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天婿》飞羽小说最新章节,沈慕华,罗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布衣天婿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飞羽
简介:东北有神算,易名为卜仙,斗转星移,可观天机
我叫周不易,我是卜仙的后人

角色:沈慕华,罗婶
《布衣天婿》飞羽小说最新章节,沈慕华,罗婶全文免费阅读

《布衣天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叫周不易,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

  我出生那年,正值百年难遇的寒冬,天寒地冻,外面大雪封天,听说我爹当年把家里唯一的一件貂皮袍子包在我身上,火炕连续烧了三天三夜,差点没把家都给点着了,才让我侥幸活了下来。

  但也正是第二年的开春,村子旁边的乱坟岗钻出了一条大青蟒,村子里的人就染了一种怪病,死了不少人,我妈也没撑能过春末,便仙去了。

  村里的人都觉得我是个祸害,要把我给送走。幸好我爹是村里有名的卜仙,有些本事,以他的名声担保,才把这件事给压了下去。

  所谓卜仙,就是勘经测运的高手!

  当地人习惯把有能耐的人或者物,称之为仙儿。

  我爹卜卦算命很有能耐,七里八乡的人都找我爹算过命破过灾,一手玉指断卦,百算不爽,所以我爹就被村民尊称为玉指卜仙,周卜仙!

  在我出生后的一个星期,我爹就给我算过一卜,说我从小命数多舛,生下来就该死的,可我母亲以命抵命,才能让我在老天眼皮子底下逃过一劫。

  不过,我爹后来又算了一次,算出我的这条命很玄,我虽然活下来了,寿命却很短,断卦经指算下来,寿命绝不会超过十八年!

  于是我爹就告诉我,如果在十八岁生日之前没有办法解决,那我便会魂脱阳体,命绝于世。

  后来在我十五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他一进门,就不断的嘀咕一句。家无奇门乱象灾。

  当看到我之后,就厉声质问我爹,为什么要救我这个死人!

  这是颠倒阴阳的事,不光损阳德,死了还要受午马奇绝之苦!

  这午马奇绝一词的由来我也是成年后才知晓的。

  传闻人间之下有一地府,活人阳寿尽后,就会进入地府,这地府里有一惩罚罪大恶极之人的刑罚,就叫午马奇绝,意为午时三刻马骨裂身碎掉全身骨骼,地府奇兽撕魂九九八十一日,直至魂绝!

  十分恐怖!

  我爹摇摇头,没有解释,而是告诉老道,之前欠的一个人情该还了。

  老道士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不情愿的从自己的内衬衣服里拿出一本老旧的草纸书来,交给了我爹,并告诉他,这本书内的知识不能乱传,记住里面的东西后要立马烧掉,不然会招来灭顶之灾!

  还刻意对我爹提醒了一句,这本书内的知识只能乱局,不能破局。

  如果想救我的命,就必须在九年的时间里,找寻到九位与我命相相符的女孩,在每年的生日之时办婚,才能让我相安无事。

  我爹嘿嘿一笑,说我有福气了。

  这一年我还年少懵懂,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好麻烦。

  老道士见我老爹散漫的样子,不禁摇摇头,说这件事听起来简单,办起来麻烦。

  我爹白了一眼,说那有什么难的,老道士呵呵一笑。

  两人聊完后,我爹就托人去城里买好几大箱用小玻璃瓶装着的小药丸。

  听说是为了让我将来能够安然娶完九位妻子的良药。

  从那天起,我就每天服用这种小药丸。

  不过,每次吃完之后,我都觉得浑身燥热,鼻子还经常无端流血。

  我爹跟我说这是服下药物后必然产生的功效,你年轻气盛,是正常反应,多用凉水洗洗澡就好了。

  我当时听了我爹的话,可我后来是真后悔信了他的邪。

  要知道东北的夏天还好,气候宜人,洗个凉水澡那叫一个舒坦,清爽。

  可一入冬,东北的温度直降到零下数十度,洒热水成冰花,那可是真事!

  我当时也傻,在这么冷的天,在家里用冷水冲凉,冷水刚倒在头上,头发立马就变成了冰花,寒气直通天灵盖,当天就被冻发烧,差点没把自己给送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布衣天婿》

第2章


  后来,我爹就装疯卖傻,说要给我出去找媳妇,就背着个蛇皮袋子离开了村子,把我托付给了我奶奶照顾。

  走的时候还不忘留给了我一堆晦涩难懂的黄皮书让我去学习钻研。

  其中还有一本就是老道士留下的《阴符经》,说能在二十年内学会这些,我就能继承他的衣钵,成为最厉害的卜仙高手。

  不过,不管是《阴符经》还是其他书,我用了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就全部学会了。

  我不知道我爹为什么说要二十年,在我看来,这些书都是一看就会,一悟就通,毫无困难。

  当然,这些书里不包括我爹所传授的玉指断卦,这个玉指断卦从掌握到精通还是很复杂的。

……

  一年后的夏天黄昏,我爹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非常热闹。

  一辆辆豪车停在了我家门口,将院外原本就狭窄的巷子路,挤得拥堵不已,村子里的人都看得惊呆了。

  跟我爹先进屋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年纪跟我爹相仿,但穿着很是正式,头发有点稀疏,是个油腻老大叔。

