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鸢,羲沅(深情不敌你一眼)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深情不敌你一眼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香香公主
简介:九重天上
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羲沅帝君,守护三界,是他的职责
她是掌管花界的司花之神,亦和羲沅有着天定姻缘
未料一场变故,让他们良缘变孽缘
她盼了千年,念了千年,换来的却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羲沅,碧落黄泉,永生永世,愿不遇君……”
角色:紫鸢,羲沅
紫鸢,羲沅(深情不敌你一眼)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深情不敌你一眼》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帝后一位物归原主


揽月宫,仙雾缭绕。
紫鸢看着手腕处由紫发青的三瓣鸢尾花,神情有些恍惚。
“如果这鸢尾花变成黑色,你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了……”
三日前师父亭羡说过的话,还在她耳边萦绕。
想起那个忙碌于三界却与她仿若形同陌路的男人,她眸底闪过一抹痛色。
紫鸢犹豫了片刻,在指尖幻出一个传音鹤。
“阿羲,你今天会回来吗?”
片刻后,寂静的传音鹤有了回应。
“有事说事,本君忙。

好听而又寡冷的声音,让紫鸢的心微微有些刺痛。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听到传音鹤内传来女子的低吟。
紫鸢的手一抖,传音鹤差点碎裂。
“打扰了……”她呼吸有些凌乱。
传音鹤溃不成形,化作星辰随风消散。
紫鸢坐在窗前,久久没有挪动身子。
手腕处的鸢尾花有些烧灼的疼痛,颜色似乎又深了几分。
她拽着纱袖挡住痕迹,眼底的荒芜随着泪水落下。
她的阿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管三界的羲沅帝君,也是她爱了数千年终得嫁的如意郎君。
只可惜,成婚三百年,羲沅从未在紫鸢的揽月宫留宿过。
外头的风言风语从未断过,但她却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紫鸢不是不敢拆穿,而是不想让自己耗费千年换来的姻缘就这般断了。
更何况,如今的她时日已不多……
无忧斋。
紫鸢将三千青丝用紫色发带缠至脑后,亲力亲为地准备着羲沅最爱吃的桃花糕。
那个男人自从在凡间历劫后,对天界的玉露琼浆没了兴致,时不时想吃些人间美味。
紫鸢便隔三差五亲手精心准备佳肴,再让仙娥送过去。
做好糕点后,紫鸢飞回揽月宫,正要将食盒交给仙娥送去羲沅所住的重华宫,却看到一抹熟悉的玄色身影站在宫门口。
“阿羲?”紫鸢嗓音中带着愉悦,径直朝他飞了过去。
她落地尚未挺稳,羲沅猛地拽着她的手臂拽到了怀中。
男人冷峻的脸近在咫尺,墨黑的眉,锐利的眸,硬挺的鼻,处处都是她爱着的模样。
“阿羲,你饮酒了……”紫鸢闻到了他身上浓郁的酒味。
但下一瞬,男人冰凉的唇已经覆盖而来,堵住了她未尽的话。
身影瞬移,紫鸢被羲沅带进了揽月宫的寝殿,食盒打翻到了地上,糕点散落一地。
薄凉的吻从上往下,没有柔情只有宣泄。
紫鸢浑身打着寒颤,想推开身上男人的酷刑却又不想拂了他的靠近。
“羲沅,不要……”
她没法接受他碰过别人后再来碰自己。
“不要?”羲沅神情中闪过讥诮,力道加重,“紫鸢仙子当年用花毒魅惑本君时,怎不见这般矜持?”
紫鸢胸口一阵悸痛,双手紧攥着床单,未再开口求饶。
餍足结束,羲沅毫不留恋地松手起身,就好像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
“若不饮些烈酒,本君对你还真提不起兴致。
”他整理着衣袍,说出的话如利刃割肤。
紫鸢的脸色唰地一下变白,她还没从刚才的疼痛中缓过劲来,被自己夫君的话再次中伤。
“羲沅,我们已成婚三百年,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般绝情……”她嗓音哽咽。
“因果有序,如今这一切不过是你作茧自缚。
”羲沅冷冷从袖中拂出一物,直直甩到了紫鸢身上。
被灵力束缚的卷轴打开,醒目的两个金色大字落入她眼中。
“休……妻?”紫鸢呼吸一滞。
纵使他对自己没有感情,但两人的婚事是天帝御赐,他竟然要休了自己?
“这帝后一位置你霸占了三百年,如今该物归原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2章 不负三界不负卿


羲沅的话,字字如刀刃,狠狠划过紫鸢的心尖。
一千多年前,紫鸢是掌管花界的司花之神,常在羲沅舞剑修炼时以繁花簇拥相伴左右。
在仙魔大战中,她为了救身负重伤的羲沅,陨了真身差点灰飞烟灭。
是师父亭羡耗尽半生修为将她的元神附于鸢尾花上,助她修炼千年才再次化成人形。
一千年时间,对紫鸢来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心中有所念,她便所有盼。
只是没想到,这一千年羲沅早忘了她,忘了曾经的朝夕相处,而是另有所爱之人。
可那个女人已经另嫁他人……
“楉芜为了巩固天界与魔域之和平,已嫁给魔域左使为妃,你要我如何物归原主?”紫鸢苍凉问道。
羲沅神情一顿,眼神稍稍变得柔软了几分。
“我已向天帝请命,带她回来了。

