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尔深情不负》黄语蓉小说最新章节,黄语蓉,舒若尔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赐尔深情不负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黄语蓉
简介:他拆散她的爱情,对她威逼利诱,围追堵截,可却在婚后把她晾在一边,两年不碰
  舒若尔跟好友猜测,他可能是同性,或是身患隐疾
还分析,“越是不行的男人,越喜欢向世人证明自己的实力
” 遭人陷害,绯闻缠身时,她被他的人压去做妇科检查,验明清白,旋即国民女神是处的新闻刷爆网络
舒若尔气势汹汹跑去质问始作俑者,却反被推到,她心大慌,“我们说好互不干涉
” 某男慢条斯理地解扣...
角色:黄语蓉,舒若尔
《赐尔深情不负》黄语蓉小说最新章节,黄语蓉,舒若尔全文免费阅读

《赐尔深情不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被曝丑闻


  早上九点半,雾霾未散,从百亚国际总公司顶楼办公室的落地窗望出去,整座城市都是朦朦胧胧的,连楼下街道的车水马龙都看不清楚。

  十分清冷孤寂,又好像是被全世界抛弃般的压抑。

  过于宽敞的办公室,开了明亮的灯,一男子临窗而立,他颀长的背影在这明亮灯光下显得比窗外景色更加清冷。

  在他脚边左向一米之外,静静躺着一部被砸烂的手机。

  办公桌电脑里正在播放网络直播,里面传来的七嘴八舌成为办公室里唯一的声音,夹在男人指间的烟所冒出的一圈一圈烟雾成为唯一活动物。

  三者力证站在窗前纹丝不动的男人不是一蹲雕塑。

  “笃笃笃。”很有节奏的轻缓敲门声,带着小心翼翼地试探。

  男子依旧是纹丝不动的,“进来。”

  门开,进来一位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身材凹凸有致,长相靓丽,整体是精明干练的样子,“任总,您的新手机买来了。”

  男子转身。

  黄语蓉眼前一亮,呼吸微滞。

  这是每次任嘉致看向自己时都会有的感觉。

  她垂下眼眸,掩藏心事,上前恭敬地把新手机递过去。

  任嘉致接过,声音语气是与他此时铁青的面部表情相得益彰的冷漠,“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明朗已经带人过去了,舒若尔的经纪人也正在赶往酒店的路上。”他此时的样子太过于冷厉,饶是从他接手公司就一直跟在身边的黄语蓉也忍不住心惊胆战。

  不过是旗下娱乐公司的女明星被爆与男人酒店开房的丑闻而已,就算是重捧新星也犯不着总公司老板亲自处理。

  可他今早上进公司一接到消息就大发雷霆,并亲授另一名助手厉明朗亲自处理。

  她不知道,她嘴里不过是被爆丑闻的女星正是昨晚夜不归宿的总裁夫人。

  “舒若尔出来了。”

  “舒小姐,有人拍到你昨晚与温文乐在这家酒店开房,请问你们是否是情侣关系?”

  “如果是情侣,请问你们交往多久了?之前为什么一直不公开?”

  “温文乐呢?作为事件男主角,他为什么躲在酒店里面不出面?”

  ......

  电脑里传出的,记者争先恐后的提问,打破诡异的办公室氛围。

  黄语蓉偷偷抬眸看向脸色阴沉的男人,下一秒听见他好听但却冰冷的声音响起,“出去吧。”

  她微顿,转身,捡起被扔到地上的手机,把电话卡抽出放到办公桌,离开办公室。

  任嘉致坐到办公桌前沙发椅上。

  鹰隼的眸冷晲着直播里,快被记者挤成肉饼,满身狼狈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2:这回死定了


  宿醉后被粗暴的敲门声吵醒,舒若尔揉着头痛欲裂的脑袋,看着顶上刺眼而又陌生的水晶吊灯。

  脸顺着哗啦啦的流水声转向浴室,磨砂玻璃门映出身形轮廓,即便是模糊的看不清也非常确定,那是个男人。

  但不是自己家那位。

  她猛地睁大眼睛坐起来。

  低头一看,雪肌无任何异色,再动,身体也没有一点异样,提起的心稍微安了一点点。

  但内心还是非常气愤,崩溃。

  她慌张下床,匆匆穿上,混乱的大脑飞速转动。

  男人衣服好像是跟昨晚一起吃饭的同剧组里的温文乐穿的一样?

  ......

  敲门声在她起床后不久就停止了,穿戴完毕的舒若尔拿上自己物品,逃也似的走出房间。

  外面并无一人。

  那激烈的敲门声好像就只是为了把房里的人吵醒。

  她惊慌失措,心惊肉跳,只想第一时间逃离现场,结果却在出酒店时,被早已候在外面的记者堵个正着。

  面对记者们直白的提问,她太阳穴突突直跳,痛意更浓。

  短短几十秒,没有随行保镖保护的她直接被争抢新闻的记者推倒在地,粗糙的水泥地摩擦掌心,痛意让她回过神来,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完了,这回死定了!

