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九歌沈云谏(大结局)沈九歌沈云谏小说免费阅读

通过阅读沈九歌沈云谏小说《引卿入账春意浓》这部小说我们可以发现“沈九歌沈云谏”的文字功底是很强的,能够妙笔生花,在描绘沈九歌沈云谏人物形象时非常的细腻,下面是章节内容:沈九歌唯一剩下的利用价值,便是她姓沈。魏帝下旨时,从沈九歌手上取走了皇后凤印,将一枚沉重的将印放在了沈九歌的手上。他微曲下身,在沈九歌的耳边道:“威远侯新亡,你若是不好好表现,朕便让人肢解了他的尸首,把他浑身上下的骨头都一根根拆下来,拿去喂狗,让他死都不得超生。”沈九歌有耳疾,听力十分不好。然魏帝贴着她耳朵说出来的话,却是一字一句凿在她的心上,宛如魔音鬼咒,让她寒冷彻骨。

小说:引卿入账春意浓

作者:沈九歌沈云谏

主角:沈九歌沈云谏

类型:古代言情

小说概述:主角是沈九歌、沈云谏的小说《引卿入账春意浓》原名《凰不归》主要讲述的是:皇城。寒风凛冽,雪花漫天,一道瘦弱的身影傲然的跪在雪地之上。她的衣衫皆被淋漓的染红,她的身后,是一道道骇人的红痕,斑驳的在洁白的雪地之上,宛若那傲然独放的梅花。她抬眸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接近哀求:“请皇上,看在我们夫妻多年的情分上,给我爹增派援兵!”夫妻多年的情分?”男人嗤笑一声,抬脚猛地踹向她,冷声喝道:“朕与皇后,何时有过夫妻情分?”

书评专区:

小林子xlz:我的仙草,极少数看过两遍的文。我也不明白,明明梗也没什么新奇的,剧情不能细究,男主也说不上优秀,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啊。而这部感情线真的很拨动人心弦

前任遍仙界:作者致力于刻画不走寻常路的男主,通过多面塑造形象来挖掘各自的优点萌点。

秋冬之中:作者文笔不错,是男主成长史吧,那对兄嫂真的很令我暴躁……人物设定的不像另一个作者那样今天睿智,明天智障,推荐

沈九歌沈云谏(大结局)沈九歌沈云谏小说免费阅读

《引卿入账春意浓》在线阅读

第006章 谁还没杀过几个人啊

等敖辛身体好得差不多了以后,就要计划着回侯府了。

扶渠皱着一张圆脸忧道:“这里离徽州城有几十里呢,我们没有马车,走一天也走不回去的。”

敖辛将头上戴的发钗取下来收进包袱里,利落道:“等下了山再说,有顺路的马车可以请求搭载一程,这些首饰应该够路费。
再不济,我俩就走两天走回去。”

这对于敖辛来说,根本不算难的。
前世她代父出战的时候,走几天路的情况也有。

自己这副身体虽然有几分病弱,但确实从小随威远侯耳濡目染,底子不差。

扶渠又道:“可是这寺里还有楚氏派来看守小姐的护院,要是我们下山,他们肯定会拦着的。”

敖辛道:“干不过的时候就不要硬碰硬知道吗,有时候一碗药就能解决的事,何必如此麻烦?”

扶渠听了,眼神一亮。

第二日扶渠去膳堂里帮衬了一下子,给寺庙里的那些个护院准备饭菜羹汤。

护院们一碗青菜汤下肚以后,上午便开始争先恐后地抢茅厕。

敖辛带着扶渠,告别了寺中主持,优哉游哉地往山下去。

到了山下,青山绿水风景甚好,但这里的地形十分陌生。
敖辛说等上了官道就容易了,扶渠见她有主意,便稍稍安下心。

然而两人并没能走多远,忽闻山林间飞鸟乍起,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扶渠一阵紧张,道:“会不会……有野兽啊?”

敖辛镇定道:“真有野兽,山里的师傅们不会没有个警醒。”
就算不是野兽,只怕也是来者不善。

这一点敏觉敖辛还是有的。

遂她拉起扶渠,拔腿就往前跑。

两人一跑,身后便立马有了动静,登时从山林里窜出一群人,紧接着追了上来,瞟眼一看,个个三大五粗、黑布麻衣,手里拎的东西一晃一晃的。

扶渠尖叫起来,他们手里拎的,可不就是刀么!

很快两人就被这群人给追上。

关键时候扶渠十分勇敢,连忙把敖辛护在身后,颤声道:“小姐你快跑!奴婢拖住他们!”

敖辛见她抖得跟筛子似的,还逞强。
心中有些温暖。

结果一把长刀往眼前一横,扶渠就很没骨气地给吓晕了去。

敖辛镇定地把包袱里的首饰都取出来给他们,并道若是嫌不够,还可等她回城以后,再送上金银之物。

那群莽汉一看便是身上带着煞气,拿刀的手法熟练,怕是一伙土匪强盗。

他们看了一眼为数不多的首饰,不屑地笑了起来,看向敖辛的眼神里多了些玩味,道:“钱我们要,人也要。”

吓晕的扶渠,再加上强自镇定的敖辛,怎么看都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于是其中两个强盗便大意地上前,拿着绳子试图把敖辛绑起来。

却不料敖辛突然抓着麻绳反手套在了强盗手上,一把夺去了他手里的刀。
另一个见状立刻举刀要制住她,结果被她先发制人,反砍了他一刀,顿时血流如注。

强盗有些吃惊。

敖辛眯了眯眼,把他们吃惊的表情尽收眼底。

敖辛道:“这么惊讶做什么,难不成你们事先了解过我,认定我是个弱质女流?不然怎么会刚一下山,碰巧就撞上了你们?”

话音儿一落,便有一袭紧蹙的马蹄声从不远处奔来。

强盗头目面色变了变,径直低沉道:“杀了她。”

几个强盗齐齐逼上,敖辛手腕有力,勘勘守住,又一刀穿透了其中一人的身体,热血洒了一身,道:“谁还没杀过几个人啊。”

前世她到底杀过多少人,连她自己都数不过来。

那股弥漫的血腥气并不使她害怕,她只觉得非常熟悉。

长刀从肉体里抽出之际,带起血花四溅。

与此同时,闻得“咻咻”几声,一支支利剑从马蹄声响起的方向射来。

这伙强盗们再顾不上取敖辛的性命,连忙提刀抵挡利箭。
正是这一空当,使得那一队飞骑迅速逼近。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