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莲花,王寡妇(生棺发财)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生棺发财
分类:悬疑惊悚
作者:小诸葛
简介:风水阴阳,皆可无师自通
一口棺材,便能闯荡天下
我是承棺人,我自棺中来......
角色:王莲花,王寡妇
王莲花,王寡妇(生棺发财)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生棺发财》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睡在棺材里就能发财


爷爷去世之前,留给我一口棺材。

  他说这棺材是我们家祖传的,只要躺在里面睡觉就能发财。

  我那时候穷疯了!信了我爷爷的鬼话,真的每天晚上都躺在那口棺材里睡觉。

  后来的确是发财了!但也发生了很多无法想象的事情!

  这事儿还得从09年那个夏天说起。

  那时候我大学毕业没多久,本以为作为我们村唯一考上大学的文化人,将来步入社会肯定能有出息。

  可谁知到了社会以后,处处碰壁。像我这样的大学毕业生一抓一大把,比驴都多,别说是有一番作为了!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抢不到。

  就在我心灰意冷之际,老家忽然传来消息,说我爷爷快不行了!让我赶紧回去准备后事。

  我父母走得早,是我爷爷一手将我带大的。

  我们那山旮旯人都比较迷信,我爷爷是个风水先生,平日里帮人看坟点穴,倒也颇受人尊敬。

  我上大学的钱都是他老人家一口一口的墓穴看过去才攒出来的,本想着等我有出息了!好好孝敬孝敬老爷子。可谁知还没等到那一天呢!老爷子就要去了!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一路赶回老家,就怕见不上老爷子最后一面。

  好在上天怜悯,我赶回来的时候,老爷子还剩一口气。

  他当时躺在病榻上,奄奄一息的跟我说,“长恨啊!爷爷这辈子啥都没给你留下,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家后院有一口发财棺,那是从你太爷那辈儿传下来的,只要你每天晚上躺在里面睡觉,保准能发财。”

  说完这话,爷爷当场就去了!

  我赶紧跑到后院去看了一眼,真的有口老旧的棺材,半截都埋到土里去了!棺材周围也长满了杂草,棺材板上还有虫蛀的迹象,这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睡里面就能发财的棺材啊?

  不过这是我爷爷临终遗言,想来怎么着也不可能骗我吧!

  所以我还是决定试一试。

  当天晚上,我就睡在了这口棺材里面,第一次睡棺材,说实在的有点儿害怕,棺材板里面那种蛀虫啃木头的声音特别清晰,“啃啃啃”的,像是在啃我的头盖骨一般。

  那感觉难受的要死,但我也只能忍着。

  没办法,家里实在是太穷了!穷到连给我爷爷买棺材的八百块钱,都是跟人村里的王寡妇借的。

  之前爷爷给人看坟点穴挣的那点钱,早就让我上大学嚯嚯光了!

  所以我现在非常迫切的想发财。

  不过说来也奇怪,虽然睡在那口棺材里让人很难受,但是每次我都很快就睡过去了!而且一晚上不做梦。

  只是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很累,像是干了一晚上活儿似的。

  一连睡了三天,发财是一点儿苗头都没有,倒是王寡妇今天忽然找上门来了!

  王寡妇全名叫王莲花,今年好像三十了!长得一副绝非良家妇女的模样!说白了就是妖娆、勾魂。

  都说微胖的女人才最美,这里说的微胖,自然是指该胖的地方,前凸后翘那种,用行家的眼光来看,就是很润。

  加上王莲花天生一副妖娆的长相,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馋的村子里的男人哈喇子都流成河了!

  尤其是自打她男人在工地上摔死了之后,总有些光棍在她家门前晃荡。

  而且因为王莲花男人死后工地给赔了二十万,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天天惦记,就连那些村里的小男生,也都成天喊着“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甚至还有人说她靠死男人发了横财。

  对于那些说三道四的村里人,我是很不屑的,说白了大家就是眼红,毕竟我们这穷乡僻壤,有个一万块都已经是万元户了!

  二十万,那几乎是天文数字。

  可这毕竟是人命钱,嫉妒人这种钱也不知道会不会折寿。

  我给王莲花倒了杯水,然后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完全不敢看她。

  倒不是说王莲花太诱人,让我不敢直视,主要是欠着人钱,让我抬不起头来。

  农村人就这样!最怕欠别人什么!

