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良薇,春樱(重生嫡女打脸日常)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依依兰兮
简介:新书《被迫嫁给前未婚夫世子之后》发布啦,欢迎收藏
上辈子她是有多蠢,才会以为那么多的“偶遇”是天定良缘,而不是有心人的策划谋算
这一世,她会让他们所有的谋算全盘落空,她要双亲无恙,兄长平安,一家人和和乐乐
上一世,他选择了站在一旁,默默的守护她、拼尽全力暗中助她,看她为太子妃、登皇后位,最终却看她熬至油尽灯枯
这一世,他要先下手为强,将她护在身旁,为她遮风挡雨,保她一生欢愉

角色:沈良薇,春樱
沈良薇,春樱(重生嫡女打脸日常)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嫡女打脸日常》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


    十三岁的沈良薇坐在月洞窗前,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

    雪花搓绵扯絮一般,纷扬在整个天地之间,模糊了视线,也阻隔了前世今生。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纤细白嫩的手指,终于是确定,她重生了。

    真好啊,她勾了勾唇,目光带着几分与年龄不符的森冷狠厉,现在的她,有爹娘兄长,有健康的身体,有用这条命经历了惨烈一生磨练积攒的处事经验,那么,何妨痛痛快快的有冤抱冤有仇报仇,方不辜负这新生。

    门帘轻动,丫鬟春樱“呀!”了一声忙奔了进来,快手快脚的将窗户掩上,一边道:“二小姐,这样冷的天您怎么打开了窗户呢,若是着了风寒那可怎么办!”

    说着忙握她的手,果然指尖冰凉,春樱急的忙扶着她往炭火旁去:“手凉成了这样,您啊,可太淘气了!”

    沈良薇唇畔隐现淡淡笑意看着春樱,鼻子一酸险险落泪。

    春樱姐姐也还在呢,青春俏丽,而不是那个被婆婆和无赖丈夫折磨得死气沉沉、眼神麻木、枯瘦如柴的虞三儿家的。

    沈良薇恨极了自己,上辈子她是有多冷漠、多糊涂,才会认为春樱落到那样的下场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是她没有尽到做人媳妇的本分?

    她那个婆婆......自己的奶娘,是那样一个狼心狗肺、自私恶毒的东西,她怎么就看不清呢?

    门帘又一动,一名穿着粉红裙袄、涂脂抹粉、十三四岁俏丽丫鬟也进来了,看见春樱跟沈良薇单独待在一起顿时目光变得锐利狐疑,皮笑肉不笑道:“春樱,你怎么在这?不是叫你去做杏仁酥酪吗?酥酪呢?”

    说着又嘀咕:“成天就知道偷懒、偷奸耍滑,也就咱们二小姐性子好容得下你,换做别人,早打发出去了!二小姐,您可得管管,不然她这样的出去了,丢的可是您的脸面!”

    春樱气结:“你、你胡说什么!”

    春樱素来不会吵架拌嘴,且这香云是老夫人给二小姐的人,虽然比她小一岁,却是这屋里唯一的一等丫鬟,又是二小姐奶娘虞嬷嬷的干女儿,素来抓尖好强,春樱多少也有些忌讳,并不很敢同她争执。

    一来二去的,倒显得春樱心虚理亏。

    前世,沈良薇就是这样认为的。

    前世的沈良薇被虞嬷嬷和香云洗脑,也认为春樱不分辨就是心虚、是她的错!不然的话,她为什么不分辨呢?

    香云冷笑:“我怎么胡说?不然酥酪呢?你不是去做酥酪了吗?怎么又在这?还敢说不是偷懒!”

    “出去。”沈良薇开口。

    香云更得意了,睨了春樱一眼:“听见没有?二小姐叫你出去呢,还不滚?”

    春樱委屈的咬了咬唇,企图解释:“二小姐——”

    “大胆!”香云柳眉倒竖,“二小姐的话你也敢不听了?眼睛里还有没有二小姐,你要以下犯上不成!”

    沈良薇冷冷道:“我看你才是大胆,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的,谁给你的胆子?还有,我是叫你出去,还不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第2章 贱婢


    呼吸一滞,屋子里陷入瞬间诡异的安静,春樱和香云两人都惊呆了、愣住了、睁大了眼睛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沈良薇又是惭愧又是心疼又是暗暗自嘲以及暗自苦笑:糊涂、糊涂啊!她恨不得给上辈子糊涂的自己一巴掌!

