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浩,欧阳兰(扶摇直上)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扶摇直上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吕浩
简介:一场车祸,夺走了市长夫人和女儿的生命
而市长秘书吕浩无意间发现了市长莫正南的一个大秘密,在他的策划上,女孩念桃成功怀上了市长的孩子,就在吕浩以为有机可乘之时,莫正南的小姨子欧阳兰回国了并疯一般追求莫正南,而因为秘密导致莫正南陷入风波之中,随着省委班子的调整,围绕谁上谁下,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展开了一场激烈斗争,在这个过程之中,吕浩阴阳差错地和欧阳兰有了一夜之情,从而成为了市长莫正南最信任的人
吕浩在官场的人际、权色交易之中穿凿、游走,终于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之中,异军突起
一个讲述为官技巧,借力高升的官场故事;一部如何运用阳谋阴谋成功上位的升官必读手册

角色:吕浩,欧阳兰
吕浩,欧阳兰(扶摇直上)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扶摇直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策划救人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扶摇直上》

第2章 独闯市长办公室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念桃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莫市长,”念桃结巴地叫了一声,莫正南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念桃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莫正南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念桃一眼,这一眼,莫正南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莫正南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莫正南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莫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念桃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莫正南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念桃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莫正南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莫正南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莫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莫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念桃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莫正南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念桃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莫正南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念桃很小声地说。莫正南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念桃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念桃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莫正南的办公室。

念桃一走,莫正南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念桃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莫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扶摇直上》

第3章 套路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念桃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莫市长,”念桃结巴地叫了一声,莫正南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念桃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莫正南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念桃一眼,这一眼,莫正南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莫正南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莫正南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莫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念桃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莫正南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念桃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莫正南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莫正南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莫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莫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念桃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莫正南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念桃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莫正南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念桃很小声地说。莫正南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念桃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念桃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莫正南的办公室。

念桃一走,莫正南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念桃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莫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念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莫正南问。

“报告莫市长,下周准备宣判。念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念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莫正南吃惊地问了一句。

“念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莫正南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莫正南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念桃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莫正南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吕浩都吓了一大跳。

吕浩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莫正南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莫正南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吕浩当然清楚。

吕浩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莫正南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莫正南,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吕浩,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莫正南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吕浩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吕浩办得到的,一定效力。”吕浩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念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吕浩。

吕浩便明白了,这一次,莫正南是准备帮念桃。一大早,他放念桃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莫正南。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吕浩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吕浩沉思了一下,想给念桃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吕浩其实和念桃是老乡,每次阻拦念桃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念桃。只是不管他对念桃有多少的同情心,莫正南没有发话之前,他在念桃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吕浩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吕浩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莫正南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扶摇直上》

第4章 计谋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念桃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莫市长,”念桃结巴地叫了一声,莫正南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念桃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莫正南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念桃一眼,这一眼,莫正南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莫正南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莫正南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莫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念桃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莫正南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念桃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莫正南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莫正南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莫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莫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念桃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莫正南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念桃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莫正南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念桃很小声地说。莫正南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念桃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念桃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莫正南的办公室。

念桃一走,莫正南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念桃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莫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念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莫正南问。

“报告莫市长,下周准备宣判。念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念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莫正南吃惊地问了一句。

“念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莫正南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莫正南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念桃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莫正南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吕浩都吓了一大跳。

吕浩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莫正南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莫正南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吕浩当然清楚。

吕浩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莫正南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莫正南,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吕浩,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莫正南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吕浩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吕浩办得到的,一定效力。”吕浩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念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吕浩。

吕浩便明白了,这一次,莫正南是准备帮念桃。一大早,他放念桃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莫正南。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吕浩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吕浩沉思了一下,想给念桃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吕浩其实和念桃是老乡,每次阻拦念桃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念桃。只是不管他对念桃有多少的同情心,莫正南没有发话之前,他在念桃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吕浩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吕浩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莫正南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

莫正南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吕浩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吕浩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吕浩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莫正南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吕浩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念桃这件事上,吕浩完全公事公办。就连念桃要莫正南家的地址时,吕浩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念桃,而是他帮不了念桃,就算他把莫正南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念桃不会懂这些,吕浩也不会对念桃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念桃一离开市府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莫正南的电话,以为莫正南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念桃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念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念桃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念桃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念小娇呢。

念桃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念桃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吴都与六年前的吴都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念桃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念桃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扶摇直上》

第5章 不辞而别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念桃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莫市长,”念桃结巴地叫了一声,莫正南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念桃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莫正南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念桃一眼,这一眼,莫正南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莫正南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莫正南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莫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念桃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莫正南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念桃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莫正南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莫正南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莫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莫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念桃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莫正南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念桃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莫正南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念桃很小声地说。莫正南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念桃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念桃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莫正南的办公室。

念桃一走,莫正南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念桃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莫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念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莫正南问。

“报告莫市长,下周准备宣判。念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念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莫正南吃惊地问了一句。

“念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莫正南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莫正南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念桃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莫正南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吕浩都吓了一大跳。

吕浩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莫正南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莫正南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吕浩当然清楚。

吕浩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莫正南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莫正南,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吕浩,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莫正南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吕浩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吕浩办得到的,一定效力。”吕浩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念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吕浩。

吕浩便明白了,这一次,莫正南是准备帮念桃。一大早,他放念桃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莫正南。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吕浩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吕浩沉思了一下,想给念桃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吕浩其实和念桃是老乡,每次阻拦念桃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念桃。只是不管他对念桃有多少的同情心,莫正南没有发话之前,他在念桃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吕浩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吕浩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莫正南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

莫正南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吕浩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吕浩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吕浩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莫正南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吕浩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念桃这件事上,吕浩完全公事公办。就连念桃要莫正南家的地址时,吕浩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念桃,而是他帮不了念桃,就算他把莫正南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念桃不会懂这些,吕浩也不会对念桃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念桃一离开市府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莫正南的电话,以为莫正南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念桃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念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念桃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念桃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念小娇呢。

念桃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念桃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吴都与六年前的吴都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念桃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念桃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钟点保洁工,一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有年轻女孩愿意做这种工作的。念桃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女老板商量说:“我愿意干。我把身份证,还有我的手机都压在这里,我现在急需要三百块钱,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工资?”