  不像现在大城市那些人,欠钱的反而是大爷,一个个理直气壮地。

  我是真怕王莲花过来是要钱的,这钱我现在也拿不出来,而且一旦她开了口,我面子上也过不去。

  “长恨啊!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王莲花喝了口水,笑吟吟的看着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生棺发财》

第二章 夜半敲棺


“等我爷爷头七过了!就要回去上班,你那个钱......月底发了工资我就还你。”

  我低着头说道。

  “你爷爷头七不是早过了吗?”

  王莲花听后有些诧异的看着我。

  “......”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了!

  我爷爷明明是三天前才去世的,头七那不还得四天呢吗?

  “那......你昨晚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王莲花有些期待的看着我,脸上也泛起了红晕,一副娇羞的模样!

  “啥话呀?”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王莲花。

  她这话给我都整懵了!我昨晚跟她说过什么吗?

  “你......”

  王莲花张了张嘴,两只手纠缠在一起,放在腿间使劲的捏着,感觉好像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你不说想和我那个的吗?”

  王莲花最后还是咬着嘴唇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她脸一下就红透了!眼神也左躲右闪的有些不敢看我。

  那样子当真是让人受不了!实在是太具备诱惑力了!

  我咽了口唾沫,口干舌燥的道:“嫂......嫂子,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发誓自己真没跟王莲花说过要跟她在一起这样的话,而且昨晚我明明在棺材里睡觉的,啥时候见到她了?

  而且这种事儿还能直接说的吗?我脸皮肯定没那么厚啊?

  “那......当我没说。”

  王莲花又喝了口水,脸上表情也是很尴尬。

  “不是......嫂子,你有话直说,我真没明白啊?”

  我有点儿不得劲了!

  这搞得好像我骗了她似的。

  “你昨晚不是说想和我一起过日子吗?你还......”

  王莲花也有点儿急了!“怎么现在啥都不明白了?你是怕我赖上你咋滴?”

  “......”

  我终于觉着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看王莲花这样子!绝对不像是在骗我。

  可是我昨晚明明早早地就在棺材里睡了!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难不成我梦游了?

  “嫂子,你确定我昨天晚上跟你在一起吗?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我有些狐疑的看着王莲花。

  “你啥意思?”

  王莲花瞪着我,“合计着我床上每天晚上都有人呗?你是这么想的对吧?”

  “不是不是,我真没这意思嫂子。”

  我一看王莲花生气,连忙赔不是。

  “你们男人都一个样!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王莲花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塌钱来,放在桌上说,“这是昨晚答应你的,你要怕人说闲话,不想承认也没关系,我就当花钱找开心了!”

  说完她直接气呼呼的走人了!

  “不......不是,嫂子......”

  我当场就懵掉了!喊了王莲花几声,但是对方没搭理我。

  我回头看了一眼桌上那钱,怎么着也得好几千啊?

  难道这所谓的发财,就是这么发的?

  “......”

  这棺材也太邪乎了吧!

  我以为所谓的发财,是人在棺材里睡觉会走运呢!

  可这大晚上的梦游,而且还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

  话说我和王莲花真的那啥了?

  这钱不钱的.....

  也不能说无所谓,她要是真想的话,我自然是舍命......

  舍身取钱吧!

  只是我啥都不知道,这就让人很难受。

  算了!终归是有钱入账,这棺材也没白睡。

  当天晚上,天一黑我便继续躺进了棺材。

  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后来迷迷糊糊的,我听见有人在敲门,于是便喊了一声,“谁啊?”

  “孙子,挣到钱了吧?”

  门外忽然传来我爷爷的声音。

  我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一下子就清醒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生棺发财》

第三章 撞邪了


当时我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不是睡在屋里,而是睡在棺材里。

  这说明刚才不是有人在敲门,而是在敲棺材。

  还有那个声音......

  我浑身肌肉一下子就绷紧了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虽然说那是我爷爷吧!但人死了之后,阴阳两隔,那完全就是两回事儿了!

  若棺材忽然被推开,然后我爷爷将脸凑过来,笑眯眯的来一句,“孙子,起来跟我去挣钱......”

  这铁定会吓死人的。

  过了一会儿,我刚刚放松一点儿,棺材外面忽然又响起我爷爷的声音。

  “对了!我没来得及告诉你,这棺材是能赚钱,但就是费命,你爸当年就是这么死的。”

  我的神经一下子又绷紧了起来。

  倒不是因为我爷爷说了什么!其实不管他说什么!都会吓着我。

  而且这老爷子说话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成心的吧?

