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天医归来》陈枫小说最新章节,陈枫,杨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之天医归来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陈枫
简介:五年前,他家破人亡,族人全都死绝;五年后,他以天医至尊荣耀归来,立誓斩尽仇敌,报仇雪恨,弥补对她的愧疚
却发现自己多了个可爱的女儿
角色:陈枫,杨惜
《都市之天医归来》陈枫小说最新章节,陈枫,杨惜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之天医归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天医归来


“恭迎天医荣归宁州!!”
一声饱含恭敬,荡气回肠的呼喊响彻在宁州机场。
广场上,上百人站成两排,始终保持着九十度弯腰的卑微姿态,尽管他们已经在高温下等候了足足两个小时,脸上神色仍旧无比恭敬,不敢有丝毫不敬。
机场早已被清场,否则这一幕定会惊呆旁人!
在场众人,无一不是医、武、商、政等领域的执牛耳者,他们把控宁州的资源与财富,此刻却是望眼欲穿地,等待着一位大人物的到来。
“五年了……”
“爸,妈,你们在天之灵可还安好?”
一架精致而高端的直升机里,走出一位衣着朴素,相貌清秀的少年。
但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却仿佛鹰眼般锐利!
“天医!!”
众人恭敬的姿态,却没有在陈枫心中荡起一丝涟漪。
微微抬头,家乡的天空,让尘封于心中多年的回忆,涌上心头!
他出生于宁州二流世家——陈家,出生那年,便有高人断定陈枫将来必为人中龙凤。
陈枫从小天资聪颖,医武双修,堪称全才,十六岁创办中医药堂——枫叶堂,短短两年时间便拥有千家连锁店,无数名医皆对其俯首称臣!
宁州之人皆对陈枫赞不绝口,认定陈家势必会在陈枫的带领下,成为一流世家!
就连贵为四大家族的唐家,也多次携重礼拜访陈家,甚至家主苦苦相求,最终才以亿万财富的代价,换来长女唐梦晴和陈枫的婚约。
就在陈枫大婚前夕,四大家族却以陈家图谋不轨,准备干掉四大家族垄断宁州为由,联手进攻陈家!
实则,不过是担心陈家在陈枫的带领下蒸蒸日上,成为一流世家,威胁到四大家族的地位与利益!
一时间!
陈家众叛亲离、家破人亡,那一夜火光冲天,陈家数百人在大火中惨死!
“枫儿,你走,你走啊!只有你走了,我才没有白死,你是陈家唯一的火种,你活着,陈家才有希望……”
父亲撕心裂肺的嘶吼仿佛仍在耳畔回荡,那一夜父亲身负重伤,以命相搏,给陈枫拼出一条生路。
陈枫带着母亲逃向唐家,希望唐家能够念在姻亲关系上救一命,唐家同意下来,未婚妻唐梦晴送来人参汤,给陈枫和母亲养伤。
不想,一碗下肚陈枫就感到头晕目眩!
“陈枫,你狼子野心、图谋不轨,死到临头居然还敢向我唐家求助,这一碗人参汤里我可下了不少迷药,你就是身手再好也没用!”
陈枫永远忘不掉唐梦晴那一双狠毒的眼睛,武功盖世的他因中药而只剩下三成功力,在唐家高手的围攻下身负重伤,是母亲牺牲自己,给陈枫换来一条生路。
这些年来,每个午夜时分,陈枫总会梦到母亲惨死的模样!
后来陈枫流落海外,师从多位名家,最终加入神殿,这是一个把控多个领域的神秘组织,历经五年奋斗,成为神殿之主。
统领十万雄师,百万医师,手握滔天权势与万亿资产。
“天医…”
亲信陈宁,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说道:“宁州州长设下宴席,为您接风洗尘。宁州各方都送来贺礼庆祝您荣归,经清点礼物总价值高达百亿。您现在就过去吗?”
“先去找唐梦晴,有笔账我还没跟她算!”
陈枫双拳紧握,虎目透着怒火。
他这次回来,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斩杀当年的罪魁祸首,为父母,为族人报仇雪恨!
其二,则是灭了四大家族!
“天医,据调查,今天是唐梦晴和孙耀文的大婚,现在正在举办婚礼!”
“带我过去!”
陈枫转身就走,丝毫没有在意在场等候多时的众人。
“恭送天医!!”
而众人也不敢有丝毫意见,恭敬的呼喊响彻云霄!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2章 亲家?


