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尊,顾念笙(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橙子糖
简介:【追妻火葬场+虐恋情深+打脸真相】
为了报复,傅尊强娶顾念笙,日日折磨
为了报恩,顾念笙嫁给傅尊,日日受罪
掏心掏肺爱了傅尊那么多年,顾念笙以为,人心都是肉长的,哪能捂不热!当傅尊为了另一个女人,将她的尊严撕碎,将她推落无望深渊,她才明白,有些人的心,是磐石如铁,捂不热的……
傅尊以为,毁了他最恨的女人,他会很开心,可顾念笙消失了,得知真相后的他,却慌了,心痛成魔……
角色:傅尊,顾念笙
傅尊,顾念笙(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你和死人有什么区别?


深秋的淮城,依旧有些热,街上的人,还是穿着单衣。

而顾念苼却穿了长衣长裤,外面裹了一件略厚的风衣,脖子上还系着围巾,隐约间能够瞧见脖颈间的掐痕。

墨黑的长发只用一根黑色的皮筋系在脑后。

从计程车上下来,顾念苼径自朝淮城医院走去。

脸上冷漠,没有任何情绪,以至于从她身旁所经过的人,皆不由缩了缩脖子。

“少夫人,你终于来了。”守在医院十七楼vip病房门口的陆特助,瞧见顾念苼后,眼神中很明显的划过一丝惊喜。

顾念苼淡漠点头,“我来看看。”

少夫人肯来看少爷,陆特助自然是欢喜的。他赶忙出声应道,“少夫人,少爷在里面。”

vip重症监护室,是玻璃墙,可以从外面瞧见里面的情况。

顾念苼直勾勾地盯着躺在病床上,身上挂满了管子和仪器的傅尊,唇角抿直。

换上无菌服后,顾念苼进了病房,站在傅尊的跟前。

瞧着眼睛紧闭,脸上惨白的傅尊,顾念苼情绪复杂。

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两年的婚姻生活,就像是一场噩梦,将她困住。每每想到,傅尊对她做过的恶毒之事,她便忍不住浑身发颤。

如今,傅尊躺在这,生死垂危。她应当高兴才是,可,可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心便又软了。

即便傅尊是因为听到她那个好妹妹路琳琅回来了,才会激动飙车出门,以至于深夜与大货车相撞。

她不该同情他,不该为傅尊这个恶魔动容,但她不想自己的孩子还未平安来到这个世上就见不到亲生父亲。

所以,她才会来医院。

“傅尊。”顾念苼冷冷地喊着男人的名字。

这个名字困了她两年,给了她生不如死的体验。想当初,如若不是他的身体里跳动着非凡的心,她又怎么可能轻易答应嫁给他。

“傅尊,你真是活该。”想到傅尊对她说过的仅是把她当成替身的话,顾念苼便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顾琳琅是她的妹妹,从小夺去了她本该幸福的人生,她厌恨顾琳琅,可笑的是,她的丈夫却将她当成了顾琳琅的替身。

“傅尊,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连狗都不如。狗还能够站起来对我摇尾巴,而你呢,只能躺在这。你不是要去找顾琳琅吗?去啊,你怎么不去?”顾念苼青筋直冒,眼睛酸涩的厉害,“你不是不可一世吗?不是前日还掐我的脖子,恨不得杀死我吗?”

想到前日晚上,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她产检回来路上,顺便买了个小蛋糕,想着如果傅尊在家的话,也可以一起庆祝。

可左等右等,好不容易将傅尊等回来了,可谁知道一脸凶神恶煞的傅尊,竟是直接将她手中的蛋糕给一掌拍到了地上。

正当她要开口,傅尊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那种窒息的感觉,即便到现在,顾念苼回忆起来,都感觉脖子是很痛的。

她挣扎着,想要知道傅尊为何这般。可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傅尊便直接恶狠狠地瞪着她,那模样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二章 救救我的孩子


“践人!我真没有想到,你一直以来待在我身边都是因为他!真是谁给你的胆子了。琳琅因为你才遭受这么多的痛苦,凭什么你还可以如此淡然地过得那般好。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眼泪夺眶而出,顾念苼原以为至少他们之间这两年的婚姻生活还是较为平和的,可原来是她错了。

忽地回了神,顾念苼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的掐痕还是这般明显,今早她便是不想被人瞧见,才会系上丝巾的。

