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航,李氏(武神极婿(书号:13644))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武神极婿(书号:13644)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李航
简介:简介:
角色:李航,李氏
李航,李氏(武神极婿(书号:13644))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武神极婿(书号:13644)》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天下第一


西江市,凌晨四点。

包子铺内,李航低着头,专心揉搓着面团。

在他对面,站着一个身着军装的男人,轻声开口。

“老太爷到了年纪,上峰不能没高手护着,李氏八极一门,更不能没有接班的领头人,老太爷想叫你回去……”

“人老了记性倒是不错,还没把我忘了呢?”

李航双手继续揉搓着面团,讥笑一声。

“回去告诉他,李氏八极一脉,早就该绝迹了,至于老总那,当年国术馆有十五位宗师坐镇,他们总不可能都绝后了吧?”

军装男人眉头微皱:“李航,我知道你对当年的事还放不下,如今老太爷已经是国术馆的馆长,你又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由你继承他的位置,没人敢说个不字……。

“天下第一?”

听到这四个字,李航的神情愈发讥讽。

他将面团摔在案板上,双目盯着眼前人,一字一句缓缓开口。

“就是为了这天下第一,当年我代表李氏八极,挑了整个首都国术馆,老太爷却说我是好凶斗狠,硬是剥了我的权职,把我弄到这来给人入赘为婿,说什么要磨练我的心性,当我李航是三岁小孩么?”

李航双目通红,咬牙切齿。

“他想让李家无后,好啊,我成全他,滚回去替我告诉他,李航已死,李氏八极一脉已绝,问问他这下该满意了吧!”

“李航……”

“我让你滚!”

李航双目通红,暴喝一声,拳头猛地砸在面团上。

啪!

圆滚滚的面团在诨横的力道下,直接爆成了一滩烂泥,连带着桌子也发出“咔”的一声脆响,摇摇欲坠。

军装男平静的和李航对视着。

半晌后,他缓缓开口。

“上峰那不能没高手,国术馆首席的位置也会给你留着,老太爷说了只要你肯回去,条件随便提,等你冷静下来,随时打我电话。

说完,他重新戴上帽子,推门离开。

……

经历了这件事,李航也没心情再出摊了。

简单的收拾一下,给小铺子关门上锁,李航起身回家。

一路上,曾经的旧时再他脑海中不断翻滚。

五年前,他为了给李氏八极一脉正名,在首都国术馆中夺下一个席位,听从老太爷的建议,一人挑战了当时馆内坐镇的十五位宗师。

因为八极出手凶悍,那一战跟李航过招的十五位宗师,最终落得两死,两残,七人重伤,余的也都受了轻伤。

老太爷为了平息众怒,硬是剥了他原来总教官的职权,将他打发到了远离燕京的小城市,给当地的梁家旁支入赘为婿。

虽然老太爷嘴上说为了磨练他的心性,但李航心里却明白很。

磨练心性是假,让他入赘为婿,就是想告诉当时执掌国术馆的老旧世家们,李氏八极一脉将来无后,好免了他们的猜忌,减少李氏八极入馆的阻力。

如今,李氏八极如愿以偿的入了国术馆,并且在老太爷的操持下成功在上峰面前站稳脚跟,甚至主导了国术馆。

可这一切的代价呢?

代价就是他原本李氏八极的一代天骄,成为了如今梁家人眼中一条蹭饭吃的狗,一个混吃等死的累赘,一个没用的窝囊废!

燕京,国术馆……

李航迟早会回去。

不过并不是被老太爷秘密的接回去,而是光明正大的打回去!

一路慢跑,李航终于勉强压住了心中火气。

当他回到家时,外面的天已微微放亮,小区内也多了不少人气。

开门进屋,岳母徐丹正坐在沙发上。

她见李航进门,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这么早出去,是不是又去你那个破包子铺了!”

李航对徐丹轻蔑的口气早就习以为常,木然的点了点头。

“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让你去,你还天天往那边跑,活该你一辈子被人看不起!”徐丹咒骂着嚷嚷道。

“卖包子也是赚钱,一样的。

“一样?”徐丹怒极反笑,“梁薇好不容易才进入了主家的集团公司,要是被公司里的其他人知道,他老公就是个摆摊卖包子的穷酸鬼,你让他们怎么看我女儿!”

李航皱了皱眉。

他从不觉得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有什么好丢人的。

可在这个不起眼的三线小城市里,从上至下,包括梁家,所有人都把体面两个字,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等薇薇回来,我会跟她商量的。

李航没心思应付徐丹,甩下一句话后便回了屋,关上房门。

徐丹不满的咒骂声隔着房门,在屋内回响。

“姓李的,真是反了你了!你可别忘了,要不是当年老爷子点头,就你这种窝囊废凭什么娶薇薇!要不是你拖累她,我们家现在还用这样看主家的脸色么?你个没用的东西,窝囊废……”

房门外,骂声不断,听得李航太阳穴突突直跳,辗转难眠。

……

下午五点。

当李航起床再次进客厅时,岳母徐丹已不见了踪影。

不用猜也知道,她老人家多半又不知去哪家打麻将了。

“咔……”

就在这时,房门开启,一个女人推门走进屋内。

她身穿西装筒裙,黑色长发如瀑。

即便她脸上还带着些许倦容,也难以掩盖她绝美的姿色。

见到她,李航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丝笑容。

因为这个绝美的女子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妻子,梁薇。

虽然五年来,梁薇心里一直没结开被族中长辈指婚的疙瘩,始终没让李航爬上床帏,只跟他做了名义上的夫妻。

但在整个梁家里,除了已故的梁家老爷子以外,她是唯一不把李航当做累赘,而是平等相待的人。

“上一天班,累了吧,你去沙发上歇会,我去做饭。

梁薇神色复杂的看了李航一眼,神情有些不太自然的道:“不用了,晚上我不在家吃,我待会要出去陪个客户。

顿了顿,梁薇轻咬朱唇,声音有些颤抖。

“对了,李航,这么多年了,你……你有想过那事么?”

“什么事?”李航楞了一下,不明白梁薇的意思。

梁薇的脸上闪过一抹绯色,眼底闪过一丝愧疚,良久方才下定了决心,声音微弱蝇蚊般的轻声开口。

“想过跟我在一张床上睡的事……”

一张床上睡,难不成?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李航一下子懵了。

自打新婚之夜约法三章后,整整五年时间里,梁薇就从没提过这件事,怎么眼下好端端的突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还没等李航回过神,梁薇便裹挟着一阵幽香扑进了他怀里。

“你要是想,就带我回卧室,趁我去见客户前,还来得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2.一切有我


“到……到底出什么事了?!”

半天,李航才回过神,他一把推开怀里的梁薇,抓着她的肩膀问道。

这时他才发现,梁薇的脸上已挂满了泪。

“没事。

梁薇硬挤出一个笑容,自嘲一笑。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样么,五年了,我也该满足你一次……”

“这叫什么话!”

听着梁薇前言不搭后语,李航察觉出一丝不对劲。

他的面色骤然阴冷下来:“你刚才说晚上要见客户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被调到家族公司里当高层了么?什么客户还得你大晚上去见的!”

