吞了一口口水,“这,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还能有什么误会?这都同……不知廉耻,成何体统,赶紧,赶紧通知苏家的人!”
湘夫人也没眼去看,两个人连忙跑出了房间。
荀夫人气的胸口不断起伏,“贱人,未出阁居然同他人苟且,她有损的可不只是她苏家的脸面,还有皇家的!我看他苏家是活腻了!”
“荀夫人莫急,妾身这就找人去前厅通知苏家的人还有……还有亲王府。”
事情发生在她夏园,说出去她夏园的名声也有损,她才是最该生气的那个。
“柳儿,去前厅叫苏家所有人过来,另外,今日的赏梅盛宴到此为止,让众人散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7章 还治其人之身


夏园前厅。
苏晚儿的母亲夏氏正在与各夫人相谈甚欢。
“夫人真是好幸运啊,女儿能够入了亲王府,可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事情。”
“是啊,这亲王虽然人傻了,可好歹也是皇室血脉,苏家女儿嫁过去,日后说不定就是下一个苏家呢。”
“好生羡慕啊,这世人提起苏家,向来都是那个圣医世家,如今这圣医世家也落了一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听说,一把火把府邸都烧净了。”
“今后这京城的苏家,可就只有这一家了。”
夏氏眼神划过一抹高傲,随后,自己贴身丫鬟跑了来。
“夫人,湘夫人派人来传话,说是叫咱们都去后院一趟,瞧着神色不好,想来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夏氏眼神一亮,以为自己女儿的计谋生了效,“后院?走走,快带我去,你赶紧回府叫老爷来。”
丫鬟颔首,“奴婢这就回去。”
刚才谈论的那两个夫人一个是侍郎的正妻,一个是尚书的平妻,两个人都是这心月城出了名最八卦的人。
“这是,出了什么喜事吗?你瞧那夏氏,眼角眉梢都是喜意。”
“这谁知道啊,要不,我们也跟过去看看?”
“可别,这可是湘夫人的园子,没有她发话,谁敢去后院吧?”
这时,湘夫人身边的婢女柳儿款款而来,朗声道,“众位夫人,园子内出了事,今日的赏梅盛宴就到此为止,奴婢替我家夫人给大家道个歉意。”
众人一惊,有人好奇问道,“柳儿姑娘,这是出了什么事?夫人今日这是要闭园子了吗?”
柳儿凉凉的看了其一眼,“女婢低劣之身,何敢探查主子之事?不过,今日却是要闭园了。还望各位夫人早些离去。”
话落,那柳儿就一转身,朝着后院走了。
那开口的女子脸色一蕴,难看了些许。
周遭看笑话的也颇多,不过更多的,则是好奇这园子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这厢,夏氏走的急,约莫着一盏茶的时间便到了后院。
青梅阁,是这后院最上乘的内阁,此刻,阁内坐着两位夫人,下首跪着一男一女,满身狼狈。
夏氏一瞧见那道粉色的身影,身子猛地一滞,脚步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有摔在门槛上。
主位之上,荀夫人冷嘲热讽的开口,“呦?苏夫人你算是来了。”
夏氏脸色一僵,走的进了,她越发看得清楚那跪在地上的两个人。
压根就不是她府里那个小贱人和那个大傻子!
这,分明就是她的宝贝女儿和府上的小厮!
似乎为了印证她的猜测一般,跪在地上的苏晚儿连忙爬了起来,跑到了夏氏的身边,梨花带雨,“娘,不是我,我真的是清白的!”
夏氏身子一软,差点没摔,骐骥的看向了一旁的湘夫人,“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家女怎会,怎会在此?”
听到夏氏的声音,苏晚儿一震,随即看了一眼那小厮,便立刻抽泣了起来。
湘夫人叹了一口气,有些难言其齿,“苏夫人,我今日与荀夫人一同去后院,谁知你这女儿竟然……竟然同她身侧的男子在卧房内酣睡。”
夏氏这次是真的撑不住了,身子一软,还在身后的丫鬟拖住,“夫人,您还好吗?”
一旁的苏晚儿红着眼上前,“娘,你要相信我,真的没有,是那个贱人,那个贱人陷害我,都是她,不是,不是我……”
“啪!”
“啊!”
苏晚儿的话还未曾说完,夏氏抬手,朝着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呼了过去。
清脆的巴掌声让整个房间都寂静了片刻。
苏晚儿捂着脸颊,失望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娘,你真的不信我?我都说了不是我!是他们陷害我的!是姐姐打晕了我!”
