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暖,陆翊(爱你到此为止)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你到此为止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木木夕
简介:无论她如何解释,他始终不信她
直到,她被逼将车开下悬崖,他才后悔莫及......
角色:阮暖,陆翊
阮暖,陆翊(爱你到此为止)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爱你到此为止》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她回来了


昏暗的房间内,阮暖的脸埋在薄被中,想哭却不敢哭。
三个月了,自从陆翊申的未婚妻因她消失后,这个她唤了十年小叔的男人,便将她囚在别墅折磨,叫她不见天日。
恍惚中,阮暖好像回到三个月前,她和他被媒体拍到不雅照,他想给他未婚妻秦若雪解释,可电话打不通,手机里有不少秦若雪的未接电话和一条留言,“翊申,救我!”
很快,陆翊申便查到,秦若雪被打手围住时给他打电话求救,可他却神志不清地躺在阮暖房间。
秦若雪断了条腿后消失了,而阮暖成了千古罪人,不知廉耻地设计小叔,推婶婶去抵挡小混混,甚至收买打手伤害未来婶婶……
她还记得那天,陆翊申猩红着眼冲进来,死死掐着她的脖子,“阮暖,你这么爱设计我,你就等着被我弄死!”
腹部的绞痛令她喘不过气来,陆翊申粗鲁地将她翻过来,面对他。
陆翊申黑眸幽深,声音沙哑,“若雪快回来了,我给你定了法国的大学。”
她向他解释过无数次,她没有推秦若雪去挡混混,她没有设计他,更没有请人打断秦若雪的腿!
这些事让她被陆翊申一步步厌恶,她甚至怀疑是秦若雪的自导自演,可秦若雪却消失了,陆翊申也根本不信她。
如今,秦若雪回来,她却要被陆翊申赶到万里之外了!
阮暖控制不住地浑身轻颤,瞳孔里尽是惊慌,“不要,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陆翊申语气冰冷,“留着你又伤害若雪吗?”
她没有!
可她知道,他不会信。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阮暖浑身痛得像被拆开重组般,她拿起床头那张早上十点的机票,撕碎。
晚上,阮暖穿着真丝睡裙在客厅等着,门一开,她便扑了上去,“你来了!”
陆翊申将她的手拉下来,俊脸面无表情,“阮暖,我们到此为止,等若雪回来,我会娶她。”
他要娶秦若雪?
阮暖努力维持着表情,抱住他,“不娶她好不好?”
这次,他却直接甩开了她。
哐当一声!
阮暖撞到茶几,水果刀掉下来,在腿上划出一个大口子。
血争先恐后流出,阮暖吓得忘了动作,陆翊申阴沉着脸,掏出手帕在她伤口处打结止血后,便将她打横抱起走向车库。
这还是出事后,他第一次抱她!
阮暖蜷缩在他怀里,眼睛晶亮地看着他,“你心疼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2章 声名狼藉


陆翊申脚步一顿,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后,将她扔在沙发上,转身就走。
砰!
门被摔上。
阮暖疼得冷汗直冒,她苦涩一笑,陆翊申早就不是曾经那个疼她宠她的小叔了,他现在对她只有厌恶和恨。
套上衣服后,她一瘸一拐去了医院,她不能留下疤痕,陆翊申最喜欢的便是她这双腿。
住院这几天,陆翊申未曾露面,倒是遇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秦若雪。
“你来干什么?”阮暖语气不善,她讨厌秦若雪!
秦若雪关上门,一边摇动轮椅过来一边说,“一回来便听说你受伤了,翊申没有时间,作为你未来的婶婶,自然是要来看看你的。”
“用不着你假好心!”
阮暖下床想将她赶出去,谁知秦若雪却突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你…你腿没事?!”
秦若雪自得地转了个圈,挑衅道,“不断条腿,怎么将你赶走呢?”
“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因为你不知廉耻地爱上了你小叔!阮暖,就算爬上了他的床,你还不是照样被丢弃?我只是让你看清你在他心中的分量……”
秦若雪边说,边往窗边退,阮暖气得浑身发抖,她小心翼翼藏在心底的爱,全被秦若雪毁了!