“孙老,今天过后,我们可就成亲家了。”
今日孙家张灯结彩,灯火辉煌,佣人们都穿着喜庆的红装。
大厅里,唐家家主唐国龙笑道:“当年是我鬼迷心窍,没有看出陈枫的狼子野心,居然到陈家上门提亲,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今后你我两家强强联手,一定能飞黄腾达。”
“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但,陈枫这个陈家余孽一天不除,我就一天不安心。”
孙明眉头一皱,一旁的管家听了这话,急忙说道:“老爷您放心,我已经加派人手,四处搜寻陈枫的下落。一旦找到,格杀勿论!”
繁琐的婚礼仪式经过一上午后,已经接近尾声。
片刻后。
“一拜天地!”
大厅中坐着身份最为尊贵的贵宾,只听媒婆一声高呼,唐梦晴和孙耀辉二人朝天空的位置就要拜下。
“老爷…老爷,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个亲信上气不接下气地闯了进来。
“没长眼的东西,没看见这里在忙么!”
孙明猛地一拍桌子,怒声喝道。
“陈,陈,陈枫来了!”
亲信焦急惊恐的话音落下,只听一片脚步声响起。
陈枫龙行虎步而来,刀鞘般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的温度。
在他身后,四人抬着一个被黑布遮盖的修长的物体走了进来。
“陈,陈枫?!”
孙耀文冷笑一声:“好啊,我还正愁着上哪去找你,没想到你就主动送上门了!真是双喜临门啊!”
“怎么说唐梦晴也是我曾经的未婚妻,我不来,怎么行?”
陈枫邪魅一笑,看向唐梦晴。
此刻她脸上化着艳丽的妆容,身着大红的凤冠霞帔,但陈枫却怎么看,怎么恶心。
“唐梦晴,好久不见。”
陈枫攥紧双拳,昔日的种种,此刻全都涌上心头!
“你们陈家蒙受四大家族的照顾,却不懂得知恩图报,还想谋害四大家族抢占利益,我们四大家族可不是在欺负弱小,而是替天行道!”
唐梦晴轻蔑地冷笑:“一条丧家之犬,还敢在我面前废话?陈枫,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陈枫心中怒火更甚,万没想到四大家族让陈家家破人亡后,还要往陈家身上泼脏水!
“今天可是你大婚之日,祝你新婚快乐!”
陈枫阴冷一笑,猛地拉开白布,一座大红色的棺材赫然浮现在众人眼前!
瞬间!众人皆大惊失色!
“棺,棺材!”
唐国龙气急败坏,猛地摔掉茶杯,遥指陈枫怒声咆哮:“给我拿下这个孽障!”
唐孙二家的精锐,顿时向陈枫发起冲锋!
陈枫身后四人皆是神殿高手,区区四人却可抵数百高手。
“孙明,咱俩的账也该好好算一算了。当年,就是你带人杀了我爸!”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父亲倒在血泊之中的惨状,那鲜血淋漓、皮开肉绽的模样,瞬间让陈枫心中燃起熊熊烈火,踩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孙明!
孙明身边的几位亲信嗖的一下冲向陈枫,只见陈枫衣袖中飞出几道毫针,几声惨叫后众人皆倒地呻吟!
“你,你想干嘛!”
孙明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瑟瑟发抖地指着陈枫说道:“我告诉你,你敢动我半根毫毛,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还要刨开你父母的坟墓鞭尸!”
“怦!”
陈枫夹带怒火的一脚出去,孙明猛地向后倒飞出去,狠狠砸在墙上!
陈枫回头看向唐国龙,后者此时早已吓破了胆,这位一家之主此刻心中冰凉而惊恐,裤裆顿时湿了起来。
“陈,陈枫,我,我…”
唐国龙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3章 所有人,都得死!


“在场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
“我陈家的覆灭,四大家族脱不了干系。我不想大开杀戒,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半个月后,是我父母的忌日,届时,四大家族必须拿出当年杀害我父母的罪人的人头,其余人在我父母墓前下跪赎罪!”
“记住,这是你们唯一的生路。如果不从,那么,唐、孙、李、宁四家族,一人不留!”
陈枫冰冷而又霸道的话音,在众人脑海中不断回荡着。
一人不留!!
待陈枫带人走后,唐国龙这才缓过神来。
“废物,废物!”
唐国龙怒不可歇,砸着身边的一切物体:“传下去,出动唐家所有高手,把陈家余孽抓到我面前,我要他不得好死!”
“咳咳…”
孙明捂着胸膛,只觉肋骨碎裂,“出价一个亿,悬赏陈枫的人头!”
……
“惜儿,你还好吗?”
