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瑶光,君墨言(天地精灵:蛇君如墨)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北瑶光
简介:他是一条修炼近万年的墨蚺巨蟒,   直待度过他的第九次天劫后,就能位列仙班,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上天竟然会跟他开玩笑一般的,   从天上扔下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竟然就是他久寻不到的曾有恩于他的渔娘?   看来,他不把这恩给报了,他是休想成仙了!   好吧!那就赐她一生荣华富贵,长命百岁的生活吧!   什么?她不要?   她要的是他的人?
角色:北瑶光,君墨言
北瑶光,君墨言(天地精灵:蛇君如墨)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天地精灵:蛇君如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黑咕隆咚


  “我靠!这什么鬼地方啊?怎么什么也看不见啊!NND,黑咕隆咚的,让我去摸鬼啊!该死的冷珠玑,那个什么破发明啊,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在姑奶奶我好不容易要得手的时候发作了,我靠!我可怜的美男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省略自怨自艾一千字)”
北瑶光已经在黑暗里连手带脚的爬行了一个多小时了,嘴里自然也把害她这么惨的罪魁祸首冷珠玑给骂了一个多钟头,可是不管她怎么骂,怎么爬,她都像是在原地打转一般,别说出口了,连一点光线都看不到,虽然有微微的气流涌动,却并没有风,说明这里应该是个封闭的空间,再根据地上的石头大小和干湿的程度来判断,这里应该是个很深很宽广,却又很阴潮的山洞。
这样的结论让北瑶光更是光火了起来,她就知道那些该死的言情小说都是骗骗傻女人的,什么穿越了时空就会变成公主小姐?要不也会砸中一个帅哥?或者干脆掉进浴缸里,与帅哥共浴一番,然后捡个现成的老公,又多金又专情,可是——
事实上是,她的确是掉进了一个池子里,却没有砸到帅哥,而是差点被那池子里的水给冻死,好不容易挣扎的爬上了岸,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个不见天日的山洞,更让她愤愤不平气恼不已的是,她的上身只穿着一件蕾丝胸罩,下身的牛仔裤因为浸了水,也已经湿漉漉的紧贴在她的身上了,那种阴冷的感觉更是让她浑身难过的很。
好在爬了这么久,倒是没碰到什么蛇虫之类的东西,“早知道要穿越到这种鬼地方,好歹我也该准备个万能手电筒,穿上件厚大衣才是,不知道君墨言有没有被吓晕掉?上床上到一半,人不见了,弄不好,他还会神经错乱呢!冷珠玑,你这个死女人,早知道你那个白痴脑袋里就发明不出什么正常的玩意,现在怎么办?你快把我弄回去啊——”
北瑶光用力的‘啊’的大叫了一通,叫完之后,却发现自己更没力气了,而且身上也越发感觉冷了起来,连牙齿都开始打颤了,估计是掉进那冰水池子里给冻坏了,一摸额头,果然滚烫不已,起码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了。
“难道我堂堂H大的狂野女王竟然要死在这种暗无天日,神鬼不知的地方吗?老天,你对我也太把公平了吧!我虽说有时爱耍点小聪明,外加喜欢以色挑人外,其他地方都算是一等一的良民,连过马路看到地上的一块钱都不会贪小便宜去拣的,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没人跟她说话,北瑶光只好自己不停的跟自己说话,她怕她万一停止说话,她就真的会死在这里了,这么安静黑暗的空间,早就把她吓的快要坚持不住了,她现在一万个后悔,不该跟冷珠玑那个女人杠上,还当着她的面喝下了那瓶成分不明的药水,否则她现在应该舒舒服服的享受着君墨言那健美的身体,和他那高超的床上技巧,结果呢——
因为一个愚蠢的打赌,她不但凭空落到了这么一个鬼地方,更让她死不瞑目的是,她依旧没能找个帅哥度过女孩变成女人的一夜,天底下,最冤枉的人怕就是她北瑶光了!
话越说越低,北瑶光觉得她的喉咙也越来越干,越来越哑,还火辣辣的痛,脑子也越来越不清楚了,即便如此,她也不曾放弃继续往前爬的动作。
她也不知道她到底要爬到哪里去,只是不敢停下来,因为她怕一停下来,自己就会累得睡着了,然后从此再也醒不过来。
曾经的野外求生的经验告诉她,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轻易放弃,也许说不定,下一刻,便能绝处逢生了,虽然这里没有山,没有水,没有树叶草根可充饥,甚至连环境都看不清楚,但是北瑶光还是努力的自我催眠着。
在神经的坚韧程度上,死党王静玄曾不止一次佩服过她,说即便把她扔到外太空,她也是死不了的,北瑶光现在想起王静玄说的这句话时,忍不住苦笑,她说错了,根本不需要把她扔到外太空,把她扔到了这里,她就已经活不下去了。
估摸着她最少在这黑咕隆咚的地方爬行了三个小时以上了,手掌早就被磨破了皮,反正也感觉不到痛了,正当她再也没力气往前移一尺时,她的手摸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第2章 一个男子


  那舒适的温度,让感觉通体发冷的北瑶光如同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之前以为再也挤不出更多力气的她,立即又往前移了一大步,这次她的手离这物体就更近了。
轻轻的在物体的表面移动,第一个反应是好光滑,像丝缎一样,恩,按了几下,有点软软的,又挺有弹性的,像是人的皮肤,不过也有可能她已经神智不清开始出现幻觉了,北瑶光悲哀的想着。
她都在鬼地方爬了这么久了,连个小虫子都没见到,怎么可能有个大活人在这里呢?还是个皮肤比丝绸还光滑的人?若真是个人,在这种地方不饿死,也早就该冻死了,哪还会有这么温暖的体温?