  我爹把我叫了出来,说是给我找了个婆娘,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跟过来的中年男人,原来就是县城里的首富,沈慕华。

  沈慕华见了我,便跟我爹说,只要你办成了事,让我沈家避过这一难,这俩孩子的婚事就定下来。

  我爹没有犹豫的就应下了,然后我就看到沈慕华拿着一张照片递给了我爹看。

  我爹瞥了一眼,嘿嘿的笑着,连忙点头称赞不错,同时一脸猥琐的拿着照片告诉我,这个少女以后就是我的未婚妻,也是我将来年满十八岁要娶下的妻子。

  我看了一眼照片,白了我爹一眼,照片里的女孩子还是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女娃子,长相稚嫩,没有一点起伏。

  自此,我算是有了一个未婚妻,她叫沈伊雪。

  一群人聊完了婚事,沈家人连饭都没吃就走了。

  而我爹就在家呆了几天,问了我这一年里看到的和学到的东西,然后告诉我,九年九次成婚,成婚之日必须是在我的生日当天,这样我有气运压身,方可避灾避难!

  先天条件,缺一不可!

  除此之外,我爹还告诉我,不要在外人面前展现自己从《阴符经》内学到的东西,除非我将阴符经的最后一卷能够收发自如,才能给外人展示。

  我连忙点头,后来我爹就说出去办点事,回来会给我带点好吃的,就跟着一辆外地牌照的车离开了,此后再也没了音讯。

  我曾经幻想着我爹从外面带来特别新奇的好吃的,或好玩的,却没想到,再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却连看一眼都是奢望。

  第二年夏季的某一天,雷雨交加,电闪雷鸣。

  我爹被送回来的时候,只有一瓷罐子骨灰和一个脏兮兮的空蛇皮袋子,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我爹死了,死的很突然,却也不意外。

  带回骨灰罐子的村长说,我爹死的时候很惨,七窍流血,浑身肌肤肿胀,五官变形,不知死因。

  听说是被蛇咬后中毒而死,至于是不是真的,没人去考究。

  我当时听到后,没有害怕,也没有哭,只是默默地从村长手里抱起我爹的骨灰罐子。

  卜仙坎坷勘生死,残躯落土是为安。

  这是我爹小时候告诉我的一句话,也是成为卜仙的最终结果,没有一个卜仙能够安享晚年,多多少少都会遇到灾事,走运的能够以残躯活半生,不好的,就和我爹一样,成为他乡孤魂野鬼。

  至于破解之法,听我爹说,就在《阴符经》中。

  下葬那天,曾经带我爹离开村子的沈慕华也没来,仿佛我爹的死,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在我爹死了之后,我奶奶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不到半年时间,我奶奶也躺在床上,再也没了往昔的精神头。

  我跪在奶奶的床前,看着奶奶斑白的头发和骨瘦如柴的面庞,内心痛苦。

  她临走前的时候塞给了我一张写着地址信息的纸条,并用很大的声音和我说:你18岁了,就去城里吧,找到那个姓沈的闺女,把婚结了,如果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去找周荀彧,他能帮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布衣天婿》

第3章


  周荀彧,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我想了好半天才想起这个名字源自谁,这个名字正是我失踪十多年的爷爷的名字。

  我爷爷还活着?

  可惜我要问奶奶的时候,奶奶早已经闭上眼睛,笑着离世了。

  而这次奶奶的下葬,来了一个很意外的人。

  那个‘害死’我爹的沈慕华来了。

  他穿着一身西装,带着四个手下来到了我奶奶的坟前,他见到我,也没多废话,将一个箱子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没说话,看着他。

  沈慕华跟之前见面时候有了一些变化。

  勾眉健齿,眉心处还特意点了一颗痣,痣星玉衡,代表气运逆翻,应该是我爹卜卦之后教他点的。

  这一段时间未见,现在的沈慕华从外貌气质上看,还年轻了不少,脸上的皱纹都明显淡化了很多!

  他让手下人把箱子打开,箱子里是一沓沓红色的钞票。

  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钱。

  “这里有两百万,是你爹应得的,今天我交给你,但是你要拿这笔钱,得答应我一件事。”

  我没说话,静静地听沈慕华说后续。

  沈慕华看着我,对我说:“从今天起就要解除我女儿跟你的婚姻,从此之后不相往来。”

  我听到沈慕华的话,想都没有想就摇头。

  我拒绝了他。

  这是我死去老爹为我准备的婚事,不仅关乎到我的性命,也代表着我老爹死后是否瞑目。

  何况,九灾决天命,损一其凶。

  即我现在拒绝了这桩‘天命’,我断然找到新的结婚对象,也是忤逆天命,必遭大难。

  沈慕华看到我拒绝的样子,眉头皱起,嘴唇微微一颤,原本要放下的手又伸出一根指头,对我说:“如果你现在答应下来,我再额外补偿给你一百万。”

  “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

  沈慕华似乎对我的回答有些惊讶,对我说:“你就算是入赘了我家娶了我女儿,你要知道,你是得不到我沈家一分钱的!”

