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栩栩若生》栩栩小说最新章节,栩栩,成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栩栩若生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栩栩
简介:算命先生说是我天生贵命,掌花娘娘转世,有点石成金,统领花精树灵之力,待到长大成人,必可家门荣兴
偏偏十二岁那年我得了场怪病,高烧不退,总看到骇人的景象梦里我遇到个婆婆,她说找手眼通天的高人可为我保命
小米收魂,起坛布阵,仙人讨封从此我踏上征程,拜师父,研道术,求就是一个生... 
角色:栩栩,成琛
《栩栩若生》栩栩小说最新章节,栩栩,成琛全文免费阅读

《栩栩若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有人


医生没遇到这种情况,怕我烧坏脑子,便建议我爸妈给我转京中的上级医院。

爸妈没犹豫,第一时间带我去了都城。

因发烧原因未明,退烧药后体温便会迅速升高,随时有生命危险,我便被收进了上级医院的抢救室病房。

用上退烧药的间隙,我会清醒舒服些,亦能和爸妈说说话。

妈妈说住进来就安心了,医生肯定能治好我,让我活蹦乱跳的回家。

我心里还挺高兴,生病好啊,不用上学了。

妈妈看我没心没肺的样儿有些嗔怪,"是啊,你还不用训练了呢,回头你表现不好教练就让别的队员去参加比赛了。"

"那不能。"

我扯着唇角,"我可是队里的种子选手。"

作为临海市体校艺术体操队的少儿组队员。

我很有自信。

聊天的档口,我发现这抢救室病房很大,但只有两张病床,除了我之外,另一张病床是个老婆婆,她戴着氧气罩,床头的位置都是滴滴作响的仪器。

两张病床隔得有些远,我看不清老婆婆的长相,只看到她床尾站着五六个家属模样的中年男女,他们朝着老婆婆叫妈,时不时还有哭泣声传过来。

"妈,那个奶奶怎么了,也是发烧吗,她家里人为什么哭。"

妈妈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眼,旋即叹了口气,帮我掖了掖被子,"不是你该关心的,栩栩,你饿了没,一会儿等你爸回来,让他去给你买点可口的。"

我摇摇头,根本没有饿的感觉,四肢沉的厉害,不一会儿,就又困了。

似睡非睡间,旁边病床的家属和妈妈搭话,"大姐,小姑娘是你的孙女吧,她什么病呀。"

"孩子就是突然发烧,来查查原因。"

妈妈有些不好意思,"这不是孙女,是我的小闺女。"

隔壁床家属惊讶的哦了声,但没多问,简单说了下老太太的情况,什么晚期,该做的治疗都做了,大限要到了,家里人都准备好寿衣了,一个病房住着,让我爸妈别害怕。

我有一搭没一搭听,然后妈妈就喊起了医生,说我又烧了。

整个晚上,我都在退烧和升温间折腾。

一波一波的发汗。

整个人被反复浸泡在水里,一会儿冷,一会儿热。

快天亮时,我终于好点了,睁开眼,看到爸妈在床边的椅子上靠着打盹,我不敢发出声音,怕吵醒他们俩。

照顾我一宿,他俩肯定吃不消。

撑着胳膊想坐起来,不用上学的感觉很好,病着也是真难受,手臂完全没力气,正纳闷自己为啥会发烧,隔壁床突然发出尖利糙哑的声响,"有人,有人!"

爸妈一个激灵惊醒,"谁!"

他俩还以为是我叫得,确认完才反应过来是隔壁老太太喊得,下一秒,就见隔壁病床的家属围了过去,:"妈,您怎么了!"

"有人!有人!!"

老太太喊得声嘶力竭,黑瘦干枯的手高高的抬起,指着天花板大声的喊,"在那里!那里有人!!"

爸妈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旋即面面相窥,有些莫名。

隔壁床家属忙安慰道,"妈,哪有人呀,您又做梦啦!"

