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凯樾,陆太太(爱是溺水时的稻草)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陆凯樾
简介: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室
“陆总,上班时间做兼职,是要加钱的
”黎浅浅巧笑倩兮,半推半就地软倒在他的怀里
对她来说,取悦自己的丈夫,只是兼职而已
....
角色:陆凯樾,陆太太
陆凯樾,陆太太(爱是溺水时的稻草)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爱是溺水时的稻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陆太太只爱钱


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室。

“陆总,上班时间做兼职,是要加钱的。”

黎浅浅巧笑倩兮,半推半就地软倒在他的怀里。

对她来说,取悦自己的丈夫,只是兼职而已。

至于正职嘛,当然是他的秘书。

陆凯樾今日心情不错,大手一挥,甩下一张支票:“够吗?”

“很够。”

她拿着支票亲了一亲,然后才勾上男人的脖子,亲了亲他的唇。

男人嫌她脸上的眼镜碍事,一把摘去,扔到了一边。

其实这个女人很美,即便是在他这个莺莺燕燕环绕的秘书室里,依旧美得鹤立鸡群。

可是每次来上班,她都要故意打扮得灰头土脸,又是画斑又是点痣,还要戴一副比啤酒瓶底还厚的眼睛,用假刘海盖住大半张脸。

陆凯樾想要吻她的脸,又被她推开去:“你当心别弄花了我的妆。”

“喂喂喂,我交了钱的。”

好吧,看在钱的份上。

黎浅浅露出公式化的微笑,环抱住了他的腰。

好像每一次她冲他笑的时候,他都很喜欢,即便他明明清楚地知道,这是用来应付他的假笑。

不过,他们这一对夫妻,本来就是各取所需而已,要什么真心呢?

“陆太太,你今天有些不走心。”男人皱了皱眉。

“陆总想要走心,还是走肾?”

他一把将她抱起,狠狠压在了身下。

她勾住了他的脖子,浅笑一声:“陆总,你要是在我身上耽误得太久,晚上飞M国的航班可就要来不及了。”

“你叫我什么?”他的薄唇逼近,在她耳边吐出一声呢喃,“陆太太,在做兼职的时候,最好不好谈公事。”

虽然办公室里并没有其他人,可是这一声陆太太,黎浅浅听着还是觉得刺心。

做了他这么久的枕边人,陆凯樾从来都不知道,她最讨厌陆太太这个称呼。

三年前,陆氏集团总裁陆凯樾突然当众宣布,自己已婚。

一时之间,全城的媒体都炸了,到处想要寻找那位“陆太太”究竟是何方神圣。

然而,从无人知道。

因为陆凯樾从来都没有带她出席过任何公开场合,她这个名义上的陆太太,被他藏匿于这栋高楼大厦里,只做一个最不起眼的无名秘书。

毕竟,她这个陆太太,只是当初陆凯樾为了能从陆老太爷那里多分到一点家产,临时拉来顶包凑数的而已。

原本说好了,等他拿到那些股权分红,她就得乖乖离开。

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她竟在这个位置上,待了整整三年。

不过,三年青春,换银行卡余额里的那些数字,也很值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2章 陆太太的真实身份


完事之后,黎浅浅从他身上下来,最后象征性地再来了一个临别吻。

“出差愉快。”她临走之时,还不忘拿走那张支票。

陆凯樾的表情里蕴着餍足之后的微笑,盯着女人离开的背影。

他最喜欢黎浅浅这幅模样,和外面的那些莺莺燕燕都不一样。

她从不想着从他这里得到更多的东西,黎浅浅的眼里没有自己,只有钱。

所以这个女人,很听话。

……

在回到秘书处办公室前,黎浅浅去了一趟洗手间。

她好好地给自己补了补妆,将陆凯樾方才蹭掉的那些雀斑、黑痣、发灰的粉底全再画上。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的假刘海和厚眼睛,以及钢牙套。

这些东西像一道封印,保证让她一进入人堆里,就再也没有人会注意到。

“黎浅浅,你去总裁办公室拿文件,怎么去了那么久?”一进秘书室,立刻就有人找她。

“我、我、我刚刚进去的时候,总、总裁在打……打……打电话,所以就、就……”

没等她说完话,对方就毫无耐心地说:“总裁在打电话所以耽搁了是吧?行了小结巴,你把文件给我吧。”

黎浅浅赶紧把文件递过去,扶了扶眼镜,坐回自己的工位上。

才一坐下,秦希希就凑了过来:“小结巴,陆总去莫斯科出差,是不是去见超模艾丽莎啊?她明天有show在莫斯科举办呢!”

