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珺,墨晔骞(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
简介:都说高山村的阮珺是个十足十的废物!四岁不会说话,五岁不会走路,而且还是被父母遗弃的野丫头!可是后来大家才知道......村里的鱼塘是阮珺承包的,村里的路是阮珺出钱修的
不仅如此......医学界的泰山屁颠屁颠的跟在她后面叫师傅,态度恭敬的很
娱乐圈的影帝各种鲜花钻石送上,叫老大还被实力嫌弃
炒股大神跪求大佬指点......让世人更更更震惊的是,她还是京城财神爷墨晔骞的夫人!!       
角色:阮珺,墨晔骞
阮珺,墨晔骞(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她是个怪胎


第1章 她是个怪胎

“大佬!有人给你下了任务,你看了吗?”

电话里是男人激动的声音。

阮珺头上顶着草帽,身上穿着迷彩服T恤坐在鱼塘边钓鱼。

“什么任务?”女孩的声音淡淡的,微微扬着的蛾眉透着三分散漫。

女孩静静的坐在那里,虽然穿的很土,但一张绝美冷清的脸却是美的有些过分。和其他在鱼塘边垂钓的村民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京城墨家的小太子爷被掳走了!墨家发布任务,只要能平安救出墨家小太子爷,钱随便开!”男人的声音有些隐隐的激动。

阮珺一只手拿着钓鱼竿,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我像是缺钱的人?”

“......”

电话那头硬生生的卡了好几秒。

“大佬你真不接?”

“上钩了。”阮珺看着水面上的浮漂动了动。

“什么上钩了?”对方一头雾水。

“鱼!”

哈?

“很大的一条。”

“......”

到此,电话挂断。

阮珺将鱼竿向后一提,果然是一条相当大的鲫鱼,足足有三斤重!

其他垂钓的村民看到这,个个眼中露出羡慕的神色。

“这是第几条了?”

村民们小声议论着。

“好像有二十条了。”

“嘶——”村民们嘴里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丫头,果然是个怪胎,从小到大发生在她身边的事都怪!”

“可不是!”某个村民眼红的看着阮珺身边的塑料红桶,在阳光的照射下,四分之三的位置都是黑压压的,全都是鱼。

对于村民们的小声议论,阮珺或多或少听到了些,自从她懂事开始,这些话她就听到耳朵长茧了,所以也习以为常了。

换上鱼饵,甩动鱼竿,继续钓鱼。

没多一会儿,一辆泛着银灰色的面包车开了过来。

乡间的小路是没有铺上沥青的沙子路,车轮压在上面发出轱辘的声音。

面包车在开到鱼塘边的时候停了下来。

车门拉开,坐在后面的墨镜男人下来后,动作粗鲁的把车上的小男孩给扯了下来。

小男孩大约四五岁,漂亮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墨镜男人就近来到阮珺的身后。

“请问,这附近哪里有宾馆?”问完后,看到了塑料桶里的鱼,新鲜肥美,勾人味蕾。“你这鱼我买了,多少钱?”

阮珺没有回头,轻飘飘的说了句,“不卖。”

墨镜男人皱了皱眉,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块钱,“鱼归我,钱归你。”

其他村民看到这,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 。

阮珺透着冷傲的眉眼里染上抹烦躁。

转头看向墨镜男人。“听不懂人话?不卖。”

一个回头,阮珺看到了被男人抓着的小男孩。

个头不高,大约四五岁,粉雕玉琢的小脸精致的不似人间。

让阮珺微讶的是,这小男孩冷酷矜傲的样子,似乎跟她有三分像。

在阮珺打量小男孩的时候,小男孩酷酷木讷的脸上也开始出现感情变化,一双葡萄般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

小男孩看着看着便情不自禁的迈着小短腿朝着阮珺走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2章 救小包子


第2章 救小包子

“回来!”墨镜男人粗鲁的扯着小男孩嫩白的手,用力拉回去。

小男孩疼得小脸顿时憋红了起来,尽管如此,嘴里也不曾发出一点声音。

看着小男孩吃痛的样子,阮珺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这时,小男孩突然挣扎起来。

墨镜男人始料未及,一下子被小男孩给挣脱了。

小男孩迈着小短腿跑到阮珺的身边,抱住阮珺的腿,抬头开口喊了声,“妈妈。”