梁薇脸色一白,原本就纠结的神情,此时更是痛苦到了极点。

“这事和你没关系,李航,别问了,让我陪陪你不好么?”

李航不是傻子,话到了这份上,哪还能猜不出来。

他攥紧拳头,咬牙切齿的道:“是不是梁家公司里的人,逼迫你一定要去陪客户了?告诉我,他是谁!”

“别问了。
”梁薇颓然的摇了摇头。

“什么叫别问了!”

李航心中堆积的火气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你不用去,就待在家里,我倒要看看谁敢逼你干这种事!”

“够了!”

听着李航的咆哮声,梁薇的情绪也有些失控。

“李航,我已经说了,这件事不用你管!”

说完,梁薇转身便想离开。

李航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拽了回来。

梁薇却根本不领情,冲着李航又捶又打,拼命地挣扎着。

“李航,你放手!结婚也是,现在也是,在他们面前我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权利,五年过去了,我以为变了,可根本什么都没变过……”

“我能帮你改变!”

李航用无比坚定的语气,打断了梁薇的话。

可梁薇却惨然一笑道:“你能改变?你能改变什么?!脱离了梁家,让我和我妈跟你一起去干包子铺?你知不知道我妈现在还欠着外面多少赌债,全指望我在公司赚钱还呢!”

“什么?!”

梁薇这话让李航顿时心中一惊。

结婚这么多年,他虽然知道岳母徐丹经常没事去外面打麻将,但他一直以为就是邻里街坊间的小打小闹,根本就不知道徐丹居然还欠了赌债这么回事!

“这些事……你怎么早不跟我说!”李航眉头紧皱,低声问道。

“跟你说了又有什么用?”

梁薇脸上闪过一丝讥讽,像是在嘲笑李航,却又更像是在嘲笑她自己。

“凭你在包子铺赚的那点钱,连个赌债的零头都还不上!李航,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五年了,整整五年了,但凡你要是有一点点出息,而不是醉生梦死的混日子,我今天都不用这样!”

顿了顿,梁薇凄然一笑,眼中满是决绝。

“我知道,这五年里你始终没把这当成是你的家,更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这样也好,咱们现在去民政局,去签离婚协议!”

面对梁薇的指责,李航心里阵阵绞痛。

因为正跟梁薇说的一样,当年入赘,他心里本来就带着一股怨气,再加上老太爷的举动,让他有些心灰意冷,所以这些年他始终像行尸走肉一样,得过且过。

从始至终,梁家在他心里,都不是归宿!

可梁薇不一样!

五年时间,这个外柔内刚的女子,早已占据了李航的心!

吐出一口浊气,李航抓起梁薇的手,郑重其事的开了口。

“我不会离婚,更不会离开你。

梁薇一怔,抬头对上了李航的眼睛。

这一刻,李航的眼神里不再是浑噩,反倒充满了光芒。

“你妈欠下的赌债,我来帮你还,梁家欠你的公道,我替你要回来!还有那些敢威逼欺负你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他们,从今往后,一切有我!”

“李航,你别乱来!”梁薇察觉出李航语气中的变化,慌乱道。

“安心在家,等我回来。

李航轻轻在梁薇额头一吻,趁着梁薇愣神的功夫,一把从她手中夺下了家门的钥匙,直接在屋外反锁了房门,将梁薇关在屋里。

梁薇回过神后,扑到门前拼命的敲打,但李航却早已离开。

……

两个小时后,李航坐在出租车上,接听着电话。

“调查清楚了,东泰集团的采购部经理罗源,仗着职务便利向梁家高层提出的要求,梁家那边主要负责这件事的是主家的长子梁宇,逼迫的人就算不是他,估计也跟他有关系,大体的事就是这样了。

李航揉着鼻梁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李教官,东泰还有梁家的人这么不开眼,用不用我……?”

“不用。
”李航摆了摆手,“你通知东泰的老总,明天让他去找梁薇,把合同签了,这事不能耽误,免得梁家人又拿这件事当借口聒噪,心烦。

“是!”小旭赶忙点头应下,随后顿了顿,试探性的再次开口。

“我最近听口风,上峰和老太爷有意请你回去,你打算怎么办?”

李航捏了捏拳头,沉声道:“当年的事你们也清楚,燕京迟早有一天我会回去,不过必须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回去,而不是这样回去,明白么?”

“明白!李教官,你放心,当年弟兄们在上面插不了话,如今可不一样了,你到了以后知会一声,保证没人敢找您的麻烦!”小旭咧嘴一笑。

就在这时,出租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望着车窗外的闪烁的霓虹招牌,李航挂断电话,推门下车。

……

此时,会所的包厢内。

罗源双脚搭在玻璃茶几上,不耐烦的冲身旁助理问询起来。

“小刘,几点了?”

“罗经理,快到点了,估计那个叫梁薇的这会儿已经在路上了。

助理刘阳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便替罗源倒了杯酒,竖起大拇指,继续捧臭脚道:“罗经理眼光真好,一眼就挑中个大美女,我这杯就提前恭喜罗经理抱得美人归了!”

罗源哈哈大笑,跟着轻蔑道:“梁家老爷子一死,主事的老太君在生意场上就个纯外行,还有被她当成宝的孙子,也是个白痴,随便被我吓唬两句,就老实帮忙搭桥了,要不是他们这么蠢,我哪有这样的机会,能一亲芳泽啊!”

“主要还是罗经理您运筹帷幄的好!”刘阳竖起大拇指道。

“少拍马屁,快打电话问问,小美女人到哪了。

“哎!”

刘阳应了一声,掏出手机,刚要出去,包厢门却被一脚被踹开。

李航杀气腾腾的走了进来,瞥了屋内的两人一眼。

“你们俩,谁是罗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3.我们完了


刘阳见李航来势汹汹,脸色阴了下来,语气不善的开了口。

“你小子谁啊,找罗经理干什么!”

“我叫李航,梁薇的丈夫。

听到梁薇的丈夫,不等刘阳回话,罗源却先哈哈大笑起来。

“我他妈还当哪路神仙呢,搞半天原来是梁家嘴里的窝囊废啊!”

罗源又上下打量了李航两眼,端起酒杯摇晃着,满脸不屑:“臭小子,识相点别跟我闹事,赶紧麻利滚蛋,让你老婆来给我道歉,不然别说跟梁家的合同告吹了,你今天也别想站着出这个门!”

“你倒是够狂的啊。
”李航怒极反笑,上前一步。

“你干什么!”

助理刘阳赶忙拦在了罗源身前,怒瞪着李航。

“我警告你,可别在罗经理面前犯浑,别忘了,梁家跟东泰的那份合同还需要我们罗经理盖章呢,你要是敢乱来,到时候八千万的合同吹了,都不用罗经理动手,梁家的人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

“说完了?”

李航冷冷的瞥了刘阳一眼。

刘阳梗着脖子没说话,仍旧毫不示弱的怒瞪着李航。

他可不信李航敢动手。

梁家的老爷子死后,在西江市内,梁家的威势几乎是每况愈下,主事的老太君就指望着跟东泰的这一单合同,可以重振梁家在生意场上的雄风!