走出孙家后,陈枫心中思绪万千。
那一夜他倒在血泊之中昏迷不醒,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再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座温馨的房间中。
杨惜,一位桃李年华,还在读书的姑娘,是她回家路上发现陈枫,将陈枫带回家中养伤。
她拿出所有的积蓄治好了遍体鳞伤的陈枫,又是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让陈枫以惊人的速度恢复正常。
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陈枫。
“天医,调查出来了,嫂子现在人在医院。”
“立刻带我过去!”
……
“妈,求您再借我一点钱吧,墨墨可是您外孙女啊!”
手术室外,杨惜跪在母亲面前,清丽明媚的脸颊布满泪痕。
就在她救了陈枫的第三天,身体刚刚恢复好转的陈枫想到家族被灭,完全控制不住体内的怒火,和杨惜发生了关系……
却不想,陈枫走后没多久,杨惜的肚子就逐渐大了起来……
女儿陈墨墨聪明伶俐,乖巧懂事,但出生的时候就险些没能活下来,自幼就体弱多病,一场感冒都差点要了她的命。
前天墨墨在家里做家务的时候,突然昏迷不醒,直到现在也没能醒来,医生却也迟迟检查不出病因,最令人绝望的是这些年为了给墨墨治病,不仅花光了杨惜的积蓄,还欠了一堆的债。
见母亲无动于衷,想到病房里瘦弱的女儿,杨惜泪水止不住夺眶而出:“再不交钱,墨墨就要被给赶走了,妈,我就墨墨一个女儿,没有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没钱!”
王霞一脸不爽:“要不是因为陈墨墨,你早嫁出去了,何至于混成现在这个样子!花了这么多钱,连得了什么病都没检查出来!”
杨惜又看向父亲,杨伟无奈地叹了口气:“惜儿,算了吧,我这个做外公的也不想看着孩子出事,但你就是逼我,我也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
这时候,护士面带无奈地走了过来:“这位小姐,您已经拖欠本院快五万了,如果今天再交不上钱,您只能带着孩子出院,我们也没有办法。”
杨惜心如刀割,心中深深的绝望之情让她无法呼吸。
“我来吧。”
就在杨惜哭到快要昏厥过去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将自己扶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4章 我的女儿?


“孙,孙少!”
孙耀辉,孙家公子,家境富有,一次聚会的时候认识杨惜,从那以后就没少来找杨惜。
“默默这么聪明伶俐的孩子,小小年纪就重病缠身,真是可惜啊。”
孙耀辉摇头哀叹:“孩子体质虚弱,拖不得,必须尽快治疗。这样吧,我出钱给默默治病,宁州治不好就去燕京,燕京治不好去米国!惜儿呢,听说你欠了不少钱,做我的女人,这些钱我替你还!”
“孙少!”
王霞顿时喜上眉梢,笑道:“孙少,有您这句话那我真是放心了,哈哈,您这么优秀,还不嫌弃惜儿有孩子,这场婚事啊,我可满意得很!”
杨伟也笑着点头,孙耀辉这么有钱,杨惜嫁给他就不用受苦了。
“孙少,我,我已经生过孩子,配不上您。还希望您能借我一笔钱,我,我一有钱就还您!”
杨惜急忙赔笑,她也知道,只要自己做孙耀辉的女人,就可以改变命运,几十万的手术费对杨惜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但对孙耀辉也就是个零花钱。
但。
想到脑海里的那个男人,所有的纠结都会荡然无存。
杨惜已经决心等他一辈子了。
“我不介意,惜儿,默默的时间可不多了。”
孙耀辉满面春风的笑容中,透着几分得意。
“惜儿,你还不赶紧应下,难道你心里还有那个废物?我告诉你,那废物指不定已经死了,现在孙少愿意给你机会,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霞恶狠狠瞪了杨惜一眼。
“我…”
想到那个男人,又想到病房里仍旧昏迷不醒的女儿,杨惜心如刀割。
“惜儿。”
突然。
一道熟悉却又陌生,温柔却又坚定的话音,突兀响起。
回头望去。
映入眼帘的,是陈枫那张令自己多次魂牵梦绕的面孔!
“陈,陈枫…”
杨惜僵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陈枫?!没想到伤害惜儿的渣男就是你啊!”
孙耀辉却不禁叫出声,“你这废物居然敢大闹婚礼,我告诉你,现在四大家族都在追杀你,你逃不掉的!”
“嗯?”
陈枫眉头一皱,定睛一看,才知道这家伙也是孙家的人,孙耀文的堂弟。
“你知道我不待见孙家的人,不想死,就给我滚!”
陈枫厉声道,若不是杨惜在场,孙耀辉趁着自己不在就对杨惜下手,这种行为放在以前,死一万遍都不过分!
