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飘星,展颜(剑神的九死一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剑神的九死一生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笑如雨
简介:他不过四十便修到圣境而飞升
却因为酒色财气太重被重新历劫
经过九世的纨绔,纸醉金迷而早早归天
到了第十世,终于是改头换面,成了无名无姓的乞丐
后来才发现,自己所依附的身体里,还有一个另一个时空来的人,
只不过被自己一直压迫,两个灵魂存在一个躯体
在天之涯,地之宫的修行,
与战红颜和落红羞的感情纠结,
与外界邪恶的滔天魔道之中
他和它终于向世人重新证明了
剑神,不只是传说

角色:楚飘星,展颜
楚飘星,展颜(剑神的九死一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剑神的九死一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喝酒只是为了灌溉我的酒窝


“你为什么爱喝酒?”

“这很奇怪吗?”

“当然。”

“很重要?”

“是的。”

“有意思。”

“怎么说?”

“你看我,笑起来是不是有两个酒窝?”

“是啊!”

“所以,我喝酒,也只是为了灌溉自己的酒窝,

不要让它枯萎。

不然,不仅我会伤心,难过,

关键是,对不起生我的父母。

还有天下的女人?”

“天下的女人?为什么?”

“因为那样,就不会让她们养眼了。”

…………

“比如你,是不是觉得我笑起来挺好看的?”

“没感觉。”

“那么莫非你喜欢女人?”

“你……你成功的恶心到我了。”

落红羞起身看着这个酒鬼。

头发散乱,浑身破烂的小乞丐。

虽然长的还算有点俊俏,

哼!

怎样也还是个乞丐,叫花子。

可他为什么天天有酒喝,他有钱吗?

不过乞丐而已?

难道这城里的人都那么心善?

乞丐讨饭,送酒下饭?

落红羞转身就走。

真搞不清楚,师父怎么就相中他?

猛的,落红羞停步,转身。

嫣然一笑。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那你知道天宫吗?”

“天空?”

“不是,是天~宫。”

“天空不是在你头顶吗?”

小乞丐指了指上空。

落红羞咬牙。

“天之涯,地之宫,简称天宫。”

“奥……没听过。”

落红羞跺脚。

“那你见过会飞的人吗?就像我这样。”

落红羞身上飞出一把很漂亮的剑,落在脚下。

她踩了上去。

剑就驮着她飞了起来,在半空中优雅的转了一圈。

落红羞落地,收剑。

“好看吗?”

小乞丐手里多了个酒葫芦。

“挺好看的。”

“怎么样,想学吗?”

“不想。”

“??为什么?”

“又不能当饭吃,当酒喝。”

落红羞有种想扇耳光的冲动。

“没一点志向,天生的乞丐命。”

落红羞踏剑而去。

天之涯,地之宫。

简称天宫,是这片大陆最显赫的四大剑宗之一。

也是这片大陆东方最大,最有实力的剑宗。

落红羞飞过几座高大的山峰。

山峰中阁楼无数。

越过几片云裹的大殿。

大殿旁人影穿梭。

窜过几道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天梯。

天梯两旁守卫重重。

直接无视了那些目瞪口呆的守梯弟子。

那些弟子瞪着眼,张着口。

看着天上那一道红影飞过。

“是她吗?”

“好像是。”

“今天值岗真是运气啊!居然有幸看到她?”

“虽然没有看见真容……”

“看看身影,心里也是热火朝天啊……”

一片大笑。

落红羞冷笑。

飞入更高的,在空中浮现的一座山峰,

到了山上那座白如脂,翠如玉的宫殿上空。

看准一个地方,直接,

射了下去。

七层楼。

天宫最高级别的九座山峰,漂浮在高高的空中。

这里是第七座山峰。

简称:七层楼。

战红颜坐在殿外的一株参天古树下。

一身白红衣裙犹如白玉中透着丝赤霞。

养眼的容颜看不出年岁。

只是发梢的几丝斑白透露出了年轮。

树下有白玉石桌,桌上有白玉茶盏。

从树叶上滴落的雾水,就那样滴入茶壶。

战红颜单手一握,几息之后水便热了。

倒入茶盏。

里面有翠色的茶叶,随着热水入杯。

冒出热气。

一阵清香随之而出。

沁人心脾。

一道红影从天而降。

一个穿着似红霞,奔放如红火的姑娘走近身前。

绝美的脸颊上一团红云似火。

撅着嘴巴。

不知是害羞还是生气。

总之脸上一片绯红。

战红颜看着落红羞道:

“别整天火急火燎,你以为那样就能成了风火轮?”

“师父,今天我才发现,原来您的眼光,那样差。”

“什么意思?”

还没等落红羞开口,战红颜忽的一捂嘴巴。

仔细的打量着落红羞。

噗的一笑。

“看着你,我忽然觉得你刚才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

“何止是有道理,简直是道理通天……”

随着落红羞那天字音调拖了好长。

落红羞白眼。

“果真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货色!”