要不是有这么大的压力摆在面前,代替老太君主事的梁宇,也不可能会被罗源两句话给吓唬住,直接将梁薇丢出来使美人计。

至于李航?

听梁家人说,入赘的这些年,除了早上出摊做个包子以外,他基本每天就是把自己锁在家里,全靠着梁薇在外面抛头露面支撑整个家。

如今梁薇连都已经屈服,这个人尽皆知的窝囊废又能怎么样!

不论刘阳还是罗源,心里都格外笃定,李航绝对没胆子动手,用不了一会儿就会在两人的怒瞪下,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老实滚蛋!

只可惜,他们想错了。

如今的李航,早就不是先前心中满是芥蒂,不愿直视生活的李航了。

此时的他已经许诺了梁薇,要帮她扫平一切障碍!

而他们,就是要扫掉的第一块绊脚石!

“滚!”

没有半点迟疑和犹豫。

李航右手一抬,按在了刘阳的脑袋上,把他往墙上用力一撞!

“咚!”

一声闷响。

刘阳连句狠话都没来得及再放,直接软塌塌的倒了下去!

“杀……杀人了!快来人,快来人!”

见刘阳倒下,罗源先是愣了半秒,紧跟着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他做梦也没想到李航不光敢动手,而且一出手就如此凶悍!

李航抬腿跨过晕倒的刘阳,一把抓住了罗源的衣领。

“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别忘了梁家的合同还在……”

“啪!”

没等罗源说完话,李航一嘴巴抽在了罗源脸上。

罗源的脸顿时红了一片,快速的肿胀起来。

即便如此,他却还是扯着脖子叫嚣道:“你敢打我,你……你个疯子,你他妈完了,我告诉你东泰和梁家的合同彻底吹了,你就是梁家的罪人……”

“啪!”

李航反手又是一个嘴巴抽了上去,这下罗源整张脸都大了一圈,嘴角也渗出了鲜红的血迹,甚至牙齿都开始松动起来。

“梁家不会放过你!东泰的老板也不会坐视不理,你今天打了我,以后西江市就再也没有你能立足的地方,我要弄死……弄死你!”

李航的手劲太大,罗源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了,但嘴上却仍在叫骂着。

不过罗源说什么,李航从头到尾都没有在意过,原本罗源这种级别的人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只臭虫,要不是跳到了脸上,李航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注意到。

但他既然跳出来了,那李航就只好勉为其难的……捏死他!

“啪……啪……啪!”

包厢里,清脆的耳光声不断响起。

此时罗源的脸已经成了个肿胀的球,满嘴的牙掉了好几颗,喘气时漏着风显得格外滑稽,而他先前嚣张的叫骂,此刻也变成了微弱蝇文般的求饶。

“大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你放过我吧……”

李航冷着脸没说话,再次高高举起了胳膊。

“住手!”

就在这时,房门外,一个穿着粗气的女声响起。

李航皱眉转头,正好瞧见梁薇正拄着膝盖,面色涨红的喘着粗气。

“你怎么来了?”李航顿时一怔。

不过梁薇没有回话,只是挤开李航,急忙跑到罗源身旁。

“罗经理,你没事吧!”

“薇薇……”

李航刚想上前把梁薇拽回来,却被梁薇挥手甩开。

梁薇扭过头,红着眼睛朝李航怒骂道:“李航!你是非要毁了我,毁了这个家,看到梁家逼我和我妈去街上要饭,你才甘心么!”

李航完全没料到梁薇会是这个反应,一时呆住了。

“你想要自尊,你想要面子,那就靠你的双手去挣,而不是脑子一热,连后果都不想,就出手打人,现在罗经理伤了,谈好的合同也告吹了,价值八千万的合同,你叫我怎么向主家的人解释!”梁薇咬牙切齿的道。

“薇薇,你放心,合同的事,我能解决!”

李航赶忙开口想要解释,但身后紧跟着却响起一个充满怨愤的声音。

“你能解决?你能解决个屁,自从到了这个家,除了给我女儿添乱,你哪办成过一件好事!薇薇,你不用理他,赶紧带着罗经理去医院!”

李航循声转头,正好瞧见岳母徐丹正死死的盯着他。

那眼神中除了以外惯有的不屑和蔑视外,还多了一层浓浓的憎恨!

她怎么可能不恨?

女儿好不容易进入了梁家的主公司,她欠下的那些赌债,全都指望着梁薇日后能偿还上,如今李航一搅合,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在她看来,李航就是彻头彻尾的罪人!

“妈,你听我解释!”李航心里窝着一股气,攥紧拳头道。

“我没时间听你解释,告诉你,从今天起你别再叫我妈,回头我就让薇薇跟你这个除了惹祸一事无成的窝囊废离婚,要解释,明天去跟主家的人解释去!薇薇,咱们走!”

徐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留给李航,转身便走。

梁薇也搀起满脸肿胀的罗源,朝着包厢外走去。

“薇薇……”

李航伸出手,想要去拉梁薇,他现在有一肚子的话想解释给梁薇听,包括他已经安排好了明天跟东泰老总的见面,还有他这些年压在心底的秘密。

但当他看见梁薇饱含热泪和决绝的神情后,这些话都梗在了嗓子里。

“李航,我们完了!”

甩下了充满了绝情的六个字后,梁薇搀着罗源,离开了包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4.她会明白


李航失魂落魄的坐在露天烧烤摊前,带着满身的酒气。

梁薇离开时决绝的语气和眼神,让李航伤透了心。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双方沉淀五年的感情,居然都换不来她片刻驻足。

从始至终,徐丹和梁薇都没有给过他哪怕一点解释的机会。

难道梁薇曾经对他的好,都是装出来的?

难道她也跟徐丹乃至整个梁家人都一样,只把他当成个没用的累赘?

李航的胸口就像是压了块石头,沉甸甸的,让人喘不过气。

“老板,再拿两瓶酒来!”

李航挥舞着空瓶喊了一声,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小旭的号码。

“我在临园路,让东泰的老总滚过来见我。

说完,也不等那头回话,李航便将手机丢在桌上,揉着额头。

“这人是喝了多少啊,真能装逼,还让东泰的老总滚过来见他,啧。

邻桌的一个客人听到李航的话,不禁嗤笑起来。

“谁喝多了还能不吹牛逼啊,就一酒懵子,管他干嘛,喝咱的。

被同伴劝了句,那人却不依不饶的朝李航摆了摆手,道:“嘿,哥们,东泰的老总要真这么听你话,待会等他人到了也让他敬我一杯酒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身价过亿的公司老总呢!”

李航抬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反倒是他的同伴直接将他的手按了下去,皱眉道:“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喝酒就老老实实喝酒,别整事,你要真这么厉害,这顿酒你掏钱请!”

