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柠惜,陆慕深(错过你,兵荒马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错过你,兵荒马乱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白柠惜
简介:“你说什么?敏敏死了?”男人听到屏幕那端的话后,声音顿时拔高了几度,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
冷硬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不可置信,还有愤怒!“把白柠惜送到我名....
角色:白柠惜,陆慕深
白柠惜,陆慕深(错过你,兵荒马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错过你,兵荒马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害死了我的未婚妻,我让你生不如死


“你说什么?敏敏死了?”

男人听到屏幕那端的话后,声音顿时拔高了几度,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

冷硬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不可置信,还有愤怒!

“把白柠惜送到我名下的酒店,我要亲自处置她!”

男人脸色阴沉的挂断电话,拿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走出公寓,开着车扬尘而去。

白柠惜,你竟敢害死敏敏,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与此同时,白柠惜正颓废的站在手术室门口,原本白皙的皮肤因为刚才的事情更添几分苍白。

她半蹲着,满脸沮丧,双手紧紧的捂着脸庞,努力不让眼泪落下。

就在刚才,她最好的朋友沈敏因为阑尾炎手术死在了手术台上。

她还没来得及从这个巨大的悲伤中缓过来,便迎来当头一棒,她的继母给了她更沉重的打击。

自从父亲死后,继母对她便日益狠毒,时常非打即骂。

虽深知继母的为人和对自己的不喜,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只是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以后,继母为了保全她的亲生女儿,首先想到的竟然是牺牲她。

也是,她本来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她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可是,现在死的人却是她心爱男人的心上人……

白柠惜痛苦的闭上眼,想起那个俊朗的男子,心中不禁一阵酸涩。

这下,他肯定要恨死自己了。

她深呼一口气,站起身来强作镇定,朝门口走去。

然而,刚出医院,便有两个黑衣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态度冷硬:“白小姐,陆总想见你,请跟我走一趟!”

……

连城酒店。

白柠惜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低垂着脸,整个人身上笼罩着一层阴霾,像个等待惩罚的犯人。

陆慕深打开门后看见这副场景,心里顿时泛起一阵恶寒。

想起她的所作所为,想起他是害死自己未婚妻的凶手,他只觉得浑身晦气,迈着修长的双腿便立即朝她走去,眼里满是恨意。

“白柠惜,想不到你竟如此恶毒,害死了自己的好朋友还能装的一脸无辜,我以前倒是小瞧了你!”陆慕深目光阴冷,语气冰凉。

闻言,白柠惜只觉身体十分寒冷,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早知陆慕深会羞辱她,她原本就打算好了接受一切惩罚的打算。

见白柠惜无动于衷,陆慕深的目光又冷了一分,手指重重的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

这是陆慕深第一次认真的看白柠惜。

她的皮肤很白,脸只有巴掌大小,双目泛红,脸上还挂着几滴泪痕,看起来清纯可人。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心里莫名有些躁动,但想起沈敏的死,又是转瞬即逝。

这个恶毒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同情!

“对不起……”沉默一瞬,白柠惜突然开口。

她的嘴唇有些干裂,声音沙哑,语气里透着几分苦涩。

陆慕深的力道很大,白柠惜下巴被捏着的地方已经泛红。

她忍着疼痛,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眼里盛满了浓的化不开的哀伤。

不是没有想过为自己辩解,只是……想起继母的话……

外婆是她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继母害死。

对沈敏,她亦心怀愧疚,如果她当初坚定亲自主刀,而不是把这个机会让给自己妹妹的的话,也许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陆慕深听见这句话,眼里恨意更浓。

他最讨厌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

在他看来,这就是明晃晃的gouyin。

勾的他一阵燥热,心神荡漾。

他心下一狠,松开捏着白柠惜下巴的手,转而拽住她纤细的胳膊。

一个用力,便将她从沙发上拖起来,扔到洁白的床上。

“好!很好!你害死了我的未婚妻,那我也得让你生不如死才行!”

男人冷笑着,嘴里却说着冷彻心扉的话,同时手也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

“你要干什么?”

白柠惜被重重的扔在床上,她的手撞到了床柱上,还来不及思考,陆慕深便直接欺身而上,整个人覆在她身上,撕开她的衣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2章 那个男人,怕是会恨极了她吧


当白柠惜醒来的时候,陆慕深已经离开了。

白柠惜如一具尸体般躺在床上,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淤青。

想起昨晚男人粗鲁的行为,她的眼神不由暗了几分。

尽管双腿发软,但依旧艰难的站了起来,洁白的床单上一抹血红狠狠刺痛了她的眼睛。

洗完澡后,白柠惜淡淡扫过衣柜里的蓝色套装。

据她所知这家酒店是不会提供衣服的,那么这套衣服?

她自嘲一笑,大概是怕她影响酒店的清誉吧。

那个男人,从此以后,怕是会恨极了她吧?