夏氏眼底划过一抹心疼,随即冷声道,“跪下。”
苏晚儿倒退了两步,“女儿不跪,女儿没有做的事情,为什么要跪!”
夏氏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跪下!我让你跪下!”
主位上的荀夫人冷哼了一声,“好了。”
“听苏小姐的意思,这是被人算计了?”
苏晚儿连忙点头,“是,他不过一个下人而已,无颜无家,我怎么可能瞧得上。”
荀夫人眼神微冷,“你说你被人算计,究竟是何人,会在夏园之内算计你?”
“是我的姐姐,苏南歌!是她把我骗过去,砸晕了我,真的,我脖颈后面现在还酸痛的!”
夏氏连忙上前,拉开了自家女儿的衣裳,后脖颈的确是有一丝青紫,“真的有,晚儿,晚儿你告诉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娘给你做主,谁也不能诬陷你!”
荀夫人听着这话就不满意了,冷嘲了一句,“苏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污蔑她吗?今日我与湘夫人亲眼瞧见,这还能有假?再说了,这夏园到处都有家丁守着,是不是有人陷害,一查便知。”
苏晚儿眼神一闪,顿时有些慌了。
这夏园后院的守卫,今日被她买通了,就是为了陷害苏南歌,可她竟没料到如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若是一查,定是会查到她的身上!
思及此,她一把扑到了夏氏的身上,哭声连绵,“呜呜呜,娘,是姐姐,是姐姐嫉妒我可以嫁入亲王府,所以才设计陷害我的,姐姐亲口说的,她看不得我一个庶女嫁的好,所以才随便找了一个小厮想要毁了我的清白,这样就能毁了这桩婚约!”
众人一愣,只因苏晚儿这话有理。
这苏家只不过是一届商户人家罢了,之所以能够来的了她这夏园,全是因为这苏家的二小姐。
思及此,荀夫人看向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小厮,“你倒是说说,你和苏家二小姐是不是私定终身?今日之事究竟为何?”
那小厮吓得身子一抖,连忙朝着荀夫人磕了一个头,又朝着夏氏磕了一个头,“夫人,小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小的发现小姐不见了,于是就去后院找小姐,但是被人给暗算,对,好像是银针,若是找大夫一瞧就能够瞧出,就算是给小的十个胆子,小的也不敢觊觎二小姐啊!求夫人做主!”
“娘,真的是姐姐陷害我的,娘你要给我做主啊!”
哭声充斥着房间,听得人有些头疼。
就在这时,一道清凉如玉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白色的身影由远及近而来。
“妹妹说我算计你,可有证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8章 爹爹出现


苏南衣一席白色的长裙,宛若谪仙下界的梨花仙,那张清冷绝色的脸几乎照亮了整个大厅。
她一步一步款款而来,面色始终清冷淡漠,施施然朝着主位的两人行了一礼,“民女见过湘夫人,见过荀夫人。”
随即,她又朝着夏氏行了一礼,“女儿见过母亲。”
谈吐,礼仪,皆没有半分逾越,不像是商户家的女子,倒像是一个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让人震撼。
“你……你怎么……”一看到她,苏晚儿就愣了。
苏南衣直接忽略苏晚儿,“湘夫人,民女找了府内的管家,后院的事究竟为何,已经查清楚了,人就在外面候着。”
湘夫人赞赏的看了一眼眼前泰山压顶色不变的女子,“哦?来人,去让管家进来。”
苏晚儿一惊,连忙拉住了自家母亲,“娘,不行,不行……”
夏氏也急了,上前道,“湘夫人,今日给你们添麻烦了,可说到底,这是苏家的家事,还是由妾身把两个女儿带回去审理吧。”
湘夫人挑眉,“夫人不必客气,这毕竟发生在我夏园,若是我夏园的责任,我必定不会推卸。还请夫人放心。”
夏氏顿时被堵的心塞。
很快,那管家便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三个女子和两个家丁,正是他们在负责今日的事发别院。
瞧见他们,苏晚儿的脸色变了,那小厮的脸色也变了。
今日便是他前去联系的那些人。
