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浅人不知》林秋芷小说最新章节,林秋芷,陆沉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情浅人不知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林秋芷
简介:今晚,是夜总会拍卖林秋芷“第一次”的日子
听说,有位贵客出了八十万的高价
黎姐赚得盆满钵满,自然喜上眉梢:“秋芷啊,那位先生好大方,你可得上点心,万一能攀上他,后半辈....
角色:林秋芷,陆沉衍
《情浅人不知》林秋芷小说最新章节,林秋芷,陆沉衍全文免费阅读

《情浅人不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八十万买她一夜


今晚,是夜总会拍卖林秋芷“第一次”的日子。

听说,有位贵客出了八十万的高价。

黎姐赚得盆满钵满,自然喜上眉梢:“秋芷啊,那位先生好大方,你可得上点心,万一能攀上他,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黎姐,我只卖这一夜。”

“你呀你,就是想不通!都来我这儿三年了,三年前你要是肯卖,早挣得比八十万还多了!”

林秋芷惨然一笑。

在夜总会里当了三年的“清水公主”,她早已丢掉了廉耻。

可是有些东西,若不是这一次走到了穷途末路,她真的不想丢。

即使,这所谓的第一次,她早就已经没有了。

到了包厢门口,她收起忐忑的心,敲了敲门。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包厢里并不止一位客人,有七八个,而且,都是熟人!

“你瞧,我就说是林秋芷吧!啧啧啧,没想到啊,校花如今当了陪酒女!”

包厢里的人都起哄着,让她无地自容。

她没有想到,今晚的客人,居然都是她曾经的同学,这些人早已多年没有联系了。

而更令她意外的是,陆沉衍也在。

“沉衍,我花了八十万买了林秋芷的第一次,这钱花得可值?”

一个男的嬉皮笑脸,过来拉扯她的胳膊。

她能够听到周围人的哄笑议论声,无非是惊讶昔日那个傲气的校花,如今成了笑话。

但是,她不在乎。

她只看向包厢最里面坐着的那个男人。

从林秋芷进来开始,他就一直在看着手机,自始至终,没有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心里掠过一阵酸涩,整整三年,没有想到,再见面会是在这样的情境下。

“对不起,我走错了。”她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时,她听到陆沉衍终于开口说话:“八十万,你不要了?”

她顿时停下了脚步。

八十万——

对曾经的林秋芷来说,八十万可能只是一条手链的价格,可是现在,这笔钱却意味着她弟弟的命。

如果不是为了凑足弟弟的医药费,她根本就不会选择拍卖自己的第一次。

她转过身,冲着包厢里所有的男人粲然一笑:“既然都是熟人,那我就感谢诸位光顾我的生意了。”

“哟——”众人都起哄。

林秋芷能够看见陆沉衍的脸色,一点一点阴沉了下去。

而她,主动走到了先前说话的那个男的面前:“既然是这位爷出的钱,那我就先敬您一杯酒。”

那人笑道:“我可受不起校花的酒,今儿这局,是我请沉衍的,你的第一次也是卖给他的,你敬他去吧。”

看来,这群人,摆明了是要她难堪。

她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陆沉衍的面前。

“第一次?”陆沉衍一声冷笑,充满讥讽。

林秋芷只觉得自己脸上烧得绯红。

“一个被我用五万块睡了两年的女人,竟然还能把自己包装成雏?”

包厢里,众人哄堂大笑。

她实在是难堪。

原来从前,对他来说,只是用五万块睡了两年吗?

他用手挑起林秋芷的下巴,轻蔑道:“如今你倒是假装成处,身价飞涨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二章 为了钱什么都可以


“陆先生还买我今晚吗?”她挤出一丝献媚的笑。

巧笑嫣然地对着男人,她用柔弱无骨的手摸上他的大腿:“陆先生如果还想像从前那样包-养我,我可是要涨价的哦。”

“一个表子,我可嫌脏!”

他憎恶的眼神如刀一般划在心口,可是,林秋芷没有选择。

“校花,你这样没意思,要不把衣服脱了,若是哄沉衍高兴了,我来出钱!”有人说了一句。

为了钱,她当然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好啊,那说话算话,要是我脱了,该给的小费一分都不能少。”

她说着,就开始拉开胸前的拉链。

她身上这件衣服是夜总会独有的情趣服,里面完全是真空的。

只要拉链滑下,她所有的一切,都会暴露在众人眼前。

胸前的丰盈早已若隐若现,男人们都下意识舔了舔嘴唇,能看到这样的好风景,自然是花多少钱都值得。

再往下一寸,她这二十余年来所有的骄傲、自尊,都将灰飞烟灭。

不过,为了那笔救命钱,尊严算得上什么?