那人讪讪的咧了咧嘴,也不再理会李航。

“来,哥们,你要的酒。

就在这时,烧烤摊的小老板凑了过来,将两瓶啤酒放在桌上,大大咧咧的笑道:“那人喝多了,甭跟他一般见识,哥们,有啥烦心事,喝两杯差不多就得了,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天底下哪有过不去的坎。

李航抄起瓶子猛灌了一大口,语气苦涩的道:“我倒是想好好过下去,可老婆却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

老板哪知道什么内情,只是敷衍的宽慰道:“嗨,兄弟,想开点吧,女人到了气头上道理是说不通的,没办法,谁让咱们是男人呢,能让一步是一步吧,反正只要做对了事,她们迟早都会明白,消了气就好了。

只要做对了事,她迟早都会明白的。

老板不经意的一句话,就像是黑夜中的惊雷,在迷茫的李航心中炸响。

李航扭过头,还想再细问两句,却瞧见烧烤摊老板已经哼着小曲,回到了烤炉旁,满脸挂笑的招呼着客人,而他老婆就陪在他身旁扇着扇子,替他驱赶着烤炉传来的阵阵闷热。

“她迟早会明白的。

李航喃喃了一声,心中的郁气消解了些许。

冷静下来后,李航不由得摇了摇头,心中苦笑。

的确,五年时间里,自己醉生梦死,梁薇心中不知积蓄了多少不满,再加上如今梁家带给她的压力和屈辱,她没有当场崩溃,就已经是格外坚强了。

自己怎么还能忍心再要求她更多?

今天的结果,或许还要怪他这五年来对梁薇的亏欠吧。

想通了的李航,心中的芥蒂悄然溶解。

就在他准备结账离开时,忽然烧烤摊上传来了阵阵惊呼。

“嚯,哎,你快看,那是什么车!”

“看车标好像是劳斯莱斯啊,听说就是低配也得一千多万!”

“我的妈,这么贵!这玩意蹭掉点漆,都够咱们换辆新车的了。

在众人的惊呼和议论声中,加长的劳斯莱斯停在了烧烤摊前。

紧跟着,车门打开,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下了车。

他额头的挂满了汗珠,整个人显得诚惶诚恐,尤其是看见摊位上的李航后,更是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硬着头皮迎了上来。

“下来了人了,哎,我去,这不是东泰的老总,姚成文么!”

“就是他,我在新闻上见过,我就说在咱们西江,谁还能开的起这样的豪车,原来是东泰的老总啊,难怪,难怪了!”

“不过东泰的老总大半夜不睡觉来这干嘛,总不能是为了吃路边摊吧?”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呢,却见姚成文已经走到了李航身前,紧跟着身体猛地躬下九十度,赶忙满脸恭敬的道:“李先生,我来晚了!”

这一下,烧烤摊的人全都傻眼了。

尤其是刚才还调侃过李航的人,这回更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

他就是做梦也想不到,那人居然真能把姚成文叫过来啊!

那可是身价过亿的集团公司老总啊,怎么就跟个马仔似的,让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难不成这个吃街边摊的小伙子,是什么大人物微服私访不成?

霎时间,整个烧烤摊上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瞧着李航。

李航玩味的看了姚成文一眼,随后轻声道:“事情都知道了?”

“知道了!”姚成文像是小鸡吃米般,连连点头。

“该怎么处理,我听听。
”李航抄起酒瓶,仰头来了一口,心不在焉道。

“李先生,你放心,回去我就把那个姓罗的王八蛋开出,明天,不,我现在就连夜带着新合同,去向嫂夫人道歉!”姚成文满头大汗道。

“行了,大半夜的,也不急这一会儿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公司,当着两家人的面,把合同跟梁薇签了,记住,我原不原谅你无所谓,我老婆要是不原谅你,后果你自己清楚。

说到这,李航虚眯起眼睛,眼中带着丝丝冷意。

“明白,明白!”姚成文连连点头应声,格外干脆。

“来都来了,陪我喝点。

李航随手扯过一把椅子,随后冲小摊的老板吆喝道:“老板,再拿一箱啤酒过来,还有瘦肉板筋什么的,你看着上,都算他账上!”

冲老板喊完后,李航转过头,目光不经意间正好扫到先前调侃他的那个客人,见他正一脸呆滞的申请,不自觉的笑了笑。

跟着,他用脚踢了踢姚成文的凳子,一指那人。

“刚才那哥们还说让你敬他一杯呢,去吧,陪他喝两杯。

先前调侃李航的人,见姚成文居然真听从李航吩咐,拎着两瓶酒朝自己走来,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跟着他赶忙爬起来,哭丧着脸开了口。

“大哥,我错了,我哪敢让你敬酒啊,我自罚,我自罚还不行嘛!”

李航被逗得哈哈大笑,随后抬手叫回了姚成文。

“行了,别逗他了,咱们喝咱们的,等天亮了……去梁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5.傻眼了


李航和姚成文一大早便到了梁家的公司,君瑞集团。

还没等两人走进顶楼会议室的门,就听门内传出罗源的咆哮声。

“我是念在你们梁家如今不易,才帮你们向姚总争取合同的,结果现在你们家的废物女婿不识好歹,居然敢对我动手!这件事你们梁家要是不给个说法,别说合同吹了,你们梁家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等着接我的律师函吧!”

“罗经理,你息怒,放心,这件事我肯定会给你个交代的!”梁宇声音顿了顿,随后咬牙切齿道:“梁薇,当着梁家全体成员的面,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李航到底跑哪去了,赶紧把他带回来,给罗经理道歉!”

会议室内静了片刻,跟着梁薇略带嘶哑的声音响起。

“堂哥,我可以代李航向罗经理道歉,所有的过错,全都由我承担……”

“承担?你他妈承担的起么!”梁宇破口大骂。

“八千万的合同,就是把你卖了也赔不了这个损失,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想护着那个王八蛋,我看你是都忘了自己姓梁是不是?好啊,既然你脑子坏了,那我就帮你清醒清醒!”

说着话,梁宇扬起胳膊,就要抽梁薇的巴掌。

不过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一脚踹开,李航带着酒气闯了进来。

“住手!”

会议室内,梁家众人还有鼻青脸肿的罗源,全都转头望了过来。

梁薇完全没料到李航居然会来公司,一时呆愣住了

反倒是梁宇第一时间回过神来,朝着李航怒喝一声。

“混账东西,你还知道回来?还不赶紧跟罗经理道歉!”

“道歉?”

李航冷冷的瞥了一眼罗源,冷声道:“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居然敢对我老婆起歪心思,没打死他,就算是便宜他了!”

“李航,我看你是疯了!”梁宇勃然大怒,“罗经理为了帮咱们梁家把合同签下来,忙上忙下的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结果你把人打成这样,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李航盯着梁宇,面色不善的道:“梁宇,你少揣着明白装糊涂,这笔账上也有你一个,别以为我忘了!”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梁宇怒极反笑,“姓李的,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一个赘婿,也敢教训起我来了?我就站在这,你敢动一下手试试!”

李航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攥了攥拳头,上前一步。

梁宇被李航凶狠的眼神吓了一跳,不过还未等李航走到切进,梁薇便先上前一步,一把拽住了了李航,直接将他拉到了一边。

“你来干什么?还嫌我不够丢人么?”梁薇恨铁不成钢的道。

李航看着梁薇红肿的眼睛,有些心疼的道:“薇薇,你放心,东泰合同的事我已经解决了,你不用再委屈自己了。

还没等梁薇回话,罗源讥笑声便响了起来。

“解决?你个王八蛋口气倒是不小啊,我倒想知道,没有我的盖章,合同的事你小子怎么解决,我告诉你,赶紧给我跪下道歉,要不然,到时候第一张律师函就是发给你的!”

