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元朗,季天侯(正义的使命)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正义的使命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厉元朗
简介:人生如戏,命运如此
心有百姓,大公无私
厉元朗身处错综复杂的情势下,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谱写一曲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角色:厉元朗,季天侯
厉元朗,季天侯(正义的使命)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正义的使命》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谋划县长人选


七月初,地处广南地区的甘平县,大雨不断,山洪频发,已经提前进入汛期。


七月十号一大早,县委一辆考斯特中巴车,在赶赴受灾最严重的水明乡途中,突遭泥石流,因躲避不及,连人带车翻入滚滚的曲安江水中。


包括县委书记,县纪委书记,县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和专职副县长在内的八个人,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好家伙,一下子牺牲四名县委常委,还不算一个非常委的副县长,这件事不仅震惊了整个东河省,就连京中高层都予以重视。
接连发了三道重要批示给东河省委省政府,严令在救灾的同时,一定要确保领导干部尤其一线领导干部的人身安全。


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痛失五名处级副处级实权官员,不止是东河省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凡事有弊也有利,一下子空余出来的四个常委名额,让许多有更进一步想法的官员起了活心思。
一时间,往广南市跑官的人多了起来,一度导致县里无法开展正常工作,主管领导不在岗位的事情时有发生。


为此,临时主持全县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县长耿云峰下令,谁再因为跑官而耽误工作,将给予严肃处理。
老大发话了,下属不敢不听,总算是把这股歪风表面上制止住了。


一周后,在县殡仪馆一号大厅,举行了因公遇难的八位同志集体追悼会。
广南市市长沈铮代表市委、市政府出席,县长耿云峰致悼词。


悼词当然都是好听话,说给活人听的也是做给活人看的。
人走茶凉,何况人都没了呢?


追悼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算结束。
县老干部局副局长厉元朗走往停车场的途中,被人从后背轻轻怕了一下,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同学,县政府办副主任季天侯。


他俩在大学时期就是上下铺的死党,关系一直不错,就是参加工作这十来年,始终都有来往,真正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


季天侯冲厉元朗一使眼色,厉元朗会意,走到停车场钻进自己的二手捷达王里面,没有发动,而是随手叼起了一支玉溪烟。


他刚点燃,就见副驾驶的门被拽开,季天侯一屁股坐进来,毫不客气的一把将玉溪烟抢过来据为己有,自在的深吸几口才说:“憋死我了,这会要是再开半个小时,我非得把手指头当烟给抽了不可”。


厉元朗嘿嘿一笑,续上一支说:“我看老耿始终注视着会场,别说犯烟瘾了,就是有尿都得憋着,这时候上厕所,就是不给老耿的面子,穿小鞋是必然的了。


随即,厉元朗扭头看向季天侯,又说:“老耿以前平易近人,一点架子没有。
现在拿出官威,这耿县长变成耿书记,估计是十拿九稳了。


厉元朗的陈述句里带有征询语气,季天侯怎能听不出来?他在政府办多年,消息自然比厉元朗灵通一些,便微微点了点头,肯定道:“定了,不过我今天和你说的不是县委书记由谁来继任,而是县长的人选?”


“县长人选?”厉元朗一时蒙圈。
别看他和季天侯都是副科级,在老百姓眼里是官员,可在官员眼里,他们就是老百姓。
两个副科级操心正处级任命,岂不是闲操萝卜淡操心,胡扯么!


“开车,咱俩找个地方详谈。
”季天侯把半截烟屁股扔出车窗外,大手一挥命令起来。


还是他哥俩常去的农家院,人少肃静,说话方便。
一壶烧酒,四个小菜外加一个锅仔,一人干了一个四钱杯,季天侯才切入主题。


他从特殊渠道得来消息,市里为了稳定,县长将就地提拔。
现在上面有两个人选,一个是副书记林木,另一个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


不过,这二人都跟季天侯和厉元朗没有瓜葛,但是季天侯却提出一个人名,却让厉元朗眼前一亮。


金胜!


金胜今年三十七岁,比厉元朗和季天侯都大五岁,最为关键的是,他也是东河大学中文系毕业,正宗大师哥。
目前任甘平县副县长,排名还挺靠后,负责文教卫这一块。


厉元朗所在的老干部局隶属于县委组织部管辖,平时和金胜接触不多,倒是季天侯在政府办,因工作关系经常见面,又是校友,所以走动近一些。


不过,仅凭这一点,和他这个小小芝麻官有何关系?厉元朗忽然看不懂季天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健脑药了。


“滋溜”一口,季天侯自干了一杯,擦了擦嘴,话锋一转,问:“元朗,你和韩茵离婚有大半年了吧?就没打算再找一个?”


提起韩茵,厉元朗胸口隐隐作痛。
韩茵是县电视台的台花,那会厉元朗还是县委书记秘书,可谓春风得意仕途正旺,韩茵拒绝众多追求者,毅然决然嫁给了他。


结婚头两年,厉元朗也是高歌猛进,两年解决了副科级,算是正式迈入干部序列,第三年兼任县委办副主任,马上就要升正科级,并且外放到乡镇去当一把手了。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十分赏识他的县委老书记突发脑淤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人走茶就凉,何况人都没了,厉元朗这碗茶彻底变成了冰红茶。


外放的事泡汤不说,就连县委办都呆不下去,直接发配到老干部局,任排名最后一位的副局长。


老干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门,他这个副局长更是清水中的蒸馏水,有职无权,上班喝茶看报纸,下班正点回家做饭忙家务。
在外人看来,他老实本分,是模范丈夫。
可在韩茵眼里,他就是个没出息的货,自己大好青春都给了厉元朗,却换来一个仕途昏暗的窝囊废。


没事找事总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数落厉元朗的话越来越难听,硬逼他离婚。


反正俩人也没孩子,结婚之后经济方面各自独立,财产好分割,去民政局没用十分钟,就办妥了离婚证,彻底结束二人五年婚姻。


现在,季天侯说起韩茵,厉元朗如鲠在喉,喝酒的兴趣都给搞没了,拿起的酒杯赫然放下。


见厉元朗脸色不好看,季天侯立马赔礼道歉说:“我真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给元朗你添堵,来,咱俩接着喝酒。


厉元朗并没有举起酒杯,而是说:“天侯,咱哥俩认识十多年了,有啥话别兜圈子,直说。


“好吧。
”直到这会儿,季天侯才亮出底牌,说出他今天找厉元朗的真实目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正义的使命》

第2章 走前任女友路线


七月初,地处广南地区的甘平县,大雨不断,山洪频发,已经提前进入汛期。


七月十号一大早,县委一辆考斯特中巴车,在赶赴受灾最严重的水明乡途中,突遭泥石流,因躲避不及,连人带车翻入滚滚的曲安江水中。


包括县委书记,县纪委书记,县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和专职副县长在内的八个人,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好家伙,一下子牺牲四名县委常委,还不算一个非常委的副县长,这件事不仅震惊了整个东河省,就连京中高层都予以重视。
接连发了三道重要批示给东河省委省政府,严令在救灾的同时,一定要确保领导干部尤其一线领导干部的人身安全。


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痛失五名处级副处级实权官员,不止是东河省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凡事有弊也有利,一下子空余出来的四个常委名额,让许多有更进一步想法的官员起了活心思。
一时间,往广南市跑官的人多了起来,一度导致县里无法开展正常工作,主管领导不在岗位的事情时有发生。


为此,临时主持全县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县长耿云峰下令,谁再因为跑官而耽误工作,将给予严肃处理。
老大发话了,下属不敢不听,总算是把这股歪风表面上制止住了。


一周后,在县殡仪馆一号大厅,举行了因公遇难的八位同志集体追悼会。
广南市市长沈铮代表市委、市政府出席,县长耿云峰致悼词。


悼词当然都是好听话,说给活人听的也是做给活人看的。
人走茶凉,何况人都没了呢?