“一条丧家之犬,也敢在我面前得意?”
孙耀辉轻蔑地扫了陈枫一眼,冷冷笑道:“现在你女儿马上就要死了,除了我,没人能救她,而你这个做父亲的又能做什么?你什么都做不了,就好像五年前,你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家破人亡一样!废物终究还是废物,就算你现在回来了,又能如何?你只有一条路,死!”
陈枫正要动手,听到女儿这个词的时候,却不禁傻在原地。
“惜,惜儿,我们的女儿?”
五年前的那个疯狂的夜晚,顿时涌上心头,陈枫脸上布满惊骇:“没想到那一晚居然中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5章 我们的女儿,墨墨


“原来是你!”
王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就要甩陈枫两个巴掌!
杨伟人如其名没什么本事,让王霞过了一辈子的拮据日子,可就指望着女儿能嫁入豪门,结果一切都被陈枫给搅黄了!
“大胆!”
陈枫身后一个手下出手抓住,王霞即将落在陈枫脸上的手掌,沉声道:“竟敢对天…”
“出去。”
陈枫漠然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在神殿,天医的话便是至高无上、不容置疑的圣旨,手下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我告诉你,五年前你把我女儿肚子搞大然后就一走了之,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接受你当我女婿!你要有点良心,就把所有钱拿出来补偿我女儿,然后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王霞破口大骂,一点面子也没给陈枫。
“惜儿…”
此刻,陈枫的眼里,只有杨惜。
他亏欠了这个女人太多太多。
“你滚啊!”
杨惜猛地一巴掌甩在陈枫脸上,将陈枫一把推开:“这五年你一点音讯都没有,连个电话也没有,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你现在还回来做什么,看我笑话吗!”
那一刻,杨惜心中涌现出太多太多情绪。
苦苦等待的不甘,女儿重病的绝望,独守空房的孤独,久别重逢的惊喜……
这一切,都化作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惜儿!”
陈枫紧紧抱住杨惜,虎目泛起泪光:“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这五年来你一定很不容易,我也好想你,每次梦到你我都整晚睡不着……惜儿,亲爱的,不是我不来找你,我有自己的苦衷…”
“你现在回来找我做什么?我们的女儿都快不行了!”
杨惜绝望地蹲下身。
“乖,我回来了,女儿就不会有事了。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陈枫脱下外套,披在身子纤细瘦弱的杨惜身上。
见到二人亲密的姿态,孙耀辉气得直咬牙,他清了清嗓子道:“咳咳,惜儿,现在可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这样吧,我把墨墨安排到特供病房。”
“特供病房?!”
王霞愣了一下:“特供病房是专供老干部使用的病房,什么设施、仪器、医生啥的,都是世界最先进的,整个宁州听说只有一座,普通人要是没关系,再有钱也用不上。孙少不愧是孙少,太能耐了!”
这时候,一个长相端正严肃的中年男人,带着一群医生走了过来。
“孙少!”男人微笑致意。
“张院!”
孙耀辉嘴角勾起几分得意:“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宁州第三医院院长张通。”
杨惜闻言眸中闪过一抹绝望,张通是大医院院长,权力可不小,这样的主儿都得给孙耀辉面子,恐怕这下父母会铁了心逼自己嫁给孙耀辉。
“特供病房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就带孩子过去吧,那里有最好的医疗资源。”
张通说完,就要走进病房。
“送去特供病房可以,但要以我的名义。”
陈枫也知道杨惜不想拖欠孙耀辉人情,淡然道。
这话一出,众人皆脸色骤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6章 去神经科看看吧


“废物果然是废物,没本事也就算了,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王霞不屑地扫了陈枫一眼:“特供病房是寻常人用得起的么?运行一小时的费用就得五万了,就这,宁州的权贵、富豪想预约都排不上号!你丫快拉倒吧!”
张通眉头一皱,只觉陈枫是来捣乱的。
“张院,您可别和这家伙一般计较,他啊,陈家余孽,估计这几年都在外面乞讨,脑子出问题了!”
孙耀辉轻蔑道。
陈枫也懒得多说什么,发去一条短信,对正要走进病房的张通说道:“我已经通知你领导,你要识相点,现在就给我安排!”
“年轻人,我想你需要去精神科看一下。”
张通眼中闪过一抹嘲弄,王霞走过来怒道:“废物,还嫌不够丢人现眼的吗!一点本事都没有,就他媽知道说大话!滚,老子一眼都不想见到你!”