……

沈敏之死闹的沸沸扬扬,整个医院的人都忧心忡忡,毕竟死的是连城大名鼎鼎的陆氏集团总裁陆慕深的未婚妻。

这可是他们惹不起的人物,谁都知道陆总有多宠爱这个未婚妻。

白柠惜一到医院,就被叫到了主任办公室。

虽然她曾经是医院优秀的主刀医生,但如今得罪了陆慕深,谁都不敢用她。

她的工作被叫停,对外宣布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众人也都心照不宣。

但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当着院长,主任医生和众人的面,废了自己的右手,以自己的前途来担保医院无事。

几道狰狞的口子触目惊心,鲜血顺着她的伤口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从今天起,我不再是主刀医生,和这家医院也没有任何关系,大家尽可以放心。”说完这句话,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

这样的话,陆慕深就会放过他们了吧……

没了工作,右手又疼的死去活来的白柠惜没有去包扎自己的手,而是一个人在大街上四处游荡。

路过的行人都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因为她的右手已经被血覆盖,鲜血淋漓,实在恐怖的很。

此刻,她正站在路旁的阶梯上,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座城市!

可外婆还在继母和妹妹的手里,她得要先把外婆接走。

这样想着,白柠惜便急冲冲的往家里赶。

到达家里后,白柠惜上上下下找了个遍都没看见外婆。

“李婶,你知道我外婆去哪里了吗?”白柠惜有些焦急,脸上渗着一层薄薄的汗。

“大小姐,今天一大早,陆总就带人来把你外婆带走了。听说,听说是要杀了你外婆!”提起早上那件事,李婶的语气不由有些沉重。

“不可能!”

白柠惜原本就受了伤,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脸色惨白,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心里一阵钝痛。

李婶是白家的老人了,从白柠惜出生起李婶就一直在白家伺候着,她的话白柠惜不得不相信。

她深知陆慕深为人杀伐果决,十分厌恶自己,沈敏之死他绝不会善罢甘休,但是她没想到他竟会狠心到对自己外婆下手。

他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不!

她一定要去找陆慕深要个说法,她要把自己外婆找回来!

正当她准备下楼时,一声尖锐的女声突然穿过她的耳膜,彻底将她原本混混沌沌的头脑惊醒。

“白柠惜,你给我滚出来!”

女子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蹬着一双高跟鞋,长相明艳。

见白柠惜从楼上下来,一双美目狠狠的瞪着她。

“你这个女人,李婶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害死她?”女子的语气不带任何温度。

“害死她?什么意思?李婶死了?”

可李婶刚刚还在跟她说话呢?

白柠惜立马回头看去,只见方才还生命鲜活的李婶,现在竟然已经躺在了地上,口吐白沫,嘴唇乌青。

“李婶,李婶,你怎么了?”白柠惜吓坏了,立马奔了过去。

可是一探鼻息,竟然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李婶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白柠惜猛地抬头,诧异的看着眼前怒目的女子,她的好妹妹白雅然。

“白柠惜,你别给我装了,李婶死了,她最后见的人是你,不是你杀的她,还会是谁?”

白雅然双手抱胸,目光锁在白柠惜的身上,嘴角浮出一丝险恶的笑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3章 你这个杀人犯


“白雅然,请你注意言辞,我是你姐姐!”白柠惜直视着白雅然的目光。因为生气而脸色涨红。

她怎么可能害死从小对她像亲生女儿一样的李婶呢?

“注意言辞?可笑,白柠惜,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我姐姐了?你不过是个杀人犯,我凭什么尊重你!”

白雅然见白柠惜不害怕,气势更高了几分。

说到杀人犯三个字时,还故意提高音量。

“你胡说。你明知道不是我!”

杀人犯三个字是白柠惜心里的刺。

她脑子里再次想起继母的话:“想要你外婆活命,就去替你雅然顶罪!”

可是……现在外婆已经被陆慕深带走了,她还有什么好顾及的!

“你明知道事情的原委,还说这些话来刺激我,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白柠惜,你这个杀人凶手,心肠歹毒,连对你那么好的李婶都加害,还好意思来问我!”白雅然一口咬定李婶之死与她有关。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

白雅然振振有词,“证据?我想要陷害一个人,还需要什么证据!”

“听说你喜欢慕深哥哥,呵,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丑样子,你也配?”

白雅然越说越愤怒,直接揪着白柠惜的头发一巴掌打了过去。

这一巴掌打的猝不及防,差点打的白柠惜站不稳。

她没反应过来,踉跄了一下,生生往后退了几步。

心里深处的秘密被人戳穿,白柠惜只觉眼里酸涩异常。

但更加让她心寒的是自己妹妹对她的陷害:“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干的,都是你故意设计陷害我的,李婶也是你害死的对不对?”

被人拆穿所作所为,白雅然却一点也不害怕,继续步步紧逼,将白柠惜逼至角落。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语气里多了几分得意和炫耀,“对了,我的好姐姐,忘了告诉你了,我现在是慕深哥哥的未婚妻。”

未婚妻?她是他的未婚妻?

“你?你喜欢陆慕深?”

她从没想到,白雅然竟然也喜欢陆慕深?

“你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陆慕深?”