追悼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算结束。
县老干部局副局长厉元朗走往停车场的途中,被人从后背轻轻怕了一下,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同学,县政府办副主任季天侯。


他俩在大学时期就是上下铺的死党,关系一直不错,就是参加工作这十来年,始终都有来往,真正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


季天侯冲厉元朗一使眼色,厉元朗会意,走到停车场钻进自己的二手捷达王里面,没有发动,而是随手叼起了一支玉溪烟。


他刚点燃,就见副驾驶的门被拽开,季天侯一屁股坐进来,毫不客气的一把将玉溪烟抢过来据为己有,自在的深吸几口才说:“憋死我了,这会要是再开半个小时,我非得把手指头当烟给抽了不可”。


厉元朗嘿嘿一笑,续上一支说:“我看老耿始终注视着会场,别说犯烟瘾了,就是有尿都得憋着,这时候上厕所,就是不给老耿的面子,穿小鞋是必然的了。


随即,厉元朗扭头看向季天侯,又说:“老耿以前平易近人,一点架子没有。
现在拿出官威,这耿县长变成耿书记,估计是十拿九稳了。


厉元朗的陈述句里带有征询语气,季天侯怎能听不出来?他在政府办多年,消息自然比厉元朗灵通一些,便微微点了点头,肯定道:“定了,不过我今天和你说的不是县委书记由谁来继任,而是县长的人选?”


“县长人选?”厉元朗一时蒙圈。
别看他和季天侯都是副科级,在老百姓眼里是官员,可在官员眼里,他们就是老百姓。
两个副科级操心正处级任命,岂不是闲操萝卜淡操心,胡扯么!


“开车,咱俩找个地方详谈。
”季天侯把半截烟屁股扔出车窗外,大手一挥命令起来。


还是他哥俩常去的农家院,人少肃静,说话方便。
一壶烧酒,四个小菜外加一个锅仔,一人干了一个四钱杯,季天侯才切入主题。


他从特殊渠道得来消息,市里为了稳定,县长将就地提拔。
现在上面有两个人选,一个是副书记林木,另一个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


不过,这二人都跟季天侯和厉元朗没有瓜葛,但是季天侯却提出一个人名,却让厉元朗眼前一亮。


金胜!


金胜今年三十七岁,比厉元朗和季天侯都大五岁,最为关键的是,他也是东河大学中文系毕业,正宗大师哥。
目前任甘平县副县长,排名还挺靠后,负责文教卫这一块。


厉元朗所在的老干部局隶属于县委组织部管辖,平时和金胜接触不多,倒是季天侯在政府办,因工作关系经常见面,又是校友,所以走动近一些。


不过,仅凭这一点,和他这个小小芝麻官有何关系?厉元朗忽然看不懂季天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健脑药了。


“滋溜”一口,季天侯自干了一杯,擦了擦嘴,话锋一转,问:“元朗,你和韩茵离婚有大半年了吧?就没打算再找一个?”


提起韩茵,厉元朗胸口隐隐作痛。
韩茵是县电视台的台花,那会厉元朗还是县委书记秘书,可谓春风得意仕途正旺,韩茵拒绝众多追求者,毅然决然嫁给了他。


结婚头两年,厉元朗也是高歌猛进,两年解决了副科级,算是正式迈入干部序列,第三年兼任县委办副主任,马上就要升正科级,并且外放到乡镇去当一把手了。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十分赏识他的县委老书记突发脑淤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人走茶就凉,何况人都没了,厉元朗这碗茶彻底变成了冰红茶。


外放的事泡汤不说,就连县委办都呆不下去,直接发配到老干部局,任排名最后一位的副局长。


老干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门,他这个副局长更是清水中的蒸馏水,有职无权,上班喝茶看报纸,下班正点回家做饭忙家务。
在外人看来,他老实本分,是模范丈夫。
可在韩茵眼里,他就是个没出息的货,自己大好青春都给了厉元朗,却换来一个仕途昏暗的窝囊废。


没事找事总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数落厉元朗的话越来越难听,硬逼他离婚。


反正俩人也没孩子,结婚之后经济方面各自独立,财产好分割,去民政局没用十分钟,就办妥了离婚证,彻底结束二人五年婚姻。


现在,季天侯说起韩茵,厉元朗如鲠在喉,喝酒的兴趣都给搞没了,拿起的酒杯赫然放下。


见厉元朗脸色不好看,季天侯立马赔礼道歉说:“我真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给元朗你添堵,来,咱俩接着喝酒。


厉元朗并没有举起酒杯,而是说:“天侯,咱哥俩认识十多年了,有啥话别兜圈子,直说。


“好吧。
”直到这会儿,季天侯才亮出底牌,说出他今天找厉元朗的真实目的。


水婷月!


这是季天侯提出来的第二个关键人名,如果韩茵不算在内的话。


和韩茵让厉元朗隐隐作痛不同,水婷月是让他彻底胸闷。


水婷月和厉元朗还有季天侯都是大学同学,而且跟厉元朗还有长达三年的恋情。
之所以分手,是水婷月母亲坚决不同意从中阻挠,她看不起厉元朗无权无钱的家庭背景,就动用各种手段硬是把他俩给拆散了。


这也导致厉元朗一气之下回到家乡甘平县,报考政府公务员,从此和水婷月再无联系。


听季天侯说,水婷月后来和一个世家子弟订了婚,只相处不到一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主动提出退婚,到现在她还是孑然一身,都成老姑娘了。


当然,这些不过是抛砖引玉,真正目的,是在水婷月她爸水庆章身上。


水庆章这几年风头正劲,现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下一步就要到广南担任市委书记了。


按理说,甘平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有了这么多的职务空缺,市里早就应该讨论人事任命,之所以至今按兵不动,都是在等待水庆章到任后再做决定。


金胜是在一个饭局上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的,他知道厉元朗和水婷月是曾经的恋人,就想通过厉元朗跟水婷月接上关系,继而搭上水庆章,希望提前拜访这位广南市的新老板,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迈进一条康庄大道。


书记管官帽子,即便争取不到县长,只要在新书记面前留个好印象,对以后的仕途发展无往不利。
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他可不想错过。


说来说去,厉元朗总算摸到季天侯找他的命门了,这是季天侯替金胜当说客来了。


他并没有当场答应季天侯,他要权衡利弊,更为重要的是,水婷月会给他这个前男友的面子吗?当初分手时,厉元朗说的句句可都是狠话,把水婷月伤得不轻。


回到自己冷清的家,厉元朗躺在床上抽了半包烟,思来想去,他决定帮金胜这个忙。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这对自己只有益处没有害处。


他拿起手机,按照季天侯提供的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的手机唱了半天歌,一直没人接听。
就在厉元朗灰心丧气想要放弃之际,忽然响起一个悦耳声音:“喂,哪位?”


