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思远,陆锦铭(撒野)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撒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梦朝夕
简介:婚前,乔思远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豪门千金
她把陆锦铭从芸芸众生中挑出,送他走上金字塔的顶端
可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站在别的女人身边
乔思远冷艳一笑,将离婚协议甩在他脸上
谁知陆锦铭却死不认帐,撕了离婚协议把一份包身工合同塞进她怀里
老婆别闹!跟我回家,我的就是你的
乔思远...
角色:乔思远,陆锦铭
乔思远,陆锦铭(撒野)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撒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 我是他老婆


乔思远睁开酸涩的眼睛,发现床上躺的依旧只她一人。

陆锦铭昨天又没回。

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N次彻夜不归了。

她脸上闪过一抹黯然,明丽的眼睛也因这绝望的婚姻而显得黯淡。

从卫生间出来,微信上多了条新消息,朱彬彬约她出去喝早茶,地点就定在望江楼。

乔思远给自己挑了条新裙子,打扮得花枝招展出了门。

到的时候朱彬彬已经坐在位置上了,正拿手机对着江面拍什么。

看她盈盈款款的走过来,笑容顿时变得有点猥琐。

"气色看起来不错啊!怎么样?陆锦铭昨天晚上给你解释清楚了?"

前天晚上陆锦铭被拍到跟一个八线小明星出入酒店,第二天早上照片就被全网传遍了。

乔思远弯起嘴角一笑,没吭声。

朱彬彬一愣:"怎么?他昨天还是没有回家吗?!"

看她气愤的样子,乔思远把面前的温水拿起来喝了一口。

"不是说请我喝早茶吗?提他干什么?"

朱彬彬知道她的性子,勉强摁下话头。

吃到一半,还是忍不住道:"阿远,你心里不舒服就别忍着,他陆锦铭算什么东西?当初要不是你,他现在还……"

"好了,别说了!"

饶是心中意难平,乔思远还是不愿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些话。

朱彬彬看出她不高兴,撅嘴咕哝道:"我只是关心你,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乔思远知道她的心意。

想到这几年从陆锦铭身上体会到的那些东西,眼睛不争气的就模糊起来。

正低头想掩饰,耳边突然传来碰的一声。

她和朱彬彬转头,便见江边有车撞上护栏了。

"阿远,那辆车,怎么看起来像是你家的啊!"

朱彬彬说话时,乔思远已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她神色略显慌张,顾不得高跟鞋崴脚,三步并作两步朝外跑去。

江边已经围了不少人。

如果不是有护栏挡住,那辆黑色的小汽车肯定已经掉进江里去了。

"哎呦,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不知道咋想的?上礼拜就有一对小情侣来这里殉情的。"

"是啊!看这里头一男一女,应该也是一对儿吧?"

"……"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不一会儿便被赶来的巡警拦在了外头。

乔思远站在警戒线外,努力让自己的面容看起来平静些。

不一会儿,副驾驶室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扶着车门走出来。

正是陆锦铭。

巡警打开驾驶室的门,里头还真是个女的!

不过已经撞晕过去了。

乔思远气血翻涌。

陆锦铭彻夜不回家,原来是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吗?还要跟她殉情?!

她二话不说,一掀警戒线,走了进去。

"喂,不是说过不准进来吗?"

"我是他老婆!"

听到乔思远的声音,正和巡警说话的陆锦铭回头看了她一眼。

他双眼微眯,神色带点迷惑。

乔思远克制住翻腾的怒意,朝被抬上担架的女人看了一眼。

姿色平庸,穿着俗气,毫无品味。

她嘴角挑起一丝冷笑,讳莫如深的眼睛看向陆锦铭。

"她是谁?"

陆锦铭朝她看过来,嘴角挑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他皮相生得好,眉眼深邃,斜挑的眼角带着无法言喻的风情,是个女人看了都会心动。

看他笑得这么古怪,乔思远脸上微微泛热。

觉得自己就像来捉奸的怨妇。

"别乱想,她只是个代驾的。"

陆锦铭语气淡淡的说着,目光直勾勾的望着她,眼底似乎有光芒闪过,有些灼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02章 背着我干了什么


两人凑得近了,乔思远才闻到一股酒气从他身上传来,立刻皱眉朝后退了退。

"你喝了多少酒?"

陆锦铭扶扶额。

"这几天公司有个大项目要签,一直陪客户应酬,难免喝几杯。"

陪客户需要带八线小明星出入酒店吗?