“对!”白雅然承认的很痛快。

“原来如此!”白柠惜摸着红肿的脸,神色恍惚,心情跌到了谷底。

白雅然如愿刺激了白柠惜,心情十分愉悦,扬手便是一个手刀直接将白柠惜劈晕了。

“将她送去流光会所,做的干净点!”白雅然挂上电话,理了理衣服,便优雅的离开了。

不管是白柠惜还是沈敏,都斗不过她,她才是最后的赢家……

……

陆慕深这几天都将自己关在公司,不停的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他原以为自己思念的是死去的沈敏,可是一旦空闲下来,他就会不可控制的想起那个晚上,那个女人在他的身下绽放。

那晚的美好滋味还萦绕在他的心头,久久难以散去。

这种感觉折磨得他头痛欲裂。

他摇了摇头,摒弃心中的想法,继续工作。

“嘟……嘟……嘟……”

这时,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4章 她只能我亲自处置


陆慕深接过电话,那边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变的阴沉。

他挂断电话后,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叫白雅然来公司一趟!”

二十分钟后。

“慕深哥哥,你找我?”白雅然笑语晏晏,推开门走进来,就直接往陆慕深的怀里靠,语气里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你把白柠惜送去流光会所了?”

陆慕深开门见山,侧着身子躲开了白雅然的身体。

要不是因为自己姑妈喜欢白雅然,非要白雅然做他的未婚妻,而他又感念于姑妈在他父母双亡后,对他的养育之恩,他根本就不可能让这个女人留在自己身边。

白雅然一愣,没想到陆慕深会因为白柠惜的事来质问他。

眼里闪过一抹恨意,可脸上依旧笑语盈盈,亲昵的挽着陆慕深的胳膊说:“慕深哥哥,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她害死了沈敏姐姐,又杀害了李婶。李婶好歹也是我家的老佣人了,我得给李婶一个交代嘛。”

“我说过,她只能我亲自处置!”陆慕深冷冷的甩开了白雅然的手,语气不善。

“慕深哥哥,我是你未婚妻,也是她的妹妹,我有权力处置她!”白雅然顶嘴道。

陆慕深正想说话,他的姑妈李红突然走了进来。

看见来人,他的脸色渐渐变的柔和。

“姑妈,你怎么来了?”他忙迎上去。

“我路过公司,过来看看。”话罢,李红便看见了一旁显得有些委屈的白雅然,又看了看陆慕深,顿时明白了什么。

忙拉过白雅然的手,笑着说:“我突然想起我还要去买点东西,正好雅然在这,陪我一起去吧。”

“嗯,姑妈。”白雅然乖巧的应道。

李红这才问向陆慕深:“雅然我带走了,你没意见吧?”

“没有。”陆慕深话语淡淡,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底一闪而过一丝阴鸷。

这个白雅然还真是好手段,把自己姑妈哄得心花怒放的。

他们走后,陆慕深便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张墨,交代好一些事情后,便立马开着车前往流光会所……

……

当陆慕深急匆匆的赶到那里的时候,白柠惜刚被人搀扶着下台。

她的神色迷离,穿着大胆,化着与她那张清秀的脸十分不符的浓妆。

而她的身边,还围绕着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对她虎视眈眈,她竟然还不拒绝,反而对他们笑意盈盈。

“放开你们的脏手!”

陆慕深目光一冷,看见那几双碰白柠惜的手,简直恨不得将他们剁了。

他大步走过去,一把将白柠惜拉到自己身边来,看着那几个男人,浑身散发着阴冷之气,愤怒到了极点。

“滚!”包厢里的人被他的气势震慑的四处逃窜。

“白柠惜,你还真是不知廉耻,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狠狠拽着她的手臂,眼神放在她暴露的腰身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陆总,你未免管的有些太宽了吧!”白柠惜冷笑道。

“我管的太宽了?”像是意识到什么,陆慕深这才松开了她。

一顿,他又重新变得阴狠起来,从身上直接掏出一张支票扔在她身上,“你来这里卖,不就是想要钱吗?一千万,你,我包了!”

“陆慕深,带着你的钱滚,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白柠惜可以不在意旁人的想法,但是她绝对不能忍受陆慕深这样的羞辱。

“怎么,嫌少,两千万如何?”

陆慕深的态度十分强硬,可白柠惜却死活不愿意跟他走,还趁他不备咬了他一口,想挣脱出他的手。

两人推搡间,白柠惜不小心撞到了桌子的边角,脑袋下顿时渗出一片血迹!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下一秒,男人的声音顿时响彻了整个流光会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5章 他是要硬生生毁了她,才甘心吗?


“这边还是建议留院观察一下,毕竟是伤在头部……”

一个有些迟疑的声音隐隐约约地出现在白柠惜耳边,她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皮太重了,根本就睁不开,只能听着别人在自己身边交谈。

“不必,直接把人送过去!”

男子低沉的嗓音是白柠惜曾经最为留恋的声音,可如今听到的时候,却会不自禁地一阵颤粟。

他太可怕了。

他想把她送去哪里?

他已经折磨得她自废了右手,从此再也不能当医生了,现在还要把她怎么样?

他是要硬生生毁了她,才甘心吗?

不行,她要见外婆,不能再继续睡下去了!

这么想着,她更迫切地想要睁开眼睛。

终于,在两个人交谈到尾声的时候,她已经见到光亮了。

于是她嘶哑着声音说了一句:“我不要跟你走!”