“傅尊,你怎么能死呢?我有个秘密想要告诉你。呵,你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你错了,傅尊,我的孩子是别人的,每一次你强迫我发生关系的时候,我都吃了药,唯有那一次我一晚上没回来,骗你说回家了。其实我和陆大哥在一起。是不是很刺激?你喜当爹当得很开心嘛。如若不是顾琳琅突然回来,你怕是会一直把这个好爸爸角色扮演下去了。”顾念苼冷漠地说着残忍的话,就像当初傅尊对她一样,即便她在撒谎。

静默躺在病床上的傅尊,心电图分明有了明显的变化。

顾念苼见状,趁胜追击道,“你以为你躺在这里,就有人护着顾琳琅吗?我告诉你,你之前竟然觉得顾琳琅是我害的,那么这一次,我便如了你的愿,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心狠手辣,你死了不要紧,你的顾琳琅,我会亲自送到你的面前来。”

不是最在意顾琳琅吗?很好,那么她便更要刺激他。她倒要看看傅尊会不会被刺激到有活下去的欲望。

“傅尊,我从来不曾爱过你,你这个恶魔。我待在你身边,就像你听说的一样,都是因为莫非凡。他是那么善良美好的一个少年,可他的心却安在了你这个恶魔身上。我爱非凡哥哥,所以为了能够靠近他的心,我才会如此忍耐。可如今,我根本忍受不了,我会离开你,哦,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顾念苼低声诉道。

她恨不得傅尊再也不要醒来,可想到她的孩子,她又不希望他去死。

矛盾与怨怒交织在一处,她只觉头痛得厉害。

心电仪器发出声响,原本躺在病床上的傅尊,手指动了动。

顾念苼唇角勾起一丝苦涩的笑意,她说的话是起了作用吧。

那就好,非凡哥的心脏还在跳动。

“此生,再也不见。傅尊!”说罢,顾念苼将自己手指上戴着的戒指给拽了下来,往傅尊的跟前一放。

转身,欲要离开。

可谁知她的手腕却被人从身后拽住了。

顾念苼吃了一惊,回头看,便瞧见闭着眼睛的傅尊,他的手已经伸出,用力拽着她。

“你放手!”顾念苼吼道,“你去死啊!去死!”

傅尊情绪起伏很大,以至于心电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加刺耳。

病房外的人听见了动静,砰地一声推开了门。

来人正是傅尊的母亲,冷含秀。

一个用力,冷含秀将顾念苼推倒在地,

倒地的那瞬间,顾念苼护着自己的肚子。

可她还是痛得几乎要晕厥,一股热流从她的身下流出……

“救我,我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三章 苟延残喘


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下汩汩涌出鲜血,顾念笙泣不成声,苦苦哀求,“冷夫人,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你……”

  昏死过去前,顾念笙的耳旁响起了冷含秀嫌恶的话语。

  “当初若不是老爷子非要尊儿娶你,你还真以为自己能够踏进傅府半步?真是个不识好歹的践人!”

  一旁的陆特助见少夫人躺在血泊中,心生不忍,他连忙凑到冷含秀的跟前小声说着什么。

  冷含秀瞥了眼陆特助,随即将目光投向躺倒在地上的顾念笙,冷漠开口,“给我把人抬走,别在这里碍我的眼,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谁知道是不是尊儿的种。!”

  陆特助闻言,立马躬身挪步至顾念笙的身旁,一把打横将她抱了起来,快步朝急诊室跑去。

  冷含秀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墙前,许久未动。方才陆特助提起因为顾念笙来看了尊儿,尊儿的心电监护仪便有所频率改变,所以她才会同意陆特助将顾念笙这个践人送去医生那。

  顾念笙最好是祈祷尊儿没事,平平安安醒来。不然,她绝对会让顾念笙陪葬!

  一直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傅尊,忽地,当瞧见原本躺在那纹丝不动的傅尊,手指头忽然动了动,冷含秀激动地尖叫出声,“医生,医生快来啊!快来人啊!尊儿的手动了!”