秦若雪故意刺激她,“翊申只觉得你恶心!”
阮暖掐住她的脖子,大喊,“闭嘴!你给我闭嘴!”
秦若雪诡异一笑后,忽然朝着门口哭了起来,“翊申,救我,阮暖她要杀我……”
男人一声厉呵,“阮暖,你干什么?”
阮暖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她僵硬地转身,就看到陆翊申冲了过来,将往下倒的秦若雪抱着放到轮椅上。
“小叔,我……”
“阮暖,是我把你宠坏了。”陆翊申抱起秦若雪,眼神晦暗不明,“看来你腿伤好了,三天后,我会替你和陈辉准备婚礼。”
阮暖惊恐地摇头,“不要!小叔,我不要嫁给陈辉!”
“以你的名声,除了他还有男人敢要你吗?”
是啊,她早就声名狼籍!
阮暖试图解释,“我没有推她,是秦若雪在说谎,求求你不要把我嫁出去,我会乖乖听话的。”
“若雪她腿不能动,如何能走到窗边?”
“她可以!她腿没断,她都是装的,她故意陷害我……”
“还敢撒谎,给我好好反省!”
陆翊申推着秦若雪出去,阮暖分明看到了秦若雪唇边得意的笑容。
她又被算计了!
三天,阮暖想尽办法想逃,可时时刻刻都有保镖跟在她身边,她无路可逃。
阮暖被押送到了婚礼现场,陆翊申为她准备嫁衣,却是要将她嫁给别人。
趁换婚纱之际,阮暖偷跑到了酒店顶楼,风呼啸着打在脸上,她拨通了陆翊申的电话,“我在顶楼,你要是非逼我嫁人,我就跳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3章 家暴


趁换婚纱之际,阮暖偷跑到了酒店顶楼,风呼啸着打在脸上,她拨通了陆翊申的电话,“我在顶楼,你要是非逼我嫁人,我就跳下去……”
----------------------
陆翊申赶了上来,跟在他身侧的还有新郎官陈辉。
阮暖身形不稳地在台阶边缘走动,她还穿着病号服,见他来了,便停下来朝着他笑,“小叔,你来了。”
一旁的陈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阮暖,你快下来,很危险!”
陆翊申皱眉看着她,一如既往的骄纵跋扈,让人想掐死她了之。
他冷着脸命令,“下来。”
阮暖无所畏惧地摇头,“小叔,我不嫁人,你答应我就下来。”
陈辉微微低头,右手紧握成拳。
旁边的陆翊申只是淡淡地看了眼手表,“阮暖,你弟弟在美国动手术,你想让我停了他的药,让他陪你一起死吗?”
“陆翊申!”阮暖不敢置信地睁大眼,他竟然拿弟弟来威胁她!
最终,陆翊申还是胜了,阮暖被他亲自交到了陈辉手上。
婚礼结束后,陈辉带阮暖回了家。
她再也不用被困在陆翊申的别墅里,他替她换了个囚笼,婚礼上她才明白,他是为了撇清和她的谣言让秦若雪安心,所以才这么着急将她嫁了的。
门才关上,陈辉就将她拖到了卧室。
“陈辉,你……”
啪!
一耳光扇得她头晕眼花。
“你嫌弃我是你家的司机,你不是看不起我吗?到头来还不是嫁给我了?”
印象中的陈辉很温和,和现在狰狞的模样相差甚远,阮暖忍不住往床头缩,手下意识去口袋摸手机。
陈辉点燃一根烟,用力抽了口,一把将烟头按在阮暖手臂上,阮暖疼得尖叫,陈辉眼里浮起凌虐的笑意。
一下又一下,在阮暖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一个个烙印。
他掏出她的手机,扔在床上,“你是我的妻子,还想给你小叔打电话?”
阮暖连连摇头,“我没有,你误会了。”
“呵!你和陆翊申那些丑事整个C市都知道,陆翊申把你嫁给我因为我不能人道,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嫁给我,就得守妇道,你要是再敢勾引他,我打断你的腿!”