脑子里混乱的想着,两只手却已经不自觉的再度探向,同时一只往上,一只往下,oh,我的上帝啊!我完了!我真的出现幻觉了!”
抱着必死之心的北瑶光决定豁出去了,不管怎样,在死前总要做回女人才行,哪怕是想象和幻觉也行,然后下辈子再重新投胎,她还要继续去做女人。
北瑶光努力的把自己快要散架的身体,移趴到了那黑暗中温暖的胸膛上,嘴唇轻触着那光滑的肌肤,缓缓的顺着本能寻找那小小的突起,先是试探着的添了一下,感觉好真实,随后又伸出舌头再度添弄了起来,越发感觉寒冷的身子,不甘的在身下的温暖的肌肤上磨蹭,试图产生更多的热量来温暖她。
“恩,我好冷!借你的体温温暖我一下,你不会介意吧!不过你如果介意也没办法了,我不会下来的,因为我太冷了,呵呵,你的手呢?你的手抱抱我吧!抱抱我,我也许能感觉更温暖一些的!”
北瑶光一边把脸侧睡在他的胸膛中间,两只手则摸索着往他的两侧摸去,先是摸了摸,什么也没摸到,“咦,你没手的吗?不对,肯定有的,既然你是我的回光返照,就一定会很符合我心目中的模样的,怎么可能会没有手呢!”
北瑶光继续摸,还真给她摸到了两只手,她顿时高兴了起来,“果然有手的,我就知道!”她有些小得意的在黑暗中笑着,反手用力的拉着他的手,把他的手强行放到她的背上,先弄好一只,再去拉另一只,好不容易,两只都都已经安稳的搁在了她的背上,北瑶光才安静满足的叹息了起来,“这个梦境真不错!可惜我看不到你的模样,不过我想你一定是个帅哥,一定比君墨言还要美的美男子啦!不然,我就真的不甘心了!”
“我知道你想跟我说话,不过你别吵哦,我要睡了,我真的很困了,所以我不能陪你说话了!我这一睡估计永远也不会醒了,我要去投胎哦,你放心,我一定还投胎做女人,倒时,我再来找你,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北瑶光,唔,我这个笨蛋,名字有什么用呢,名字会随着转生就变没了的,给你留个什么记号才对哦,听说阿蛛姑娘因为被张无忌咬了一口,才会爱上张无忌的,那我也咬你一口,你记住也要爱上我哦!”
北瑶光有些神智不清的狠狠地在他的颈边咬了一口,待嘴里尝到了腥味后终于睡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第3章 蛇君如墨


  在她沉沉睡去后,她没发现黑暗中一双绿色的瞳眸亮了起来,幽冷的像是稀有的翠绿宝石,没有温度,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而已陷入甜美睡境中的北瑶光更没有看见的是,她以为抱着的平滑的胸膛,健壮的男子身躯,此刻早已经变成了一个一米直径粗细的墨绿蛇身,而纤细的她此刻正四平八稳的躺在蛇身的正中间,完全不知危险。
如墨盯着她佼好的面容半晌,蛇尾几度扬起,却还是放了下去,看来,还真是劫数!他都躲到这一千米深的深沟底下了,居然还是没能逃得过!
可是,为什么是在此刻呢?
如墨真是说不清该恨还是该认命,再有几个时辰,他便能度过这次天劫,从形到神都脱去这身蛇皮,得道升天了,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该来的终究要来,不过实在让他想不通的是,这女人明明是凡人,又是如何进入他这地底洞穴的呢?
杀她肯定不行,休说他的修行不允许他杀生,即便真允许他杀生,此刻也杀不得了,这女人在他物化的最紧要关头,咬了他一口,已经喝进了他的血,便已注定了自己要保护她一辈子的命运,怎么还能杀得?
可是一想到他整整熬过了过去的八个千年大劫,眼看马上就要度过第九千劫了,却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这又岂止一个‘恨’字可形容的?
果真是红尘的恩情不能欠,只不过漏了一个人,上天还是要让他尝还完恩情才能得道了,如今在这个节骨眼上落到了这里的她,必然就是三千年前曾于他有过一饭之恩的渔娘了,这些年,修炼之余,他不是未曾找过她,只是无论他怎么寻找,却总也是找之不着,眼看最后一个千年劫转瞬便会至,他也不得不在五百多年前,就躲避进这地底,以避天雷。
而她却在最后关头凭空冒了出来,硬生生的毁了一切,看来他终究免不了要再入那红尘历劫一番了!
罢了!