“我、我、我不知道。”

“拜托,陆总和艾丽莎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好不好,最新的消息是和影星郑玲玉……”另一个同事罗心爱迅速翻开了最新一期的八卦周刊,一边指给众人看上边的大封面。

于是乎,办公室里的八卦气氛顿时浓烈了起来。

黎浅浅也很有兴致地听着她们的私下讨论,不过,由于她扮演的是个小结巴,话都说不利索,实在是很难插一句嘴。

“你说,陆总一天天的这么多花边新闻,那位传闻中的陆太太,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嘁,你怎么知道陆太太不吃醋不生气?没准现在正在家里破口大骂呢。不过,咱们陆总嘛,那真是牡丹花下死……”

秘书处默认的“第一美人”吴子慧不怀好意地猜测着。

黎浅浅在一旁呵呵地笑。

她可不会骂人,她最好陆凯樾天天出去拈花惹草,这样他就不会让她去陆家别墅了,她也能轻松不少。

每次他回家,都要把她折腾得够呛,而她这个可怜巴巴的社畜,第二天还得像没事人一样来上班,实在是太累了。

“小结巴,你在陆总身边上班也有几年了,你真的没见过陆太太?”新来不久的秦希希问她。

她摇了摇头:“狗仔都、都拍不到的,我、我怎么知道?”

她这一副一问三不知纯良无辜的样子,根本就惹不起任何人的猜疑。

狗仔当然拍不到陆太太了,毕竟,她只是陆总身边的一个女秘书而已啊。

更何况,她这个没颜值没学历没智商的三无小结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怀疑成陆太太的。

每天在办公室里听同事议论自己,成为了她每天最大的消遣乐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3章 令人窒息的家


陆凯樾出差潇洒去了,她却在下班之后,不得不回到黎家。

这个让她窒息不已的地方。

“哟,黎大秘书下班了?”

一进门,她就听到了妹妹黎晴晴尖酸刻薄的讥讽。

她只当没听见,继续脱她的高跟鞋。

“晴晴,妈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在家里要叫姐姐。”继母蔡春茹一边“责怪”女儿,一边给她露出一个笑脸。

黎浅浅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要吃饭了,你又去哪儿?”父亲黎城军冷冷道。

“我在外面吃过了。”

“呀,浅浅你在外面吃饭,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还给你做了一桌子的菜。”继母委屈地说道。

她撇了一眼餐厅的方向,餐桌上的那些美味佳肴,都是黎晴晴爱吃的,哪里是为她做的?

五年前,刚刚高二的黎浅浅被人绑架,大少爷黎明宇也在交付赎金的时候意外跌落悬崖,至今昏迷不醒,黎太太因为悲伤过度,不久撒手人寰。

谁料黎太太尸骨未寒,黎城军竟然火速迎娶了蔡春茹,并将其和前夫生的女儿改名换姓一并领入黎家。

自从蔡春茹当上了女主人,黎浅浅就从备受宠爱的小公主,变成了黎家“最熟悉的陌生人”。

蔡春茹表面上对黎浅浅亲切温柔,实际上却在不断地削减她的吃穿用度,直到最后甚至背着黎城军拿黎明宇的命来威胁刚刚念大一的黎浅浅。

如果不想黎明宇被拔掉呼吸管,黎浅浅就必须立刻辍学!

而这一切的原因竟是因为黎晴晴可笑的一句话,她说:

“和姐姐在一所大学里念书会有压力的啦!”

面对那些不公,黎浅浅从未对外说过。

没有了妈妈,也就是没有了爸爸,她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这个家,早已不再是她的家了。

她径直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黎浅浅,你给我站住,我和你妈有话对你说!”父亲叫住了她。

她回过头来,冷嗤一声:“我妈?我妈如今在地底下埋着呢,她要是想找我说话,也该晚上托梦来找我。”

“黎浅浅!”黎城军顿时怒不可遏。

蔡春如赶紧走过来,一脸笑意盈盈的模样:“你们父女俩,不要一见面就窝火好不好?”