陈辉越说越气,直接动手打起来
阮暖死死咬住下唇,疼痛让她一阵阵眩晕。
他一遍又一遍地警告她,不要妄想回到陆翊申身边。
陈辉的举动越来越过分,阮暖感觉自己要死了……
阮暖无力反抗,她双眼绝望地望着天花板,小叔,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4章 给我钱


就在阮暖快绝望之际,陈辉突然扔了东西,蹲在地上抓住脖子大口大口喘气。
阮暖缩在床头不敢动,半天陈辉才缓过来,朝她伸手,“给我钱。”
阮暖摇头,从前她被陆翊申当公主一般宠着,之后被囚禁在别墅,吃穿用度都有人安排,她根本没接触过现金。
陈辉气急败坏,“你不是陆家的大小姐吗?竟然没有钱?没钱老子娶你干什么?”
眼看他又要拿鞭子抽她,阮暖赶紧提醒,“礼金,婚礼收了不少礼金。”
“对!”陈辉喜笑颜开,“老婆,你真聪明!”
他张着大嘴想凑过来亲她,被阮暖厌恶地躲开,他本想打她,可体内那股子瘾又上来。
他指着角落的摄像头,警告她,“给我安安分分呆在家里,要是敢告诉陆翊申,我保证你的视频会传遍C市。”
说完,陈辉拿着礼金急匆匆出去了,阮暖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冷水就朝她淋了下来。
镜中的身体到处是青紫和血肉模糊的伤口,她疼得倒抽气,却没停下来。
脏!
这身子好脏!
此刻,陆翊申应该在和秦若雪你侬我侬吧?
她环住双臂抱住自己,水慢慢变热,可她的心依旧冰冷。
整整一个月,她仿佛恢复到在别墅的日子,被关着,等着被折磨。
陈辉用视频威胁她,她不敢向陆翊申求救,她试图逃跑,却被他抓回来打得更狠,她身上新伤旧伤早就分不清,麻木地挨着鞭子。
陈辉有毒瘾,几十万的礼金被他花的一分不剩,他又朝她伸手,“给我钱。”
阮暖眼神空洞,“没了。”
“没了?”陈辉抓住她的头发逼她看他,“没了你就去问你小叔要,不给你就去卖,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阮暖头发被扯得生疼,就在她以为头皮快被扯掉时,手机来了电话。
是阮晟,她的双胞胎弟弟。
阮暖看了眼陈辉,得到他的首肯之后,她接通了电话,听得那边阮晟的抱怨,“姐,你竟敢偷偷结婚,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小昱…”阮暖鼻头一酸,被陈辉虐待她没哭,可是一听见弟弟的声音,她就忍不住。
“姐,我在小叔家,你今天回来吗?”
“我……”
阮暖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便被陈辉抢了过去,他装作不耐地说道,“老婆,这么晚了谁呀?我们继续做!”
嘟嘟嘟……
阮晟俊脸微红,一转头便见到一脸阴沉的陆翊申,阮晟尴尬地挠头,“小叔,我好像打扰我姐和姐夫了。”
陆翊申没什么表情,“你身体还没恢复,先去睡觉。”
阮晟回了房间,陆翊申狠狠踢向沙发,脑海里回荡着阮晟手机漏音传来的声音。
继续做?
陈辉不是不行吗?
想到阮暖那双勾人的腿,还有她娇气地声音,他一阵邪火直冒,一想到她在别的男人身下也这样,他就控制不住怒火。
从前她时时刻刻要缠着他,如今一个月不给他打电话,看起来她过的很幸福。
她毁了若雪的腿,又有什么资格幸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5章 你怀孕了?


阮晟只和阮暖见了一面,便不得不回美国继续治疗。
阮暖也被陈辉赶出来工作,一周给他一万,不给就打。
经过媒体曝光她和陆翊申的事情后,人人避她如蛇蝎,她唯一能求助的人只有陆翊申,可是她不愿意。
是陆翊申亲手将她推入火坑的,而且如果被陈辉发现,等待她的又是一顿暴打。
阮暖去了天上人间卖酒,赚的钱全被陈辉拿去花天酒地了,阮暖在等,等个时机逃跑。
可她没等到逃跑的机会,却等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她在卖酒时突然干呕,而后发现月事两月没来,看到验孕棒上两条红杠之后,她傻眼了。
她,竟然怀孕了!