“够了!”

陆沉衍突然喝了一声,一把抓起她胸前的拉链给拉了回去。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抱起了林秋芷,往外走去。

众人从未见过陆沉衍这样暴怒,都不敢发出一言。

身体被他重重地扔在了房间的床上,陆沉衍怒不可遏,死死掐着她的脖子。

“为了钱,你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

她呼吸困难,却仍旧扯出一抹惨笑:“衣服都脱了一半,陆先生,说好的小费,你可不能不给啊。”

钱钱钱!这个女人除了钱以外,还有什么是她在意的吗?

“林秋芷,你贱得让我恶心。”

身体被他肆意地践踏着,她早已失去了知觉。

恍惚中,林秋芷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里,陆沉衍站在一片和煦阳光下,笑着拥抱住她的身体:“秋芷,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永远……究竟有多远?

反正,他和她之间,注定是仇人了。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三章 当初是我看错了你


翌日。

陆沉衍穿好衣服准备走的时候,林秋芷醒了过来。

时隔三年,这个女人比从前更懂得如何讨好他的身体,也远比从前更加让他恶心。

“陆先生,您不能就这样空手走了呀,我的小费您还没给。”她依旧是笑着的。

“看来,昨晚你还很不够。”

他扔了领带,似乎还想再回床上。

林秋芷十分后怕,赶紧往后缩了一缩,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

“陆先生昨晚做得有些过分了点,得往上加钱啊。”

“你男朋友家不是很有钱吗?怎么,破产了,需要你亲自卖身去养他?”

林秋芷心里苦涩地笑着。

哪有什么男朋友,那只不过是从前为了跟他分手而编的说辞罢了。

“这世上哪有什么不会分手的情侣呢?”她哂笑道,“我和陆先生不是也分手过吗?可惜我这人,被男人惯坏了,过不得苦日子,只好拿身体换钱了。”

陆沉衍脸色愈差,扔下一张卡后,扬长而去。

他离开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林秋芷,当初我真是看错了你。”

……

医院。

昨夜的痛楚践踏让她有些发烧,可是,她顾不得去给自己买什么退烧药,拿着陆沉衍的那张银行卡,赶紧去给弟弟林睿交了费。

“林小姐,令弟的心脏病情况不是太好,国内没有这个技术做手术,最好还是把他送去国外,方能有一线希望。”医生说道。

她含泪点了点头。

可是,送去国外,她哪有那么多钱?

从夜总会里挣到的每一分钱,都用来填他的住院费和进口药物了。

尽管陆沉衍昨晚给了她很多钱,但大头是要拿给黎姐分成的,她能够拿到手的不过二三十万,全用来做手术,也根本不够。

“医生,您再给我一点时间。”

医生见她为难,叹了口气:“其实,林小姐,你别怪我说句实话。令弟的情况如此,就算花个几百万下去,也未必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你若是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不如放弃……”

“不!”

她怎么可能放弃治疗?

三年前的那场车祸,她已经失去了父母,一无所有,林睿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就算他有心脏病,她也要付出一切代价来救活他!

失魂落魄地走出病房,林秋芷没有看路,直接撞上了一个女人的包。

“对不起……”她连忙道歉。

女人将自己的爱马仕铂金包拍了拍,说了句:“以后看点路。”

这世界还真是不公平,有人为了几十万连尊严性命都可以放下,而有的人,来趟医院背的包,就价值几十万。

她抬起头来,却撞上了女人身边那个高大男人的眼神,身体顿时僵住。

而陆沉衍像是压根没看见她,眼皮子都不曾抬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四章 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的。”

女人笑着说,很快就挽着陆沉衍从林秋芷身边走过。

林秋芷傻傻站那,隐隐地,她似乎听到那女人喊陆沉衍老公,“老公,咱们结婚两周年你想怎么过,还是跟上一年一样?”

这一刻,林秋芷不仅身体僵硬,还手脚凉凉。

为了能尽早送林睿出国治病,林秋芷拼命的赚钱,现在什么活都接,只要对方给钱够多,包间跳火辣舞她都能做。

林秋芷的老顾客韩先生来了一次。

韩慎从其他人那知道林秋芷拍卖‘第一次’的事,很遗憾的说:“如果我知道那天是你‘第一次的话,我就不会去国外出差。”

林秋芷笑了笑:“您平时对我已经够好了,是我贪心,需要钱。”

韩慎握着林秋芷的手,柔声道:“秋芷,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结束这样的生活,你知道,我很喜欢你。”