    “二小姐,”香云委屈不已:“您怎么、怎么——”

    “还不滚?”沈良薇心里暗暗痛快,俏丽的小脸上几许威仪凌厉,久居上位者的气场全开,竟无端的让人心底生凉:“本小姐的话你也敢不听了?眼睛里还有没有本小姐?你想以下犯上不成!”

    竟是把香云之前的话全还给了她。

    春樱虽然也有些奇怪自家二小姐为何突然会这般对香云,但是很显然,她乐见其成,于是不由分说将香云推了出去:“香云你还是先出去吧,别惹二小姐生气了。”

    “等等。”沈良薇忽然又开口。

    香云立刻推开春樱轻轻一哼,神色间又得意起来,她就知道二小姐肯定不会这样对她的。

    错觉,一定是错觉,她刚才怎么会觉得二小姐可怕呢?二小姐不过是她和干娘、以及老夫人捏在手里的一团泥,要她圆就圆、要她扁就扁,她就是个蠢货!

    得意洋洋的香云刚开口企图说些什么:“二小姐——”

    但立刻就被沈良薇给打断了,“你刚才说让春樱去做杏仁酥酪?”

    “是,”香云气愤不已:“但是她竟然偷奸耍滑——”

    “我从不吃杏仁,”沈良薇凉凉道:“这是做给你的,是吗?春樱是你的丫头还是我的丫头?让她给你做吃的,你多大脸?”

    你多大脸?

    香云和春樱再次惊呆了。

    不同的是春樱简直通体舒畅,犹如三伏天喝了一碗冰冰凉凉、酸酸甜甜的酸梅汤,一个字,爽。

    香云脸上则渐渐烧了起来,火烧火燎,又羞又窘又愤恨。

    “二、二小姐......”香云愣愣的,语无伦次,她不懂,二小姐这莫非是中邪了?不然怎么会这样说她?

    沈良薇瞟了她一眼,又道:“你想吃杏仁酥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只管去找厨房要。只要你自个有银子付得起,你天天吃燕窝鲍鱼都可以。”

    意思就是,别记在她的账上。

    香云脸色彻底变了。

    她一向来又懒又馋,吃得圆脸双下巴,才十四岁的姑娘那腰粗的跟水桶似的,她经常往厨房要东西,都是打着沈良薇的名头,记在沈良薇的账上。沈良薇的母亲容歆还只当是自己闺女吃的,不知往里填了多少银子。

    沈良薇越想越气,怒火烧起来,冷笑道:“以前你打着我的名号吃掉了多少东西你自个心里清楚,我也不说叫你吐出来了,但你打着主子名号行事总是你的不是,既有了不是便该受罚对不对?给我出去,院子里头跪一个时辰,去!”

    香云又羞又气:“二小姐!”

    春樱也吃了一惊,欲言又止,到底没说话。香云这一向来所为,的确太过分,早就该受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第3章 罚了小的引来老的


    沈良薇厉声呵斥:“还不去?本小姐罚不得你?”

    香云一声呜咽,转身掩面而去。

    沈良薇稍稍压了压火气,缓缓平复心情,看了春樱一眼,“春樱姐姐,咱们才是自己人。病了一场,我算是想明白了!”

    春樱简直要喜极而泣,连连点头,欢喜道:“小姐放心,奴婢一定好好伺候您,绝无二心,更不会欺瞒您!若是夫人知道——夫人、夫人也一直极疼爱您的!”

    春樱不好说“要是夫人知道您这么想该有多欢喜!”之类的话,不然倒是有编排暗示老夫人不贤似的。

    沈良薇笑着点头。

    思潮起伏,百般滋味。

    娘自然是极疼她的,否则上辈子也不会为救她而丧了命,可惜,上辈子她明白的太迟了。

    她出生的时候,太后病榻缠绵,娘是太医院唯一的女太医,医术精湛不让须眉。

    因此,她满月之后便被交给祖母照看,娘几乎每天都要进宫为太后看诊、配药,有的时候在宫里一待就是好几天,根本无暇照顾她。

    三年之后太后薨逝,娘这才从这件事中解脱出来。

    但她却没有再回娘身边,因为祖母说养她养出了感情,仍旧将她留在身边。

    娘和爹也不好说什么,不然倒显得需要用母亲的时候就用、不需要了一脚踹开似的,那是不孝。

    可她和娘、爹的感情,却是这么渐渐生疏了下去。

    娘越对她愧疚、觉得对不起她,她被那些人挑唆得对她怨恨越深,认定她是为了讨太后欢心、为了前程而不顾她这个亲生骨肉,认定她冷酷凉薄。

    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就是那个口口声声疼爱她的祖母,亲手将她推入了泥潭,操纵了她的姻缘,葬送了她的一生......