说话间,他们还不忘朝着我爸妈道歉,"不好意思呀,我妈最近老这样,花眼了,您二位别在意呀。"

爸妈摆手示意没事,"栩栩啊,你继续睡吧。"

我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没动。

就在老太太指着的那个棚角线,我清晰的看到了一张黑色的男人脸。

很黑很黑,焦炭似的,只有一张脸印在那里,眼珠子很白,眼仁很小,正在滴溜溜的乱转。

我短短十二年的生涯里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便死命的想要看清确认。

"栩栩?爸爸跟你说话呢。"

"……"

棚角的白眼珠子忽的对上了我,黑乎乎的脸歪了歪,嘴唇子一咧,牙白森森的,"嘿嘿。"

"啊!!"

我身体一颤,嚎啕大哭,"有鬼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栩栩若生》

第10章 求死的人,眼神不好很正常


绳子一端系在扶手上,另一端系了个圈,刚刚好能把一颗头塞里面。

材质有些眼熟,我仔细瞅了瞅,是妈妈常戴着的那条围巾!

怎么会?

"周子恒说的没错,青少年抑郁症患者行为会更加激惹难以控制。"

男人对着我就是一顿劈头盖脸,"仗着我回来取东西,老远就看你神情异常的拽着条围巾朝这边跑,跟过来果然,你玩的挺花呀,还会自己打绳结,老实交代,谁教你的这些,你爸妈去哪了,能送你来医院,说明家人还是希望你能活着……"

"是你?"

我听出他的声音,白天那个打电话薅我的男人,抬头看向他,"叔叔,我没想死。"

"是,鬼给你打的绳结,你那脑袋也是鬼按着往里面伸。"

男人声音明显不屑,"行了,不想死就回病房,下次别再让我撞见,我可不想碰到你这晦气,滚吧。"

"……"

我心里也委屈。

纵观我这短短十二年,真没有得罪过谁!

怎么就会遇到这档子事儿?

而且我清楚,刚才拉我的人肯定不是妈妈。

他也说是我自己拽着围巾过来的。

那就是黑脸一直在暗处盯着我,想将我置于死地!

"谢谢你叔叔。"

我心里难受,但没必要去跟个陌生人解释较真儿,人家骂我也是好心,道完谢,我挣扎的就想起来,屁股疼的滋儿~一下,腿也发麻,试了几下都没站起来,我仰头看着他背光的脸,"叔叔,麻烦你拉我一把,我起不来了。"

他沉了口气,迸发出的气息都凉飕飕的,没言语,手伸了过来。

很好看的一只手,骨节分明,指节修长。

爸爸说,看一个男人是不是养尊处优就看他的手。

眼前这个男人,生活肯定很好。

对了,周子恒不也说,他是老板,老板的生活一定很滋润。

脑子里乱蹦着想法,我拉住他的手,奇怪的是一触碰到他掌心,一股暖流就顺着我的指尖潺潺的流淌进我身体里,很舒服,四肢关节发出微不可闻的咯咯声响,似乎一切都在复苏。

"回去吧。"

我一站起来,他就松开手,略有嫌弃的样子,"周子恒说他跟你聊了很多,你如果不能把他的话听进去,那么就死远点,无声无息的,别污染了周围环境。"

"……"

我没应声,他手一松开,心就空荡了。

身体顷刻间变得发沉,靠着门框,愣一步都挪不动。

"还不走?"

见我不动,他似乎没了耐心,拿出兜里的手机,侧了侧身,"周子恒不是知道你住哪个病房吗,我叫他去通知你父母。"

我抬起眼,这个角度终于能将他看清,第一感觉是好高。

他穿的西服套装,西服外套敞开的,里面是衬衫马夹,肩背特别的宽阔,微侧的脸棱角很分明,眉锋郎劲,鼻梁也高。

我悄咪咪的想,应该是个很好看的人。

当他打完手机,脸一正过来,我惊到了!