她冷笑,她和父亲一见面就吵架,还不是因为这位手段了得的继母?

倒要她在这里装好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4章 那个小野种才不是我黎城军的儿子!


“浅浅,你先留下好不好,我和你爸爸是真的有事情要和你说。”

想收拾黎浅浅这无依无靠的小丫头片子有什么难的,她蔡春茹难道还差这一时半刻的吗?

要知道,她今天可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不用了,我要去看我哥哥,有话‘你们一家人’关起门来自己说吧。”其实黎浅浅原本打算明天再去医院的,可是此刻黎家的气氛却叫她一刻都不想多留。

然而她的无心之言,却叫餐厅里坐着的那三个人顷刻间变了神色。

“逆子,哪儿也不许去!”被黎浅浅无视了半天的黎城军铁了心要治治这个“不听话”女儿,好好树立下他“一家之主”的威严。

“天天不着家,就会拿那个小杂种当借口跑出去野!”

黎城军今日早早回家想要享受一次天伦之乐,没想黎浅浅却这么不懂事,非要如此“不合时宜”地提及那个煞风景的名字,着实惹怒了他。

“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哥哥呢!他是你儿子啊,你忘了他为你,为黎家做了那么多吗?”

当初如果不是黎明宇帮忙打理公司,他现在还能坐享其成嘛?

一想到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哥哥竟然被父亲如此唾弃,黎浅浅明亮的双眸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震撼和深深的失望。

“你给我闭嘴,那个小野种才不是我黎城军的儿子!”

黎城军老谋深算的脸上满是笃定的猜疑,他微微眯起地双眼里一股阴火幽幽地射了出来。

“你妈妈当年在孤儿院一句‘看这孩子和黎家有缘’就骗我把他收养回家,现在想想,说不定是她背着我跟哪个野男人生的呢!”

黎城军自顾自地说着,越来越投入,根本就看不到黎浅浅眼中的难以置信。

“一想到我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都白费给了个外人,真他妈的不值!”

“老公,过去的伤心事就别提了,咱们一家人现在其乐融融地过好以后的日子不就好了嘛!”

蔡春茹母女适时上演“红白脸双簧”,将黎明宇的存在意义彻底地抹黑。

“对啊爸爸,别提那个晦气的人了。”黎晴晴乖巧给起身,依偎在黎城军的肩头。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啊,这都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吧?要是能醒,是不是早就应该醒了……结果现在不还是每天躺在床上不死不活的嘛!”

“哎,这要是我还不如早早去了呢……真是只要一想起来,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冷血无情的少女,歹毒刻薄的妇人,加上一个颠倒黑白,忘恩负义的爸爸,黎浅浅刚刚还深陷在愤怒之中的情绪瞬间消散了,这一刹那,她由衷地明白了一个道理。

“你们才是一家人啊……真配。”

明亮的病房内,黎浅浅静静地看着面前沉睡的男子。

细腻洁白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透出了浅浅的血色,紧闭的双眸下高挺的鼻梁和微翘的唇构成了一条好看的弧线。

男子眼角的泪痣还是那么生动,可他年轻的身体却没有散发出一丝想要清醒的意识。

要不是因为她,黎明宇才不会躺在这里!

身边熟知真相的人都没有责怪过黎浅浅,可是一想到哥哥曾经意气风发的模样,她的心就隐隐做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5章 没有血缘的“外人”


虽然是母亲收养回来的孩子,但是哥哥黎明宇自幼就和她一起长大,兄妹二人感情甚浓。

懂事的黎明宇从小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他天资聪颖,又刻苦努力,不管是在学校时期,还是进入自家公司以后,他都是一众人中最出色的存在。

要知道,黎家能从一个中等规模的企业发展成今天这般的荣耀,黎明宇当真功不可没。

可惜自那场意外之后,哥哥就一直沉睡在此,曾经健康明朗的他如今却只能过着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日子。

明明说好收了赎金就放人的劫匪,却又出尔反尔想要撕票,黎明宇抱着黎浅浅跑的太着急,失足掉下悬崖,他抱着黎浅浅死死用身体护住,黎浅浅只是轻微的擦伤,而他却落得瘫痪的下场。

