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狂,顾娴氏(逆天战帝)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战帝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禹枫
简介:六年前,被未婚妻夺走丹药扔进万丈深渊,却得奇缘,开启另一段人生!

曾有大教和圣地联手兵临城下!

曾有世家结盟,百万大军铺天盖地!

曾有邪魔布置下万古杀阵!

曾有古老大族扬言要不惜一切镇杀!

陈狂昂首而立:哪个大教敢挡我的道,摧之就是,哪个世家阻我的路,踏平就是!

多少纵横天地的古老世家,但凡与陈狂为敌,都曾踏平!

多少屹立几个时代不倒的大族,胆敢来犯,必血洗!

如今,陈狂回来了,当初所受的屈辱,需要用鲜血来清洗,才不负杀神之名!
角色:陈狂,顾娴氏
陈狂,顾娴氏(逆天战帝)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逆天战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六重天际,灵峰之巅。

一名青年静静而立,宛若天地之间一尊难以想象的存在。

霸道睥睨,如站在万世之巅,俯览九天十地。

身后九个绝美女子,一道道倩影如是古老画卷中走出。

或惊鸿翩翩,或英姿飒爽,或妖孽如厮,或风华无双……

“少爷,真的要回去吗?”

一个紧身战衣女子走出,目如星辉,英姿飒爽。

“镇杀九魔,也无法让我跨入最后一境,但也有所领悟,我心有牵挂,只有回去了却心事,才能够跨入最后一境。”

“有些账,也该回去清算了。”

喃喃话音落下,陈狂脸庞神色飘忽,双眸微闭,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

六年前。

玄澜府,吴家。

“陈狂,我都两个月未曾见到你了呢,心里好想你。”

一个十三四岁少女含情脉脉,紧紧靠在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少年怀中。

“这是洗髓化龙丹,五星上品的丹药,我娘说这是我爹当初给我准备的,不过我无法修炼,自然用不着了。”

少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盒递了过去。

“洗髓化龙丹!”

少女接过锦盒,明眸大亮,双手都是有些激动的哆嗦了起来。

洗髓化龙丹,增强天资,开启战脉,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的至尊圣宝!

“你们陈家真的有洗髓化龙丹,哈哈哈哈哈。”

“陈狂,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告诉我爹,你送这么贵重的宝物给我,我爹一定会很高兴的。”

少年坐在房间,心中满是高兴。

少年名为陈狂,少女名为吴雨晴。

陈狂自幼多病,天生绝穴,不能修炼,受尽白眼。

但三年来吴雨晴却对自己这个废人不离不弃,他心中暗暗发誓,此生定当不负佳人。

两个月前,吴雨晴为了突破化凡境,开启战脉,闭关了两个月,却未有收获。

为了助吴雨晴破关,陈狂特地将父亲留给自己的洗髓化龙丹拿了出来,送给吴雨晴,只望心爱之人能有所成。

很快,有人进来了。

但陈狂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疑惑。

因为进来的不止是吴雨晴和他的父亲吴溟峰,还跟着几个守卫。

“哈哈哈,陈狂,谢谢你的洗髓化龙丹了。有了这丹药,晴儿终于可以突破化凡境,与战神山慕家联姻也再无阻碍!”

陈狂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一阵愕然。

“世伯,你刚才说什么……”

“陈狂,你还不明白吗,晴儿陪你三年,无非是在利用你,得到你手里的洗髓化龙丹罢了!”

轰隆隆!

宛如晴天霹雳,在陈狂脑海中炸响。

“晴儿……”

陈狂不可置信的看向吴雨晴,他的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

但吴雨晴的眼中只有冷漠。

“晴儿,我那么爱你,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你个废物,死到临头了话还这么多,来人!”

吴溟峰一挥手,几名护卫围了上来,对陈狂一阵拳打脚踢。

很快他就奄奄一息,血流泊泊。

吴雨晴冷漠的看着他,眼神像是一把尖刀,刺进陈狂的心中。

“战神山慕沅白,六岁修炼,半年打通两条战脉,跨入铭纹境,九岁跨入化凡境,如今十三岁,被战神山内定为未来的亲传弟子,这样的天才,才是我吴雨晴的良配。”

吴雨晴嘴唇微启,冷冷道。

这样的话语落在少年耳中,如是无数钢针扎进了心中。

原来,这一切都是假象。

“你大可以早告诉我,何必如此!”