这话乔思远在人前没问出来。

目光一转,看到不远处有几个人正拿着手机在拍照,立刻把视线又转回来。

"先把事情处理了吧,还嫌不够丢人吗?"

陆锦铭抿抿唇,眼底温色瞬间退去,变得有些淡漠。

回到人群外,朱彬彬还在等着。

"什么情况?陆锦铭昨晚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了?"

乔思远刮她一眼。

"瞎说什么?那女的是代驾。"

朱彬彬恍然,朝担架上的女人看一眼道:"难怪!我就说他品味怎么变得这么差了呢。"

等事情处理完,乔思远才发现陆锦铭原来也受了伤。

他额头一块淤青被发丝挡着,要不是突然觉得头痛,根本看不出来。

"难道是刚才撞着了,去医院看看吧。"

听到乔思远关切的语气,朱彬彬嘻嘻一笑。

"去医院就你们两个去吧,我上午还约了人逛街,先走了。"

她知道他们需要单独谈谈,要不然乔思远的心情永远不会好。

原来的车不能用,陆锦铭就打了电话让司机开另一辆车来接。

他这几天连轴转了几十个小时,实在有些累了,上车便靠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乔思远钻进后座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香水味,立刻想到昨天在新闻上看到的照片。

当时陆锦铭在酒店外被拍到,用的就是这辆车。

想到昨晚他还带着另一个女人在这车上鬼混,乔思远就一阵作呕。

"把窗子打开,难闻死了!"

听到她的话,司机顿时一阵紧张,赶紧把车窗降了下去。

江风呼呼的灌进来,总算让乔思远好受了些。

她面上撑着,心里其实憋得慌。

当初跟陆锦铭结婚,本来就是她主动的。

五年前陆锦铭还是乔氏的一个普通职员,她到公司去找父亲的时候偶然见到,就注意到他了。

后来陆锦铭凭着自己的实力,从一个小助理做到业务部主管,能力手腕可圈可点,她才向父亲道出自己的心思。

父亲很支持她,还说陆锦铭是个人才。

可现在呢?!

乔思远觉得,有眼无珠这四个字用在自己身上,实在是恰如其分。

正想着,她突然感觉脚下好像踩了什么东西。

乔思远低头看了一眼,黑乎乎的,再眯着眼睛仔细一瞧,火气立刻压不住了。

"陆锦铭,你他妈到底在这车上干了什么?"

一把邪火烧上来,乔思远怒气直冲头顶。

司机被她吓得手一抖,差点把车撞上路边的护栏。

陆锦铭从假寐中睁开眼睛,疑惑的看向她。

发现乔思远指尖掐着一条黑色丝袜。

那丝袜上带着暧昧的香气,全方位无死角的撩动着她绷到极致的神经。

"找个地方把车停下。"

看乔思远一副要杀了他的表情,陆锦铭立刻朝司机命令道。

司机点头,赶紧在路边随意找了个地方,把车一停就一溜烟的逃走了。

没有外人在场,乔思远更不压抑自己的怒火。

抓起手边限量款的包包,劈头盖脸朝陆锦铭身上打去。

"陆锦铭,你个王八蛋,到底背着我干了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03章 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未说完,双手就被陆锦铭抓住。

女人在力气上本就逊于男人,更别说陆锦铭长得身高腿长,一身腱子肉厚实得跟城墙一样。

他抓住乔思远的手,把人压在座位上,蹙眉望着她道:"你闹够了没有?我根本不知道这东西在车上。"

他黑漆漆的眼睛里暗流汹涌,因为接触到乔思远的身体,眼里的热度又开始攀升。

"你骗人!"

乔思远才不信他的鬼话。

"前天晚上那些照片都在网上传遍了,你以为我没看到?!"

陆锦铭愣了下。

突然记起似乎确实有这么回事。

昨天秘书还提醒他,说网上有些不好的传闻,问他要不要处理。

他对这些事向来不在意,手头的事情又紧急,就随它去了,没想到倒造成了这样的误会。

他低头朝乔思远看了看。

眼前的女人很美。

大而眼亮的眼睛,秀气的眉,皮肤白嫩得吹弹可破,花瓣一样娇艳的嘴唇微张着,似乎在诱他去亲吻。

他按捺着蠢蠢欲动的心思,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究竟是哪样?!"

乔思远不依不饶。

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她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人确实是上了车,但我只是送他们去酒店,后来直接回公司了。"

乔思远蹙眉:"真的?"

从订婚到现在,她和陆锦铭认识五年,知道他虽然对自己不在意,但也不会在她面前说假话。

因为他不敢!