陈枫先一步走进病房,见到病床上的小女孩,他的心像被利刃刺入。
“墨墨…”
女儿小巧的瓜子脸玲珑剔透,白皙红润,精致的五官像是上帝的作品,完美融合了陈枫和杨惜的优点。
昙花命格?
陈枫贵为天医,一手医术出神入化,他一眼就看出了女儿的病,准确来说不是病,而是天生体质虚弱。
他一把抱起女儿,杨惜急忙冲了进来:“墨墨已经昏迷整整两天了,陈枫,我不求你也有本事将默默安排到特供病房,但就是普通病房也好啊!”
“陈枫,你要是男人,就麻溜的给我滚蛋!”
孙耀辉一脸嫌弃:“这都什么人啊,自己没本事,也别妨碍墨墨。今天开始,墨墨就是我的女儿了,你赶紧把我的女儿放下,否则老子不客气了!”
“动手吧,别伤到孩子。”
张通丢了个眼神过去,几个保安顿时冲向陈枫。
“你们…”
杨惜担心陈枫吃亏,可面对身强体壮的保安,她也无计可施。
“住手!”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道呵斥。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一路狂奔而来,大汗淋漓地走进病房,弯下腰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郭,郭局?”
张通心中一惊,脸上急忙扬起殷勤的笑容,迎了上去。
郭杨,宁州医疗局局长,自己的领头上司。
“张通,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杨眉头一挑,神殿等同于官方组织,天医便是华夏百万医生的领袖,陈枫在郭杨心中的地位堪比神明。
“咱医院突然来了个脑子有问题的傻子,我让保安处理,郭局让您看笑话了。”
张通一脸讨好的笑着,不想下一刻,一向对自己还算客气的郭杨,反手给了自己一个凌厉的耳光!
“胡闹,简直胡闹!傻子?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
郭杨厉声喝道,而后转身看向陈枫的时候,脸上迅速扬起讨好而恭敬的笑容。
“郭局,我…”
张通捂着脸,眼中满是错愕,就陈枫这朴素的打扮,可不是什么大牛啊!
“你可知道他是谁?我告诉你,他就是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7章 神医在世


“咳咳…”
陈枫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出声咳嗽了两句。
郭杨也不愧是个人精,当即便领悟了陈枫的意思,清了清嗓子说道:“他可是我的贵客!”
“我,我…”
张通也不傻,虽然郭杨没有明说,但他知道陈枫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主儿,顿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眼中交织着恐惧与哀求:
“陈,陈先生,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您的身份,顶撞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别和我一般计较!”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在场众人!
杨惜美眸一片惊骇,张通作为大医院院长手握大权,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的领导郭杨统领宁州医界,那可是寻常的权贵富豪见了,也得巴结的主儿。
“这…我…”
孙耀辉更是有种在做梦的感觉,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先把我女儿安排到特供病房吧。”
陈枫漠然,抱着默默走出病房。
“请!”
郭杨恭恭敬敬地摆了个请的手势。
“完了…”
张通噗通一声瘫坐在地,心中冰凉没有一丝寒意。
他知道自己这个院长是做不成了,几十年来的努力全都功亏一篑。
特供病房果然名不虚传,五十多平方米的空间里,却被各类仪器、设备占得满满当当。
墨墨刚进病房不久,在各种高科技仪器的作用下,身体机能迅速提升,惨白如纸的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墨墨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身体…”
望着女儿憔悴的神色,杨惜心如刀割。
陈枫却在闭目沉思,女儿的情况非常特殊,哪怕他这个见多识广的天医,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孙少!”
这时候,一个身着中山装的老者走进病房。
“方大师!”
孙耀辉心中一喜,迎了上去:“这位我想大家都不陌生,咱宁州出了名的名医方仁建,宁州首富、上届一把手,都是方大师治好的。”
“方大师?”
杨伟急忙迎上前,紧紧握住方仁建的手,笑容无比热情:“方大师,我可是您的忠实粉丝,您在宁州卫视的每期节目我都有看!”
“方大师,咱宁州谁都知道,您的针灸那叫一个妙手回春,有您出手,孩子肯定是有救了!”
王霞喜笑颜开。
“我本来要开会,但是孙少的面子,我必须得给。”
方仁建淡然一笑,抓起墨墨的手腕,为她把脉。
方仁建行医多年,医术精湛,但把脉片刻后,他却不禁眉头紧皱起来。
“方大师,您这是什么意思?”