林秋芷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出来。

这种话,韩慎说了好几次,只是,他是一个已婚男人,有自己的孩子,纵使跟老婆不合,林秋芷也不想去破坏别人的婚姻。

“我都知道,只是做这一行的太不干净,韩先生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把你的生活染黑了。”

“秋芷,你知道我不介意那些。”

林秋芷摇了摇头,委婉地拒绝。

送走韩慎后,另外一个VIP包间也来了群贵客,点了不少好酒,黎姐笑的脸上都快开出花来,让林秋芷好好服务。

包间里乌烟瘴气,歌声刺耳,有着浓浓的烟味。

林秋芷深知这群客人不好服务,送完酒就想找借口出去避避,才起身就被一个男人拉了过去,男人顶着地中海,手在林秋芷身上一阵乱摸。

“一晚上多少,开个价?”

“先生,我只是个清水公主。”林秋芷娇笑着,躲着男人的手。

男人哈哈笑着,眼神轻蔑:“当了表子还立牌坊?你前几天被男人拉到包间操干的事,我们可都知道,现在装什么清纯!”

他把林秋芷压到沙发上,油腻腻的手摸上她大腿,带着酒气的气息往她脸上喷:“我知道你爱钱嘛,十万够了吧?”

林秋芷拼命挣扎着,用手狠狠挠了他一下。

男人脸上被挠了几条红痕,当极怒了:“他妈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他把林秋芷拉下来,一顿拳打脚踢,还去拽她身上的裙子,骂着要拍她的裸照发网上,甚至周围有人已经掏出手机。

林秋芷被打的浑身都疼,趁着男人不注意拉开包间门跑出去。

跑的急,高跟鞋一崴,直接扑到在地上。

林秋芷挣扎着起来,没想到陆沉衍竟然来了,还往这边走来,她赶紧低头,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眼皮子底下。

包间的那个客人已经追了上来,嘴里还骂:“不就是个陪睡的,还跟老子装清纯!”

骂着就想去把林秋芷拽起来。

陆沉衍伸手,抓着那男人的手臂狠狠一捏,脸色阴沉:“滚!”

男人吃痛大叫,等陆沉衍松手后,跌跌撞撞的离开。

陆沉衍仿佛是解决挡着自己路的,压根不看地上有没有东西,抬脚,直接从林秋芷身边走了过去,进去某间VIP包间。

那是,林秋芷负责的包间之一。

林秋芷扯了扯身上的裙子,裙子破碎,让她胸前一片春光,她也没想着回去换衣服,跟着走进了那个包间。

陆沉衍坐在沙发里,交叠双腿,嘴里咬着烟,优雅肆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五章 可以借我钱吗


“陆沉衍。”这是第一次,林秋芷开口喊他的名字,小丑一般站在他面前,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求他,可是她没办法。

如果出卖肉体能换到钱,她宁可选择陆沉衍。

林秋芷张了张嘴,好半会,几个单音节才从嘴里冒出来:“你能借我钱吗?”

“钱?”陆沉衍呵了声,像是听错什么一般,冷冷笑道:“你在这地方,只要张几次腿,几万块不就到手了吗?还需要跟我借?”

林秋芷想说话,他冷酷无情的话又刺了过来:“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屈辱的话,让林秋芷浑身颤抖。

在那僵站了一分钟后,林秋芷拿开手,破碎的裙子从她身上滑了下去,她一点尊严都没有,往陆沉衍身上偎去,细嫩肌肤贴着高级西装,凉的她发颤。

“陆先生,看在以前包-养过我的份上,借钱给我吧!”

陆沉衍脸色猛然一沉,直接拽着林秋芷头发,将她从身上甩了下去,林秋芷膝盖磕到瓷砖,疼的哆嗦,头发被他抓着,被迫抬头。

“我能借你,但是你有东西抵押吗?”陆沉衍问,往她身上看了两眼:“你在这呆了多久?两年还是三年?那儿早就被人玩松了吧,你以为我还会要?”

林秋芷痛的几乎无法呼吸,不知道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只会无尽的羞辱她。

“我承认我是去补了膜,卖掉‘第一次’。”为了钱,林秋芷实在是没办法,现在谁不喜欢新鲜的?只是她没想到,会碰上陆沉衍。

“但是来这里两年,我一直是个清水公主,陆先生不信,可以去问问夜总会的其他姐妹。”

“跟我说这些,想证明你很值钱吗?”陆沉衍冷笑,松手甩开她。

陆沉衍又点烟了一根烟,似乎没有理会她的打算,林秋芷心渐渐凉下去,她知道陆沉衍是不想帮忙,捡起衣服默默穿上。

突然,陆沉衍说:“当我的女人,每个月我会给你一笔钱。”

林秋芷扭头,瞪大眼睛看他。

“怎么,凭你还想妄想别的?”陆沉衍眼神轻蔑,冷冷道:“你这种,也就是我有需求时会用到!”

