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烈,陆建(花都邪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花都邪主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海洋
简介:问大地谁主沉浮?
唯我魔主!
我的敌人,我的仇人,我的对手,你们战栗吧!
跪下吧!
恐惧吧!
角色:杨烈,陆建
杨烈,陆建(花都邪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花都邪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境外,公路上。

很多辆黑色轿车堵住了一辆白色轿车的去路,白色轿车破破烂烂,冒着烟。

很显然,是前者故意撞击成这样的,逼停了白车。

三十多个男人包围了一个年轻人。

“不管怎么样说,他都是你的亲生父亲。现在他得了重病,只有你的骨髓才能够救他。”

为首的男人对年轻人说道。

“到现在,你们才说他是我父亲。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当年,我母亲去找你们的时候,你们可从未承认过我是他的儿子。”

杨烈冷笑。

杨烈的母亲是个农村出来的女大学生,在大学的时候,在一个富二代的追求下成为了情侣。

然而,这个富二代很快甩了母亲。

母亲那个时候已经怀了他,本着孩子是无辜的,母亲生下了他,并且独自一人养大。

可是,就在十五岁那样,他被一场蓄意制造的严重车祸造成脑出血,需要紧急做开颅手术。

那需要一大笔钱!

没办法,杨烈的母亲只能去找他的生父。

可是,生父他们家不仅没有伸出援手,反而侮辱母亲,不认杨烈,并且把母亲送入精神病院。

后来,母亲在精神病院被人从楼顶推下去摔死。

如果不是当时一个好心的女医生出钱给他做开颅手术,他杨烈已经死了。

“当年母亲的死,还不是结束,我与你们赵家的仇恨只是刚刚开始。”

杨烈冷冷道。

“你明白的,燕京赵家根本不是你一个小老百姓能够得罪得起的。如果你不配合捐赠骨髓的话,那我们也只能奉命让你捐赠了。”

这些黑衣人个个面容冷酷,双眼无情。

“额,想要来强的吗,果然露出了你们的本性。那就来吧。”

杨烈笑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为首的黑衣人探出手,抓住杨烈的胳膊,想要扭断他的一只手臂带回去。

哪知道当他用力时,发现对方坚硬的如同钢铁,巍然不动。

杨烈手臂一动,对方顿时被甩的倒飞了出去。

“好大的力气。”

为首的黑衣人一惊,道:“看来,你倒是有些力气啊。不要怪我卑鄙,人多欺负人少,这就是社会的残酷。一起上,随便打,不要伤他性命就行了,我们还需要他的骨髓。”

二十多个黑衣人一拥而上。

左右前后,全部是人。

“你放心,我不会怪你卑鄙的。你想比人多的话,那我成全你好了。”

杨烈冷笑一声,抬起两根手指,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

天上传来低沉的声音。

哒哒哒!!!

子弹不断从空中高速射击而来击中那些黑衣人,只听见一片惨叫,那些黑衣人纷纷倒下。

地上,也不断激起尘雾。

“怎么回事?”

黑衣人他们大惊失色,抬起头,看到了一架挂弹的直升机伴随着螺旋桨隆隆声飞速过来。

同时。

远处,几辆卡车直奔而来。

停下后,密密麻麻的兵士从车里快速下来,步伐整齐,如同一人。

他们浑身杀气。

他们目光冷酷。

他们武器精良。

并且,在车后面,还有战坦漂移一般停下弧形包围他们。

刷!

炮口调转,对准他们。

刷!

枪口调转,对准他们。

这些黑衣人何尝见过这种阵仗,战坦都有。

一时间,他们惊呆吓傻,满脸恐惧,纷纷举起手,不敢动弹。

“是战队!这是一支什么战队,什么肤色的人都有,身上的衣服竟然是黑色的,从未看过。武器之精良,训练之有素,好恐怖的杀气,这是什么战坦?从未看见过……我也是从部队出来的,可是从未见过这种部队。”

为首的黑衣人震惊。

然而,接下来看到的才是最令他震惊与不敢置信的。

直升机降落在了公路上,从直升机中走下来一个男人,肩膀上扛着一颗将星。

战将!

在那些黑衣人不敢置信的注视下。

战将来到杨烈面前一丝不苟行了个礼,目光之中充满了敬畏与崇拜:“魔主,我来接你了。”

其他兵士也朝着杨烈整齐行礼,目光崇敬。

“他们就交给你处理了,我还有事情要去南海。”

杨烈看了眼那些黑衣人,淡淡道。

这位战将看都没看这些黑衣人一眼,道:“魔主,你这又是何必呢?”

杨烈沉默片刻后,道:“这是我欠她的。哪怕她要我的性命,那也是应该的。”

“这可不是性命不性命的问题。这不是痛苦一两个小时,而是痛苦一辈子。你是何等身份,居然要娶那样一个女人。她根本配不上你。”

战将道。

“当年,是她救了我的命,如果没有她,就不会有现在的魔主,如果连她都守护不了,我有何资格再做这魔主之位!”

杨烈语声坚定道,话到这里,他忽然目光变得冰冷,道:“那些害她落得那个下场的人,我会一个不留,全部杀了。”

“经过调查部门详细调查,害她落得那个下场的人,很可能与赵家有着关系。”

战将说道。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杨烈回答。

“既然这样,那不如我们魔驹出动,把赵家夷为平地好了。杀死他们,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战将带着杀气,立刻命令道:“副官听令,立刻出动魔驹,使用无人机,战坦,战炮,直升机……杀光赵家所有人。”

闻言,旁边的副官为难,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战将那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我们可是传说中的魔驹,拿来对付一只蚂蚁,这是杀鸡用牛刀,不,是用大山。

“你还是这样冲动,这样是不行的。魔驹的存在并不是为了解决私人恩怨,我们有着我们的纪律。”

杨烈感动之余,继续道:“有关这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有些事情我还没有弄清楚。五年了,我为的就是这一天。你放心,会用得上你们的。”

“我走了,等着我带着老婆回来。”

杨烈登上直升飞机,直升飞机起飞。

挥手告别。

那个战将依依不舍,取下帽子,行了个礼。

其他士兵也立正,整齐划一的行礼,恭送魔主。

这一幕,惊呆住了所有黑衣人。

魔主?

杨烈究竟是什么人?

档案写着当年他车祸伤好后,就去国外打工了,他们找了好久才找到……看来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那可是一个战将啊!

直到此时,他们才意识到当年那个少年已经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个平民百姓了。

他们浑身发寒,因为他们知道赵家有大难了。

当年的仇恨不可能调解,只有以鲜血与尸体才能够结束。

“战将,魔主要娶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啊?魔主为什么非要娶她?要知道,这么多年那么多出身高贵容貌美丽的优秀女人他都没有看上一眼。”

副官忍不住问道。

“那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女人,只是个坐轮椅的残疾女人。”

战将叹气。

副官不敢置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2章


半天后。

杨烈抵达南海。

熟悉的城市。

熟悉的味道。

五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当年,是你给了第二次生命,可却害了你自己,是我欠你的,我会用一辈子来偿还的。”

杨烈想到了那个女医生。

当时没钱,母亲也死在了精神病院。

完全就是绝境,死路一条。

是那个女医生为他缴纳了费用,并且开颅手术也是那个女医生做的,非常成功。

所以,她救了杨烈。

却没想这个好心肠举动,给她带来了灾祸。

几天后,她下班回去,遭遇车祸。

是故意的。

与杨烈的遭遇如出一辙,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制造的,至今都没有找到凶手,也没有找到车子。

那个女医生也没有死,与杨烈不同的是,她下身瘫痪了,只能坐轮椅,生不如死。

“一切都是因为你救了我,才会遭到对方报复,抱歉。”

深深愧疚。

杨烈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美丽而年轻的女人,却坐着轮椅,令人心酸。

这么年轻,一辈子就毁了。

“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照顾你一辈子。嗯,我记得她的名字叫做陆琳,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杨烈低声道。