听到罗源开口,梁家的其他成员,也纷纷七嘴八舌的开了口。

“姓李的,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罗经理道歉!”

“白眼狼,这些年你吃着梁家的,用着梁家的,如今还给梁家招来了这么大的祸,今天要是罗经理不原谅你,你也别舔着脸留在我们梁家了!”

“就是,罗经理再怎么说,也给公司带来的八千万的合同,可你除了蹭吃蹭喝以外还有什么用?当年老爷子让梁薇嫁给你就是个错误,早知这样都不如让梁薇干脆嫁给罗经理算了!”

而梁宇也顺势指着李航的鼻子道:“李航,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是自己滚过去跪下给罗经理道歉,还是让我找人按着你!”

见梁宇和一众梁家人全都站在自己这边,罗源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他得意的道:“姓李的,昨天晚上你不是很牛逼么?你现在倒是再牛一个我看看啊?还把合同的事解决了,可真能够能吹的,你找谁解决的,倒是说来给我听听啊!”

“他找的人是我!”

会议室门前,再次响起了一个声音。

“靠,还真有人,我倒瞧瞧谁这么不长眼,还敢管我的事!”

罗源听到响动,扭过了头,可当他看清楚来人的容貌后,却顿时吓得身子一软,整个人直接滚到了椅子下面,结巴起来。

“姚……姚总,您……您怎么来了!”

听到姚总两个字,梁家人这边顿时一片哗然。

“姚总?他就是东泰的老总姚成文?!”

“咱们的合同不是才千万的级别么?怎么会惊动到他头上?”

还未等梁家人回过神来,姚成文似笑非笑的瞧着罗源,虚眯起了眼睛。

“罗源,你小子行啊,打着公司的名头,让人家老婆陪你,怎么着,用不用我把你嫂子喊来,也让她陪你喝两杯啊?”

“姚总,你听我解释啊,姚总!”

罗源连滚带爬到了姚成文脚边,抓着姚成文的裤腿。

“免了吧,跟你说话,我嫌脏了耳朵。

姚成文一脚将罗源踢开,冷声道:“从现在开始,你被辞退了,公司分配的住房,明天我会派人回收,赶紧回去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罗源失神跌坐在地上,眼神满是绝望和茫然。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件小事,居然会惊动了公司的老总!

不光是罗源,此时一众梁家人见到这一幕,也都彻底傻眼了。

尤其是梁宇,这会儿更是脑袋嗡嗡直响,半晌都回不过神。

先前为了讨好罗源,他们不知花费了多少力气,本以为就此抱上了一条粗腿,却没想到这才片刻的光景,这根粗腿就被一搂到底,直接卷铺盖滚蛋了!

但紧跟着,他们又回过了神,齐刷刷的望向李航。

如果他们没听错的话,李航先前说过,已经解决了合同的事,难不成眼前这位东泰的老总,是因为李航才来的不成?

可……可这怎么可能?!

五年时间,李航窝囊废赘婿的形象,早就刻在了梁家每个人的脑海里。

他们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李航怎么会认识这种西江市首屈一指的大佬。

李航这小子,到底还瞒了他们多少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6.绑架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梁薇耐不住好奇,悄悄伸手拽了拽李航的衣袖。

“昨天我想去东泰公司找罗源算账,结果巧合碰见了姚总,就跟他说了整件事的经过,姚总听到罗源以权谋私的事,被气的不轻,这才出面了。

李航说完,还没等梁薇如何,反倒是梁宇等梁家人先齐刷刷舒了口气。

刚才见姚总给李航出头,他们可都吓得不轻。

这些年梁家是怎么对李航的,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假如李航要真是跟姚总这样的大人物关系莫逆,那日后哪还能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不过听李航方才话里话外的意思,姚成文这趟来主要是为了收拾罗源,至于他跟李航之间,就是单纯的巧合而已。

想通了这些以后,梁宇等人放松下来,同时在心中暗暗自嘲。

李航在他们两家呆了这么多年,他要真是什么了不得大人物,那不早就展露出来了,哪至于等到现在?

反倒是他们,被家里一个没用的窝囊废给吓成这样,真是跌份。

梁宇正了正领带,挤出一脸讨好的笑容,上前一步。

“姚总,你好,我是君瑞集团的执行总裁,梁宇。

姚成文瞥了梁宇一眼,他已经收到消息,知道就是罗源就是通过他给梁薇施压,想要逼迫梁薇就范,这会儿自然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

“梁先生是吧,这次的事是我们东泰处理不周了,我听说先前负责这单合同的人是梁薇女士吧,这样,这单合同就还是交由梁薇女士负责,不过数量上么……”

姚成文顿了顿,瞧瞧看了眼李航的脸色,同时竖起五根手指。

“东泰这边会把价格提高到五亿,就算是向梁薇女士道歉了。

五亿这个数字一出口,霎时间,梁家众人一片哗然。

按照原来的合同,这一单下来梁家的利润也就在千万左右,而经过姚成文主动提价,这单合同的利润空间一下便提升到了接近两亿!

和之前相比,简直翻了一倍还有余!

沉静在狂喜和震惊中的梁家众人并没有发现,姚成文说完数字后根本没有在意他们脸上的反应,反倒是颇有些紧张的看着李航。

李航心里自然清楚,姚成文主动提价是在做给他看,想要向他寻求原谅。

他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事情是罗源做的,他也懒得跟姚成文计较,只是不动声色的微微点了点头,跟着便错过目光。

得到了李航的默许,姚成文如释重负,长舒浊气。

随后,也不等梁家人再阿谀奉承,他便继续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回头我会派我的秘书来找梁薇女士签合同,我公司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姚总我送您!”

“姚总,慢点走,我给你领路。

梁宇等人像是哈巴狗一样,上赶着凑了过去,主动领姚成文离开公司,诺大一间会议室内,眨眼间就只剩下了梁薇和李航两人。

昨天在路边摊喝了一晚上酒,李航这会儿又困又乏,打着呵欠道:“薇薇,既然合同的事解决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梁薇站在李航身前,盯着他的眼睛,“你和姚总根本不像刚认识,而且刚才姚总身上也有酒味,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李航打了个哈哈道:“薇薇,你想多了,姚总那种身价过亿的大老板,我个卖包子的怎么可能认识,就是个巧合而已。

“巧合?”

梁薇一双美目中满是狐疑,显然,她根本不信李航这句话。

“嗯,就是巧合!”李航一口咬死,跟着也不再给梁薇追问的机会,便继续道:“薇薇,待会梁宇他们来了,指不定又得絮叨我,我就不在这碍他们的眼了,我先回家等你。

说完,李航也不管梁薇作何表情,就快步离开。

其实昨天在包厢痛打罗源时,他原本已经打算向梁薇说出实情。

可昨天晚上在烧烤摊时,他又仔细考虑了一下。

眼下他没打算跟老太爷和解,更没有接手首都国术馆,就算证实了他是李氏八极的传人,国术届的传奇神拳李无敌,又有什么用?