“对不起,我不接受。”林秋芷双手哆嗦的将衣服穿上。

她知道他结婚了,而且已经结婚两年。

林秋芷拉开门就想走,陆沉衍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我去看过你弟弟,医生说他病情恶化,必须尽快治疗,除了我,没人能给你那么多钱给你弟治病。”

林秋芷转身,气得几乎说不出话:“陆沉衍你太无耻了,竟然……”

陆沉衍吐了个眼圈,毫无表情,“你弟弟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选择了。”

僵持了一分钟,林秋芷放在门把上的手松开,走到陆沉衍跟前,苦涩的问:“如果我做了的话,你每个月能给我多少?”

“二十万。你要是让我高兴,说不定我会直接送你弟弟出国治病。”

林秋芷说:“好,我同意。”

“同意可不是嘴巴上说说。”陆沉衍冷笑着,两手摊开放沙发背上,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王;“你知道我现在的需求是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六章 签合同


“可是,这种地步……”这毕竟是包间,哪怕里面灯光昏暗,外面的人透过玻璃还能看到点东西,甚至,推门就能进来。

“怎么,现在你反倒有羞耻心了?”

林秋芷咬唇,两手颤颤的,将穿上的破裙子又脱掉,弯腰去解他的皮带。

陆沉衍说:“我都没起来,怎么进得去?我不喜欢衣服有褶皱。”

林秋芷身子僵了一下,慢慢跪到他腿间,看着那鼓鼓的一团,还是伸手过去拉开他的裤拉链。

触及到他那儿,林秋芷掌心发烫,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唇凑了过去,一点点的将其含进嘴里。

陆沉衍粗喘着,低头,就看到林秋芷费力的含着,眼波带水,勾人的厉害,他抓着她头发直接拽了起来,掐着腰往下狠狠一按。

林秋芷疼的脸色都变了,紧紧咬着唇瓣。

“叫啊,怎么不叫?”陆沉衍笑着,用手指狠狠扯着她胸前的小包,“以前你在床上,不知道叫的多淫.荡呢!”

林秋芷哪怕唇瓣咬出血也不吭声,陆沉衍似乎更怒,抓着她的腰狠狠抽送,后来干脆将人甩到沙发上,又狠狠冲了进去。

隔天,林秋芷从夜总会辞了职,去陆沉衍给她住的公寓。

林秋芷拿钥匙开门,提着行李进去,看着这一室两厅的装潢,心里苦涩。

这里离市区远,没什么人,看样子,陆沉衍真把她当女人在养。

林秋芷将现金都存到卡上,买了林睿喜欢吃的零食和玩具去医院。

林睿窝在病床上看漫画书,看起来气色不错,林秋芷一进来,小家伙就扬起笑脸,欣喜的问:“姐姐,你今天放假了嘛?”

“是呀,所以就过来看睿睿。”林秋芷笑着,将买的玩具拿给小家伙,小家伙别提多高兴,拿着变形金刚就爱不释手。

林秋芷在病床边坐下,看着天真无忧的弟弟,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至少她还有个弟弟,有活下去的目标。

林秋芷一直在医院,午饭晚饭都陪着林瑞吃,拿故事书给他讲故事,陆沉衍的电话一打来,她就得跟林睿撒谎,匆匆回去。

回到公寓,林秋芷见陆沉衍满身酒气,似乎是喝多了,她去厨房给他调了醒酒汤,端出来给他。

陆沉衍将一份文件甩到桌子上,醉了,声音还是冷冷的:“签了!”

林秋芷翻开看,是一份协议,关于他们两者之间的关系,甚至下面还写着:‘甲方若不同意乙方离开,合同无期限延长’脸色一下就白了。

“你这种女人,谁知道会不会拿了钱就跑。”陆沉衍扯着领带,说话冷酷无情,还带着挖苦:“还是签了合同我比较放心。”

“陆先生说的是。”再怎么感觉受辱,林秋芷依旧拿笔,在文件上签了字。

陆沉衍拽着林秋芷去浴室:“陪我洗澡。”

在浴室里,陆沉衍变着法子要了她两次,每次都特别凶狠,林秋芷忍着痛,想他究竟是不是醉了,不然为什么还有力气折腾她?