  我浑身僵硬的躺在棺材里听了好一会儿,终于没有动静了!

  后半夜我也没敢再睡,一直躺在棺材里等到公鸡打鸣才出来。

  这一晚上可真是给我吓得够呛。

  也不知道是我爷爷有话没交代完,还是想把我带走?

  应该是前者吧!

  我安慰了自己一下,尽量不去胡思乱想。

  反正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等过了头七,我就离开这里。

  打定主意之后,我去厨房拎了个水桶,就到村口去打水了!

  这时候天刚蒙蒙亮,打水的人很少,路上只碰到了隔壁的王婆。

  这老人家七十多岁了!还挑着两个水桶,挑了满满的两桶水,也是真够厉害的。

  王婆看到我身上的丧服,还放下水桶夸了我两句。

  “你这孩子可真是有孝心,还在给你爷爷服丧啊?”

  我听她这么说也是有点儿纳闷。

  我们这里的习俗不都是服丧七日吗?这头七还没过呢!咋就我还在给我爷爷服丧了?

  我忽然又想起来昨天王莲花说的,“你爷爷头七不是早就过了吗?”

  这什么情况?难道我睡棺材睡得连日子都记不清了?

  “王婆,那个......我爷爷去世到底多久了啊?”

  我看王婆挑着水就要走,赶紧问了她一声。

  “得三个多月了吧!”

  王婆挑着水费力地转过身来,想了想说,“对,当时你在外地,村里人说联系不到你,所以他们就帮着把后事给办了!具体日子我也记不清了!”

  说完之后,王婆就挑着水一摇一晃的走了!

  我当时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了!

  “我爷爷三个月前就死了吗?”

  那我前几天回来,爷爷还给我留下临终遗言,这岂不是意味着......

  我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完全不敢想下去了!

  如果我爷爷三个月前就已经死了!那我铁定是撞鬼了啊?

  可这么一想也不对,当时是跟我在同一城市里打拼的阿牛跟我说我爷爷快不行了!我才回来的,而且是第二天就赶回来了!

  虽然说村子里没有电话,消息闭塞,但这也不至于传了三个月消息才传到我这里吧?

  而且我回来之后,也是给我爷爷办了葬礼的,还跟人王莲花借钱买棺材来着。

  不对,这明显不对劲。

  我水也顾不上打了!赶紧拎着水桶就跑去王莲花家里了!

  这大清早的村里人大都还没有起床,倒也不用担心被人看见我去找王莲花。

  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很容易招来一些闲言碎语。

  王莲花显然还在睡觉,被我敲门叫醒之后,打着哈欠出来给我开了门。

  她也真是不避讳,就穿了一条薄薄的碎花小睡裙,那睡裙有点儿小,根本就兜不住她那丰盈的身子,感觉都快要跳出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生棺发财》

第四章 绝对错不了


王莲花直接往那沙发上斜着一躺,腿一蜷缩,短短的睡裙直接被提到了一个快要突破临界点的位置。

  我的脑子里顿时只剩下两个字,“白--嫩。”

  水嫩水嫩的那种。

  这一大早的,直接给我整的有些口干舌燥。

  再想想我可能已经跟这么妖娆的王莲花那个啥了!就真有点儿不太好受。

  我连忙拿马勺在桶里舀了些凉水灌下去,这才稍微好一些。

  “大清早的喝什么凉水啊?我给你煮茶。”

  王莲花说着打了个哈欠,慵懒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不用,我就问你点事儿,问完就走。”

  我连忙摆了摆手。

  “着什么急啊你?我还能吃了你咋滴?”

  王莲花娇嗔一声,还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又用她那不正经的目光扫了一眼我比较保守的位置。

  “再说我都已经吃过了!”

  我顿时一阵无语。

  “嫂子你真不用忙活了!我就想问你一下,昨天你说我爷爷头七早都过了!那他到底是啥时候去世的?”

  我看着王莲花在那弯腰煮茶的妖娆模样!实在是有点儿待不下去了!怕出事儿,于是赶紧直入主题。

  “你连你爷爷啥时候去世的都不知道吗?”

  王莲花说着抬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嘶......”

  她这一抬头,我直接......

  我连忙别过头去,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我刚才去打水的时候碰到王婆,她说......”

  “啥?”