  沈慕华以为我爹是为了他沈家钱财才会让我跟他女儿结婚?

  真是有够可笑的。

  我认真的对沈慕华说道:“我娶沈家女儿,便从来没有是贪图你家一分钱。”

  “呵,你爹什么心思我不清楚?当初要不是为了……算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换个条件,婚期延迟几年!”

  婚期延迟几年?那不是要了我的命?

  这沈慕华对我爹的事情似乎欲言又止,让我有一些疑惑,我爹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但我现在不能问他,一旦惹恼了他,我跟沈伊雪的婚事可能就泡汤了。

  我猜沈慕华怕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想毁约,意图来拿钱办事。

  我坚决拒绝:“沈叔,我爹当时帮你一马然后惨死,这跟你,跟沈家脱不了干系。我爹当时与你约定,如果你毁约,会有大难将至!”

  “我要是信这玩意儿,我沈慕华怕是早已经倾家荡产了!”沈慕华听了之后笑了,有一些不耐烦。

  似乎跟我这个刚成年的年轻人对峙,丢了他的身份。

  我看到沈慕华如此自信,也就没接着说下去,只不过随着他说出这话之后,他眉心处的褐色痣隐约开始变得赤红起来。

  当我注意到这颗痣的变化时,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颗痣的变化,是《阴符经》中所说的玉衡乱!

  人的痣是随着年纪有颜色上的变化的,但一般都是逐渐变黑,却不会呈现赤红色的变化,一旦变红,那代表着这人的未来会大凶降身!

  视为不祥!

  有传闻,晚年不详者,身出红毛,意乱发狂失踪!

  十分蹊跷。

  “好了,周家小子,今天我钱放在这了,你解了这婚事,我们一切好商量,现在讲究的是自由婚姻,你我各退一步吧。

  婚姻自由,我不反对你接触我女儿,如果你真的能够俘获她的芳心,她愿意嫁给你,我什么话也不会说,将来沈家财产有你一份!如果后续她不愿意,这婚事就此作罢,不要再提!”

  原本我还想拒绝这个提议,但是我想到沈慕华的玉衡痣乱了之后,如果接触太多,自己也会跟着倒霉,便回应道:“成,既然沈叔这么想做,那我也退一步,婚姻之事,任凭您女儿做主。”

  沈慕华见此,喜上眉梢,让人把钱箱子塞到我手里,想让我收下这份钱。

  我赶忙拒绝,收了钱,就真的没法挽回这桩婚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布衣天婿》

第4章


  祭拜完,沈慕华就匆匆带人走了。

  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道血红色的线从沈慕华的身上穿过。

  我打了个激灵,暗道不好,这是灾光现身,沈慕华近日就会是有灾事发生!

  回到家里的我,心里有几分忐忑。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几天沈慕华就要有灾事发生,一旦沈家出事,我跟沈伊雪的婚姻必然受到牵连。

  到时候,自己没有按照约定之期成婚,命必然就没了。

  我犹豫了一下,拿出了老爹留给我的遗物,一个巴掌大小的青绿色龟壳,还有十二枚银斑铜钱!

  这龟壳就是卜仙算运时需要用到的必备之物,这龟壳在卜算中又称之为‘瑁’。

  而银斑铜钱更是非同凡响,一般卜仙,用普通的铜钱算卦知晓模糊的天命,而银斑铜钱是一种特制的铜钱,可以更清晰的知晓命理!

  听我爹说,这银斑铜钱原本有十八枚,从初代卜仙到他这一代,经历大大小小多次灾难之后,就只剩下了十二枚,其余六枚不知所踪。

  因为我资历尚浅,最多只能运用这十二枚中的十枚来卜算气运,所以我还不敢自称卜仙。

  我取出银斑铜钱中的六枚,放入龟壳之中卜算。

  六枚铜钱算命就足够了,超过六枚以上过于耗损自我元气,我爹还告诉我,十枚之上,能不用就别使用,容易遭天妒!

  银斑铜钱在瑁中翻动,抖三声,噼啪响。

  我掐指一算,脸色一变。

  这是灾线成串的征兆!

  银斑铜钱终是平静了下来,我看了一眼,猛地咽了口口水。

  好家伙,凶卦无疑!

  根据卦象表明,行东南处,逆火寻眼,破法可除,凶吉相依!