这时,出租车来了。

杨烈拦下出租车,上车关门,出租车朝着万豪酒店直奔而去。

万豪酒店。

正在举办一场婚礼。

此时,酒店一个房间中。

“你也看见了,我妹妹虽然是个残疾人,行动不便,但绝对是个美人。”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对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道。

后者露出一个阴森的狞笑:“残疾人更好,免得如其他女人那样跑了。桀桀,我喜欢残疾人。”

“王军,你我是同学,我知道你有过性侵史,又有暴力倾向,当初被你迫害的女人可不少。如果不是因为你是神经病,你早就被抓进监狱了。”

陆建摊开手,“但是我不在乎这些,只要你娶了我那个残疾妹妹就行,至于你如何对她,都与我没关系,也与我们家没关系。”

“你们真够狠的。为了得家产,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这个神经病年轻人此时倒是脑袋非常清楚,道。

“她一个残疾女人凭什么与我们一起分家产?死了更好,免得浪费饭菜。这种人活在世界上就是浪费资源。”

陆建道。

“够绝的。不过,不管我的事情。只要你把所说的那笔钱给我,我保证弄死那个残疾的女人,那样一来她就分不到你们家的财产了,反正我是神经病,杀了人也不用坐牢。”

这个神经病年轻人露出残忍的笑容,双眼疯癫,舌头伸出来舔啊舔的,如同毒蛇,看着陆建不由毛骨悚然。

果然不是正常人。

陆建看了看时间,道:“时间不早了,王军,赶紧穿上新郎衣服吧,该你上场与我妹妹结婚了。”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男人。

“你还是人嘛,她可是你的妹妹,为了财产,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此人,当然就是杨烈了。

“竟敢偷听我们说话。活的不耐烦了吧?”

陆建厉声道。

“我是活的不耐烦了。所以说我会把我刚才偷听到的话原原本本告诉给广大媒体,让他们告诉所有人你们陆家为了财产不惜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神经病,然后让神经病弄死她。真是无耻!”

杨烈说道。

“胆敢威胁我?你是为了钱的吧?哼!不知死活的东西。”

陆建脸上露出凶狠之色,“既然你想要找死的话,那我先打断你一条腿,让你知道我的可怕。竟敢敲诈勒索到了我们家,真是愚蠢。”

话音刚落,他抬起脚,一记飞脚朝着杨烈要害踹去。

要知道,当年在大学的时候他可是练跆拳道的,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白痴根本不知道陆建的可怕,我都不敢去招惹他。当年在学校他就是校霸,一个打三个,不知道多少人被他打断手脚。这下,这个白痴惨了。”

旁边,那个神经病年轻人一脸幸灾乐祸,仿佛看到了杨烈被陆建打断腿凄惨的样子。

“倒是挺狠的。动手就要把人家的腿打断。这样的话我成全你好了。”

杨烈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下一刻!

踹脚过来的陆建忽然惨叫一声,一股好似被极速行驶过来的货车撞击中了的力量轰在了陆建的身上,飞了出去,砸翻沙发。

只见陆建左腿扭曲变形的不成样子。

必然断了。

“啊啊啊啊!”

陆建抱着左腿,嘴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秒杀!

那个神经病年轻人见识,不由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

“接下来轮到你了,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神经病,性侵,暴力,呵呵,你放心,法律同情你,我可不会同情你。”

杨烈走向他。

这个神经病心寒,忽然疯癫的狂叫了起来,道:“不要过来,你要是过来的话我就跳楼了。我警告你,不要过来,你要是过来的话我就跳楼了。”

然后,杨烈就看见这个神经病爬上阳台跳了下去。

杨烈愕然。

“有没有搞错,你还真的就跳楼了。果然是神经病,不是正常人能够干出来的。”

杨烈朝着楼下看了一眼,这个神经病砸在一辆黑色越野车的上车顶,不知死活。

“如果这样就死了的话,也算一件好事,像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是残害别人。”

杨烈说道,然后他回过头,看向桌子上的新郎衣服。

二话没说,杨烈迅速换上新郎衣服,穿上皮鞋。

西装革履,朝气蓬勃,非常帅气。

随后杨烈朝着外面走去,在走廊上遇到了酒店的工作人员。

“你就是新郎吧,赶紧,司仪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到场了。”

这个酒店的工作人员看向杨烈的目光有些异样,她可是听说了,新郎是个神经病,性侵过别人,又有暴力倾向,因为是精神病人才免于刑法。

真是可怜了那个女孩,本来就是残疾人,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3章


婚礼现场。

新娘身穿洁白的美丽婚纱,却掩盖不住那张绝色的面孔,魔鬼的身材,黑色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

这是一个不需要化妆真正的美人,气质脱俗。

然而失败的是她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下半身瘫痪,只能坐在轮椅上。

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一辈子最重要的时刻,她却双眼有些红肿,很显然悄悄哭过。

“不行,说什么我也不会同意的,对方是一个神经病,又有过性侵史,又有暴力倾向,刚刚从精神病院出来,你们居然把我女儿嫁给这种男人,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直到现在,苏荣才知道新郎的来历,愤怒道。

“对方以前的确是个神经病,但是现在已经治好了,再说了谁没有犯过错呢,只要改过就行了,不是吗?”

陆建的父亲语重心长地说道,“再说了,小琳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想要找到这样一个正常的男人是很难的。现在有一个正常的男人想要娶小琳,你应该为女儿感到高兴才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愿照顾小琳一辈子,宁愿她一辈子不嫁人。”

苏荣仍旧气愤不已,道。

“小荣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琳已经老大不小了,早就应该嫁人了。如果你错过眼前这个男人的话,那小琳这辈子只能找个残疾人过了,他们两个都是残疾人,你说他们要怎么样生活?你不可能一辈子照顾小琳的。”

陆建的父亲道。

“我就算一辈子照顾小琳,也不会让她嫁给一个神经病的。”

苏荣说什么也不同意。

陆建的父亲脸色顿时冷落下来,冷冷说道:“这是爸的意思,你明白了吧?你若是对爸有什么不满的话可以去找爸。”

“爸怎么能这样?小琳是他的亲孙女,就算她现在变成了残疾人,他也不能就这样把她嫁给一个神经病呀?太过分了。”

苏荣委屈,眼眶包不住眼泪不断落下。

“苏荣啊,我也是为了你女儿好,他父亲去得早,我这个当伯伯的,当然要为她找个好的男人,就这么定了。爷爷说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就只能把小琳的诊所收走了。房子是家里的,当年开诊所只是借给你们用。”

陆建的父亲威胁道。

苏荣脸色一变,因为要照顾女儿她根本没法工作,家里的所有收入都来自女儿的私人诊所。

失去诊所的话,她们母女根本无法活下去。

“大伯,我明白的。你也是为了我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陆琳开口说道。

“你看,还是我们家小琳懂事,有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小琳一辈子都只能坐在轮椅上,你指望她能够找到一个多好的男人。现在有一个正常的男人想要娶她,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儿饼。小琳,你要好好珍惜呀。你爷爷也希望你有个好的归宿。”

陆建的父亲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拍了拍陆琳的肩膀。

陆琳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这是警告。

在他们家中,爷爷就是绝对的权威,一家之主。

他本身就是干不干净生意起家的,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如果她敢违背他的话,她与她的母亲都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陆琳只能暂时委曲求全,只有这样她才能保住自己与母亲。

没办法,他父亲去的早,母亲不是陆家人,娘家只是一个农村户,从小到大他们母女在这个家就没有什么地位可言。

忽然人群骚动了起来,只听见一声新郎来了。

顿时间所有人都朝着门口望去。

陆琳听了,有些害怕,也抬起头朝着门口望去。

她也是第一次看见即将与自己结婚的男人,那个刚刚从精神病院中出来有过性侵史有着暴力倾向的神经病。

十分高大!

十分英俊!

十分帅气!

十分年轻!

那双眼神充满了自信与张扬,并且清澈见底,毫无杂质。

配上身上的西装,衬衫,真是帅呆了。

就算说是大明星,估计也没人会怀疑的。

“就是他吗?”