  王莲花一听这话,眼睛忽然瞪圆了!

  “刚才我去打水的时候,碰到王婆......”

  “别说了!”

  王莲花直接打断了我,然后又紧张的看了看我身后。

  我明显看到她脸都白了!

  被她这么一搞,我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我身后根本什么都没有啊?

  “怎么了?”

  我奇怪的看着王莲花。

  她二话不说,直接就跑床上去了!还钻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个脑袋来说,“王婆三个月前就去世了!你撞鬼了吧?”

  听完这话,我只感觉空气都凝固了!

  后背一阵阵发冷,搞得我大白天的都有些发毛了!连忙下意识的朝床那边挪过去一些。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看着王莲花,脸色也白了下来!

  “谁跟你开玩笑?这种事儿能开玩笑吗?”

  王莲花脸色都变了!

  “你会不会是看错了?李婆婆她们也喜欢早上去挑水,人老了长得都差不多。”

  “这......”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啥了!

  倒不是我也认为自己看错了!只是怕吓着王莲花。

  至于王婆,她家就在我们家隔壁,那老太太我再熟悉不过了!怎么可能会看错?

  “你是不是故意吓我的?”

  王莲花有些怀疑的看着我。

  “没,我真看到了!还跟我说话来着,怎么可能会看错?”

  我拧着眉头,一脸凝重地说道。

  其实我心里也在打鼓,这种事儿换了谁能不害怕呢?

  王莲花忽然瞪大了眼睛,看向我身后,然后一下子就把头蒙到被子里去了!

  我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冷,连忙条件反射般转头朝身后看了过去。

  可是我身后明明什么都没有。

  但等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却明显感觉后脖颈凉了一下,紧接着我整个肩膀都变得特别重,像是肩上挑了两桶水似的,压得我整个人都往下沉了一下。

  我脸色当场就变了!也顾不上去想什么合不合适,直接扑到床上钻进了王莲花的被窝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生棺发财》

第五章 老本行捡起来


肩膀上那种沉重的感觉不见了!但是我整个左肩都冷冰冰的,几乎没什么知觉,在被窝里缩了好半天才渐渐恢复过来。

想想刚才那种情况!其实也怪我。

男人肩头两盏灯,在遇到这种东西时,一旦回头,肩上的灯就会被打掉,自然就对那种东西没有威慑力了!

这一点我很清楚!但当时还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

这人一恢复理智,场面顿时就变得很尴尬了起来!

王莲花整个人直接蜷缩在我怀里,我完全都不敢动。

但是王莲花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尴尬,还拿手在我胸口画圈圈。

果然是那句话,只要你自己不觉着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说白了就是拼谁的脸皮厚呗!

果然厚还是她厚,而且哪里都厚。

“我问你个事儿啊?那个......我们是不是真的......那个了!”

我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

但是这话一问出口,我顿时就觉着气氛有点儿不对了!

王莲花脸直接红透了!像水蜜桃一般。

她还拉过被子,遮住了半边脸,只留下一双火热的眼睛看着我。

“这......”

“你还要不要?”

我刚想解释一下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可王莲花直接打断了我,而且还这么直接。

我顿时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看着王莲花缩在被窝里的身子,隆起的弧度照样很高。

我几乎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穿透被子和一切障碍物,自己所能看到的景象!

仿佛一下子就撞进了我的视线里。

“我......我先喝杯茶。”

我找了个理由,落荒而逃。

这一波我完全溃败,溃不成军的那种。

作为一个没有经历过人事的小男生来说,这种场面,显然是无法驾驭的。

除非被动接受。

但王莲花终究也不是那种能强来的人。

我装模作样的在火炉边煮了罐茶,心不在焉的喝着。

王莲花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她也一直躺在床上没下来,只是在被窝里蛄蛹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在干啥?我没敢往那边看。

被她这么一搞,我倒是没那么害怕了!所以等太阳升起来之后,就赶紧回去了!

早晨的阳光暖洋洋的,驱散了我心中不少的恐惧,但身上还是感觉凉飕飕的。

回到家里之后,我上我爷爷那屋子倒腾了一阵,将他珍藏的那些风水奇书全都给找了出来。

其实这行当我小时候也跟着我爷爷学了不少,后来去省城读高中,一来不在家里住了!二来也觉着这玩意没啥用,所以就没有再学了!