管家上前,恭敬的朝着所有人行了一礼,“你们几个,还不赶紧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几个丫鬟和家丁扑通一声就朝着湘夫人跪了下去,为首的一个女子是其中的管教大姐,“夫人,是奴婢一时迷了眼,是这个男子,是他给了银子要奴婢给他行个方便的。”
“是他,他给了我们每个人三两银子,要我们行个方便,撤开了奴婢,求夫人责罚。”
被指的时候,那小厮浑身一抖,随即一道刺鼻的味道便充斥着整个房间。
顿时,所有人都嫌恶的看着那小厮。
原来他太过害怕,竟然生生失了禁。
他脸色一白,突然朝着湘夫人磕头,“小的认,是小的,小的也是收了二小姐的银子,把人引走,想要毁了大小姐的清白,还,还引来了北离亲王,是小的鬼迷心窍,饶了小的吧,饶了小的吧。”
那小厮太害怕了,直接就痛痛快快的把所有的一切都抖搂了出来。
房间之内顿时又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寂静。
房外,传来了几道脚步声,随后一道身影率先踏入了房间,朝着湘夫人抱拳,“苏师玉见过湘夫人。”
一瞧见他出来,苏晚儿眼神宜慌,下意识的躲在了夏氏的身后。
“苏老爷免礼。”
后者老脸有些微红,“湘夫人,事情虽发生在夏园,可终究是我苏家之事,还望湘夫人行个方便。”
湘夫人看了一眼一旁的荀夫人。
随即点了点头,“荀夫人,这天色也暗淡了下去,妾身送您回去可好?”
荀夫人起身,嘲讽的看了一眼苏师玉,随即点头,“走吧。这房间的味道也着实有些刺鼻了。”
反正如今他们该看的也都看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9章 抢婚约


房间之内只剩下他们苏家的人,苏师玉眼底怒意翻腾,猛地一拍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晚儿和夏氏都吓得浑身一抖。
苏南衣淡淡的上前,“父亲想必刚才也听到了,是二妹妹不想要婚约,便设计我,妄图毁了我的清白,从而要我来接盘。”
苏晚儿顿时拔高了音量,心虚的吼道,“你胡说!我才没有!”
苏师玉瞧见苏晚儿仍死不悔改,“如今认证物证摆在面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人家都指认了!”
苏晚儿眼眶一红,知道她现在否认也没有用,于是朝着苏师玉跪了下去,“爹爹,我不想嫁给那个傻子,女儿不求婚约多好,女儿只求对方是个正常人!”
“爹爹你相信女儿,女子的清白还在的!女儿只不过是想要把婚约取消罢了。”
苏师玉本来想要怒斥的,此刻也骂不出来了,“你……”
“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姐姐也是女子,当初是你非得要这门亲事的,这才从你姐姐的身上挪了过来,如今你又不要?你把云家当什么?”
云家!
苏南衣的眼神顿时一滞。
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苏师玉,“父亲……”
然而她还没来及问出来,房门被人从外耳内推开,随即,一道紫红色的身影踏了进来。
来者身着紫红色的蜀锦罗裙,料子珍贵,上方的刺绣紧密,造价不菲,腰间的束封上镶嵌着一颗红色琉璃水晶,晶莹剔透。
这种水晶罕见,供量极少,一般只有后宫的妃子或者是王府主母才有。
但是此款更为少见,苏南衣若是没有记错,当时藩国进贡,只有三颗,一颗给了皇后,一颗现在还在国库,而另外一颗则是……
来人容貌娟丽,虽然已是半老徐娘,可依旧不减风韵,那张脸生的精致,连风霜都无法褪去。
“苏家若是想要退婚,派人来我王府说一声便是,如今你苏家的女儿设计亲王,妄图让其名誉受损,可是觉得我北离王府,好欺负吗?”
来人正是北离王府的主母,北离王妃,如今已经是北离王府的太妃。
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身份,这楚宣国的长公主,更是新皇的姑姑。
房间内的人一看到来人,均是为之一振,纷纷行礼。“见过太妃。”
独独只有苏南衣一身,背影挺拔的站在那里,满脸呆愣。
眼前的这个人,她不止一次的见过。
景儿!
亲王府!
小傻子!
云家!
北离亲王云景!
苏南衣,你怎么能够想不到?
你怎么能够现在才想到?
这厢,苏师玉几乎从主位上滚了下来。
“太妃息怒,这件事情是我苏家的不对,是草民没有管好自家的女儿!绝对没有对王府不敬之意。”
他苏家不过是商户之家,若是王府一声令下,他苏家势必要从这心月城连根拔起!