发音不是特别标准,但还是听得清楚,小男孩叫的是‘妈妈’这个称呼。

阮珺低头看着腿上的挂件,冷冷的眉头难得的软下了几分。

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意外,那个小团团也差不多这么大了。

“你给我过来!要不然今天有你苦头吃!”墨镜男人对着小男孩吼出声。

与此同时,车上又下来好几个戴墨镜的人。

阮珺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那些戴墨镜的人,又低头看了看小男孩,星眸眯了眯。

“峰哥,不是说这小孩是个哑巴吗?”后下车的人问。

墨镜男人也被刚才小男孩突然说的话给惊了一跳。

传言,墨家小太子爷是个废柴,三岁不会走路,四岁还不会说话。

“你家里人?”阮珺看着小男孩问。

小男孩冷漠着张脸,小手指着那些墨镜男人,说话有些微的困难,“坏,坏人。”

阮珺知道了。

“你快给我过来!”墨镜男人说着不等小男孩自己过来,就直接动手朝着小男孩身上抓。

结果不等手碰到小男孩的一根发丝,手腕就被阮珺用两根手指给钳制住了。

“啊——啊啊——”墨镜男人嘴里发出惨叫的声音。

阮珺回头看向小男孩,“你往后让让,小心伤到你。”

小男孩听话的点了点头,跑出几步后,回头盯着阮珺看。与之前冷酷的小表情不同,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不停的泛着光彩。

其他墨镜男人见状,两个朝着阮珺袭去,另外一个作势去抓小男孩。

阮珺见状,流转的眸子划过冷芒。

钳制着墨镜男人的手腕猛地翻转,“咔嚓——”一声。

墨镜男人痛的跪在地上,跟着被阮珺一个肘击击中后背,直挺挺的趴到地上。

看着面前冲过来的两个墨镜男人,阮珺一个扫腿将两人全部绊倒,这还没有结束,一手抓着一人的头发,来了个火车撞火车。

解决完这三个人后,阮珺猛地回头过去,看到了已经追上小男孩的墨镜男人。

躬下身,从地上捡起几个石子,朝着墨镜男人抛掷而去。

石子击中到墨镜男人的腿上,一个身体失衡掉进了鱼塘里。

“噗通——”一声,激起非常大的水花。

小男孩两眼闪亮的看着阮珺,崇拜的不要不要的。

待那些墨镜男人慌忙逃窜后,阮珺走到小男孩身边,蹲下来问。

“你家里人呢?”

小男孩歪着小脑袋盯着阮珺几秒后,伸出小短胳膊,抱住阮珺的脖子。软糯糯的唤着,“妈妈。”一边唤着一边用小脸在阮珺的脸上亲昵的蹭着。

这软软的一团,这糯糯的声音,让阮珺有点上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3章 长得很像母子俩


第3章 长得很像母子俩

正在垂钓的村民们看到这一幕,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起来。

“那小孩不会真的是阮珺的儿子吧?”

“怎么可能?阮珺那丫头性格那么古怪,手段又那么暴力,哪个敢娶她?”

“但人家长得漂亮啊!我们村里就没有一个姑娘长得像她这么漂亮水灵的!”

这话,大家都服气!

他们高山村,地势高,气候干燥,风大,太阳毒。村子里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夏天脸黑,冬天脸皲。

再看阮珺,跟他们一样都在大太阳底下晒着,却是肤如凝脂,面若桃花。那皮肤水灵的跟刚磨出的豆腐似的,叫一个嫩的能掐出水啊!

都是一方水土养出来的,咋区别那么大呢?

“会不会是......阮珺在外面养的孩子?”

“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这个丫头诡异的很,从不和村子里的其他人过多交流,而且每年都会离开村子,一走就是大半年才回来。”

村民看着同框的阮珺和小男孩,精致如画的眉眼十分的相似,就连脸上酷酷的表情都像是从一个模子上刻下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阮珺刚才四周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有像小男孩家人的人。

小男孩抓着阮珺的手指,抬头看着和自己很像的阮珺,“包......包......”

“宝宝?还是包包?”小男孩发音不是很清楚,而且阮珺也看出来了,小男孩说话似乎不是很利索。

跟她小的时候倒是很像,她记得自己也是大概五岁的时候才能像正常小孩那样说话。

“包!包——”小男孩吃力的表达着。

“我知道了,你叫包包?”

小男孩点了点头。

“你几岁了?”