紫鸢胸口一窒,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
楉芜回来了——
“她回来了,所以你要休了我?”紫鸢看向羲沅,眼底的悲凉怎么也藏不住。
羲沅看着她眼底的水雾,有些幽暗地移开了视线。
“这是我欠她的。

紫鸢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
她紧掐的掌心,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轻声呢喃:“那我呢?”
千年前我曾为你魂飞魄散,你却忘得一干二净,你欠我的又如何还?!
“只要你离开帝君府,我会许你一世无忧。
”羲沅说道。
紫鸢的心揪到了一起,她看看男人眼底的决绝,小心翼翼地拉住他的衣袖。
“我可以走,但在那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何事?”羲沅挑了挑眉。
“从现在开始,到我明年生辰日……你要好好待我,疼我,惜我,爱我,真真切切把我当帝后对待……”
“明年生辰一过,我会离帝君府远远的,离你远远的,再也不回来……”
最后一句话,紫鸢说的很轻,轻到随风而逝。
羲沅原本还认真听着,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荒唐!”他怒斥道,“三百年前本君就告诫过你,这辈子本君都不可能会爱你分毫!”
这辈子,都不会爱你分毫——
羲沅拂袖离开,再也没有回头去看榻上,那个被自己摧残得满是伤痕的女人。
紫鸢闭上眼,任泪水双流……
羲沅,你可知,你曾对我亲口许诺过,不负三界不负卿。
为何,你就忘了呢?
……
彻夜未眠,紫鸢坐在床笫看着天亮。
一阵透着青草气息的凉风拂动,她感受到了师父的气息。
紫鸢将手腕发青的鸢尾花用衣袖掩盖好,施展灵力顺着气息飞了过去。
桃花林,一袭白衣的亭羡负手而立。
“师父。

紫鸢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身体无恙,但苍白的脸色依旧逃不过亭羡的眸子。
“你放手整个花界不闻不问,换来的便是这样一段薄凉孽缘?”亭羡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紫鸢低着头,神情无措又透着无力。
“我仙陨后,花界便能顺理成章交到他手中了。

亭羡下颚角的线条绷紧了几分:“你当真要把整个花界交给那个男人?”
“他掌管三界,本就是最适合统领花界之人。
”紫鸢轻声说道。
亭羡望着她越渐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3章 谁弄疼了你?


紫鸢心底一颤,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她自手中幻出一块花符,交给了亭羡。
“还请师父收好这块花符令,待有朝一日帮我……”
亭羡打断了她的话:“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先随我去玄冰潭打坐修炼,我给你渡些灵气护身。

“我无碍……”
“紫鸢!你若不惜命我便懒得管你!”亭羡语气坚定,甚至有些恼意。
两人虽是师徒关系,但紫鸢毕竟是司花之神,亭羡名义上是教她修行师父,实则像兄长一样在守护着她。
紫鸢鲜少见亭羡生气的模样,这会儿见他动了真格也只好作罢。
玄冰潭。
亭羡给紫鸢渡了灵气,发现她丹田之处的气息依旧混乱。
再一看她手腕的鸢尾花,已全变成了青色。
假以时日,便会彻底发黑……
“千年前你的元神染了魔域的地煞之气,至今依旧无法净化……我问过南极仙翁,羲沅帝君体内的纯质阳炎可以克制煞气,你当真不愿让他帮你?”亭羡沉声问道。
紫鸢摇了摇头。
纯质阳炎是羲沅的本源之力,他若为自己净化煞气,定有性命之忧。
更何况,就算她想要,那个男人也不会帮她。
这个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你放心,不管是上九天还是下九州,我定要帮你寻到除净之法。
”亭羡叹了口气,扶着紫鸢从玄冰潭走出。
临到洞门,一抹熟悉的玄衣身影飞至古树的清池中。
紫鸢刚要开口,却在看到他怀中搂着的一个青衣女子后骤然咽回了声。
那个女人,是楉梧。
“今夜仙游清池不得有任何人打扰!”
羲沅设下结界,传声告诫了清池周围仙灵。
紫鸢心头窒痛,却什么都没说转身朝另一侧飞走。
亭羡又气又急,但他更担忧紫鸢的安危,只好跟了过去。
“小鸢,随我回花界吧,这揽月宫太冷清,不适合你。