陆琳十分意外,在她想象中,这个神经病应该长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或是长得只差脸上写着变态神经病几个字了。

陆建的父亲也感到十分意外,陆建不是说那个人看上去就像是神经病嘛?

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比正常人还要正常人,高大帅气,真正的大帅哥。

宾客们也在窃窃私语,很多人也知道今天这场婚礼的特殊性。

一个神经病,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

“可惜了,长得这么好看,偏偏是个神经病。”

“果然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

“新娘惨了,我可是听说过,那个神经病有过性侵史,暴力倾向。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就弄死过人,因为是神经病免于刑法。”

杨烈来到婚礼现场,扫了一眼参加婚礼的宾客,随即目光死死落在了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身上。

只是第一眼他就确定了当初就是那个女人救了他,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如果不是她的话,他早就死了。

也是因为他,她才会落到坐轮椅的地步。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杨烈缓缓走向陆琳。

“不准你靠近我女儿。”

苏荣挡在了女儿面前,张开大字,厉声说道:“我是不会把我女儿嫁给你的。”

陆建的父亲并未阻止,而是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他可是听儿子说过这个神经病的厉害,癫狂,狂躁,暴力,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苏荣得罪他,肯定会被暴打一顿,嘿嘿,你惨喽。

然而出乎陆建父亲的预料,这个他眼里的神经病并没有生气,而是微微一笑,非常有亲和力的说道:“伯母,你放心吧,把你的女儿交给我,无论她生老病死,或者有着其他的毛病,我都不会在乎的,因为我爱她,我会照顾她一辈子的。我会让她得到幸福。”

陆琳有些恍惚,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种话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4章


当年,还没有残疾的时候,的确很多人追求她说出这种话。

可是等她出车祸变成残疾人,那些人却是全部不见了踪影。

也是因为这样她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他不是新郎!”

突然间,耳边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

众人转头。

不远处陆建瘸着一只腿,被人搀扶着走了过来,他忍着剧痛指着杨烈,怒斥道:“爸,他不是新郎,是冒充的。”

陆建的父亲一怔,随即,问道:“陆建你的腿怎么了?”

“是他打断的。他不止打断了我的腿,还把新郎从楼上扔了下去,抢走了新郎衣服。”

陆建道。

此话一出,众人骚动。

这个人好牛逼,打断陆家少爷一条腿,把新郎从楼上扔下去,抢走新郎衣服,冒充新郎。

这个男人好疯狂!

“大胆包天,竟敢打断我儿子一条腿,还敢冒充我们陆家的新郎。”

陆建的父亲勃然大怒,举起一个拳头就朝着杨烈的脸上打去。

杨烈抬起手就抓住了这个拳头,然后稍微一用力,陆建的父亲顿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浑身剧痛。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锦衣老人,背后跟着两个黑衣男人。

看见这个锦衣老人,众人畏惧,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才是陆家的擎天支柱。

陆老爷子!

真正的狠人!

以前是干不干净生意的,后来漂白了。可这种人哪里有可能全部漂白的。

光是传闻他手上就有几十条人命,手段凶狠。

今天这个小子惨了。

“发生了什么?”

陆老爷子走进来看到现场,问道。

“爷爷,你终于来了。这家伙来破坏婚礼,打断了我一条腿,冒充新郎,就在刚才还打了我爸。”

陆建看见爷爷来了,赶紧过去愤怒的说道。

闻言,陆老爷子脸色一沉,看向杨烈,道:“年轻人,胆子很大啊。看在今天是我孙女婚礼的份上,磕头认错吧,我可以饶你一命,只打断你一条腿。”

“爷爷……”

陆琳想要为杨烈求情,却被母亲拦住了。

“小琳,不要说话,你爷爷会不高兴的。”苏荣很清楚陆老爷子的可怕,曾经,亲眼目睹过他杀人。

“哦,让我磕头认错,打断一条腿,饶我一命,这真是有点意思了。其实,这也是我想要对你说的。”

杨烈嘴角勾起,淡淡的说道。

陆老爷子脸上怒色一闪,冰冷道:“不识好歹。好久没有遇到像你这种出身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替你爸妈教训你一顿。阿三,你们上,不要留手。”

背后两个男人听了陆老爷子的话,他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彻底废了杨烈。

两人大步朝着杨烈奔去,手上出现一把匕首,刀刃上泛起寒光。

他们是陆老爷子最强的保镖,也是最强的打手。

这些年为陆老爷子干了不知道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废掉一个年轻人对于他们轻而易举。

两人左右夹击,以防杨烈逃走。

杨烈根本没有逃走的意思,面对他们,他只是简单两拳。

“啊啊啊!”

惨叫,伴随着咔嚓的声音。

两个打手高高飞起,狠狠摔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吐血,怎么样也爬不起来了。

手里的匕首也飞了出去,杨烈抓住其中一把。

陆老爷子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只是一瞬间眼前这个年轻人就解决了他最引以为傲的打手。

他究竟是什么人?

这时,杨烈手上一扬,匕首飞了出去,啪的一声插在了陆老爷子的脚下,只差一毫米就击中了陆老爷子的脚上。

陆老爷子冷汗连连,只听见耳边传来杨烈冰冷的声音:“我是陆琳的新郎,你们家的女婿,我想你没有问题吧?”

陆老爷子看着杨烈那双平静的目光,然而在平静之下,他却看到了恐怖的杀气,这一辈子他看过不少杀人狂,但是从来没有遇到杀气这么严重的,这家伙杀了多少人?

心寒!

他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他现在说出一个不字,立刻就会被眼前这个男人杀了,身首异处。

寂静,所有人都看着等着陆老爷子的回答。

良久过去,陆老爷子老脸上堆出一个笑容,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本来就是陆琳的新郎,我们家的女婿。”

“爷爷!”

陆建不敢相信。

“蠢货!闭嘴!”

爷爷厉声喝道。

陆建也怕爷爷,不敢说话。

“既然这样的话,婚礼继续。你们都是陆琳的亲人,当然也要参加了。亲朋们,大家都坐下吃饭吧。”杨烈大声道。

随后,杨烈转过头,对主持司仪的主持人说道:“还愣着干嘛,开始你的工作吧。”

“额。”

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开始了。

陆家那个脸色难看的!

在司仪主持人的主持下,杨烈掏出准备好的钻戒,单膝跪下,道:“老婆,嫁给我吧。”

主持人看到那颗钻戒有着大拇指那么大,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大的钻石,玻璃做的吧?

面对杨烈送上来的超级钻戒,陆琳却没有收下,而是扭过头。

场面有些尴尬。

杨烈却不在乎,低声开口道:“这样的话,我暂时替你保管,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收下它的。”

婚礼结束了。

杨烈他们并没有留下吃饭,而是一起离开了酒店。

一个房间中。

陆老爷子老脸阴沉至极,拳头握紧,道:“活了这么多年,我就从未有过这么大的耻辱,被强逼着参加婚礼。这个男人是哪里跑出来的?”

“应该是陆琳请来的吧,我们从未见过,不知道他哪里来的。”

陆建的父亲回答。

旁边,陆建愤怒的说道:“爷爷,不能就这么算了,他打断了我一只腿,而且还让我们家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地,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还有陆琳也是一样。”

“真是废物,都给你说多少次了,做事情之前不要冲动,先调查清楚那个男人的背景再说。这个仇肯定就不能这么算了,在南海没人能够得罪了我们陆家还能活着。”

陆老爷子骂道。

“陆建,爷爷说得对,做事情不能冲动。”陆建的父亲也在骂儿子。

“爷爷说得是。”

陆建表面上说道,心里却是充满了仇恨,陆琳,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女人竟敢找外人打断我一条腿,这个仇我不会这么算了的。

你的那个诊所不是一直被你视为命根子吗?