小男孩伸出四根肉乎乎的手指。

“那你家在哪里?”阮珺再问。问完后,觉得自己浪费口水了。

他连名字都说的那么费劲,让他说家在哪里?怎么可能说的清楚?再说了,这小男孩只有四岁,就算说的清楚只怕也不知道。

就在阮珺这么想的时候,包包蹲了下来,捡起一根小棍子,在地上写了起来。

“京城。”

两个字,笔走龙蛇,行云流水,集书法之大成!

这是四岁小孩写的字?!

阮珺神色惊讶,朝着包包身上看去。身上的衣服看不出牌子,但从面料上看却是一等一的好。

蓦的!

阮珺突然想起刚才接到的那通电话,说是京城墨家的小太子爷被绑架了,难道就是他?

那么巧?

说起来,她听过从京城流传出来的传言。

墨家的小太子爷,三岁不会走路,四岁不会说话......

包包虽然说话有些困难,但还是会说话的,所以未必就那么巧是墨家的小太子爷。

“过几天我会去京城,到时候带你去找家人。”

她前些天接了个任务,去给京城郝家大少治疗腿疾。拖延到现在懒得去,正好带包包一起去,看能不能帮他找到家人?

阮珺拎着装满鱼的水桶,牵着包包的手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京城墨家。

墨晔骞静静的坐在皮质沙发上,身穿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额前的碎发在冷硬的脸上投下一片暗影。尽管如此,也遮不住他眸底氤氲的暗沉寒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4章 亲妈来了


第4章 亲妈来了

陈玄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惶恐起来。

“老板——”

“人找到了?”墨晔骞的声音冷冷的,没有温度,也没有起伏。

陈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有线索了。”

墨晔骞抬头看向陈玄,黢黑的眸子里无波无澜。

“平城收费站的监控有拍摄到绑架小少爷的那伙绑匪车子。”陈玄继续说道:“那些绑匪后来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尽量避开有监控的地方。据我调查,那些绑匪很有可能去了南阳县。”

“南阳?”墨晔骞拢了拢长眉。“你在怀疑是前任创意总监高志广在背地里动的手?”

“很有可能。”陈玄说。

“爷你可能不知道,高志广在离开公司的时候,有放过狠话,说是会让爷......让爷后悔的,会让你......跪着求他的。”陈玄说这话的时候都没敢看墨晔骞。

短暂的安静后,墨晔骞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高志广的老家在哪里?”低沉的声音中透着三分危险。

“在南阳县高山村。”陈玄回道。

话落,墨晔骞迈着沉稳的步子大步流星的走出别墅。

阮珺牵着包包的手回家,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了停在了路边的红色法拉利。

是那些人来了?

阮珺眯了眯眼,继续牵着包包的手回到了家里。

“珺珺,你回来的正好。”六十多岁的汪莉萍从屋里迎了出来,一出来就看到跟在阮珺后面的包包。

村子里就那么一百多户人家,哪家小孩长什么样子,汪莉萍都认识。

看着粉雕玉琢的包包,汪莉萍就猜测着,难道是哪家在城里的亲戚?

“包包,她是我汪奶奶。”阮珺低头看着包包说道。“你也叫她一声奶奶吧。”

汪莉萍跟阮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从小她是跟着汪莉萍后面长大的,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汪莉萍对于阮珺来说,是她唯一的亲人。

包包抓着阮珺的手,一张小脸酷酷的,“奶、奶.....”

“哎呦呦——真听话,真懂事!”汪莉萍一见那么小的一个团子,喜欢的不得了,笑得脸上满是质朴的褶子。

“欸?”汪莉萍看了看包包,对比了下阮珺,“这孩子,仔细看,跟你长得还挺像的。”

阮珺朝着包包看去,她也觉得很像。

这时,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踩着高跟鞋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两人便是那辆法拉利的主人,也是和阮珺有着直接血缘关系的人。

前面那个中年女人是生阮珺的亲妈,萧会雯。后面的女孩是比阮珺小一岁半的亲妹,阮怜薇。

两人身上皆是穿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牌,走在前面的萧会雯虽然年纪已过四十,但保养的却是极好。再加上脸上精致的妆容,四十岁出头的她看起来跟三十多岁似的。

“夫人,她就是珺珺。”汪莉萍看萧会雯一直不说话,以为她还没认出阮珺,毕竟这两人也十多年没见过了。

萧会雯朝着阮珺身上打量去,一身的土味,鞋子上还沾着泥巴,顿时眉头皱起,眼底满是嫌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5章 路边捡的


第5章 路边捡的

看着看着,目光下移,落在包包的身上,看着两人三分相似的脸,顿时脸上一沉,用质疑的语气问阮珺,“这小孩跟你什么关系?”