虽然声音细小,但是在这寂静的病房内却显得格外清晰。

陆慕深听到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一瞬间的喜悦在心底划过,甚至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听到这句话之后,他本来就淡漠的表情瞬间变得愤怒,是被人反抗的愤怒,还夹杂着滔天的恨意和嫌恶,让白柠惜的心里钝痛。

他的手毫不留情地捏着白柠惜的下颚,那张皱着眉一脸愤怒的脸,一下子就靠近了白柠惜。

离得近了,白柠惜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味道。

可现在,却只感觉深深的害怕。

“白柠惜,别试图惹怒我,你害死敏敏,本来应该在监狱里度过下半生,但是看在你是我现在未婚妻亲姐的份上,我给你留了一条生路,那就是,待在我的身边,做一个合格的,宠,物。”

他的眼里倒映出白柠惜被捏得变形的脸,还有她苍白的脸色。

白柠惜看着他眼里的自己,无力的手攥得更紧了。

凭什么自己要受到这样的对待?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错,凭什么?!

她想开口辩解,可陆慕深的话却让她完全忘了自己的本意。

她听到陆慕深说:“你合不合格,就代表着你外婆能不能活!”

“陆慕深!你这个恶魔!你简直是个qinshou!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外婆,为什么!”

她失控地尖叫。

本来就没有完全恢复的脑震荡被这么一刺激,就有些头晕的征兆了。

她气得浑身发抖,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床单,才忍住没有去和陆慕深拼命的冲动。

旁边的护士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忙对陆慕深说道:“请陆总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将白小姐送过去的。”

陆慕深闻言没有说话,看了一眼白柠惜,抬手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他低头看到了白柠惜手上的输液针,直接一把将它扯掉了。

顿时,她的手背就溢出了丝丝鲜血。

白柠惜被突然的疼痛惹得皱眉,她死死瞪向陆慕深:“你干嘛?”

“我想干嘛?敏敏被你害死了,现在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可你却在这里好吃好喝地养伤,怎么可以?若不是敏敏生前那么喜欢你,我是不可能留下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的!”

说着,他脸上顿时浮起了一个笑,可却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温暖,反而让人从内心里面觉得恐惧。

“既然醒了,就不必别人送了,我亲自送你过去!”

说完,他直接掀开了白柠惜的被子,一把拽起白柠惜还在流血的手,将她用力拽下了床。

白柠惜顿时慌了,不行,她这样下去会死的!

“陆慕深,你要做什么事之前,能不能先让我养伤?我的头还有些疼。”

她赤着脚跟在陆慕深的身后卑微的祈求道,脚上早就踉踉跄跄的撞伤了好几处,鲜血一路直流。

陆慕深闻言,停下了脚步,露出一个冷笑。

“白柠惜,你以为你是谁?居然跟我谈条件?别忘了,你现在只是我的一个玩物而已,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半个小时后。

白柠惜的身上还穿着单薄的病号服,在秋风萧瑟的风中颤抖着身子,被迫跪在冰冷的石板上。

她的身前是一双被擦得锃亮的皮鞋,他的主人跟它一样一丝不苟,每一个地方都透露着严谨和稳重,他的温柔都给了墓里的那个女人!

而对她,只有滔天的恨意!

想到这里,白柠惜的心猛地一疼。

即便她早已习惯,但还是忍不住眼里泛酸。

“白柠惜,你害死敏敏,我可以不把你送去监狱,但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着话的时候,他的手一把抓住了白柠惜的头发,迫使她不得不抬头看着他。

“你就在这里跪一夜,为你的罪行赎罪,如果被我知道你偷懒,你外婆能不能活我就不知道了。”

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么看重她的外婆,心里忍不住冷笑,这种女人居然还会有看重的人,真是可笑!

他的敏敏那么善良,在自己最彷徨的时候伸手拉起了自己,如今却被这个女人害死了!

他不让她进监狱,因为,他要把这个女人放在身边,好好折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6章 白雅然,你还是个人吗?


白柠惜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沈敏的墓前跪了多久,她只知道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夜里比白天还要冷,她浑身冰冷,饥肠辘辘,手上和脚上都还在流血,头还有些晕晕的,好像随时都要倒下。

她的身边是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是陆慕深派来监视她的,但已经不是下午那个了。

想到这个,她不由苦涩地笑了笑,连保镖都可以轮流休息,她却要在这里跪到天亮。

“我的好姐姐,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呢?你这个杀人犯居然在死者的墓前笑?你难道没有良心吗?”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远而近,白柠惜无力搭理她,只是继续埋头看着地上杂乱的草根发呆。

白雅然听说白柠惜被陆慕深从流光会所里接出来之后就嫉妒得发疯,慕深哥哥为什么要护着那个女人?该不会是喜欢上了她吧?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心里的不安就越来越大,今天一听到白柠惜被陆慕深带出来的消息,她就迫不及待地跟过来了。

看到那个永远站在自己前面,挡住自己光芒的女人此刻正卑微地跪在那里,她的心里放了一场盛大的烟花,从来没有过的高兴。

白柠惜的不搭理在白雅然看来就是一种示弱,她越发肆无忌惮地讽刺着。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在被你害死的敏敏姐姐的墓前居然还这么悠闲,亏得敏敏姐姐生前对你那么好,你居然这么狠心!”