女老板再次看了看念桃,这女孩看上去很纯朴,不像是骗子。再说了,这女孩长得还不赖,如果她真的是个坏女孩,随意去哪个娱乐场所,三百块也是很容易弄到的。正这么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女老板拿起一听,就听出了顾雁凌的声音,在她的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早就记住了她们的声音。她马上笑哈哈地说:“是顾总啊,你要保洁工?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女老板放下电话,才发现其他的保洁工都出去了,一时还真派不出人来。念桃马上说:“我有做保洁工的经验,我去吧。”

刚到南方的时候,念桃也是从保洁工做起的。

女老板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示意念桃去后面换工作服,并且给了念桃三百块钱,念桃感激地对着女老板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就拿着保洁工具按女老板说的地址,去柳园居六号楼一位姓顾的老总家做保洁。

念桃一路小跑去银行把三百块钱汇给了念小娇,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柳园居。一问,念桃才知道柳园居是吴都的富人区,据说布景如画,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更主要是的小区以众多名贵的树木而成为吴都最豪华甚至是拍婚纱照最火爆的地方。这个小区与莫正南居住的“十三陵”一湖之隔,“十三陵”是吴都市常委们居住的地方,十三幢独立的小二楼面湖而居,是吴都市最神秘的地方。

念桃走进柳园居时,还是吃惊不小。她没想到,柳园居的树木茂盛得如同南方城市一般,而且绿得让人心醉。一条人工开采的河,把整个小区环绕起来,河里东一群西一群的金鱼,那么悠闲地游乐着,仿佛它们不是在闹市之中,而是游在乡村,游在真正的河流之中一般。整个小区,洁静得被水洗过一般,让念桃有一种走进世外桃园一般的梦幻感。她吐了一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渴望,等她还没弄清楚自己的感叹时,六号楼到了。

六号楼一共才六层楼,可是观光电梯直通每家每户。念桃随着观光电梯走进五楼时,随着女主人顾雁凌一声娇滴滴的“来啦”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念桃和顾雁凌同时惊叫了一下。“怎么是你?”顾雁凌问念桃。自从高中二年下学期,念桃不辞而别后,顾雁凌再也没有过念桃的消息。那个时候的念桃,吴都市重点高中的才女,谁也没想到,她会不辞而别。

“快进来。”顾雁凌拉了一把念桃。念桃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到当年最好的同学,她扫了一眼顾雁凌的家,好大啊,一如她在电视中见到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别墅楼一样,楼上楼下辉煌得让念桃都不敢轻易下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扶摇直上》

第6章 门当户对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念桃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莫市长,”念桃结巴地叫了一声,莫正南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念桃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莫正南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念桃一眼,这一眼,莫正南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莫正南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莫正南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莫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念桃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莫正南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念桃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莫正南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莫正南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莫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莫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念桃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莫正南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念桃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莫正南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念桃很小声地说。莫正南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念桃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念桃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莫正南的办公室。

念桃一走,莫正南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念桃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莫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念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莫正南问。

“报告莫市长,下周准备宣判。念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念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莫正南吃惊地问了一句。

“念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莫正南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莫正南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念桃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莫正南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吕浩都吓了一大跳。

吕浩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莫正南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莫正南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吕浩当然清楚。

吕浩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莫正南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莫正南,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吕浩,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莫正南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吕浩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吕浩办得到的,一定效力。”吕浩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念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吕浩。

吕浩便明白了,这一次,莫正南是准备帮念桃。一大早,他放念桃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莫正南。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吕浩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吕浩沉思了一下,想给念桃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吕浩其实和念桃是老乡,每次阻拦念桃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念桃。只是不管他对念桃有多少的同情心,莫正南没有发话之前,他在念桃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吕浩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吕浩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莫正南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

莫正南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吕浩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吕浩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吕浩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莫正南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吕浩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念桃这件事上,吕浩完全公事公办。就连念桃要莫正南家的地址时,吕浩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念桃,而是他帮不了念桃,就算他把莫正南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念桃不会懂这些,吕浩也不会对念桃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念桃一离开市府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莫正南的电话,以为莫正南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念桃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念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念桃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念桃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念小娇呢。

念桃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念桃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吴都与六年前的吴都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念桃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念桃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钟点保洁工,一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有年轻女孩愿意做这种工作的。念桃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女老板商量说:“我愿意干。我把身份证,还有我的手机都压在这里,我现在急需要三百块钱,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工资?”

女老板再次看了看念桃,这女孩看上去很纯朴,不像是骗子。再说了,这女孩长得还不赖,如果她真的是个坏女孩,随意去哪个娱乐场所,三百块也是很容易弄到的。正这么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女老板拿起一听,就听出了顾雁凌的声音,在她的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早就记住了她们的声音。她马上笑哈哈地说:“是顾总啊,你要保洁工?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女老板放下电话,才发现其他的保洁工都出去了,一时还真派不出人来。念桃马上说:“我有做保洁工的经验,我去吧。”

刚到南方的时候,念桃也是从保洁工做起的。

女老板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示意念桃去后面换工作服,并且给了念桃三百块钱,念桃感激地对着女老板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就拿着保洁工具按女老板说的地址,去柳园居六号楼一位姓顾的老总家做保洁。

念桃一路小跑去银行把三百块钱汇给了念小娇,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柳园居。一问,念桃才知道柳园居是吴都的富人区,据说布景如画,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更主要是的小区以众多名贵的树木而成为吴都最豪华甚至是拍婚纱照最火爆的地方。这个小区与莫正南居住的“十三陵”一湖之隔,“十三陵”是吴都市常委们居住的地方,十三幢独立的小二楼面湖而居,是吴都市最神秘的地方。

念桃走进柳园居时,还是吃惊不小。她没想到,柳园居的树木茂盛得如同南方城市一般,而且绿得让人心醉。一条人工开采的河,把整个小区环绕起来,河里东一群西一群的金鱼,那么悠闲地游乐着,仿佛它们不是在闹市之中,而是游在乡村,游在真正的河流之中一般。整个小区,洁静得被水洗过一般,让念桃有一种走进世外桃园一般的梦幻感。她吐了一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渴望,等她还没弄清楚自己的感叹时,六号楼到了。

六号楼一共才六层楼,可是观光电梯直通每家每户。念桃随着观光电梯走进五楼时,随着女主人顾雁凌一声娇滴滴的“来啦”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念桃和顾雁凌同时惊叫了一下。“怎么是你?”顾雁凌问念桃。自从高中二年下学期,念桃不辞而别后,顾雁凌再也没有过念桃的消息。那个时候的念桃,吴都市重点高中的才女,谁也没想到,她会不辞而别。

“快进来。”顾雁凌拉了一把念桃。念桃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到当年最好的同学,她扫了一眼顾雁凌的家,好大啊,一如她在电视中见到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别墅楼一样,楼上楼下辉煌得让念桃都不敢轻易下脚。

“念桃,你一直在吴都吗?你怎么干起了保洁工?”顾雁凌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念桃。

念桃笑了笑,很低声音地说:“顾总,我,我可以工作了吗?”