夏氏也怕了,在一旁浑身发抖,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顾太妃冷冷的瞧了一眼苏师玉,“不敬?我看你们不仅仅是不敬,都快踩到我北离王府的头上了!”
“不敢不敢,草民绝对不敢,是家女顽劣,太妃放心,家女只是贪玩,清白绝对在的,大婚一定能够照常举行!”
苏晚儿急了,“爹爹!”
顾太妃眼神一冷,“苏师玉,你觉得一个跟别的男人躺在床上的媳妇,我北离王府会要吗?”
登时,苏师玉的脸色变了夏氏和苏晚儿的脸色也都变了。
“清白这东西,又岂是自己说了算的?你苏家受的住,我北离王府可不要这般不知检点的女子,我儿虽傻,可也由不得这般女子侮辱,北离王妃的名头,她还不配!”
苏师玉的脸色一白,“太妃,这,都是家女的错,太妃息怒。晚儿,还不来给太妃赔罪?”
苏晚儿脸色一白,犹豫着不上前,脸上的拒绝写的格外明显。
顾太妃怒了,“罢了,我北离王府与你苏家的婚约,到此为止吧。这个女人,她不配!”
此话一出,苏家震撼,苏晚儿松了一口气,但是顾太妃身旁的嬷嬷急了,“太妃……”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如玉的声音在房间当中流淌而出,只有八个字,却炸裂了整个房间。
“太妃,您瞧着,我配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10章 该是我云家的人


“太妃,您瞧着,我配吗?”
清冷的声音源自苏南衣。
其实从顾太妃进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确定了云景的身份,也确定了自己接下来的选择。
顾太妃眼神微微一动,目光就落在了苏南衣的身上。
其实从刚才,她的余光就一直在偷偷打量着角落的苏南衣。
比着苏晚儿,苏南衣身上的气质才称得上是千金闺阁,淡然如兰,她半分未动,却温婉大方。
“你是?”
后者俯身行礼,一字一句道,“苏家嫡长女,苏南衣。”
苏师玉一看到自己的女儿跳了出去,脸色顿时一惊,“南衣,休得胡闹。”
“太妃,小女不懂规矩,还请太妃莫要当真,这件……”
赵太妃凉凉的看了一眼苏师玉,然道,“我看着,你们苏家最懂规矩的,就是她了。果然不愧是我云家未来的媳妇。”
苏南衣眼神微微一滞,当即明了,她这是被认了。
“南衣是吧?是个好名字,人呢,也是个可人,看着就该是我云家的人,就你了。”
赵太妃盯着苏南衣,越看越满意,称呼都发生了变化。
末了,她瞧了瞧苏师玉,“就她了,大婚日期不变。”
苏师玉一时之间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又提起了一颗心,“太妃看上南衣,是她的福气,今日之事,终是我南家不对,草民在此,给太妃娘娘再次赔个不是。”
后者眼神一转,落在了眼神有些复杂的苏晚儿身上。
后者吓到,顿时躲在了夏氏的身后。
苏南衣挑眉,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看着南衣的面子上,你们算计我儿,此事暂且作罢,大婚之前,若是我的儿媳妇在你苏家受了委屈,本宫可不保证这件事情不会被旧事重提。”
苏师玉提着的心,这才终于算是放了几分,“多谢娘娘大人大量,草民备受感激。”
赵太妃及不可查的嗯了一声,随后便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赵太妃离开了之后,苏师玉看着这一屋子的闹剧,只觉得头疼。
偏生今日的苏晚儿完全看不懂他的脸色,抽泣着从夏氏的身后走了出来,眼神恶毒的看着苏南衣。
“姐姐,你就是为了嫁给那个傻子,所以才算计我的是不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可是你的妹妹啊!”
夏氏这会也反应过来了,“南衣啊,晚儿是你的亲妹妹,你若是想要这个婚事直说就是了,晚儿她绝对不会跟你争的,让给你就是了,你为何还要陷她于不义呢?这可是女儿家最看重的清白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夏氏带着哭腔,一副指责的口气。
苏南衣微微歪头,嘲讽的看着那演戏的母女二人。
“不觉得,你们的演技太烂了点嘛?”
……
两个人顿时一愣,连苏师玉都没有料到,她突然会这么说话。
“苏晚儿自己作死,给北离亲王灌了第二春,又把我抓了去,目的是什么,要我说明吗?”