  看着这个诡异的卦象,我有一点懵,凶吉相依,代表着,沈家在这次大难之中也会获得好事,但好事与否,必须要寻到关键的‘眼’。

  这卦中显示的是火卦,说明沈家这次会处在一次极度危险的事情中,灾如野火燎原。

  这沈家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是因为与我解除婚约所以沈家才会变得如此凶险?

  不管如何,我不能袖手旁观,沈伊雪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问题。

  而且如果我能救沈家于危难之中,那这其中卦象所示的吉字,表明我应该会获益不少。

  凶大于吉,付出的代价并不一定能获得等同的利益。

  如果换做是我爹的话,这事估计连想都不会想,直接就当做不知道忽略过去了。

  可我不行。

  我年轻气盛,既然命中有灾,那我就要与这灾硬碰硬,绝不妥协!

  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去隔壁县城去找沈家。

  正当我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门外却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我纳闷,这天色已晚,日落黄昏的时候,是谁会来我家?

  我走到前门,刚拔开铁插销,就见到了本村的村长媳妇罗婶儿。

  她穿着一身红花白绣的衣服,婀娜身段尽显,面带笑容看起来喜事临门。

  “罗婶儿,有什么事?”

  我看了一眼罗婶,鼻子微微一动,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泥土腥臭味道。

  “不易啊,我听说你小时候订的婚没了,这不你也十八岁,婶儿这边有个漂亮大闺女想介绍给你,我们进屋说去。”

  罗婶笑着,就要进门。

  我拦住她,对她说:“就在这说吧,我家里有点乱,就不招待您了。”

  罗婶也不反感,说道:“那行吧,这姑娘年芳十九,比你大一岁,相貌漂亮大气,是咱们隔壁村有名的村花,你看要不要试试?”

  说着,罗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红色的帖子,就要往我手里塞。

  我没有接,而是说:“罗婶,咱们村的隔壁可没有什么村子,一边是乱风岗,一边是山沟沟,你在说的是哪个隔壁?”

  我这话一开口,罗婶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如若未觉一般,笑着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隔壁村子离着咱们挺近的,你怎么脑子不转弯呢,人家姑娘说可以先见见面,要不约个时间先见见再说?”

  “对了,姑娘还说如果你能够愿意娶她,她还准备了丰厚的嫁妆,人家可是对你很倾心呢,你看,这是她给我这个媒人准备的礼物。”

  说着,罗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雕细琢的金锁,在我面前炫耀。

  我看了一眼罗婶手中的金锁,眼睛一眯,看了眼面前的金锁。

  这哪里是金锁,分明就是一块石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布衣天婿》

第5章


  我眨了眨眼对罗婶说:“罗婶你拿着一块石头做什么?”

  “啥?石头?”

  罗婶再次看了一眼手中的金锁,不知何时这金锁已经变成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

  “什么石头啊,不易,你真会瞎说,这帖子先给你,回头人家姑娘来看你了,你也好知道那姑娘什么情况。”

  罗婶仿佛没看出来,将帖子塞到了我的手里。

  说完话,罗婶就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手中的帖子,犹豫是否看一下其中的内容,最后决定展开一看,然而帖子上的内容却让我大惊失色!

  “七月十七日,青女见缘。”

  我见这一句短短的话,顿时知道了这其中的意思是什么!

  青女,就是青蛇,这青蛇在有些地方视为祥瑞,与青蛇结缘,那可是大吉大利的事,但在我们这里不同,青蛇乃是祸害,沾染上去,比那黄皮子还危险!

  所以在我眼里,这哪里是隔壁村的姑娘求婚,分明是青蛇要来嫁人索命!

  我当即将帖子折起来,然后找了把火给烧了。

  将帖子烧掉,就可以消匿青蛇与我之间的气息,让我安全一些,但这种方式只能掩盖一时,如果青蛇找上门来,很快就会发现我已经离开。

  我不明白,自己刚被人解除了婚约,眨眼间就被青蛇盯上了?

  不过,我知道如果我不快点前往沈家,沈伊雪要遭了难。

  我赶紧将东西收拾好,赶上村里最后一班开往县城的班车,离开了村子。

  看着渐渐远去的村子,我想起了自己老爹说的一句话,卜仙一生,颠簸流离。

  我颠沛流离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到了县城,我找到了一辆长途客车,坐了三个多小时,来到了隔壁县城蒲城。

  蒲城很大,而且人杰地灵,县城内的马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一进城区,我就拿着之前奶奶临死前给我的地址,马不停蹄的来到了一家古玩店。

  这家古玩店开的地方很独特,是在一个丧葬一条街的深处开着的。

  这个地址正是奶奶给我的,说是我爷爷在县城扎根的地方。

  我仔细看了一下,确认是这家店后,敲了敲门。

  古铜色的铁门被缓缓拉开,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瘦个子男人,他看了一眼我,问我来做什么。

  我告诉他我来找我的爷爷,周荀彧。

  “你找他做什么?”