    上一辈子的她,是真的瞎。

    不会看、不会想,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对她好。

    春樱倒了茶来,沈良薇正与她说着话,奶娘虞嬷嬷笑眯眯的进来了。

    沈良薇垂眸,掩去眼底的恨意与厌恶。

    她的悲剧,她一家至亲骨肉的悲剧,这些人全都是推手,没有一个无辜。

    “二小姐今儿瞧着气色倒是好了许多,如此老奴也放心了!”虞嬷嬷笑眯眯的,一脸关切,说着又问午饭用了多少?可喝了药?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等等,特别慈爱。

    沈良薇没有回答虞嬷嬷,甚至听着她问这些话,脸上半点反应都没有,而是目光盯在了她身后的香云身上,怒声发作:“香云,我不是叫你跪在外头一个时辰吗?谁准你起来的?我的话你敢不听?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子!”

    香云闻言下意识缩了缩,眼巴巴的看向虞嬷嬷。

    那眼神中还有另外一样意思:干娘您瞧,我没骗您吧?二小姐她就是失心疯了!

    “出去跪着!”沈良薇厉声呵斥。

    虞嬷嬷也有点傻眼,自己一手带大的人自己再清楚不过是个什么性子,往日里叫她和老夫人哄得团团转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变就变?

    没想到,竟是真的。

    虞嬷嬷忙笑道:“二小姐,香云做错了什么您跟老奴说,老奴必定罚她。这样的大雪天怎么能叫她出去跪着呢?若是万一有个好歹,岂不有损二小姐良善贤淑的名声?况且,香云一向来老实,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第4章 强势


    “或者,是不是有什么人在二小姐跟前挑拨进谗,陷害香云?”虞嬷嬷意有所指的瞟了春樱一眼。

    春樱是大夫人给二小姐的,她早就看不顺眼了。

    但这死丫头做的一手好药膳和点心,大夫人说给这么个人伺候二小姐饮食,便是老夫人也不好拒绝。

    再如何,那也是亲娘。

    沈良薇没有回答虞嬷嬷这一番话,目光渐渐冷了下来,语气更为凌厉,盯着香云:“出去跪着。”

    香云脸色一白,下意识抖了抖,看向虞嬷嬷:“干、干娘......”

    虞嬷嬷一怔,尴尬且恼:“二小姐——”

    “奶娘,莫非这丫头是主子不是奴才?我叫不动她是不是?既不是我的奴才,我这凌霄院她也别待着了,上别处待着去吧。”

    竟是要把香云赶走的架势。

    虞嬷嬷和香云都吓了一跳。

    “这——二小姐,哪里就这么严重,没准这就是个误会,总要把事情说清楚——”

    “出去跪着!”沈良薇油盐不进,冷冷道:“否则,还是滚吧!”

    虞嬷嬷暗暗咬牙,这、这还真是失心疯了!

    罢了,这越说越僵压根儿就没法说,回头跟老夫人再说去,就不信老夫人治不住她。

    虞嬷嬷偏头瞟了香云一眼使了个眼色。

    香云又气又恼又委屈,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但见干娘都不帮自己了,哪里还敢闹?

    只得委委屈屈的出去跪着了。

    她心里气恨极了,二小姐竟这么对她,她的脸面可算是丢尽了!

    沈良薇将两人使眼色的情形看的清清楚楚,暗暗自嘲,看吧,香云这贱人,果真是一点儿没把她放在眼里,这时候了也还只听虞嬷嬷的。

    上辈子她会背叛自己,又有什么奇怪!

    “二小姐,您好生歇着吧,不过是个丫头罢了,您啊,可别跟她置气,多有失身份。只有那上不得台面小家子气的,才跟下人置气呢!”

    沈良薇无可无不可,“奶娘下去吧。”

    虞嬷嬷点点头,三角眼一睨,阴狠盯了春樱一眼,方才转身离开。

    虞嬷嬷刚走,沈良薇便起身道:“我去看看娘,娘这会儿应当在府中吧?”