少年努力的将头抬的更高了几分,双瞳被血光染红,凭添几分慑人之色,又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不屈和傲气,死死的盯着少女。

目视着少年的神情,少女眉头一挑,凤目内冷冷一笑,道:“不要这种眼神看着我,洗髓化龙丹就当做是这些年我给你的一场美梦该收的报酬。”

“你这种废物根本没有资格配得上我,是你自己还做着白日梦不醒。”

“我和你有过婚约,便是你今生最引以为傲的光芒了。”

“自此以后,我们更加是天上地下,我将皓月般耀眼,你却已经要死了!”

吴雨晴居高临下淡漠瞥着奄奄一息的少年,对身旁护卫挥了挥手,道:“扔远一点,让他消失在这世上。”

回忆到此处,陈狂睁开了双眸,深邃透亮的双眸深处,一抹凛然之色掠出。

“吴雨晴,吴溟峰,若不是你们把我扔进悬崖,我也无法得此一番奇缘,如今我回来了,当年的账,当百倍千倍清算!”

喃喃自语的声音,却带着一种无匹凛然的寒意,让得四周虚空的温度,骤然如是掉进了冰窟般。

这样的气息,让九个绝美女子也为之心颤。

自家少爷纵横当世,曾杀到血染青山,杀到天崩地裂,杀上世间最高峰,杀到世上无人敢在其面前称尊!

如今少爷说那边有些账要清算,那以少爷的性格,注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被少爷清算的对象,注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嗤啦……”

一个布满裂缝的玉坠握在了陈狂手中,秘纹萦绕,光芒大作,映照四周虚空扭曲,如是形成一个空间虫洞。

很快,陈狂身影开始虚无,被空间虫洞吞没。

“恭送少爷!”

九个绝美女子行礼,恭送杀神归去。

……………………

玄澜府城,热闹异常。

这世间不过过去六年光阴,但大街小巷已经变化不少。

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陈狂来到了六年前家门口的小巷。

小巷中凹凸不平狭窄的小道,开裂的墙体,裂缝中野蛮生长的杂草野花,这些都曾是陈狂六百年来的少年记忆。

“六百年光阴,幸好这一重天不过六年,娘,富贵,你们可还好,我还活着,回来找你们了。”

饶是陈狂前世战道灵道双神境界,此刻站在此处,也禁不住心中颤抖,身躯都在颤动着。

犹豫了片刻,陈狂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院中空无一人,栽种着一些花草,晾晒着一些粗布衣裳。

院中的花草,都是当初母亲喜欢的品种。

“你是谁啊?”

有人从院外回来,一个年纪约莫十八九岁的青年,年纪看起来陈狂约莫相差无几。

但这青年身形异常瘦小单薄,一件粗布袍子罩在身上,都有点担心要被风刮走了般。

陈狂回头,望着这个瘦小单薄的青年,顿时目光狠狠一颤。

“富贵,你长高了不少。”

忍住目光中的颤抖,陈狂微微笑着,这个家伙长高了,但还是这般瘦小单薄。

好熟悉的声音,陈富贵顿时颤抖的目光深处,那一道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这六年来,日思夜想的身影,就突然出现在了身前。

蓦然间,陈富贵的目光如是触电一般,身子也颤抖着,手中提着的篮子骤然掉地。

“少……爷?”

陈富贵试探着,这真的是少爷吗?

是老天真的开眼了,少爷真的没死吗?

“不是我还有谁。”

陈狂笑着。

“你真是少爷……”

陈富贵眼睛瞪的很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捏了捏陈狂的手臂,双眼顿时通红,身子越来越颤抖,确定了这是个活生生的人,顿时忍不住'哇'一声哭了出来。

“少爷,少爷,真的是你啊……”

这六年来,他日思夜想,多么希望少爷能够有一天突然回来。

但六年来,少爷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任何音讯。

但现在,六年来每一天都日思夜想的少爷,真的回来了,这是活生生的少爷。

“少爷,你真的没死啊,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陈富贵声音哽咽颤抖,泪水覆盖了双眼,再也忍不住热泪'哗啦啦'的流。

“富贵,家里来客人了么……”

一道温柔慈祥的声音,从陈狂身后传来。

这样的一道声音落在耳中,陈狂顿时心中狠狠一颤。

未曾见到人,陈狂已经忍不住,双眼开始模糊。

“夫人,你快看看,看看是谁回来了。”

陈富贵很激动的冲了过去,高兴的手舞足蹈。

陈狂缓缓转过身去,一个衣着朴素的慈祥妇人映入眼帘。

妇人面色透着憔悴,身子单薄,不过三旬多的年纪,脸庞上已经有风吹日晒的痕迹,但却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定然是个大美人。

妇人抬眸望着陈狂,一下子有些没有立刻认出来。

“是谁回……”

蓦地,妇人目光狠狠一颤,话到嘴边戛然而止,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战帝》

第2章


陈富贵到了妇人身边,高兴的说道:“夫人,你好好看看,这是谁回来了?”