可每次陆翊申和她一起时都会戴套,她又怎么会怀孕?
阮暖告假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已经怀孕两月……
她已经嫁给陈辉,可是她竟然有了陆翊申的孩子,而陆翊申也快和秦若雪结婚。
上天是嫌她还不够惨么?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让她承受这一切?
阮暖失魂落魄地朝前走,不小心撞到别人的轮椅。
“对不……”起字还在嘴里,她就僵住了,她面前是陆翊申和秦若雪。
秦若雪像是半天没认出来,“阮暖?”
阮暖没有回应,低下头匆匆跑走,根本没发现她的检查报告掉在了地上。
秦若雪弯腰捡起来,一脸喜色地给陆翊申看,可陆翊申还在望着阮暖消失的方向发愣。
秦若雪轻咬下唇,很快又恢复完美的笑容,拉了拉陆翊申的手,“翊申你看,阮暖怀孕了!”
陆翊申冷着脸吐出两个字,“怀孕?”
秦若雪假装没看到他的不悦,故意说,“你看孩子都两个月了呢,应该是一结婚就怀上了,真羡慕阮暖。”
陆翊申沉默着将秦若雪送回去,直接就让人查了阮暖的位置,去了她卖酒的地方。
一眼望去,就看到她嬉笑着和别的男人调情,这些天压抑的怒火涌上来,他捏紧了手里的检查单。
“阮暖!”
听到熟悉的声音,阮暖连忙低头,可手腕却被陆翊申用力抓住,往门外拖。
才出门,他便将她抵在墙上,眯着眼审问,“你怀孕了?”
阮暖下意识摇头,“没有。”
“那这是什么?”
检查单摔在她脸上,又落在地上,证据确凿下,阮暖紧张得如惊弓之鸟。
“孩子是谁的?陈辉?不能人道的男人都能搞得你怀孕?还是说是你在天上人间这些买你酒的恩客的种?”
阮暖不知做何反应,孩子是他的,可是他要是知道,一定会让她打掉的!
这个孩子是她和他之间唯一的联系,她想要留下来……
见她不说话,陆翊申已经认定孩子是陈辉的,“阮暖,你真贱!”
陆翊申将她进房间,他不允许她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在柱子后躲着的男人走出来,捡起那份检查单,看向那扇关上的门,满脸阴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6章 廉价的爱


寂静的房间內一片漆黑,阮暖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心,怦怦直跳。
她被陆翊申扔在床上,背部撞上床板,疼得骨头发麻,她双手下意识护住腹部,害怕孩子受到伤害。
她一边往床里面躲,一边惊恐的问,“小叔,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
陆翊申抓住她的双腿,意思不言而喻。
孩子才两个月大,正是最容易流产的时候,她不能让他乱来。
阮暖伸手推开,恳求道,“小叔,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呵!”陆翊申冷笑道,“阮暖,你不会忘了当初是你主动爬上我床的?”
“我错了,小叔,都是我不应该,如今秦若雪也回来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陆翊申抓住她的下巴,死死盯着她。
她向来嚣张跋扈,如今竟然为了别人的孩子一副卑贱的模样!
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阮暖,你真贱!”
阮暖往床尾爬,却被他抓住脚踝。
“跑什么?从前你不是求着我上你吗?你不是喜欢我喜欢到害人吗?怎么,你的喜欢就这么短暂和廉价吗?”
他语气里的嘲讽令阮暖心头微颤。
她是喜欢他,她知道她和他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时,她内心有过窃喜,可是她依旧压抑着,她怕他落人话柄。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会被秦若雪发现她的秘密,甚至还大肆宣扬,以至于秦若雪出事,人人都认为她是怀恨在心,嫉妒秦若雪......
就连陆翊申,也恨透了她,可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衣襟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地响,他已经将她身上本就不多的遮羞布给撕了。
阮暖护住自己,羞耻像潮水一般涌没她。
就在她以为难逃一劫的时候,陆翊申的手机突然响起,是特殊的铃声。
阮暖脸色僵硬。
他曾因为未接到秦若雪电话而内疚许久,这个铃声,是他为秦若雪特意设定的。
“翊申,我腿受伤了,好疼.....”