是水婷月,果然是她!六年多未见,她的声音依然那么甜美、动听。


“婷月,是我。
”厉元朗尽量调整着因为长期吸烟而变成的烟嗓。


“你!你是谁?”


水婷月竟然没有听出来厉元朗的声音,失望之余,他如实坦白:“我是厉元朗,你、你还好吧?”


静,出奇的静。
手机那头的水婷月没有一点声响,不知道她是惊是喜,是哭还是笑。


“婷月,你在听吗?”


好半天,水婷月才回答,声音冰冷刺骨:“找我的话,我没有心情。
要是找我爸爸,我会把你的手机号发给市纪委的许伯伯。
我爸说了,在他没有到任之前,广南市任何人打电话找他,都由纪委的许伯伯替他接听。


没等厉元朗作反应,水婷月毫不留情的挂了手机,留给厉元朗足足惊呆好几分钟。


这面子丢的,如同鞋垫子。
厉元朗郁闷至极,早知道真不该打这个电话了,活该!


偏巧这会儿,季天侯的电话打过来,厉元朗正有气无处撒,索性把这股怨气全都发泄到好朋友身上了。


季天侯也不生气,而是笑呵呵的一个劲赔不是,还邀请他去金鼎大酒店去坐坐,算是陪他喝个委屈酒。


厉元朗也没多想,拿起车钥匙直奔金鼎大酒店。
赶到218包房门口时,听见季天侯正跟酒店经理激烈争吵着。


原来,季天侯预定这间218号房被另一个客人看中,酒店方出面想让他们换一个房间。


倒不是季天侯不讲理,实在是这个经理说话太难听,拿着季天侯的工作证根本不屑一顾,语气趾高气扬,颐指气使:“县政府办的又能怎样?实话告诉你,这位大老板可是广南市委的大人物,你得罪不起。
我还能客气的请你换房间,要是换成大老板本人,马上就叫你滚蛋!”


厉元朗本就窝一肚子火,听到季天侯挨欺负,便冲过来和经理理论。


经理上下打量着厉元朗,看他穿戴一般,不像什么大人物,嘴角一撇道:“你是哪个?你算老几?”


也是厉元朗早就过了冲动年龄,若是年轻个五岁,非得一顿老拳伺候过去了。
他尽量压制火气道:“你别管我是谁,告诉你,今天这房间我们是不换了,谁来都不好使!”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身后响起一个刺耳的公鸭嗓:“这是谁啊,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说话这么牛气。
钱副县长,你们甘平到底谁说的算,耿云峰还是这个?”


厉元朗回身一瞧,见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胖子,一张肥头大耳的脸看不到脖子,眼眶略微发青,一定是酒色纵欲过度所致。


他身旁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他俩身后还站着七八个人,都是各委办局的头头脑脑。


看这架势,胖子应该来头不小。
只是市里领导他都知道,可这胖子是谁,却让他一时摸不着头脑。
厉元朗没搭理胖子,而是将目光落在钱允文脸上。


“钱县长,你好!”厉元朗和季天侯先后点头打着招呼。
不管咋说,钱允文是县领导,在他面前,该有的姿态必须要有。


“嗯,是厉副局长和季副主任,今天我宴请恒总,我们定的包房小,换你们这间大的。
反正你们就两个人,在哪吃饭都一样。


官大一级压死人,钱允文是常委副处级,压两个小小副科级,还不跟踩个蚂蚁那么简单。


厉元朗的老干部局不归钱允文管,但是季天侯却是钱允文的直接下属。
他的话表面看似平常,实际上官威很大,真像那个经理说的那样,言外之意让他俩快点滚蛋。


厉元朗真心不想换,可看钱允文越发阴沉的脸,又迫使他心思松动。
而且一旁的季天侯不住使眼色,好汉不吃眼前亏,看在季天侯的面子上,换就换吧。


“谁说就俩人,还有我呢!”接着钱允文的话头,金胜竟然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正义的使命》

第3章 一场漂亮翻身仗


七月初,地处广南地区的甘平县,大雨不断,山洪频发,已经提前进入汛期。


七月十号一大早,县委一辆考斯特中巴车,在赶赴受灾最严重的水明乡途中,突遭泥石流,因躲避不及,连人带车翻入滚滚的曲安江水中。


包括县委书记,县纪委书记,县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和专职副县长在内的八个人,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好家伙,一下子牺牲四名县委常委,还不算一个非常委的副县长,这件事不仅震惊了整个东河省,就连京中高层都予以重视。
接连发了三道重要批示给东河省委省政府,严令在救灾的同时,一定要确保领导干部尤其一线领导干部的人身安全。


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痛失五名处级副处级实权官员,不止是东河省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凡事有弊也有利,一下子空余出来的四个常委名额,让许多有更进一步想法的官员起了活心思。
一时间,往广南市跑官的人多了起来,一度导致县里无法开展正常工作,主管领导不在岗位的事情时有发生。


为此,临时主持全县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县长耿云峰下令,谁再因为跑官而耽误工作,将给予严肃处理。
老大发话了,下属不敢不听,总算是把这股歪风表面上制止住了。


一周后,在县殡仪馆一号大厅,举行了因公遇难的八位同志集体追悼会。
广南市市长沈铮代表市委、市政府出席,县长耿云峰致悼词。


悼词当然都是好听话,说给活人听的也是做给活人看的。
人走茶凉,何况人都没了呢?


追悼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算结束。
县老干部局副局长厉元朗走往停车场的途中,被人从后背轻轻怕了一下,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同学,县政府办副主任季天侯。


他俩在大学时期就是上下铺的死党,关系一直不错,就是参加工作这十来年,始终都有来往,真正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


季天侯冲厉元朗一使眼色,厉元朗会意,走到停车场钻进自己的二手捷达王里面,没有发动,而是随手叼起了一支玉溪烟。


他刚点燃,就见副驾驶的门被拽开,季天侯一屁股坐进来,毫不客气的一把将玉溪烟抢过来据为己有,自在的深吸几口才说:“憋死我了,这会要是再开半个小时,我非得把手指头当烟给抽了不可”。


厉元朗嘿嘿一笑,续上一支说:“我看老耿始终注视着会场,别说犯烟瘾了,就是有尿都得憋着,这时候上厕所,就是不给老耿的面子,穿小鞋是必然的了。


随即,厉元朗扭头看向季天侯,又说:“老耿以前平易近人,一点架子没有。
现在拿出官威,这耿县长变成耿书记,估计是十拿九稳了。


厉元朗的陈述句里带有征询语气,季天侯怎能听不出来?他在政府办多年,消息自然比厉元朗灵通一些,便微微点了点头,肯定道:“定了,不过我今天和你说的不是县委书记由谁来继任,而是县长的人选?”