  光头男人皱了皱眉头,没有拒绝,问向我。

  我说周荀彧是我爷爷,我奶奶让我找他。

  然而得到的消息却不如我所愿,他告诉我,我爷爷已经离开这里很久了,至于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他还告诉我,他叫昆云,是这家店的店主,我爷爷是这家店的股东之一,如果我是来要这笔钱的,他表示不可能给钱,态度很坚决。

  我跟他说,我不是来要钱的,来蒲城这里人生地不熟,想找个落脚的地方。

  于是我就住进了这家古玩店里,昆云还很热情的让我叫他昆叔。

  这个古玩店风水位置很好,按理来说,应该是生意红火门庭若市,可现在门口连个行人都罕有,实在是诡异。

  听昆叔说,店刚开张那会儿,门口车水马龙,顾客那叫络绎不绝,还挺不错,但后来这边开了一堆丧葬店后,就没人来了,要不是这家店是他花重金买下来的,他都想搬地方了。

  阴气压运,这么多花圈店丧葬店,压了风水,自然没有人会来这里看古玩了。

  这里虽然被丧葬店压了风水,但也时常有来买古玩的,也还算勉勉强强的赚个生活费。

  所以昆叔还没有破产。

  我住下来的第二天一早,我就出了门,按沈家留下的地址,前往沈家。

  沈家距离不远,坐出租车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

  到了之后我才发现,这沈家是真的豪气!

  为啥这么说呢?

  沈家的房子是真的大,别墅高五层,门口更是有林木景园,十分豪华。

  而且我算了一下,这别墅建的地方还是一处辟邪的宝地!

  护城河畔,风清水秀,身后更是依山傍水,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不说一生富贵,一生难有坎坷是真的。

  特别是看这别墅还在扩建,应该是要把此处的风水聚在一起。

  这沈家还真是财大气粗!

  正在我好奇的看着整个别墅的格局时,门口走出来一个身材婀娜,相貌清秀的女子。

  女子身旁跟着一个相貌略微有些痞气的短发男子。

  我打量了一眼这女子,心里一喜,正是沈慕华的女儿,沈伊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布衣天婿》

第6章


  此时沈伊雪停下脚步,看着身边的男人说道:“林凡,我跟你说了,你别纠缠着我了,我不相信风水缘分。”

  林凡一听,笑着说道:“伊雪,我爹给我算过一命,你我是天作之合,是命中注定的姻缘,现在你我接触一下,能更好的结识这段良缘。”

  “什么天作之合,我才不信这种鬼话,你们算命的哪有什么真的。”

  白了一眼林凡,沈伊雪显然不会听进去林凡的那一通玄学道理。

  “行行行,不信风水,关于你家的事,我爹已经开始布局了,很快就可以将问题和麻烦解决,到那时候,我们俩人之间的婚事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林凡嘿嘿的笑着,看起来十分猥琐。

  我听到林凡这话,差点没气的上去给他两拳。

  什么天作之合,什么命中注定的姻缘?

  那是沈伊雪跟我!

  当时我不知道林凡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风水大师,在浦城相当有地位,很多富豪都愿意结交于他。

  林凡则是沾了他父亲的光,得到了沈家的赏识,所以才会这么不要脸的围绕沈伊雪身边。

  沈慕华也知道,我爹已死,婚约作数也对沈家没有任何好处,还不如找个活着的风水大师做靠山更有潜力。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我虽然不如我父亲经验老道,但我已经精通了我父亲的卜算,更是熟读理解了《阴符经》的大道,只需要再给我一段时间,我的未来绝对是远超我父亲!

  “你回去吧,我就送你到这了。”

  林凡进了一辆黑色轿车走了后,沈伊雪便准备离开。

  我当即上前,来到了沈伊雪的面前。

  “你是谁?”

  “我叫周不易,算是你的未婚夫。”

  我腼腆一笑,既然沈慕华允许自由恋爱,那么我肯定不能错失了这份关乎到我性命的姻缘,果断上前搭讪。

  “周不易……我知道你,但我爹跟我说,你不是拒绝了跟我的婚约么?”

  眨了眨眼,沈伊雪上下打量着我,很好奇的样子。

  我一听,差点没被气死。

  这沈慕华真是谎话连篇,明明是自己主动找上门跟我说要解除婚约的,现在出口成章,诬陷于我。

  “算了,你来这里做什么,是找我父亲有事么?”

  还没等我开口解释,沈伊雪就打断了我的话,询问起我来这里的目的。

  “我是来找你的,我……”

  这时,沈慕华的身影出现站在门口,他看到我之后,神色变了变,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对沈伊雪说道:“小雪该回去了。”

  沈慕华严厉的语气,吓到了沈伊雪,她便没有再敢说什么,朝我摆了摆手,便赶紧离开了。

  见到沈伊雪好像对我还有一丝好感,我原本失落的心,瞬间又变好了很多。

  “周不易,你来做什么,我们不是前不久刚见过吗?”