紫鸢笑了笑,身子削瘦得好像随时都能被风刮走。
“万事有始有终,我跟他良缘也好,孽缘也罢,只有终了我才能心甘……”
……
是夜。
紫鸢躺在床榻上,手腕鸢尾花的灼烧感顺着脉络传至心肺,痛得她整个人都蜷缩抱团。
房门大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寒气走了进来。
紫鸢觉察到了熟悉的气息,刚要出声,男人健硕的身躯已经沉沉压了下来。
“今日,你和亭羡去玄冰潭作甚?”羲沅的语气带着不悦的质问。
紫鸢一怔,她以为白日匆匆一撇,那个男人没有看到自己。
“那你又因何去清池?”她反问道。
羲沅狭长眼眸一眯,未再说话而是将常年握剑的大掌伸进了薄纱之内。
紫鸢打了个激灵。
“别碰我……”
她眼睁睁看着他带着别的女人在温泉仙游,如今怎能任由他这般对自己?
“欲擒故纵?紫鸢,你的把戏还真多!”羲沅不理会她柔弱的抗拒,直接拽住她的手腕掰至头顶。
手腕的疼意瞬间扩散,紫鸢痛到低吟。
“羲沅,我疼……”
“哪里疼?可是刚才那亭羡仙君弄疼了你?”羲沅眼底满是嘲讽。
紫鸢脸色一白,她怎么都料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这样误会自己。
“亭羡是我师父……”
只是她的话才刚出口,男人毫不留情的惩戒也接踵而来。
紫鸢觉得自己浑身都痛得快要散架,尤其是这般被羲沅翻来覆去的折磨,痛到仿佛被活生生撕裂。
事毕,羲沅看着床榻上如同死鱼般的女人,兴致怏怏。
“记住,在你我尚未和离前,莫在外勾三搭四坏了名声。

接着,他如往常一样离开了揽月宫,徒留一室清冷的奢靡。
紫鸢在床上足足躺了三日,腿心的涩痛才勉强散去。
庭院内的桃树萧条了几分,原本百年开着的桃花也瓣瓣凋零,像是在昭示着什么一般。
清早,一阵清脆铃铛声由远及近。
楉梧摇摆着身子,脚踝上的银狐铃铛随着律动摇晃。
“姐姐一人在这揽月宫倒是过得潇洒,但若不是你当年横插一脚,这揽月宫的女主人便是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4章 要我以死谢罪吗


她毫不客气的在矮榻上坐了下来,身姿妖娆。
紫鸢看着她明媚精致的模样,再想起自己苍白寡淡的面容,心底五味具杂。
纵使楉梧在魔域不好过,但依旧过得比她好。
“本宫与羲沅帝君乃天赐良缘,不是你一只狐狸可以随意定义的。
”紫鸢淡声说道。
楉梧听到她的话,嗤笑出声:“良缘?紫鸢,你自欺欺人也要有个度好吗?你们成婚三百年,帝君满心念了我三百年,强扭的瓜有多苦你还没体会够吗?”
紫鸢攥紧了手中的帕子,淡漠扫向面前嚣张的女人。
“那又如何?只要本宫不退位,你终究不能名正言顺入这帝君府。
”她一字一句说道,语气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与威慑力。
楉梧被震到,一时间僵住了神色。
明明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没有任何攻击性,她却有种背脊发凉的错觉。
“哼!帝君哥哥说了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委屈我,你识相点就赶紧滚,不然有你后悔的!”
楉梧呛声说着,趾高气昂地离开。
紫鸢没有理会楉梧,但那个女人说过的话却根刺一样卡在了她心尖上。
委屈?呵,她受过的委屈何其之多,何人可知?他又可知?
三日后,帝君府发生了一件大事。
楉芜在清池遭人暗算,心脉受损,性命堪忧。
羲沅找到残留现场的痕迹,发现是花界独有的冰霜毒,入水无色无味,害人于无形。
羲沅差仙使唤紫鸢前去重华宫,她才得知情况。
冰霜毒长于南禺山雪莲之上,只有神职者才有强大修为取之,其他人根本无法靠近。
怕是有心之人以假乱真,蒙蔽了仙医来嫁祸自己。
紫鸢在去重华宫前先去了趟清池,发现早已寻不到任何证据,她只得作罢。
寝殿内。
紫鸢还没走进去,便听到楉芜激动的声音。
“帝君哥哥,一定是她,是紫鸢仙子!这硕大的帝君府只有她一人来自花界!并且我从魔域回来的事只有你和她知晓,况且除了她没人跟我有仇!帝君哥哥,一定是她嫉妒你宠我爱我,所以想要杀了我!”
羲沅轻声哄着她:“别胡思乱想,先养好身体要紧……我会亲自调查这件事,如若真的是她,我会让她给你下跪道歉。