“跟你有关系?”阮珺淡漠的回了萧会雯一句,而后连个眼神都懒得吝啬留下,直接拉着包包进屋。

萧会雯被阮珺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你是怎么跟我说话,你给我——”站住,后面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阮怜薇给拉住。

“妈!你忘了,我们为什么来了?”阮怜薇低声在萧会雯耳边提醒说道。

听到阮怜薇的提醒,萧会雯这才压下怒火。

她们这次来是为了承诺郝家的婚事,这门婚事是家里的老爷子应下的,郝家他们得罪不起,所以必须有人嫁过去。

阮怜薇也好,还是萧会雯的小女儿阮思忆也罢,必须有人嫁过去。

郝家虽然家大业大,但郝家大少坐在轮椅上多年,说实话嫁过去就是守活寡。

所以无论是阮怜薇还是阮思忆,谁也不想嫁给那样的人。萧会雯两口子也是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于是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阮珺的身上。

阮怜薇挽着萧会雯的手和汪莉萍一起进了屋,桌上摆着自己家田里种的瓜。

“阮珺,我们这次来,是想接你回家。”萧会雯这话不是在商量,而是命令的语气。

阮珺蛾眉里挑着分桀骜不羁,不冷不淡的说道:“你以为我是你生的,就要听你的安排?小的时候,你把我扔到这里,一晃就是十几年。现在想把我接回去,就接回去?”

萧会雯看着叛逆的阮珺,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你也不能怪我,当初也是你自己不争气,四五岁还不会走路,连话也不会说。让我和你爸成了圈子里的笑柄,我们也是没办法才把你丢到乡下。”

四五岁不会走路?不会说话?

包包两眼巴巴的看着阮珺,忽的眼睛有些湿润。低下小脑袋,趴到阮珺腿上,胳膊抱上,小手抓着阮珺的衣服。

“困了?”阮珺声音放轻问。

包包没说话,肚子倒是先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

原来是饿了。

包包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耳根有些红。

阮珺打了个鸡蛋放到碗里搅匀,又添了些芝麻油和盐,生抽、葱、香菜放了进去,用烧的滚开的水去冲,一碗香喷喷的蛋花汤就好了。

阮珺把蛋花汤端到包包的面前,递给他一个自己用过的铁勺子,“慢点喝,很烫。先垫垫肚子,很快就要吃晚饭了。”

包包除了说话不利索,其他方面和普通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肥呼呼的小手握着勺子柄,舀起一勺子蛋花汤,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且动作斯条慢理,相当有涵养,一点儿也不像寻常人家的小孩。

包包喝下一口蛋花汤,顿时瞳孔一亮,笑着看向旁边的阮珺,“好、喝。”

阮珺抬手摸了摸包包的脑袋。

“珺珺,这孩子哪个人家的?”汪莉萍忍不住问了句。

“我在路边捡的,他找不到家里人了,过几天我准备带他去趟京城,帮他找到家人。”阮珺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6章 看不起她


第6章 看不起她

阮珺的这个答案倒是让汪莉萍感到意外,看向包包的目光多了分同情。

“还要过两天?”萧会雯皱了皱眉,“家里很多事要处理,怜薇还在上大学,事不宜迟,今天晚上就收拾收拾,明早就走。”

萧会雯听阮珺说去京城,误以为阮珺是同意和她们一起回去了。

这个结果早在萧会雯的预料中,一直待在乡下能有什么出息?除非阮珺是脑子坏了,才不会跟着她们一起回去。

阮珺眼皮都不抬的朝着萧会雯扫了眼,“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去京城只是帮包包找家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萧会雯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心想阮珺不会不跟她们回去的,她现在这副态度恶劣的样子,多半是心中有气。

思及此,萧会雯不再勉强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头看向汪莉萍,“我打算带阮珺去京城,给她最好的培养。”

“对了,阮珺她上过学吗?”

阮珺的情况特殊,萧会雯担心阮珺是个文盲。

“上过,珺珺可聪明了,六岁就开始上幼儿园了。”汪莉萍夸赞着说道。

普通小孩三岁就能上幼儿园,她六岁才开始上,这也叫聪明?

萧会雯庆幸当初把阮珺丢到了乡下。

汪莉萍的话还没有说完,“珺珺七岁就把小学的课程全都学完了。”

什么?!

萧会雯和阮怜薇愣住。

“珺珺就是个天才,八岁自学了初中所有文化知识,九岁学完高中。”汪莉萍满脸骄傲的说道。

萧会雯缓了缓问,“是阮珺说的?”