他长得……

不似我期待的那种好看。

眸眼太过锋利,很硬。

整个人看起来满满的乖戾嚣张。

如同天上飞翔的雄鹰,高山上迎雪的青松,草原上凶狠的狼,驚匪片里的反派头子,冷血杀手,以及我家邻居养的那条彪悍凶狠的藏獒。

脑子里飞了一圈形象--

没一个跟亲切祥和挨着。

"看我做什么。"

他眼神冰凉的掠到我脸上,"这么小就开始发花痴了?再看我捏死你。"

靠了靠身后的门,我实话道,"叔叔,你有点丑。"

在我的认知里,凡是气场太过强劲能让我嗅到危险味道的,五官会无底线弱化,也就是说,我有点凭感觉看人,温暖的,可爱的,阳光的,斯文的,儒雅的,和煦的,我都喜欢。

好看,漂亮,帅。

冷硬的,刚冽的,精壯的,邪魅的,让我精神觉得受到压迫、有掠夺感的,潜意识里就直接讲这些不喜归类为--丑。

像他!

每一种特质都长在了我审美的逆鳞区。

犯不了花痴。

"……?"

他似乎听到个笑话,轻呲了一记笑音,脸朝我凑了凑,想教育我什么,又拉开距离,"算了,我不跟病号一般见识,求死的人,眼神不好很正常。"

"不过你味道很好闻。"

"?"

他又愣了下,似乎被我整懵了,侧脸闻了闻自己肩头,微紧着眉看我,"什么味道。"

"森林阳光的味道。"

我说着,他刚才一凑近,味道一下就过来了,就是我刚进A902时闻到的气味,很舒服,氧气一样,让我温暖舒适,"叔叔,你能过来一下吗?"

"不能。"

他警惕的看着我,没动,"周子恒在楼下,最迟三分钟,他就会找到你父母,带他们过来。"

"……"

我看着他,"那你站着别动。"

恨死了这种四肢无力头脑混沌的感觉。

你不过来,我去!

艰难的朝他移动了一步,在即将摔倒前,头顶猛地九十度折断般杵到了他的胸口!

不!

确切地说是他胃部的位置!

只一下!

我脚就生根般站住了。

暖流顺着我头顶潺潺而入。

伴随着好闻的气味儿,我终于可以缓缓精神了。

"喂!"

他被我吓了一跳,毕竟没谁喜欢被用头顶着,还是突如其来的!

得亏他体格好,不然隔夜饭都得被我顶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栩栩若生》

第12章 他好像能帮到我


"梁大友,真不怪三姐总骂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唠没完的!"

回到病房,妈妈先给我量上体温,转头就气急败坏的冲爸爸吼起来,"栩栩都差点死了,你还有心情搁那深渊悬崖的!"

"你知道他是谁嘛!"

爸爸直接回道,"成天擎是成海实业集团的老总,人家那业务多的,矿产,建材,基建、地产以及酒店,正经高门大户,我三姐以前就在他们集团旗下的建材公司做财务,哎呦呦,你看我这脑子,三姐讲的老总媳妇儿总闹自杀,八成就是成天擎的小老婆,秀玉,咱家要是能跟这小成总搭上脉,分分钟可以在京中……"

"啥节骨眼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些?"

妈妈气的直呼哧,"现在栩栩都要有生命危险了,你不说拿出不睡觉都研究菜谱的精神头,还出去穷舔上了,我明告诉你呀,那个成琛救了我闺女,我感谢人家,但除此之外,他跟咱家一毛钱关系没有,再敢谈拢没用的看我不削你的!"

"秀玉,你看你,气性咋那么大……"

爸爸叹了口气,接过我腋下的体温计看了看,"还行,没发烧。"

"我寻思,这都是缘分,成家那地位层次,平常咱想认识都够不着,正好小成总救了栩栩,还在隔壁病房,你说这多好的机会呀,啥就我穷舔了,你这词太难听了,我和小成总多聊几句也是为了日后的商业合作,咱家好歹也是临海市的百万富翁嘛。"

"你可歇会儿吧!"