  看着从四面递过来的话筒,争先恐后的记者,黑压压的,单凭她一己之力,基本没有突围的可能。

  作为一个已婚人士,即便只是有名无实的纯夫妻,她也不能说自己跟温文乐是情侣,可如果说不是,她被抓与人开房就会被硬按成出轨。

  按照舆论一贯的发展走向,她会被世人打上放荡,不自爱的标签。

  即便,这房蹊跷的连尚未理清头绪的她都清楚,多半是被算计了。

  短暂思考,她撑地起身,站得笔直,“我跟温文乐不是情侣。”

  “孤男寡女酒店开房。”立刻有记者追问。

  “还是舒小姐想说,你们昨晚只是在对剧本?或是演习要怎么拍才逼真好看?”

  一听她否认情侣关系,记者们的提问就刁钻起来,一个接着一个的,恨不得把她踩得永无翻身之地。

  还没等思绪混乱的舒若尔想到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一声接着一声刹车声响起,动静浩大的瞬间吸走记者们的注意力。

  车门齐齐打开,每辆车子都走出四名高大威猛的男人。

  围堵在她面前的记者被硬生生分出一条路。

  厉明朗走到长舒口气的她面前,“舒小姐,任总让我接您去医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3:验身


  “去医院做什么?”想到那个名义上的丈夫,舒若尔的心又紧绷起来。

  “做妇科检查。”厉明朗公事公办,回答完她的问题又面向蠢蠢欲动的记者,“各位记者朋友上午好,按照我公司高层领导一致决定,我们接下来要带舒小姐去医院验身,在结果未出来前,大家可以继续直播,但我们公司不希望再看到一点与此事有关的报道,若如不然就是与整个百亚国际为敌。”

  记者们还没沸腾,舒若尔就先激烈地提出反对,“我不去,我不要去......”

  直播查妇科,验房~事,根本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这是任总的意思。”即便她是总裁夫人,厉明朗也不敢不服从老板的命令。

  说着对站两边,距离最近的两保镖招手,“带舒小姐上车。”

  舒若尔的反抗起不到任何作用。

  气恼的,“我自己会走!”

  ....

  躺在医院冰冷的床~上,任由医生扒掉自己裤子,屈辱,委屈,愤恨,如排山倒海席卷内心,她的眼眶渐渐就红了。

  再没感情,也是夫妻,他竟如此待她。

  检查完毕,医生等她穿好裤子才出门。

  守在门外的记者一窝蜂涌上来,询问检查结果。

  走在后面的舒若尔听见医生回,“我不知道你们弄个黄花大闺女过来是想要我检查什么,我只能说这姑娘很干净,很健康。”

  记者们不约而同发出一声唏嘘。

  有人直问,“不可能吧,你的意思是她是处?”

  “圈子里谁不知道舒若尔背后有金主包养,她怎么可能会是处呢?”

  被质疑医德,女医生也怒了,“你们要不相信大可以再换家医检查。”

  舒若尔走出病房,神情冷冽的走到说她被包养的男记者面前,拿起对方工作证,扭头看向已走到身边的经纪人,“立刻联系我的律师,我要告这名记者诽谤。”

  对方立刻抽走自己工作证,很不服气的扬声质问,“你凭什么告我诽谤?”

  “那你又凭什么说我被包养?”舒若尔气势很足的回击,“如果你现在能拿出我被包养的真凭实据我就不告你,如果不能,这官司你吃定了。”

  就算是HelloKitty,她也是一只带着利爪的cat,被欺负狠了也会绕。

  经纪人唐姝立刻给律师打电话。

  不服气叫嚷的男记者被保镖捂住嘴带下去。

  杀鸡儆猴这招很管用,记者们暂时安静下来,伺机而动。

  跟老板报告完检查结果的厉明朗走过来,“舒小姐,任总要求你再做个血化验。”

  抽完血,厉明朗安排两保镖在医院陪记者守结果,剩下的送舒若尔回家,并看管好她,自己则跟经纪人回公司复命。

  直白点说,她被禁足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4:爆发


  全程直播,先前妇科检查结果出来,看直播的网友就沸腾了,后面血化验的结果证实,舒若尔血液里残留着迷~药成分,剧情彻底反转。

  一大早挂在各大网站上的,有关舒若尔与同剧组男星酒店开房的新闻皆被洗白文取代。

  而她还是处~女这件事则自动成为部分吃瓜网友热烈讨论的点。

  瞬间,舒若尔转换成无辜受害者,被叫玉女的同时,被包养传言也不攻自破。

  同样被全方位曝光的温文乐则变成连路人都忍不住要骂上几句的阴险小人。

  少部分与大众背道而驰的声音被淹没于茫茫网络之中,掀不起半点波浪。

  保住名声,也涨了粉,但舒若尔心里却并没有一丝欣喜的情绪。

  关掉开机后就一直来电不断的手机,关掉闹心的网络,被禁足在家的她,以练书法平复自己狂躁的情绪。

  晚十一点,任嘉致回来,带着酒气及秋夜里的寒意,推开卧室门,径直走到大床边,一把掀开盖在女人身上的被子。

  刚刚入睡就被惊醒,盖在身上的温暖被冷意取代,被舒若尔压下去的情绪爆发,她腾地弹坐起来,“任嘉致,你有病啊?”