这两天接连碰到不好的事情!我琢磨着还是再捡起来好好学一下,不说将来靠这个吃饭吧!最起码也能够自保。

对于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我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就拿撞邪这事儿来说吧!

一旦撞了!几乎就没完了!

鬼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祥之物,一旦撞上,坏人气运,损人阳气不说,而且还会给人带来霉运。

霉运当头,阳气衰弱,自然就更容易招来那种不干净的东西。

长此以往,人的精气神只会越来越弱,阳寿也会随之缩短,直到英年早逝。

  我今天之所以会碰到王婆,估摸着八成是因为我爷爷昨晚来找我,损了我的阳气导致的。

至于王婆说我爷爷三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这说的应该是她死去的时候。

本着鬼话连篇不能信的原则,这事儿我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生棺发财》

第六章 承棺序


我翻了一下我爷爷珍藏的那些风水奇书,大都是一些玄术行当里的概念、理论等,算是入门级的,并没有太大的实际作用。

这些我很小的时候我爷爷就已经教过我了!

翻了一遍,我又从抽屉最下面找出来一本用红布包裹起来的书籍。

这本书我从来没见过,打开红布一看,是一本很旧的手抄书籍,纸质泛黄,也比较粗糙,应该是那种很早以前的草纸。

书面上斜斜的写了三个大字,《承棺序》。

我顿时被这几个字给吸引了!大概是因为有一个棺材的棺字的原因,我现在对这个很敏感,于是拿着仔细看了起来。

这一看,我当真是有些停不下来了!如果说那些其他的风水书,只是入门级的话,那这本“承棺序,”才是真正的风水宝典。

第一篇名为“撼龙,”所记载的便是寻龙点穴、望气观山之术,其内容之深奥,很多我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理解。

后面依次是伏藏、连决、驭棺。全书共分四篇,风水观相、驭法明咒,包罗万象。

甚至还详细的记载了修行之法门,开窍、聚府、明道等。

这上面的东西我爷爷怕是压根就没学,不然他也不至于就那么点本事儿。

所以这书很有可能是我太爷传下来的。

关于我太爷的传说,小时候曾听我爷爷说过几次,据说那时候我太爷是方圆百里最有名望的风水先生,一口宝穴千金难求。

只可惜传到我爷爷这一辈儿,已不足十之一二,我们方家也因此渐渐没落。

若是我能有我太爷那般本事,自然就不用为钱的事而发愁了!

打定主意,我便开始认真参悟那本风水奇书。

不知不觉,日暮西垂,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我随便吃了点,等到天一黑,便抱着那本书来到了后院,打算继续睡棺材。

为此我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小手电,睡不着就在棺材里研究这本书。

可是到了那口棺材旁边,我忽然又犹豫了!

因为我想起来昨晚我爷爷说的话,他说“这棺材是能赚钱,但就是费命,你爸当年就是这么死的。”

长这么大爷爷从来没跟我提过关于我父亲的事情!这人都死了!还给我整这么一出,我也是有点儿无语。

也不知道我爷爷说的费命,到底是啥意思?

难不成,我睡在这口棺材里,还会折寿不成?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得重新考虑一下了!

发财的确是挺重要的,但更重要的还是活着不是?

况且那种发财的方式,我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我还是决定先不睡了!

再说了也不一定非要每天都睡,隔三差五的睡一睡,估计也差不多。

打定主意之后,我便抱着书回到了屋子里,将撼龙篇又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关灯睡觉。

能不能学会暂且不说,最起码先记熟了!

一夜无梦,早上我推开棺材,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似乎更加虚弱了!

脑袋也晕乎乎的,像是饿了很久似的,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坐在地上稍微缓了一下,略微回过神来之后,忽然觉着好像哪里不对。

仔细一想,我才反应过来,昨晚不是在房间里睡的吗?怎么又从棺材里醒来了?

我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生棺发财》

第七章 我现在很有名气吗


头顶的天空阴阴沉沉的,像极了我此刻的心情!

看样子是要下雨。

这大早上的,搞得我心里一阵阵发毛。

前几天睡棺材里倒是没觉着,可是昨晚明明睡在屋里了!早上醒来又在棺材里,这简直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我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了?

可是我回想了一下,清楚地记得昨晚的确是睡在屋子里的,而且我还在这棺材旁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没睡进去。

这一点总归是不会记错了!