虽然经过抢救黎明宇平安渡过了危险期,大脑却因为严重的冲撞陷入了重度昏迷,直至今日仍未清醒。

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黎城军早就想放弃掉这个没有血缘的“外人”了。

要不是黎浅浅一直自掏腰包,拿着陆凯樾的钱努力维持,黎明宇也许早就不在这个人世间了。

面对当初“趁火打劫”要自己嫁给他的陆凯樾,顾欢还是要“由衷”的表示感谢的。

也许是上天怜悯,几年前只在闺蜜的轰趴上见过一次的男人,竟然会在黎浅浅正巧身陷囹圄的时候主动提出要和她结婚。

“嫁妆不要,名分没有,其他,你随便张口。”

两分钟的会面,十五个字之后,黎浅浅就成了“众口皆知”的陆太太。

那天,她刚满20岁。

陆凯樾履行了作为丈夫的义务,在钱上从不小气。

黎浅浅也尽职尽责地努力成为一个听话的“好太太”,对于陆凯樾提出的要求从不拒绝。

他要她绝对不许在人前与他同框出现,她从。

他要她对二人的婚姻绝对保密,她从。

他要她进公司当秘书,她从。

他要她随叫随到,她从。

最后,他也要了她。

只要陆凯樾的钱能让哥哥继续活着,她甚至可以做得更好。

“卢医生,有事?”黎浅浅微微一转头,才发现门口侧立着的年轻男人。

她微笑着起身,向男人走去。

看着款款向自己走来的漂亮姑娘,卢东齐的心止不住地狂跳。

该死的,明明都已经认识好几年了,可是每次看到黎浅浅,他还是紧张慌乱地像是个第一次怦然心动的青春期小鬼。

“呃,是这样的;美国那边的治疗所有消息了,他们答应可以派专机来接收你哥哥.不过费用上就……”

一张列满各项费用的诊疗单递了过来,结尾处的天文数字却丝毫动摇不了黎浅浅那刻刚刚看到希望的心。

“只要是能救我哥哥,多少代价都值。”

黎浅浅说着,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掏出来一张空白的支票。

卢东齐瞄了好几眼支票上的落款字迹,又看了看认真填写数字的黎浅浅,疑惑的神情始终未散。

这上边的绝对是陆凯樾的私人签名没错,作为对方从小到大的死党,卢东齐如果连这几个字还能认错,那他也真是够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6章 化缘


要知道,有个土豪朋友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意的“化缘”。

这么多年来,经他软磨硬泡捐赠给福利机构的善款中,有一大半都出自陆凯樾的手中。

而低调的陆凯樾每一次都只会签他的私人支票给卢东齐,从来不会划在陆氏的公账上。

连着末尾的印章都是专门定制的古体字样,市面上见都没见过。

纵使有着700度的近视,卢东齐也绝对不会看错。

这位黎小姐怎么会有陆凯樾从不随意外签的私人支票呢?

“卢医生,我写好了,麻烦你们尽快安排我哥哥前往美国。”

这家位于美国芝加哥的疗养院世界闻名,尤其是在治疗植物人方面,更是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

据在那里进修过的卢医生说,经他们治疗的病患百分之七十都在一到三年内清醒,并逐步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当然了,他们的甄选条件极其严格,费用也是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

这是陆凯樾娶她的那天签给她的,也是唯一一张空白支票,没想到今天正好排上用场。

“呃,黎小姐,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卢东齐的好奇心早已被这场支票给点燃,必须要一个合理的答案来平息。

“卢医生,你说。”

多亏了这位好心的卢东齐大夫,一直积极帮忙联络哥哥的事,黎浅浅对他心存感激,并未做其他设想。

“令尊和陆氏有生意来往吗?”

眼前的黎浅浅虽是生得分外美丽娇俏,却没有一点低俗的艳魅之气。

结合她一直以来不凡的谈吐,礼貌高雅的举止,纵使手握已婚男子的巨额支票,卢东齐也只会将其联想到父辈合情合理的关系。

回忆起刚刚卢东齐不自觉瞟向支票的眼神,黎浅浅瞬间恍然大悟。

虽然她并不知道陆凯樾使用支票的具体习惯,不过她还是有些后悔自己今日的鲁莽。

自己和陆凯樾绝不能扯上任何的关系!