“县长人选?”厉元朗一时蒙圈。
别看他和季天侯都是副科级,在老百姓眼里是官员,可在官员眼里,他们就是老百姓。
两个副科级操心正处级任命,岂不是闲操萝卜淡操心,胡扯么!


“开车,咱俩找个地方详谈。
”季天侯把半截烟屁股扔出车窗外,大手一挥命令起来。


还是他哥俩常去的农家院,人少肃静,说话方便。
一壶烧酒,四个小菜外加一个锅仔,一人干了一个四钱杯,季天侯才切入主题。


他从特殊渠道得来消息,市里为了稳定,县长将就地提拔。
现在上面有两个人选,一个是副书记林木,另一个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


不过,这二人都跟季天侯和厉元朗没有瓜葛,但是季天侯却提出一个人名,却让厉元朗眼前一亮。


金胜!


金胜今年三十七岁,比厉元朗和季天侯都大五岁,最为关键的是,他也是东河大学中文系毕业,正宗大师哥。
目前任甘平县副县长,排名还挺靠后,负责文教卫这一块。


厉元朗所在的老干部局隶属于县委组织部管辖,平时和金胜接触不多,倒是季天侯在政府办,因工作关系经常见面,又是校友,所以走动近一些。


不过,仅凭这一点,和他这个小小芝麻官有何关系?厉元朗忽然看不懂季天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健脑药了。


“滋溜”一口,季天侯自干了一杯,擦了擦嘴,话锋一转,问:“元朗,你和韩茵离婚有大半年了吧?就没打算再找一个?”


提起韩茵,厉元朗胸口隐隐作痛。
韩茵是县电视台的台花,那会厉元朗还是县委书记秘书,可谓春风得意仕途正旺,韩茵拒绝众多追求者,毅然决然嫁给了他。


结婚头两年,厉元朗也是高歌猛进,两年解决了副科级,算是正式迈入干部序列,第三年兼任县委办副主任,马上就要升正科级,并且外放到乡镇去当一把手了。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十分赏识他的县委老书记突发脑淤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人走茶就凉,何况人都没了,厉元朗这碗茶彻底变成了冰红茶。


外放的事泡汤不说,就连县委办都呆不下去,直接发配到老干部局,任排名最后一位的副局长。


老干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门,他这个副局长更是清水中的蒸馏水,有职无权,上班喝茶看报纸,下班正点回家做饭忙家务。
在外人看来,他老实本分,是模范丈夫。
可在韩茵眼里,他就是个没出息的货,自己大好青春都给了厉元朗,却换来一个仕途昏暗的窝囊废。


没事找事总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数落厉元朗的话越来越难听,硬逼他离婚。


反正俩人也没孩子,结婚之后经济方面各自独立,财产好分割,去民政局没用十分钟,就办妥了离婚证,彻底结束二人五年婚姻。


现在,季天侯说起韩茵,厉元朗如鲠在喉,喝酒的兴趣都给搞没了,拿起的酒杯赫然放下。


见厉元朗脸色不好看,季天侯立马赔礼道歉说:“我真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给元朗你添堵,来,咱俩接着喝酒。


厉元朗并没有举起酒杯,而是说:“天侯,咱哥俩认识十多年了,有啥话别兜圈子,直说。


“好吧。
”直到这会儿,季天侯才亮出底牌,说出他今天找厉元朗的真实目的。


水婷月!


这是季天侯提出来的第二个关键人名,如果韩茵不算在内的话。


和韩茵让厉元朗隐隐作痛不同,水婷月是让他彻底胸闷。


水婷月和厉元朗还有季天侯都是大学同学,而且跟厉元朗还有长达三年的恋情。
之所以分手,是水婷月母亲坚决不同意从中阻挠,她看不起厉元朗无权无钱的家庭背景,就动用各种手段硬是把他俩给拆散了。


这也导致厉元朗一气之下回到家乡甘平县,报考政府公务员,从此和水婷月再无联系。


听季天侯说,水婷月后来和一个世家子弟订了婚,只相处不到一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主动提出退婚,到现在她还是孑然一身,都成老姑娘了。


当然,这些不过是抛砖引玉,真正目的,是在水婷月她爸水庆章身上。


水庆章这几年风头正劲,现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下一步就要到广南担任市委书记了。


按理说,甘平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有了这么多的职务空缺,市里早就应该讨论人事任命,之所以至今按兵不动,都是在等待水庆章到任后再做决定。


金胜是在一个饭局上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的,他知道厉元朗和水婷月是曾经的恋人,就想通过厉元朗跟水婷月接上关系,继而搭上水庆章,希望提前拜访这位广南市的新老板,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迈进一条康庄大道。


书记管官帽子,即便争取不到县长,只要在新书记面前留个好印象,对以后的仕途发展无往不利。
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他可不想错过。


说来说去,厉元朗总算摸到季天侯找他的命门了,这是季天侯替金胜当说客来了。


他并没有当场答应季天侯,他要权衡利弊,更为重要的是,水婷月会给他这个前男友的面子吗?当初分手时,厉元朗说的句句可都是狠话,把水婷月伤得不轻。


回到自己冷清的家,厉元朗躺在床上抽了半包烟,思来想去,他决定帮金胜这个忙。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这对自己只有益处没有害处。


他拿起手机,按照季天侯提供的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的手机唱了半天歌,一直没人接听。
就在厉元朗灰心丧气想要放弃之际,忽然响起一个悦耳声音:“喂,哪位?”


是水婷月,果然是她!六年多未见,她的声音依然那么甜美、动听。


“婷月,是我。
”厉元朗尽量调整着因为长期吸烟而变成的烟嗓。


“你!你是谁?”


水婷月竟然没有听出来厉元朗的声音,失望之余,他如实坦白:“我是厉元朗,你、你还好吧?”


静,出奇的静。
手机那头的水婷月没有一点声响,不知道她是惊是喜,是哭还是笑。


“婷月,你在听吗?”


好半天,水婷月才回答,声音冰冷刺骨:“找我的话,我没有心情。
要是找我爸爸,我会把你的手机号发给市纪委的许伯伯。
我爸说了,在他没有到任之前,广南市任何人打电话找他,都由纪委的许伯伯替他接听。


没等厉元朗作反应,水婷月毫不留情的挂了手机,留给厉元朗足足惊呆好几分钟。


这面子丢的,如同鞋垫子。
厉元朗郁闷至极,早知道真不该打这个电话了,活该!