等林秋芷擦洗干净回到卧室时,陆沉衍已经睡着了,呼吸绵长。

她小心掀开被子滑进去,悄悄往他身边靠,脑袋偎依在他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刚刚那些被羞辱的事也烟消云散。

如果只能用这种方法才能陪着他,她也愿意,毕竟到时候睿睿去了国外,她跟他也结束了。

而她,似乎也没有多少时间陪他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七章 手术完就出国


陆沉衍养着林秋芷,但是来这里的时间不多,有时候将近一个星期不来,来的话也是晚上或者半夜,在林秋芷睡的迷糊,他挺身而进。

或许是陆沉衍觉得林秋芷表现好,给钱的时候,额外又给了一笔。

林秋芷把这些钱都拿去存着,看着存款数字从六位变成七位,难掩激动,可能用不到多久她就可以让睿睿出国治疗了。

这天,陆沉衍打电话过来:“我晚上过去吃饭。”

林秋芷接到电话还愣了愣。

她住到公寓那么久,都是一个人吃饭,他从来都是晚上或者半夜过去。

“我说话,你没听见?”

“听见了。”林秋芷回道,挂了电话后,心里不知道怎么地,似乎有些欣喜,她换好衣服先去了一趟医院。

林睿见林秋芷高兴,就说:“姐姐,你看起来好高兴。”

“因为姐姐很快就能带睿睿出国了。”林秋芷摸着小家伙的脑袋,笑道:“等睿睿做完手术后,咱们就去迪士尼玩,好不好?”

林睿用力地点头:“说好的,姐姐不能骗我!”

“姐姐不骗你。”

平常林秋芷懒得出口门,网购食材回来做饭,今天陆沉衍说过来吃晚饭,她去菜市场精挑细选,等提着几袋子菜出来时,已经满头大汗。

林秋芷到马路边正要拦车,一辆保时捷停在她脚边。

车窗摇下,驾驶座的韩慎倾身过来看林秋芷,笑道:“秋芷,买菜吗?”

林秋芷打招呼:“韩先生。”

韩慎问她能不能找个地方聊聊,林秋芷看时间也早,上了他的车,两人进了一家咖啡厅,找位置坐下。

等侍者拿着餐单下去后,韩慎说:“前天我有去找你,黎姐说你辞职了,怎么换了手机号也没跟我说?”

“我怕打扰韩先生你的生活。”这话,林秋芷没有撒谎。

在夜总会时,她很感激韩慎每次来都点她,但是这不代表有些东西能逾越,况且,她心里已经住着一个男人,容不下其他人了。

韩慎看了她一会,问:“你现在跟的,就是以前的男朋友?”

林秋芷把韩慎当知心朋友,很多事情都告诉了他,包括以前的事,见韩慎问,点头承认,笑容却带着酸涩:“不过,我也跟不了他多久。”

“秋芷,你那么好,何必作贱自己?”韩慎替她感到不值,又忍不住说:“我拟了离婚书,晚晴签字,下个月我们就离婚了。”

林秋芷愣住了:“你们只是感情不合,怎么要离婚,那你儿子……”

“她在外面有人,还不止一个,我也受够了这样的生活。”韩慎说,握紧林秋芷放在桌面上的手:“秋芷,你愿不愿意接受我跟我儿子?”

他们的桌子挨着玻璃窗,而咖啡厅马路对面,一辆豪车半摇下车窗,阴沉的眼睛狠狠盯着他们。

陆沉衍甚至恨不得冲进去,将林秋芷掐死。

他放下一切事情,买了礼物提早回来,想好好聊聊,只要她愿意把以前的事情说清楚,他可以什么都不计较。

结果林秋芷如三年前一样,用刀子捅他的心,让他大失所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八章 张开腿


漂亮的蓝色礼物盒在陆沉衍手里揉虐的不成样子,他胸膛剧烈起伏,最后,摇下车窗,狠狠将礼物扔了出去,对司机冷冷道:“开车!”

林秋芷替韩慎的婚姻感到惋惜,不过对于韩慎的请求,她再一次拒绝。

韩慎也不勉强,只是说:“秋芷,我会给你时间,等你。”

林秋芷拒绝他送,自己拦了车回去,到公寓已经是六点多,她煮饭洗菜,在厨房忙的团团转,渐渐地,龙骨汤的香味弥漫整个厨房。

想到等会两人会一起吃饭,林秋芷心里就高兴的很。

结果一直等到八点半,陆沉衍也没有回来。

林秋芷忍不住,第一次,拨打他的号码,等接通后她问:“沉衍,你不是说回来吃饭吗,什么时候回来?”

“我什么时候过去,还得跟你说?”陆沉衍冷冷道。

林秋芷捏紧手机,就听他又说:“林秋芷,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别他妈顺着杆子往上爬!”