他只是乔家的女婿,就算接管了公司,也只是个管理者。

真正控股乔氏的,还是她和她爸爸乔长兴。

这么想着,乔思远心里略好受了些,眼中的怒火渐灭,静静看着眼前的男人。

陆锦铭也看着她。

扣住她手腕的手慢慢移到下颚暧昧的滑动,带着酒气的唇缓缓凑近,像野兽一样强势的吻了过来。

乔思远瞬间被他的气息包围,迷恋得不可自拔。

有时她真的很气自己。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这么喜欢他!

她记得刚结婚时,公司里传的那些话。

"乔大小姐是看上了他这张脸吧!"

"就是,山沟沟里出来的穷小子,穿上龙袍也做不了太子!"

"我看他就是图乔家的钱……"

那些刺耳的话如影随形,连她听了都觉得难受,他却总能若无其事,面无表情从这些人身边走过。

事到如今,连她都有点怀疑。

陆锦铭真的只是图乔家的钱!

嗡嗡嗡--

不知过了多久,车厢里突然响起嗡鸣。

陆锦铭停下动作将手机接起,语气平静得像镜湖的水。

"什么事?"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陆锦铭就果断抽身,将西装外套搭在了乔思远身上。

"公司里有个会,我得马上赶过去,收拾一下,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

乔思远看着他摇摇头,半阖上黯淡的眼睛。

"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乔思远当然不会委屈自己。

她从小在蜜罐里长大,十指不沾阳春水,除了逛街不走百米以上的路。

下了陆锦铭的车,就给朱彬彬打电话让她来接。

"我说姐姐,你不是跟陆锦铭去医院了吗?怎么还在沿江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04章 还真不知道你是谁


乔思远用鞋尖踢着路旁的石子。

"不去了,就是撞了下,又死不了。"

一听她的口气,朱彬彬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只能一脚油门赶了过来。

乔思远坐上车,也不想说话,只觉得这样的婚姻再坚持下去也没意思。

陆锦铭对她的冷淡和不在意,就像刀子一样凌迟着她的心,让她一天比一天难受。

朱彬彬转头看了她一眼。

"你没事吧?"

乔思远摇摇头,考虑了下道:"你爸应该认识很多律师吧,改天给我介绍一个。"

朱彬彬诧异:"你找律师干什么?"

"咨询点事情。"

乔思远淡声说着。

为了不让陆锦铭觉得不舒服,他们当初并没有签婚前协议。

所以离婚的话,可能会牵涉到财产分割问题。

朱彬彬见她神色有些不对,精神也不太好,便道:"要我陪你去逛逛吗?"

乔思远还是摇头。

"我有点累,你送我回家吧,下次有空咱们再约。"

回到家,乔思远躺在床上了无睡意,不知过了多久,刚刚合上眼皮,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门铃声。

保姆上来敲门,说来了一位小姐,指名要见她。

乔思远狐疑的下楼,就看到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在门外站着。

她脸上画着浓妆,带着明媚张扬的笑,朝她点了点头。

"陆太太你好,相信你也知道我是谁,前天晚上我有样东西落在了锦铭车上,不得不来取一趟。"

乔思远挑眉,淡定的看着她演戏。

"哦,我还真不知道你是谁,你先说来听听,看我认不认识。"

余一菲怔了下,显得有些意外。

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略带骄傲的笑了笑。

"也对,这种事情说出来难免让陆太太没面子,但那双袜子是朋友帮我从国外带回来的,前天为了见锦铭第一次穿,如果陆太太方便,麻烦你带我去车上取一下。"

乔思远装作恍悟的样子。

"哦,你说那双丝袜啊!不好意思,我让司机连车垫一起扔掉了。当时也不知道是谁的,就怕有什么病菌,碰了还怕弄脏自己呢。"

余一菲的脸一变,神色略显激动。

但考虑了一会儿,她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抬手扬了扬头发。

"既然这样,那就请陆太太照价赔偿给我吧,相信锦铭如果知道了,也会这么做的。"

这就是在开价了。

乔思远一笑。

开价就好,就怕那种肚子里憋着坏水,表面还装得跟清纯小白花似的。

"你想要多少?"