口气里满是痛心疾首的教导,让白柠惜的心里一阵恶心。

她抬头,看着白雅然的眼里不再有从前对待妹妹的疼惜,而是凌厉和冰冷。

她已经一天没有喝水了,说出来的话又哑又糙:“白雅然,你别以为你的那些……”

话还没说完,白雅然就弯腰凑到了她耳边。

亲密的姿态,就像一对说悄悄话的姐妹。

但实际上,她说出来的话却让白柠惜的身子一阵发抖。

她说:“白柠惜,别忘了你外婆现在还在慕深哥哥手里。你现在一无所有,还背负着一身罪名,想怎么把外婆救出来呢?要不要我帮你呢?想让我帮忙的话,就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哦。”

白柠惜顿时被这个女人的恶毒惊得瞪大了眼睛。

她的手指紧紧攥在手心,把手心都掐出了血,颤抖着声音问道:“白雅然,你还是个人吗?那也是你的外婆啊!”

“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你这个长外孙女,什么时候看到过我?看看她喜欢的外孙女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啧啧,变成了可怜的臭虫呢!”

两个人的耳语没有人听到,更何况白雅然的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连身后的保镖都只以为这位总裁未婚妻是来安慰这个跪着的女人的。

白柠惜强行压制住了自己想要抬手打人的心,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什么都不会说,你给我好好照顾外婆就行了。”

但白雅然可没有这么轻易放过她。

她直起身来,轻飘飘地说了句:“姐姐,你看我今天来得急,这鞋有些脏呢,你要不要给我清理一下呢?”

白柠惜猛地抬头,眼里的震惊毫不掩饰,正要开口拒绝,却看见白雅然无声地做了一个口型。

她说,外婆。

白柠惜立马咬住唇,不让自己出声,低下头来给她擦鞋。

站着的女人嘴角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拿出了包里手机,打开了录制视频。

“姐姐,抬个头吧。”

声音依旧像是未翻脸之前的甜腻,白柠惜下意识地抬头。

白雅然讽刺地勾起一个笑,高跟鞋脱离了白柠惜的掌下,到了她的手掌上空。

就那么一瞬,她狠狠地踩了下去。

然后,她就看见白柠惜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苍白了。

口里的尖叫还没出口,白雅然就先她一步出口了:“记住了,你只是个杀人犯而已,你的罪孽让你只能做个阴沟里的臭虫,你没有资格喜欢我的慕深哥哥。”

“你这样的人,只会让慕深哥哥觉得恶心!”

脚下的高跟鞋丝毫不松劲,像是要把她钉在这里,那张和她相似的脸说着世上最恶毒的话。

说完后,她对着保镖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然后施施然地走下了山,徒留跪在原地把嘴唇咬出了血的白柠惜,死死的捂着疼痛的右手,痛得死去活来。

痛!

好痛!

可也比不上此时她的心更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7章 陆总说,让你从这里走回去


一夜过后,在天边渐白的时候,保镖的手机响起来了。

一板一眼的交谈结束后,保镖直接跨步走到了白柠惜的身旁。

此刻的白柠惜只觉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得,她觉得自己或许是感冒了。

当晨光打下来的时候,她不由松了一口气,想着,大概陆慕深会派人来接自己吧,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他恨她已经狠到了这个地步!

“你说什么?麻烦再说一遍。”

她嘶哑着声音,忍住了喉间的咳嗽。

咳嗽实在是太耗费体力了,她不能浪费自己的体力,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之后,陆慕深会做出什么事情,她不能冒险!

保镖皱了皱眉头,很是不耐。

这个女人现在这幅可怜的样子是装给谁看呢?他们陆总又不在这里!

但是本着岗位职责,他还是重复了一下刚刚的话。

“陆总说,让你从这里走回去。”

白柠惜跪了一夜,双腿已经麻木,并且她毫不怀疑,自己今后的日子一定会受尽风湿的苦。

陆慕深让她跪了一夜还不够,竟然还要她徒步走过去!

他难道不知道这个墓地远离市区,走到他的别墅需要四个小时吗?

不,他知道!

他就是要这样折磨自己!

她早已无力的双手撑到了冰凉且带着些早露的地板上,撑着已经僵硬的身子缓缓立了起来。

身后的保镖就这么冷眼看着,没有丝毫要上前的意思。

在摔倒了好几次之后,白柠惜终于摇摇欲坠地站了起来,看着一眼望过去全是方方正正的墓碑,心里暗自嘲笑。

活着的人像在是地狱,死去的人却身在天堂。

真是可笑!

拖着发热的身子,还有刺痛的双腿,她一瘸一拐地走下了山。

起身的那一刻她想,这样恶鬼缠身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解脱……

……

天光大亮的时候,白柠惜被刺眼的阳光晒得睁开了眼。

“怎么,终于醒了?”

沙发上正在看杂志的男人微微抬起头来,看向她的目光又凉又利,就像一把刀子,不带任何温度的悬在她心上。

白柠惜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是发烧的人正常的脸色。

可在陆慕深的眼里却变成了明晃晃的gouyin。

他清晨洗了个澡,然后就接到了保镖的电话,说是白柠惜半路上晕倒了,他也没多想,直接让人送到了他的别墅,让家庭医生给她扎了一针。

如今看她这个样子,刚刚洗掉的火热现在又涌上了下腹。

他也不克制自己,反正白柠惜是来赎罪的,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看着逼近的陆慕深,白柠惜意识到了一丝危险,尤其是他眼里毫不掩饰的渴望,更是让她一阵发抖,她想起了上次的摧残。

“不要……求求你,不要过来……”

她撑着身子,想要远离床上,想要逃离。

可她还没走两步就被陆慕深死死拽了回去。

她被他重重摔到了床上,脑子一阵发晕。

还来不及说话,就感觉身上一凉。

然后就是女人的求饶声和哭泣声。

男人却只管自己释放,丝毫不顾忌女人已经嘶哑的声音和痛苦的眼泪。

餍足之后的男人没管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人,而是坐了起来,拿起了床边的手机。

上面有十几个来自特助的未接电话。

陆慕深皱眉,出了什么事?