战红颜一笑,

如云去月露,似雨过天晴。

落红羞叹了口气。

“幸好我知道你是我师父,否则……”

“怎么?”

“我会把你打晕卖了。”

“那你估计能值多少钱?”

落红羞道:“您还真敢接茬,多大年纪了都。”

“那你能看出我多大吗?”

“五九!”

“什么?”

“再加一。”

落红羞笑道:

“我当然知道您的年纪。”

“怎样看出的?”

落红羞手里多了个小铜镜。

“自己看看。”

战红颜仔细一看,几丝白发在额角悄悄伫立。

战红颜用手一撩。

白丝不见,一片乌黑。

右手轻拍着胸口,喘着娇气。

“大意了,谢谢徒儿的镜子,让为师抹去了今日的年华。”

“还好是你,原来是你!”

落红羞听着很别扭。

战红颜:“见到了吗?”

落红羞:“见到了。”

“怎么样?”

“不怎么样?”

“怎么说?”

“就那样,乞丐命。”

“???”

“教他飞都不愿学。”

战红颜皱眉:“确定是他?”

落红羞展颜:“绝对是他。”

“他是不是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

“确实。”

“而且是个小乞丐。”

“正是。”

“那么他为什么不肯?”

“您觉得他会肯吗?”

“应……该会吧!”

落红羞摇头。

“他是个酒罐子,无时不刻都在喝酒。”

“那又有什么关系?”

落红羞忽然想喝酒 ,想醉了。

不用再看这个师父,也不要再听她的语言。

“七层楼禁酒的啊!”

“奥……不好意思,徒弟,为师喝了杯茶,忘了。”

落红羞直接翻眼。

落红羞想起酒窝,看着自己的师父,战红颜。

“师父,你知不知道,当我问他为什么喜欢喝酒的时候,他是怎样回答的?”

“为师又不是你,也不在跟前,怎会知道!”

落红羞真想拂袖而去。

没有点幽默感。

压住了心头火,落红羞笑着说:

“他说,喝酒就是为了灌溉自己的~酒窝,怕它枯萎,这是什么逻辑?”

战红颜眼神一亮。

“好有诗意的话啊!还有什么?”

“他还说,如果不喝,就会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天下的女人。”

“为什么?”

战红颜饶有兴趣的给自己徒弟倒了杯茶。

落红羞有点失落。

为了个没有见过面的臆想弟子,还是个男子。

还是个爱喝酒的叫花子。

师父啊,战红颜啊!

天之涯,地之宫的第七层楼主事的人儿。

你的花痴怎么这样的泛滥。

分明不屑于徒弟我。

居然直接在面对面的无屑。

居然为了叫花子的信息,给徒弟斟茶?

“他说,那样天下女子就不会养眼了。”

“师父你听听,多恶心?我差点吐了。”

战红颜呵呵一笑。

落红羞身上一冷。

“果然有意思,你可看见除了酒窝,脸上还有什么?”

落红羞凝眉,思索。

摇摇头。

战红颜道:“眉间,额头有个小小的小窝,因为太小,不足以称之为酒窝。”

“师父,难道您听说过额头上有酒窝的吗?”

“嗯!说的也是啊,没想到红羞也会分析语句了,可喜,可喜。”

“那叫常识啊,师父!”

落红羞继续思索,再次坚定的摇了摇头。

“是真的想不起?还是真没有?”

落红羞不知怎样回答。

战红颜似乎叹气。

又像是着急。

又带着丝惊惧。

战红颜忽的笑了。

“红羞,你可知道无问和尚?”

“无问和尚?”

落红羞支头细想。

“是不是那个……”

“对,就是预言你在十八岁步入天初境的那个秃驴。”

“记得,怎么了?”

“他现在就在天宫。”

“干什么?”

战红颜道:“那个爱喝酒,有酒窝的小乞丐就是他推荐的。”

“所以我叫你去。

他说不会给别人推荐,

可是如今……”

落红羞猛的站起。

“如今怎样?”

战红颜看着远处脚下的云雾。

“或许现在已经从六层楼出来,赶往五层楼了。”

“为什么?”

“因为咱们七层楼没有酒,所以……”

落红羞道:“所以,五六层都有,所以他就去了?”

战红颜点头。

“他说话可有口碑?”

“醉后便无。”

战红颜道:“以他的话说,醉后食言是谓不知。”

落红羞跺脚:“所以师父你……”

战红颜似乎喝茶喝的有些醉意?

悠悠叹了口气:

“就是不知六层的楚飘星,五层的叶弯月,此时还在不在楼中,哎……”

落红羞红影一闪。

飞入空中。

传来一道声音:“酒能破戒吗?”

战红颜一愣。

终于开口:“先拐回来再说。”

“绑架可以吗?”

终于战红颜没有开口。

轻轻饮了口茶道:“有点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