“是啊,珺珺九岁离开学校,一个人就出去闯社会了,第二年回来的时候,珺珺就拿了好几个什么博士硕士学位证书。”汪莉萍继续夸着阮珺说道。

包包一脸崇拜的看着阮珺,搬着小板凳往阮珺的身边挪了挪,靠的近近的。

“汪奶奶,你说笑呢?十来岁的小孩就能拿博士硕士学位证书了?”阮怜薇声音里透着隐隐的嘲讽。

“是真的,我这么大年纪了,撒这谎干什么?”汪莉萍提高声音继续说道:“我们珺珺可有本事了。你们进村的村口,东边那鱼塘,就是珺珺承包的。”

萧会雯和阮怜薇刚才进村的时候,的确有看到有一个很大的鱼塘,一群人围着垂钓。

“汪奶奶,你越说越夸张了。阮珺......是姐姐她承包鱼塘?”阮怜薇朝着阮珺看去,一身的穿着除了用‘土’来形容,她实在找不出其他的词。

“我怎么是夸张呢,我——”汪莉萍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被阮珺的声音打断。

“跟无关紧要的人没必要说这些。”

无关紧要的人......

萧会雯站了起来,面露严肃的看着阮珺,“你是我阮家的人,你是我生的,我不可能让你一辈子待在这种地方。今天晚上你好好想一想,明天我们再来找你。”

汪莉萍看萧会雯要走,忙出声叫住,“夫人,您不留下来吃晚饭?”

萧会雯朝着屋内扫了眼,虽然整理的干净,但乡土气息太重,她表示自己一个上层圈子里的人受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7章 由不得她


第7章 由不得她

“不用了,我们在县城预定了酒店。”萧会雯离开之前拧眉看了阮珺一眼。

而阮珺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该干什么干什么?

车子开往县城的路上,阮怜薇眉头紧锁,担心的问道:“如果阮珺不同意怎么办?”

“由不得她!”萧会雯不客气的说了句。

“可是她刚才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我真的有些担心......”阮怜薇低着头弱弱的说着。

萧会雯冷笑了声,“我看的出来,那丫头无非就是心中有气而已,明天我们稍微许她点好处,给她在县城里买两件衣服,哄一哄也就听话了。”

听萧会雯说的那么笃定,阮怜薇心口上的大石头算是卸下来了。

她觉得萧会雯说的非常有道理,看着路两边贫瘠的山村,从车窗飘进来的到处都是猪马牛羊味。也就是阮珺在这里生活习惯了,要是换做是她,一天都待不下去。

这天晚上,包包和阮珺睡在一起,两人都不说话,很快便睡着了。

第二天汪莉萍一进来就看到阮珺和包包同款的睡姿,平躺着,两手放在头左右侧,拳头攥着,左腿屈膝躬着。

看到这一幕,汪莉萍没忍住拿手机拍了下来。

吃早饭的时候,汪莉萍把手机拿给阮珺看,“瞧瞧,早上差点笑死我。”

阮珺看着手机照片,清冷的眉峰染上抹难得的柔色。

包包探头过来看,在看到自己和阮珺同样的睡姿后,心里暖暖的,甜甜的。

吃完饭后,阮珺拿起红色塑料桶和鱼竿去鱼塘边钓鱼。

包包过来,小手抓上塑料桶的系子。

“你也想去?”阮珺低头问。

包包点了点小脑袋,拎着塑料桶乖乖的立在阮珺的身边。

“那就一起去吧。”

鱼塘边,那些村子里的大叔大妈们一看阮珺来了,个个脸色变得不太好看起来。

在他们看来,阮珺的锦鲤光环太重,每次钓鱼都是收获颇丰。再看他们,三个字,丢人啊!

包包老实的坐在阮珺的身边,看阮珺钓鱼。

“哗啦——”一声,阮珺鱼竿抛起,又是一条。

包包捧着鱼乐呵呵的往水桶里放。

这时,一个肥胖的大妈放下鱼竿走了过来,佯装不经意的绊倒了包包的脚。

包包摔倒趴在地上,两斤多的鱼就这么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掉到了水里。

包包微张着嘴看着鱼塘泛着水花的地方,趴在地上半天不动。

“没事吧?”阮珺走过来把包包扶起,目光在小人身上检查起来。

包包红着眼角抿着嘴唇,一副受到了极大委屈但努力忍着的样子。

这时,大妈尖锐难听的话在头顶上响起。

“这小孩怎么走路的?那么宽敞的路往我身上撞。瞧把我衣服都弄湿了,我这衣服是我儿媳妇刚从县城买的,599一件!”