呵——
紫鸢在心底嘲讽一笑。
一千年前他为这个男人付出了全部,一千年后他却要自己对别的女人下跪道歉?
凭什么?
是他忘了她曾是高贵的司花之神,还是她几百年来在他面前习惯了示弱,以至于让他觉得任何人都能欺负她?
紫鸢攥紧手中的帕子,面色无彷地走了进去。
床榻上的楉芜看到紫鸢,虚弱神情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恐慌和忌惮。
“姐姐,对不起……楉芜不该顶撞您……”
紫鸢未接话。
羲沅面色低沉看着她:“为何要伤芜儿?”
紫鸢看着他冰冷的双眸,扯了扯嘴角:“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会信吗?”
羲沅的沉默,让紫鸢自嘲笑出了声。
她刚刚自讨没趣问了什么?
真是越活越没自知之明了……
既然在他心中,自己总是这般恶毒,那便依了他吧。
紫鸢无惧地迎上他审视的目光,淡凉一笑:“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帝君可要我以死谢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5章 我怕你终有一天后悔


羲沅被她怔住,随即一把将她拽出寝宫。
“你到底想要怎样!”
紫鸢被他拽得一个趔趄,后背撞到了玉柱上,疼得她脸色苍白。
“我想要怎样?”
我想要的,从始至终都是你罢了!
“眼不见为净,我……”她话还没说完,一道龙吟骤然响起,随即一个身穿黄袍的伟岸男人出现在了重华宫。
“羲沅帝君,你这般对你的帝后,又是作甚?!”天帝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
羲沅松了手,狠狠剜了紫鸢一眼,好似是在怪她不该叫天帝前来掺和他们的家事。
可天帝为何会来,紫鸢根本就不知情。
她扶着玉柱勉强站稳,对着天帝虚行了礼。
“紫鸢见过帝尊……”
天帝拂了拂衣袖,让旁边两个仙娥扶住她。
“紫鸢,你和羲沅的婚事是天后亲赐,日后受了委屈莫憋心底,本尊和天后都会替你讨回公道。

紫鸢听着天帝的话,鼻尖微微泛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天帝叹了口气,幻出太极镜给羲沅看,镜中画面是楉芜自导自演假装中毒的前后内幕。
“你的私事我本不该插手,但你若一直鱼目混珠,我怕你终有一天会后悔。
”天帝语重心长说道。
羲沅沉默了半响才挤出一句话:“我心中自有数。

紫鸢瞧着羲沅的神态,心底的荒凉又重了几分。
他一直都是个聪明人,很多事不用别人来说他自己也能调查清楚。
楉芜制造了冰霜毒的假象,羲沅不可能全然不知,但他没有戳破,甚至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来替她讨回公道。
不过是纵容和宠爱罢了,可笑的是她还想还自己一个清白。
甚至破罐子破摔受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
天帝离开后,羲沅未再多看紫鸢一眼,而是直接进了寝殿陪伴卧床的楉芜。
紫鸢心底涩涩的,她仓皇转身,浑浑噩噩地往外走。
这重华宫,一刻都呆不得……
羲沅守在重华宫照顾了楉芜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整个天界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议论纷纷历来遵守天规的羲沅帝君会破天规纳侧妃。
羲沅没有反驳那些谣言,依旧尽心尽力陪着楉芜,用最好的灵丹妙药治愈她受损的心脉。
另一边,紫鸢也只能选择充耳不闻。
手腕上的鸢尾花已经黑了一半,她的灵力一日比一日消散得厉害,根本无暇顾及那些流言蜚语。
鸢尾花的本源树干一直由亭羡守护,他感应到了紫鸢生命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再次赶来了揽月宫。
当他看到那个曾高傲得不可一世的丫头卑微地缩在阴暗的角落,抱着空酒壶啜泣的样子,又气又心疼。
“小鸢!”亭羡恨自己不能分担她的痛苦。
紫鸢眼神有些浑噩迷离,她看不清眼前男人的模样,只能微微看到一个熟悉的轮廓。
“阿羲,是你回来了吗?”
微醺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犹如被人遗弃的小猫。
“你终于舍得回来看我了……我等了你一千年,你却和别的女人恩爱了一千年,现在还要折磨我,为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哭不闹,所以才这般肆无忌惮地折磨我?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时日无多了,为什么连最后一点好的念想都不愿留给我呢……”
紫鸢低低说着,这些年来羲沅带给她的苦和涩已经根深蒂固地钻进了她的血肉中,犹如倒刺无法拔出。
纵使煞气发作痛到让她死去活来,可那个男人带给她的痛却让她万念俱灰啊。
亭羡不敢再听她碎碎说下去,他情绪失控地小心轻柔将她搂在了怀中。
“傻丫头,你会好起来的……只要师父一息尚存,一定会让你平安无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6章 戏水鸳鸯


亭羡带着紫鸢去了玄冰潭,以心头血喂养地煞之气转移魔气对紫鸢元神的吞噬。
纵使这般行径治标不治本,还折损了他半条命。
但守护花神,是他与生俱来的使命。
他亦甘之若饴……
三日后。
紫鸢状态好转,也终是知晓了亭羡为自己做的一切。
“师父,你这又是何苦……”紫鸢看着面色苍白的亭羡,眼眶泛红。
亭羡抬手想帮她擦拭眼角的泪渍,但强忍着贪念收回了手。
“只有你好好活着,花界才有盼头。