思考一秒后,立即给特助回了个电话。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十分安静,安静到即便陆慕深的手机没有开扩音,白柠惜也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

“白小姐的外婆去世了,就在今天上午十点半。”

“陆慕深!你还是个人吗?我都已经这样了,你居然还不放过我外婆!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要惩罚我就惩罚我好了,为什么要害死我外婆,为什么!”

耳尖的听到电话那头的话语,白柠惜立即失控地大叫。

本就苍白的小脸此刻已经毫无血色,眼睛涨得发红,坐在床头颤粟着。

她千辛万苦的从陆慕深和白雅然的魔爪下坚持下来,就是为了救外婆。

可是现在外婆已经死了,她还有什么活头呢?

这一刻,她整个人已几近崩溃绝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8章 我会听话的,求你了


陆慕深没有说话,他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对劲,可白柠惜的质问让他有些恻隐的心瞬间怒火上涨。

他扭头去看床上的白柠惜,扯住她的手腕一把拉近,紧盯着她哭红的眼睛说道:“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质问我?我只是做了你做过的事情而已,一命偿一命,你不懂吗?”

“不,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害死沈敏,你不能这样对我!”白柠惜发了疯似的大喊。

她明明没有害死沈敏,为什么要遭受这些折磨,现在还害得外婆为了她而死,她真是痛苦不已。

闻言,陆慕深捏着她手的劲更大了,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

“不是你做的是谁做的?白柠惜,你的罪孽现在还远远没有赎够!”

“你还想怎么样?我外婆已经被你害死了!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还想做什么?”

白柠惜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膝盖那处也是一阵一阵地疼。

可更让她疼的,是这个男人的绝情!

外婆是她生命里为数不多的亲人,他明明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陆慕深此刻也不像以往那样平静,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哭红眼的时候,他竟然想去给她拭去眼泪?

怎么可能!他巴不得她生不如死地活着!

他用力推开白柠惜,然后自若地直起身来,扣上自己衣袖的扣子。

果然,远离她就不会有刚刚那样莫名的冲动。

“我想怎么样?白柠惜,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得上敏敏,你外婆的死也抵不上敏敏!哦,对了,你想不想去你外婆的葬礼上呢?”

他的嘴角蓦的勾起一个温和的笑容,可在白柠惜眼里,这个笑简直就是个噩梦!

他居然连外婆的葬礼都不让她参加吗?

“陆慕深,你想做什么?你不能拦着我去参加外婆的葬礼!”她忍着膝盖的痛爬到床边喊求道。

“你只是我的一个玩物,我当然有资格决定你去哪里!”

说完,陆慕深便转身准备去医院了,看也不看身后近乎绝望的女人。

白柠惜在身后痛苦不堪。

外婆只有她一个人守棺,她必须要去!

门已经打开,陆慕深就站在门口。

白柠惜顾不得身上的疼和青红的印记,更顾不上松垮的衣服,她立马跑过去,一把拉住了他的裤脚,跪在他身后。

“求你,我求秋你让我去参加我外婆的葬礼好吗?陆慕深,我会听话的,求你了!”

她要去送外婆最后一程,她要忏悔她的过去。

外婆不能这么孤零零地走,这都是她的错!

死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而不是对她那么好的外婆!

“松手!”

陆慕深头也没回,冷冷地说了一句。

他绝不会被一个女人的眼泪掌控!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害死敏敏的罪魁祸首!

“不要!你让我去看我外婆最后一面好吗?我就只看一眼,真的只看一眼……”

白柠惜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甚至于她已经感知不到身上的痛了,现在全是凭着一股气劲在行动。

“别让我说第二遍,白柠惜!”

冰冷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让冲动的白柠惜有了一瞬间的清醒。

她愣了一瞬,才松开了陆慕深,然后呆愣地坐在原地,看着他关上门走出去。

“张姨,将这个门锁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入内!”

陆慕深的吩咐在门外响起。

他想困住她,他连外婆的最后一面都不肯让她见!

她晕晕乎乎的时候,想起了很多事情。

想起了她初见陆慕深的时候。

那时候,他是一个矜贵的小公子,规规矩矩地坐在茶案后,看着一本书,眼里是对一切的不屑,和与生俱来的骄傲。

只那一眼,她就在心里为他拨出一块地方,独自安放。

这么多年了,她爱得太累了……

现在外婆也走了,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人会牵挂她了。

所有人都看不上她,她不该活下去的。

对啊,不该活下去的……

她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

她记得房间里有玻璃杯。

当冰冷的玻璃块划过手腕,温热的血液蓬勃而出的时候,她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意和放松。

真好啊,这一切都将远离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9章 你根本不配做人


“柠惜,冬天要到了,你要记得多穿两件,别学那些小姑娘穿裙子,以后老了要吃苦的哟。”

“柠惜又是班上第一名?真棒!”