  整个过道都回荡着冷含秀的尖叫声。

  医生们应声而来,好一阵忙乱。

  傅尊醒了。

  这是医生们再给傅尊做了一系列检查后得出的结论。

  冷含秀跟随着医生们将自己的儿子接回了vip病房,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徐医生,尊儿什么时候才能够睁开眼睛?”冷含秀瞧着自己的儿子惨白着脸,嘴唇毫无血色地躺在那,心痛如刀割,眼泪吧嗒直往下掉。

  主治医生姓徐,是经验格外丰富的专家医生了,与傅家交情很深。

  徐开平静开口,“冷夫人,傅尊只要有很强烈的求生意志,便很快可以醒过来。如若我没有记错的话,今日应当是有位姑娘来看过他之后,他才有如此大的反应吧?其实还可以找这个姑娘过来,也许对傅尊来说,那个姑娘是非常重要的人。”

  冷含秀想到顾念笙那张脸,整个人便气不打一处来,她恨不得自己的儿子立马将顾念笙给休了,可谁想到医生竟然说顾念笙能够将尊儿唤醒。

  为了尊儿,只得将顾念笙留在傅家。

  ————————

  疼。

  整个人犹如被拆分了一般的痛。

  顾念笙睁开眼,下意识地便去摸自己的肚子,当感觉到身下仍旧有血流出时,她满眼悲伤,心痛难耐。

  即便她怨恨傅尊,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如今,孩子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静谧的病房内,顾念笙无声地抽噎着。

  砰!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

  一脸厌恨的冷含秀走进屋来,她双手环抱胸前,用一种格外嫌恶的眼神紧盯着躺在床上的顾念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四章 做决定


“哭什么哭?除了哭你还能干点什么?”本就心里窝火得很,瞧见顾念笙梨花带雨的样子,冷含秀更是火不打一处来。

  顾念笙自是明白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冷夫人是格外讨厌自己的,可如今她孩子也没有了,与傅尊最后一点牵扯斩断,离婚协议书早已经签好字,为什么冷含秀还要这样?

  顾念笙长着一双明眸,紧盯着冷含秀时,以至于冷含秀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迫使冷含秀不由将目光投向别处。

  真是让人倒胃口!

  冷含秀厌弃道:想来顾念笙便是用这楚楚可怜的模样欺骗尊儿的。

  “顾念笙,听说你今日来医院是带了离婚协议书来的?怎么,突然想开了不成?之前不是怎么也不肯和尊儿离婚吗?”冷含秀讥笑出声。

  有好几次,她都找顾念笙谈过,想着顾念笙主动与尊儿离婚的话,老爷子就不会怪罪。可谁知道,顾念笙这个一根筋的女人,每每都是故意避开问题。

  今日得知顾念笙主动要求离婚,冷含秀自然是意外得很。

  可眼下还需要利用到顾念笙的地方,离婚一事还需要暂缓。

  “冷夫人,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顾念笙强忍着疼痛,缓缓开口。

  她不明白冷含秀究竟想要做什么,如今她孩子也没有了,她的心也死了,对于冷含秀,她没有什么好怕的。

  冷含秀见顾念笙这副冷静的模样,更是窝火,她冷斥道,“你与尊儿离婚的事,需要等尊儿醒过来再议,再这之前,你必须留在医院照顾尊儿。”

  一听,顾念笙猛然抬头。

  她恨不得立马与傅尊划清界限,从此两不相欠。可冷含秀却要她留在医院照顾傅尊,这是个什么道理!

  更何况,傅尊真正在意的人是顾琳琅,只有顾琳琅待在他身边,他才有可能醒过来。

  想到这点,顾念笙苦涩一笑,那笑容中满是悲戚。

  “冷夫人,恕难从命。”顾念笙强硬开口。

  冷含秀的脸直接黑沉了下来,她冷着眼盯着顾念笙,嗤笑应道,“顾念笙,看来我就不该让医生全力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还在?

  顾念笙欣喜若狂。

  眼神原本是淡漠无光的,在听到自己的孩子还活着,她的目光中立马充满了光亮。

  失而复得的感觉,充斥着顾念笙整个心房。

  “顾念笙,你以为你有拒绝的权利吗?”冷含秀冷哼一声,“你说如若傅氏撤资顾氏的话,你们顾家是不是就熬不过今晚了?而你母亲是不是就会被切断资金来源,到时候怕是连药都买不起了。唉,年纪轻轻的每个月都要进行化疗,也不知道今年的年能不能好好过……”

  所谓一针见血,不过如此。

  顾念笙想到孱弱的母亲,整个人不由发颤。母亲是她的弱点,当初她被逼着嫁给傅家,皆是因为她那个抛弃原配妻子和女儿的父亲用她母亲的命来威胁,如今,冷含秀同样用母亲的命来威胁她。

  她只恨自己懦弱无能,犹如蝼蚁,既护不了她爱的人,也保不住自己。

  泪珠滚滚而出,砸落在被单上。

  冷含秀见顾念笙不说话,耐心尽失,她吼道,“顾念笙,我这个人没有耐心,如若你不答应,你妈可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唇,顾念笙做了决定,她抬眸望向冷含秀,从口中吐出一字,“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五章 傅尊醒了