“你在哪?”他神情里都是焦急,连忙安抚,“你待在家里别动,我马上就回来!”
从接到电话起,他不曾再看一眼阮暖,起身穿好衣服就走,步履匆匆间足以看出他对秦若雪有多么上心。
阮暖像失去全身力气一般跌坐在床上,紧紧抱住一丝不挂的自己。
或许她该庆幸这个房间的漆黑,以至于陆翊申根本就看不到她身上那些被陈辉殴打的痕迹。
忽然,又有脚步声传来。
难道是陆翊申又回来了?
阮暖连忙胡乱套上衣服,紧张地问,“小叔?”
阮暖有些奇怪,听电话里秦若雪娇气的声音,陆翊申怎么可能还会回来?
啪嗒!
漆黑的房间一片光亮,那些她想要遮住的肮脏全部暴露在灯光下。
一抬头,看到进来的人是谁时,阮暖下意识就因为害怕而往床里边缩进去。
她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声音颤抖,“你...你怎么会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7章 威胁


她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声音颤抖,“你...你怎么会来?”
----------------------
来人,不是陆翊申,是陈辉。
陈辉看着衣衫不整的阮暖,怒火中烧。
他冲过去,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阴森森道,“你刚刚跟你小叔搞了?”
“没...没有.....”
阮暖抓住他的手,努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可越来越紧的手还是让她呼吸困难脸色发青。
“阮暖,我记得我警告过你,既然已经嫁给我就好好准备妇道,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勾引陆翊申会有什么后果的!”
“没......”
阮暖艰难地摇头,瞳孔里倒映着陈辉癫狂的样子,心中恐惧更甚。
她一直在想,若不是因为有陆翊申压制着,陈辉早就想要弄死她了......
就在阮暖脸涨得通红,快窒息时,陈辉终于松开了她的脖子,将她用力甩在床上。
阮暖下意识就护住了腹部。
这一动作在陈辉眼里,更是令他发疯,他抬脚在阮暖腹部狠狠踹了一脚。
“你怀孕了?”
阮暖连忙摇头,她不敢想若是陈辉知道她怀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贱人,还想骗我!”
一耳光狠狠扇过来,一张检查报告单扔在她脸上。
看到报告单的这一刻,阮暖脸色僵硬,这单子被陆翊申扔在地上,现在又在陈辉手里。
想来,从陆翊申抓住她的那一刻开始,陈辉就已经知道了,所以才能在陆翊申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进来了。
恐惧,紧紧包裹着她。
她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陈辉,你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陈辉大吼,“你竟敢给我戴绿帽,我不能碰你,你就寂寞到一次又一次勾引陆翊申了?!”
“我没有...这是我们结婚前...我不知道......”
阮暖语无伦次,可她的话更是让陈辉疯狂,他将她拖到床边,一拳又一拳用力揍在她肚子上。
“不要!”
“求求你,不要打了!”
阮暖护住肚子缩成一团,忍住陈辉的捶打,她艰难地告诉自己,只要再忍忍,找到机会她就逃走。
到时候,陆翊申、陈辉、秦若雪...都将和她再无关系。
腹部的阵痛令她冷汗直流,陈辉看她脸色实在太不对劲了,这松了手。
“既然想生这孽种,我帮你!”
阴测测的声音,令阮暖全身发冷。
“你想做什么?”
“回家你就知道了!”
阮暖被带上车,这车还是当初结婚陆翊申送给他们的,陈辉为了平时撑场面倒是没有卖掉。
结婚后阮暖才知道,陈辉这个人并不是以前在陆家做司机时的老实本分,他爱赌又嗜毒,还喜欢强撑面子。
她不知道陈辉到底是什么意思,可她直觉,等待她的将是一场噩梦。
阮暖手紧紧抓着手机,她很想像陆翊申求救,可是她现在安然无恙,若是陆翊申知道了,定是又要说她故意勾引了。
下了车,刚回到家,陈辉就拿出了平日里他使用的注射器。
陈辉一步步逼近,眼里泛着暴虐的光。
“阮暖,你不是想生吗?你说陆翊申要是知道你给他生了个有问题的野种,他会怎么样?”