  沈慕华看到我的到来,开口询问道。

  我赶紧跟他说:“沈叔,你可是答应我跟伊雪自由恋爱的,我今天来看看她,不行吗?”

  很显然,沈慕华是虚心在作祟,在看到我来了之后,满脸都是不满意,他没想到我会这么快的就来。

  “你既然见到了伊雪,也该走了,别留在这里了。”

  见我还没有离开的想法,沈慕华开始赶人了。

  我不情愿的离开,但心里也有一些小满足,至少认识了与我订婚的沈伊雪。

  离开了沈家,我沿着护城河边行走。

  因为天还早,我也没着急回古玩店休息。

  这护城河,乃是浦城的一大景点,环城护城,流水不湍急,河水干净清澈,没有一点垃圾杂物漂浮。

  当我走到一处石桥上的时候,我的目光焦距在了一座祭台上!

  祭台是用石头垒成,长宽不到五米,上面放有一座石头制成的宝塔,宝塔两边香炉内香火不绝,看起来很有特色。

  我凝神看了两眼,便知道这里是有人特意而为之的。

  封角成炉,香火不绝,是有讲究的,这是聚敛生气的一种方法,长此以往,可以将一处地方打造成福地。

  可也有一点坏处,那就是周边的区域,都会因此变得贫瘠穷苦,民不聊生。

  这便是极为阴损的法子!

  在这个护城河边上封角成炉,怕是有人要破坏这座城的风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布衣天婿》

第7章


  我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只能暗自记下了这个地方,注意起了这里。

  回到店里,昆叔正坐在一个椅子上,忙着擦拭一个铜佛。

  见到我回来,昆叔招呼道:“不易,看看我尊这阿三铜佛,气派不。”

  这铜佛小臂长度,做工精美,栩栩如生,是一件很好的工艺品。

  将铜佛对向我,仿佛一个活人看着我一样。

  我与这铜佛的目光对视之后,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我问昆叔这尊活佛是从哪里来的。

  昆叔说:“这活佛来历是你爷爷从外地带来的,可是被奉为咱们这店里的镇店之宝,你爷爷曾经跟我说过,这店如果没这尊活佛护佑,不出三日,这家店就要没了。”

  他很细致的将活佛擦拭,一边擦一边自嘲似的说:“你爷爷当初就喜欢捣鼓这种玄乎的小玩意儿,我也不得真,他千叮咛万嘱咐我,不要把这东西卖了,但我可不信这邪,要不是他说这佛值能卖个大价钱,我早便宜处理了。”

  听着昆叔的话,我无语的看着他。

  这铜佛看面相应该是一尊‘活佛’,这活佛并不是说这尊佛像活了,而是代表着他被开过光,拥有佛家的气量。

  本身佛的价值不高,但却被真佛开过光,所以能辟邪驱魔,镇压宵小。

  不过根据我爹和我奶奶的讲述,我爷爷应该是一个只会算卦看风水的卜仙,什么时候研究出了器物的本事?

  小心翼翼地将铜佛放在了正堂中心。

  昆叔也是一个讲究人,在这佛像的四周放有两个香炉,香火笼罩,还有新鲜的水果供奉,看起来佛气十足。

  他收拾完之后,又拜了拜。

  我跟昆叔说,这佛像很珍贵,不要随便卖人,这可是能让人走运的东西,你卖了之后,夜里走路都可能摔沟里。

  昆叔瞪了我一眼,骂我说话晦气。

  我缩了缩头,可不敢再多说,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的早上,我刚睡醒,就感觉到手掌心里冰冰凉凉的,有什么东西放在了上面。

  顺手将手中的东西拿过来一看。

  原本还在睡梦中未醒过来的我,立马清醒了过来!

  那东西正是青蛇的帖子!

  我吓得咕噜一声从床上摔了下来,头重重的磕在了墙角上,疼的我直咧嘴。

  好半晌,我才缓过劲来,看着手中的帖子,心惊肉跳。

  这张喜帖明明被我给烧了,怎么还在?

  我仔细翻看了一下这张帖子的字迹,又闻了闻上面的味道。

  泥土腥臭,不会有错,正是那张帖子!

  真是邪门了!

  我坐会到床上,将帖子放在身旁,沉思了起来。

  青蛇结缘,我明明已经用火烧了这帖子,没想到它还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看来用寻常法子对付,可能这帖子永远毁不掉。

  得寻个其他法子,才行。

  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昆叔扯着个嗓门的声音传来。

  “不易,我今天要出一趟远门,捣鼓点好宝贝回来,你帮我打理几天店铺,每样宝贝上都贴了价格,你自己寻思着价卖,千万别卖便宜咯!”