以梁家如今的格局来说,别说是首都国术馆,就是八极李氏这四个字究竟代表着什么,都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对他们来说,只有像姚成文那样有权有势的人,才是真正值得他们敬畏的对象,而李航如今既没有实权又没有资产,在他们眼里还不是一穷二白?

身份的事,李航迟早都会告诉梁薇,但却不是现在。

……

半个小时后,李航回到了家。

他正打算掏钥匙开门时,房门却忽然被推开。

丈母娘徐丹拎着手包,正好从门内走出。

两人同时一怔,李航率先皱着眉头道:“妈,你不会又要去麻将馆吧?”

徐丹欠赌债的事,李航已经听梁薇说过,先前他以为徐丹出去打麻将是为了娱乐消遣,自然不以为意,如今知道徐丹是在赌,当然没法坐视不理。

面对李航的质问,徐丹根本置之不理,反倒冷着一张脸道:“姓李的,你管谁叫妈呢?我昨天跟没跟你说过,以后别管我叫妈,我告诉你,薇薇必须跟你离婚,这事没得商量!”

“妈,你听我解释……”

李航眉头紧皱,刚想开口,却被徐丹一把推开。

“没用的窝囊废,你有什么好解释的,赶紧滚屋里老实等着薇薇下班,到时候我亲自盯着你们俩签离婚协议,一出门就看见你这么个玩意儿,真是晦气,呸!”

徐丹朝地上啐了一口,直接无视了李航,自顾自的离开。

望着徐丹离去的背影,李航眉头紧皱。

徐丹好赌的这个毛病,迟早得想办法让她戒了。

不然害她自己不说,还容易连累梁薇。

只是徐丹多半不会听他话,只有等梁薇今晚回来,由他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挑破,让梁薇好好劝劝徐丹了。

叹了口气,李航回屋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电话铃声急促响起。

李航半睡半醒的拿起手机,梁薇惊慌失措的声音紧跟着响起。

“李航,我妈被绑架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7.单枪匹马


一句话出口,顿时让李航的睡意全无。

他赶忙坐直身子,连忙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刚才有人用我妈的手机给我打了电话,说她欠的债逾期了,让我们赶紧带着钱去赎人,不然……不然……”

说到这,梁薇的声音已经哽咽的不成样子,显然焦急到了极点。

“薇薇,先别急,他们说到哪去赎人了么?还有赎金是多少?”

李航宽慰着梁薇,低声问道。

电话那头静默了片刻,跟着梁薇才整理好情绪,思索道:“好像家叫东升的麻将馆,离家不算太远,赎金是五百万,我已经在求梁家这边筹钱了……”

“好,我这就去看看情况,钱的事你先别急,到时我会想办法。

说话间的功夫,李航已经换好了衣服,挂断电话,推门而出。

电话另一头,梁薇听着电话嘟嘟的忙音,有点发傻。

徐丹欠下的债务可不是小数目,而是足足五百万!

李航刚才说他想办法,可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结婚这么多年,李航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他的包子铺,光靠那点辛苦钱别说五百万,就是想攒出五万块钱都难如登天。

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自己?

……

就在梁薇百思不得其解时,李航已经打了辆车,赶奔东升麻将馆。

车上,李航抽空给东泰的老总姚成文打了个电话,让他先转五百万到自己的卡上,姚成文没有二话,一口答应下来,很快,银行短信便发了过来。

收到钱后,出租车也刚好停下。

李航下车抬头,一眼便看见了东升麻将馆的牌子。

麻将馆不大,看样子只有二层,装修也显得格外低调,要不是因为事先知道底细,恐怕谁都不敢相信,这地方的赌局居然能达到上百万!

此时,通往正门的楼梯上,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在守着。

他见李航抬头望了过来,立马不耐烦的摆起了手。

“瞅什么瞅,今天不营业,别看了,赶紧滚蛋!”

“你是这家麻将馆的人?”

李航打量了一下对方,虽然还不知道他身手如何,但光是凭借这魁梧的身材,吓唬吓唬普通人,绝对是绰绰有余。

“你聋了是不是,没听见我让你赶紧滚么?”

对方不耐烦的皱起了眉,起身走下台阶,抬手一把推向李航的肩膀。

却见李航身形微微一侧,轻松避过,略显随意的反手一抓,居然直接精准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跟着用力一捏。

“哎哟哟……”壮汉立马痛呼起来。

李航的手指就好像是铁钳,死死夹住了他手腕上的穴位,让他痛不欲生。

“我问你,徐丹是不是在你们这?”李航压低声音,冷声喝问。

“嘶……你,你是梁家的人?”壮汉吸着凉气,惊异的反问道。

“少废话,告诉我,是还是不是!”李航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壮汉疼的脸都有些变形,连忙点头:“是,是,她就在屋里!”

得到了确切的答复,李航懒得再跟这种守门小弟较劲,顺势单手一推,直接将那人推到一旁,快步走进了麻将馆内。

屋子里,麻将桌和椅子都被推到了墙边,显得极其开阔,几个叼着烟的小混混,正守着楼梯口闲聊,见李航闯入,立马站起身,神色不善的围拢过来。

“干什么的?!”

“我是来赎人的。
”李航冷声道。

小混混们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快步上了楼,不一会的功夫,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用小拇指掏着耳朵,懒洋洋的下了楼。

“辉哥!”

下面的一众小混混,立马规矩的退到两旁,齐声喊了一句。

刘辉摆了摆手,上下打量了李航两眼,皱着眉头开了口。

“你是梁家派来赎人的?钱在哪呢?”

“我是徐丹的女婿,她欠你们的钱,我自然会帮她还。
”李航拿出银行卡,在刘辉眼前晃了晃,“这张卡里有五百万,不过我必须先看见人,确认徐丹安然无恙后,才能把钱给你们。

“徐丹的女婿?哦,我想起来了,你叫李航是吧,我可没少听徐丹那臭娘们念叨你这个窝囊废,不过我倒是好奇了,你一个全靠梁家养着的赘婿,从哪来的五百万?”刘辉目光中满是狐疑。

“钱从哪来不是你该关心的事,见到人,钱自然会给你。
”李航冷声道。

刘辉嗤笑一声,不屑道:“拿张破银行卡,就想骗老子放人,你特么拿我当傻子啊?想见人,行啊,先给我拿五百万现金来,不然就特么滚蛋!”

跟着,刘辉摆了摆手,冲手下吩咐道:“把他轰出去!”

“放心吧,辉哥!”

“没听见辉哥让你滚么?赶紧出去!”

一众小混混接到命令,立马一拥而上,推搡起了李航。

李航眉头皱了皱,毫不犹豫的一把拍开身前的手。

“靠,你还特么敢还手?欠打!”