陆沉衍说完就挂断电话。

林秋芷慢慢放下手机,看着满桌子已经冷掉的菜,在心里嘲弄自己。

林秋芷啊林秋芷,你究竟在期待什么?

林秋芷将饭菜都端到厨房倒掉,觉得很不舒服,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内裤上有血迹,应该是姨妈来了,早早上床睡觉。

半夜,她睡得迷糊,似乎有人抓着她的腿分开,狠狠冲了进来。

林秋芷疼的一下就醒了,看到陆沉衍抓着自己狠狠冲刺,脸色阴沉。

如果以前,林秋芷肯定顺着他,咬咬牙就过去了,可是现在她来大姨妈了,他的进入让她更加不舒服,用手推着他。

“别这样,我来大姨妈了,不舒服。”

“那不是更好吗?”陆沉衍往床单瞄了几眼,上面有着点点血迹,他残忍笑着,冲的越发凶狠:“更能让我清楚的记得,你是怎么来这的!”

“沉衍,我真的不舒服。”林秋芷抓着他的手臂,求他:“过几天好不好?”

陆沉衍只是冷笑一声,将她身子翻过去,从后面狠狠进入。

凌虐似的折磨将近二十分钟,林秋芷脸色都白了,她以为这就结束了,没想到陆沉衍把她搁在床头柜,没吃完的葡萄拿过来。

“张开腿!”

知道他要干什么后,林秋芷心里只剩下羞辱,拼命摇头:“沉衍,你别这样好不好?”

陆沉衍盯着她,讥笑:“林秋芷,我不是让你记住你的身份吗?”

林秋芷知道,如果她不照做,怕是再也拿不到钱了。

她咬着唇,缓缓照做。

“张大一点,要我动手是不是?”

等张到极限后,陆沉衍俯身,捻起葡萄往她那儿塞,冰凉的葡萄让林秋芷浑身哆嗦。

小半碗葡萄塞进去,林秋芷小腹微微鼓起,难受的很。

陆沉衍往她臀部重重拍了一巴掌,口上的几颗葡萄晃悠悠,几乎掉下来,男人冷冷道;“夹好,不然还有更严重的惩罚!”

清脆的巴掌声在卧室内回荡着,男人的羞辱让她狠狠咬着唇瓣,眼眶红红的。

林秋芷那涨涨的,又酸疼,随着他一巴掌一巴掌的拍,真的撑不住,好几颗葡萄掉落到床单上,她看着陆沉衍沉下来的脸,浑身哆嗦。

“我说过,掉了有更重的惩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九章 更重的惩罚!(上架)


男人的话没一点温度,紧抓着她的腿,就这么狠狠冲了进去,瞬间,葡萄汁飞溅到各处,林秋芷紧紧抓着床单,疼的都喊不出来。

没一会,洁白的床单下一片深紫色。

“瞧瞧你这样子,多贴合你的身份。”陆沉衍啧啧着,摸过林秋芷的手机,硬是捏着她的手指去解锁。

翻开通讯录,‘韩先生’三个字让他脸色瞬间阴沉。

“都离开那了,还记着你的老主顾,嗯?”陆沉衍拨了电话,开扩音,直接扔到林秋芷那。

林秋芷瞥见后,脸色都白了,想去摁断,陆沉衍抓着她的手禁锢至上方,狠狠冲刺着,脸色阴沉:“怎么,你是我养的人,还怕别人听到什么?”

“不要,沉衍求求你不要……”林秋芷乞求着,韩慎是她的知心朋友,她不想他听见这些肮脏的声音,“求求你了好不好?”

在陆沉衍看来,林秋芷就像在给自己的老晴人求情,他越发的愤怒。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韩慎温润的声音传过来:“秋芷,有事吗?”

陆沉衍抓着她狠狠冲刺,林秋芷紧咬唇瓣不出声,羞耻的‘啪啪’声却在她耳边回荡。

甚至,电话那头也渐渐没了声音,沉默下来。

事后,卧室里一股情爱的浓郁味道,林秋芷红果的蜷缩在床上,手臂上青痕交错,尤其是下shen,泥泞不堪,滥滥一片。

陆沉衍穿好衣服,恢复了优雅矜贵的模样。

他伸手掐着林秋芷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的脸,淡漠道:“林秋芷,你签了合同,是我养的人,如果我发现你有点什么,我会把你手脚都打断。”

说罢,他转身离开,重重将卧室门关上,林秋芷闭上眼睛,心里一片绝望。

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样?