    春樱一喜,忙点头道:“大夫人在的,奴婢给您拿衣裳!”

    春樱很快取来了出风毛的火狐斗篷,又往手炉里添了炭火,塞进沈良薇手里,打了伞,吩咐夏木看好屋子,扶着她去了。

    “二小姐那样、那样对虞嬷嬷和香云,只怕......只怕老夫人知道了会问二小姐呢,二小姐......”

    沈良薇浑不在意笑了笑,“放心,无妨的。”

    她敢打赌,她那个奶娘恐怕刚从她这里出去,就往老夫人住的福安院告状去了。

    可是,那又如何?

    她爹乃都察院左都御史,正二品大员,御前行走天子心腹近臣;娘是太医院医术排前三的太医,宫妃、贵人们无不信任敬重。

    大兄沈弘霖从军,如今在西北大军之中,不过二十三岁,却已是正四品参将,深得郭大帅看重,乃军中赫赫有名的后起之秀,前途无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第5章 母亲


    整个家中排行三的二兄沈弘询乃上一届的探花郎,如今任翰林院侍读,才名满天下。

    至于二叔、三叔以及几位堂哥,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的父兄。

    这沈家,全靠他们长房撑着,所以,她怕谁?

    一个两个刁奴,她想收拾,简单粗暴的就收拾了,那又怎么样?

    难不成她还得跟她们迂回曲折的设计、算计、使手段?她们配吗?

    她说香云不敬主子,就是香云不敬主子,谁还敢问她要证据不成?呵,笑话!

    沈良薇心里暗自感慨,她这样的身份,怪不得,上辈子封了邕王的二皇子萧景淮一门心思的想要娶她。

    他想要娶她,还不敢主动追求,生怕惹他父皇猜忌,于是与老夫人、二房、三房合谋算计她,让她对他情根深种,自己不顾脸面、不顾父母劝阻,哭着喊着求着执意要嫁他......

    沈良薇的父母住的地方叫春藤院,距离她的凌霄院颇远,她与春樱走了好一会儿才到。

    沈良薇的母亲、沈家大夫人容歆这日没去太医院。

    大雪漫漫,无事可做,她习惯性的拿着一卷医书在看。

    丫鬟海棠喜滋滋跑进来禀报说二小姐来了的时候,沈大夫人瞬间愣住。

    随后“啊!”的回神猛的起身,因为起的太慌张,打翻了身旁小几上的茶盏,茶水泼了一地。

    她顾不得去看自己的衣襟裙子有没有弄湿,忙将书卷放下迎了出去。

    打起帘子,正好与沈良薇面对面。

    母女两个一时呼吸均是一滞。

    沈大夫人又惊又喜的神色中还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仿佛生怕自己万一做了点儿什么惹了女儿不高兴似的。

    沈良薇恍若隔世——不,是真的隔了一世。

    上一世,邕王登基为帝之后她这个太子妃顺理成章的成了皇后。

    可是,狡兔死走狗烹,邕王之前有多依靠她父兄的力量夺得皇位、登基之后就有多忌惮。

    她这个皇后首当其冲。

    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纵容暗示宠妃给她下毒,是娘拼死把她救了回来。

    可娘在救她的过程中不慎感染,缺了一味药无法彻底解毒,从此伤了身体根基,没过两年,就病逝了。

    她自知命不久矣,日以继夜不肯歇息的炼制了无数各类解毒、救命各种药丸。她生怕去世之后她在宫里再遭暗算,这些药丸一大半都给了她。

    可她多傻,那个男人几句花言巧语就几乎将娘的心血骗光!她怎么就那么傻呢!

    此刻再见娘,几乎只是瞬间,沈良薇便感觉到了她对自己浓浓的关切和母爱,当局者迷、当局者迷啊!她跳出了老夫人给她画的怪圈,什么都明白、什么都看清了!

    “娘!”沈良薇微笑着唤道,眼中泛起一层水雾,她忙眨了眨眼化开。

    “哎、哎......快、快进来、外边冷、快进来......”沈大夫人被女儿这一声“娘”喊得心都飘起来了,眼睛亮得惊人,容光焕发。

    她伸手想要握沈良薇的手,忽然想到沈良薇很不喜欢被她触碰,僵了僵,又悄悄的将手放下,只是那满脸的笑容遮都遮不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第6章 老夫人为什么


    这是女儿第一次主动日常里来看望她,她怎么能不高兴?她高兴得心都要飞起来了。

    沈大夫人语无伦次的招呼沈良薇坐下,叫人上茶上点心,“娘这儿没什么吃的,你想吃什么,娘叫人出去买,回头、回头给你送去,好不好?”