阮珺缓缓站起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中年大妈。

中年大妈叫柏秀娟,是他们高山村出了名的悍妇。属于死不讲理,还能跟你动手的那种。

“看什么看?他是小孩子犯错误就算了?撞了我,连句道歉的话都不会说的吗?”柏秀娟掐着腰对着阮珺吼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8章 阮珺的手段


第8章 阮珺的手段

柏秀娟光说还不过瘾,伸腿把旁边的塑料桶踢翻到了鱼塘里,不剩下一条鱼。

阮珺眯着眼,眼底氤氲的霜寒愈来愈浓。

“天天来钓鱼,每次钓那么多,你都钓完了,我们钓什么了?这鱼塘是我们高山村的,凭什么你钓那么多?!”柏秀娟扯着嗓子,声音吼得很大。

围在鱼塘边钓鱼的人虽然也觉得柏秀娟不讲道理,但一想到每次钓鱼阮珺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钓最多的鱼,也实在是太刺激人了。

想到这一点,大家全都选择做个吃瓜群众默默看热闹。

阮珺冷嗤一声,目光冰冷的看着柏秀娟“凭什么?凭你没用!”

这话一出,堵得柏秀娟半天说不出来话。

包包仰着张小脸看着阮珺,眼睛里有崇拜的小星星。

超霸气的!

“你——你——”柏秀娟伸出肥猪手指着阮珺,气的指尖都在发颤,“好啊!我怎么说也算是你长辈,你跟我这么说话,真是没有教养!”

“我有没有教养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阮珺视线一转,落在包包的身上,刚才那一摔,膝盖上和手肘上皆是沾满了泥巴。

“给他道歉。”

“哈?我给他道歉?!”柏秀娟掐着腰喷着口水吼着。

阮珺拉着包包往旁边让了让,以免被口水波及到了。

柏秀娟看着阮珺那一脸嫌弃的样子,顿时气冲脑门,出脚把阮珺的鱼竿也踢到了鱼塘里。

阮珺目光从鱼塘上收回,淡淡的看着柏秀娟,“以后你不用来这里钓鱼了。”

“哈?哈哈哈——”柏秀娟被阮珺的话给逗笑了,笑的浑身上下的肥肉都在晃,“我不用来了?你算什么东西?这鱼塘是我们高山村的,又不是你家承包的!你说不让我来,我就不来?简直笑死人了!”

阮珺无视柏秀娟的大笑,牵上包包的手,“我们回去。”

包包朝着鱼塘里看去,红色塑料桶很是显眼的漂在水面上,距离有些远,似乎不太好够的样子。

还有鱼竿,前半截连同鱼线没在水里。

“不用担心,会有人捞上来的,亲自登门送过来的。”阮珺回头看了眼柏秀娟后,拉着包包的手朝着回去的路走去。

柏秀娟看着阮珺离开的背影,嘴里骂骂咧咧着,“以后是你不要来了!还有人给你捞鱼竿?你做梦吧!”

柏秀娟说着又把鱼竿往鱼塘里踢了踢,这下鱼竿整根没入到鱼塘里。

回去的路上,阮珺拿出手机,拨出了一通电话。

村长办公室,固定电话铃声响起。

“喂?”

“是阮珺丫头啊!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阮珺:“前几天我答应出资修路的事,我准备撤回。”

“什么?!”村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阮珺的话还没有说完,“还有,前段时间谈的关于‘休闲旅游垂钓计划’的钱,我也不打算捐了。”

阮珺越说,村长脸上的表情就越崩,一张老脸难看的跟苦瓜似的。

“阮珺丫头,修路的和旅游开发的事,不是都谈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9章 震惊的村民们


第9章 震惊的村民们

“是不是有人惹到你了?”村长猜测着问道。

“嗯。”阮珺淡漠的应了声,声音不温不热的,听不出什么感情变化。

村长气啊!他好不容易劝阮珺投资他们村的发展建设,说的嘴都干了,那丫头才同意,结果——

到底是谁不长眼惹到那丫头了?这不是逼他爆粗口吗?

鱼塘边,柏秀娟还在钓鱼。

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触霉头了,一上午连条小鱼都不上她的钩。

一定是阮珺那个小煞星!