不可以!
阮暖惊恐地瞪大眼,不住往后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8章 小叔救救我


砰!
背部撞上墙壁,阮暖只能眼睁睁看着陈辉越来越近。
她手指颤抖地掏出手机,以飞快地速度发短信给陆翊申,“小叔救救我”
刚按了发送键,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手机就被陈辉给抢走,他眼里充满了暴怒。
“你找死!”
阮暖被抵在墙上,不停摇头。
“陈辉,我错了,我再也不跟陆翊申联系了,求求你别动这个孩子,谁都不会知道这是陆翊申的,等他生下来就能认你做爸爸,你们陈家也算有后了不是吗?”
“呵,你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你想让我给野男人养孩子?”
“不用,我会赚钱的!只要你放过我和孩子,我一定会拼命赚钱的!”
“闭嘴!”
陈辉呵斥一声,将注射器扎进她手臂里。
阮暖浑身颤得像筛子,眼底全是绝望和痛苦......
这边,陆翊申才将划伤腿的秦若雪送到医院,就收到了阮暖的短信。
他死死盯着上面的几个字,眉头紧皱。
前几十分钟她不是还好好的吗?
这个时候又在说什么救她,她嫁给陈辉这两个月不是已经乐不思蜀,都不让他碰了吗?
他想不明白,把电话拨过去,可确实无人接听......
“翊申!好疼...”
手腕被秦若雪抓住,陆翊申回过神来。
“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真的好疼,你不要走,就在我身边陪着我好不好?”
秦若雪小脸皱成一团,脸上尽是虚弱和苦楚,陆翊申不禁想到阮暖,就算受了再大的苦,她也从来都是隐忍不出声的,倔强的像头驴。
她发这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耳边还是秦若雪呼疼的声音,陆翊申霎时间心烦意乱......
亲若雪的伤口没多久就处理好,陆翊申推着她就出去,想着送她回家后去看看阮暖到底有什么幺蛾子。
谁知,才刚下了楼梯,就在大厅遇到陈辉抱着阮暖往这边走。
阮暖脸上毫无血色,手一直按在腹部,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那一张明媚的小脸上都是痛楚,可她却一声不吭,死死咬牙忍着。
陆翊申心头微颤,他走了过去,“这是怎么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阮暖满怀希冀地睁开眼,用尽力气朝陆翊申使眼色,这一幕被陈辉看到,他将她往怀里揽了揽,抵住两人交汇的视线。
“阮暖怀孕了,又不小心撞到了柜子,我担心她,带她来医院看看!”
“哇!”秦若雪满脸欣喜,“恭喜你和阮暖呀,才结婚没多久就怀孕了,真是太幸福了!正好我也怀孕了,我们陆家真是双喜临门。”
接触到陆翊申奇怪的视线,秦若雪连忙捂住唇,“没满三个月最好还是不要说孩子,对不起啊翊申,我一时高兴就说出来了。”
“同喜同喜!”陈辉故作卑微地点头,“恭喜小叔,那我就先带阮暖去看医生了。”
“嗯。”
陆翊申看了眼脸色发白的阮暖,冷冷应了一声,推着秦若雪就走。
原来,他已经和秦若雪有孩子了,他再也不是那个只疼她一个人的陆翊申了。
阮暖在陈辉的怀里,泪流满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9章 假孕状态


阮暖检查完被送进普通病房输液后,陈辉这才松了口气。
他得罪不起陆翊申,只要阮暖不会死,那他怎么玩都行,但要是玩死了,他就不好交代了!
关上门。
陈辉阴森森地问,“你还想跟你小叔求救?”
“我警告你,不要想着和陆翊申告状,不然的话,不止你,你肚子里的野种也别想活!”
阮暖连连摇头,又指了指喉咙,陈辉这才给她吃了药,阮暖恢复了声音。
“你放心...我不会的......”