"不多,两百万。"

乔思远懒懒的依在门上看了她一眼,低头漫不经心的点着手机。

看她不说话,余一菲解释道:"如果陆太太不想赔的话,我就去问锦铭了。"

说着,高傲的扬了扬头。

全黎城谁不知道,陆锦铭虽是乔家的姑爷,却一直不把乔思远当回事。

跟乔思远结婚三年,乔思远的肚子还是一马平川,就连新恒集团内部,也流传着他们夫妻不合的传言。

说到底,她乔思远不过是个花瓶。

除了有钱和乔家大小姐的身份,在陆锦铭眼里什么都不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05章 最好乖乖把它交出来


乔思远从眼角瞥了她一眼,目光有些冷。

"我记得家里之前有个多余的狗窝,不如你今晚就坐在那个上面等吧,陆锦铭忙起来,不一定有空回家。"

说着,她向保姆喊了一声,让她把狗窝拿出来。

余一菲气得脸都红了,看着保姆疑惑的把狗窝拖到她面前。

"乔思远!你凭什么侮辱我?有本事你找陆锦铭去,是他让我上的车,今天你如果不把钱给我,明天我一样可以去找他。"

乔思远脸色依旧波澜不惊,目光一扫,落到她脖子上,这才微微眯起眼睛。

"这条项链你从哪儿来的?"

余一菲怔了下,有些心虚的扶住脖子。

"这、这是锦铭送给我的。"

乔思远二话不说,立刻拨通了陆锦铭的电话。

响了四五声那边才接起来,说话时声音还有些沉肃。

"什么事?"

"上次我让你给南雪拿的项链在哪里?"

陆锦铭想了下:"我记得放车上了,晚上回去拿给你……"

"现在去车上看看在不在。"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乔思远打断。

陆锦铭眉头一皱,看着方形长桌上开会的各位高管,起身朝外走去。

要说乔思远的脾气,这世上的男人还真没几个受得了。

眦睚必报,专横,跋扈,样样占尽。

无理取闹起来,根本不分场合。

出了会议室,陆锦铭就让方秘书去停车场看了看,发现那条项链果然不见了。

他打电话过去才说了声东西不见了,便被乔思远挂断。

这女人,又发什么疯!

他皱了皱眉,转身朝会议室走去。

电话另一端,乔思远将通话挂断,眯着眼睛笑看向面前的女人。

"没想到余小姐除了会演戏,偷东西也是一把好手啊。"

余一菲的脸红了又白。

这条项链确实是她偷偷拿的。

当时她的包掉了,伸手去捡的时候,刚好摸到一个盒子,就顺手塞了进去。

没想到回家打开,才发现盒子里装的是条崭新的钻石项链。

她猜这项链十有八九是陆锦铭为她准备的,毕竟当时车上就她一个女人。

所以今天她才堂而皇之的戴着它来找乔思远,只是没想到乔思远竟然也知道这条项链。

乔思远看着她神色变幻的脸。

"这条项链是我特意让陆锦铭拿回来送给南雪的,你如果识相的话,最好乖乖把它交出来。"

余一菲愣了下,捂着脖子瞪向她。

"凭什么我要取下来?不过是条项链,我自己难道不能买吗?就因为你也看上了,就认定是我偷的?"

乔思远哂笑。

"这是新恒上个月才设计出来的新款,还没上市呢,你去哪里买?"

说落,她脸上的笑色也消失,打个电话去了保安部,立刻有两个保安从院外走过来。

"陆太太,请问有什么事?"

乔思远看着陷入慌张的余一菲,声音平静的道:"这位小姐偷了我的项链,麻烦你们帮我取下来。"

余一菲顿时慌了。

"你这是仗势欺人!项链是锦铭送给我的,你算什么东西?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只会拿别的女人撒气……"

她骂骂咧咧的说着,想要从院中逃出去,却被保安拦住了去路。

乔思远神色冰冷的看着她,等保安困住她的双手,就上前用力把项链扯了下来。

余一菲的脖子瞬间被勒出一道红痕,手也被保安抓得生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06章 出了点状况


她又怒又气,感觉从未有过的耻辱。

"你等着!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像你这样的女人,陆锦铭会喜欢才怪!"

她边说边跌跌撞撞冲出门,到外面才感觉手臂上传来火辣辣的痛,生吞了乔思远的心都有。

自从进了娱乐圈,她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气。

想白白侮辱她一顿,门都没有!