偏巧这会儿,季天侯的电话打过来,厉元朗正有气无处撒,索性把这股怨气全都发泄到好朋友身上了。


季天侯也不生气,而是笑呵呵的一个劲赔不是,还邀请他去金鼎大酒店去坐坐,算是陪他喝个委屈酒。


厉元朗也没多想,拿起车钥匙直奔金鼎大酒店。
赶到218包房门口时,听见季天侯正跟酒店经理激烈争吵着。


原来,季天侯预定这间218号房被另一个客人看中,酒店方出面想让他们换一个房间。


倒不是季天侯不讲理,实在是这个经理说话太难听,拿着季天侯的工作证根本不屑一顾,语气趾高气扬,颐指气使:“县政府办的又能怎样?实话告诉你,这位大老板可是广南市委的大人物,你得罪不起。
我还能客气的请你换房间,要是换成大老板本人,马上就叫你滚蛋!”


厉元朗本就窝一肚子火,听到季天侯挨欺负,便冲过来和经理理论。


经理上下打量着厉元朗,看他穿戴一般,不像什么大人物,嘴角一撇道:“你是哪个?你算老几?”


也是厉元朗早就过了冲动年龄,若是年轻个五岁,非得一顿老拳伺候过去了。
他尽量压制火气道:“你别管我是谁,告诉你,今天这房间我们是不换了,谁来都不好使!”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身后响起一个刺耳的公鸭嗓:“这是谁啊,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说话这么牛气。
钱副县长,你们甘平到底谁说的算,耿云峰还是这个?”


厉元朗回身一瞧,见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胖子,一张肥头大耳的脸看不到脖子,眼眶略微发青,一定是酒色纵欲过度所致。


他身旁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他俩身后还站着七八个人,都是各委办局的头头脑脑。


看这架势,胖子应该来头不小。
只是市里领导他都知道,可这胖子是谁,却让他一时摸不着头脑。
厉元朗没搭理胖子,而是将目光落在钱允文脸上。


“钱县长,你好!”厉元朗和季天侯先后点头打着招呼。
不管咋说,钱允文是县领导,在他面前,该有的姿态必须要有。


“嗯,是厉副局长和季副主任,今天我宴请恒总,我们定的包房小,换你们这间大的。
反正你们就两个人,在哪吃饭都一样。


官大一级压死人,钱允文是常委副处级,压两个小小副科级,还不跟踩个蚂蚁那么简单。


厉元朗的老干部局不归钱允文管,但是季天侯却是钱允文的直接下属。
他的话表面看似平常,实际上官威很大,真像那个经理说的那样,言外之意让他俩快点滚蛋。


厉元朗真心不想换,可看钱允文越发阴沉的脸,又迫使他心思松动。
而且一旁的季天侯不住使眼色,好汉不吃眼前亏,看在季天侯的面子上,换就换吧。


“谁说就俩人,还有我呢!”接着钱允文的话头,金胜竟然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金胜的出现,让尴尬的局面略微有所缓解。
好歹他也是副县长,比钱允文差点不多,面子上,钱允文不可能太过放肆。


“小金啊,你也过来吃饭?”


钱允文年近五旬,比金胜大了十几岁,叫他小金本没问题。
但是,在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老”和“小”俩字。


说人老,就是嫌弃是老人家,该给年轻人腾地方,退休回家哄孙子了;说人小,又是讽刺不成熟。
所以说,一般都叫官职,只有关系极好的才会这么叫,否则有轻视之嫌。


钱允文管金胜叫“小金”,金胜心有不满,碍于情面没有发作。
可关于换包房的问题,他隐晦的表达出了不同意。


“钱副县长。
”金胜有意把“副”字念得很重,“一会儿我们还有其他客人,这个包房肯定是坐满了。
刚才我过来时,看到别的包房还有空的,要不然你们……”


不等钱允文说话,胖子阴着脸乜斜着瞧了瞧金胜,一撇嘴问钱允文:“这人谁啊?”


见胖子发话,钱允文马上陪着笑脸,给他介绍金胜,至于厉元朗和季天侯,官太小,直接省略掉了。


介绍完金胜,钱允文故意大声道出胖子的身份,是说给厉元朗和季天侯听,更是点给金胜听的。


“这位恒勇恒总,是广南市恒嘉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也是市委组织部恒士湛恒部长的公子。
”钱允文脸上泛着光泽,说话底气十足。
搬出来市委组织部长的儿子,不就等于说,他拿下县长宝座,板上钉钉了么!


怪不得敢这么放肆呢,原来是恒部长的独生儿子,正经官二代。


书记管官帽子不假,可是组织部也是主管官帽子的部门,组织部长的意见,书记有时候也得权衡一二。


恒勇嘴角往下耷拉,眼角眯缝着,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看人的感觉。
“金胜,嗯,听我爸提起过,省大高材生,是挺年轻的,年轻人嘛……做事好冲动。


一个体制外的人,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副县长品头论足,凭的是什么?还不是仗着他有一个好爹!


金胜气得面色发紫,隐忍不发,双手却死死攥成了拳头。
钱允文则是一脸玩味的笑容,有恒勇撑腰,他心情好到爆。


而一边的厉元朗早就看不惯恒勇的所作所为,金胜是副处级,恒士湛脑子里或许有他一号。
厉元朗不过一个小小副科级,他就不信恒士湛一个副厅级干部,能把他怎地!大不了辞职不干了!


想到此,厉元朗跨前一步,站在恒勇面前,毫不客气的质问:“恒总,你刚才的话是代表了恒部长还是你个人?”


恒勇正自鸣得意,被厉元朗突如其来的质问当场惊愣住了,卡顿一下才说:“我的话就是我爸的意思,我就能代表我爸。


“好!”厉元朗突然高举起手机,义正言辞道:“你的话我已经给录下来,我这就打给水庆章书记,我想问问他,一个组织部长的儿子能代表组织部长,这符不符合组织原则。


说毕,当着众人的面,厉元朗啪啪拨出一连串号码,真的打了出去。


水庆章,即将走马上任的广南新市委书记!


厉元朗一席话,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是震惊的震。


刚才还趾高气扬的这位恒勇恒大公子,一听到水庆章的名字,顿时全身都萎了,他再是个草包,也知晓水庆章的名声,那可是他老子的顶头上司!他老子不敢得罪,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


他的脸色瞬间吓得煞白,油光锃亮的脑门上爬满冷汗珠子。
手指着厉元朗,嘴唇哆嗦着,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却没有下文。


就连钱允文都暗自出了一把冷汗,自己托了多少关系想要巴结水庆章,到头来全都灰头土脸给挡驾回来。
眼前这个小小的老干部局副局长厉元朗,竟有这个通天本事!不知不觉和新书记有了联系?


大多位高权重的领导都有一个私人手机号,外人不知道,只有关系最近的人或者家里人才有资格掌握。
看样子,厉元朗不像是造假,他目光如炬,异常坚毅。
乖乖,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君子不吃眼前亏,把这一页赶紧翻过去吧!