自那以后,足足有半个月,陆沉衍都没来过这里,一个电话也不曾有,如果不是收到汇款信息,林秋芷还以为他忘了自己。

这次的钱只有二十万,一分不多。

林秋芷知道,大概是自己做的不到位,她也不去想那么多,只要陆沉衍肯按时给钱,把她一直搁这她都愿意。

林秋芷煲了汤,装保温桶想送去医院,开门,门外却站着一个女人。

这大方得体,分外漂亮的女人,林秋芷上次在医院见到过一次,她没想到陆沉衍的老婆找上门来,一时愣在那。

方舒瑶抿唇笑了笑,柔声问:“林小姐,能进去说话吗?”

到底是大户人家,教养不是一般好,谈吐都那么优雅,像是丝毫不是来专门会见她这个第三者的。

林秋芷脸上一热,侧开身。

进屋后,方舒瑶四处打量了几眼,林秋芷去倒了杯果汁,端出来给她。

两人在沙发落座,方舒瑶笑着说:“这地方不错,环境安静,适合养人,哪像市区那地方呀,又吵又乱。”

林秋芷搓着手,忍不住到:“方舒瑶……”

“你想问我,看你怎么不生气,对吧?”方舒瑶打断林秋芷的话,“沉衍跟我说过,我心里不舒服,但是也没办法。”

林秋芷愣在那,而方舒瑶继续道:“因为我不能生育。沉衍知道,就说他去找个代运妈妈,给我一个孩子,你说,我能生气吗?”

代运妈妈?

林秋芷刷的一下脸色惨白,放在膝盖上的手都在抖。

怪不得每次陆沉衍都不措施,是他想给他老婆一个孩子,让她当代运妈妈吗?

方舒瑶勾唇盈盈一笑,手指漫不经心的摩挲着手里的杯身,紧接着不徐不疾道,“想要傍身我们沉衍的女人我根本就数不过来,男人嘛,总是要玩一玩的,更何况,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小姐,难道我还要事事去计较不成?”

她的语气很轻,甚至仿佛不是针对林秋芷,但是一字一句都仿若刀剑尖锐的刺进她的心脏。

林秋芷咽喉处像是被人用东西堵住,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却已经逐渐有些绷不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十章 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方舒瑶眸中精光微敛,将重心往身后的沙发靠了靠,她微微抬了脚,“呀,林小姐,我这鞋子有点脏了,还得麻烦你给我擦一擦呢。”

林秋芷微微低下头,将所有的情绪给压进了心底,尽管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手心,甚至觉得屈辱,她却没有多加思考和坚持所谓的骨气。

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半途而废,睿睿的医药费让她再一次屈服,她知道,这是开始,并没有结束。

从桌子上拿过纸巾,然后微微曲着身体蹲在方舒瑶的面前,葱白的手指才刚触上她的鞋尖。

方舒瑶突然就迈开了脚,她嗤笑道,“林秋芷,你这样擦鞋子,怎么能擦得干净呢?跪下来。”

最后一句话已经是命令的语气。

林秋芷愣住,指尖有些不受控制的微微颤着。

看见她紧紧的咬着唇,却没有动作,在来之前,对于这个林秋芷,她当然是做过了调查,所以她弟弟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方舒瑶唇边不由勾起一抹冷笑,“犹豫了?林秋芷,你弟弟可还在等着你的手术费呢吧?我要是想,我随时可以让沉衍停止给你钱,信么?”

她眼底的阴狠毫不掩饰的浓烈了起来,与刚才那个温婉的女人截然不同。

林秋芷睁大了眸,她没有想到,方舒瑶会知道这件事情。

看穿林秋芷所想,她故意提到了陆沉衍,“你觉得沉衍会隐瞒我吗?”

林秋芷一怔,她刚才还没有想到这个层面。

不想再跟她有多余的废话,方舒瑶再次抬出脚,“林小姐,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林秋芷沉了神色,很快的权衡了利弊,最后手指僵硬的挪动到她的鞋面上,身体终于跪了下去,她低着头,一点一点的擦着鞋子,但是面上的表情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变化,所有不甘,屈辱,全都被她压了下去。

方舒瑶眼神狠厉,突然抬脚,不偏不倚的击中了林秋芷的鼻子。

疼痛感直击心底,她的鼻子一下子流了血。

她疼的猛地眼泪都出来了,抬手捂住鼻子,血液顺着指缝间流了出来。

“哟,都流鼻血了,真不好意思啊林小姐,我这不是故意的。”方舒瑶佯装歉意道。

林秋芷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不会不明白现在方舒瑶的心思,尽管她千方百计的刁难,林秋芷却都没有发作。