“念桃,”顾雁凌有些生气了。她没想到念桃会喊她顾总,更没想到,几年不见,念桃这么拒人千里。

念桃也没想到她要来的主户会是顾雁凌,这个当年就对她照顾有加,而且经常把家里的好饭好菜带给她吃的好友。尽管她知道顾雁凌家里有钱,却没有想到她家里这么有钱。只是六年后,大学毕业的顾雁凌与保洁工的念桃已经距离得太远,那个时候,她还有学业作为她的骄傲,可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骄傲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会遇到顾雁凌,念桃说什么也不会走进柳园居。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没有谁愿意在自己最落难的时候,被最好的朋友或者被最亲近的亲人看到。

念桃默默地开始在顾雁凌家里做着保洁的工作。顾雁凌在客厅愣了那么一会儿,就转身去了楼上卧房。她这样呆在客厅里,念桃更会不自在。尽管她不知道念桃家发生了什么,可她已经猜出这个惜日里,她最羡慕的同学加好友一定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可是就她对念桃的理解,自尊心极强的她,当年肯不辞而别,现在更不会接受她的帮助。

顾雁凌正在卧房里想这些时,手机响了。一看是同学当然也是她在吴都最好的闺密冉冰冰打来的。

“雁凌,下班后,请我吃饭。而且还要你的宝马车来接我。”说完,不等顾雁凌回话,就径直挂断了电话。每次,冉冰冰想蹭饭时,她都是这样对顾雁凌说的。

顾雁凌在吴都代理了三家品牌服装,由于是独家代理,生意好得不得了,大学毕业才两年的时间,她已经是坐拥几千万的白富美了。更让冉冰冰不服气的是,她居然一毕业就嫁人了,而且嫁给了吴都市最有钱的矿主刘守富的独生子刘子轩。当然他们都是富二代,属于门当户对,艳羡死冉冰冰了,这样的多金主,不吃她的,还能吃谁的呢?

念桃没有再去想顾雁凌是谁,而是一心一意地把楼上楼下擦洗得干干净净,以至如当冉冰冰再打电话催顾雁凌时,她走出卧房时,差点都不相信,家里瞬间变得这么整洁。她不爱做家务,也不喜欢家里有保姆走动的影子,会破坏她和刘子轩的情调。她和刘子轩算是青梅竹马,熟悉得同对一个人一般。一毕业,两家人一凑合,就很自然地把婚礼给办了。她没什么不满意的,刘子轩属于高富帅这类,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在吴都除了刘子轩外,她上哪里找得到配得起自己的男人呢?

“念桃,”顾雁凌叫了一句。念桃擦了擦手,笑了笑说:“怎么样,还满意吗?”

“念桃,我要给李老板打电话,太干净了。你这么卖力的保洁工,在吴都,怕是再也找不到了。”顾雁凌说着就要拔电话,被念桃拦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扶摇直上》

第7章 美人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念桃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莫市长,”念桃结巴地叫了一声,莫正南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念桃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莫正南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念桃一眼,这一眼,莫正南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莫正南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莫正南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莫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念桃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莫正南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念桃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莫正南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莫正南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莫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莫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念桃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莫正南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念桃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莫正南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念桃很小声地说。莫正南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念桃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念桃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莫正南的办公室。

念桃一走,莫正南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念桃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莫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念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莫正南问。

“报告莫市长,下周准备宣判。念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念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莫正南吃惊地问了一句。

“念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莫正南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莫正南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念桃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莫正南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吕浩都吓了一大跳。

吕浩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莫正南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莫正南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吕浩当然清楚。

吕浩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莫正南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莫正南,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吕浩,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莫正南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吕浩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吕浩办得到的,一定效力。”吕浩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念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吕浩。

吕浩便明白了,这一次,莫正南是准备帮念桃。一大早,他放念桃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莫正南。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吕浩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吕浩沉思了一下,想给念桃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吕浩其实和念桃是老乡,每次阻拦念桃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念桃。只是不管他对念桃有多少的同情心,莫正南没有发话之前,他在念桃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吕浩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吕浩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莫正南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

莫正南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吕浩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吕浩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吕浩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莫正南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吕浩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念桃这件事上,吕浩完全公事公办。就连念桃要莫正南家的地址时,吕浩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念桃,而是他帮不了念桃,就算他把莫正南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念桃不会懂这些,吕浩也不会对念桃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念桃一离开市府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莫正南的电话,以为莫正南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念桃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念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念桃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念桃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念小娇呢。

念桃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念桃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吴都与六年前的吴都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念桃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念桃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钟点保洁工,一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有年轻女孩愿意做这种工作的。念桃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女老板商量说:“我愿意干。我把身份证,还有我的手机都压在这里,我现在急需要三百块钱,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工资?”

女老板再次看了看念桃,这女孩看上去很纯朴,不像是骗子。再说了,这女孩长得还不赖,如果她真的是个坏女孩,随意去哪个娱乐场所,三百块也是很容易弄到的。正这么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女老板拿起一听,就听出了顾雁凌的声音,在她的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早就记住了她们的声音。她马上笑哈哈地说:“是顾总啊,你要保洁工?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女老板放下电话,才发现其他的保洁工都出去了,一时还真派不出人来。念桃马上说:“我有做保洁工的经验,我去吧。”

刚到南方的时候,念桃也是从保洁工做起的。

女老板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示意念桃去后面换工作服,并且给了念桃三百块钱,念桃感激地对着女老板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就拿着保洁工具按女老板说的地址,去柳园居六号楼一位姓顾的老总家做保洁。

念桃一路小跑去银行把三百块钱汇给了念小娇,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柳园居。一问,念桃才知道柳园居是吴都的富人区,据说布景如画,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更主要是的小区以众多名贵的树木而成为吴都最豪华甚至是拍婚纱照最火爆的地方。这个小区与莫正南居住的“十三陵”一湖之隔,“十三陵”是吴都市常委们居住的地方,十三幢独立的小二楼面湖而居,是吴都市最神秘的地方。

念桃走进柳园居时,还是吃惊不小。她没想到,柳园居的树木茂盛得如同南方城市一般,而且绿得让人心醉。一条人工开采的河,把整个小区环绕起来,河里东一群西一群的金鱼,那么悠闲地游乐着,仿佛它们不是在闹市之中,而是游在乡村,游在真正的河流之中一般。整个小区,洁静得被水洗过一般,让念桃有一种走进世外桃园一般的梦幻感。她吐了一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渴望,等她还没弄清楚自己的感叹时,六号楼到了。

六号楼一共才六层楼,可是观光电梯直通每家每户。念桃随着观光电梯走进五楼时,随着女主人顾雁凌一声娇滴滴的“来啦”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念桃和顾雁凌同时惊叫了一下。“怎么是你?”顾雁凌问念桃。自从高中二年下学期,念桃不辞而别后,顾雁凌再也没有过念桃的消息。那个时候的念桃,吴都市重点高中的才女,谁也没想到,她会不辞而别。

“快进来。”顾雁凌拉了一把念桃。念桃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到当年最好的同学,她扫了一眼顾雁凌的家,好大啊,一如她在电视中见到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别墅楼一样,楼上楼下辉煌得让念桃都不敢轻易下脚。

“念桃,你一直在吴都吗?你怎么干起了保洁工?”顾雁凌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念桃。

念桃笑了笑,很低声音地说:“顾总,我,我可以工作了吗?”