紫鸢苦涩一笑:“魔域对花界蠢蠢欲动,如今只有天界才能庇护我们族人……”
亭羡微微一怔,却也清楚她所言皆是实情。
如此一来,她留在帝君府,为了的也是花界众生吧。
他收敛心思,自掌心幻出一柄血玉钗,插在了紫鸢黑发中。
“这血玉钗可助你暂时稳住煞气,切记不可离身。

紫鸢心底发酸,这一世她欠师父的,怕是三生都还不清楚……
……
揽月宫。
紫鸢踩着冰冷的台阶回了寝宫,刚要上榻休息,却看到了一动不动站在窗前的羲沅。
紫鸢愣住,她以为他再也不会踏足她的揽月宫。
“堂堂帝后和自己的师父在玄冰潭戏水鸳鸯数日,你还真是贱得可以!”
男人尖锐的语气仿若一根针,刺得紫鸢趔趄后退了几步。
“师父只是在助我修炼,你莫要将话说的那般难听。
”她一字一顿说道。
羲沅转身看向她,戾气极重。
“双修亦是修炼,你倒是承认了!”他唇边扯出毫不掩饰的讥讽,“本君不过半月没来,你就如此寂寞难耐了?!”
紫鸢脸色煞白:“羲沅!你可以不念旧情也可以不再爱我,但是你不能这般诋毁我!”
她和师父清清白白,他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
羲沅抬手扯下紫鸢头上的血玉钗,冷哼道:“定情信物都给了,你还想让本君相信你们是清白的?”
眼见他要毁了那钗子,紫鸢连忙伸手去夺。
“还给我……”
师父说过这血玉钗可以压制煞气,但不能离身!
羲沅见她如此在意,怒得直接将钗子捏成粉碎,再一把将她拽到了床上。
他要干什么,紫鸢已然猜到。
“求你,不要……”她颤声抗拒,但根本抵不过男人的强来。
她的身体已经经不起双修,若这般折腾她的灵力会溃散得更快。
“怎么,这要为你师父守身如玉了?”
羲沅出言讽刺,毫不在意自己的话是在紫鸢心口上捅刀子。
“羲沅,别逼我恨你。
”紫鸢咬着牙开口。
她止不住地颤抖,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很痛。
痛到仿佛被活生生撕裂。
她怎么就掏心窝子爱上了这样一个男人呢?
男人动作一顿,随即更狠地折磨起她。
压制煞气的灵气溃散于心脉,紫鸢痛得两眼发黑,连瞳孔都开始涣散。
“噗——”
她喉间一片气血沸腾,直直喷出了一口乌血。
“紫鸢!”
意识丧失前,她听到那个男人慌张喊着她的名字。
那紧张的样子,好似有多在乎她一般……
羲沅,我若这般死了,你会难过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7章 我只欠她一人


昏昏沉沉。
紫鸢睁眼醒来,看到自己依旧躺在揽月宫中。
身上已经换了干净衣裳,屋子里飘着令人心静的檀香气息。
如若不是身上还有难以言说的疼痛,她差点以为之前经历的不过是一场噩梦。
“醒了?”羲沅的声音从旁响起。
紫鸢转眸看向他,俊朗的脸庞透着疲态,眼下有些青黑,瞧着好似多日未眠一般。
自己昏迷的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守在揽月宫吗?
“怎么回事?为何你的灵力几近全无?”羲沅的嗓音带着一丝急切。
紫鸢望着他眼底那丝微乎甚微的关心,笑着自指尖幻出充沛的灵力球,再散做流萤消散。
“不过是故意在你面前表现得虚弱些隐藏了灵力,所以你也会心疼我,对吗?”
羲沅微微一滞,眼中的厌恶骤然腾升。
“你果真和当年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他是疯了才会在这揽月宫守了她整整三日,真是魔怔!
看着羲沅决绝离去的背影,紫鸢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如此拙劣的障眼法,他竟然当真了。
他对她的关心,还真是不走心啊……
胸口一阵沉闷,丹田处又是一阵气血翻涌。
紫鸢看着手腕已经全部发黑的鸢尾花瓣,浑身不受控制地痉挛起来。
她知道是自己刚才强行催动灵力导致地煞之气的抑制失去平衡,如果没人助她平息,她的元神会就此被煞气吞噬!
紫鸢强撑着最后一丝活下去的残念,幻出传音鹤联系上了亭羡。
“师父,救我——”
……
玄冰潭。
亭羡给紫鸢疗完伤后,面色又苍白了几分,连脸上的青色脉管也几近变得透明。
这次他又损耗了自己多少心头血,只有他自己知晓。
“我从上古史册中寻到了法子,可将你元神上的地煞之气转移到鸢尾花身上,至此你再换一个躯壳修炼成人形便可,随我回花界吧。