“抱歉,卢医生……我真不知道,爸爸他很少和我说他公司的事。”

“哦……对了,这是转院的相关同意书,麻烦你回家让令尊签好尽快带来,我也好发到芝加哥那边,让他们做好黎先生的入院准备。”

接过卢东齐递来的文件夹,黎浅浅第一次那么想见到父亲,她恨不得立刻飞回家中。

“好的,我一定尽快拿来。先告辞了,卢医生。”

一想到以后相见的机会渺茫,卢东齐很想抓住点儿机会。

“这里离车站挺远的,要不我送你吧……你别误会,我正好还有点关于芝加哥那边的事情要和你说。”

担心卢东齐会继续询问自己关于支票的事,黎浅浅果断地拒绝了对方。

“不用了,卢医生……还有,你记错了卢医生,我不姓黎,我姓李。”

黎浅浅胡乱说完之后便迅速的离开了,担心再起波澜。

看见去而复返的黎浅浅,蔡春茹意外极了。

她尾随着行色匆匆的黎浅浅上了楼,却听见有争吵声从黎城军的书房中传出来。

“要我签字送那个小混账去美国,做梦!”

黎城军将女儿递过来的文件丢到了地上,没有丝毫地犹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7章 这丫头是疯了吧


“爸爸,真的不用你给哥哥出一分钱,只要签个字就好了……”黎浅浅一再的解释给黎城军听,可是多疑如他,一点都不相信。

“呵,天底下有那样的好事?你可别想蒙我,黎明宇那个死样子活着都是累赘,现在还要我大费周章地送他去美国治病,他也配?”

居然想要送黎明宇去美国,这丫头是疯了吧!

“我真的没有骗您,如果您实在担心,可以让公司的律师给你看一下文件再签……”

为了哥哥的未来,黎浅浅只得低声下气地向着黎城军乞求。

“爸爸,求您啦。”

黎浅浅深深地低着头,她不想让黎城军看到自己眼中的泪光。

“老公,秦局长的太太刚刚打电话给我说……哎呀,浅浅回来了!”

满脸假笑的蔡春茹装作没听见二人的对话,款款地走了进来。

“春茹啊,你看看这个不省心的……又在为着那个小杂种想些花花肠子!如今阳城都容不下她了,竟然还想把那个野种送出国去治病,妈的,老子辛苦赚来的钱不能就这么打水漂玩!”

“浅浅,真是这样吗?”

蔡春茹走到了黎浅浅的面前,双手用力地夺过她刚刚拾起的文件,迅速扫了几眼。

静心修饰过的指甲捏着文件的边缘,不由得计上心来。

“老公,你先去给秦太太回个话,没准儿秦局长那里有消息了。”蔡春茹攀上男人的耳畔小声地指示,婀娜的身子顺势摩擦着黎城军那早已经遮掩不住的啤酒肚。

黎浅浅迅速地别过头去,不想看着二人这般不雅的模样。

“有时间操心外人,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想我黎城军一世英名,都快毁在你的身上了,长得丑也就算了,还连个大学文凭也没有,真是家门不幸!”

看着黎城军面对黎浅浅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模样,惹得蔡春茹的心头一顿暗爽。

“黎二小姐,我有条明路指给你,不知道你要不要走。”

眼见着黎浅浅一脸的失望,蔡春茹顺势拦住了她。

“要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虽然你天资实在是差了一点,可是毕竟也是黎家的人,你的终身大事我不能不操心……”

这种假得要命的说辞,黎浅浅完全不为所动,果决地打断了蔡春茹的话。

“省省吧。”

黎浅浅的小臂被紧紧抓住,蔡春茹那殷红的指甲因为过于用力在黎浅浅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黎浅浅,你不想要你爸爸的签字了吗?”

瞧,又来了……这次又要她割舍掉什么?

“……说吧,你又想怎样?”

听完了蔡春茹接下来的话,黎浅浅破天荒地没有生气。

她平静地望着一脸得意的继母,心里却是万千的草泥马崩腾而过。

呃,蔡女士,你确定要给已婚妇女安排相亲吗?