余一菲愤愤的想着,把被保安抓红的手臂拍了两张照,正要发条微博揭露乔思远,就发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看到上面闪烁的名字,她一阵意外。

总监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总……"

"余一菲,从现在开始,你跟星光娱乐正式解约了,后续的事情会有律师直接联系你,不用再来公司了。"

刚刚说了一个字,总监冰冷的声音便从听筒里传来,让余一菲如遭雷击。

她愣愣的站在原地,半晌没反应过来。

总监的电话挂断,屏幕马上接着亮起来,是一个平时跟她关系不怎么好的同期姐妹。

余一菲不敢接,颤巍巍的伸手挂断,屏幕上又闪过一条推送的消息。

震惊!女艺人陪睡,翌日上门索要两百万……

她吓了一跳,赶紧点开详情。

标题下面显示的是一段视频,把她刚才在门外跟乔思远要钱的过程拍了个正着。

而且摄像的角度极其刁钻,把她的脸拍得清清楚楚,乔思远的脸却未露半分。

"啊--!"

她尖叫一声,用力把手机扔出去。

这怎么可能?!她不过是想拿点小钱而已,有钱人不都是这样解决麻烦的吗?

正想着,就看小区门外已经围了一大群记者。

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朝门口走来,立刻有人拿相机对准她。

"就是她就是她!刚才被人爆料的就是她!"

"赶快拍完写稿,明天又是一个大新闻了……"

余一菲连门都不敢出,连忙捂住脸,像丧家之犬一样朝树丛后面逃去。

看着她仓惶的背影消失在绿化植物后,抱臂站在门口的乔思远讽刺的挑了挑嘴角。

这点手段,实在是不够看的!

心里的快意才浮上来,她的嘴角就又立马塌下去,正怔忡,便听楼上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电话是医院打来的,听到胡医生的声音,乔思远的心就一沉。

"胡医生,发生什么事了?"

"乔小姐,你别紧张,乔先生的身体刚才出现了点状况,需要安排一场紧急手术,你现在能过来签个名吗?"

自从两年前发生车祸后,乔长兴就一直在医院里躺着。

乔思远昨天去看他时,明明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状况了?

"我马上来,麻烦你们尽快给我爸爸安排手术。"

乔思远说完,便提着包包朝门口走去。

到医院时天已经快黑了。

胡医生和几个护士正在手术室外等着。

乔思远小跑过去,大致看一眼通知书上的内容,就在底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乔小姐,你别着急,手术都已经安排好了,三个小时就能做完。"

乔思远点点头,眼巴巴看着乔长兴被他们推进手术室,直到那扇门在眼前彻底合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07章 爸爸,我后悔了


她最怕这种时候。

好像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孤独又无助。

而她最想依赖的那个人,却不在她身边!

乔思远目光空洞的坐在走廊上,值班护士给她端来一杯水,有些同情的看着她。

"乔小姐,你别难过,乔先生会好起来的。"

她勉强点了下头,接过水礼貌的朝她笑了笑。

外人都以为她张扬跋扈不通人情,其实她并不是这样的。

她从小饱读诗书,上学时是学校的高材生,毕业后还被返聘回校任教,怎么可能是专横跋扈之人?

只是在面对陆锦铭的时候,她总是会失控,变得不像自己。

三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熄灭,窗外也已经漆黑一片。

胡医生把乔长兴送回病房,又跟乔思远讲了讲他的病情。

"乔先生已经在医院躺了快两年了,这种情况一般很难好转。"

乔思远抓在包包上的手指节泛白。

"我爸爸,真的没希望醒过来了吗?"

胡医生叹了口气。

"如果有一丝希望,我们也不会放弃,但依目前的情况看,你们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乔思远鼻头一酸,掩饰的低下头。

"我知道了,谢谢你。"

胡医生忙了一晚上,跟她说完之后也没多留,很快离开了。

空荡荡的走廊里,又只剩乔思远一个人。

她提着包慢慢走进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乔长兴。

自从两年前那场车祸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当时妈妈不幸身亡,他虽然抢救过来,却再也没有清醒过。

乔思远走过去抚抚他的手臂,泪水从眼眶滴落。

"爸爸,你醒过来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你和妈妈。"

她哽咽的说着。

"如果你们还在,就算我失去所有,也有你们包容我,可是现在……"

泪水顺着她的脸颊不断往下落,砸在真皮质地的包包上,润开一块块深色的水渍。

"爸爸,我后悔了!"