“念桃,”顾雁凌有些生气了。她没想到念桃会喊她顾总,更没想到,几年不见,念桃这么拒人千里。

念桃也没想到她要来的主户会是顾雁凌,这个当年就对她照顾有加,而且经常把家里的好饭好菜带给她吃的好友。尽管她知道顾雁凌家里有钱,却没有想到她家里这么有钱。只是六年后,大学毕业的顾雁凌与保洁工的念桃已经距离得太远,那个时候,她还有学业作为她的骄傲,可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骄傲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会遇到顾雁凌,念桃说什么也不会走进柳园居。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没有谁愿意在自己最落难的时候,被最好的朋友或者被最亲近的亲人看到。

念桃默默地开始在顾雁凌家里做着保洁的工作。顾雁凌在客厅愣了那么一会儿,就转身去了楼上卧房。她这样呆在客厅里,念桃更会不自在。尽管她不知道念桃家发生了什么,可她已经猜出这个惜日里,她最羡慕的同学加好友一定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可是就她对念桃的理解,自尊心极强的她,当年肯不辞而别,现在更不会接受她的帮助。

顾雁凌正在卧房里想这些时,手机响了。一看是同学当然也是她在吴都最好的闺密冉冰冰打来的。

“雁凌,下班后,请我吃饭。而且还要你的宝马车来接我。”说完,不等顾雁凌回话,就径直挂断了电话。每次,冉冰冰想蹭饭时,她都是这样对顾雁凌说的。

顾雁凌在吴都代理了三家品牌服装,由于是独家代理,生意好得不得了,大学毕业才两年的时间,她已经是坐拥几千万的白富美了。更让冉冰冰不服气的是,她居然一毕业就嫁人了,而且嫁给了吴都市最有钱的矿主刘守富的独生子刘子轩。当然他们都是富二代,属于门当户对,艳羡死冉冰冰了,这样的多金主,不吃她的,还能吃谁的呢?

念桃没有再去想顾雁凌是谁,而是一心一意地把楼上楼下擦洗得干干净净,以至如当冉冰冰再打电话催顾雁凌时,她走出卧房时,差点都不相信,家里瞬间变得这么整洁。她不爱做家务,也不喜欢家里有保姆走动的影子,会破坏她和刘子轩的情调。她和刘子轩算是青梅竹马,熟悉得同对一个人一般。一毕业,两家人一凑合,就很自然地把婚礼给办了。她没什么不满意的,刘子轩属于高富帅这类,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在吴都除了刘子轩外,她上哪里找得到配得起自己的男人呢?

“念桃,”顾雁凌叫了一句。念桃擦了擦手,笑了笑说:“怎么样,还满意吗?”

“念桃,我要给李老板打电话,太干净了。你这么卖力的保洁工,在吴都,怕是再也找不到了。”顾雁凌说着就要拔电话,被念桃拦住了。

“雁凌,”念桃总算没有再喊顾总,“这是我第一天工作,你就不要往我脸上贴金了,日子长得很。她以后自然会知道的。”

“也是,也是。念桃,换一下衣服,我们一起去接冰冰一起吃饭好不好?”顾雁凌一边把手里的衣服往念桃手里塞,一边说。

“这,”念桃为难了一下,不过她看到顾雁凌眼里全是期盼,完全没有一丝瞧不起她的目光,便接过她塞给过的衣服,走进一楼的洗手间,换上了顾雁凌的衣服。

从洗手间出来的念桃,让顾雁凌眼睛亮了一下,她赶紧拥住了念桃,重新把她推进了洗手间,把那两个马尾松拆散,用她的定型水,帮念桃整理了一下发型,一头黑发墨泼似的披肩而下,再加上顾雁凌的品牌时装,时尚与古典完美地在念桃身上统一起来了,让顾雁凌“哇”地叫了起来,兴奋得手舞足蹈地说:“念桃,几年不见了,你真是个美人坯子,衣架子啊。去我的店里工作吧,一流的模特。”

念桃脸红了一下,她也发现了镜中的那位美人儿,她甚至有些不相信镜中的人是她。看来古话说得对,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再说了,哪个姑娘不爱美呢?只是念桃这些年一直忙着挣钱还债,哪里顾得上穿衣打扮。父母车祸送进医院不久,就双双离开了人世。可因为治疗他们而欠下不少的债,哥哥正好又添了一个孩子,被逃逸的司机一直找不到,她不得不退学去了南方。眼看欠下的债快还清了,结果哥哥的货车却撞死了三个人,这一下子无疑于雪上加茄,嫂子除了望着她泪流外,就是长吁短叹。她一边要安抚住嫂子,一边还要四处为哥哥奔波,眼看哥哥的宣判就要到了,可她能不能换下哥哥的命,她一点底都没有。此时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才发现其实她也算个美人,只是莫正南还会要她吗?

一想起莫正南,念桃的脸便红了起来,心又没有来由地激烈跳动着。

冉冰冰又打电话催了,顾雁凌在一旁催念桃快走。念桃留恋地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这是她第一次站在这么大的镜子面前欣赏自己。

下楼后,念桃才知道顾雁凌开的车竟然是宝马,顾雁凌让她坐在副座,这样好说话一些。上车后,她很想问顾雁凌的一些情况,可是她问不出来。倒是顾雁凌不时指着路旁的店子说,“念桃,看,这店子是我的。”

当宝马车停在吴都日报门前时,冉冰冰径直往副座走,拉开门才知道副座上坐着人,愣了一下,很快便认出了念桃。

“念桃?”冉冰冰不确定地叫了一句。

“是。你去后面坐。”顾雁凌不客气地对冉冰冰说。

“哼,有了新人忘旧人。”冉冰冰一边嘀咕,一边往后座走。念桃的脸又红了,不好意思地扭头对冉冰冰说:“冰冰,要不,你到前面来坐,我去后面坐。”

“别理她。”顾雁凌一边开车,一边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扶摇直上》

第8章 富人圈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念桃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莫市长,”念桃结巴地叫了一声,莫正南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念桃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莫正南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念桃一眼,这一眼,莫正南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莫正南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莫正南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莫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念桃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莫正南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念桃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莫正南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莫正南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莫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莫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念桃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莫正南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念桃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莫正南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念桃很小声地说。莫正南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念桃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念桃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莫正南的办公室。

念桃一走,莫正南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念桃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莫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念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莫正南问。

“报告莫市长,下周准备宣判。念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念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莫正南吃惊地问了一句。