若是说从前她对陆翊申还有一丝期待,可刚在得知秦若雪怀孕后,她所有的希冀全部破灭。
她给他的信息已经发送出去,他不仅没有来救她,反而是在医院陪着秦若雪。
如今,他爱的女人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他又怎么还会管她的死活?
陈辉冷哼一声,“你最好按你说的做,不然有你好看!”
砰!
门被摔上,阮暖知道,陈辉又要出去玩乐了。
===
“你怀孕了?”
听到陆翊申的质问,秦若雪有些紧张地抓住袖子,小心翼翼地说,“那天阮暖结婚,你喝多了,然后...我已经两个月没来了,还有经常想吐,应该是......”
“我带你去找医生看一下。”
秦若雪脸色一暗,但还是顺从地点头,“好。”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秦若雪并没有怀孕,只是月经不调,所谓的孕吐不过是因为胃胀气造成假孕状态。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是这样...”
“下次不要这样了,你看这都不是怀孕,是生病了,要是病了得早点来看医生。”
“嗯,我知道了。”
秦若雪见陆翊申脸上没什么异样,也就放松了下来,她不过是故意对着阮暖撒的谎而已。
“你在这继续检查,我去看下阮暖。”
说完,陆翊申就急匆匆出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阮暖有些不对劲,她那样恳求的眼神是他从未见过的。
见陆翊申毫不犹豫就走,秦若雪假装温柔大方的脸终于垮了,恨恨地撕掉手中的病历。
明明阮暖已嫁人了,可碰到和她有关的事情,陆翊申还是这样关心!
陆翊申打听到了阮暖的病房后,直接推门进去,里面没有开灯,她躺在床上,窗外的月光照在她脸上,脸色惨白得可怕。
“陈辉呢?”
看到陆翊申,阮暖的睡意瞬间清醒,她声音虚弱,“你来干什么?”
陆翊申掏出手机,将那条短信摆在她眼前,“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阮暖心头苦涩,若她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这个时候再来,又有什么用呢?
她故作轻松道,“小叔,我和你开玩笑呢。”
“阮暖!”
陆翊申怒了,他还以为她出什么事,竟然还会忍不住担心她,可原来她是耍他玩的!
他上扬的眉,已经充分显示了他的愤怒。
阮暖笑了,当初她解释那么多遍没有害秦若雪,他不信,怎么她随便撒个谎,他就信了呢?
陆翊申冷声道,“你还敢笑!阮暖,你怀着孕还想着勾引我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10章 出事了


“那小叔愿不愿意上钩呢?”
阮暖忍住腹部的疼痛,从床上爬起来,笑吟吟地看着他。
“阮暖,你真让我恶心!”
“恶心啊...”阮暖轻声重复,似是呢喃,脸上轻贱的笑容再维持不住,她听见自己苦涩的声音,“小叔,你就这么厌恶我吗?”
陆翊申心微软,可说出来的话,还是照样伤人,“你做的这些事,你自己清楚会不会让人厌恶你。阮暖,自作孽不可活。”
自作孽不可活,可她根本没做过,为什么又要承担这一切呢?
阮暖低头沉默,腹部的疼痛让她提不起劲来,她咬牙忍受着,细长的手指捏紧了床单,后背的衣襟已经被汗水湿透。
“阮暖,我再问你最后一遍,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试试...小叔到底还关不关心我......”她声音很轻,说着又笑了,“看起来,我成功了,小叔你很关心我呢。”
陆翊申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他最讨厌她这幅势在必得的样子!
“阮暖,我只是来看看你到底死了没有!”
“我怎么舍得死呢?”
“之前不是还求着不让我碰你,转身就来勾引我,阮暖,你是不想要肚子里的种了吗?我不介意就在医院办了你!”
阮暖最了解陆翊申不过,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惹怒了他,他便真的会做。
想到孩子,阮暖不敢再多说什么,伸手推开了他。
“阮暖,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管你的事,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陆翊申推门出去。
他对她是彻底失望了吧......
阮暖望着那扇紧闭的门,消失光亮,仿佛看到她如坠深渊的心。
险险保住孩子后,阮暖又一次被陈辉囚禁了起来。
只要他有任何不开心,都是往她身上招呼,日复一日的毒打下,阮暖变得越来越抑郁......