为了方便陪护傅尊,顾念笙的病床被安排进了傅尊的那间病房。

  对于冷含秀的这个决定,顾念笙尤为抗拒。本就不愿意再见到傅尊,可眼下却是要日日夜夜相见,即便内心多么的厌恨眼前躺着的这个男人,为了母亲,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都得强颜欢笑。

  病床上躺着的傅尊,脸色依旧惨白,没有血色,嘴唇也是格外的干燥。

  顾念笙强忍着痛,坐在傅尊的床边,沉默不语地陪着。

  本想偷偷离开病房,离开医院,甚至是带着母亲逃离这座令人窒息的城市,可当瞧见门口站着的俩个彪形大汉时,顾念笙便明白自己的想法是有多么可笑。

  如今,只有傅尊赶紧醒来,她才能够有重获自由的可能。

  双手紧握拳头又松开,顾念笙暗暗咬唇,好一会儿才对着傅尊说道,“傅尊,顾琳琅回来了,听说顾家马上要给她安排相亲了,如若你不快点醒来的话,怕是你的白月光就要彻底离你而去了。呵,真可悲。你堂堂一个总裁,竟然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得不到。说出去,怕是要被别人笑死吧?”

既然医生说只要刺激傅尊,傅尊便可能真正苏醒,那么便不要怨她了!

  像是要将心中所有的不满给发泄出来,顾念笙又接着开口,“傅尊,既然你醒不过来,那么我就和陆大哥双宿双飞去了。两年后,我们之间的婚姻便会自动作废。你在我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可为何说出这些话后,她的心会一抽一抽地疼呢?

  不,不可能。她绝对不可能对傅尊动心的,即便动心过,那也是从前的事,都是因为非凡哥的心脏在傅尊的胸口跳动。既然傅尊有着非凡哥的心脏,那么他就必须得好好地活着。

见病床上躺着的傅尊丝毫反应都没有,顾念笙从椅子上起身,准备去自己的那张病床上休息。虽然身上不再流血了,可肚子仍旧是疼的,有一种紧绷压迫感,她非常担心肚子里的孩子,生怕有任何差池。

  自小,她便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在她上高中的时候检查出来患了胃癌,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积极治疗着,可效果越来越不好了,母亲也开始接受起化疗。当为了高昂的医药费回顾府祈求顾昊天时,她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将尊严往地上践踏。

  无助与孤独,充斥了她的少年时光。以至于她每每一个人时,都会想如若有一天她有了孩子,她一定要好好养自己的孩子,让孩子快乐幸福。便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念头,所以她才会在得知自己怀有身孕的那一刻如此开心激动,甚至不再怨恨孩子的父亲,选择将好消息告诉傅尊......

  愚蠢的她,太过于天真,所以才会如此可笑。

  当顾念笙转过身的瞬间,一只手从她的身后直接将她的手给用力一拽,随即一扯。

  砰一声,顾念笙直接摔在了病床上。

  她整个人都懵了,第一反应便是护着肚子。

  目光所触及的是傅尊那双墨黑的眼睛。

  已经苏醒的傅尊,冷漠地盯着顾念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六章 那我们离婚


惊讶、恐惧、害怕……顾念笙的眼神中聚集了复杂的情绪。

  心砰砰直响,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恐惧,使得顾念笙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可谁知,傅尊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傅尊紧紧地勒着顾念笙的手腕,恨不得要将她的骨头给捏碎,他目光森冷直盯着顾念笙。

  顾念笙瞬间疼得直皱眉,她甚至以为自己的手腕会被傅尊这个疯子给捏断,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嘶。”

  忽然,久久未开口的傅尊在听见顾念笙忍不住痛而发出的呢喃声后,讥笑出声,“顾念笙,原来你也知道痛是吗?我还以为你是个没有心的人呢?怎么,想来医院看看我有没有死?又或者是想着和我分居离婚是吗?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就算我傅尊这辈子都不爱你,你顾念笙也只能是我的妻子。想和陆远川双宿双飞是吗?下辈子你们都没有可能!”