“柠惜……”

是外婆,外婆在跟她说话。

“外婆……”

白柠惜呢喃出声,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她现在已经死了吗?外婆来接她了吗?外婆会不会原谅她……

“白小姐已经恢复意识了,度过这一关,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嗯。”

陆慕深!为什么会有他的声音?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厚重的眼帘被她好不容易睁开后,白柠惜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事物。

这里是当初她磕到头后住进的医院。

“白小姐,您醒了。”

穿白大褂的医生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动静。

白柠惜太累了,她现在没有力气跟他对话,只能眨眼示意自己听到了。

医生打过招呼后就出门了,带着一众护士出门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陆慕深和白柠惜。

白柠惜是不可能主动说话的,她现在连见都不想见到陆慕深。

每见一次,她就会痛恨曾经的那么软弱又卑微的自己一次。

陆慕深坐在沙发上,半瞌着眸子,看起来是在沉思什么,可细看就会发现他端着咖啡的手正在微微颤抖。

他现在的脑海里还是他回到房间里看到的那一幕。

她的手无力地垂落在身旁,一地的血比烈日更刺眼,越来越苍白的唇色让他的心高高提起。

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落下了手表,返回房里去找,他夜里回来看到的,就会是一副冰凉的尸体。

绝不可以!

她不能死!因为……

因为……

因为她还没有赎完罪,对,她还没有资格寻死!

白柠惜刚闭上眼,想要休息一下,却突然感觉到身上一凉。

睁开眼就看到一脸冷峻的陆慕深,他一把丢开了她的被子,然后又去撕她的病服。

“陆慕深,你会下地狱的……你根本不配做人……”

她的声音因为疲乏而细小,像是情人的呢喃,可她知道自己内心此刻有多大的恨意。

陆慕深根本不管,他只知道自己心里有一个念头告诉他,要了她,要了她。

当触及到温热的细腻皮肤,他心中的空虚被填满,然后就是一场放纵。

白柠惜心如死灰。

外婆尸骨未寒,可她却被压在杀人凶手的身下。

他的手根本没有轻重,差点将她的手腕折断,唇上是火辣辣的痛肿。

病房早已被陆慕深反锁,白雅然就站在门外,保持着准备敲门的姿势,却听见从里面传来男女交织的暧昧喘息。

她的眼睛通红,下唇差点被自己咬出血。

为什么这个女人还没死?

慕深哥哥连牵手都不愿意牵自己的,却在医院把一个病得快死的女人压在身下?

不,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抢走慕深哥哥!

忍下眼里的眼泪,她直接转身离开了医院,心里是什么心思谁也不知……

事后,白柠惜撑着自己无力的身子去了洗手间,然后就听到了来自洗手间的呕吐声。

陆慕深扣皮带的手一愣,走到了洗手间门口,看着吐得快要晕厥的女人问道:“你怎么了?”

白柠惜抹了一把肿起的嘴,看向陆慕深,眼神嘲弄。

“我怎么了?我恶心你啊!你让我觉得恶心!”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得声嘶力竭,声音嘶哑得丝毫没有往日的清灵。

陆慕深眸色加深,走过去一把扯住她的头发。

“白柠惜,不要以为我不会打女人,也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他自认自己已经给够了白柠惜脸面,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尤不知足!竟敢惹怒他!

恶心?这个女人居然敢恶心他?

可白柠惜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顾忌了,她在外婆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跟着外婆一起死了。

“陆慕深,你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我诅咒你永远不得所爱!永远!”

她的情绪很激动,激动到她的小腹一阵痉挛。

陆慕深看到她痛苦的神色,正想嘲讽她装模作样,却一眼瞥见了她身下的血迹。

血……

又是血……

病房再一次被医生护士占满,刺鼻的消毒水味里混合着铁锈般的血腥味。

“快,把车推过来。”

“病人不要动怒,深呼吸!”

“病人体温正在持续下降!快!”

“……”

一阵手忙脚乱。

站在人群中的陆慕深此刻显得格外不合群。

他一袭正装站在全是白大褂的人群中,显得像个走错地方的恶魔。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心慌,心口闷得无处发泄,最后一拳直接砸向了身前的镜子,镜子受力后呲地一声变得支离破碎,以拳头为中心开始脱落。

伴随着碎片掉落的,还有一滴一滴的血。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跟个瓷娃娃一样残破经不起折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10章 我愿意一命偿一命


白柠惜感觉眼前的光越来越暗,身上越来越冷,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被抽离了。

“医生,你们不要救我,不要救我……”

她气若游丝地乞求着,手无力地扯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就这样让她死去,去陪外婆吧……

那名被她拉着的医生心里蓦地一疼,是对患者毫无求生意识的疼。

这是受了多大的苦,才会求着医生不要救她啊!

可这个医院是陆总投资的,他不想让她死,那她就绝对不能死,他只是一个需要养家糊口的普通人而已。

所以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无视白柠惜的话,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护士。

而白柠惜也并没有想要得到他的回答,她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让我去死吧,求你们了,我不想活下来……”

话未尽,眼前已陷入黑暗。

有人在她的身后张开血口,想要将她一点一点的拆分入腹。

她一路跑啊跑,却看到了陆慕深。

她伸手想要他拉她一把,却看见陆慕深已经张开了血口,就在她眼前。

“啊!不要!”