只能说明,我睡着之后又梦游了!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自己睡到了棺材里。

当然也有可能我是被鬼给搬进棺材里来的。

我倒是宁愿相信前者。

这时我才忽然意识到,这口棺材恐怕真没那么简单,显然是有古怪的。

像是睡进去之后,就再也离不开了似的。

若真是这样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我只要不睡在棺材,就会梦游自己跑棺材里去吗?

这种事儿,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有所得必有所失。

我睡在棺材里就能发财,但却不知道究竟会失去什么?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上午,我都心神不定的,总觉着要出事儿。

临近中午的时候,忽然有个陌生的男人找上门来。

这人一看到我,就恭敬来了句,“方先生,谢谢您为家父点的穴,已经妥善安葬了!这是给您的盘缠。”

说着他将两沓百元大钞直接放在了桌上。

我一看这整整齐齐的,目测是两万块。

我完全懵了!

“大叔,您是不是搞错了?”

“啊......那......那个,方先生,我知道钱是少了点,只是这数目,是您之前说的,所以我没多准备。”

那男人有些尴尬的看着我,“要不您看,我再回家去取一些过来?”

“不用,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连忙摆了摆手,但是后面的话,我没有再说下去。

这事儿明显有问题,因为我压根就没给人点过穴。

而且我也完全不认识这男人。

再说了!就算我去给人看坟点穴,那也绝对不是这个数。

要知道我爷爷当年点一口穴,才几百块钱,而且足足给人点了大半辈子。

他这样的人也才值几百块钱,我一个毛头小子,门外汉,怎么可能有人出这么高的价格请我点穴?

我左看右看,这中年男人也不像是那种冤大头啊?

“大叔,您知道我点穴为什么那么贵吗?”

我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试探性的问了对方一句。

他既然愿意花这么多钱,那必然是有原因的。

“方先生您说笑了!以您的名声,这点钱真的不算贵。”

那中年男人有些恭维的说道。

“怎么?我现在很有名气吗?”

我有点儿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中年男人笑了笑说,“前段时间您跟风水岭的大师比点穴之术,一口穴点的吴大师都吐了血,这事儿早就传开了!”

我听的脑门上一头黑线,这都哪跟哪儿啊?我要真有这样的本事,那我不是睡觉都能笑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生棺发财》

第八章 快过年了


这吴大师我不知道,但风水岭我还是有所耳闻的,据说在这方圆百里,看坟点穴,婚丧嫁娶的事情几乎让他们给包圆了!人家那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大师级别的。

可这中年男人又偏偏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看着也不像是胡说八道。

这事儿就邪乎了!

难不成我还梦游去干了这么件大事儿?

可这也说不通啊?

梦游跟王莲花那个啥,那也就是一晚上的事情!

可这跟风水岭的人比点穴之术,一战成名,还给这中年男人的父亲点穴,那也不是睡一觉就能搞定的事情啊?

“大叔,这钱呢!我收一半,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我说着将另一沓钱还给了中年男人。

对方还有些不好意思,推辞了几下,看我态度坚决,最后也就勉为其难的收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他还说两句场面话,“您可真的是大师,竟然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就是跟正常人不一样!”

我这都不知道他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呢!

不过看他满脸真诚的笑容,应该只是说岔话了!

“你丫的才跟正常人不一样呢!”

我在心里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事儿我也知道问中年男人肯定是问不出什么来的,索性也就没再追问下去了!

现在问题又回到了之前的问题上,我睡着之后,真的梦游去干了这些事儿吗?

王莲花那事儿我倒是信了!可是现在这事儿,这完全不合乎常理。

感觉好像是有另一个我做了这些事儿,而不是我自己梦游去做的。

钱这东西的确是赚到了!这又有一万进账。

所以我几乎可以断定,这事儿跟那口棺材脱不了干系。

可是那口棺材当真有这般神异吗?我只要睡在里面,它就能搞出来另一个我去给我挣钱?

这也太荒谬了!

信肯定是没法信,但我一时之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先不管了!反正能发财就行。

我这要钱不要命的性格又暴露了!

吃过午饭后,我拿上王莲花之前拿来的几千块钱,又从那一万块钱里面拿出来八百块,然后便意气风发的去找王莲花了!