看我不把你的诊所给收了,那样一来你们连饭都吃不起,到时候我要你跪在地上求我。

陆建内心产生了邪恶的念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5章


另外一边。

杨烈他们从酒店里出来了在酒店门口,坐在轮椅上的陆琳对杨烈说道:“先生,很感谢你,你帮了我很大的忙。但是你得罪了陆家,他们不是一般老百姓,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一定会报复你的。你要小心。”

“没有关系,他们要报复就报复好了。老婆,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杨烈潇洒一笑,非常迷人:“刚才我说过会照顾你一辈子,可不是说说而已额,是真的打算照顾你一辈子。”

“我不知道你究竟有着什么目的,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喜欢你,甚至不认识你。刚才结婚只是假的。”

陆琳认真的说道。

“怎么是假的?你的亲人都参加了司仪,在他们的作证下,我们结成连理。”杨烈道。

“喂,小子,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是请你不要欺负我的女儿,我女儿是什么情况你也看见了。”

苏荣也不相信杨烈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会喜欢她女儿,杨烈长得这么帅,大可以找到很多美女。

却娶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肯定是别有用心。

比如一个富二代图个新鲜。

“再见!”

苏荣推着轮椅带着女儿离开这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陆琳拿起手机一看,是陆建打来的。

陆琳接电话。

“陆琳,你这个可恶的女人竟敢从外面找男人来打断我一条腿,羞辱我们陆家,你不要以为就这样能够算了。”电话那头传来陆建凶狠的声音,道。

“他不是我找来的。”陆琳解释道。

“他不是你找来的,还能是谁找来的?不管你怎么样解释都没用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派人去诊所进行接管了,你可以滚蛋了,不用来诊所了。以后,你与诊所没有关系。哈哈哈,真是可怜啊,你一个残疾人,这下没有了诊所,只能在街边讨饭了。”

一阵畅快的大笑声中,陆建挂断了电话。

陆琳身体一颤,那张美丽的脸颊有些苍白。

“小琳怎么了?”

母亲见女儿脸色不对,不由问道。

陆琳回答:“陆建把诊所收走了。”

“他们太狠了,那个诊所是你一辈子的心血,是你一手做起来的。这些年为他们赚了多少钱,现在说收走就收走。”

母亲愤怒。

可是愤怒是没有用的,在南海这种大城市里生活开销可是很大的。

陆琳又是个残疾人,必须有人照顾。这下,他们母女该怎么办?

一时间,苏荣心中凄然,对未来看不到任何光明。

就在他们感到无助的时候,背后传来杨烈的声音:“你们放心好了,有我在没有人能够收走你们的诊所。”

“光说有什么用,关键是如何把诊所抢回来,诊所是小琳一辈子的心血,不只是收入,更是小琳的寄托。”母亲说道。

当年女儿遇到车祸,下半身瘫痪,只能坐轮椅,消沉了很久,直到有了这个私人诊所,她才重新焕发了生机,振作精神。

“你放心好了,我会想办法夺回诊所的。很快解决。走吧,我们去吃午饭。”

杨烈说道,手里拿着手机发着短信,很快一条短信送到了另外一座城市的男人手上。

那个男人看到这条短信,脸色大变。

陆琳母女对视一眼,有些迟疑,可现在容不得他们选择,只好相信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想要当陆琳男人的家伙了。

随后,他们在附近找了一家饭馆吃中午饭。

与此同时。

在医院中,陆建正在治疗腿伤,他满脸得意洋洋,仿佛已经看到陆琳过来求他了。

如果不是陆琳是他的妹妹有着血缘关系在那里,他怕爷爷知道了父亲知道了后果严重,他早就把她那个了。

但是这次陆琳激怒了他。

他要让那个女人付出代价。

想一想马上就可以摸到陆琳那个女人的光滑肌肤,他就激动不已,向往不已,刺激不已。

忽然手机的铃声响了,是父亲打来的,他赶紧接电话。

“陆建你都干了些什么?”电话那头传来父亲愤怒的声音。

“爸,怎么了?”陆建装作若无其事。

“陆琳的诊所是不是你收走的。”

“对,就是我收走的。”

陆建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们好心好意为陆琳找个男人,她却在外面找了一个野男人羞辱我们陆家。对于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当然不能留下,我把诊所收走了,赶走了她。”

“你这个白痴,赶紧把陆琳找回来,现在诊所还不能失去陆琳。刚才王云华打电话去诊所要陆琳给他看病,得知陆琳不在诊所了,王云华非常不满,表示如果陆琳不去的话,那我们两家的生意就不用往来了。”

父亲骂道。

听到父亲的话,陆建一惊,要知道,王云华可是个大顾客。要是爷爷知道我把家里生意搞砸了,一顿毒打都是轻的了。

“可恶,那个王云华干嘛一定要陆琳给他治病,莫非是什么特殊治疗,没错,肯定是这样的。陆琳,看你平时挺正经的,原来私底下这么肮脏。”

陆建咬牙切齿。

“总之,赶紧把陆琳找回来,去给王云华那个老头子看病,挽回生意,否则等爷爷知道了,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父亲几乎是在咆哮。

“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陆建脸色难看。

现在该怎么办?

不得已,他只能给陆情打电话。

……

这个时候,陆琳他们正在一家饭馆吃饭。

陆琳电话又响了。

陆琳一看,是陆建打来的。

按下接电话,电话里立刻传来陆建的声音:“看在你爸死的早,你又是残疾人的份上,我可怜你,诊所暂时还给你,赶紧回去上班。”

杨烈可是把电话里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直接从陆琳手里抢过电话,骂道:“你傻.逼啊,想要陆琳回去上班,过来求她呀,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闻言,陆建勃然大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6章


陆琳听到陆建的话自然也是十分生气,可是生气归生气,杨烈把电话挂了那她就不能回诊所了。

“放心,这家伙忽然改变态度,肯定是遇到了麻烦。不出一个小时,他就会找上门来。”

杨烈道。

“陆建是个典型的富家子弟,心高气傲,前脚才刚把我赶走,现在就要我回去,明显是有问题的。”

陆琳说道,心里却在想陆建前后态度变化也太快了,正如杨烈所说很快解决,这么说是他干的了。

他究竟干了什么?令陆建立刻要我回去。

接下来,他们继续吃饭。

吃了饭,他们回去。

别看他们是陆家的人,可是却住在个只有一厅两室的小房子中,不足七十个平方。

而且这个房子还是租的。

陈设简单,家具都没有几样。

陆琳父亲留给他们母女的房子,被陆建他们父子找了个理由“收”走了。

“看来,她这些年来过的相当不如意。抱歉,都是我害得。”

杨烈心里感到深深的愧欠。

“调查部门做的不怎么好,这些也应该调查清楚,我也能够早点帮上她。哎,也怪我,没有让调查部门调查清楚……”

这时,门铃响了。

果然,如杨烈所说,不到一个小时,陆建就找上门来了。

瘸着腿被司机搀扶进来,陆建一进来,就怒气冲冲对陆琳说道:“哟嗬,没看出来呀,你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我好心好意把诊所还给你,给你一份工资收入,你不感谢我,反而把我电话挂了。”

旁边,杨烈皮笑肉不笑道:“我是你的话,会对她温柔一点。如果你想另外一只腿也瘸了的话。”

闻言,陆建心下一寒,表面上却是不服软,狠狠道:“不要以为你有点身手,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得罪了我们陆家,没有你的好日子过。我们陆家不会放过你的。”

杨烈二话没说,立刻抱起不远处的双门冰箱,高高举起。

陆建颤抖,这要是砸下来的话,真的会死人的。

“等等……有话好说。陆琳,三姨,你倒是叫你的男人冷静一点。”

陆建语气立刻软了下来,甚至有些低声下气,道。

“冷静点,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三姨说道,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她何曾看过这个嚣张的侄儿低声下气。

“别把冰箱砸坏了。”

陆琳道。

“既然我丈母娘老婆都替你求情了。那今天我就放过你,你要是再敢对她们放肆,我可不会饶你。”

杨烈警告道。

听到他叫自己老婆,陆琳脸蛋一烫,道:“你别那样叫我。”

杨烈一笑,不置可否。

“陆琳,你就回去吧。这家诊所是你辛苦建立的,你不想它垮掉吧。”

陆建这次客气了许多,道。

“我记得你不久前才把诊所收走,把我赶走的。现在却要我回去,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陆琳尽管残疾了,可是那颗心没有残废,心中骄傲,否则也不会把“陆琳”诊所做起来。

“那还不是我一时气话嘛,这样吧,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做主给你工资涨两千,那样你一个月就七千块了。你现在立刻去上班,赶紧的。”

陆建道,这是他事先想好的。

以前陆琳月薪只有五千,这对于陆琳来说,是笔不小的收入涨幅。

可以改善她与母亲的生活。

老实说,陆琳心动了,陆琳的母亲苏荣也高兴不已。

“等等,两千,也太少了。以南海的收入水平来说,一个主治医生收入都在两万以上,你才给她那点工资,打发乞丐嘛?”