  我应了一声,便听昆叔的脚步声渐渐离去。

  我将帖子收了起来,然后迅速洗漱了一番。

  车到山前必有路,距离七月十七日还有半个月是时间,着急也没用。

  下午两点时分。

  我不急不缓地打开铺子的大门,今天就算是正式开张了。

  因为这周围全是丧葬铺,早上到中午更是很少能见到几个活人路过。

  店铺也就下午能有点生意,但大部分都是来看东西的,不是来买古玩的。

  整个店里的东西,也没几样值钱的,加起来了能有个万儿八千的成本都算高的了,整个店除了房子值点钱,其他的都是一些便宜货,不然昆叔能放心让我来看店?

  正当我百无聊赖的坐在柜子边上打哈欠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男一女聊天的声音。

  “伊雪,这地方虽然到处都是丧葬铺子、寿衣店之类的,但这家店里的东西可都是一些好宝贝。”

  这奉承的话一下子就让我听出来是谁。

  林凡!

  那个整天想要抢走我的未婚妻的,林凡!

  不出所料,没一会儿功夫,林凡首先跨过门槛走了进来。

  “林凡,如果你带我来的这家店没什么好玩的,我可就再也不会跟你出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布衣天婿》

第8章


  紧接着,沈伊雪紧随其后,走了进来。

  沈伊雪看到我之后,眼睛一亮,嘴角勾勒出一道弧形。

  我见此,赶紧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心里也很激动。

  “咦,怎么店长换人了。”

  林凡一愣,看到我之后,挠了挠头。

  他之前一直在昆云这里买古玩,所以跟昆云也熟,今天带沈伊雪来这里,就是想让昆云帮忙,拿出一些好玩物来,逗沈伊雪开心,促进两人之间的感情发展。

  没想到今天昆云碰巧出去了,遇上了刚好接班的我。

  我坐在柜子后面,翘着个二郎腿,笑吟吟的看着林凡。

  林凡也纳闷,对我问道:“小子,昆云哪去了?”

  我不答话,这林凡太没素养,家里人是怎么教的他。

  沈伊雪一听,身子下意识的朝着一边靠了靠,然后用打量的目光看着我,对林凡说:“说话客气点,这店可能是人家的。”

  林凡见我没回答,怒气正上头,被沈伊雪呵斥了一声之后,立马乖乖的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小兄弟,我说话没礼貌,请你见谅。”

  见到如此听话的林凡,我爱答不理说昆叔出去了,问他要买什么东西。

  “我们来看看你们家的古董,我之前跟昆云说好的,他要给我看一些贵重的宝贝!”

  林凡高傲的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显摆似的放在了我面前:“我今天可是带够了钱,就等昆云给我拿出一些好宝贝。”

  我眨了眨眼,假装很高兴的说道:“原来是贵客啊,请坐请坐,昆叔今天不在,就让我来招待二位吧。”

  沈伊雪看到我变化这么快,还以为我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下意识的就皱起了眉头,好像有点反感。

  我见状说道:“不知道这位美女,喜欢什么?”

  见我靠近沈伊雪,林凡挡在了她的面前,凶巴巴的说道:“废话少说,赶紧拿出你家最贵的宝贝,让我家伊雪掌掌眼。”

  我咂了咂嘴,这林凡别看一副贱样,看到沈伊雪被别人靠近,还真的是护的周全。

  我瞥了一眼,随便指了指身边的一个柜台说道:“这些石符怎么样,辟邪驱灾,可是好物啊。”

  “石符?这有什么好的?”

  林凡一看我为他推荐这些东西,立马摆摆手,道:“要贵重的宝贝,不要那些没用的小物件。”

  哟呵,这林凡到是有点眼力劲,看来还不能瞎忽悠他了。

  我寻思了一下,转身从柜台里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木雕。

  这木雕刻了一些图案,上面还有一只三足金乌,霸道威严,气质不俗。

  这木雕虽然不是个珍贵的宝贝,但也有点价值,毕竟上面贴着一张300块钱的标签。

  林凡见我拿出这么一个木雕,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这个东西如何?三足金乌雕刻,全世界独一无二,价格嘛,给你算十八万好了。”

  一边说着,我一边将这个金乌木雕原本标着300块钱价格的牌子扔到了柜台下面的垃圾桶里。

  好像看到我掩藏价格牌,沈伊雪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我闭口不言,笑眯眯的看着她,唇齿微微一动,口型一掠而过,意思大概就是:买下分账,你三我七。

  “我觉得这雕刻的不错,伊雪你喜欢不?”

  沈伊雪似乎看懂了我的意思,手指微微一动,五指展开动了两下。

  “……”

  好家伙,这就砍起价来了。

  这小妞脑子转的挺灵光的。

  似乎在等待我的回复,沈伊雪装作犹豫的样子。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沈伊雪喜笑颜开,对林凡说道:“这个挺好的,买了吧。”

  林凡大喜,以为沈伊雪很喜欢这个,把手中的银行卡递给了我。

  “刷,这金乌木雕我要了!”

  我一看,嘿,还真的是一个冤大头!

  我按照前不久昆叔教我的,将poss机拿了出来,输入了一串数字,就把林凡卡里的十八万给刷了出来!