见李航还手,小混混们顿时群情激奋,一个个挥舞起了拳头。

眼看道理说不通,李航毫不犹豫,抬腿就踹。

八极拳法,本身就极适合贴身短打,麻将馆这狭小的空间,完全不影响李航的发挥,反倒是对面这些凭着蛮力一拥而上的小混混,却束手束脚。

顶肘、贴靠、膝撞、寸拳。

无数刚猛的技法被李航熟练用出,但凡挨了李航一招的人,全都是当场倒地,连站都站不起来,八极刚猛暴烈的特性,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三分钟都没到的功夫,方才还叫嚣着的小混混,就全都倒在了地上,一个个疼的呲牙咧嘴,望向李航的目光,满是恐惧。

而作为大哥的刘辉,此刻更是目瞪口呆。

他怎么都想不到,那个在徐丹口中一无是处的废物赘婿,竟然是个如此凶猛的狠茬子,自己手下六七个小弟,居然连三分钟都没撑住,就全躺下了!

“我就说你一个人怎么敢单枪匹马的来赎人,还真有两下子,不过你也别得意,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不能就这么把人带走!”

刘辉冷哼了一声,随后扯着脖子,扭头喊了一声。

“杨师傅,有不长眼的来砸场子了,下来会会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8.钢拳无二打


刘辉话音一落,从二楼再度缓缓走下一人。

这人穿着一身黑色唐装,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神色满是漠然。

“杨师傅!”刘辉赶忙凑了上去,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

那人微微颔首,也不理会刘辉,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李航。

刘辉立马则得意洋洋的开口道:“姓李的,这位就是虎王杨晋鹏,西江市国术届的头号高手,曾经以一敌十都不落下风,哼,这下知道怕了吧。

李航没回话,只是再次上下打量了杨晋鹏两眼。

从步伐姿态来看,这个杨晋鹏多半走的是象形拳里,虎拳的路子。

虎拳发劲凶猛,阔气催力,跟八极门一样,都属于极其刚猛的拳法,不过由于虎拳没有吐纳法或者桩功的配合,只能算是纯粹的外家硬功。

这种硬功拳法,对自身损伤颇多,尤其是上了年纪后,实力方面更容易大打折扣,想来这就是为什么杨晋鹏,如今会沦落到给别人当打手的原因。

见李航没说话,刘辉还以为是杨晋鹏的名头吓唬住了对方,脸上得意的神色更加浓烈,一步三晃的凑到李航身旁,嗤笑出声。

“就凭你这个梁家的废物赘婿,还特么想跟我斗?美得你!臭小子,别说我没提醒你,下午三点前,我要见到五百万现金,不然你就别想着徐丹那个老娘们能完整的回家了,滚吧!”

说到最后,刘辉伸手一把推向了李航的胸膛。

李航右手一抬,毫不犹豫的一把拍在了刘辉的手背上。

“哎哟!”

“啪”的一声脆响,刘辉疼的呲牙咧嘴,整只手仿佛都没了只觉。

他连忙低头瞧了一眼,这才发现手背上已经红肿了一大片!

“你……你特么找死啊你!杨师傅,还不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

在刘辉的叫骂声中,杨晋鹏终于缓缓开口。

“当着我的面还敢动手,小兄弟,你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李航瞥了一眼刘辉,轻声道:“那是他自找的。

“果然是年轻气盛,好,我倒要瞧瞧你还能狂到几时!”

杨晋鹏怒极反笑,随后脚下用力一蹬,一跃而起,双手成爪,抓向李航!

这一招,当真有几分猛虎下山的韵味,显然西江虎王这个名号,还真不是刘辉吹出来的,杨晋鹏的虎拳功夫,明显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

只可惜,杨晋鹏的功夫再高,在李航面前却还差着不知多远,更别提如今他已经年近四十,而李航却才二十几岁,正是拳劲最盛的时候!

面对宛如猛虎般袭来的杨晋鹏,李航毫无畏惧,脚跟发力,右拳在极短的距离内猛然轰出,直接迎上了杨晋鹏的虎爪!

按理来说,以虎爪对拳,本是大优。

毕竟虎爪可以利用掌心吸收拳头的冲击力,随后还能化爪为钳,利用指力掐死对方手背的关节,是妥妥稳赢的局面。

可当拳头真的轰击在掌心上时,杨晋鹏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李航轰出的拳头,就好像是枚导弹般,那强大的冲击力,根本抵挡不住!

“砰!”

一声闷响,杨晋鹏脸色骤变,脚下连连倒退,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当他再次抬起头望向李航时,目光中已满是惊异。

如此短的挥拳距离,还能爆发出如此强劲的力道,难不成……?!

杨晋鹏艰难的吞了口吐沫,缓缓开口。

“敢问一句,小兄弟学的是哪一家的八极?”

“我姓李,你说呢?”李航收回拳头,漠然道。

尽管事先心中有了猜测,当听到李航亲口承认时,杨晋鹏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后背上满是冷汗。

李氏八极,是罗疃八极的分支之一,传承自大师李书文。

这一脉,向来有钢拳无二打之称。

所谓的钢拳无二打,就是指其杀敌败敌,往往只在一拳之间,根本无需在用第二拳出手,以此来彰显其拳法的刚猛暴烈!

最让人恐惧的是,李氏八极一脉向来凶戾狠辣,认艺不认人,即便切磋过招也都是招招全力,手下经常会有死伤。

而近期最出名的,莫过于几年前,李家天骄约战首都国术馆的一战。

那一战里李家天骄杀两人,致残两人,重伤七人,国术届无不闻风丧胆!

而眼前这人居然是李氏八极的传人,叫杨晋鹏怎么可能不后怕。

见杨晋鹏惊魂未定,李航轻声道:“李氏八极只是好艺,不是嗜杀,更不是对付什么人都需要尽全力,放心吧,我要是想杀你,刚才一招就够了。

李航的话,似乎比先前更加狂妄,但这次杨晋鹏不光没动怒,反而还在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没入的了李航的法眼,这才能保住一命。

“到了你这个年纪,虎拳这种外家功夫已经再难有进境了,回去可以翻翻吐纳术或者学些桩功,哪家的都行,重要的是调理呼吸和身体,这样还能多活几年。

李航随口点拨一句,跟着便不再理会杨晋鹏,迈步走向楼梯口。

而他略显随意的一句话,在杨晋鹏听来却仿佛如雷贯耳一般,他失神片刻,跟着赶忙起身,不顾周围还有刘辉等人,冲着李航的背影下跪叩首。

“多谢大师点拨,此恩没齿难忘!”

李航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身形便消失在了楼梯口。

而刘辉等人此时早已经看傻了眼。

杨晋鹏可是他们老大请来的高手,一人对付十个壮汉都是轻而易举,在他们看来,只要杨晋鹏出手,收拾一个毛头小子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杨晋鹏不光没能收拾的了李航,反而被李航一拳放倒不说,起身后居然还对李行磕头叩首,这简直都让他们都有些精神错乱了。

这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西江虎王么?怎么在姓李的面前就跟只小猫一样!