就在柏秀娟这么想着的时候,漂浮突然动了。

终于上钩了!

柏秀娟激动的站了起来,撸了撸袖子,刚把鱼竿提起,就被突然在身后响起的声音惊得一个哆嗦,快要到手的鱼就这么“噗通”一声掉到了水里。

柏秀娟的心顿时就跟那鱼似的,沉了下去。

“村长,您老好好的不在办公室里乘凉,来这里干什么?”

柏秀娟没好气的说着,“我这钓了一上午,好不容易钓到的鱼就这么没了。”

对方是村长,柏秀娟就算再泼,也不好要村长赔鱼。

村长的老眼朝着鱼塘上的红色塑料桶看去,那是阮珺丫头的,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钓鱼?钓什么钓?别钓了,走走走。”村长板着张老脸对着柏秀娟挥手,赶人。

柏秀娟一头雾水的看着村长,其他村民也是面面相觑,搞不清状况。但看村长的样子,似乎很不高兴。

“村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柏秀娟不明白的问。

村长又对着柏秀娟挥了挥手,“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以后你就不要来钓鱼了。”

以后不要来了?

这话柏秀娟听着有些耳熟,刚才阮珺好像就说过这样的话。

“为什么?凭什么呀?这鱼塘是我们村的,是公共资源,凭什么我不能来钓?!”

柏秀娟提高声音喊着,这鱼塘里的鱼那么多,每天来捞一笔,也能赚点外快。村长现在不让她来,等于是断了她这一块的财路。这就让柏秀娟忍不了了,就算是村长也不行!

“谁告诉你这鱼塘是我们村的公共资源?!”村长现在一肚子火,说出的话那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村长这话让柏秀娟愣住,也让正在钓鱼的那些村民愣住了。

不等他们问,村长接着说道:“这鱼塘早些年就被承包了!”

“被,被承包了?!”柏秀娟一脸惊讶的看着村长。

“真被承包了?还是你在跟我开玩笑?”柏秀娟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村长气的胡须颤动,“我一把年纪跟你开玩笑?!”

所以村长说的都是真的?

震惊!

大家除了震惊就没有其他的表情了。

“可是,可是以前不是都给我们钓的吗?怎么今天突然不给我们钓了?”柏秀娟疑惑问道。

村长哼哼了声,朝着鱼塘正中央的红色塑料桶看了眼,说道:“那是因为你惹到承包的老板了!”

柏秀娟张了张嘴,她惹到承包鱼塘的老板了?她怎么不知道啊?

“村长,我没招惹到承包鱼塘的老板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10章 活该


第10章 活该

“什么误会!”村长实在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柏秀娟被村长喷了脸口水,烟袋子味的,不是很好闻。

村长朝着鱼塘中央的红色塑料桶指去,“人家老板的桶都在那儿!还误会!”

啥??!

柏秀娟瞪圆了二饼眼回头看着漂在水面上的塑料桶,惊得目瞪口呆!

一群吃瓜群众也是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那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冗长的安静后,柏秀娟僵硬的转动着脖子看着村长,磕磕巴巴的,连话都快说不好了,“村,村,村长,你......你是搞错了吧?那,那塑料桶是阮珺的......”

一听到阮珺的名字,村长差点跳起来了,“我眼花,但我眼不瞎!认得出来那是阮珺丫头的水桶!”

嘶——柏秀娟倒吸一口凉气。

柏秀娟算是反应过来了,她得罪的承包鱼塘的老板就是阮珺!

怪不得之前阮珺说,让她以后不用来了,原来这个鱼塘真的是阮珺的!

“那她以前怎么没有说?”

“那是阮珺丫头低调!”村长说着对着其他人也摆了摆手,“都别钓了,都回家,该干嘛干嘛去!”

被牵连的那些村民心中叫苦不迭。

“村长,这事跟我们没关系吧?”

“是啊!得罪阮珺的又不是我们。”

“......”

村长看着一个个贪小便宜的村民,觉得有些丑陋。

“现在你们知道站出来说话了?之前阮珺丫头被欺负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有人站出来?”

村长的话让大家纷纷低下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心思,无非就是看阮珺丫头每天钓那么多的鱼,眼红!”

村长的话戳了众人心窝子。

缓了缓,村长朝着水里漂着的塑料桶指了指,对柏秀娟说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以后真不想在这里钓鱼了?赶紧去捞啊!”