紫鸢倚靠着冰榻,神情虚弱。
“再给我一些时间……等这段孽缘终了,我便回去,再也不回这里……”
亭羡听着她的话,失望中带着愠怒。
“你这又是何苦!当年你为他陨了修炼数万年的花神真身,现在又被他折磨得连个凡人都不如!若不是因为他,你的元神又怎么会染上那地煞之气!”
紫鸢垂着头,看着手腕上若隐若现的红线,眼眶涩红。
红绳入骨,姻缘天定。
绕指相缠,与卿两相欢。
纵使她已经放下了执念,可她和羲沅的姻缘线却依旧没有断裂。
连月老爷爷都还对他们抱有希望,她真的要这般放弃吗?
“师父,就让我最后任性一次吧……这短暂一生,本就是为他而重活……下一世,再也不会了。
”紫鸢小声说道,神情有些缥缈。
亭羡怔住,喉咙像卡了什么东西一般,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傻丫头,你可知你若再耽搁,你便再无来世了……
紫鸢对亭羡再三承诺,若羲沅再惹得她煞气发作,便彻底随他回花界。
揽月宫,一轮弯月挂在树头。
紫鸢正在给刚做好的桃花糕点缀花精,听到了背后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她转身,看到了玄衣墨发的羲沅。
“你来了?这是你最爱吃的糕点,快尝尝……”
她向往常一样笑着跟他打招呼,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羲沅蹙眉,他发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了。
但一想起还在重华宫等着他的楉芜,他将袖中的卷轴拿了出来。
紫鸢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卷轴,呼吸微微滞住。
他始终还是要休弃自己吗?
羲沅瞧着她悲楚落魄的神情,眸底有复杂的情绪涌动,但转瞬即逝。
“魔域修罗凶狠好斗,短短百年再次来犯,仙魔大战迫在眉睫……楉芜曾为左使主妃,过往身份很难在天界立足,我必须给她一个名分。

“你要给她名分,那你曾经给过我的承诺呢?难道都不算数了吗?”紫鸢的语气透着空洞的苍白。
羲沅面容清冷:“千年前仙魔大战,是楉芜救了我一命……纵使这三百年我有愧于你,但我此生只亏欠她一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8章 断个干净


紫鸢背脊一僵,随即自嘲笑出了声:“她救的你……呵呵……只亏欠她一人……”
原来他不是忘了当年的事,而是将自己为他做的一切都认成了另一个女人的功劳!
“你就这般笃定,当年是她救的你吗?”紫鸢嘶声问道。
“我亲眼所见,一只小狐狸替我挡了魔域修罗的混沌之威……”
回想起当年那一幕,还有小狐狸被雷电火海吞噬前望向自己的眼神,羲沅内心就无比动容。
一眼万年,大抵便是那一瞬而来……
望着羲沅眉宇间那抹不属于她的柔情,紫鸢心底一阵悸痛。
小狐狸,小狐狸——
原来你还记得小狐狸,却不知小狐狸早已身陨在那混沌之威中……
紫鸢深吸一口气屏去眼底的薄雾,将摊开的卷轴重新卷拢。
“要解除天帝神谕赐婚,需双方心甘情愿才可……但我不会同意,除非你答应我之前的条件,让我尝尝被你宠被你爱的滋味……”
羲沅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紫鸢!若不是你,楉芜也不会嫁去魔域联姻,这也是你欠她的!”
他的话不似刀刃带血,却比刀刃更加锋利伤人。
纵使,紫鸢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我欠她?”
这辈子我唯一亏欠的,只有我自己和师父亭羡,再无他人!
“羲沅,你为何就这般信她呢?当年的事,只要你稍稍去查一下便能知晓一切,仙魔大战的真相,小狐狸的身份,楉芜嫁去魔域的目的……如若你不想查,去问问天帝老人家,他也全都知情……”
她的话还没说完,羲沅已经拂袖豁开房门往外走,徒留警告的话语还在屋内飘荡。
“这姻缘你不愿断,我也有法子让你心甘情愿!”
紫鸢捂住胸口,深呼吸着让自己保持平静。
但那个男人决绝的话,还是让她心底颤动。
“你不愿去查明真相,我便去把真相带到你眼前吧……”她自言自语道。
翌日,紫鸢本想调整好气息后去找天帝老人家讨要太极镜,但一柄印着金龙印的神谕从天昭告——
七日后,羲沅帝君将迎娶楉芜狐仙为侧妃,并赐摘星阁为寝宫!
帝君府传得沸沸扬扬,上至仙官下至仙娥全都在聊千年间的种种,并感叹羲沅帝君为了楉芜狐仙不惜违背天规,终是有情人成眷属。
有情人终成眷属……
紫鸢看着欢呼的众人,内心一片死寂。
自天神创世以来,天帝与四方帝君均娶一妻,修情诀,护三界。
如有违背,需受七七四十九道雷劫方算令罚。
寻常上仙受九道雷劫就近乎要了半条命,羲沅竟肯为了楉芜受四十九道……
紫鸢蜷缩在床角,清瘦下巴抵着膝盖,两眼空洞无神。
她心底残存的期盼,随着那神谕的布告崩塌决堤。
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好像就快没了……
晌午时分,紫鸢还是去找了天帝。
但不是讨要太极镜,而是提了和离一事。
“只要我同意断这姻缘,他便不用受雷劫之罚……我思来想去,还是成全他吧。