“念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莫正南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莫正南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念桃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莫正南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吕浩都吓了一大跳。

吕浩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莫正南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莫正南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吕浩当然清楚。

吕浩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莫正南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莫正南,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吕浩,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莫正南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吕浩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吕浩办得到的,一定效力。”吕浩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念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吕浩。

吕浩便明白了,这一次,莫正南是准备帮念桃。一大早,他放念桃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莫正南。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吕浩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吕浩沉思了一下,想给念桃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吕浩其实和念桃是老乡,每次阻拦念桃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念桃。只是不管他对念桃有多少的同情心,莫正南没有发话之前,他在念桃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吕浩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吕浩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莫正南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

莫正南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吕浩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吕浩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吕浩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莫正南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吕浩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念桃这件事上,吕浩完全公事公办。就连念桃要莫正南家的地址时,吕浩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念桃,而是他帮不了念桃,就算他把莫正南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念桃不会懂这些,吕浩也不会对念桃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念桃一离开市府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莫正南的电话,以为莫正南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念桃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念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念桃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念桃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念小娇呢。

念桃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念桃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吴都与六年前的吴都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念桃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念桃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钟点保洁工,一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有年轻女孩愿意做这种工作的。念桃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女老板商量说:“我愿意干。我把身份证,还有我的手机都压在这里,我现在急需要三百块钱,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工资?”

女老板再次看了看念桃,这女孩看上去很纯朴,不像是骗子。再说了,这女孩长得还不赖,如果她真的是个坏女孩,随意去哪个娱乐场所,三百块也是很容易弄到的。正这么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女老板拿起一听,就听出了顾雁凌的声音,在她的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早就记住了她们的声音。她马上笑哈哈地说:“是顾总啊,你要保洁工?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女老板放下电话,才发现其他的保洁工都出去了,一时还真派不出人来。念桃马上说:“我有做保洁工的经验,我去吧。”

刚到南方的时候,念桃也是从保洁工做起的。

女老板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示意念桃去后面换工作服,并且给了念桃三百块钱,念桃感激地对着女老板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就拿着保洁工具按女老板说的地址,去柳园居六号楼一位姓顾的老总家做保洁。

念桃一路小跑去银行把三百块钱汇给了念小娇,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柳园居。一问,念桃才知道柳园居是吴都的富人区,据说布景如画,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更主要是的小区以众多名贵的树木而成为吴都最豪华甚至是拍婚纱照最火爆的地方。这个小区与莫正南居住的“十三陵”一湖之隔,“十三陵”是吴都市常委们居住的地方,十三幢独立的小二楼面湖而居,是吴都市最神秘的地方。

念桃走进柳园居时,还是吃惊不小。她没想到,柳园居的树木茂盛得如同南方城市一般,而且绿得让人心醉。一条人工开采的河,把整个小区环绕起来,河里东一群西一群的金鱼,那么悠闲地游乐着,仿佛它们不是在闹市之中,而是游在乡村,游在真正的河流之中一般。整个小区,洁静得被水洗过一般,让念桃有一种走进世外桃园一般的梦幻感。她吐了一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渴望,等她还没弄清楚自己的感叹时,六号楼到了。

六号楼一共才六层楼,可是观光电梯直通每家每户。念桃随着观光电梯走进五楼时,随着女主人顾雁凌一声娇滴滴的“来啦”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念桃和顾雁凌同时惊叫了一下。“怎么是你?”顾雁凌问念桃。自从高中二年下学期,念桃不辞而别后,顾雁凌再也没有过念桃的消息。那个时候的念桃,吴都市重点高中的才女,谁也没想到,她会不辞而别。

“快进来。”顾雁凌拉了一把念桃。念桃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到当年最好的同学,她扫了一眼顾雁凌的家,好大啊,一如她在电视中见到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别墅楼一样,楼上楼下辉煌得让念桃都不敢轻易下脚。

“念桃,你一直在吴都吗?你怎么干起了保洁工?”顾雁凌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念桃。

念桃笑了笑,很低声音地说:“顾总,我,我可以工作了吗?”

“念桃,”顾雁凌有些生气了。她没想到念桃会喊她顾总,更没想到,几年不见,念桃这么拒人千里。

念桃也没想到她要来的主户会是顾雁凌,这个当年就对她照顾有加,而且经常把家里的好饭好菜带给她吃的好友。尽管她知道顾雁凌家里有钱,却没有想到她家里这么有钱。只是六年后,大学毕业的顾雁凌与保洁工的念桃已经距离得太远,那个时候,她还有学业作为她的骄傲,可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骄傲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会遇到顾雁凌,念桃说什么也不会走进柳园居。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没有谁愿意在自己最落难的时候,被最好的朋友或者被最亲近的亲人看到。

念桃默默地开始在顾雁凌家里做着保洁的工作。顾雁凌在客厅愣了那么一会儿,就转身去了楼上卧房。她这样呆在客厅里,念桃更会不自在。尽管她不知道念桃家发生了什么,可她已经猜出这个惜日里,她最羡慕的同学加好友一定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可是就她对念桃的理解,自尊心极强的她,当年肯不辞而别,现在更不会接受她的帮助。

顾雁凌正在卧房里想这些时,手机响了。一看是同学当然也是她在吴都最好的闺密冉冰冰打来的。

“雁凌,下班后,请我吃饭。而且还要你的宝马车来接我。”说完,不等顾雁凌回话,就径直挂断了电话。每次,冉冰冰想蹭饭时,她都是这样对顾雁凌说的。

顾雁凌在吴都代理了三家品牌服装,由于是独家代理,生意好得不得了,大学毕业才两年的时间,她已经是坐拥几千万的白富美了。更让冉冰冰不服气的是,她居然一毕业就嫁人了,而且嫁给了吴都市最有钱的矿主刘守富的独生子刘子轩。当然他们都是富二代,属于门当户对,艳羡死冉冰冰了,这样的多金主,不吃她的,还能吃谁的呢?

念桃没有再去想顾雁凌是谁,而是一心一意地把楼上楼下擦洗得干干净净,以至如当冉冰冰再打电话催顾雁凌时,她走出卧房时,差点都不相信,家里瞬间变得这么整洁。她不爱做家务,也不喜欢家里有保姆走动的影子,会破坏她和刘子轩的情调。她和刘子轩算是青梅竹马,熟悉得同对一个人一般。一毕业,两家人一凑合,就很自然地把婚礼给办了。她没什么不满意的,刘子轩属于高富帅这类,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在吴都除了刘子轩外,她上哪里找得到配得起自己的男人呢?

“念桃,”顾雁凌叫了一句。念桃擦了擦手,笑了笑说:“怎么样,还满意吗?”