“娘,是孩儿回来了。”

陈狂一步步走了过去,声音忍不住哽咽。

不过十数步距离,但此刻陈狂每一步走出,都像是脚下有着千钧之力难以迈步,双眸再也控制不住,一片湿润朦胧。

眼前这个妇人,不是自己这六百年来想念的母亲还能够有谁?

“你是,我的狂儿?”

顾娴氏难以置信,眼前那一个青年,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熟悉的眼神……

顾娴氏坐在轮椅上想要站起来,双腿却不听使唤。

陈狂这才注意到母亲坐在轮椅上,心中一慌,顿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早一步在陈富贵伸手之前蹲在了轮椅前,抬眸到了母亲近前。

顾娴氏抬起略为粗糙的手掌,缓缓的落在陈狂的脸庞上,感受着鲜活的温度,便是再也无法控制,湿润的双眼中,泪水哒滴嘀哒的滑落脸颊。

“你回来了,真的是我的狂儿回来了!”

泪流满面,顾娴氏再也无法自持,捧着眼前的脸庞,生怕是会又是一场梦境会消失了。

“娘,我真的回来了。”

陈狂点头,不停的点头。

“回来了,我的狂儿真的回来了,一定饿了吧。”

好片刻后,顾娴氏这才平静一些,擦拭着脸庞的泪痕,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不滚落下来,没有多余的话语,抬头对陈富贵道:“富贵,你先带少爷回房间,我去给少爷煮碗面条吃。”

儿子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从小到大,儿子最喜欢吃面条。

六年的日盼夜盼。

六年来偷偷以泪洗面,求上天保佑自己的儿子安然无恙。

六年来,每一天都想着,儿子若是有一天突然回来了,会怎么样。

但此刻真的见到儿子,顾娴氏反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只想着儿子饿不饿。

“娘,我不饿,一点也不饿。”

陈狂拉住了母亲,露出笑容。

这六年来,母亲憔悴了太多,才不到四旬年纪,就已经开始显得老态。

但陈狂心中何尝不清楚,这是母亲这六年想念担心自己的缘故。

“真的不饿么,你看看你,都这么瘦了,在外面一定吃苦了吧。”

顾娴氏红着眼圈,还有些难以想象自己儿子真的回来了。

“娘,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陈狂再也无法忍住,泪眼朦胧,跪地磕头。

一尺三寸婴,十又数载功。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心如万刀割。

“你这孩子,快起来,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顾娴氏拉着陈狂起身,激动高兴的难以言叙。

“娘,你的腿……?”

陈狂皱眉,母亲当初虽然修为尽丧,但却身体健康,如今母亲为何会坐在轮椅上?

“少爷,夫人当初……”

陈富贵想要说什么,却被顾娴氏使了一个眼色。

顾娴氏打断了陈富贵的话,对陈狂说道:“年纪大了的毛病,娘的腿没大事,你回来就好,老天显灵,陈家列祖列宗保佑,回头一定要烧香还愿,你也不要在外站着了,先进屋吧。”

陈狂目动,心中有疑惑,母亲不愿意说,那怕是这其中更有问题。

“砰!”

蓦地,就在此时,院门被人一脚野蛮踢开。

一行凶神恶煞的男子闯了进来,簇拥着一个横眉冷目的秃头老者。

“砰砰砰……”

凶神恶煞一群人闯了进来,就直接到处打砸。

“你们要做什么,住手,快住手。”

陈富贵大喊冲了上去,那些花花草草都是夫人亲手所栽种,是夫人喜欢之物。

院中晾晒的,也都是家中有用之物。

“滚远点!”

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抬起一脚将陈富贵踹飞。

“富贵……狂儿,你先进去。”

顾娴氏面色大变,嘱咐着陈狂后,立刻自己推着轮椅到了陈富贵身边。

“夫人,我没事。”

陈富贵挣扎着起身,嘴角溢血,目视着那些凶神恶煞的一群人愤怒不已。

这样的动静也立刻引起了左邻右舍的注意,不少人围拢在了院门口。

“是青狼门的人!”

“太欺负人了!”

有人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