    沈良薇点点头,笑着“嗯”了一声,想了想说道:“我想吃锦福斋的点心。”

    沈良薇何尝没看到自己娘这紧张又兴奋、又有些小心翼翼的神情?心中又欢喜又心酸。

    她知道不能一下子改变的太多,得慢慢来。

    她不急,她还有一辈子那么长呢。

    这一世,他们一家都会平安和乐、长命百岁的!

    沈大夫人喜得心花怒放,“好、好,娘这就叫人去买!海棠!”

    海棠笑着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吩咐。

    沈大夫人欢喜温柔的看着沈良薇,满肚子的话想说,反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以前也总想跟女儿亲近,可是女儿根本不要她送的点心零食,说是有祖母呢,用不着她的!她曾经送去的芙蓉糕,被她原封不动的又送了回来。打那之后,她就不敢给她送了。

    方才那话也是一时下意识顺口就说了,说了之后她立刻便懊悔了,生怕女儿会拒绝、会生气,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

    “对了,薇儿你,可是有什么事?我是你娘,你......你有什么事都不必遮掩,只管说便是。”沈大夫人说道。

    她依旧不敢相信幸福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她以为她有所求,但即便有所求,她也心甘情愿努力为她做到。

    沈良薇心里一酸,却是睁着漂亮清澈的眸子冲母亲笑了笑:“没有,我就是想娘了,想来看看娘。您是我娘啊,我想您了就来了!我以前还小,不懂事,娘,您别怪我......”

    老夫人养了她十几年,十几年的时间,只要有心故意,足以把她自己的喜好厌恶变成她的喜好厌恶。

    牢牢的掌控着她。

    她用悲剧的苦楚一生终于看清楚了。

    可是,哪怕是现在重生了,她也不明白,老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处处针对他们大房,却对没出息的二叔、三叔两房处处维护!

    沈大夫人又悲又喜,悄悄偏身飞快的抹掉眼角湿意,点点头又摇摇头:“傻孩子,娘欢喜还来不及,娘怎么会怪你呢?是娘对不起你啊,你小的时候,娘没有照顾你......”

    “那不怪您,如今我懂事了,以前的事我们都不说了好不好?娘,以后我们都好好的。”

    “好,好......”

    母女俩说着话,原本就是血脉相连的嫡亲母女,天生便是最最亲近的关系,芥蒂一解开,两人很快便亲密轻松了起来。

    正说着话,老夫人身边的珊瑚忽然来了,沈大夫人微微一僵,勉强保持镇定笑容,命人请了进来。

    “奴婢见过大夫人、二小姐!”珊瑚笑着行礼。

    十七岁的姑娘身材婀娜有致,鹅蛋脸,杏核眼,穿着水红缠枝花的对襟褙子、杏色挑线绣花长裙,十分出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第7章 多大脸


    沈大夫人只得微笑问道:“珊瑚可是有事?”

    “是老夫人想二小姐了,”珊瑚瞟了沈大夫人一眼,便只看着沈良薇,亲亲热热的笑着道:“老夫人特意叫人买了二小姐最爱吃的芙蓉糕,这不,便打发奴婢来请二小姐过去。这芙蓉糕啊,就要趁热吃才好,请二小姐这便随奴婢过去吧!老夫人一向啊,可是最疼二小姐了!”

    珊瑚含笑说着这些话,语气神态中透着一股子亲热亲昵,仿佛她和沈良薇是“自己人”,其他人都是外人似的。

    以前的沈良薇是个棒槌,傻,对此只觉得心里亲切,觉得珊瑚姐姐对自己可是真好!

    如今冷眼从旁观者角度去看,心说脸呢?多大脸!

    她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奴婢,也敢把自己当做与她平起平坐之人?

    至于她“最爱吃”的芙蓉糕,沈良薇更是笑意讽刺。

    前世嫁给邕王那个渣男之后,她再也没有吃过芙蓉糕。

    没有任何特别的缘故,而是,再也没有想起来要吃那玩意儿。

    没有人再在她跟前一个劲儿的说她最喜欢吃,也没有人再拿给她吃,她也就不吃了。

    现在她才明白,其实,她从来没有“最爱吃”芙蓉糕。

    之所以“最爱吃”,是因为老夫人、奶娘她们总说她最爱吃芙蓉糕,总给她吃,她那时候傻,什么都听老夫人的,下意识的也认为自己最爱吃。

    可是,如果真的最爱吃,为何嫁人之后从来没有主动说过要吃这个?