……

“陆总,谢谢让我搭乘你的私人飞机回国。”

透过窗外渐亮的城市夜景,孟耀阳知道他们的飞行即将结束,遂礼貌地朝着对面的男人致谢。

“孟总,客气了。”

微阖双眸的陆凯樾懒懒地搭腔,审视着眼前这个明明第一次见面却要求自己带其回国的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9章 相亲对象


望着城堡般宏伟的建筑,黎浅浅却没有一点欣赏的劲头。

她心里思索着一切都要以哥哥为重,只要对方不是太过分,为了得到黎城军的亲笔签名,她一定尽量让大家都好看。

“黎小姐,这里这里。”

一个满身名牌的女人冲着自己打着招呼,示意她过去。

黎浅浅注意到那女人的身旁还有一个穿着西装的背影,想来那个男人应该就是蔡春茹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了吧?

“阿姨您好,我是黎浅浅。”

礼貌的和那个女人打过招呼,在侍者抬起椅子之后,黎浅浅也落了座。

借着下午明媚的阳光,黎浅浅看清了对方的容貌。

老实讲,还真不算好看。

也许是接近中年,男子的头发早已经有些稀疏,已经长出皱纹的脸中央长着一个硕大的鼻子,紫色的厚唇配上笑得色眯眯的眼睛实在有些油腻感。

呃……人家都说相亲就是条件连连看,原来在蔡春茹的眼中自己的夫君就应该是这副模样啊!

也不怪蔡春茹以貌取人,谁叫在母亲离世之后,黎浅浅就自己开始了刻意的“扮丑”。

从最初的平光眼镜到后来的晒斑贴纸和欧美式粉底,她一直在追求自己的“最丑”境界。

直到她看到黎城军的嫌弃,蔡春茹母女眼中的得意,管家辛叔的遗憾,她知道她的伪装终于成功了。

只有在面对哥哥黎明宇和陆凯樾的时候,她才能做回真实的自我。

“黎小姐,这位就是李旺来先生,你的条件我都和李先生说了……”

“那个赵姐,要不你先回,我和黎小姐自己聊聊?”

看见黎浅浅本人已到,李旺来只想尽快地进入主题,着急地想要赶走介绍人。

“小李你也太心急了……好好,我先走,你们年轻人好好聊啊!”

被莫名赶走的赵姐边走边小声的吐糟,

“暴发户就是小气,不就是怕我多点一块蛋糕吗?哼,出身富贵又怎么样……死了娘不照样被继母作贱,真嫁了这样的,也别想有好**吃!”

眼见介绍人一走,刚才还一脸贱笑的男人马上换了一副嘴脸。

“黎小姐,你的条件呢……我也都清楚了,除了没有嫁妆这一点我有点不太满意,别的都凑合。”

是吗,呵呵。

“我的情况你应该都知道吧?36了,死了一个老婆,离过一回婚,不过至今无子,所以你不用担心做后妈,老实说我小本毕业,但是你不也没有大学文凭嘛?再加上你长得吧,也就那样……不过你要是能和家里好好说说,再带点嫁妆来,我也能凑合把婚期定了…….”

看着眼前男子夸夸其谈的模样,黎浅浅忽然发现那个总是爱“折磨”自己的陆凯樾当真特讲究儿。

至少,人家可没管她要嫁妆啊!

“别,李先生您千万别凑合。嫁妆我真没有,祝您另觅佳缘。”

黎浅浅拿起了皮包,准备离开,她心里深知想要今天就拿到签名肯定是没戏了,回去之后还要另想办法。

“别着急走啊,黎小姐……你可知道,我老子是阳城有名的拆迁大户,错过我保你后悔半辈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10章 跟了你,才后悔一辈子呢!


跟了你,才后悔一辈子呢!

“其实吧,没有钱,你也可以带点儿别的什么啊……”

虽然黎浅浅的样貌不够惊艳,可是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却早就入了李旺来的眼。

这样的妞儿,玩起来一定带劲儿!

“只要你能先有了我们李家的种儿,我保证,进门不成问题。”

“对了,你妈妈可是说过从没见你有过男朋友…….呵呵,你应该还是处吧!”

眼见面前的男人满脸的色意,哪有一点真诚求偶的模样?

可恶的蔡春茹,自己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相信她。

“李先生,请你自重。”

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被问陌生男子提出这种的问题,黎浅浅的脸色彻底变了。

“怕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你们这些假正经的女人啊,一点也不坦诚!”

好啊,既然你要坦诚,那就来啊!