如墨无奈的叹了三声气后,扬起了尾巴轻轻的卷住了北瑶光的身体,立即化成一道墨绿色的箭一般,向上而去。
不多时,便已经出了地壳,重见了天日,青山绿野之下,正是山花烂漫的阳春三月,放下北瑶光的身体的同时,那巨大的墨绿蛇身也在瞬间变化成了一个伟岸修长的俊美男子,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墨绿的眼睛也变成了纯正的黑色,一头乌黑的长发正垂荡在紧俏的臀部上方,修长的手指也根根晶莹白皙,同样健美雪白的双腿也稳妥的站在地上。
如墨仔细的检视了一下身体各方面没有存在什么破绽后,才满意的点指一弹,一身墨绿色的锦缎云袍便已经合身的穿在了身上,云袍之外,还有同样精致的轻纱外袍,整个一风采绝世的俊美男子。
不做这一身打扮已经整整一千年了,已经有些不习惯了呢!如墨感叹的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再看向地上犹自昏迷中的北瑶光,虽然在地底洞穴,他已经看清她身上穿着的是什么东西了,不过此刻再看,他依旧忍不住有几分皱眉,与三千年前保守的渔娘相比,她这一世的服装实在有些太大胆了一些,即便他们蛇族中,最妖娆的蛇姬,也很少会做这样的打扮。
罢了!横竖今后有自己在她身边盯着她,这等衣着暴露之举,谅不至于再会发生了,不过他还是得承认,她穿成这样确实还是很好看的。
想了想,依旧是弹指一挥,北瑶光的身上的胸罩和牛仔裤,已经被替换成了白色的苏锦少女装,优柔典雅,把北瑶光本就小巧的脸,更点缀出了几分乖巧的动人。
如墨轻轻的一叹,她喝了自己的血,不睡个十天八天,怕是醒不来了,也就干脆,玉手一挥,漂亮的青山脚下,立即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庄院。
如墨弯腰抱起了她,一步间便已经出现在了庄院之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第4章 提前苏醒


  把她安置好,又在庄院子的上方布下了结界,如墨才放心的暂时离开。
他此次天劫未过,需等报完恩后,再等下一个一千年才有望飞升了!以后要在这人间长住的话,很多东西都需提前准备好才行,毕竟他在地底洞穴已经待了五百多年了,上一个千年时,当政的还是羽王朝,现在也不知有没有更朝换代过。
寿命太过长久的结果就是,记忆再好也留不住时间的流逝,所以他每次似乎刚记住一个朝代的有关情况,才不过隔了一阵子后,就发现已经完全没了用处,因为又换了新的朝代,所以他又需了解新的。
而这回渔娘既然主动找上了他,也省却他再去轮回转世中去找寻她,好在人的寿命再长,之于他也不过是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而已,顶多也就是陪她个几十年吧!
报完她的恩情后,他便该放心了,待下一个千年劫来临之时,他便能离开肉身,羽化成仙了,这是他从懂事开始就存在着的希望,而他也一直为这个目标而努力的,至于为什么要成仙,这却是他从来未曾想过的,只是觉得他想成仙,便开始了艰苦的修行,这一修,便是快要九千年了!
他哪里知道,从他遇上北瑶光这个女人开始,他的成仙之路就离他越来越远了。
正当如墨前脚离开山庄,去人间了解年代资料的时候,那个原本该在十天后才会苏醒的北瑶光,却晃晃悠悠的从榻上爬了起来。
北瑶光只感觉口渴难耐,一时间倒也没注意到她所在的异常,直到下了地,扑向桌边的水壶,倒了半天发现倒不出一滴水时,才有些回过神的注意到身处之所的异常。
“好精致的地方啊!难道我已经死了,飞升了?之前不还是掉在黑咕隆咚不见天日的破山洞的吗?怎么一觉醒来到了这里?”北瑶光自言自语的毛病又开始犯了起来,伸手探查自己的额头,“热度退下来了?太好了!我终于不用死了!”
紧接着边看到了自己宽大的袖管,又惊呼了起来,“哇,好古典漂亮的衣服,比电视里最美的古装还要好看呢!”
北瑶光兴奋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大圈,紧接着有看了看身上,大吃一惊,她的里衣不见了,那她岂不是被人看光了?不知道替她换衣服的是不是帅哥,若是的话,她就真的亏大了,她还什么都没看到人家呢,自己倒先一步被吃冰淇淋了!
不过她隐约记得,似乎在睡着之前有看到一个男人,是不是就是那个人把她带出了那个鬼地方?那她的衣服是不是那个人给她换的?若是那样的话,那她总算还不算亏,自己好歹也已经把人家从上到下看了个遍了,呵呵!
北瑶光颇有几分得意的笑了起来,掌心有些痛,摊开一看,才发现已经磨破了好几处皮了,指甲里还残留着已经干涸的泥土,证明她在那黑暗中爬行了半天的情景,是确切存在的,不是她的一场梦,同理可证,她在黑暗中触碰到的男人,也必然应该是真实存在的。
综上所诉,她的确是穿越了,虽然一开始着陆的地点不太好,掉在了冰冷的水池里,还是个黑山洞,不过好在殊途同归,发展的方向还是顺着言情小说的套路的,她确实在那里碰到了她的帅哥。
仔细回想了一下黑暗中那男人健壮的身躯,北瑶光就觉得本就口渴的嘴,更干渴了起来,“好极了!一切都很顺利,只希望他的脸要一样美就好了!不过这个帅哥的古怪嗜好还真是不大好,这么漂亮的房子不住,干吗要待在那个阴暗潮湿的破山洞里?害得本小姐我也跟着倒了霉,差点以为要去天国见上帝爷爷了呢!”
北瑶光一边摇头,一边庆幸她坚持的够久,万一死在半路,还没遇到帅哥,现在不就真的死翘翘了?果真是绝处逢生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第5章 躲雨书生


  “咦,我都醒过来半天了,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呢?小说里不是每次都会写女主一穿越后,就会冒出一个丫鬟来伺候吗?怎么还没来?还是我醒得太早了?”
她的确醒的太早了,早得连如墨都没想到她会醒得这么快,这庄院本就是如墨用法术凭空从别处‘借’过来的,而且估算她最少也需要八到十天才能醒转,所以才放心的离开的,自然也没有多余的安排什么丫鬟和婢女之类的给她,所以北瑶光想要等个丫鬟来伺候她,怕是只能失望和白等了。
果然,当北瑶光数到三千后,还是没人来后,她决定不等别人来服侍她了,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去了,因为实在是又渴又饿!