咚。
苏晚儿的脸色微微一白。
夏氏的脸则是一青。
“对了,父亲想必还不知道这第二春是什么吧?需不需要女儿为父亲解释一下这第二春的功效?”
苏师玉只觉得脸上被人打了一耳光一般疼痛。
“够了,你还嫌今日脸丢的不够吗?”
苏南衣眼神一凉,“父亲觉得,今日是我让家里丢人了吗?”
苏师玉一时被堵,半晌说不出话来。
苏晚儿眼珠子一转,随后颐指气使的道,“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跟父亲说话?父亲也是为了你好,你……”
苏师玉抬头瞪了一眼苏晚儿,恨铁不成钢,“你也给我闭嘴,还不嫌丢人吗?回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第10章 该是我云家的人


“太妃,您瞧着,我配吗?”
清冷的声音源自苏南衣。
其实从顾太妃进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确定了云景的身份,也确定了自己接下来的选择。
顾太妃眼神微微一动,目光就落在了苏南衣的身上。
其实从刚才,她的余光就一直在偷偷打量着角落的苏南衣。
比着苏晚儿,苏南衣身上的气质才称得上是千金闺阁,淡然如兰,她半分未动,却温婉大方。
“你是?”
后者俯身行礼,一字一句道,“苏家嫡长女,苏南衣。”
苏师玉一看到自己的女儿跳了出去,脸色顿时一惊,“南衣,休得胡闹。”
“太妃,小女不懂规矩,还请太妃莫要当真,这件……”
赵太妃凉凉的看了一眼苏师玉,然道,“我看着,你们苏家最懂规矩的,就是她了。果然不愧是我云家未来的媳妇。”
苏南衣眼神微微一滞,当即明了,她这是被认了。
“南衣是吧?是个好名字,人呢,也是个可人,看着就该是我云家的人,就你了。”
赵太妃盯着苏南衣,越看越满意,称呼都发生了变化。
末了,她瞧了瞧苏师玉,“就她了,大婚日期不变。”
苏师玉一时之间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又提起了一颗心,“太妃看上南衣,是她的福气,今日之事,终是我南家不对,草民在此,给太妃娘娘再次赔个不是。”
后者眼神一转,落在了眼神有些复杂的苏晚儿身上。
后者吓到,顿时躲在了夏氏的身后。
苏南衣挑眉,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看着南衣的面子上,你们算计我儿,此事暂且作罢,大婚之前,若是我的儿媳妇在你苏家受了委屈,本宫可不保证这件事情不会被旧事重提。”
苏师玉提着的心,这才终于算是放了几分,“多谢娘娘大人大量,草民备受感激。”
赵太妃及不可查的嗯了一声,随后便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赵太妃离开了之后,苏师玉看着这一屋子的闹剧,只觉得头疼。
偏生今日的苏晚儿完全看不懂他的脸色,抽泣着从夏氏的身后走了出来,眼神恶毒的看着苏南衣。
“姐姐,你就是为了嫁给那个傻子,所以才算计我的是不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可是你的妹妹啊!”
夏氏这会也反应过来了,“南衣啊,晚儿是你的亲妹妹,你若是想要这个婚事直说就是了,晚儿她绝对不会跟你争的,让给你就是了,你为何还要陷她于不义呢?这可是女儿家最看重的清白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夏氏带着哭腔,一副指责的口气。
苏南衣微微歪头,嘲讽的看着那演戏的母女二人。
“不觉得,你们的演技太烂了点嘛?”
……
两个人顿时一愣,连苏师玉都没有料到,她突然会这么说话。
“苏晚儿自己作死,给北离亲王灌了第二春,又把我抓了去,目的是什么,要我说明吗?”
咚。
苏晚儿的脸色微微一白。
夏氏的脸则是一青。
“对了,父亲想必还不知道这第二春是什么吧?需不需要女儿为父亲解释一下这第二春的功效?”
苏师玉只觉得脸上被人打了一耳光一般疼痛。
“够了,你还嫌今日脸丢的不够吗?”
苏南衣眼神一凉,“父亲觉得,今日是我让家里丢人了吗?”
苏师玉一时被堵,半晌说不出话来。
苏晚儿眼珠子一转,随后颐指气使的道,“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跟父亲说话?父亲也是为了你好,你……”
苏师玉抬头瞪了一眼苏晚儿,恨铁不成钢,“你也给我闭嘴,还不嫌丢人吗?回家!”
继续阅读《痴傻王爷神医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