“李先生既然这么介意这个问题,看来你是很有经验了?”

面对这种不懂得尊重女性的男人,一定要让他长长记性。

“废话,老子睡……有过的女人多了去了,保你跟了我每天其乐无穷。”

因为刚刚自己的话早就引得身边人的侧目,尤其是只和他们一桌之隔的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更是连身子都转了过来,害得李旺来不由得注意了下言辞。

“这样啊……口说无凭,那也请李先生出具一份相关的证明,也让你我的交往更加真诚。”

“没问题,老子的房照多了去了,够你看一天了……”

“不是您的财产,而是您的身体健康。如您所说,您至今无子,又交往过不计其数的女友,那么您罹患相关疾病的可能性照比普通人应该也会高很多。”

“什么病,老子健康的狠!”

“不不,我还是很建议您去看看男科的,万一您真的是Fertility患者甚至……”

黎浅浅满是嫌弃地朝着李旺来的下半身望去,眼神里的担忧不言而喻。

“你居然怀疑我有那种病…….还有那个英文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我写给您。”

黎浅浅优雅的将柔软的纸巾铺开,将单词的中英文对照意思写了清楚。

看到了“不孕不育”这四个字的时候,李旺来本就有些下垂的脸上顿时写满了狰狞。

他愤怒地把着纸巾捏成一团,高高的举起然后向黎浅浅砸过去,并朝着黎浅浅破口大骂。

“你个小表子……”

“最后提醒你一下,这里的监控是同声高清的,你的一言一行都已经被记录了下来,如果你不想明天在局子里上热搜的话,尽管继续吧!”

抽出了几张票子,留下了满脸愤恨的男人,黎浅浅起身大步离开。

“小姐小姐,您的账已经结完了。”

突然服务员叫住了黎浅浅,然后递上了她之前留下的票子,和一张银质的精美名片。

手写的几个字墨迹未干,但是也足够黎浅浅认清这主人的身份。

孟耀阳。

黎浅浅捏着手中银质的精美名片无疑彰显着这个男人尊贵的身份,简洁大方,除了从名字可以判断出应该是一名男子之外,她无法获得任何有效的信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8章 值得男人珍惜的“好女人”


孟家是阳城的老家族了,他们的发家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上个世纪。

虽然近几十年来他们的子嗣很多都在国外发展,可是他们的族长也就是孟耀阳的太爷爷孟深还居住在阳城。

要论辈分,自己家的陆老爷子还得称呼人家一声“孟老”呢!

在阳城,作为新贵的陆家和孟家并没有太多生意上的往来。

没想到,陆凯樾却在发展海外业务的时候意外搭上了孟家创办的企业,这才促成了二者的第一次见面。

“陆总,冒昧地问一句,您结婚了吗?”

“嗯。

要知道陆凯樾有太太的消息,阳城人尽皆知,他自然没有隐瞒的意义。

“哦……那您和太太是家族相亲还是自己交往的啊?”孟耀阳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期待着对方给他一个理想的回答。

“后者。

看着孟耀阳气馁地神情,虽然并不好奇,可陆凯樾还是反问了回去。

“孟总呢?”

“说来惭愧,这就是我非要蹭你飞机的原因了……我家里人每天都催着我回国相亲,可我真的没有心思啊,比起那些名媛小姐,我更想看我太爷爷的那张老脸。

陆凯樾看着孟耀阳一脸的真诚,不厚道地勾起了唇。

“陆总真幽默。

“我说真的……不过既然陆总您是自由恋爱结的婚,应该过得很幸福吧?”

幸福吗?他不懂这个词的意义,不过那个女人倒确实很省心。

陆凯樾的身边从不缺优秀的女人,可是懂事又知晓如何进退的就不太多了。

当然了,能让他家那个刁钻的老爷子喜欢的,就更难能可贵了。

他不在乎妻子的家室背景,只要她听话就好。

何况,那个叫黎浅浅的女人还那么地漂亮。

黎浅浅的身上既有初见时候少女天真的娇羞,又在经过他调教之后绽放了别样的风采。

尤其是眼角的一抹泪痣,精致地恰到好处,像极了他儿时最喜欢的漫画里的女主角。

别人的美梦难求,在他看来只是水到渠成的自然。

手中的电话屏幕被一条信息所点亮,陆凯樾的双眸扫了一眼上边的信息,不由得收回了刚刚的评断。

一千五百万的支票兑换提醒,而且还是美金。

嚯,陆太太出手还真是阔绰啊!