妈妈气不打一处来的,"你年轻时就是个在农村里给红白喜事掌勺的厨子,能赚到钱都是借栩栩的光,走了大运,还百万富翁,真拿自己当盘菜了,要是栩栩有个三行两短,你就去阎王爷那穷舔吧,他层次地位更高!"

"你看你这话说的,越来越下道。"

爸爸撇了撇嘴,"秀玉,算我错了行吗,我就不应该出去抽烟,可你也是,陪个孩子都能睡着,在家不是神经衰弱吗,怎么上杆儿火还能睡死了?她拿你围巾都没醒?"

"我这……"

妈妈哑了,"我当时也……"

"不怪妈妈。"

我虚虚的靠着床头,"我没去拿妈妈的围巾,是看到妈妈过来拽我,说上车上车……"

大概上了车,我就会吊死了吧。

讲完始末,他俩的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

爸爸赶紧拿出手机,立马拨通三姑电话,"三姐你快回来,打车!我给你报销车费,多晚我们都等你!那东西没走啊,刚差点给栩栩吊死啦!"

"让我说!"

妈妈带着哭腔抢过手机,"三姐呀,太吓人了,你快点呀,救命呀……啊,我也纳闷儿,黄道士是说小劫难啊,可我现在瞅着这也不像小事儿啊……啥?用红布先把病房门把手缠上……嗯,好,我这就去……好,你快点回来……邪乎的啊!"

我看着他俩忙活,摸出了三姑留下的心经,抱在怀里,有丢丢安慰。

病房里好闻的气味儿没了。

先前这墙面感觉都是暖的,让我舒服的,现在也凉下去了。

莫名的,我摸了摸头顶--

对了!

是成琛身上的那股味道。

周子恒怎么说的?

他和成琛这几天一直在隔壁陪床,今天离开,所以……

我用头顶上成琛会舒服。

他离开了。

病房里的味道就变淡了?

这一切……

都跟成琛有关?

病急生智。

我握紧经书,隔壁床老婆婆曾说过,住到A902,能保我几日平安。

她没说会一直平安,也没说具体几天平安。

这就表明,平安是不定数的!

老婆婆也不清楚,成琛会哪天离开!

想通这点,我有些激动。

有救了!

"爸,成琛还在隔壁吗?"

这个人是能给我力量的。

味道能给我力量!

起码,我身体不会没劲儿,不会发烧了。

"那个小周助理说他们回来取个东西就要去机场,应该已经离开了。"

爸爸正按照三姑的指示撕着红布条,"不过我存了小成总的手机号,栩栩,你找他有啥事儿啊。"

"我……"

怎么说?

用他充电?

不太好。

"栩栩,等你好了咱们再去找他感谢。"

妈妈接过爸爸的红布条朝着门把手缠绕,脸冲向我道,"别听你爸说他家多有能耐,再有能耐也是人家的事儿,不能让人以为他救了咱就被讹上了,做人可不能那样,你好生养着,后面的事儿大人会去办,你不用跟着操心。"

"妈,我是觉得,他好像能帮到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栩栩若生》

第12章 他好像能帮到我


"梁大友,真不怪三姐总骂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唠没完的!"

回到病房,妈妈先给我量上体温,转头就气急败坏的冲爸爸吼起来,"栩栩都差点死了,你还有心情搁那深渊悬崖的!"

"你知道他是谁嘛!"

爸爸直接回道,"成天擎是成海实业集团的老总,人家那业务多的,矿产,建材,基建、地产以及酒店,正经高门大户,我三姐以前就在他们集团旗下的建材公司做财务,哎呦呦,你看我这脑子,三姐讲的老总媳妇儿总闹自杀,八成就是成天擎的小老婆,秀玉,咱家要是能跟这小成总搭上脉,分分钟可以在京中……"

"啥节骨眼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些?"