    现在想想,是因为芙蓉糕最便宜吧。

    堂姐堂妹堂兄弟他们吃的都是核桃酥酪、水晶桂花糕、什锦糕、燕窝羹等等,她却只有“最爱吃”的芙蓉糕。

    十块芙蓉糕也不如一块什锦糕值钱,老夫人却每次都能慈爱的笑着说特意把她最爱吃的芙蓉糕留给她,谁也不给。

    她这个棒槌傻得可爱,为此还格外高兴呢!

    殊不知在她们眼里,早把她笑死吧。

    “这样大雪的天气,也不忘叫我过去吃芙蓉糕,可见祖母是真的极疼爱我呢!”沈良薇笑容甜美,看着珊瑚笑着说道。

    沈大夫人脸色微变,想说什么,到底忍住了。

    她知道女儿跟祖母关系极好,她怕自己说了女儿会生气。

    可老夫人当真这么心疼女儿,不过是芙蓉糕罢了,叫人送来也就是,为何这样的天气还要叫她过去?

    沈良薇瞧了母亲一眼,便知她也想到了天气的问题,只是碍于自己与老夫人关系好不敢说。

    她心里一暖,这才是真正关心她、疼惜她的啊!

    珊瑚浑然不觉沈良薇这话里有话,闻言忙笑道:“可不是,老夫人一向来最疼的可不是二小姐?到底是老夫人带在身边亲自养大的,这情分啊,自然非比寻常了!二小姐,这便过去?”

    沈大夫人脸色微微发白,有些难堪,也有些难过和愧疚。

    沈良薇轻轻握了握母亲的手,瞟了珊瑚一眼:“祖母有心,我怎好拂逆了?你先去吧,告诉祖母我一会儿便过去。”

    珊瑚一愣,她以为自己这么一说,沈良薇就会迫不及待、高高兴兴的立刻跟自己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第8章 诉苦


    珊瑚一愣,她以为自己这么一说,沈良薇就会迫不及待、高高兴兴的立刻跟自己走。

    不想,她竟推脱了。

    看来,虞嬷嬷说的,是真的。

    珊瑚不死心,“二小姐——”

    “你先去吧!”沈良薇打断了她,小脸沉了沉,不悦的瞧了她一眼。

    珊瑚竟被她眼神吓了一跳,没来由的心中生出三分怯意。

    沈大夫人精神一振,微笑道:“好了珊瑚,你先回去禀报老夫人吧。”

    珊瑚见状明白自己是没法儿这会儿把二小姐带走的了,心下有些生气,觉得没面子。

    顿时脸上也不太好看,硬邦邦道:“既如此,奴婢便先去了,二小姐也早些过去,别叫老夫人久等了。”那可是不孝。

    沈良薇没再理她。

    珊瑚闷闷离开,心下越想越恼,打着腹稿等会儿见了老夫人,定要好好的告上一状不可......

    “薇儿......”沈大夫人欲言又止。

    “娘,今日香云......”沈良薇委委屈屈的,将今日发生的事情简单跟沈大夫人说了一遍。

    末了可怜而黯然道:“娘,我待香云不薄,可她为什么在背后嘲笑我蠢?她打着我的名号跟厨房要了无数东西、甚至支使春樱给她做吃的,我都没说过她什么,她为什么在背后嘲笑我、轻视我?还说奶娘也、也那样说我呜呜呜——”

    沈良薇难过得说不下去,哽咽了起来,仿佛伤透了心的难受。

    她在母亲跟前所言,是实情,但不是今日的实情,今日香云没嘲她。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只要有过她就并没有冤枉香云和虞嬷嬷。

    沈大夫人气得颤抖,愤怒至极,“岂有此理!她果然是、好大的胆子!那个贱婢!”

    怪不得,今日闺女的态度会有这样大的转变,原来是听到了那个贱人背后嘲讽奚落。

    不过,这样也好,闺女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沈大夫人忍不住轻轻握着沈良薇的手,柔声软语好好的安慰了她一番,又道:“薇儿别难过了,那香云既如此,把她打发走便是!薇儿身边,断断容不下那等刁奴!往后再有什么事,薇儿只管来告诉娘,娘会为你做主。”

    沈大夫人能在太医院争的相当有地位的一席之地,令人心服口服,又怎么可能是没有几分手段的?