杨惜心中忐忑不安,方仁建这表情,就说明女儿的病不容乐观。
“这是昙花命格。”
方仁建沉思片刻后说道:“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命格,有的人命格硬,性格就比较顽强,有的人命格软,性格相应的也就比较软弱。昙花大家都知道,一种美丽的花卉,但开放后会迅速枯萎。”
陈枫忍不住摸了摸下巴,没想到这个方仁建连这么冷门的知识都知道,他点头道:“昙花命格万里无一,拥有这种命格的人,聪慧、漂亮、乖巧,但天生体弱多病。”
“你连这都知道?”方仁建惊了一下。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8章 昙花命格


陈枫摇头:“一般昙花命格的人都活不过五岁,还好我现在回来了……”
“虽然我也是第一次亲身接触到昙花命格的人,只能凭借经验治疗,但以我的医术,我有五成把握。”
方仁建傲然地抬起头,这家医院的医疗资源已经很不错了,但依旧束手无策,五成把握算是相当优秀。
“方大师,如果您能治好我女儿,我,我就算把房子卖了也要感谢您!”
杨惜眉开眼笑,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只要墨墨不用再忍受病痛的折磨,杨惜甚至宁愿牺牲自己。
“只有五成?”
陈枫却与恭恭敬敬的众人不同,他摇头道:“那算了,我的女儿我也不放心给别人治。辛苦你了,你可以先走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就行。”
这话一出,众人皆脸色骤变!
“陈枫,你丫疯了吗!”
王霞狠狠推了陈枫一把,急得直跺脚:“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都见不到方大师一面!你,你居然想把方大师赶走,你这废物不会真以为自己有多大本事吧!”
“陈枫!”
杨惜紧握住陈枫的手,眸子里一片焦急:“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墨墨现在非常需要治疗。”
“方大师,您可千万别和这傻子一般计较。”
孙耀辉目光阴冷地扫了陈枫一眼。
“行,我不治,你来。”
方仁建也是来了脾气,抱着双臂,一脸的不爽。
杨惜还在好言好语地劝着方仁建,她可不放心陈枫。
而这时候,陈枫已经走上前,只见他修长的双手在墨墨瘦弱的脊背上,轻轻按压捏动了起来。
“废物,还不赶紧给我住手,要是墨墨出了什么意外,我这个做爸爸的,可不会放过你!”
孙耀辉骂骂咧咧,但却没有任何举动。
他巴不得陈枫直接把陈墨墨这个拖油瓶给折腾死了。
“推拿?”
杨伟眉头一皱:“陈枫,你是脑子出问题了吧?推拿最多也就缓解一下腰酸背痛,什么时候还能治病了?”
此时陈枫俨然像极了按摩技师,还在苦苦哀求的杨惜瞥到这一幕,急忙冲过来就要一把推开陈枫!
“陈枫,快给我停下!”
杨惜心急如焚,她可不愿女儿出什么三长两短!
“等等!”
不想,就在此时,方仁建突然出声呵斥住了杨惜!
方仁建目光紧紧定格在陈枫手上,苍老的脸庞浮现出惊骇的神色。
“娴熟独特的手法看似只是寻常的推拿,但其实大有学文,恰到好处地发挥出人体穴道的作用。这,这是逆天推拿法!”
方仁建这番震撼的话音,让众人皆大惊失色!
他可是赫赫有名的中医大师,见多识广、无所不能,怎么会因为陈枫的推拿而深感震撼?
“逆天推拿法?不可能!”
杨伟面带错愕道:“我听我一位朋友说过,人的命格是不能改的,天注定的。但,逆天推拿法却可以循序渐进地改变人的命格,而拥有这项强大本领的,泱泱华夏万千名医,只怕还不足三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9章 逆天推拿


“不足三人……”
方仁建方才被陈枫举重若轻的手法震慑得失魂落魄,此刻听到杨伟的话,突然眼前一亮。
他连忙瞪大眼睛,仔细地观察陈枫的动作。
越看越是觉得不对。
他敏锐地觉察到其中有很多动作似是而非!
方仁建如同抓到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唾沫横飞地大声喊叫。
“果然!此术我钻研医道几十年也只是有所耳闻!”
“这小子怎么可能会!”
吸引了病房里所有人的注意,方仁建失态地点指着忙着救人的陈枫。
“快,快拦住他!”
“他肯定是随便学了点招式,未得其神。”
“这不是救人而是害人啊!”
孙耀辉闻听此言,瞬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心里甚至不断恶毒地期盼,陈枫出手把自己女儿治死了才最好!
这样杨惜少了个累赘,他正好全无负担地收下。
王霞则是更加猖狂地叫嚣了起来。
“陈枫,你个废物东西,别装模作样了!”
“赶紧滚到一边去,跪下去求方神医出手!”
“要不然墨墨有个三长两短,你那条贱命都不够赔的!”