  傅尊的低斥声,充满了对顾念笙的厌恶和怨恨。他昏迷的时候,隐隐约约能够听见顾念笙说的话,如若不是这次意外,他怕是都不可能知道顾念笙的内心。从前,琳琅总说顾念笙是一个手段高明且心狠手辣之人,他还只是笑笑,没当回事。可眼下,他不得不信。想离婚?呵,怕是只有她做梦的时候才可以实现。

  被傅尊压在身下的顾念笙,忍不住浑身开始发颤。她没有想到傅尊竟然听见了她在他昏迷时说的话,像傅尊这样睚眦必报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放过她。

  不行,她不能再继续这样绝望的活着了,既然冷夫人答应了她,只要傅尊醒来,便不会去干扰母亲的治疗一事,那么

她便没有什么好畏惧的了。

  顾念笙垂了垂眼眸,好一会儿,眼神坚定地望着傅尊,她淡漠开口,“傅尊,你爱的人明明就是顾琳琅,既然如此,我愿意与你离婚,成全你们,你为什么不同意?折磨我,你就能够快乐是吗?”

  想到眼下的自己,几乎遍体鳞伤,顾念笙的眼眶便不由发酸发红。她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滚落出眶,可终究还是于事无补。

  瞧着无声落泪的顾念笙,傅尊心悸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平静下来了,他嫌恶地看着顾念笙,抽回了自己的手,翻身坐回了病床,仿若方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

  “哭什么?顾念笙,别以为你掉几滴鳄鱼的眼泪,我就会改变主意。你要知道,我傅尊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改变自己的想法,除了琳琅,而你永远都不可能是她。”

  顾琳琅,又是顾琳琅。为什么她的生活中永远都被这个名字占据?小时候,因为顾琳琅,本是顾家大小姐的她被丢回了江城乡下,而顾琳琅,这个第三者生的女儿,却堂而皇之地进入了顾家大宅,并且被顾昊天以顾家小姐的身份介绍给众人。

如今,她的丈夫也逃不过顾琳琅......

  “既如此,那我们离婚!”顾念笙受够了,她不想在活在顾琳琅的阴霾下,两年已经足够长远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七章 致命一击


傅尊却像是看傻子一样紧盯着顾念笙,那目光犹如刀一样在顾念笙浑身上下砍着,正当顾念笙以为傅尊被劝动时,原本背靠着枕头坐着的傅尊,猛然朝她靠近。

  只听得啪的一声。

  傅尊甩手便朝顾念笙的左脸扇去。

  用了十足的力气,以至于顾念笙的脸立马红肿起来了,她的耳朵嗡嗡直响,还没有晃过神来。

  傅尊厌弃低吼,“顾念笙,你给我闭嘴。琳琅的名字,你根本不配提。你为了嫁给我成为傅家少奶奶,耍了多少手段,害得琳琅有多惨,你以为我不清楚吗?留你在傅家,不过是为了遵循爷爷的意思,你想走是吗?省省心吧!”

  顾念笙一直低着头,当傅尊说完话,她才抬起头来。

  嘴角已经有血丝渗出,脖颈间戴着的纱巾也垂落掉在地上,以至于脖子间的掐痕被傅尊看得个正着。

  傅尊却是无动于衷。

  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听见屋子里面动静的陆特助,担心出什么事,立马推开门。

  一看自家总裁竟然醒了,顿时欣喜若狂,可又在瞧见受伤了的顾念笙时,陆特住心中升起了一丝尴尬。

  眼下总裁与总裁夫人是什么情况,即便他没有问,也能够猜得出来个大概了。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何总裁对总裁夫人如此绝情,虽说他与总裁夫人交情不怎么深,可总裁夫人嫁给总裁两年时间,这期间,总裁夫人对总裁的关心和在意根本就做不得假的,只可惜,总裁太过固执,根本就听不进去旁人说的话。

  唉。陆特助暗自叹气。

  “总裁你醒了,我这就去通知夫人。”陆特助连忙出声,不等傅尊回应,他便悄然走出了病房,顺带着将病房的门给关上了。

  病房变得格外静谧,是一种令顾念笙胆颤心惊的安静。她强忍着痛,一步步往门口的方向挪动。

  她要离开傅尊,不管怎样,她都要离开这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傅尊淡漠地望着顾念笙,像看跳梁小丑般,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意味。

  想离开?呵,顾念笙这个女人莫不是把他当成了摆设不成?他倒要看看她究竟想要做什么!当初想法设法接近他,后来耍尽手段成功嫁给他成为傅家少奶奶,怎么现在又给他来欲擒故纵了?

  真把他傅尊当成了跳板是吗?