“念桃,我要给李老板打电话,太干净了。你这么卖力的保洁工,在吴都,怕是再也找不到了。”顾雁凌说着就要拔电话,被念桃拦住了。

“雁凌,”念桃总算没有再喊顾总,“这是我第一天工作,你就不要往我脸上贴金了,日子长得很。她以后自然会知道的。”

“也是,也是。念桃,换一下衣服,我们一起去接冰冰一起吃饭好不好?”顾雁凌一边把手里的衣服往念桃手里塞,一边说。

“这,”念桃为难了一下,不过她看到顾雁凌眼里全是期盼,完全没有一丝瞧不起她的目光,便接过她塞给过的衣服,走进一楼的洗手间,换上了顾雁凌的衣服。

从洗手间出来的念桃,让顾雁凌眼睛亮了一下,她赶紧拥住了念桃,重新把她推进了洗手间,把那两个马尾松拆散,用她的定型水,帮念桃整理了一下发型,一头黑发墨泼似的披肩而下,再加上顾雁凌的品牌时装,时尚与古典完美地在念桃身上统一起来了,让顾雁凌“哇”地叫了起来,兴奋得手舞足蹈地说:“念桃,几年不见了,你真是个美人坯子,衣架子啊。去我的店里工作吧,一流的模特。”

念桃脸红了一下,她也发现了镜中的那位美人儿,她甚至有些不相信镜中的人是她。看来古话说得对,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再说了,哪个姑娘不爱美呢?只是念桃这些年一直忙着挣钱还债,哪里顾得上穿衣打扮。父母车祸送进医院不久,就双双离开了人世。可因为治疗他们而欠下不少的债,哥哥正好又添了一个孩子,被逃逸的司机一直找不到,她不得不退学去了南方。眼看欠下的债快还清了,结果哥哥的货车却撞死了三个人,这一下子无疑于雪上加茄,嫂子除了望着她泪流外,就是长吁短叹。她一边要安抚住嫂子,一边还要四处为哥哥奔波,眼看哥哥的宣判就要到了,可她能不能换下哥哥的命,她一点底都没有。此时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才发现其实她也算个美人,只是莫正南还会要她吗?

一想起莫正南,念桃的脸便红了起来,心又没有来由地激烈跳动着。

冉冰冰又打电话催了,顾雁凌在一旁催念桃快走。念桃留恋地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这是她第一次站在这么大的镜子面前欣赏自己。

下楼后,念桃才知道顾雁凌开的车竟然是宝马,顾雁凌让她坐在副座,这样好说话一些。上车后,她很想问顾雁凌的一些情况,可是她问不出来。倒是顾雁凌不时指着路旁的店子说,“念桃,看,这店子是我的。”

当宝马车停在吴都日报门前时,冉冰冰径直往副座走,拉开门才知道副座上坐着人,愣了一下,很快便认出了念桃。

“念桃?”冉冰冰不确定地叫了一句。

“是。你去后面坐。”顾雁凌不客气地对冉冰冰说。

“哼,有了新人忘旧人。”冉冰冰一边嘀咕,一边往后座走。念桃的脸又红了,不好意思地扭头对冉冰冰说:“冰冰,要不,你到前面来坐,我去后面坐。”

“别理她。”顾雁凌一边开车,一边说。

三个惜日一起咬过耳朵的好友,没想到六年后又一次聚到了一起。只是当顾雁凌把宝马的车停在吴都最好的酒店门口时,冉冰冰又叫了起来:“雁凌,你就是偏心。我每次让你请客,你总在茶楼把我打发掉了,念桃一来,哼,这么高的标准。”说着,很快把头转向念桃说:“念桃,还是你有面子。”她说话的速度之快,转换对象之快都让念桃极为不习惯。

当冉冰冰走在念桃身后,才发现念桃身上的衣服那么熟悉,怎么越看越像顾雁凌的呢?只是顾雁凌这么隆重的接待念桃,应该是念桃也混得有模有样吧。

对于顾雁凌而言,她可不是谁都卖账的人。同学找她的人多的是,除了冉冰冰,其他的女生,她可是一个也瞧不上眼。不是这个虚荣,就是那个俗气。冉冰冰总是想,如果她不是吴都日报的记者,顾雁凌会理睬她吗?只是想归想,她一次都没有问过顾雁凌。虽然才做了两年的记者,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她还是分得清楚的。

当念桃她们踏进电楼时,莫正南和吕浩还有两名念桃不认识的男人也在电梯里,冉冰冰一见莫正南,脸上的笑马上如一朵花似的,她热情地叫了一声:“莫市长好。”然后又冲着其他几头点了点头,莫正南亲切地回了一句:“冉记者好。”眼光却落在了念桃的身上,念桃这一身装扮,时尚,青春却又朝气四溢。

念桃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莫正南,更没有想到莫正南会这么看她,她极不自在地往顾雁凌身后躲,其他几个男人的目光也都往念桃身上扫,冉冰冰当然看见了,她有些不舒服,不过,她故意冲着念桃说:“念桃,你这身衣服是雁凌的吧?穿在你身上,真是太适合了。”

念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求救般地拿眼睛去看顾雁凌,顾雁凌瞪了冉冰冰一眼,她当然知道电梯里的男人是疏州市的市长,电视上经常看到,不过她也犯不着像冉冰冰那般巴结讨好莫正南。她知道冉冰冰是故意出念桃的丑,没好气地冲着冉冰冰说了一句:“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吧。”

冉冰冰没想到顾雁凌为了念桃这么泼她的面子,她在心底很生气。可脸上还是一朵花似的笑着,她不再看她们,径直冲着问莫正南说:“莫市长好辛苦,又陪客呢。可要注意身体,少喝点酒。”

莫正南收回投在念桃身上的目光,好心情地对着冉冰冰笑着说:“冉记者要是不忙的话,就辛苦一下?跟着我一起陪客人去。”

“好啊,好啊。”冉冰冰一连串地说。电梯到了餐厅,吕浩率先用手挡在了电梯边,让莫正南先下。莫正南没再看念桃,客气地招呼冉冰冰一起去包间。

顾雁凌“哼”了一下,冉冰冰赶紧回头对顾雁凌说:“雁凌,你看,莫市长下令了,我就不好意思了。你替我好好陪陪念桃,改天我请客。”说着,跟在莫正南身后,乐滋滋地往他们的包房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扶摇直上》

第8章 富人圈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吕浩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念桃,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莫正南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念桃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莫正南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念桃,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念桃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吕浩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念桃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念桃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念桃,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莫正南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吕浩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莫市长,没用的。”