而杨惜听着方仁建的话,呆愣在原地,两颊泪水不住流下。
多可笑,刚刚她还以为陈枫真的会什么逆天推拿术,能救下墨墨……
可失踪五年,不负责任,回来也要拿女儿的命来装腔作势。
这一刻,杨惜望向陈枫的目光中,满是浓浓的失望和如陌生人一样的疏远割离。
而被指责的陈枫,完全没有理会方仁建和王霞。
他只是心中冷笑一声。
这个方仁建见识短浅且目中无人,自然看不出他手法的根底。
他身为天医,对普通医者奉若神术的逆天推拿进行改进却是易如反掌。
方仁建当然认不出来,以至于恶语相向!
不过眼前什么都没有墨墨的病情重要,是以陈枫只是沉默以对,没有反驳。
“呼……”
陈枫手上的动作渐渐放缓,长舒了一口气。
随着最后一记轻点,陈枫退到一边,而一直没有意识的墨墨突然面露挣扎神色。
杨惜一惊,连忙脚步踉跄着扑到病床边。
“墨墨,你怎么样?听到妈妈说话了吗?”
杨惜满脸的关切神色,望着墨墨脸上的痛苦之色,心如刀绞。
墨墨无法回应她,只是喘息越发剧烈,脸色在特供病房设备维持下的红润逐渐消退。
又是毫无血色的苍白!
情况更加恶劣!
王霞见状,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方仁建呵呵冷笑,自感果然不出他所料。
陈枫就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
杨惜如遭雷击,方寸大乱,简直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的女儿就是支撑她活下来的最大动力!
“方神医,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女儿!”
杨惜跪在方仁建面前,卑微地乞求。
杨伟也连忙求情,“是啊,方神医,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救救墨墨吧。”
方仁建捋了捋胡子,一副为难的表情。
“昙花命格本就错综复杂,又被那小子捣乱,恐怕……”
陈枫去而复返,手里两个透明火罐,看到病房内的乱象,脸色一沉。
“怎么回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10章 改命火罐


“小子,你还敢回来?!”
孙耀辉望向陈辉的眼神如同看着死人,满是嘲弄。
“今天的事,人证不少。”
“陈家少爷消失五年,一回来就把自己女儿治死了。”
孙耀辉浮夸地扶墙大笑,“你可真是我们宁州最大的乐子!”
王霞的脸上也满是怨怒。
她还等着陈枫能拿出钱补偿自己,没想到一回来就弄出人命,要牢底坐穿了。
晦气死了!
陈枫看到跪在地上的杨惜,和她充满怨恨的目光。
他的心里满是疼惜。
“墨墨没事的。”
陈枫轻声做了一句解释,在所有人不信的目光中,再次到了墨墨身边。
逆天推拿术,行逆天之举,乃是近似神鬼手段的医术。
可要真的逆天改命,而不受天地隐隐间的反噬,则还需要改命火罐。
他随手掏出两张纸条,手一晃,就自发燃烧起了烈焰。
陈枫将燃烧的纸条扔进了他拿来的火罐中,双手快如闪电,罩在了墨墨身上。
??
陈枫的举动令众人大惊,尤其是倒扣住的火罐内,火苗竟然没有熄灭。
而是由红橘的火焰一闪,转变成了诡异的幽蓝。
“胡闹!简直是草菅人命!”
方仁建的见识能知道逆天推拿已经是极限了。
他此刻面对这改命火罐,瞬间须发怒张,狠狠地斥责。
王霞也被这违反常识的火罐吓住了,连忙拽着孙耀辉的胳膊。
“孙少,孙少,你快点找人把他抓走!”
“这是要把我家墨墨活活烧死吗?!”
孙耀辉沉吟片刻,随后看到杨惜望向他,也满是乞求之色,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废物东西,还不快点滚出去!”
孙耀辉一声大喝,狞笑着快步走向陈辉。
陈枫面上平静,心中却已经是不耐烦到了极点!
这个孙耀辉,言语挑衅他已经是必死,更何况阻碍他救治女儿!
要知道改命火罐不比逆天推拿那样手法繁多,只考验一个时机。
脱罐的时间早一秒晚一秒都有可能当场暴亡。
陈枫抬起头,看到了孙耀辉向他肩头伸来的手,瞬间眼神中凶狠暴戾的神色汹涌澎湃。
“你耳聋了?!”
孙耀辉话音未落,陈枫一指点出,迅疾如雷霆电闪,直接勾住了他的小指。
嗯?
孙耀辉不明所以,可下一秒就感到如同老虎钳一般难以阻挡的狂暴巨力通过拇指传导过来。
咔嚓!