由内往外打开精致的镂空木门,北瑶光走了出去,两边都是那种水乡人家般的木制走廊,曲曲折折,虽然不长,却做的别样和雅致。
“喂,有人吗?有人吗?快出来个人啦!我渴死了啊!”北瑶光没什么形象的双手做出吹喇叭状,冲着每个方向都喊了好几遍,最后是确定这么漂亮的房子里,别说主人和丫鬟了,连只猫啊、狗啊的都没有,真是奇怪!
“好吧!这可不能怪我,既然没人,我又这么饿,总不能等到人回来再吃喝,寻宝行动现在开始!”北瑶光自言自语的同时,双脚已经往左边的方向走了,按照电视里大户人家的习惯,那个厨房一般都是在下首一边的,所以北瑶光决定碰碰运气。
北瑶光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找了第六间房时,终于让她找到了厨房,但是不幸的是,厨房里和她醒来的房间一样干净:水缸很‘干’净,一滴水没有,锅子灶台也很干净,连一粒迷都找不见,更别说饭菜了,像是这座庄子就是摆着好看的,里面根本从来不住人的一般。
北瑶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不会是见鬼了吧,这里也许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或者她是被某个妖怪抓了?
可怜的北瑶光虽然猜的不中,却也不远了,可惜我们亲爱的瑶光大人,不一会便否定了她的猜测,这么漂亮的房子要是是鬼屋,那她还真情愿住一辈子的,至于妖怪之类的,除非她穿越过来的地方是山海经里面的世界,否则她是不需要担心,要真有妖怪,她早就被吃了,哪还会好手好脚,穿着锦衣罗裙的站在这里?
可没听说过有妖怪专门把人掳回来纯欣赏的,所以她转眼之后,就把之前的念头给抛诸闹后了,她现在只担心的是,这里什么吃的喝的都没有,该怎么办?虽说没死在山洞了,又能穿得美美的死在这么漂亮的房子里,也算是老天厚待她了,可是,只要是人,谁想死啊,都是想活的嘛!
何况她还没见到她黑暗中摸的帅哥的脸呢,她记得她似乎还咬了他一口的,不知道有没有咬破皮!
不管了,这里没东西吃,总不能坐以待毙,北瑶光决定自力更生,到外面附近去看看有没有吃的,刚走到大门口,还没来得及去开门,已经有人在用力的拍门了。
“有人吗?请问这里有人吗?”伴随着拍门声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的声音。
北瑶光本以为是这家的主人回来了,随后便知道哪有主人回来还会在门外拍门,问有没有人在家的,显然是个过路人,一看天色还很早,总不该是来投宿的吧,心里想着,嘴里已经问道,“当然有人,你是谁啊?”
“啊!小姐莫怕,小生不是坏人,小生冯子健,乃是赶考的秀才,昨夜错过了宿头,又遭雨淋了一宿,又累又困,远远见此处有庄园在,便斗胆前来求救,只希望讨个一寸地方让小生换身衣裳,稍事休息一下,绝对不会有冒犯小姐之举的,望小姐垂怜首肯!”门外的男子生怕北瑶光会不同意,连忙诚恳万分的请求着。
北瑶光想了想问道,“你身上有水和吃的吗?”
“呃?有,小生身上还带有些许干粮和净水,只是干粮怕是被雨淋了,有些湿了!”门外的书生似乎没想到会被人问有没有吃的,迟疑了一下才忙不迭的回答。
有吃的就好!北瑶光一听到他那里有吃的,立即把门闩拔掉,快速地打开了朱红色的大门,不待看清人家长什么样,手已经先一步伸到那人面前,“水和吃的呢?”
书生却被北瑶光的美丽震楞在了原地,好一会才有些难为情的赶紧放下背上的竹篓,把里面用油纸包过的一包东西递给北瑶光,又拿出一个水壶。
北瑶光渴都快要渴死了,如今见了水壶,也顾不上干粮,先一步就把水壶抢过,塞子一拔,立即仰头灌了起来,那冯姓书生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生,呃,豪迈的姑娘,居然如此喝水。
不多时,一壶水便全进了北瑶光的肚子里,这才感觉干渴被缓解了许多,把空了的壶重新塞回有些傻呆呆的冯子健手中,用衣袖擦拭了一下嘴边的是水迹,这才有空看一眼面前这个把她从干渴中解救出来的书生。
浓浓的眉,温润的眼,挺直中略带秀气的鼻子,稍稍有些厚实的唇,组合在一起,是一张虽然不是俊逸非常的脸,却也长的不讨厌,尤其是身上那股读书人才有的耿直与憨厚,更是让北瑶光立时判断出这人不具备攻击性,他身上穿着一件已经看不出是什么色的衣服,现在还半湿不干的贴在身上,发丝也是湿漉漉的,的确有些狼狈。
“冯子健是吗?你进来吧!”北瑶光把他仔细打量了够后,才退开半步请他进门,手上却依旧没忘记从他手里接过那个油纸包里的干粮,渴的问题是解决了,饿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多,多谢小姐!”冯子健连忙作了好几个揖,才缓缓的踏入。
北瑶光关上大门之前看了眼外面,地上确实是湿的,然后关上大门后又看了看院子里的地面,却又是干的,仰头往上看去,天空依旧明亮的很,北瑶光有些纳闷这雨也下的忒奇怪了些,怎的只下在外面,院子里却不曾有过半滴呢?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又被她扔到脑后去了,毕竟半边天空下雨,半边出太阳也并非希奇的事,何必太过在意这个呢,再说了,只要自己不被淋到不就行了?
“你跟我来吧!”北瑶光虽然醒来不久,不过好歹她‘寻宝’过了一番,比起这个外来的书生,她还是很有几分主人的架势的,把他领到自己睡的房间的隔壁,指了指道,“喏,这间房给你休息,你快去把身上的衣裳换下来吧,万一感冒了可是不好!”