“杨,杨师傅,他,他还没给赎金呢,你怎么……”

刘辉这回已经语无伦次了,结巴了半天,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可杨晋鹏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辉,这个人,不光你我惹不起,就是大老板也惹不起,听我去劝,回去告诉老大,以后还是别招惹梁家了。

“不是,杨师傅,你被打糊涂了吧?咱们大老板在省内都说一不二,有必要怕一个小小的梁家,还有那个姓李的,他不就是个窝囊废的赘……”

话还没等说完,杨晋鹏却突然脸色一变,抬手一巴掌抽在了刘辉脸上。

“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回去告诉老板,如果他执意要动梁家,那对不起,我只能跟他告辞,从此别过了!”话音落,杨晋鹏毫不留恋,转身就走。

刘辉捂着脸,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脑袋嗡嗡直响。

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在丈母娘嘴里的窝囊废赘婿居然能把号称虎王的杨晋鹏吓成这个样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8.钢拳无二打


刘辉话音一落,从二楼再度缓缓走下一人。

这人穿着一身黑色唐装,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神色满是漠然。

“杨师傅!”刘辉赶忙凑了上去,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

那人微微颔首,也不理会刘辉,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李航。

刘辉立马则得意洋洋的开口道:“姓李的,这位就是虎王杨晋鹏,西江市国术届的头号高手,曾经以一敌十都不落下风,哼,这下知道怕了吧。

李航没回话,只是再次上下打量了杨晋鹏两眼。

从步伐姿态来看,这个杨晋鹏多半走的是象形拳里,虎拳的路子。

虎拳发劲凶猛,阔气催力,跟八极门一样,都属于极其刚猛的拳法,不过由于虎拳没有吐纳法或者桩功的配合,只能算是纯粹的外家硬功。

这种硬功拳法,对自身损伤颇多,尤其是上了年纪后,实力方面更容易大打折扣,想来这就是为什么杨晋鹏,如今会沦落到给别人当打手的原因。

见李航没说话,刘辉还以为是杨晋鹏的名头吓唬住了对方,脸上得意的神色更加浓烈,一步三晃的凑到李航身旁,嗤笑出声。

“就凭你这个梁家的废物赘婿,还特么想跟我斗?美得你!臭小子,别说我没提醒你,下午三点前,我要见到五百万现金,不然你就别想着徐丹那个老娘们能完整的回家了,滚吧!”

说到最后,刘辉伸手一把推向了李航的胸膛。

李航右手一抬,毫不犹豫的一把拍在了刘辉的手背上。

“哎哟!”

“啪”的一声脆响,刘辉疼的呲牙咧嘴,整只手仿佛都没了只觉。

他连忙低头瞧了一眼,这才发现手背上已经红肿了一大片!

“你……你特么找死啊你!杨师傅,还不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

在刘辉的叫骂声中,杨晋鹏终于缓缓开口。

“当着我的面还敢动手,小兄弟,你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李航瞥了一眼刘辉,轻声道:“那是他自找的。

“果然是年轻气盛,好,我倒要瞧瞧你还能狂到几时!”

杨晋鹏怒极反笑,随后脚下用力一蹬,一跃而起,双手成爪,抓向李航!

这一招,当真有几分猛虎下山的韵味,显然西江虎王这个名号,还真不是刘辉吹出来的,杨晋鹏的虎拳功夫,明显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

只可惜,杨晋鹏的功夫再高,在李航面前却还差着不知多远,更别提如今他已经年近四十,而李航却才二十几岁,正是拳劲最盛的时候!

面对宛如猛虎般袭来的杨晋鹏,李航毫无畏惧,脚跟发力,右拳在极短的距离内猛然轰出,直接迎上了杨晋鹏的虎爪!

按理来说,以虎爪对拳,本是大优。

毕竟虎爪可以利用掌心吸收拳头的冲击力,随后还能化爪为钳,利用指力掐死对方手背的关节,是妥妥稳赢的局面。

可当拳头真的轰击在掌心上时,杨晋鹏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李航轰出的拳头,就好像是枚导弹般,那强大的冲击力,根本抵挡不住!

“砰!”

一声闷响,杨晋鹏脸色骤变,脚下连连倒退,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当他再次抬起头望向李航时,目光中已满是惊异。

如此短的挥拳距离,还能爆发出如此强劲的力道,难不成……?!

杨晋鹏艰难的吞了口吐沫,缓缓开口。

“敢问一句,小兄弟学的是哪一家的八极?”

“我姓李,你说呢?”李航收回拳头,漠然道。

尽管事先心中有了猜测,当听到李航亲口承认时,杨晋鹏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后背上满是冷汗。

李氏八极,是罗疃八极的分支之一,传承自大师李书文。

这一脉,向来有钢拳无二打之称。

所谓的钢拳无二打,就是指其杀敌败敌,往往只在一拳之间,根本无需在用第二拳出手,以此来彰显其拳法的刚猛暴烈!

最让人恐惧的是,李氏八极一脉向来凶戾狠辣,认艺不认人,即便切磋过招也都是招招全力,手下经常会有死伤。

而近期最出名的,莫过于几年前,李家天骄约战首都国术馆的一战。

那一战里李家天骄杀两人,致残两人,重伤七人,国术届无不闻风丧胆!

而眼前这人居然是李氏八极的传人,叫杨晋鹏怎么可能不后怕。

见杨晋鹏惊魂未定,李航轻声道:“李氏八极只是好艺,不是嗜杀,更不是对付什么人都需要尽全力,放心吧,我要是想杀你,刚才一招就够了。

李航的话,似乎比先前更加狂妄,但这次杨晋鹏不光没动怒,反而还在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没入的了李航的法眼,这才能保住一命。

“到了你这个年纪,虎拳这种外家功夫已经再难有进境了,回去可以翻翻吐纳术或者学些桩功,哪家的都行,重要的是调理呼吸和身体,这样还能多活几年。

李航随口点拨一句,跟着便不再理会杨晋鹏,迈步走向楼梯口。

而他略显随意的一句话,在杨晋鹏听来却仿佛如雷贯耳一般,他失神片刻,跟着赶忙起身,不顾周围还有刘辉等人,冲着李航的背影下跪叩首。

“多谢大师点拨,此恩没齿难忘!”

李航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身形便消失在了楼梯口。

而刘辉等人此时早已经看傻了眼。

杨晋鹏可是他们老大请来的高手,一人对付十个壮汉都是轻而易举,在他们看来,只要杨晋鹏出手,收拾一个毛头小子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杨晋鹏不光没能收拾的了李航,反而被李航一拳放倒不说,起身后居然还对李行磕头叩首,这简直都让他们都有些精神错乱了。

这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西江虎王么?怎么在姓李的面前就跟只小猫一样!

“杨,杨师傅,他,他还没给赎金呢,你怎么……”

刘辉这回已经语无伦次了,结巴了半天,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可杨晋鹏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辉,这个人,不光你我惹不起,就是大老板也惹不起,听我去劝,回去告诉老大,以后还是别招惹梁家了。

“不是,杨师傅,你被打糊涂了吧?咱们大老板在省内都说一不二,有必要怕一个小小的梁家,还有那个姓李的,他不就是个窝囊废的赘……”

话还没等说完,杨晋鹏却突然脸色一变,抬手一巴掌抽在了刘辉脸上。

“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回去告诉老板,如果他执意要动梁家,那对不起,我只能跟他告辞,从此别过了!”话音落,杨晋鹏毫不留恋,转身就走。

刘辉捂着脸,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脑袋嗡嗡直响。

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在丈母娘嘴里的窝囊废赘婿居然能把号称虎王的杨晋鹏吓成这个样子……
继续阅读《武神极婿(书号:13644)》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