杨烈打断道。

“那不一样嘛,两万是给正常医生的工资。”陆建道。

“你是说我老婆哪里不正常吗?”

杨烈目光如刀,十分凶残。

“没有,没有不正常的。”陆建心里一颤,赶紧补救道:“好,两万,就两万。陆琳,你赶紧去上班,王总还等着你去上门看病,他旧病又复发了。”

两万!

陆琳与苏荣惊喜不已,若是有了月入两万,他们生活将会好上很多。

可是,杨烈却说道:“我还有条件,那就是你向陆琳道歉。不征求她本人的意见,强行给她找了个男人结婚。”

“好,我道歉。陆琳,是我们做的不好,你赶紧去上班吧。”

陆建嘴里说道,心里骂死了杨烈。

“别急,我还有条件。”

杨烈道。

“你还有什么条件?”

陆建心里恼火却不敢发作。

“是这样的,陆琳诊所是陆琳一手创建的,并且发展到了今天。可是,你们什么股份也没有给她,这样,不公平吧。想要陆琳回去上班,可以,拿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给陆琳。否则的话,休想。”

杨烈伸出五指,开出最后一个条件。

“什么,你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你这是疯了吧,凭什么?当初建立这个诊所全部都是我们家花的钱,投入了很多。”

陆建再也忍不住怒火,道。

“疯了的是你们才对。如果没有陆琳,诊所能有今天吗,这些年给你们赚的钱早就超越了当初的投资,难道就不该给陆琳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吗?实话告诉你,不把一半的股份交出来,我是不会同意我家老婆回诊所的。”

杨烈语气坚定。

旁边。

陆琳与苏荣听了杨烈的话,自然是吃了一惊。

杨烈真是狮子大张口,要一半的股份。

但杨烈话没有说错,这个诊所的确是陆琳一手打造出来的,发展至今,这个私人诊所已经在南海小有名气,诊所医生超过十个,有着不少高端客户。

“你不要太过分了。”

陆建站了起来,吼道。

“一半的股份,不行的话,你就可以走人了。”

杨烈指指门口,道。

“你是想钱想疯了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别以为诊所失去了她就不能开了。只要有钱,什么医生请不到。一个坐轮椅的残疾医生也敢这么大架子,没医院会要你这种医生的。”

说完,陆建瘸着腿,怒气冲冲朝着大门口走去。

司机赶紧搀扶陆建,两人走了。

“等……”

陆琳与苏荣急了,想要阻拦。

杨烈却说道:“放心,他会回来求你的。”

“要一半股份那是不可能的,当初我提出百分之一他们都没有同意,反而我被爷爷骂了一顿。”

陆琳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7章


“那是因为你太善良了。”

杨烈拿起茶几上的矿泉水瓶子喝了一口,道:“现在有了我,你男人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你别乱说,你不是我男人。”

陆琳把脸撇到一边去,道。

杨烈一笑,以后,你不会否认的。

另外一边。

车上。

陆建不断骂道:“白痴,蠢货,简直太可笑了。”

“老子给你一个残疾人一份工资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现在你却妄想要我们家的诊所股份。”

“那个诊所一年流水几千万,是我们家的摇钱树,怎么可能拿给你一半的股份?”

“哈哈哈,你不回诊所就算了。只要出钱,哪里会请不到好医生,只会比你这个只学了点医学皮毛的残疾医生好上千倍。”

陆建已经打定主意不要陆琳了。

他王云华想要医生,我给他找个最好的便是。

这时,手机响了,是父亲打来的。

“陆建,陆琳人呢?怎么还没有去,王云华都又打来电话催来了。”

父亲道。

“陆琳她不回去,还说要与我们家恩断义绝,从今往后诊所就没有她了。一个残疾人有什么了不起的,给王云华找个更好的医生不就得了。”

陆建回道。

顿时间,电话里传来父亲愤怒的声音:“你这个白痴,我不是给你说了吗,王云华只要陆琳去给他看病。都已经打了三次电话了,还说,如果两个小时内见不到陆琳,就会命令公司与我们家断绝关系。”

“不仅如此,他还说,如果见不到陆琳,那就会以南海商会会长的名义命令商会的会员与我们家断绝来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家会完蛋的。”

陆建听了,有些傻眼了。

“王云华是哪颗药吃错了,非要陆琳给他看病。”

陆建道。

“我哪里清楚。”

父亲也心头困惑,道:“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我们得罪不起王云华,他是我们南海的房地产开发商,我们家生意上与他有很多来往。另外,他还是南海商会的会长,如果他叫商会成员拒绝与我们家来往,那我们家生意将无法在南海立足。”

“那现在怎么办?”

忽然,陆建有些害怕了。

“刚才爷爷都打电话过来询问了,说明他已经知道了。赶紧解决,如果王云华断绝与我们家的生意来往,你会被逐出家门的,我也帮不了你。”

父亲飞快说道。

听到爷爷都知道了,陆建心里一颤,他可是知道爷爷的心狠手辣,那真的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陆建也不止他一个男人。他知道爷爷外面有女人,也有私生子。

所以,把他逐出家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父亲,那现在怎么办?”

陆建真的慌了,道。

“还能怎么办,赶紧让陆琳回去给王云华看病。不惜一切。”

父亲说道。

挂了电话,陆建只感觉浑身冰凉,史无前例的危机降临。

“你刚才还是太冲动了。陆建开出两万的月薪,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如果不是有着急的事情,他是不会同意的。”

家里,苏荣对杨烈说道,有些埋怨。

“刚才,我就应该答应他。”

陆琳也有些后悔了。

等了这么久,他们也没有见陆建回来,想想也是,诊所一半股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你们放心好了,他会回来的。不信的话,我们来打一个赌。”

杨烈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板选着电视节目,一边说道。

“什么赌?”

陆琳问道。

“要不了多久,陆建他就会回来,拿出诊所一半股份给你。如果我赢了的话,你叫我一声老公。”杨烈含笑。

“喂,小子,我警告你,不要欺负我女儿。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顶多是图我女儿一时新鲜,腻了之后,就会甩了。”

苏荣挡在女儿面前,厉声道。

“我是认真的,伯母。我喜欢她,愿意照顾陆琳一辈子。这既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责任。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杨烈。”

杨烈认真的说道。

杨烈?

陆琳听了,心里念叨了一下,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却记不起来。

也是,她这些年来遇到了不知道多少病人,光是名字重复的人就有许多,听说过这个名字很正常。

就在这时。

门铃响起。

打开门一看,外面,正是陆建与他的司机。

他们手里拎着水果篮。

“三姨,这是我给你与陆琳买的水果,侄儿的一点心意。”

陆建满脸笑容。

开门的苏荣一副表情精彩的,这么多年,这个侄儿可是从未给她买过任何礼物。

难道?