她顿时惊叫出声,然后上睫毛碰了碰下睫毛,最后睁开了眼。

原来是一场梦。

这里还是医院,还是那个病房,那么之前流血的事情也是一场梦吗?

如果是场梦就好了……

可她知道,那不是梦,那个男人现在真的变成了一个恶魔,一个只想要她受尽折磨的恶魔……

眼角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打湿了枕头,也让身侧的女人看得皱了眉。

“白小姐,你现在是孕妇,情绪不可过于激动。”

这个女人还真是好手段,被折磨成这样了,还能怀上陆总的孩子!

白柠惜这才发现自己身侧站着一个女人,是之前沈敏家的保姆。

刚刚她说什么?怀孕?

她抬手,不敢置信的抚上自己的小腹。

所以说,现在这个地方是有了一个小生命吗?

可是,孩子,你来的不是时候啊。

一个永远不会爱你的父亲,一个无力保护你的母亲,一个永远视你为眼中钉的后妈,你会生活得很艰难……

保姆看白柠惜呆愣愣的样子就来气,这个女人害死了她们家大小姐,现在这幅要死要活的样子是装给谁看?

她抬手直接拧住了白柠惜咯吱窝的软肉,死命的捏紧,口里说道:“你可别动什么心思,这个小孩是肯定要生下来的。他生下来之后,就可以给你承担一半的罪孽,多好啊!”

白柠惜痛得直发抖,她惊惧地瞪着眼前这个笑得一脸慈祥的保姆。

“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我愿意一命偿一命,我不要孩子,我可以自己赎罪……”

这样的恶意灼伤了她对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丝善意。

她暗暗发誓,若有一日,她能逃脱出这个不见天日的日子,她定要让这些人挨个尝遍自己的绝望!

……

“你想好了吗?”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白柠惜躺在床上,床边坐着那个伪善的妹妹。

白雅然看着床上惨白着脸色的女人,嘴角蓦的扬起一个她惯用的笑,手里的包轻轻搁在床头,拿出一张支票。

“数目自己填,我们白家的财力你应该是有底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第10章 我愿意一命偿一命


白柠惜感觉眼前的光越来越暗,身上越来越冷,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被抽离了。

“医生,你们不要救我,不要救我……”

她气若游丝地乞求着,手无力地扯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就这样让她死去,去陪外婆吧……

那名被她拉着的医生心里蓦地一疼,是对患者毫无求生意识的疼。

这是受了多大的苦,才会求着医生不要救她啊!

可这个医院是陆总投资的,他不想让她死,那她就绝对不能死,他只是一个需要养家糊口的普通人而已。

所以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无视白柠惜的话,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护士。

而白柠惜也并没有想要得到他的回答,她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让我去死吧,求你们了,我不想活下来……”

话未尽,眼前已陷入黑暗。

有人在她的身后张开血口,想要将她一点一点的拆分入腹。

她一路跑啊跑,却看到了陆慕深。

她伸手想要他拉她一把,却看见陆慕深已经张开了血口,就在她眼前。

“啊!不要!”

她顿时惊叫出声,然后上睫毛碰了碰下睫毛,最后睁开了眼。

原来是一场梦。

这里还是医院,还是那个病房,那么之前流血的事情也是一场梦吗?

如果是场梦就好了……

可她知道,那不是梦,那个男人现在真的变成了一个恶魔,一个只想要她受尽折磨的恶魔……

眼角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打湿了枕头,也让身侧的女人看得皱了眉。

“白小姐,你现在是孕妇,情绪不可过于激动。”

这个女人还真是好手段,被折磨成这样了,还能怀上陆总的孩子!

白柠惜这才发现自己身侧站着一个女人,是之前沈敏家的保姆。

刚刚她说什么?怀孕?

她抬手,不敢置信的抚上自己的小腹。

所以说,现在这个地方是有了一个小生命吗?

可是,孩子,你来的不是时候啊。

一个永远不会爱你的父亲,一个无力保护你的母亲,一个永远视你为眼中钉的后妈,你会生活得很艰难……

保姆看白柠惜呆愣愣的样子就来气,这个女人害死了她们家大小姐,现在这幅要死要活的样子是装给谁看?

她抬手直接拧住了白柠惜咯吱窝的软肉,死命的捏紧,口里说道:“你可别动什么心思,这个小孩是肯定要生下来的。他生下来之后,就可以给你承担一半的罪孽,多好啊!”

白柠惜痛得直发抖,她惊惧地瞪着眼前这个笑得一脸慈祥的保姆。

“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我愿意一命偿一命,我不要孩子,我可以自己赎罪……”

这样的恶意灼伤了她对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丝善意。

她暗暗发誓,若有一日,她能逃脱出这个不见天日的日子,她定要让这些人挨个尝遍自己的绝望!

……

“你想好了吗?”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白柠惜躺在床上,床边坐着那个伪善的妹妹。

白雅然看着床上惨白着脸色的女人,嘴角蓦的扬起一个她惯用的笑,手里的包轻轻搁在床头,拿出一张支票。

“数目自己填,我们白家的财力你应该是有底的。”

继续阅读《错过你,兵荒马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