于是,钱允文硬挤出桃花灿烂的笑脸,上去一把摁住厉元朗打电话的手,帮着他挂断手机,一个劲儿的赔笑道:“元朗啊,这都是误会,误会。
呵呵!恒总不是那意思,算了,包房我们不换了,金县长你们聚,我们就不打扰了。


随即,轻怕着恒勇的手臂,冲金胜厉元朗等人微微点头致意,转身率先离开包房。


恒勇铁青着脸,频频点着肥胖脑袋,并向身边一人耳语问一句,随后咬着后槽牙说:“你叫厉元朗,行,我记住你了,我爸也记住你了,咱们走着瞧。
”在众人簇拥下,气急败坏的走了。


这一幕的剧情反转,那个酒店经理全都看个一清二楚,心里狐假虎威的那点气势,在主子灰溜溜落败之后,自己也觉得脸上无光,看都不敢看厉元朗他们几个,低下脑袋撒欢儿似的逃离218号房。


“哈哈哈!”在包房里就剩下厉元朗他们三人之后,季天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解气,太他么解气了!


就像一个便秘的人瞬间通畅一样,所有阴霾、所有晦气一扫而光!


金胜也是喜不自胜,刚才正面交锋,被恒勇这个官二代压得透不过气来,厉元朗出奇制胜的一招,化解得干净利落,他一把揪住了恒勇的命门。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
这个小学弟,有头脑,有勇气,有担当,能堪大任。


有了这么一段小插曲,金胜觉得这地方喝酒有失兴趣,提出来换个地方。
让司机开来他的专车,去县郊一个偏僻地方,小酌一番。


路上,金胜对身边的厉元朗笑问:“你刚才不是打给水书记的吧,是给水婷月打的?”


金胜够聪明,厉元朗苦笑着给出答案。
水庆章这条路,他连水婷月这扇门都没打开,怎可能直接够到水庆章那里。


刚才打电话时,别看厉元朗镇静自若,实际上心里比谁都紧张。
好在空城计这一招,让诡计多端的钱允文上了当,恒勇也不敢质疑,将错就错的,打了一个翻身仗。


坐在副驾驶上的季天侯扭回头说:“元朗,我帮你分析了,其实水婷月对你那个态度也算正常,这些年你不联系她,她有恨意。
恨的越深,爱的也越深,你没听出来,她是知道你在甘平县的事情,说明她在关注着你。


是吗?


厉元朗微微一愣,细细品味水婷月和他的对话,觉着季天侯说的很有道理。


正这会儿,手机突然响起来,厉元朗一看号码,竟然是水婷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正义的使命》

第4章 勾画蓝图


七月初,地处广南地区的甘平县,大雨不断,山洪频发,已经提前进入汛期。


七月十号一大早,县委一辆考斯特中巴车,在赶赴受灾最严重的水明乡途中,突遭泥石流,因躲避不及,连人带车翻入滚滚的曲安江水中。


包括县委书记,县纪委书记,县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和专职副县长在内的八个人,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好家伙,一下子牺牲四名县委常委,还不算一个非常委的副县长,这件事不仅震惊了整个东河省,就连京中高层都予以重视。
接连发了三道重要批示给东河省委省政府,严令在救灾的同时,一定要确保领导干部尤其一线领导干部的人身安全。


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痛失五名处级副处级实权官员,不止是东河省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凡事有弊也有利,一下子空余出来的四个常委名额,让许多有更进一步想法的官员起了活心思。
一时间,往广南市跑官的人多了起来,一度导致县里无法开展正常工作,主管领导不在岗位的事情时有发生。


为此,临时主持全县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县长耿云峰下令,谁再因为跑官而耽误工作,将给予严肃处理。
老大发话了,下属不敢不听,总算是把这股歪风表面上制止住了。


一周后,在县殡仪馆一号大厅,举行了因公遇难的八位同志集体追悼会。
广南市市长沈铮代表市委、市政府出席,县长耿云峰致悼词。


悼词当然都是好听话,说给活人听的也是做给活人看的。
人走茶凉,何况人都没了呢?


追悼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算结束。
县老干部局副局长厉元朗走往停车场的途中,被人从后背轻轻怕了一下,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同学,县政府办副主任季天侯。


他俩在大学时期就是上下铺的死党,关系一直不错,就是参加工作这十来年,始终都有来往,真正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


季天侯冲厉元朗一使眼色,厉元朗会意,走到停车场钻进自己的二手捷达王里面,没有发动,而是随手叼起了一支玉溪烟。


他刚点燃,就见副驾驶的门被拽开,季天侯一屁股坐进来,毫不客气的一把将玉溪烟抢过来据为己有,自在的深吸几口才说:“憋死我了,这会要是再开半个小时,我非得把手指头当烟给抽了不可”。


厉元朗嘿嘿一笑,续上一支说:“我看老耿始终注视着会场,别说犯烟瘾了,就是有尿都得憋着,这时候上厕所,就是不给老耿的面子,穿小鞋是必然的了。


随即,厉元朗扭头看向季天侯,又说:“老耿以前平易近人,一点架子没有。
现在拿出官威,这耿县长变成耿书记,估计是十拿九稳了。


厉元朗的陈述句里带有征询语气,季天侯怎能听不出来?他在政府办多年,消息自然比厉元朗灵通一些,便微微点了点头,肯定道:“定了,不过我今天和你说的不是县委书记由谁来继任,而是县长的人选?”


“县长人选?”厉元朗一时蒙圈。
别看他和季天侯都是副科级,在老百姓眼里是官员,可在官员眼里,他们就是老百姓。
两个副科级操心正处级任命,岂不是闲操萝卜淡操心,胡扯么!


“开车,咱俩找个地方详谈。
”季天侯把半截烟屁股扔出车窗外,大手一挥命令起来。


还是他哥俩常去的农家院,人少肃静,说话方便。
一壶烧酒,四个小菜外加一个锅仔,一人干了一个四钱杯,季天侯才切入主题。


他从特殊渠道得来消息,市里为了稳定,县长将就地提拔。
现在上面有两个人选,一个是副书记林木,另一个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


不过,这二人都跟季天侯和厉元朗没有瓜葛,但是季天侯却提出一个人名,却让厉元朗眼前一亮。


金胜!


金胜今年三十七岁,比厉元朗和季天侯都大五岁,最为关键的是,他也是东河大学中文系毕业,正宗大师哥。
目前任甘平县副县长,排名还挺靠后,负责文教卫这一块。


厉元朗所在的老干部局隶属于县委组织部管辖,平时和金胜接触不多,倒是季天侯在政府办,因工作关系经常见面,又是校友,所以走动近一些。


不过,仅凭这一点,和他这个小小芝麻官有何关系?厉元朗忽然看不懂季天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健脑药了。


“滋溜”一口,季天侯自干了一杯,擦了擦嘴,话锋一转,问:“元朗,你和韩茵离婚有大半年了吧?就没打算再找一个?”