  没等沈伊雪继续说话,林凡将手中的木雕拿起来,说道:“伊雪,我最近从我爸那里学到了一招风水秘术,你要不要看一下?”

  “什么风水秘术,你又在骗人。”

  沈伊雪琼鼻一皱。

  “你别不信,我现在就展示给你看!”

  林凡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绘满了密密麻麻黑子的黄皮纸,然后将木雕放在了上面。

  嘴巴叽里咕噜念了两句话,紧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布衣天婿》

第8章


  紧接着,沈伊雪紧随其后,走了进来。

  沈伊雪看到我之后,眼睛一亮,嘴角勾勒出一道弧形。

  我见此,赶紧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心里也很激动。

  “咦,怎么店长换人了。”

  林凡一愣,看到我之后,挠了挠头。

  他之前一直在昆云这里买古玩,所以跟昆云也熟,今天带沈伊雪来这里,就是想让昆云帮忙,拿出一些好玩物来,逗沈伊雪开心,促进两人之间的感情发展。

  没想到今天昆云碰巧出去了,遇上了刚好接班的我。

  我坐在柜子后面,翘着个二郎腿,笑吟吟的看着林凡。

  林凡也纳闷,对我问道:“小子,昆云哪去了?”

  我不答话,这林凡太没素养,家里人是怎么教的他。

  沈伊雪一听,身子下意识的朝着一边靠了靠,然后用打量的目光看着我,对林凡说:“说话客气点,这店可能是人家的。”

  林凡见我没回答,怒气正上头,被沈伊雪呵斥了一声之后,立马乖乖的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小兄弟,我说话没礼貌,请你见谅。”

  见到如此听话的林凡,我爱答不理说昆叔出去了,问他要买什么东西。

  “我们来看看你们家的古董,我之前跟昆云说好的,他要给我看一些贵重的宝贝!”

  林凡高傲的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显摆似的放在了我面前:“我今天可是带够了钱,就等昆云给我拿出一些好宝贝。”

  我眨了眨眼,假装很高兴的说道:“原来是贵客啊,请坐请坐,昆叔今天不在,就让我来招待二位吧。”

  沈伊雪看到我变化这么快,还以为我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下意识的就皱起了眉头,好像有点反感。

  我见状说道:“不知道这位美女,喜欢什么?”

  见我靠近沈伊雪,林凡挡在了她的面前,凶巴巴的说道:“废话少说,赶紧拿出你家最贵的宝贝,让我家伊雪掌掌眼。”

  我咂了咂嘴,这林凡别看一副贱样,看到沈伊雪被别人靠近,还真的是护的周全。

  我瞥了一眼,随便指了指身边的一个柜台说道:“这些石符怎么样,辟邪驱灾,可是好物啊。”

  “石符?这有什么好的?”

  林凡一看我为他推荐这些东西,立马摆摆手,道:“要贵重的宝贝,不要那些没用的小物件。”

  哟呵,这林凡到是有点眼力劲,看来还不能瞎忽悠他了。

  我寻思了一下,转身从柜台里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木雕。

  这木雕刻了一些图案,上面还有一只三足金乌,霸道威严,气质不俗。

  这木雕虽然不是个珍贵的宝贝,但也有点价值,毕竟上面贴着一张300块钱的标签。

  林凡见我拿出这么一个木雕,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这个东西如何?三足金乌雕刻,全世界独一无二,价格嘛,给你算十八万好了。”

  一边说着,我一边将这个金乌木雕原本标着300块钱价格的牌子扔到了柜台下面的垃圾桶里。

  好像看到我掩藏价格牌,沈伊雪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我闭口不言,笑眯眯的看着她,唇齿微微一动,口型一掠而过,意思大概就是:买下分账,你三我七。

  “我觉得这雕刻的不错,伊雪你喜欢不?”

  沈伊雪似乎看懂了我的意思,手指微微一动,五指展开动了两下。

  “……”

  好家伙,这就砍起价来了。

  这小妞脑子转的挺灵光的。

  似乎在等待我的回复,沈伊雪装作犹豫的样子。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沈伊雪喜笑颜开,对林凡说道:“这个挺好的,买了吧。”

  林凡大喜,以为沈伊雪很喜欢这个,把手中的银行卡递给了我。

  “刷,这金乌木雕我要了!”

  我一看,嘿,还真的是一个冤大头!

  我按照前不久昆叔教我的,将poss机拿了出来,输入了一串数字,就把林凡卡里的十八万给刷了出来!

  没等沈伊雪继续说话,林凡将手中的木雕拿起来,说道:“伊雪,我最近从我爸那里学到了一招风水秘术,你要不要看一下?”

  “什么风水秘术,你又在骗人。”

  沈伊雪琼鼻一皱。

  “你别不信,我现在就展示给你看!”

  林凡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绘满了密密麻麻黑子的黄皮纸,然后将木雕放在了上面。

  嘴巴叽里咕噜念了两句话,紧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继续阅读《布衣天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