“啊?”柏秀娟看了看鱼塘中央的水桶,那么远,不着边不靠岸的,要怎么捞啊?而且要是她真的去捞,老脸就丢完了。

村长看着柏秀娟不行动,就对着那些村民摆了摆手,“都回家都回家去!谁再钓就是违法!”

村民们也看明白了,一个个把矛头指向了柏秀娟。

“老王家的,赶紧去捞啊!”

“你不想钓,我们还想钓呢!”

“......”

柏秀娟在村民的愤怒下,只得硬着头皮去捞。

水桶飘得那么远,用东西捞,也捞不到,她只能跳到鱼塘游过去捞。

她599块的新衣服啊!下了趟水湿了不说,还被水底的水草刮出了两个洞,心疼得在滴血啊!

水桶是捞过来了,鱼竿却被她踢到了鱼塘里,沉入水底不太好捞。

此时,柏秀娟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叫自己腿贱,刚才鱼竿只有一半没入到水底,站在边上轻松就能捞出来。她非要来上那么一脚......

这还没有结束,那一桶鱼,她自己一个人没办法钓那么多上来。

最后那些围观的村民把钓到的鱼倒在了阮珺的塑料桶里,让柏秀娟给送去。

他们也后悔啊!之前柏秀娟和阮珺找茬的时候,他们就不该冷眼旁观,这也算是活该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第10章 活该


第10章 活该

“什么误会!”村长实在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柏秀娟被村长喷了脸口水,烟袋子味的,不是很好闻。

村长朝着鱼塘中央的红色塑料桶指去,“人家老板的桶都在那儿!还误会!”

啥??!

柏秀娟瞪圆了二饼眼回头看着漂在水面上的塑料桶,惊得目瞪口呆!

一群吃瓜群众也是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那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冗长的安静后,柏秀娟僵硬的转动着脖子看着村长,磕磕巴巴的,连话都快说不好了,“村,村,村长,你......你是搞错了吧?那,那塑料桶是阮珺的......”

一听到阮珺的名字,村长差点跳起来了,“我眼花,但我眼不瞎!认得出来那是阮珺丫头的水桶!”

嘶——柏秀娟倒吸一口凉气。

柏秀娟算是反应过来了,她得罪的承包鱼塘的老板就是阮珺!

怪不得之前阮珺说,让她以后不用来了,原来这个鱼塘真的是阮珺的!

“那她以前怎么没有说?”

“那是阮珺丫头低调!”村长说着对着其他人也摆了摆手,“都别钓了,都回家,该干嘛干嘛去!”

被牵连的那些村民心中叫苦不迭。

“村长,这事跟我们没关系吧?”

“是啊!得罪阮珺的又不是我们。”

“......”

村长看着一个个贪小便宜的村民,觉得有些丑陋。

“现在你们知道站出来说话了?之前阮珺丫头被欺负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有人站出来?”

村长的话让大家纷纷低下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心思,无非就是看阮珺丫头每天钓那么多的鱼,眼红!”

村长的话戳了众人心窝子。

缓了缓,村长朝着水里漂着的塑料桶指了指,对柏秀娟说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以后真不想在这里钓鱼了?赶紧去捞啊!”

“啊?”柏秀娟看了看鱼塘中央的水桶,那么远,不着边不靠岸的,要怎么捞啊?而且要是她真的去捞,老脸就丢完了。

村长看着柏秀娟不行动,就对着那些村民摆了摆手,“都回家都回家去!谁再钓就是违法!”

村民们也看明白了,一个个把矛头指向了柏秀娟。

“老王家的,赶紧去捞啊!”

“你不想钓,我们还想钓呢!”

“......”

柏秀娟在村民的愤怒下,只得硬着头皮去捞。

水桶飘得那么远,用东西捞,也捞不到,她只能跳到鱼塘游过去捞。

她599块的新衣服啊!下了趟水湿了不说,还被水底的水草刮出了两个洞,心疼得在滴血啊!

水桶是捞过来了,鱼竿却被她踢到了鱼塘里,沉入水底不太好捞。

此时,柏秀娟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叫自己腿贱,刚才鱼竿只有一半没入到水底,站在边上轻松就能捞出来。她非要来上那么一脚......

这还没有结束,那一桶鱼,她自己一个人没办法钓那么多上来。

最后那些围观的村民把钓到的鱼倒在了阮珺的塑料桶里,让柏秀娟给送去。

他们也后悔啊!之前柏秀娟和阮珺找茬的时候,他们就不该冷眼旁观,这也算是活该吧!

继续阅读《墨夫人马甲又被爆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