现在唯一能支撑她的念头就是送睿睿出国,离开这个地方。

为了钱,她什么都可以做,林秋芷没有太过矫情,随意处理了一下自己的鼻血,然后继续擦着方舒瑶的鞋子,面部没有一丝表情,但是她的态度却依旧不卑不亢。

仿佛是迎着寒风却挺拔了腰肢的柏树。

方舒瑶盯着林秋芷,看到她一脸平静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对她来说都不痛不痒,她心里的愤怒反倒是被激了出来。

这样的林秋芷真是想让人将刀尖抵在她的脖颈上,瞧瞧她的骨气能硬到哪里去。

方舒瑶过去,原本也就只是为了警告她而已,发作了一番,离去。

只剩下林秋芷呆呆的怔愣在原地,她的心里也逐渐麻木,陆沉衍那样的侮辱她都能挺过来,那么方舒瑶这又算得了什么?

林秋芷跌跌撞撞的起身,她到卫生间去洗脸,看到镜子里苍白如纸的自己,里面的脸让她感觉到陌生,她低下头,打开水龙头,把脑袋埋进了水池里。

她憋着气在水里,感受着窒息的感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浅人不知》

第十章 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方舒瑶眸中精光微敛,将重心往身后的沙发靠了靠,她微微抬了脚,“呀,林小姐,我这鞋子有点脏了,还得麻烦你给我擦一擦呢。”

林秋芷微微低下头,将所有的情绪给压进了心底,尽管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手心,甚至觉得屈辱,她却没有多加思考和坚持所谓的骨气。

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半途而废,睿睿的医药费让她再一次屈服,她知道,这是开始,并没有结束。

从桌子上拿过纸巾,然后微微曲着身体蹲在方舒瑶的面前,葱白的手指才刚触上她的鞋尖。

方舒瑶突然就迈开了脚,她嗤笑道,“林秋芷,你这样擦鞋子,怎么能擦得干净呢?跪下来。”

最后一句话已经是命令的语气。

林秋芷愣住,指尖有些不受控制的微微颤着。

看见她紧紧的咬着唇,却没有动作,在来之前,对于这个林秋芷,她当然是做过了调查,所以她弟弟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方舒瑶唇边不由勾起一抹冷笑,“犹豫了?林秋芷,你弟弟可还在等着你的手术费呢吧?我要是想,我随时可以让沉衍停止给你钱,信么?”

她眼底的阴狠毫不掩饰的浓烈了起来,与刚才那个温婉的女人截然不同。

林秋芷睁大了眸,她没有想到,方舒瑶会知道这件事情。

看穿林秋芷所想,她故意提到了陆沉衍,“你觉得沉衍会隐瞒我吗?”

林秋芷一怔,她刚才还没有想到这个层面。

不想再跟她有多余的废话,方舒瑶再次抬出脚,“林小姐,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林秋芷沉了神色,很快的权衡了利弊,最后手指僵硬的挪动到她的鞋面上,身体终于跪了下去,她低着头,一点一点的擦着鞋子,但是面上的表情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变化,所有不甘,屈辱,全都被她压了下去。

方舒瑶眼神狠厉,突然抬脚,不偏不倚的击中了林秋芷的鼻子。

疼痛感直击心底,她的鼻子一下子流了血。

她疼的猛地眼泪都出来了,抬手捂住鼻子,血液顺着指缝间流了出来。

“哟,都流鼻血了,真不好意思啊林小姐,我这不是故意的。”方舒瑶佯装歉意道。

林秋芷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不会不明白现在方舒瑶的心思,尽管她千方百计的刁难,林秋芷却都没有发作。

现在唯一能支撑她的念头就是送睿睿出国,离开这个地方。

为了钱,她什么都可以做,林秋芷没有太过矫情,随意处理了一下自己的鼻血,然后继续擦着方舒瑶的鞋子,面部没有一丝表情,但是她的态度却依旧不卑不亢。

仿佛是迎着寒风却挺拔了腰肢的柏树。

方舒瑶盯着林秋芷,看到她一脸平静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对她来说都不痛不痒,她心里的愤怒反倒是被激了出来。

这样的林秋芷真是想让人将刀尖抵在她的脖颈上,瞧瞧她的骨气能硬到哪里去。

方舒瑶过去,原本也就只是为了警告她而已,发作了一番,离去。

只剩下林秋芷呆呆的怔愣在原地,她的心里也逐渐麻木,陆沉衍那样的侮辱她都能挺过来,那么方舒瑶这又算得了什么?

林秋芷跌跌撞撞的起身,她到卫生间去洗脸,看到镜子里苍白如纸的自己,里面的脸让她感觉到陌生,她低下头,打开水龙头,把脑袋埋进了水池里。

她憋着气在水里,感受着窒息的感觉。

继续阅读《情浅人不知》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