终于,有一天趁着陈辉出去忘记锁门。
阮暖开车去了悬崖边。
她下了车,望着悬崖下边的海,风吹乱她本就凌乱的头发。
她拨通了陆翊申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就在阮暖以为陆翊申不会接的时候,终于接通了。
“小叔,我真没做过那些事,你信吗?”
里面是陆翊申有些不耐烦的声音,“阮暖,你又要干什么?”
“小叔,是不是我死了,你就能相信我了?”
“你想死就去死!”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
“小叔,再见。”
说完,阮暖扔了手机,回到车边,毫不犹豫地将车驶向悬崖,车撞破护栏,直冲而下......
正在开会陆翊申,因为阮暖的话而变得烦躁,心不在焉继续了一会儿后,手机突然疯狂的震动起来。
他眉微微上挑,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三个字,张特助。
他皱眉,挂掉,可电话还是不依不饶,他有些薄怒,声音压低接通电话,“说?”
“总裁,阮小姐出事了!”
陆翊申漆黑的瞳孔徒然聚缩,手指攥紧得节骨发白,怒道,“你说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第10章 出事了


“那小叔愿不愿意上钩呢?”
阮暖忍住腹部的疼痛,从床上爬起来,笑吟吟地看着他。
“阮暖,你真让我恶心!”
“恶心啊...”阮暖轻声重复,似是呢喃,脸上轻贱的笑容再维持不住,她听见自己苦涩的声音,“小叔,你就这么厌恶我吗?”
陆翊申心微软,可说出来的话,还是照样伤人,“你做的这些事,你自己清楚会不会让人厌恶你。阮暖,自作孽不可活。”
自作孽不可活,可她根本没做过,为什么又要承担这一切呢?
阮暖低头沉默,腹部的疼痛让她提不起劲来,她咬牙忍受着,细长的手指捏紧了床单,后背的衣襟已经被汗水湿透。
“阮暖,我再问你最后一遍,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试试...小叔到底还关不关心我......”她声音很轻,说着又笑了,“看起来,我成功了,小叔你很关心我呢。”
陆翊申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他最讨厌她这幅势在必得的样子!
“阮暖,我只是来看看你到底死了没有!”
“我怎么舍得死呢?”
“之前不是还求着不让我碰你,转身就来勾引我,阮暖,你是不想要肚子里的种了吗?我不介意就在医院办了你!”
阮暖最了解陆翊申不过,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惹怒了他,他便真的会做。
想到孩子,阮暖不敢再多说什么,伸手推开了他。
“阮暖,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管你的事,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陆翊申推门出去。
他对她是彻底失望了吧......
阮暖望着那扇紧闭的门,消失光亮,仿佛看到她如坠深渊的心。
险险保住孩子后,阮暖又一次被陈辉囚禁了起来。
只要他有任何不开心,都是往她身上招呼,日复一日的毒打下,阮暖变得越来越抑郁......
终于,有一天趁着陈辉出去忘记锁门。
阮暖开车去了悬崖边。
她下了车,望着悬崖下边的海,风吹乱她本就凌乱的头发。
她拨通了陆翊申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就在阮暖以为陆翊申不会接的时候,终于接通了。
“小叔,我真没做过那些事,你信吗?”
里面是陆翊申有些不耐烦的声音,“阮暖,你又要干什么?”
“小叔,是不是我死了,你就能相信我了?”
“你想死就去死!”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
“小叔,再见。”
说完,阮暖扔了手机,回到车边,毫不犹豫地将车驶向悬崖,车撞破护栏,直冲而下......
正在开会陆翊申,因为阮暖的话而变得烦躁,心不在焉继续了一会儿后,手机突然疯狂的震动起来。
他眉微微上挑,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三个字,张特助。
他皱眉,挂掉,可电话还是不依不饶,他有些薄怒,声音压低接通电话,“说?”
“总裁,阮小姐出事了!”
陆翊申漆黑的瞳孔徒然聚缩,手指攥紧得节骨发白,怒道,“你说什么?”
继续阅读《爱你到此为止》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