  “顾念笙。”

  傅尊的声音忽然响起。

  顾念笙整个人便直接僵在了原地,她心跳如雷,满是恐惧。就连嘴唇都开始有一丝丝发颤。

  与傅尊在一起两年,他很少会直接唤她的名字。而每一次傅尊如若直接喊她名字的话,那便代表着没有好事。

  有一次她记得自己下班回住的地方,原本以为傅尊出差不会那么快回来。可谁知道她一推开门进屋,便瞧见了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傅尊,傅尊面色冷漠,浑身散发着冷气压。

  与傅尊的眼神相对后,顾念笙便明白自己要倒霉了,因为傅尊在生气。

  果不其然,傅尊直接从沙发那快步走到了她的跟前,没等她开口,他便直接将她推倒在地,狠狠地羞辱了她一番。

  “我不想再喊你第二遍,识相的,你便给我乖乖过来。你是什么身份,我想你比我还要清楚吧?怎么?两年了,利用我利用够了,找到了陆远川这个靠山,便想着逃走了是吗?如若你不想陆远川被毁掉的话,那么你就给我老实打消离婚的念头。”

  傅尊的话,犹如刀子直往顾念笙的心口插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八章 好好守着你的孩子


“傅尊,你还是人吗?”顾念笙鼓足了勇气,转过身来,怒斥道。

  一向都是小白兔形象的顾念笙,突然就变得龇牙咧嘴起来了,傅尊倒是觉得稀奇,他好整以暇地盯着顾念笙,笑道,“顾念笙,我是不是人,你不是最清楚吗?也不知道是谁在我身上承欢的时候,多么的沉醉......”

  即便顾念笙知道傅尊很不要脸,但是从没有想过会如此不要脸。他竟然能够将私密之事堂而皇之地说出口。

  她微微垂眸,咬着唇。满心羞愤。

  顾念笙厌弃自己。

  “怎么不说话?难不成在回味不成?”傅尊说话,满眼讥讽,从床榻上走下来,竟是直接伸手将那针头给拔了。

  顾念笙瞧见了,差点惊呼出声,尤其是在瞧见傅尊的手背上有血珠冒出来的时候。

  “你,你别过来。”顾念笙恐慌出声。

  身上的疼痛几乎将顾念笙给淹没,她知道自己该好好躺着休息才是,不然孩子根本保不住。可想到自己在傅尊昏迷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她又开始害怕起来。如若傅尊想起来了她在他昏睡时说孩子是陆大哥的,那么傅尊定然是会要求她将孩子打掉的,那样的话,她又该如何自救?

  “呵。”傅尊果然停了下来,他看着顾念笙狼狈的样子,心情却是变得好了起来,“对了,顾念笙。琳琅回来了,你从前对她做过的事情,我都会在你身上讨还的。还有,你给我好好守着傅家少奶奶的身份,不然的话,你肚子里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顾念笙的脑袋嗡嗡直响,傅尊的话炸得她脑袋根本没法思考。

  所以傅尊当真听见了她说的谎话,可他为何没有要求她把孩子打掉?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难道他知道自己骗了她是吗?

  “你......”顾念笙一时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傅尊却是忽地一笑,他本就长得好看,眼下一笑,更是增添了几分邪魅。

  “顾念笙,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在我昏睡的时候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是陆远川的。你真以为我是傻子是吗?你的孩子是谁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别忘了,你身边可是有我的人,你一天二十四小时,和谁在一起,我怎么可能不清楚?”

  震惊,慌乱,厌恶。

  顾念笙咬着唇盯着傅尊。

  怎么可以有如此无耻的男人?派人跟踪她,甚至是安插眼线在她的身边,而她就像是傻子一样,被人当成猴子耍。可即便是知道了真相,她又能如何呢?她怎么斗得过傅尊呢?

  顾念笙自嘲一笑道,“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再多说了。孩子我一定会保住的,即便你不爱她。”

  她自然之道自己是格外自私的,孩子的父亲不欢迎小朋友的到来,出生后,甚至还要面临更多的窘境,可她太需要家人了,肚子里的孩子就像是她活着的希望,如若孩子都保不住的话,她真的会活得像个行尸走肉。

  傅尊听完顾念笙说的话,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冷漠,“是吗?那么你就好好守着你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九章 无意偷听


顾念笙将目光投向别处,许久才开口,她的声音有些凉薄,似乎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一般,“傅尊,你为什么那么恨我?”

  这个问题,是她第一次当着傅尊的面问出口。很可笑,她想知道答案,虽然她早就已经猜到了。

  两年的婚姻生活,她以为自己能够成功地守住自己的心,可她还是丢失了,即便眼下她强迫着自己淡忘傅尊,斩断那一丝情丝。

  傅尊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他转过身来,走到床边坐下,好一会儿才开口,“顾念笙,那么你觉得我为什么不恨你呢?”