提起韩茵,厉元朗胸口隐隐作痛。
韩茵是县电视台的台花,那会厉元朗还是县委书记秘书,可谓春风得意仕途正旺,韩茵拒绝众多追求者,毅然决然嫁给了他。


结婚头两年,厉元朗也是高歌猛进,两年解决了副科级,算是正式迈入干部序列,第三年兼任县委办副主任,马上就要升正科级,并且外放到乡镇去当一把手了。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十分赏识他的县委老书记突发脑淤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人走茶就凉,何况人都没了,厉元朗这碗茶彻底变成了冰红茶。


外放的事泡汤不说,就连县委办都呆不下去,直接发配到老干部局,任排名最后一位的副局长。


老干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门,他这个副局长更是清水中的蒸馏水,有职无权,上班喝茶看报纸,下班正点回家做饭忙家务。
在外人看来,他老实本分,是模范丈夫。
可在韩茵眼里,他就是个没出息的货,自己大好青春都给了厉元朗,却换来一个仕途昏暗的窝囊废。


没事找事总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数落厉元朗的话越来越难听,硬逼他离婚。


反正俩人也没孩子,结婚之后经济方面各自独立,财产好分割,去民政局没用十分钟,就办妥了离婚证,彻底结束二人五年婚姻。


现在,季天侯说起韩茵,厉元朗如鲠在喉,喝酒的兴趣都给搞没了,拿起的酒杯赫然放下。


见厉元朗脸色不好看,季天侯立马赔礼道歉说:“我真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给元朗你添堵,来,咱俩接着喝酒。


厉元朗并没有举起酒杯,而是说:“天侯,咱哥俩认识十多年了,有啥话别兜圈子,直说。


“好吧。
”直到这会儿,季天侯才亮出底牌,说出他今天找厉元朗的真实目的。


水婷月!


这是季天侯提出来的第二个关键人名,如果韩茵不算在内的话。


和韩茵让厉元朗隐隐作痛不同,水婷月是让他彻底胸闷。


水婷月和厉元朗还有季天侯都是大学同学,而且跟厉元朗还有长达三年的恋情。
之所以分手,是水婷月母亲坚决不同意从中阻挠,她看不起厉元朗无权无钱的家庭背景,就动用各种手段硬是把他俩给拆散了。


这也导致厉元朗一气之下回到家乡甘平县,报考政府公务员,从此和水婷月再无联系。


听季天侯说,水婷月后来和一个世家子弟订了婚,只相处不到一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主动提出退婚,到现在她还是孑然一身,都成老姑娘了。


当然,这些不过是抛砖引玉,真正目的,是在水婷月她爸水庆章身上。


水庆章这几年风头正劲,现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下一步就要到广南担任市委书记了。


按理说,甘平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有了这么多的职务空缺,市里早就应该讨论人事任命,之所以至今按兵不动,都是在等待水庆章到任后再做决定。


金胜是在一个饭局上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的,他知道厉元朗和水婷月是曾经的恋人,就想通过厉元朗跟水婷月接上关系,继而搭上水庆章,希望提前拜访这位广南市的新老板,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迈进一条康庄大道。


书记管官帽子,即便争取不到县长,只要在新书记面前留个好印象,对以后的仕途发展无往不利。
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他可不想错过。


说来说去,厉元朗总算摸到季天侯找他的命门了,这是季天侯替金胜当说客来了。


他并没有当场答应季天侯,他要权衡利弊,更为重要的是,水婷月会给他这个前男友的面子吗?当初分手时,厉元朗说的句句可都是狠话,把水婷月伤得不轻。


回到自己冷清的家,厉元朗躺在床上抽了半包烟,思来想去,他决定帮金胜这个忙。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这对自己只有益处没有害处。


他拿起手机,按照季天侯提供的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的手机唱了半天歌,一直没人接听。
就在厉元朗灰心丧气想要放弃之际,忽然响起一个悦耳声音:“喂,哪位?”


是水婷月,果然是她!六年多未见,她的声音依然那么甜美、动听。


“婷月,是我。
”厉元朗尽量调整着因为长期吸烟而变成的烟嗓。


“你!你是谁?”


水婷月竟然没有听出来厉元朗的声音,失望之余,他如实坦白:“我是厉元朗,你、你还好吧?”


静,出奇的静。
手机那头的水婷月没有一点声响,不知道她是惊是喜,是哭还是笑。


“婷月,你在听吗?”


好半天,水婷月才回答,声音冰冷刺骨:“找我的话,我没有心情。
要是找我爸爸,我会把你的手机号发给市纪委的许伯伯。
我爸说了,在他没有到任之前,广南市任何人打电话找他,都由纪委的许伯伯替他接听。


没等厉元朗作反应,水婷月毫不留情的挂了手机,留给厉元朗足足惊呆好几分钟。


这面子丢的,如同鞋垫子。
厉元朗郁闷至极,早知道真不该打这个电话了,活该!


偏巧这会儿,季天侯的电话打过来,厉元朗正有气无处撒,索性把这股怨气全都发泄到好朋友身上了。


季天侯也不生气,而是笑呵呵的一个劲赔不是,还邀请他去金鼎大酒店去坐坐,算是陪他喝个委屈酒。


厉元朗也没多想,拿起车钥匙直奔金鼎大酒店。
赶到218包房门口时,听见季天侯正跟酒店经理激烈争吵着。


原来,季天侯预定这间218号房被另一个客人看中,酒店方出面想让他们换一个房间。


倒不是季天侯不讲理,实在是这个经理说话太难听,拿着季天侯的工作证根本不屑一顾,语气趾高气扬,颐指气使:“县政府办的又能怎样?实话告诉你,这位大老板可是广南市委的大人物,你得罪不起。
我还能客气的请你换房间,要是换成大老板本人,马上就叫你滚蛋!”


厉元朗本就窝一肚子火,听到季天侯挨欺负,便冲过来和经理理论。


经理上下打量着厉元朗,看他穿戴一般,不像什么大人物,嘴角一撇道:“你是哪个?你算老几?”


也是厉元朗早就过了冲动年龄,若是年轻个五岁,非得一顿老拳伺候过去了。
他尽量压制火气道:“你别管我是谁,告诉你,今天这房间我们是不换了,谁来都不好使!”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身后响起一个刺耳的公鸭嗓:“这是谁啊,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说话这么牛气。
钱副县长,你们甘平到底谁说的算,耿云峰还是这个?”


厉元朗回身一瞧,见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胖子,一张肥头大耳的脸看不到脖子,眼眶略微发青,一定是酒色纵欲过度所致。


他身旁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他俩身后还站着七八个人,都是各委办局的头头脑脑。


看这架势,胖子应该来头不小。
只是市里领导他都知道,可这胖子是谁,却让他一时摸不着头脑。
厉元朗没搭理胖子,而是将目光落在钱允文脸上。


“钱县长,你好!”厉元朗和季天侯先后点头打着招呼。
不管咋说,钱允文是县领导,在他面前,该有的姿态必须要有。


“嗯,是厉副局长和季副主任,今天我宴请恒总,我们定的包房小,换你们这间大的。
反正你们就两个人,在哪吃饭都一样。


官大一级压死人,钱允文是常委副处级,压两个小小副科级,还不跟踩个蚂蚁那么简单。


厉元朗的老干部局不归钱允文管,但是季天侯却是钱允文的直接下属。
他的话表面看似平常,实际上官威很大,真像那个经理说的那样,言外之意让他俩快点滚蛋。


厉元朗真心不想换,可看钱允文越发阴沉的脸,又迫使他心思松动。
而且一旁的季天侯不住使眼色,好汉不吃眼前亏,看在季天侯的面子上,换就换吧。


“谁说就俩人,还有我呢!”接着钱允文的话头,金胜竟然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金胜的出现,让尴尬的局面略微有所缓解。
好歹他也是副县长,比钱允文差点不多,面子上,钱允文不可能太过放肆。


“小金啊,你也过来吃饭?”