陆锦铭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他回家后来发现乔思远不在,问过保姆才知道乔长兴的身体出了状况。

推开病房的门走进来,他就发现乔思远趴在床边睡着了。

乔长兴的手被她轻轻握在手里,父女俩看起来还像从前一样亲密无间。

陆锦铭低头朝乔思远脸上看了看,发现她眼角有明显的泪痕,忍不住把散在她脸颊上的发丝轻轻拨了拨,在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看着她。

平心而论,乔思远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他们没结婚之前,她身边的追求者就多不胜举。

但乔家没有儿子,乔长兴夫妇又对乔思远宠得很,不忍心让她一人挑起乔氏这么大的重担,就把这个摊子交给了他。

用一段婚姻,来换他的平步青云,陆锦铭觉得这很值。

不知过了多久,乔思远终于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一时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直到看到病床,和躺在床上的乔长兴,才想起自己来医院了。

"你醒了。"

不及坐直身体,陆锦铭的声音就从耳边传来。

乔思远面无表情的抬头,朝他看了一眼。

见她似乎还在生气,陆锦铭笑了笑,伸手稍用力抚了一下她的头顶。

"别担心,爸的情况很稳定,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看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08章 看上你什么


乔思远本来想拒绝的,但考虑片刻,还是站了起来。

她不想在爸爸面前和他争吵。

两人顺着医院的走廊朝前走,都没有说话。

直到来到楼下停车场,秋夜的冷风呼啸而过,乔思远才发现陆锦铭的外套还披在自己身上。

她低头看了一眼,跟陆锦铭一起上了车。

之后依旧是一片沉默。

乔思远闭上眼睛,把头靠在车窗上装睡,过了好一会儿,听到陆锦铭悠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方秘书把视频给我看了,项链的事是我的疏忽,下次不会了。"

下次不会了。

不会什么了?!

是不会弄丢项链?还是不会找别的女人?

乔思远正想着,便见陆锦铭伸手把收纳打开,从里面取出两个盒子来。

"看看里面是什么。"

他语气轻缓的说着,眼底闪过温润的光,如同当年初见时一般。

乔思远被这眼神看得心头一动,朝那盒子瞥了一眼。

"不就是公司的珠宝吗?别以为这样就能讨好我。"

陆锦铭当然知道这并不能讨好她。

相处这么多年,他对乔思远的脾气太了解了。

"公司的项目忙完了,这几天你想去哪儿散心?我陪你。"

乔思远有些怀疑的看着他,见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路灯的光模糊的投映在他脸上,让刚才那些温柔笑意也显得不太真实。

"不用了!只要你不再闹出什么绯闻,我就谢天谢地了,你以为那些女人跟你在一起,是看上你什么?"

听到她刻薄的话,陆锦铭的嘴角也渐渐抿起来。

他脸部的轮廓本就冷硬,再一板起脸,就显得更冷峻,有些骇人。

变脸的同时,陆锦铭加快了车速,连拐几道弯,把乔思远晃得脸都白了。

她赶紧伸手抓住车顶的扶手,愤愤的朝他看了一眼。

"陆锦铭,你什么意思?敢做不敢认吗?就算前天晚上那件事是扑风捉影,那以前……"

她的话未说完,突然感觉整个人往前扑去。

陆锦铭一个急刹把车停了下来。

乔思远扭头,发现原来已经到家了。

从医院回家半个小时的车程,他花十几分钟就跑完了。

幸好深夜无人,路上车少,要不然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乔思远愤愤的想着,解开安全带从车上下来,用力甩上了车门。

她一站定,陆锦铭便又再次发动汽车,留下一溜车尾气扬长而去。

乔思远气得眼角发红,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转过身,才发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低头一看,原来是陆锦铭的外套。

心里泛起阵阵酸意,也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哭。

她努力把眼泪憋回去,朝地上的外套睥一眼,挺直背脊,径直转身走向门口。

黑色小汽车一路风驰电掣,很快进入了市区,最后在一家会所前停下来。

马上有门童过去接下车钥匙。

"陆先生来了,郭少正在里面玩呢。"

陆锦铭点下头,从负一楼的VIP专用电梯上楼,推开包间就闻到一阵烟扑面而来。

"哟,这不是陆总吗?不回家陪老婆,跑这儿搞单身聚会来了!"

郭亦扬翘着腿,吊儿郎当坐在沙发上,旁边有一美女正给他揉肩。

陆锦铭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洋酒就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灌下。

郭亦扬看出点端倪来了,给旁边的美女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这是怎么了?又吵架了?不会是因为下午那事儿吧?"

余一菲还没出小区,她找乔思远要钱的视频就在网络上传遍了。

毁掉一个人最快的方法,就是把她丑恶的嘴脸公之于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09章 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


陆锦铭放下酒杯道:"没事,出来消遣消遣而已,你呢?怎么大晚上的还在这里?"