  顾念笙扯了扯嘴角,没再多言。

  “就算是赎罪,那也总该有个期限吧?”顾念笙冷声开口。

  她又重新穿上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层铠甲。

  傅尊冷笑出声,“顾念笙,你在和我讨价还价吗?你没有这个资格,哪天我想把你赶走的话,那么那天便是截止的时间。好了,现在你可以滚了。”

  顾念笙没想到傅尊竟然允许她离开了,她想也没想便转身要往门口走。谁知道才挪了几步而已,傅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等等。”

  心惊了惊。顾念笙转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她真的越发不明白了,为什么傅尊那么厌恨她,还要强迫她留在这里,难道看见她,不会觉得倒胃口吗?

  “这么急着离开,是要去见你的陆大哥?给我老实躺病床上去。”傅尊冷冷地开口。

  顾念笙原本心中的那一点希望,瞬间又破灭了。

  没再多言,顾念笙老老实实地躺回了自己的那张病床。

  她才刚躺下,冷含秀便推开门进来了。

  冷含秀瞧见坐在床上的傅尊,格外激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边,握住傅尊的手,“尊儿,你终于醒了。”

  冷含秀情绪过于激动,以至于眼泪直接就掉落下来了。

  隔壁床躺着的顾念笙,听不得冷含秀与傅尊的母子情深,便立马闭上眼睛装睡。

  原本以为这样就能够被忽视。

  可谁知道冷含秀在瞧见傅尊肿起来的手背之后,顿时火冒三丈,而所有的怨怒全都转移到了顾念笙的身上。

  “顾念笙!”冷含秀忽然吼道,“我把你安排进来,是要你照顾尊儿的,你看看尊儿的手都肿成现在这样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躺在床上的顾念笙,听见冷含秀的声音后,条件反射般直接坐了起来。

  “夫人,他......”

  “怎么?难不成你还要反告一状,说尊儿的不是?”冷含秀嘲讽道。她目光略过顾念笙脸颊上的伤痕,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顾念笙自知冷含秀是格外偏爱傅尊的,如若她继续回话,想必会激怒冷含秀,到时候受罪的只会是她自己。

  “是,夫人。是念笙没有好好照顾他。”顾念笙小声应道。

  冷含秀本就看不惯顾念笙,瞧着顾念笙眼下这幅样子,只觉得厌烦。她真是不明白了,老爷子怎么就看上这么个玩意儿做傅家的孙媳妇。

  顾念笙从床上起身,故意借口看手机,走到了阳台那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十章 再见顾琳琅


 阳台与病房里面是用玻璃门隔开的。

  顾念笙坐在阳台的沙发上,望着远处发呆。

  当瞧见一只小鸟停在栏杆上,顾念笙下意识地便想去碰一碰小鸟的翅膀,小鸟警觉得很,立马展翅飞向高空去了。

  她不由露出羡慕的笑。如若她也是鸟就好了,至少能够自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到顾念笙回过神来时,玻璃门被人打开了,来人正是傅尊。

  顾念笙见傅尊坐在了沙发上,她下意识地便离开了椅子,与傅尊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犹如惊弓之鸟。

  傅尊见状,瞥了眼顾念笙,嫌恶道,“顾念笙,你倒是有眼力劲。”

  “如若我再没有一点儿眼力劲的话,怕是活不过今年冬天。”顾念笙直接回了一句。

  她不明白傅尊为什么总不肯放过她,按照往常那样的相处方式不就可以了吗?一两个月碰不上几面,在长辈面前又或者是外人面前做做戏。但自傅尊醒过来之后,他已经叫了她好几声名字了,每叫一次,她便慌一次,甚至是恐惧增添几分。

  傅尊没有多言,他听见了放在病床那的手机响了,便径自走进屋。

  顾念笙没有跟着进去,但因为玻璃门没关,病房里面的动静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只见傅尊接起了电话,原本冷漠地脸上似乎多了一些别的神情。

  顾念笙听见傅尊温柔地对电话那端应了一声,“好,我还在医院。淮城医院住院部八楼802房。”

  不用猜,顾念笙也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

  能够让傅尊这么温柔对待的,除了顾琳琅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可能。

  顾念笙暗自自嘲,她的丈夫心心念念的人终于要来见他了。

  她想将自己隐藏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的自卑与懦弱少一些。可谁知道顾琳琅来得那么快。

  病房的门被人敲了三下,对方的动作很温柔,小心翼翼的样子。

  顾念笙见傅尊没有开门,心中正是生疑,谁知傅尊竟然直接开口,“你去开门。”

  先是一愣,但顾念笙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也对,此刻的她,本就是连傅家的仆人都不如,傅尊的命令,她如何敢不听?