钱允文年近五旬,比金胜大了十几岁,叫他小金本没问题。
但是,在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老”和“小”俩字。


说人老,就是嫌弃是老人家,该给年轻人腾地方,退休回家哄孙子了;说人小,又是讽刺不成熟。
所以说,一般都叫官职,只有关系极好的才会这么叫,否则有轻视之嫌。


钱允文管金胜叫“小金”,金胜心有不满,碍于情面没有发作。
可关于换包房的问题,他隐晦的表达出了不同意。


“钱副县长。
”金胜有意把“副”字念得很重,“一会儿我们还有其他客人,这个包房肯定是坐满了。
刚才我过来时,看到别的包房还有空的,要不然你们……”


不等钱允文说话,胖子阴着脸乜斜着瞧了瞧金胜,一撇嘴问钱允文:“这人谁啊?”


见胖子发话,钱允文马上陪着笑脸,给他介绍金胜,至于厉元朗和季天侯,官太小,直接省略掉了。


介绍完金胜,钱允文故意大声道出胖子的身份,是说给厉元朗和季天侯听,更是点给金胜听的。


“这位恒勇恒总,是广南市恒嘉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也是市委组织部恒士湛恒部长的公子。
”钱允文脸上泛着光泽,说话底气十足。
搬出来市委组织部长的儿子,不就等于说,他拿下县长宝座,板上钉钉了么!


怪不得敢这么放肆呢,原来是恒部长的独生儿子,正经官二代。


书记管官帽子不假,可是组织部也是主管官帽子的部门,组织部长的意见,书记有时候也得权衡一二。


恒勇嘴角往下耷拉,眼角眯缝着,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看人的感觉。
“金胜,嗯,听我爸提起过,省大高材生,是挺年轻的,年轻人嘛……做事好冲动。


一个体制外的人,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副县长品头论足,凭的是什么?还不是仗着他有一个好爹!


金胜气得面色发紫,隐忍不发,双手却死死攥成了拳头。
钱允文则是一脸玩味的笑容,有恒勇撑腰,他心情好到爆。


而一边的厉元朗早就看不惯恒勇的所作所为,金胜是副处级,恒士湛脑子里或许有他一号。
厉元朗不过一个小小副科级,他就不信恒士湛一个副厅级干部,能把他怎地!大不了辞职不干了!


想到此,厉元朗跨前一步,站在恒勇面前,毫不客气的质问:“恒总,你刚才的话是代表了恒部长还是你个人?”


恒勇正自鸣得意,被厉元朗突如其来的质问当场惊愣住了,卡顿一下才说:“我的话就是我爸的意思,我就能代表我爸。


“好!”厉元朗突然高举起手机,义正言辞道:“你的话我已经给录下来,我这就打给水庆章书记,我想问问他,一个组织部长的儿子能代表组织部长,这符不符合组织原则。


说毕,当着众人的面,厉元朗啪啪拨出一连串号码,真的打了出去。


水庆章,即将走马上任的广南新市委书记!


厉元朗一席话,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是震惊的震。


刚才还趾高气扬的这位恒勇恒大公子,一听到水庆章的名字,顿时全身都萎了,他再是个草包,也知晓水庆章的名声,那可是他老子的顶头上司!他老子不敢得罪,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


他的脸色瞬间吓得煞白,油光锃亮的脑门上爬满冷汗珠子。
手指着厉元朗,嘴唇哆嗦着,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却没有下文。


就连钱允文都暗自出了一把冷汗,自己托了多少关系想要巴结水庆章,到头来全都灰头土脸给挡驾回来。
眼前这个小小的老干部局副局长厉元朗,竟有这个通天本事!不知不觉和新书记有了联系?


大多位高权重的领导都有一个私人手机号,外人不知道,只有关系最近的人或者家里人才有资格掌握。
看样子,厉元朗不像是造假,他目光如炬,异常坚毅。
乖乖,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君子不吃眼前亏,把这一页赶紧翻过去吧!


于是,钱允文硬挤出桃花灿烂的笑脸,上去一把摁住厉元朗打电话的手,帮着他挂断手机,一个劲儿的赔笑道:“元朗啊,这都是误会,误会。
呵呵!恒总不是那意思,算了,包房我们不换了,金县长你们聚,我们就不打扰了。


随即,轻怕着恒勇的手臂,冲金胜厉元朗等人微微点头致意,转身率先离开包房。


恒勇铁青着脸,频频点着肥胖脑袋,并向身边一人耳语问一句,随后咬着后槽牙说:“你叫厉元朗,行,我记住你了,我爸也记住你了,咱们走着瞧。
”在众人簇拥下,气急败坏的走了。


这一幕的剧情反转,那个酒店经理全都看个一清二楚,心里狐假虎威的那点气势,在主子灰溜溜落败之后,自己也觉得脸上无光,看都不敢看厉元朗他们几个,低下脑袋撒欢儿似的逃离218号房。


“哈哈哈!”在包房里就剩下厉元朗他们三人之后,季天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解气,太他么解气了!


就像一个便秘的人瞬间通畅一样,所有阴霾、所有晦气一扫而光!


金胜也是喜不自胜,刚才正面交锋,被恒勇这个官二代压得透不过气来,厉元朗出奇制胜的一招,化解得干净利落,他一把揪住了恒勇的命门。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
这个小学弟,有头脑,有勇气,有担当,能堪大任。


有了这么一段小插曲,金胜觉得这地方喝酒有失兴趣,提出来换个地方。
让司机开来他的专车,去县郊一个偏僻地方,小酌一番。


路上,金胜对身边的厉元朗笑问:“你刚才不是打给水书记的吧,是给水婷月打的?”


金胜够聪明,厉元朗苦笑着给出答案。
水庆章这条路,他连水婷月这扇门都没打开,怎可能直接够到水庆章那里。


刚才打电话时,别看厉元朗镇静自若,实际上心里比谁都紧张。
好在空城计这一招,让诡计多端的钱允文上了当,恒勇也不敢质疑,将错就错的,打了一个翻身仗。


坐在副驾驶上的季天侯扭回头说:“元朗,我帮你分析了,其实水婷月对你那个态度也算正常,这些年你不联系她,她有恨意。
恨的越深,爱的也越深,你没听出来,她是知道你在甘平县的事情,说明她在关注着你。


是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