莫正南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念桃这一次没有顾吕浩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莫正南。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念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吕浩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念桃,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莫正南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吕浩吓得赶紧解释说:“莫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莫正南的语气很冷,冷得让念桃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莫正南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莫正南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吕浩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莫正南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念桃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念桃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莫正南,莫正南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念桃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莫市长,”念桃结巴地叫了一声,莫正南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念桃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莫正南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念桃一眼,这一眼,莫正南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莫正南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莫正南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莫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念桃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莫正南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念桃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莫正南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莫正南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莫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莫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念桃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莫正南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念桃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莫正南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念桃很小声地说。莫正南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念桃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念桃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莫正南的办公室。

念桃一走,莫正南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念桃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莫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念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莫正南问。

“报告莫市长,下周准备宣判。念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念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莫正南吃惊地问了一句。

“念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莫正南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莫正南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念桃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莫正南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吕浩都吓了一大跳。

吕浩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莫正南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莫正南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吕浩当然清楚。

吕浩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莫正南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莫正南,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吕浩,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莫正南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吕浩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吕浩办得到的,一定效力。”吕浩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念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吕浩。

吕浩便明白了,这一次,莫正南是准备帮念桃。一大早,他放念桃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莫正南。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吕浩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吕浩沉思了一下,想给念桃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吕浩其实和念桃是老乡,每次阻拦念桃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念桃。只是不管他对念桃有多少的同情心,莫正南没有发话之前,他在念桃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吕浩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吕浩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莫正南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

莫正南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吕浩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吕浩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吕浩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莫正南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吕浩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念桃这件事上,吕浩完全公事公办。就连念桃要莫正南家的地址时,吕浩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念桃,而是他帮不了念桃,就算他把莫正南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念桃不会懂这些,吕浩也不会对念桃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念桃一离开市府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莫正南的电话,以为莫正南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念桃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念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念桃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念桃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念小娇呢。

念桃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念桃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吴都与六年前的吴都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念桃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念桃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钟点保洁工,一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有年轻女孩愿意做这种工作的。念桃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女老板商量说:“我愿意干。我把身份证,还有我的手机都压在这里,我现在急需要三百块钱,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工资?”

女老板再次看了看念桃,这女孩看上去很纯朴,不像是骗子。再说了,这女孩长得还不赖,如果她真的是个坏女孩,随意去哪个娱乐场所,三百块也是很容易弄到的。正这么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女老板拿起一听,就听出了顾雁凌的声音,在她的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早就记住了她们的声音。她马上笑哈哈地说:“是顾总啊,你要保洁工?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女老板放下电话,才发现其他的保洁工都出去了,一时还真派不出人来。念桃马上说:“我有做保洁工的经验,我去吧。”

刚到南方的时候,念桃也是从保洁工做起的。

女老板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示意念桃去后面换工作服,并且给了念桃三百块钱,念桃感激地对着女老板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就拿着保洁工具按女老板说的地址,去柳园居六号楼一位姓顾的老总家做保洁。

念桃一路小跑去银行把三百块钱汇给了念小娇,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柳园居。一问,念桃才知道柳园居是吴都的富人区,据说布景如画,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更主要是的小区以众多名贵的树木而成为吴都最豪华甚至是拍婚纱照最火爆的地方。这个小区与莫正南居住的“十三陵”一湖之隔,“十三陵”是吴都市常委们居住的地方,十三幢独立的小二楼面湖而居,是吴都市最神秘的地方。

念桃走进柳园居时,还是吃惊不小。她没想到,柳园居的树木茂盛得如同南方城市一般,而且绿得让人心醉。一条人工开采的河,把整个小区环绕起来,河里东一群西一群的金鱼,那么悠闲地游乐着,仿佛它们不是在闹市之中,而是游在乡村,游在真正的河流之中一般。整个小区,洁静得被水洗过一般,让念桃有一种走进世外桃园一般的梦幻感。她吐了一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渴望,等她还没弄清楚自己的感叹时,六号楼到了。

六号楼一共才六层楼,可是观光电梯直通每家每户。念桃随着观光电梯走进五楼时,随着女主人顾雁凌一声娇滴滴的“来啦”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念桃和顾雁凌同时惊叫了一下。“怎么是你?”顾雁凌问念桃。自从高中二年下学期,念桃不辞而别后,顾雁凌再也没有过念桃的消息。那个时候的念桃,吴都市重点高中的才女,谁也没想到,她会不辞而别。

“快进来。”顾雁凌拉了一把念桃。念桃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到当年最好的同学,她扫了一眼顾雁凌的家,好大啊,一如她在电视中见到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别墅楼一样,楼上楼下辉煌得让念桃都不敢轻易下脚。

“念桃,你一直在吴都吗?你怎么干起了保洁工?”顾雁凌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念桃。

念桃笑了笑,很低声音地说:“顾总,我,我可以工作了吗?”

“念桃,”顾雁凌有些生气了。她没想到念桃会喊她顾总,更没想到,几年不见,念桃这么拒人千里。

念桃也没想到她要来的主户会是顾雁凌,这个当年就对她照顾有加,而且经常把家里的好饭好菜带给她吃的好友。尽管她知道顾雁凌家里有钱,却没有想到她家里这么有钱。只是六年后,大学毕业的顾雁凌与保洁工的念桃已经距离得太远,那个时候,她还有学业作为她的骄傲,可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骄傲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会遇到顾雁凌,念桃说什么也不会走进柳园居。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没有谁愿意在自己最落难的时候,被最好的朋友或者被最亲近的亲人看到。

念桃默默地开始在顾雁凌家里做着保洁的工作。顾雁凌在客厅愣了那么一会儿,就转身去了楼上卧房。她这样呆在客厅里,念桃更会不自在。尽管她不知道念桃家发生了什么,可她已经猜出这个惜日里,她最羡慕的同学加好友一定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可是就她对念桃的理解,自尊心极强的她,当年肯不辞而别,现在更不会接受她的帮助。

顾雁凌正在卧房里想这些时,手机响了。一看是同学当然也是她在吴都最好的闺密冉冰冰打来的。

“雁凌,下班后,请我吃饭。而且还要你的宝马车来接我。”说完,不等顾雁凌回话,就径直挂断了电话。每次,冉冰冰想蹭饭时,她都是这样对顾雁凌说的。

顾雁凌在吴都代理了三家品牌服装,由于是独家代理,生意好得不得了,大学毕业才两年的时间,她已经是坐拥几千万的白富美了。更让冉冰冰不服气的是,她居然一毕业就嫁人了,而且嫁给了吴都市最有钱的矿主刘守富的独生子刘子轩。当然他们都是富二代,属于门当户对,艳羡死冉冰冰了,这样的多金主,不吃她的,还能吃谁的呢?

念桃没有再去想顾雁凌是谁,而是一心一意地把楼上楼下擦洗得干干净净,以至如当冉冰冰再打电话催顾雁凌时,她走出卧房时,差点都不相信,家里瞬间变得这么整洁。她不爱做家务,也不喜欢家里有保姆走动的影子,会破坏她和刘子轩的情调。她和刘子轩算是青梅竹马,熟悉得同对一个人一般。一毕业,两家人一凑合,就很自然地把婚礼给办了。她没什么不满意的,刘子轩属于高富帅这类,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在吴都除了刘子轩外,她上哪里找得到配得起自己的男人呢?