郭亦扬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陆锦铭心里在想什么,他多半清楚,也替他感到不平。

可乔思远的脾气全黎城的人都知道,就是个惹不得的母老虎。

你敢让她难堪一分,她就敢让你难堪十分!

轻则找陆母告状,重则惊动媒体,哪怕把整个黎城搅得乌烟瘴气,也要陆锦铭低头才肯罢手。

正想着,包间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两个打扮靓丽的女孩子从外面走进来。

陆锦铭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立刻微微蹙起眉。

"秀清,你怎么在这里?"

陈秀清红着脸走到他面前。

拘谨的解释道:"是我求郭先生安排我在这里工作的。"

郭亦扬挑挑眉,目光暧昧的朝陆锦铭看了一眼。

拍拍他的肩膀道:"别紧张,反正这里又没有外人,整天这样憋着,你不嫌闷吗?"

他早就看出陈秀清对陆锦铭有意思。

这姑娘是陆锦铭的同乡,听说两人以前还有过一段。

既然她愿意陪陆锦铭,不是正好吗?

陆锦铭目光带着探究,朝陈秀清道:"你要是想找工作,我可以帮你介绍别的。"

作为这间会所的常客,他自然清楚在这边上班的姑娘们平时都干些什么。

看他反对自己留下,陈秀清立刻急了。

"不是的,陆总,是我自己想在这里工作的。"

"真的?"

陆锦铭神色变了变,眼神有些锐利的看向她。

陈秀清在他犀利的目光中退缩了一下,但看着眼前英俊潇洒又多金的男人,还是点了点头。

她早就听说陆锦铭跟他太太不合,之前从远处见过他两次,发现他总是心事重重,似乎压抑着什么。

她就想着,如果能呆在这个男人身边,做他的解语花,就算没有名分她也是愿意的。

毕竟他身份那么尊贵,长相又英俊,能跟他在一起,不知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呢。

陆锦铭却不知她的想法,喝了一口酒道:"原来是这样。"

陈秀清一愣,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看他杯子里的酒快喝完了,就主动给他加了些。

郭亦扬是风月场所的常客,一向很会玩,不一会儿就拿了盒扑克牌过来,邀他们一起加入。

几个人玩了一会儿,陆锦铭喝了几杯洋酒,样子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些醉。

郭亦扬看时机差不多,就朝陈秀清使了个眼色。

陈秀清立刻会意,看着陆锦铭道:"陆总,时间不早了,要不我扶你到上面的房间休息吧。"

她边说边起身,不等陆锦铭答话就朝他手臂上扶去。

谁知陆锦铭却不动声色避开了她。

"我没事,几点了?"

这话他是向着郭亦扬问的,没打算再跟陈秀清作交流。

郭亦扬看一眼手表。

"已经一点半了,要不就让秀清扶你去楼上休息吧,你喝多了也不方便开车。"

陆锦铭却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手机。

"没关系,我找代驾。"

他边说边摇摇晃晃朝外走。

陈秀清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心疼,不等郭亦扬示意,就主动追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10章 会打扰你太太休息


"陆总。"

她跟在陆锦铭后面追到电梯门口,目光挽留的看着他。

"这么晚了,你今天就在这里歇吧。"

陆锦铭摇摇头,瞥她一眼道:"不用,你回去跟郭少他们玩吧。"

陈秀清别提多委屈。

她来会所上班,完全是冲着陆锦铭的,他却把她往别的男人身边推。

看着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她还是想再争取下。

"锦铭,你是看不起我吗?在这里住一晚怕什么?再说这个时间回去,也会打扰你太太休息。"

陆锦铭看她一眼,沉黑的眸子神色不明。

"不用,我已经有家室了,在外面过夜不方便。"

陈秀清一噎。

没想到陆锦铭会用这个借口来拒绝她。

电梯这时正好上来了,陆锦铭迈开长腿跨进去,看也没看她一眼,按下了关门键。

到家已经凌晨两点多,此时的乔思远也并没睡着,听到楼下传来汽车声,便想去窗边看看。

但掀开被子,她又改变主意躺了回去。

她在陆锦铭面前已经够卑微了,那个男人却整天花天酒地,她稍微说两句,他就不高兴,还扔下她就走。

心里分明没有她!