  顾念笙缓步走去开门,每走一步,她都在心中想着当见到顾琳琅后,自己应该说什么。毕竟顾琳琅两年前在她嫁给傅尊那天,去了法国,她们已经两年没见了。

  想到顾琳琅从前所做过的种种恶毒之事,顾念笙暗自咬了咬唇,藏在袖子中的手紧握成了拳头。

  这世上,再没有人像她那样怨恨顾琳琅了,可奈何她能力不足,只能够无尽妥协,被顾琳琅欺负却不能辩解。

  毕竟,就连她的丈夫,都是站在顾琳琅那边的。

  正当顾念笙将手握在门把手上,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顾念笙目光所及处,正是穿着红衣,留着长卷发,有着烈焰红唇的顾琳琅。

  在病房见到顾念笙,顾琳琅是有些意外的,她用手撂了撂头发,笑着出声打招呼,“我的好姐姐,好久不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第十章 再见顾琳琅


 阳台与病房里面是用玻璃门隔开的。

  顾念笙坐在阳台的沙发上,望着远处发呆。

  当瞧见一只小鸟停在栏杆上,顾念笙下意识地便想去碰一碰小鸟的翅膀,小鸟警觉得很,立马展翅飞向高空去了。

  她不由露出羡慕的笑。如若她也是鸟就好了,至少能够自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到顾念笙回过神来时,玻璃门被人打开了,来人正是傅尊。

  顾念笙见傅尊坐在了沙发上,她下意识地便离开了椅子,与傅尊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犹如惊弓之鸟。

  傅尊见状,瞥了眼顾念笙,嫌恶道,“顾念笙,你倒是有眼力劲。”

  “如若我再没有一点儿眼力劲的话,怕是活不过今年冬天。”顾念笙直接回了一句。

  她不明白傅尊为什么总不肯放过她,按照往常那样的相处方式不就可以了吗?一两个月碰不上几面,在长辈面前又或者是外人面前做做戏。但自傅尊醒过来之后,他已经叫了她好几声名字了,每叫一次,她便慌一次,甚至是恐惧增添几分。

  傅尊没有多言,他听见了放在病床那的手机响了,便径自走进屋。

  顾念笙没有跟着进去,但因为玻璃门没关,病房里面的动静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只见傅尊接起了电话,原本冷漠地脸上似乎多了一些别的神情。

  顾念笙听见傅尊温柔地对电话那端应了一声,“好,我还在医院。淮城医院住院部八楼802房。”

  不用猜,顾念笙也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

  能够让傅尊这么温柔对待的,除了顾琳琅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可能。

  顾念笙暗自自嘲,她的丈夫心心念念的人终于要来见他了。

  她想将自己隐藏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的自卑与懦弱少一些。可谁知道顾琳琅来得那么快。

  病房的门被人敲了三下,对方的动作很温柔,小心翼翼的样子。

  顾念笙见傅尊没有开门,心中正是生疑,谁知傅尊竟然直接开口,“你去开门。”

  先是一愣,但顾念笙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也对,此刻的她,本就是连傅家的仆人都不如,傅尊的命令,她如何敢不听?

  顾念笙缓步走去开门,每走一步,她都在心中想着当见到顾琳琅后,自己应该说什么。毕竟顾琳琅两年前在她嫁给傅尊那天,去了法国,她们已经两年没见了。

  想到顾琳琅从前所做过的种种恶毒之事,顾念笙暗自咬了咬唇,藏在袖子中的手紧握成了拳头。

  这世上,再没有人像她那样怨恨顾琳琅了,可奈何她能力不足,只能够无尽妥协,被顾琳琅欺负却不能辩解。

  毕竟,就连她的丈夫,都是站在顾琳琅那边的。

  正当顾念笙将手握在门把手上,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顾念笙目光所及处,正是穿着红衣,留着长卷发,有着烈焰红唇的顾琳琅。

  在病房见到顾念笙,顾琳琅是有些意外的,她用手撂了撂头发,笑着出声打招呼,“我的好姐姐,好久不见。”

继续阅读《离婚后我成了渣总白月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