“多谢小姐!”冯子健又是作了一个揖,心道这小姐虽然动作有几分‘豪迈’,心肠倒是真的很好!
“你别多礼了!快进去吧!”北瑶光其实很有几分不耐烦,她很想快点回自己的房里吃干粮,这个酸书生却还在那揖来揖去的。
“是,是!小姐有事,请便!小生进去了!”冯子健完全没看出北瑶光的不耐烦,还是很有礼貌的再度作揖一个后,才推开门进了房。
北瑶光好不容易见他进了房,立即转身也推开她醒来的房间门,走了进去,她这人对不是帅哥的人一向缺乏耐性,要不是看在这个算书生给了她水和干粮,她才不会这么好心的放他进来呢。
一边想着,手上动作可不慢,油纸包展开之后,只看到一团粗糙的略带淡黄颜色的东西,闻了一闻,一股生面粉的味道,用手指去按了按,软软的,湿湿的,不知道是因为原本就是如此呢,还是因为有雨水渗进去的关系,总而言之就是,北瑶光压根不觉得面前这团东西,可以称之为食物。
古人的干粮就是这样的吗?还是那个酸书生家里特别的穷?所以没别的可吃,所以就带了这一团分辨不出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北瑶光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情愿再饿一段时间,也不能勉强自己吃这种东西,也许再熬一会,那个黑暗中的裸哥哥就会回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第6章 蛇血催情


  北瑶光想着想着还是决定回到床上去,要想肚子不会感觉更饿,减少活动量是最好的办法,而此刻最能减少活动量的办法无疑就是睡觉,也许睡着了,便完全记不起她饿的事情了,反正就目前而言,要她去吃那种干粮,铁定是没门的!
躺在床上约莫半个小时侯后,北瑶光倒是真的感觉不出饥饿了,但是麻烦的是,她竟然感觉热了起来,若是一点半点的热,她忍忍也就算了,没想到却是越来越热,像是有一把火在身体里的各处燃烧着一般,让她血脉贲张,很是难受了起来。
忍不住坐了起来,用力的扯掉腰带,脱掉外衫中衣,只穿着清凉的白绸色的肚兜和亵裤了,北瑶光却还是觉得热的不行,鼻子里里嘴里呼出的气息都像是能点着火一般,皮肤表面的温度高的惊人,像是要灼破皮肤表层一般,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热字可形容的了,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了。
北瑶光起初还能忍着不呼痛,可是到后来实在是痛的忍受不住了,腹部之处更是热的爆裂开来,“救命啊!痛死我了!好痛!好热啊!救命啊——”
北瑶光一边哀号着,一边痛的蜷缩着身子在床上打滚,长长的发丝全部沾满了汗水,正湿漉漉的贴在她的额头和颈项上。
躲雨而来的书生冯子健慌张的推开房门,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场面,顿时羞了个面红耳赤,慌忙的退出门外,一个劲的在外道歉着,“对不起,小姐,小生,小生不是故意冒犯姑娘,小生……”
北瑶光被高热的温度折磨的已经快不行了,哪还有精神分辨他在讲什么,只是继续的撕喊着,“好痛啊!老天你干脆让我死了吧!啊——好热!好痛!”
冯子健听着她惨烈的呼痛之声,更是焦急不已,不停的在门外踱来踱去,嘴里一个劲的道,“圣人言‘非礼勿视’,人家小姐如今衣冠不整,小生我这一进去,日后这小姐的名节便毁了,不能进去!”
一会又道,“可,可是人家小姐大方的让小生来躲雨换衣,于小生便是有恩,圣人又有言曰‘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以报’,如今小姐痛得如此的厉害,怕是有生命之危,小生却还再顾虑这些,若害得小姐丢了性命,就是小生的罪该万死了,罢了,罢了!事急只能从权了!”
冯子健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推门而入时,北瑶光已经痛的连撕喊也喊不出了,只是痛苦的抱着肚子在床上呻吟着,嘴唇也早就因忍痛时被牙齿咬破了,冯子健一边半闭着眼睛的往床这边快走,一边焦急的问着,“小姐,小姐,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好痛!”北瑶光每说一个字都痛的仿佛翻江倒海。
冯子健快速的把北瑶光扔在地上的外衣拿起,覆盖到她身上,一边急急的探向北瑶光的脉搏,“小姐,别慌张,小生略懂一些医术,容小生给小姐看看!”
“该死的,我好热,你知不知道?”衣服一触及她的皮肤,让她立即又升出宛如被火烙的感觉,立即把衣服再度扔开,北瑶光咬牙恨恨的道,可是被他的手摸着的手腕,却出奇的舒服,仿佛贴上了冰块一般。
北瑶光立即反射性的把另一只手也抓上冯子健的手,冯子健大惊,眼睛更是狠狠地闭起,“非礼勿视,非礼勿动,小,小姐,你,你放,放开小,小生!”
可怜的冯子健这辈子也没跟一个女子如此的接近过,更何况这个女子还穿的如此之少,北瑶光那白晃晃的皮肤把他的心也勾的蠢蠢欲动了起来,可是读书人的从小的操行,又让他对自己这样的反应唾弃恐慌不已,用力的想要挣脱北瑶光的手。
可是北瑶光痛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抓住一个可以让她消火去热的东西,哪有这么容易就放手的?见他挣扎,更是干脆,用尽所有力气,把冯子健整个人拖上了床,用力的抱紧,果然贴合他的身体的部分,完全舒服了起来,而可怜的冯子健惊的已经快要晕过去了。
“小,小姐,快,快放,放开小生,男,男女授受不亲啊!”冯子健一边挣扎着想要从北瑶光身上爬起来,一边结结巴巴的道。
他这不摩擦还好,一摩擦北瑶光更觉得体内的热火消退了几分,“你快多动动,快啊!”