陆锦铭在车上睡了会儿,下车的时候还有些晕,走到门口,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下。

他弯腰捡起来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外套,眉头不由皱了皱,拿着外套在原地站了片刻。

进门之后,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进主卧,而到客房里将就了下。

乔思远听到他上楼的声音,又听到他的脚步从门外经过,最后听到客房里传来响动。

她眼里的光也渐渐暗下去,慢慢闭上眼睛。

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实在憋得人透不过气来。

翌日,乔思远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接连几天都没睡好,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打开手机才发现上面有几条微信消息。

她摁下接听键,就听到朱彬彬轻快的声音从另一头传过来。

"阿远,怎么样?陆锦铭昨天有回来跟你解释余一菲的事吧?"

昨天在网上看到那条消息,她就发微信过来问情况了,乔思远却没回。

她还以为她当时正在跟陆锦铭理论,没空理自己。

乔思远掀开被子爬起来,走过去拉开窗帘道:"有什么好解释的,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朱彬彬耳朵尖,听到她拉窗帘的声音,立刻暧昧的笑起来。

"你睡到现在才起呀,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嘻嘻嘻!"

乔思远默了下:"别瞎想了,昨天晚上他根本没回房。"

朱彬彬这才收敛笑色,皱眉道:"陆锦铭昨天又没回来?不会吧!"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也不回来跟乔思远解释一下吗?

乔思远转身走向卫生间。

"管他回不回来呢,不回来最好,养不熟的白眼狼,到时候我也去外面找几个小白脸,看是他更没面子还是我更没面子……"

门外,将手握到门把上的陆锦铭怔了下。

以前乔思远虽然会骂他是白眼狼,却从不会说出去找男人的话。

没想到现在倒有这个想法了。

他慢慢收回手,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转身朝楼下走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野》

第010章 会打扰你太太休息


"陆总。"

她跟在陆锦铭后面追到电梯门口,目光挽留的看着他。

"这么晚了,你今天就在这里歇吧。"

陆锦铭摇摇头,瞥她一眼道:"不用,你回去跟郭少他们玩吧。"

陈秀清别提多委屈。

她来会所上班,完全是冲着陆锦铭的,他却把她往别的男人身边推。

看着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她还是想再争取下。

"锦铭,你是看不起我吗?在这里住一晚怕什么?再说这个时间回去,也会打扰你太太休息。"

陆锦铭看她一眼,沉黑的眸子神色不明。

"不用,我已经有家室了,在外面过夜不方便。"

陈秀清一噎。

没想到陆锦铭会用这个借口来拒绝她。

电梯这时正好上来了,陆锦铭迈开长腿跨进去,看也没看她一眼,按下了关门键。

到家已经凌晨两点多,此时的乔思远也并没睡着,听到楼下传来汽车声,便想去窗边看看。

但掀开被子,她又改变主意躺了回去。

她在陆锦铭面前已经够卑微了,那个男人却整天花天酒地,她稍微说两句,他就不高兴,还扔下她就走。

心里分明没有她!

陆锦铭在车上睡了会儿,下车的时候还有些晕,走到门口,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下。

他弯腰捡起来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外套,眉头不由皱了皱,拿着外套在原地站了片刻。

进门之后,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进主卧,而到客房里将就了下。

乔思远听到他上楼的声音,又听到他的脚步从门外经过,最后听到客房里传来响动。

她眼里的光也渐渐暗下去,慢慢闭上眼睛。

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实在憋得人透不过气来。

翌日,乔思远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接连几天都没睡好,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打开手机才发现上面有几条微信消息。

她摁下接听键,就听到朱彬彬轻快的声音从另一头传过来。

"阿远,怎么样?陆锦铭昨天有回来跟你解释余一菲的事吧?"

昨天在网上看到那条消息,她就发微信过来问情况了,乔思远却没回。

她还以为她当时正在跟陆锦铭理论,没空理自己。

乔思远掀开被子爬起来,走过去拉开窗帘道:"有什么好解释的,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朱彬彬耳朵尖,听到她拉窗帘的声音,立刻暧昧的笑起来。

"你睡到现在才起呀,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嘻嘻嘻!"

乔思远默了下:"别瞎想了,昨天晚上他根本没回房。"

朱彬彬这才收敛笑色,皱眉道:"陆锦铭昨天又没回来?不会吧!"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也不回来跟乔思远解释一下吗?

乔思远转身走向卫生间。

"管他回不回来呢,不回来最好,养不熟的白眼狼,到时候我也去外面找几个小白脸,看是他更没面子还是我更没面子……"

门外,将手握到门把上的陆锦铭怔了下。

以前乔思远虽然会骂他是白眼狼,却从不会说出去找男人的话。

没想到现在倒有这个想法了。

他慢慢收回手,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转身朝楼下走去。

继续阅读《撒野》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