妈妈气的直呼哧,"现在栩栩都要有生命危险了,你不说拿出不睡觉都研究菜谱的精神头,还出去穷舔上了,我明告诉你呀,那个成琛救了我闺女,我感谢人家,但除此之外,他跟咱家一毛钱关系没有,再敢谈拢没用的看我不削你的!"

"秀玉,你看你,气性咋那么大……"

爸爸叹了口气,接过我腋下的体温计看了看,"还行,没发烧。"

"我寻思,这都是缘分,成家那地位层次,平常咱想认识都够不着,正好小成总救了栩栩,还在隔壁病房,你说这多好的机会呀,啥就我穷舔了,你这词太难听了,我和小成总多聊几句也是为了日后的商业合作,咱家好歹也是临海市的百万富翁嘛。"

"你可歇会儿吧!"

妈妈气不打一处来的,"你年轻时就是个在农村里给红白喜事掌勺的厨子,能赚到钱都是借栩栩的光,走了大运,还百万富翁,真拿自己当盘菜了,要是栩栩有个三行两短,你就去阎王爷那穷舔吧,他层次地位更高!"

"你看你这话说的,越来越下道。"

爸爸撇了撇嘴,"秀玉,算我错了行吗,我就不应该出去抽烟,可你也是,陪个孩子都能睡着,在家不是神经衰弱吗,怎么上杆儿火还能睡死了?她拿你围巾都没醒?"

"我这……"

妈妈哑了,"我当时也……"

"不怪妈妈。"

我虚虚的靠着床头,"我没去拿妈妈的围巾,是看到妈妈过来拽我,说上车上车……"

大概上了车,我就会吊死了吧。

讲完始末,他俩的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

爸爸赶紧拿出手机,立马拨通三姑电话,"三姐你快回来,打车!我给你报销车费,多晚我们都等你!那东西没走啊,刚差点给栩栩吊死啦!"

"让我说!"

妈妈带着哭腔抢过手机,"三姐呀,太吓人了,你快点呀,救命呀……啊,我也纳闷儿,黄道士是说小劫难啊,可我现在瞅着这也不像小事儿啊……啥?用红布先把病房门把手缠上……嗯,好,我这就去……好,你快点回来……邪乎的啊!"

我看着他俩忙活,摸出了三姑留下的心经,抱在怀里,有丢丢安慰。

病房里好闻的气味儿没了。

先前这墙面感觉都是暖的,让我舒服的,现在也凉下去了。

莫名的,我摸了摸头顶--

对了!

是成琛身上的那股味道。

周子恒怎么说的?

他和成琛这几天一直在隔壁陪床,今天离开,所以……

我用头顶上成琛会舒服。

他离开了。

病房里的味道就变淡了?

这一切……

都跟成琛有关?

病急生智。

我握紧经书,隔壁床老婆婆曾说过,住到A902,能保我几日平安。

她没说会一直平安,也没说具体几天平安。

这就表明,平安是不定数的!

老婆婆也不清楚,成琛会哪天离开!

想通这点,我有些激动。

有救了!

"爸,成琛还在隔壁吗?"

这个人是能给我力量的。

味道能给我力量!

起码,我身体不会没劲儿,不会发烧了。

"那个小周助理说他们回来取个东西就要去机场,应该已经离开了。"

爸爸正按照三姑的指示撕着红布条,"不过我存了小成总的手机号,栩栩,你找他有啥事儿啊。"

"我……"

怎么说?

用他充电?

不太好。

"栩栩,等你好了咱们再去找他感谢。"

妈妈接过爸爸的红布条朝着门把手缠绕,脸冲向我道,"别听你爸说他家多有能耐,再有能耐也是人家的事儿,不能让人以为他救了咱就被讹上了,做人可不能那样,你好生养着,后面的事儿大人会去办,你不用跟着操心。"

"妈,我是觉得,他好像能帮到我。"

继续阅读《栩栩若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