    沈良薇心里一暖,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被人护着、有人撑腰的踏实感,展颜一笑:“我记住了,娘!”

    沈大夫人一笑,香云好赶走,那虞嬷嬷却是有些难。不过不要紧,她会叫人暗中盯着的。

    婆婆养大了薇儿,不喜薇儿与自己亲近,这能理解。虞嬷嬷往日里对自己也是不太对盘,她只当她是一心向着婆婆,看在她照顾女儿上心的份上,她忍了。

    可虞嬷嬷和香云背地里却是另一样面孔,她如何能忍?

    即便是奶娘,她也要想个法子把人赶走不可。

    沈良薇发作了香云、抢白了虞嬷嬷,接着珊瑚就过来请她,不用想也知必定是虞嬷嬷在老夫人面前说了什么。

    沈大夫人如何放心让女儿单独过去?便陪同女儿一道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第8章 诉苦


    珊瑚一愣,她以为自己这么一说,沈良薇就会迫不及待、高高兴兴的立刻跟自己走。

    不想,她竟推脱了。

    看来,虞嬷嬷说的,是真的。

    珊瑚不死心,“二小姐——”

    “你先去吧!”沈良薇打断了她,小脸沉了沉,不悦的瞧了她一眼。

    珊瑚竟被她眼神吓了一跳,没来由的心中生出三分怯意。

    沈大夫人精神一振,微笑道:“好了珊瑚,你先回去禀报老夫人吧。”

    珊瑚见状明白自己是没法儿这会儿把二小姐带走的了,心下有些生气,觉得没面子。

    顿时脸上也不太好看,硬邦邦道:“既如此,奴婢便先去了,二小姐也早些过去,别叫老夫人久等了。”那可是不孝。

    沈良薇没再理她。

    珊瑚闷闷离开,心下越想越恼,打着腹稿等会儿见了老夫人,定要好好的告上一状不可......

    “薇儿......”沈大夫人欲言又止。

    “娘,今日香云......”沈良薇委委屈屈的,将今日发生的事情简单跟沈大夫人说了一遍。

    末了可怜而黯然道:“娘,我待香云不薄,可她为什么在背后嘲笑我蠢?她打着我的名号跟厨房要了无数东西、甚至支使春樱给她做吃的,我都没说过她什么,她为什么在背后嘲笑我、轻视我?还说奶娘也、也那样说我呜呜呜——”

    沈良薇难过得说不下去,哽咽了起来,仿佛伤透了心的难受。

    她在母亲跟前所言,是实情,但不是今日的实情,今日香云没嘲她。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只要有过她就并没有冤枉香云和虞嬷嬷。

    沈大夫人气得颤抖,愤怒至极,“岂有此理!她果然是、好大的胆子!那个贱婢!”

    怪不得,今日闺女的态度会有这样大的转变,原来是听到了那个贱人背后嘲讽奚落。

    不过,这样也好,闺女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沈大夫人忍不住轻轻握着沈良薇的手,柔声软语好好的安慰了她一番,又道:“薇儿别难过了,那香云既如此,把她打发走便是!薇儿身边,断断容不下那等刁奴!往后再有什么事,薇儿只管来告诉娘,娘会为你做主。”

    沈大夫人能在太医院争的相当有地位的一席之地,令人心服口服,又怎么可能是没有几分手段的?

    沈良薇心里一暖,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被人护着、有人撑腰的踏实感,展颜一笑:“我记住了,娘!”

    沈大夫人一笑,香云好赶走,那虞嬷嬷却是有些难。不过不要紧,她会叫人暗中盯着的。

    婆婆养大了薇儿,不喜薇儿与自己亲近,这能理解。虞嬷嬷往日里对自己也是不太对盘,她只当她是一心向着婆婆,看在她照顾女儿上心的份上,她忍了。

    可虞嬷嬷和香云背地里却是另一样面孔,她如何能忍?

    即便是奶娘,她也要想个法子把人赶走不可。

    沈良薇发作了香云、抢白了虞嬷嬷,接着珊瑚就过来请她,不用想也知必定是虞嬷嬷在老夫人面前说了什么。

    沈大夫人如何放心让女儿单独过去?便陪同女儿一道过去。

继续阅读《重生嫡女打脸日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