成全两个字,从她嘴中出来,仿若千斤重。
“你们二人的姻缘是为了巩固天界和花界之交,本帝绝不同意!”天帝摇头。
紫鸢知道天帝担心的是什么,她将象征着花神身份的花符令拿了出来,递给了天帝。
“这花符令已注入羲沅帝君之血,花界神兵认符不认人,日后皆会认他为新主。

“你竟要将花界交由羲沅统领?”天帝惊愕交加,“紫鸢,你图什么?!”
紫鸢苦笑:“我还能图什么?从始至终,我图的都是当年那个玄衣少年郎……”
天帝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随即深沉叹息。
“紫鸢啊紫鸢,羲沅那小子欠你太多了……”
“无所谓了,我只求他这一生得偿所愿,永远也不要后悔。

紫鸢咬破手指,以指尖血在和离卷轴上摁下了自己的手印。
片刻后,她手腕若隐若现的红绳在一番颤动后,化作齑粉消散无影。
这孽缘,终是断个干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9章 诛心人必死(1)


揽月宫,紫鸢收拾好简易的行囊,最后看了眼自己住了三百年的宫殿。
刚成婚那会儿,她还满怀憧憬地培育出各种奇花异草装饰整座宫殿,而后随着她身子每况愈下而无暇打理变得萧条。
现在要处理掉自己在这住过的痕迹,全然是心如死灰地想还那个男人一个干净。
忙完后,紫鸢也坐下歇息。
这次回花界,她还是不惊动亭羡,届时给他一个惊喜吧。
自己让他失望了那么久,如今该好好听他的话了……
只是——
紫鸢看着手腕墨黑的鸢尾花纹,心底五味具杂。
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回去,带给亭羡的到底是喜还是悲……
花界。
繁花似锦,百花锦簇。
紫鸢望着熟悉的家园,感慨万千。
她已经三百年没有回来,如今这里的一切依旧那么美不胜收。
正在鸢尾花本源树干打坐加持的亭羡感受到了紫鸢的气息,如疾风般寻了过来。
看着一身紫衣飘然站立在花海中的紫鸢,他眼眶有些湿润。
“小鸢!”
紫鸢转眸而望,暖阳下她笑得明媚怡然。
“师父,我回来了……”她轻声说着,两腿发软地往后栽倒。
支撑着她御风飞行回家的灵力彻底耗尽,此刻的她已然油尽灯枯……
亭羡将紫鸢安顿在了鸢尾花本源树干旁,以树根之灵力韵养,加上他心头血的加持,能护她暂时无恙。
但此法,终不是长久之计。
不知为何,回花界的这些日子,紫鸢总是昏昏欲睡,常常醒来不过半个时辰就又困乏了起来。
她怕自己这么睡着,突然就醒不过来了。
醒不过来也好,就能彻底忘了那刻进骨子里的男人。
可看着废寝忘食翻阅古籍寻法子想要她好好活着的亭羡,紫鸢知道自己不能一睡不醒。
得再活久一些,才能对得起师父对自己的期盼啊……
三日后,亭羡外出采药,花界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羲沅看着坐在竹椅上如同蒲苇一般身形单薄的女人,神情一阵恍惚。
这个女人,怎么瘦成这样了?
“紫鸢。
”他轻声唤道,似乎是怕惊吵到那在闭目养神的女人。
竹椅上的女人没有任何回应。
羲沅皱了皱眉,又走近了几步。
“再过三日,我与小狐狸将会大婚,届时四海八荒皆会前来道贺……你是花界之主,理应前来。

羲沅将手中烫金的喜册扔到了她身上。
紫鸢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两下,随即有些乏力地睁开了眼。
纵使是睁眼闭眼,对此刻的她而言都是一种耗损。
“你……说什么?”她以为她听错了什么,但男人再次重复的话告诉了她什么叫残酷到底。
“我要娶楉梧为帝后,邀你参加喜宴。

紫鸢闭目轻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10章 诛心人必死(2)


诛事不诛心,诛心人必死。
他到底是有多不在乎她,才能明知道她深爱着他,还云淡风轻面不改色地走到她面前,亲口告诉她——
他要和别的女人成婚了。
“小狐狸,呵呵,小狐狸……”紫鸢一句句重复着,那一下跳得比一下缓慢的心脏,钝痛无比。
明明,她才是那只陪他的小狐狸啊。
羲沅蹙眉看着她,莫名觉得小狐狸三个字从她嘴中出来让他胸口发闷。
“记得来参加婚宴。