她心中产生一个不敢置信的念头。

“陆琳啊,不,妹妹,我们都是一家人。诊所当年也是你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坐下来后,陆建笑呵呵说道:“没有你,就没有今日的陆琳诊所。诊所的股份,当然理应有你一份。还不赶紧把合同拿出来。”

闻言,旁边的司机立刻拿出合同。

“合同已经盖了公司的章,只要你签字了,诊所一半的股份就是你的了。”

陆建道。

陆琳愣住了,与母亲一样一副做梦的感觉。

两人不由同时朝着杨烈望去。

“还不看看合同?”

杨烈冲她眨了眨眼睛,道。

陆琳拿起合同仔细浏览,激动道:“是真的。上面盖了公司的章,不会有错的。”

“当然是真的,上面也签了字,字是我亲自签的。我是公司副总,有这个权利。陆琳,只要你签了字,这个诊所一半就是你的了。”

陆建道。

陆琳立刻在合同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一式两份,各自一份。

这一刻,陆琳是说不出的兴奋与喜悦。

从今天开始,她一手打造的诊所终于有一半是她了。

那样一来,陆家也没有权利赶走她了。

她对杨烈充满了感激,看向杨烈的目光都与以前不一样了。

不管这个富二代是图她一时新鲜,还是有着其他目的,她都很感激他。

谢谢!

“现在合同已经签了,陆琳,你总算可以去给王总看病了吧,人家都催你几次了。”陆建道。

陆琳点头,道:“我要回诊所一趟拿医疗箱。”

“我去给你取吧,你在家里等我,开车很快的。”

司机与陆建走了。

等离开了这里,陆建那张脸顿时阴沉了下来,咬牙切齿。

奇耻大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8章


“少爷,你放心好了。等待会儿抓住陆琳的把柄,有他们好看的。”

司机一脸讨好,道。

“也多亏了你提醒。也是,这个王云华未免太维护陆琳了,陆琳只是个私人诊所的残疾医生,为了她,不惜断绝与我们家的生意来往,甚至动用商会的力量,那样,他也会损失不小的。”

陆建道。

“更为重要的是,前脚你把陆琳赶出诊所,后脚王云华就来给陆琳撑腰了。这未免太巧合了。”

司机又道。

两人对视一眼,万分肯定。

“没错,陆琳与王云华必然关系匪浅,两人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当初,我只是心中恶意的揣测两人有着那种关系,现在看来是真的了。这个王云华也真是变态啊,身边这么多美女,还惦记着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

陆建道。

“有钱人图一时新鲜呗。毕竟坐轮椅的,又长得这么漂亮的,的确很少见。”

“嘿嘿,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王云华与陆琳有着这一层关系,那就好办了。待会儿,我们见机行事,若是抓到了她们两个的奸情,得到他们的把柄,他们还不乖乖听我的。那样一来,诊所一半的股份还不是我的,我还可以从王云华那里得到很多好处。”

这才是陆建的目的。那个一半股份的合同是真的,但是这只是缓兵之计,为的是抓到他们的把柄。

“另外,我看那个野男人似乎真对陆琳有几分意思。若是他看到了陆琳与那个王云华老头的奸情,哈哈,搞不好会大怒之下大揍陆琳与王云华一顿。”

司机露出阴险的笑容,道。

“就凭她一个残疾人也敢跟本少抢诊所的股份,不知天高地厚。本少给你一份工作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你却不懂得感恩,这是报应。”

陆建也是满脸笑容,仿佛已经看到了陆琳被他捉奸在床。

“准备好手机,待会儿听我的一声令下,立刻拍照,捉奸。”

陆建吩咐。

“是,少爷。”

很快。

陆建他们从诊所回来了,带着医疗箱。

随即,陆琳乘坐陆建的车子前去王云华公司。

王云华,在南海绝对是有头有脸的人。

亿万富豪!

南海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

此时,奢华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中。

已经四十八岁的王云华走来走去,满脸焦急。

“王总,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秘书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

王云华道:“对了,再给陆家打一次电话,叫陆医生赶紧过来。若是再不来的话,我与他们家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

秘书听的心里腹诽,王总今天神经错乱了吧。

“是,王总。”

秘书不敢过问,只能照办。

就在这时,王云华的手机响了。

打开一看,上面的名字令他不由手一抖。

按下接话键,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九爷,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办了,不断催促陆家。”

王云华小心回道,心里紧张不已。

没办法,九爷是个手眼通天的人。

他能够有今天,也是因为有着九爷的提拔。

“还是那句话,若是晚了,陆琳没来,你就等着死吧,我也救不了你。”

九爷道。

“九爷,看你这些年我孝敬你的份上。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陆琳赶紧过来给我治病,我身体很好,老毛病没有复发。”

王云华心里非常困惑,道。

“原因很简单,陆琳是个你我都惹不起的女人。只要敢动她一根头发,别说你,我全家都要跟着陪葬。”

电话那头,九爷缓缓说道。

王云华听得吃惊,不由道:“陆琳,只是个残疾人,我承认她医术很好,所以,才会找她看病的。可一个医术好点的人,怎么可能有着如此大的能量,让九爷你也为之……”

他不敢说下去了。

“原因很简单,陆琳的男人是个极为可怕的男人,他是魔……魔鬼。真正的魔鬼。知道别人为何都叫我九爷吗?”

九爷反问道。

王云华当然知道,那是因为九爷只有九根手指头。

“我以前有着十根手指,失去的那根手指就是那个男人亲手斩下来的。”

九爷道。

王云华不由咽了口唾沫,敢斩下九爷的一根手指,那个人究竟是谁?

“实话告诉你吧,我只是他的一条狗罢了。或者说,有用的狗。提醒你一句,你也他的狗的狗,千万不要招惹陆琳,哪怕伤到她一根头发,你,还有你全家都要死。”

九爷叮嘱。

这位房地产开发商彻底震撼了,心脏都颤抖了一下,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颤声道:“如果以前得罪过陆琳?九爷!”

电话那头,九爷忽然沉默了。

良久,才传来九爷的声音:“你干了什么?”

“因为陆医生长得漂亮,给我看病的时候,趁机摸了她一把。”

王云华道。

“那你等着全家死吧,我也救不了你。”

“九爷,不要啊,求求你救我全家一命。”王云华急道。

“哪只手摸的,斩下来吧。至于能不能救你全家,就只能看那位的心情了。”

王云华满脸苍白,如坠冰窖。

片刻后。

陆琳,杨烈,陆建他们乘车来到了楼下。

停好车后,杨烈推着轮椅,越过台阶,进入公司。

有人在这里接他们,很快,他们见到了王云华。

“王总!”

陆建满脸笑容伸出手,想要与王云华握手。

王云华却无视了他,来到陆琳面前,满脸热情道:“陆医生,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这次,麻烦您跑一趟了。”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陆琳有些诧异,在她记忆里,这个大老板向来高傲,来他这里好几次了,从未这么热情过。

陆建眼里闪过一抹恼怒,心里却是一喜,果不其然,你们有一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9章


他们来到办公室中,秘书立刻为他们倒茶。

“陆医生,最近我老毛病又复发了,十分不舒服,你帮我看看。”

王云华道。

“妈,把我的医疗箱拿过来。”

陆琳接过医疗箱,打开,准备先为王云华检查一下。

这时,王云华看向杨烈陆建他们道:“你们出去一下吧,我不希望有外人在场。”

病人的要求可以理解,这是个人的隐私。

陆琳道:“你们出去吧,这里有我妈帮我就行了。”

“好吧。”

杨烈点头,出去。

“你也出去吧。”王云华又对秘书说道。

秘书也出去了,带上了门,关上。

陆建与司机对视一眼,眼里露出鄙夷之色,母女共同侍奉一个男人,看上去你们母女干干净净,背地里这么肮脏淫贱。

我要是告诉了爷爷,看他如何收拾你们。

他们也出去了,办公室里只剩下陆琳,陆琳的母亲以及王云华三人。

“王先生,我先为你检查一下血压吧。”

陆琳从医疗箱里拿出工具。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令陆琳母女怔住了。

“噗通一声”,王云华忽然对着她们跪了下去。

“陆小姐,请你高抬贵手,饶我一命,放过我全家老小。”

王云华低声下气的哀求道。

“你这是干嘛?”