冯子健闻听北瑶光如此大胆的话语,额头急汗都冒出来了,“小,小姐,快,快放开小生啊,小生在,在家乡已有未婚妻了!”
那语声都带哭音了,大有北瑶光要强暴他的恐惧了,本就被体内的痛和热折磨的苦不堪言的北瑶光最后一丝理智听得他这话,顿时有些火冒了起来,用力的推开他的身子,不知是她爆怒之下,力气大增,还是冯子健太轻,竟然不及防下被北瑶光直接推到了地上,还来不及呼痛,就已经被趴在床边的北瑶光指着鼻子骂了,“姓冯的,你这个臭书呆,你以为本小姐会看上你吗?若不是你的身体通体冰凉的,能让我感觉稍稍舒服些,你以为我愿意抱着你吗?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我又没请你进来!”
冯子健被她这一骂下,本就为自己贸然的进门感觉唐突恐慌不已了,再被北瑶光这么一骂更是惭愧的无地自容了,连忙头也不敢抬起的道歉着,“对,对不起,小姐,小生不是故,故意的,小生是,听到小姐喊,喊救命,一,一时,情急之下,才,才冲进来的,并非有意亵渎小,小姐的清白!”
听着他断断续续,结巴不已的道歉之语,北瑶光连苦笑的力气也没了,又全副精力的把心神用于对抗体内的高热和痛楚起来,那之前因冯子健的身体而获得的一点点舒服之感,也在他被推开后,更是成倍燎原了起来,心里一百个后悔不该因为一时意气,把他推开,否则至少他此刻不至于这么难受。
她到底造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么折磨她,先是把她扔进了黑天暗地的山洞,如今好不容易拣回一条命,却还要受着莫名的热痛之苦,这般苦刑千刀万剐怕也不过如此吧!
冯子健胡乱的道完歉,人便已经哆嗦着往门口方向移动了,然而他每移动一步,都能听到北瑶光痛苦到及至的低弱呻吟,让他的良心也经受着最大的考验和折磨,走一步回个头看一下,而每看到北瑶光披头散发凄惨以及的画面,他往前移动的脚步就越发迟疑了起来,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慷慨的自语道,“男子汉大丈夫,知恩不报枉为人,不过是被这位小姐抱一下,若能解她眼前生不如死般的痛苦,被抱一下又有如何,相信豌儿必能谅解的!”
冯子健做完决定,立即往回走了去,回到床边,蹲了下来,之前自言自语的慷慨,对着北瑶光时又告没了,只嗫嚅的道,“小,小姐,小生决定来给小,小姐缓解痛苦,只,只是怕这样以后有损小姐的名节,小,小姐你若同意的话,小生,小生以后一定不,不会对第三个人言及,可,可好?”
这已经是冯子健有生以来说过的最大胆的话了,一说完立即低下了头,连多看北瑶光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
北瑶光简直是欲哭无泪啊,上天让她放这么一个书呆进来,简直也是折磨她来的,她现在连说话力气都快没了,这个死书呆不敢紧爬上来,还蹲在那干吗?孵小鸡吗?要不是这个死书呆,太过呆笨,北瑶光几乎是怀疑他给她喝的那壶水有问题了,否则为什么在没喝他的水之前,她都好好的,一喝完他给的水,就痛到如此地步?
她哪里知道,她会如此剧痛,且滚热不已的原因,就在于她在地底洞穴时无意中吃进了如墨的血,需知蛇最是性淫,如墨虽然一心想成仙,九千多年来从未近过女色,却不代表他血液里没有身为蛇的天性,不过是因为修炼所以被后天压抑住了,而北瑶光不过一介凡体,无意中吸进了如墨将近万年道行的蛇血,虽然不过一点,却也够她承受不住了,剧痛难忍了,且这不过是初级发作阶段,只有热与痛而已,若在十二个时辰内,不得阴阳交合,便会血脉爆裂而死,死状极惨!
而唯一能解开蛇血淫性的人也非如墨本身不可,其他凡人若与之交欢,非一死两命不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第7章 秀才遇兵


  “你,你,快,给,我,上,来!”北瑶光觉得有生以来,都没有一次感觉到说话是如此费力的一件事,一个字一个字的逐一说完,另一番更深的剧痛又袭来了,几乎让她翻白眼晕过去。
这回冯子健总算机灵了些,看到北瑶光的情况实在不好,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立即主动抱住了她的身体,北瑶光借着被他抱住的瞬间,终于重新吸进了一口空气,真是TMD实在太痛了,缓过一口气后,北瑶光的手立即主动绕上冯子健的腰,“好多了,你再上来点!”
冯子健的脸都快要充血了一般,局促的往上挪了挪,而身下的北瑶光立即顺势把双腿也缠了上来,让冯子健差点又想要落荒而逃。
他是个读书人,可他也是个男人,身下是个软玉温香的娇柔美人,还这般主动,再怎么坐怀不乱,律己甚严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怕也是会胡思乱想,心神浮动了。
冯子健只能一个劲的闭紧眼睛,心里默念着‘豌儿’之名,告诉自己不能对不起在家乡的未婚妻。
北瑶光借着冯子健的身体,好不容易缓解了些高热的灼痛,抬头就见他闭紧着眼睛在念念有词,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背,“喂,书呆子,豌儿是你什么人啊?”