“啊!!!”
十指连心,孙耀辉小指瞬间被硬生生掰折,疼得他面容狰狞,疯狂痛吼着。
陈枫面色淡然收回手,“在墨墨的病房,我不想见血。”
孙耀辉弓着腰,睚眦欲裂,剧烈喘息叫嚣着,“陈枫,老子一定杀你全家!”
陈枫脸上冷冽如冰山的寒意闪过,从上衣揪下一颗纽扣,手指一屈激射到孙耀辉喉咙上。
“太吵了。”
孙耀辉眼珠都要瞪出眼眶,两手紧紧捂着脖子,口中“嘶嘶”,如同破了的风箱。
懒得理会倒在地上打滚的孙耀辉,陈枫回身,望着墨墨身上的火罐,眼中光芒一闪。
下一秒,两个火罐被陈枫拔下。
“呃~”
一声嘤咛,在病房内所有人的震惊目光中,墨墨睁开了双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第10章 改命火罐


“小子,你还敢回来?!”
孙耀辉望向陈辉的眼神如同看着死人,满是嘲弄。
“今天的事,人证不少。”
“陈家少爷消失五年,一回来就把自己女儿治死了。”
孙耀辉浮夸地扶墙大笑,“你可真是我们宁州最大的乐子!”
王霞的脸上也满是怨怒。
她还等着陈枫能拿出钱补偿自己,没想到一回来就弄出人命,要牢底坐穿了。
晦气死了!
陈枫看到跪在地上的杨惜,和她充满怨恨的目光。
他的心里满是疼惜。
“墨墨没事的。”
陈枫轻声做了一句解释,在所有人不信的目光中,再次到了墨墨身边。
逆天推拿术,行逆天之举,乃是近似神鬼手段的医术。
可要真的逆天改命,而不受天地隐隐间的反噬,则还需要改命火罐。
他随手掏出两张纸条,手一晃,就自发燃烧起了烈焰。
陈枫将燃烧的纸条扔进了他拿来的火罐中,双手快如闪电,罩在了墨墨身上。
??
陈枫的举动令众人大惊,尤其是倒扣住的火罐内,火苗竟然没有熄灭。
而是由红橘的火焰一闪,转变成了诡异的幽蓝。
“胡闹!简直是草菅人命!”
方仁建的见识能知道逆天推拿已经是极限了。
他此刻面对这改命火罐,瞬间须发怒张,狠狠地斥责。
王霞也被这违反常识的火罐吓住了,连忙拽着孙耀辉的胳膊。
“孙少,孙少,你快点找人把他抓走!”
“这是要把我家墨墨活活烧死吗?!”
孙耀辉沉吟片刻,随后看到杨惜望向他,也满是乞求之色,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废物东西,还不快点滚出去!”
孙耀辉一声大喝,狞笑着快步走向陈辉。
陈枫面上平静,心中却已经是不耐烦到了极点!
这个孙耀辉,言语挑衅他已经是必死,更何况阻碍他救治女儿!
要知道改命火罐不比逆天推拿那样手法繁多,只考验一个时机。
脱罐的时间早一秒晚一秒都有可能当场暴亡。
陈枫抬起头,看到了孙耀辉向他肩头伸来的手,瞬间眼神中凶狠暴戾的神色汹涌澎湃。
“你耳聋了?!”
孙耀辉话音未落,陈枫一指点出,迅疾如雷霆电闪,直接勾住了他的小指。
嗯?
孙耀辉不明所以,可下一秒就感到如同老虎钳一般难以阻挡的狂暴巨力通过拇指传导过来。
咔嚓!
“啊!!!”
十指连心,孙耀辉小指瞬间被硬生生掰折,疼得他面容狰狞,疯狂痛吼着。
陈枫面色淡然收回手,“在墨墨的病房,我不想见血。”
孙耀辉弓着腰,睚眦欲裂,剧烈喘息叫嚣着,“陈枫,老子一定杀你全家!”
陈枫脸上冷冽如冰山的寒意闪过,从上衣揪下一颗纽扣,手指一屈激射到孙耀辉喉咙上。
“太吵了。”
孙耀辉眼珠都要瞪出眼眶,两手紧紧捂着脖子,口中“嘶嘶”,如同破了的风箱。
懒得理会倒在地上打滚的孙耀辉,陈枫回身,望着墨墨身上的火罐,眼中光芒一闪。
下一秒,两个火罐被陈枫拔下。
“呃~”
一声嘤咛,在病房内所有人的震惊目光中,墨墨睁开了双眼。
继续阅读《都市之天医归来》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