他扔下一句话,驾云离去。
而他背后,竹椅上的女人眸光渐渐涣散,再无一丝光泽……
正在采药的亭羡,忽的看到一道紫光自天边升起。
他瞳孔骤然紧缩,连藤篓都顾不上拿,急速飞了回去。
“小鸢!”
亭羡用满山鸢尾花为阵,将紫鸢几近溃散的元神巩固在枯瘦的躯壳内。
“小鸢,小鸢……”活了几万年的他,抱着怀中轻如羽毛的紫鸢泣不成声。
“师父,我是不是……要死了……”紫鸢看着自己已化作半透明的身体,恍惚问道。
亭羡摇头,紧紧抱着她。
“不会的……傻丫头,会没事的……”
紫鸢苍白的唇微微张开,却发现自己快要发不出声音了。
她用尽力气将那烫金的喜册塞到了亭羡手中,一字一顿艰难吐道:“替我……参加……他的喜宴……告诉他……小狐狸……”
小狐狸最喜欢的,便是看他甩袖舞剑弄清影,桃花灼灼漫天飞……
后面的话,她再也没能说出来。
风起,阵破,紫鸢的身体化作星光点点,随风而逝——
“小鸢!!”
亭羡竭尽全力抱紧怀中人,但他颤抖的臂弯下,只剩一片虚无。
……
三日后,帝君府。
府中处处张灯结彩,透着喜庆之气。
普天同庆之日,四海八荒的各路神仙踏破殿门前来道喜。
羲沅身穿囍服,心情却有些恍惚。
当年娶那个女人时,自己没有给她婚宴,如今让她代表花界前来赴宴,也是想让她看看自己和小狐狸有多般配。
羲沅的视线在贵宾坐席环顾了一圈,却没找到紫鸢的身影。
他皱了皱眉,自己亲自将喜册送了过去,她竟敢不来?
吉时到,羲沅正要吩咐仙使关门设宴,外头忽的传来一阵芬芳的花香气息。
羲沅一怔,以为是紫鸢前来,未料来的人却是一身寡白素袍的亭羡。
“你来作甚?紫鸢人呢?”羲沅望向他的身后,没有熟悉的影子。
亭羡憔悴神情透着清冷,他盯着羲沅静默看了半响,才迟缓地从怀中拿出一个琉璃方盒。
方盒中,是一株已化作齑粉的紫色鸢尾花。
“我把她带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第10章 诛心人必死(2)


诛事不诛心,诛心人必死。
他到底是有多不在乎她,才能明知道她深爱着他,还云淡风轻面不改色地走到她面前,亲口告诉她——
他要和别的女人成婚了。
“小狐狸,呵呵,小狐狸……”紫鸢一句句重复着,那一下跳得比一下缓慢的心脏,钝痛无比。
明明,她才是那只陪他的小狐狸啊。
羲沅蹙眉看着她,莫名觉得小狐狸三个字从她嘴中出来让他胸口发闷。
“记得来参加婚宴。

他扔下一句话,驾云离去。
而他背后,竹椅上的女人眸光渐渐涣散,再无一丝光泽……
正在采药的亭羡,忽的看到一道紫光自天边升起。
他瞳孔骤然紧缩,连藤篓都顾不上拿,急速飞了回去。
“小鸢!”
亭羡用满山鸢尾花为阵,将紫鸢几近溃散的元神巩固在枯瘦的躯壳内。
“小鸢,小鸢……”活了几万年的他,抱着怀中轻如羽毛的紫鸢泣不成声。
“师父,我是不是……要死了……”紫鸢看着自己已化作半透明的身体,恍惚问道。
亭羡摇头,紧紧抱着她。
“不会的……傻丫头,会没事的……”
紫鸢苍白的唇微微张开,却发现自己快要发不出声音了。
她用尽力气将那烫金的喜册塞到了亭羡手中,一字一顿艰难吐道:“替我……参加……他的喜宴……告诉他……小狐狸……”
小狐狸最喜欢的,便是看他甩袖舞剑弄清影,桃花灼灼漫天飞……
后面的话,她再也没能说出来。
风起,阵破,紫鸢的身体化作星光点点,随风而逝——
“小鸢!!”
亭羡竭尽全力抱紧怀中人,但他颤抖的臂弯下,只剩一片虚无。
……
三日后,帝君府。
府中处处张灯结彩,透着喜庆之气。
普天同庆之日,四海八荒的各路神仙踏破殿门前来道喜。
羲沅身穿囍服,心情却有些恍惚。
当年娶那个女人时,自己没有给她婚宴,如今让她代表花界前来赴宴,也是想让她看看自己和小狐狸有多般配。
羲沅的视线在贵宾坐席环顾了一圈,却没找到紫鸢的身影。
他皱了皱眉,自己亲自将喜册送了过去,她竟敢不来?
吉时到,羲沅正要吩咐仙使关门设宴,外头忽的传来一阵芬芳的花香气息。
羲沅一怔,以为是紫鸢前来,未料来的人却是一身寡白素袍的亭羡。
“你来作甚?紫鸢人呢?”羲沅望向他的身后,没有熟悉的影子。
亭羡憔悴神情透着清冷,他盯着羲沅静默看了半响,才迟缓地从怀中拿出一个琉璃方盒。
方盒中,是一株已化作齑粉的紫色鸢尾花。
“我把她带来了——”
继续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