“念桃,”顾雁凌叫了一句。念桃擦了擦手,笑了笑说:“怎么样,还满意吗?”

“念桃,我要给李老板打电话,太干净了。你这么卖力的保洁工,在吴都,怕是再也找不到了。”顾雁凌说着就要拔电话,被念桃拦住了。

“雁凌,”念桃总算没有再喊顾总,“这是我第一天工作,你就不要往我脸上贴金了,日子长得很。她以后自然会知道的。”

“也是,也是。念桃,换一下衣服,我们一起去接冰冰一起吃饭好不好?”顾雁凌一边把手里的衣服往念桃手里塞,一边说。

“这,”念桃为难了一下,不过她看到顾雁凌眼里全是期盼,完全没有一丝瞧不起她的目光,便接过她塞给过的衣服,走进一楼的洗手间,换上了顾雁凌的衣服。

从洗手间出来的念桃,让顾雁凌眼睛亮了一下,她赶紧拥住了念桃,重新把她推进了洗手间,把那两个马尾松拆散,用她的定型水,帮念桃整理了一下发型,一头黑发墨泼似的披肩而下,再加上顾雁凌的品牌时装,时尚与古典完美地在念桃身上统一起来了,让顾雁凌“哇”地叫了起来,兴奋得手舞足蹈地说:“念桃,几年不见了,你真是个美人坯子,衣架子啊。去我的店里工作吧,一流的模特。”

念桃脸红了一下,她也发现了镜中的那位美人儿,她甚至有些不相信镜中的人是她。看来古话说得对,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再说了,哪个姑娘不爱美呢?只是念桃这些年一直忙着挣钱还债,哪里顾得上穿衣打扮。父母车祸送进医院不久,就双双离开了人世。可因为治疗他们而欠下不少的债,哥哥正好又添了一个孩子,被逃逸的司机一直找不到,她不得不退学去了南方。眼看欠下的债快还清了,结果哥哥的货车却撞死了三个人,这一下子无疑于雪上加茄,嫂子除了望着她泪流外,就是长吁短叹。她一边要安抚住嫂子,一边还要四处为哥哥奔波,眼看哥哥的宣判就要到了,可她能不能换下哥哥的命,她一点底都没有。此时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才发现其实她也算个美人,只是莫正南还会要她吗?

一想起莫正南,念桃的脸便红了起来,心又没有来由地激烈跳动着。

冉冰冰又打电话催了,顾雁凌在一旁催念桃快走。念桃留恋地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这是她第一次站在这么大的镜子面前欣赏自己。

下楼后,念桃才知道顾雁凌开的车竟然是宝马,顾雁凌让她坐在副座,这样好说话一些。上车后,她很想问顾雁凌的一些情况,可是她问不出来。倒是顾雁凌不时指着路旁的店子说,“念桃,看,这店子是我的。”

当宝马车停在吴都日报门前时,冉冰冰径直往副座走,拉开门才知道副座上坐着人,愣了一下,很快便认出了念桃。

“念桃?”冉冰冰不确定地叫了一句。

“是。你去后面坐。”顾雁凌不客气地对冉冰冰说。

“哼,有了新人忘旧人。”冉冰冰一边嘀咕,一边往后座走。念桃的脸又红了,不好意思地扭头对冉冰冰说:“冰冰,要不,你到前面来坐,我去后面坐。”

“别理她。”顾雁凌一边开车,一边说。

三个惜日一起咬过耳朵的好友,没想到六年后又一次聚到了一起。只是当顾雁凌把宝马的车停在吴都最好的酒店门口时,冉冰冰又叫了起来:“雁凌,你就是偏心。我每次让你请客,你总在茶楼把我打发掉了,念桃一来,哼,这么高的标准。”说着,很快把头转向念桃说:“念桃,还是你有面子。”她说话的速度之快,转换对象之快都让念桃极为不习惯。

当冉冰冰走在念桃身后,才发现念桃身上的衣服那么熟悉,怎么越看越像顾雁凌的呢?只是顾雁凌这么隆重的接待念桃,应该是念桃也混得有模有样吧。

对于顾雁凌而言,她可不是谁都卖账的人。同学找她的人多的是,除了冉冰冰,其他的女生,她可是一个也瞧不上眼。不是这个虚荣,就是那个俗气。冉冰冰总是想,如果她不是吴都日报的记者,顾雁凌会理睬她吗?只是想归想,她一次都没有问过顾雁凌。虽然才做了两年的记者,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她还是分得清楚的。

当念桃她们踏进电楼时,莫正南和吕浩还有两名念桃不认识的男人也在电梯里,冉冰冰一见莫正南,脸上的笑马上如一朵花似的,她热情地叫了一声:“莫市长好。”然后又冲着其他几头点了点头,莫正南亲切地回了一句:“冉记者好。”眼光却落在了念桃的身上,念桃这一身装扮,时尚,青春却又朝气四溢。

念桃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莫正南,更没有想到莫正南会这么看她,她极不自在地往顾雁凌身后躲,其他几个男人的目光也都往念桃身上扫,冉冰冰当然看见了,她有些不舒服,不过,她故意冲着念桃说:“念桃,你这身衣服是雁凌的吧?穿在你身上,真是太适合了。”

念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求救般地拿眼睛去看顾雁凌,顾雁凌瞪了冉冰冰一眼,她当然知道电梯里的男人是疏州市的市长,电视上经常看到,不过她也犯不着像冉冰冰那般巴结讨好莫正南。她知道冉冰冰是故意出念桃的丑,没好气地冲着冉冰冰说了一句:“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吧。”

冉冰冰没想到顾雁凌为了念桃这么泼她的面子,她在心底很生气。可脸上还是一朵花似的笑着,她不再看她们,径直冲着问莫正南说:“莫市长好辛苦,又陪客呢。可要注意身体,少喝点酒。”

莫正南收回投在念桃身上的目光,好心情地对着冉冰冰笑着说:“冉记者要是不忙的话,就辛苦一下?跟着我一起陪客人去。”

“好啊,好啊。”冉冰冰一连串地说。电梯到了餐厅,吕浩率先用手挡在了电梯边,让莫正南先下。莫正南没再看念桃,客气地招呼冉冰冰一起去包间。

顾雁凌“哼”了一下,冉冰冰赶紧回头对顾雁凌说:“雁凌,你看,莫市长下令了,我就不好意思了。你替我好好陪陪念桃,改天我请客。”说着,跟在莫正南身后,乐滋滋地往他们的包房走。

继续阅读《扶摇直上》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