“啊!小,小姐,小生名叫冯子健!”冯子健后知后觉的才听到北瑶光在跟他说话,连忙结巴的道。
北瑶光对他们如今这样的情况实在感到有几分好笑,又有几分笑不出来,好笑的是她竟然和一个男人如此一上一下的交叠在一起,不做亲密的事,反而是在讨论这种没营养的话题,笑不出来的是,她不过一心想要求个帅哥过初夜,没想到帅哥没吃着,还落到如今得强迫一个有了心上人的书呆子给她镇痛,北瑶光,你真是可悲啊!
“我知道你叫冯子健,我说冯书呆,你放心吧,我不会和你的豌儿抢你的!等我不痛了,你就离开这里吧!”北瑶光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
北瑶光这话的眼下之意是,你还不够帅,就算你愿意倒贴给我,我还得考虑一下呢!可这话听到冯子健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另外的意思,他以为北瑶光是在指责他做了错事不想承担责任,想来也是,虽说他如今这般抱着人家小姐是迫不得已,可是毕竟人家小姐衣衫不整的和他抱在了一起,自己也早把人家的肌肤看了个遍,即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所谓‘君子不欺暗室’,他也应该对人家小姐负起责任来,可是,豌儿她,哎!罢了,豌儿,你就当小生我对不起你了!
“小姐,你,你放心,我,我冯子健,对天发誓,一定会对小姐你负责的!”冯子健连忙拿开一只抱着北瑶光的手,举到半天认真严肃的盟誓道。
这一举动,把北瑶光弄的一楞,一边先把他的手拉回来,继续抱住,一边纳闷,“喂,冯书呆,你发什么傻,谁要你负责了?”
拜托,她们什么都没做,他负什么责啊?再说了他要怎么个负责法?娶她?一想起自己会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理由嫁给一个书呆子,北瑶光浑身就恶寒了起来,连忙摇头道,“喂,不是,那个冯子健公子是吧,今天这事,你是属于救我的命,算是我对不起你了,不用你负责,真的,你该回去娶你的豌儿还依旧回去娶,离开这里后,你就把这里的事情忘记,明白吗?”
“不行!所谓君子不欺暗室,我既然已经亵渎了小姐的清白,自然应该负起责任,小姐你放心,是我对不起豌儿,等他日回乡,定会上门负荆请罪的,与小姐你无关,等小姐,你的家人回来,我,我就向小姐的父母提亲,虽然我现在还,还没有什么功名,给不了小姐你富贵舒适的生活,但是,小生一,一定会努力的,等高中了,再,再来娶小姐,小姐你要相信我!”
冯子健一开始把‘小生’的自称换成了‘我’是为了增加他想对这件事负责的决心,可是急切之余,又把‘小生’两字吐出来而不自知,北瑶光却听得一清二楚,现在总算知道了什么叫‘秀才遇到兵’‘鸡对鸭讲’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两人之中,到底谁是那个秀才,谁是那个兵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她现在热痛的麻烦还未彻底解决掉,又多了一个狗皮膏药似的书呆子要处理了。
而正当北瑶光决定忍痛开始给冯书呆进行长篇大论的现代化教育时,新一轮的剧痛骤然间袭来,这回伴随着痛的,还有另一种难以言语的躁热感,让北瑶光的长篇大论还未来得及开始,一声尖叫却先一步叫出了口——
冯子健大惊,“小,小姐,你,你怎么了?”
“好,好痛!”北瑶光更紧的抱紧冯子健的身体,之前还能给她镇痛的身体,此刻却半点用也没有了,每次都以为现在忍受的是最痛了,却在下一秒发现还有更痛的在等着她,北瑶光用力的把他推开,再度蜷缩起身子,“好痛啊!好——痛!救,救命啊!”
冯子健急的来回的在床前走,“怎,怎么办?”
而与此同时,人在尘世之中的如墨,也突然感觉到了来自血液中情欲的喧嚣涌动,掐指一算,也不由大惊,“不好!”
连忙快步走到了个没人的地方,左右一看,未见他有什么动作,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第8章 尴尬照面


  如墨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北瑶光会这么快就苏醒过来,而且更奇怪的是,那庄院明明已经被他设下了结界,为什么还会有凡人能看到它,而且还进了庄院,此刻但愿还来得及,不然一旦等他们铸下错事,就来不及了。
绝美的身影如一缕风一般的落到了院子里,本想直接落到房间里,但是一想到万一惊吓到两个凡人,事情更麻烦。
而房中的北瑶光,因为如墨的接近,身体里蛇血催生的情动,更是让她如同在炼狱中一般,却又带着之前未曾有过的酥麻,“我,我要,我要!”
“小姐,你,你要什么?小生去给你拿!”冯子健只听得她反复的说着要,却又不说要什么,连忙靠近床边急切的问道。
“我要,我要!”北瑶光用力的抓进冯子健的手臂,眼里都已经染上了红色,指甲因为用力早已经陷进冯子健的手臂中,痛得冯书生也皱起了眉头,却不敢呼痛,只能更急切的问着,“小,小姐,你到底要什么啊?”
门被用力的推开,一身墨绿锦缎云袍的如墨已经进入了房内,冯子健惊慌的回头,还没看清来人长的什么模样,就已经发现自己被用力的推到了一旁,而之前还紧紧攀附着他的北瑶光,却已经如一条蛇一般缠绕上那墨绿衣裳的男子身上,唇不停的在他的耳边脸上亲吻着,“终于来了,我要!我要!”