陆琳她们惊呆了。

“我知道错了。当初,我趁着你给我看病,用手摸了一把你的大腿。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占你便宜,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全家老小,我还有三个小孩,老母亲,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王云华简直可以说是声泪俱下的说道。

“王先生,你在说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你快起来。”

陆琳连忙道。

王云华却没有起来,而是一咬牙,从身上掏出一把刀子。

看见刀子,陆琳她们一惊。

“王先生,你想要干嘛?”

她们有些害怕。

“我知道仅仅说是没有诚意的。当初,就是这只手占你便宜……”

门外。

陆建与杨烈对视。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陆琳哪里请来的。但是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对陆琳有几分意思,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陆琳私生活极为肮脏,老天才会降下报应,出车祸,下半身瘫痪,坐轮椅。”

陆建道。

“如果她都算脏脏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干净的东西了。”

杨烈双脚.交叉,整个人背靠在了墙壁上。

“你是太傻了。为了陆琳那种女人与我们家作对,你会后悔的。”

陆建耻笑一声,道。

旁边,司机嘿嘿一笑,开口道:“很快,你就会看到陆琳有多么的肮脏淫贱。”

闻言,杨烈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你看着就明白了。

陆建与司机眼神交汇,又是一笑,道。

随后,两人附在房门上偷听。

这里隔音效果很好,很难听清楚里面的声音。

不过,没多久,他们就听到里面传来陆琳母女的叫声。

落到陆建他们耳朵里,当然理所当然变成了呻吟。

“这对淫娃荡妇,我们才出来他们就忍不住了。”

陆建骂道。

“准备好手机,我们冲进去。”

“手机准备好了。”司机握着手机。

“撞!”

他们立刻狠狠把门撞开,冲入里面。

“陆琳,苏荣,你们这对淫乱母女,这下人赃并获了吧。”

“难怪王云华给你们撑腰,原来你们有着这种见不得光的奸情。”

“哈哈,这下拍到你们的奸情,你们完蛋了。”

“爷爷要是知道了的话,非把你们打死不可。”

“陆琳啊,陆琳,平时看你冰清玉洁,原来就是个淫乱女医生,也幸好的是你残疾了,否则的话不知道勾引多少男人……”

陆建与司机不断说着,手上也没有慢了,拿着手机不断咔嚓咔嚓的拍照。

直到这时,他们才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啊啊啊!”

他们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手机都掉在了地上。

眼前哪里是什么淫乱场面,应该说是血腥,惨烈,可怕。

一只血淋淋的手掌在陆琳面前,陆琳吓得失声叫了出来,面无血色。

苏荣也是一样。

手掌是王云华的,她们亲眼目睹了他拿出刀子,一刀切下了自己的左手。

恐怖!

他疯了吗?

王云华捂着断手,满脸剧痛,难以忍受,鲜血不断的涌现出来染红了地面。

这时,王云华脑袋是清醒的,他把陆建他们的话听的清清楚楚。

他们是跑进来捉奸的,认为我与陆琳母女有着私情。

玛德!

陆建,我草你大爷,你是想要害死我全家吧。

我就是摸了一下,为了全家,不惜切掉手掌。

这误会若是传了出去,那他们家岂不是彻底完了,说不定九爷都会被我连累的。

王云华恨死了陆建他们。

被王云华吃人般的眼神盯着,陆建心寒,结结巴巴道:“王总,你这是怎么了?”

“是他自己干的。”苏荣赶紧解释道。

“妈,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赶紧帮我,我要给他止血止痛,否则的话他会死的。”

医者父母心,陆琳身为医生,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便是救人。

她很熟练,很快帮助王云华止血止痛,并且很好的处理了断手。

“赶紧去医院做手术,还能够把手接起来。”

陆琳道。

“额。”

秘书也进来了,看到这一幕,惊呆吓傻。

听到陆琳的话,才反应过来,忙去处理。

“等一下,把保安给我叫进来。”

王云华咬牙道。

“是,王总。”

很快,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来了。

“给我打,朝死的打。竟敢诬陷我,老子要是被你们害死了,死也要拉你们陆家垫背。”

王云华怒道。

“王总,有话好说啊。”陆建急道。

保安们可不听他的话,听了王云华的吩咐,立刻抡起拳头朝着陆建他们身上打去。

噼里啪啦!

只听见惨叫声不断响起。

杨烈在旁边看了,摇摇头,说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王云华看了眼他,没有在意,此时的他即便打了止痛药也非常痛,立刻被秘书他们送去医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10章


杨烈他们也走了,离开这里。

医院中。

王云华接到了九爷的电话。

“你做了吗?”

九爷问道。

“做了,当着陆琳的面,切下了那只摸她的手。九爷,求求你救我,救我全家,以后只要九爷一句话,我必当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王云华回道。

“我帮不了你,关键是陆琳的男人。他满意的话,那就算一笔勾销了。对了,他应该就在现场的,你看他态度满意吗?”九爷的声音传来,道。

王云华浑身一震,道:“你是说那个年轻人?”

“对,就是他。”

九爷道。

王云华顿时间出了一身冷汗,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背景恐怖的男人刚才就在他的眼前。

他压根就没在乎这个年轻人。

幸好的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然就真的死绝了。

陆建与他的司机鼻青脸肿,到处都是一块块淤青。

衣服也被撕破了,被那些保安抬出公司,扔在大街上。

总之,那个凄惨的。

“哎哟,少爷,你怎么样?”司机浑身痛的难受,道。

“陆琳,我不会放过你的。”

陆建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都是这个女人,他才会落得现在这个样子。

随即,陆建拿出手机拨打通了一个电话。

“龙哥,帮我一个忙。”

陆建眼里狠毒无比。

离开王云华的公司后,杨烈他们叫了辆网约车去了诊所。

到了,一眼就可以看到巨大的招牌:陆琳诊所!

南海最大的私人诊所,五个铺面大小,一千多个平方。

除了陆琳这个医生外,还有十多个医护人员。

可以看见进进出出的人很多。

这就是陆琳的心血,是她在残疾的情况下一手打造出来的,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

陆琳诊所发展到了今天,在南海越来越有名气。

不仅是医生好,更是因为陆琳收费便宜,很多穷人都喜欢来这里看病。

除了穷人外,也有如王云华等高端客户。

“陆医生!”

陆琳进去,一路上很多人打招呼。

陆琳一一回应。

看得出来,陆琳在这里很受人尊敬,很受人拥护。

再次回到办公室,陆琳与以前完全截然不同的感觉。

“到了今天,这家诊所终于有一半是我的了。以后,就算陆家想要赶走我也不行了。”

陆琳感慨。

“这家诊所本来就是你的,当初他们投入的钱早就数倍的赚了回去。这下好了,小琳有了一半的股份,就算陆家也抢不走诊所了。”

苏荣也露出开心的笑容,道。

“谢谢!”

陆琳对杨烈由衷的说道。

“你是我老婆,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杨烈抬起手指,刮了一下她精致的鼻子,笑道。

这个亲昵的举动,令陆琳脸颊一红,扭过头,道:“你别这样。还有,我再说一次,我不是你老婆,我知道我的状况,打从瘫痪后,我早就断绝结婚的念头了。我只想一心一意把我的诊所办起来,让全天下的穷人也能够享受得起高端医疗。”

这是她的梦想,也是支持着她残疾后依旧活下去的动力。

“还是那句话,我是真心的。不要以为身体不便了,就配不上别人了,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好的。”

杨烈道。

旁边,苏荣叹了口气,道:“杨烈,我们感谢你帮助我们母女。可是你也看见了我女儿的情况,你的条件很好,这是不可能的。”

她也不相信杨烈会真心喜欢她的女儿。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杨烈表示。

半个小时后。

门口,来了一辆奔驰e系,从里面走出来一对年轻男女。

“就是这里了。”

年轻女人说道。

“陆琳诊所,我听说过,没有想到是你同学创立的。”‘年轻男人说道。

然后,走进诊所,直接来到了陆琳办公室。

“陆琳!”