还钱这是一件多么让人舒爽的事情!尤其是还清了之后,那真的是说不出的轻松、舒畅。

至于王莲花之前拿来的那几千块钱,我肯定是不能要的。

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出来卖的。

我哼着小曲一路来到了王莲花家,然后把钱往那桌上“啪”的一放说,“嫂子,之前借你那八百块钱,先还你啊!至于你那天拿给我的钱,也给你拿过来了!我又不缺钱,你说你给我钱干啥呢?”

“长恨,你这咋忽然跟钱过不去了?”

王莲花有些差异的看着我。

“不是跟钱过不去,一码归一码,借的肯定是要还的。”

我腰杆挺得笔直。

“呦!看把你能的。”

王莲花“噗嗤”一笑,白了我一眼说,“明天就小年了!你一个人也怪冷清的,到时候过来吃饭吧!我给你做好吃的。”

“小年,这不才八月份吗?”

我疑惑的看着王莲花。

我们这里一般说农历日期,小年是腊月二十三,这还哪跟哪呢?

“不是吧?长恨,你是不是在家里待的连日期都记不住了?这人家马上都过年了!你还八月份呢?四个月被你吃了啊?”

王莲花被我逗乐了!说着还打趣了我两句。

可是我一听这话,脑子都炸了!

快过年了吗?四个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生棺发财》

第八章 快过年了


这吴大师我不知道,但风水岭我还是有所耳闻的,据说在这方圆百里,看坟点穴,婚丧嫁娶的事情几乎让他们给包圆了!人家那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大师级别的。

可这中年男人又偏偏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看着也不像是胡说八道。

这事儿就邪乎了!

难不成我还梦游去干了这么件大事儿?

可这也说不通啊?

梦游跟王莲花那个啥,那也就是一晚上的事情!

可这跟风水岭的人比点穴之术,一战成名,还给这中年男人的父亲点穴,那也不是睡一觉就能搞定的事情啊?

“大叔,这钱呢!我收一半,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我说着将另一沓钱还给了中年男人。

对方还有些不好意思,推辞了几下,看我态度坚决,最后也就勉为其难的收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他还说两句场面话,“您可真的是大师,竟然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就是跟正常人不一样!”

我这都不知道他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呢!

不过看他满脸真诚的笑容,应该只是说岔话了!

“你丫的才跟正常人不一样呢!”

我在心里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事儿我也知道问中年男人肯定是问不出什么来的,索性也就没再追问下去了!

现在问题又回到了之前的问题上,我睡着之后,真的梦游去干了这些事儿吗?

王莲花那事儿我倒是信了!可是现在这事儿,这完全不合乎常理。

感觉好像是有另一个我做了这些事儿,而不是我自己梦游去做的。

钱这东西的确是赚到了!这又有一万进账。

所以我几乎可以断定,这事儿跟那口棺材脱不了干系。

可是那口棺材当真有这般神异吗?我只要睡在里面,它就能搞出来另一个我去给我挣钱?

这也太荒谬了!

信肯定是没法信,但我一时之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先不管了!反正能发财就行。

我这要钱不要命的性格又暴露了!

吃过午饭后,我拿上王莲花之前拿来的几千块钱,又从那一万块钱里面拿出来八百块,然后便意气风发的去找王莲花了!

还钱这是一件多么让人舒爽的事情!尤其是还清了之后,那真的是说不出的轻松、舒畅。

至于王莲花之前拿来的那几千块钱,我肯定是不能要的。

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出来卖的。

我哼着小曲一路来到了王莲花家,然后把钱往那桌上“啪”的一放说,“嫂子,之前借你那八百块钱,先还你啊!至于你那天拿给我的钱,也给你拿过来了!我又不缺钱,你说你给我钱干啥呢?”

“长恨,你这咋忽然跟钱过不去了?”

王莲花有些差异的看着我。

“不是跟钱过不去,一码归一码,借的肯定是要还的。”

我腰杆挺得笔直。

“呦!看把你能的。”

王莲花“噗嗤”一笑,白了我一眼说,“明天就小年了!你一个人也怪冷清的,到时候过来吃饭吧!我给你做好吃的。”

“小年,这不才八月份吗?”

我疑惑的看着王莲花。

我们这里一般说农历日期,小年是腊月二十三,这还哪跟哪呢?

“不是吧?长恨,你是不是在家里待的连日期都记不住了?这人家马上都过年了!你还八月份呢?四个月被你吃了啊?”

王莲花被我逗乐了!说着还打趣了我两句。

可是我一听这话,脑子都炸了!

快过年了吗?四个月?

继续阅读《生棺发财》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