冯子健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从他的方向只看到男子一身精致的衣裳,和修长优美的背影,以及那如墨漆黑的长发。
“兄台,麻烦你先出去,好吗?”如墨一边抓着北瑶光的手,不让她扯自己的衣服,一边不慌不忙的对着他身后的冯子健道。
“好,那个,小生不,不是有意轻薄小,小姐,实在是她……”可怜的冯子健以为人家正牌的夫君回来了,一心想要解释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知道,谢谢你照顾她,请先出去好吗?”如墨只庆幸这人是个正人君子,而蛇血的奇淫还未真正发作起来,否则,他就算是有腾云驾雾之速,也是来不及了,到时万一害他们双双殒命的话,他的成仙之路,不知又要再修多久了!
“好,好!”冯子健连连点头,红着脸尴尬的退到了门外,关上门,也不敢回隔壁的房间去,又不能呆在人家的门口,怕让人家误会他是偷听,只好担心的坐到了离房门一段距离小桥上。
见人出去了之后,如墨叹了口气,而此时的北瑶光的眼里,早已经被满满的血红色给笼罩住了,根本已经没了她自己的神智,只是一个劲的寻着本能扒如墨的衣服,如墨并拢两指一点,北瑶光的身子立即软了下去。
按说他的血没那么快在她体内见效的,事实上却快的让他措手不及,这下倒是麻烦了,血已被她吸入,取也是取不回的,可是他是修行之身,一旦破了戒,再要成仙得道,又不知要多费个多少年了,可如今若不救她,渔娘她必然会活不了,害掉她一条性命,就更严重了。
此刻千年大劫,终未能得道,就是因为欠了她的恩情未曾还清,如今上苍怜悯他寻恩辛苦,把她直接送到了自己面前,若不抓住机会报答于她,反害掉了她的命的话,那真是天大的罪过了。
就在这犹豫之中,床上的北瑶光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已经透出一股诡异的绿色了,如墨一看,知道也是再耽误不得了,看来果真是天意!
左右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同时并拢,四指交叠,默念几句口诀,重新在这间房的上房布下更高深的结界,以防再有人不小心闯入。
一切准备就绪后,墨绿色的锦袍缓缓离身而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第8章 尴尬照面


  如墨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北瑶光会这么快就苏醒过来,而且更奇怪的是,那庄院明明已经被他设下了结界,为什么还会有凡人能看到它,而且还进了庄院,此刻但愿还来得及,不然一旦等他们铸下错事,就来不及了。
绝美的身影如一缕风一般的落到了院子里,本想直接落到房间里,但是一想到万一惊吓到两个凡人,事情更麻烦。
而房中的北瑶光,因为如墨的接近,身体里蛇血催生的情动,更是让她如同在炼狱中一般,却又带着之前未曾有过的酥麻,“我,我要,我要!”
“小姐,你,你要什么?小生去给你拿!”冯子健只听得她反复的说着要,却又不说要什么,连忙靠近床边急切的问道。
“我要,我要!”北瑶光用力的抓进冯子健的手臂,眼里都已经染上了红色,指甲因为用力早已经陷进冯子健的手臂中,痛得冯书生也皱起了眉头,却不敢呼痛,只能更急切的问着,“小,小姐,你到底要什么啊?”
门被用力的推开,一身墨绿锦缎云袍的如墨已经进入了房内,冯子健惊慌的回头,还没看清来人长的什么模样,就已经发现自己被用力的推到了一旁,而之前还紧紧攀附着他的北瑶光,却已经如一条蛇一般缠绕上那墨绿衣裳的男子身上,唇不停的在他的耳边脸上亲吻着,“终于来了,我要!我要!”
冯子健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从他的方向只看到男子一身精致的衣裳,和修长优美的背影,以及那如墨漆黑的长发。
“兄台,麻烦你先出去,好吗?”如墨一边抓着北瑶光的手,不让她扯自己的衣服,一边不慌不忙的对着他身后的冯子健道。
“好,那个,小生不,不是有意轻薄小,小姐,实在是她……”可怜的冯子健以为人家正牌的夫君回来了,一心想要解释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知道,谢谢你照顾她,请先出去好吗?”如墨只庆幸这人是个正人君子,而蛇血的奇淫还未真正发作起来,否则,他就算是有腾云驾雾之速,也是来不及了,到时万一害他们双双殒命的话,他的成仙之路,不知又要再修多久了!
“好,好!”冯子健连连点头,红着脸尴尬的退到了门外,关上门,也不敢回隔壁的房间去,又不能呆在人家的门口,怕让人家误会他是偷听,只好担心的坐到了离房门一段距离小桥上。
见人出去了之后,如墨叹了口气,而此时的北瑶光的眼里,早已经被满满的血红色给笼罩住了,根本已经没了她自己的神智,只是一个劲的寻着本能扒如墨的衣服,如墨并拢两指一点,北瑶光的身子立即软了下去。
按说他的血没那么快在她体内见效的,事实上却快的让他措手不及,这下倒是麻烦了,血已被她吸入,取也是取不回的,可是他是修行之身,一旦破了戒,再要成仙得道,又不知要多费个多少年了,可如今若不救她,渔娘她必然会活不了,害掉她一条性命,就更严重了。
此刻千年大劫,终未能得道,就是因为欠了她的恩情未曾还清,如今上苍怜悯他寻恩辛苦,把她直接送到了自己面前,若不抓住机会报答于她,反害掉了她的命的话,那真是天大的罪过了。
就在这犹豫之中,床上的北瑶光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已经透出一股诡异的绿色了,如墨一看,知道也是再耽误不得了,看来果真是天意!
左右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同时并拢,四指交叠,默念几句口诀,重新在这间房的上房布下更高深的结界,以防再有人不小心闯入。
一切准备就绪后,墨绿色的锦袍缓缓离身而起……

继续阅读《天地精灵:蛇君如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