“夏娅!”

两人见面,就是一个拥抱。

大学同学。

然后,夏娅看向旁边坐着的杨烈,狠狠道:“你就是那个神经病吧,尽管我不知道陆琳他们家是哪根经不对了把她嫁给你,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欺负陆琳的话,我可不会饶过你。还有我男朋友,也不会饶过你的。”

说着,她把旁边那个年轻男人拉了过来,一脸威胁。

杨烈毫不在意,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关心陆琳。

“陆琳,给你介绍一下,我……男朋友。”

差点,夏娅就把新的这两个字说出来了,“真正的帅哥,不仅如此额,开的是奔驰。我带他来这里,是为了叫你给他看看,他胃不舒服,去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治好。”

“来吧,坐下。”陆琳说道。

周康看着陆琳双眼一亮,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可惜啊,是个残疾人。不然的话,可以耍一耍。

“你这不是胃痛,是因为熬夜多了……还有,少行房事……”

周康越来越惊讶,因为陆琳说的太准了。

根本没有任何ct,却把所有毛病全部准确说出来了。

“厉害吧,陆琳可是燕京医学院的高材生毕业的。”夏娅道。

“的确厉害,简直就是神医。这样的话,改天我把我爸带来你给他看看,他年龄大了,毛病越来越多。”

周康道。

“他爸可是那个周记车行的老板额。”

夏娅得意的说道。

闻言,杨烈心里一动,道:“就是城北那家最大的卖二手车的,是吧?”

“对,就是那家。没看出来啊,你居然知道,神经病,你看上去很正常嘛。”

夏娅道。

杨烈眼底却是充满了冰冷,不是对夏娅,而是对周康。

为什么呢?

他事业有成后,就派人暗中调查当年他与陆琳的车祸。

可以确定的是,都是同样的手法,人为制造。

并且在多年的努力下,找到那辆车。

撞杨烈与陆琳的,都是同一辆车子。

车子,便是来自于周记二手车。

“当初调查得到的结论是,这件事情可能与周记二手车的老板有瓜葛。或者说,参与了进来。若是被我确定了下来,就是你们周家的末日。”

杨烈心中冷酷。

魔主这个称号,可不是说说而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花都邪主》

第10章


杨烈他们也走了,离开这里。

医院中。

王云华接到了九爷的电话。

“你做了吗?”

九爷问道。

“做了,当着陆琳的面,切下了那只摸她的手。九爷,求求你救我,救我全家,以后只要九爷一句话,我必当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王云华回道。

“我帮不了你,关键是陆琳的男人。他满意的话,那就算一笔勾销了。对了,他应该就在现场的,你看他态度满意吗?”九爷的声音传来,道。

王云华浑身一震,道:“你是说那个年轻人?”

“对,就是他。”

九爷道。

王云华顿时间出了一身冷汗,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背景恐怖的男人刚才就在他的眼前。

他压根就没在乎这个年轻人。

幸好的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然就真的死绝了。

陆建与他的司机鼻青脸肿,到处都是一块块淤青。

衣服也被撕破了,被那些保安抬出公司,扔在大街上。

总之,那个凄惨的。

“哎哟,少爷,你怎么样?”司机浑身痛的难受,道。

“陆琳,我不会放过你的。”

陆建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都是这个女人,他才会落得现在这个样子。

随即,陆建拿出手机拨打通了一个电话。

“龙哥,帮我一个忙。”

陆建眼里狠毒无比。

离开王云华的公司后,杨烈他们叫了辆网约车去了诊所。

到了,一眼就可以看到巨大的招牌:陆琳诊所!

南海最大的私人诊所,五个铺面大小,一千多个平方。

除了陆琳这个医生外,还有十多个医护人员。

可以看见进进出出的人很多。

这就是陆琳的心血,是她在残疾的情况下一手打造出来的,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

陆琳诊所发展到了今天,在南海越来越有名气。

不仅是医生好,更是因为陆琳收费便宜,很多穷人都喜欢来这里看病。

除了穷人外,也有如王云华等高端客户。

“陆医生!”

陆琳进去,一路上很多人打招呼。

陆琳一一回应。

看得出来,陆琳在这里很受人尊敬,很受人拥护。

再次回到办公室,陆琳与以前完全截然不同的感觉。

“到了今天,这家诊所终于有一半是我的了。以后,就算陆家想要赶走我也不行了。”

陆琳感慨。

“这家诊所本来就是你的,当初他们投入的钱早就数倍的赚了回去。这下好了,小琳有了一半的股份,就算陆家也抢不走诊所了。”

苏荣也露出开心的笑容,道。

“谢谢!”

陆琳对杨烈由衷的说道。

“你是我老婆,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杨烈抬起手指,刮了一下她精致的鼻子,笑道。

这个亲昵的举动,令陆琳脸颊一红,扭过头,道:“你别这样。还有,我再说一次,我不是你老婆,我知道我的状况,打从瘫痪后,我早就断绝结婚的念头了。我只想一心一意把我的诊所办起来,让全天下的穷人也能够享受得起高端医疗。”

这是她的梦想,也是支持着她残疾后依旧活下去的动力。

“还是那句话,我是真心的。不要以为身体不便了,就配不上别人了,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好的。”

杨烈道。

旁边,苏荣叹了口气,道:“杨烈,我们感谢你帮助我们母女。可是你也看见了我女儿的情况,你的条件很好,这是不可能的。”

她也不相信杨烈会真心喜欢她的女儿。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杨烈表示。

半个小时后。

门口,来了一辆奔驰e系,从里面走出来一对年轻男女。

“就是这里了。”

年轻女人说道。

“陆琳诊所,我听说过,没有想到是你同学创立的。”‘年轻男人说道。

然后,走进诊所,直接来到了陆琳办公室。

“陆琳!”

“夏娅!”

两人见面,就是一个拥抱。

大学同学。

然后,夏娅看向旁边坐着的杨烈,狠狠道:“你就是那个神经病吧,尽管我不知道陆琳他们家是哪根经不对了把她嫁给你,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欺负陆琳的话,我可不会饶过你。还有我男朋友,也不会饶过你的。”

说着,她把旁边那个年轻男人拉了过来,一脸威胁。

杨烈毫不在意,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关心陆琳。

“陆琳,给你介绍一下,我……男朋友。”

差点,夏娅就把新的这两个字说出来了,“真正的帅哥,不仅如此额,开的是奔驰。我带他来这里,是为了叫你给他看看,他胃不舒服,去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治好。”

“来吧,坐下。”陆琳说道。

周康看着陆琳双眼一亮,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可惜啊,是个残疾人。不然的话,可以耍一耍。

“你这不是胃痛,是因为熬夜多了……还有,少行房事……”

周康越来越惊讶,因为陆琳说的太准了。

根本没有任何ct,却把所有毛病全部准确说出来了。

“厉害吧,陆琳可是燕京医学院的高材生毕业的。”夏娅道。

“的确厉害,简直就是神医。这样的话,改天我把我爸带来你给他看看,他年龄大了,毛病越来越多。”

周康道。

“他爸可是那个周记车行的老板额。”

夏娅得意的说道。

闻言,杨烈心里一动,道:“就是城北那家最大的卖二手车的,是吧?”

“对,就是那家。没看出来啊,你居然知道,神经病,你看上去很正常嘛。”

夏娅道。

杨烈眼底却是充满了冰冷,不是对夏娅,而是对周康。

为什么呢?

他事业有成后,就派人暗中调查当年他与陆琳的车祸。

可以确定的是,都是同样的手法,人为制造。

并且在多年的努力下,找到那辆车。

撞杨烈与陆琳的,都是同一辆车子。

车子,便是来自于周记二手车。

“当初调查得到的结论是,这件事情可能与周记二手车的老板有瓜葛。或者说,参与了进来。若是被我确定了下来,就是你们周家的末日。”

杨烈心中冷酷。

魔主这个称号,可不是说说而已。

继续阅读《花都邪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