“对了,不知道陆太太究竟是什么类型的女人啊,有什么特别吸引陆总的地方吗?”

虽然已经离开阳城多年,可是作为能让叔叔赞不绝口并毫不犹豫签下天价合作意向的男人,陆凯樾自然不是什么凡夫俗子。

而能征服这样的顶级男人的,也一定不会是一般的庸脂俗粉。

“除了爱花点钱,别的真没什么。

Cestduluxe是阳城最有名的法国餐厅,它的名字就是身份的象征。

自它在这座城市建成营业之后,就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能在二十五岁前在这里约上会的女人,就是值得男人珍惜的“好女人”。

虽然是个笑谈,可是不少年轻女孩还是把这里当做约会的圣地,千求万哄地想要被男朋友带来这里。

黎浅浅自然不是第一次来,可是毕竟早已时隔太久,她对这里也是陌生的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第8章 值得男人珍惜的“好女人”


孟家是阳城的老家族了,他们的发家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上个世纪。

虽然近几十年来他们的子嗣很多都在国外发展,可是他们的族长也就是孟耀阳的太爷爷孟深还居住在阳城。

要论辈分,自己家的陆老爷子还得称呼人家一声“孟老”呢!

在阳城,作为新贵的陆家和孟家并没有太多生意上的往来。

没想到,陆凯樾却在发展海外业务的时候意外搭上了孟家创办的企业,这才促成了二者的第一次见面。

“陆总,冒昧地问一句,您结婚了吗?”

“嗯。

要知道陆凯樾有太太的消息,阳城人尽皆知,他自然没有隐瞒的意义。

“哦……那您和太太是家族相亲还是自己交往的啊?”孟耀阳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期待着对方给他一个理想的回答。

“后者。

看着孟耀阳气馁地神情,虽然并不好奇,可陆凯樾还是反问了回去。

“孟总呢?”

“说来惭愧,这就是我非要蹭你飞机的原因了……我家里人每天都催着我回国相亲,可我真的没有心思啊,比起那些名媛小姐,我更想看我太爷爷的那张老脸。

陆凯樾看着孟耀阳一脸的真诚,不厚道地勾起了唇。

“陆总真幽默。

“我说真的……不过既然陆总您是自由恋爱结的婚,应该过得很幸福吧?”

幸福吗?他不懂这个词的意义,不过那个女人倒确实很省心。

陆凯樾的身边从不缺优秀的女人,可是懂事又知晓如何进退的就不太多了。

当然了,能让他家那个刁钻的老爷子喜欢的,就更难能可贵了。

他不在乎妻子的家室背景,只要她听话就好。

何况,那个叫黎浅浅的女人还那么地漂亮。

黎浅浅的身上既有初见时候少女天真的娇羞,又在经过他调教之后绽放了别样的风采。

尤其是眼角的一抹泪痣,精致地恰到好处,像极了他儿时最喜欢的漫画里的女主角。

别人的美梦难求,在他看来只是水到渠成的自然。

手中的电话屏幕被一条信息所点亮,陆凯樾的双眸扫了一眼上边的信息,不由得收回了刚刚的评断。

一千五百万的支票兑换提醒,而且还是美金。

嚯,陆太太出手还真是阔绰啊!

“对了,不知道陆太太究竟是什么类型的女人啊,有什么特别吸引陆总的地方吗?”

虽然已经离开阳城多年,可是作为能让叔叔赞不绝口并毫不犹豫签下天价合作意向的男人,陆凯樾自然不是什么凡夫俗子。

而能征服这样的顶级男人的,也一定不会是一般的庸脂俗粉。

“除了爱花点钱,别的真没什么。

Cestduluxe是阳城最有名的法国餐厅,它的名字就是身份的象征。

自它在这座城市建成营业之后,就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能在二十五岁前在这里约上会的女人,就是值得男人珍惜的“好女人”。

虽然是个笑谈,可是不少年轻女孩还是把这里当做约会的圣地,千求万哄地想要被男朋友带来这里。

黎浅浅自然不是第一次来,可是毕竟早已时隔太久,她对这里也是陌生的很。

继续阅读《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