  房里没有开灯,微弱光线来自窗外路灯,男人脸上情绪隐没于昏暗中,看不真切,但凭感觉是不太好。

  任嘉致扯下领带,再脱外套,居高临下地盯着高仰着头,气势汹汹的女人,启唇是冷淡嘲讽的语气,“果然是胆被养肥了,敢恬不知耻的玩出轨,也敢不思悔改的大吼大叫了。”

  养不熟的小野猫,久不教训,都快忘记温顺这两个字该怎么写了。

  舒若尔气势顿时弱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她跟男人共度一晚是事实,但还是坚持为自己辩解,“对不起,但我是被人陷害的,没出轨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呵!

  一声短促冷笑至男人口中溢出,下一瞬,大床下陷,是他坐了下来。

  任嘉致捏住她倨傲不服的下巴,“都睡到别的男人床~上还不叫出轨,那是不是非得要捅破那层膜才叫对不起我?”

  语气冷若冰霜,言语羞辱意十足。

  舒若尔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色铁青,满身戾气的男人,丝丝拉拉的痛从心窝传遍全身。

  积在心里的委屈都冲出来了,不管有理没理她都失控了,奋力拍开他掐着自己的手,“我承认轻信他人,被算计是我不对,是我活该,那你觉得你当着全国网友的面逼着我去验身,羞辱我就是对的?你觉得这是作为一个丈夫该对自己妻子做的事?还有,作为一个隔三差五就跟搂着各种女人出入各种场合的男人,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有什么资格对我发脾气?你敢说你这两年没背叛过婚姻,没有对不起我的时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5:互不干涉


  想起网上那些肆意谈论她CN的言论,舒若尔就倍感屈辱,愤怒。

  任嘉致目光沉沉地盯着她,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我敢说,我没有,所以你也必须得把S心给我守好了。”

  “.....”舒若尔愣住,转而又想起,自己怀疑的,他可能不是gay就是无能,觉得他无法跟别的女人亲密也是再正常不过。

  心里有些替自己不值。

  作为一个期待爱情,期待美满婚约的女人,她实在是不愿意把终生搭在这样一个,S心都可能不健康,也完全不爱自己的男人身上。

  可要说离婚,她又没有主动权。

  任嘉致见她低下头,不再激愤的惹怒自己,心里的火也稍微降了一小丢。

  直接把人从C上B起来。

  “!!!”突然的重心失控让舒若尔惊叫出声,双手本能圈住他,反应过来,“任嘉致,你又想干嘛?”

  结婚两年,他们一直分房住,很少有属于夫妻,爱人间的Q密接c,甚至因为工作原因,他们连共同在家的时间都不是特别多。

  突然被他B起,舒若尔心中的惊恐真不是一星半点。

  “你。”任嘉致撂下这话时,已抱人走出房间。

  首次,还是回主卧比较好。

  “.....”舒若尔整个被雷劈中,“你....你不是.....”

  不X么,这三个很可能让自己命丧黄泉的字到了嘴边被及时止住,也反应过来,自己此时的关注点不对。

  “我不是什么?”任嘉致步伐迈得很大,不一会就到主卧门口,低头盯着怀H里女人,冷然,生硬的,“开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6:王八羔子


  一个激灵,舒若尔心尖都颤了,双手死死攀着他肩膀就不转向门把,还试图劝解他,“我知道错了,你消消气,冷静下来,别冲动。”

  她确实理亏,但这不代表她愿意跟他……啊,她还想着等他那天良心发现,放自己追求幸福呢。

  娇养了两年的老婆,自己还没看过却被别人Z尽P宜,任嘉致没第一时间回来弄死她已经算是很冷静了。

  不废话,腾出只手自己开门。

  舒若尔抓住时机,欲图来个泥鳅脱逃。

  然,看出她意图的任嘉致,制住她就跟如来佛制住孙悟空似的,任她使尽浑身解术也逃不过五指山。

  抱人进房,开灯,一脚将门踢关,大步向前,把不断挣脱叫唤的女人扔到CS。

  被褥柔R,舒若尔并没觉得疼,刚半起身,就又被随即F来的任嘉致Y住。

  她心大慌,“任嘉致,你不能乱来,我们说好互不干涉的。”

  任嘉致慢条斯理地JK,“互不干涉不代表我不……你。”

  舒若尔有种泰山Y顶的感觉,除了双手还可以P腾外,其余皆D弹不得。

  眼瞅着他K子J完,深谙挣Z无用的她决定使用终极“武器”。

  “如果让你心上人知道你碰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这是护身符,每次她只要提起他就会停。

  可今天这个护身符失效了。

  黑眸戏谑的盯着还在垂死挣扎的小野猫,任嘉致T下衬Y,擒住她不断抓自己的爪子,“没有心上人,我S自己老婆天经地义。”

  “任嘉致,你王八羔子。”反抗最为有力的双手被禁,惊慌害怕的舒若尔有些口不择言了,“你敢Y来,我会告你的。”

  人神共愤的绝世美颜,令人………荷尔蒙。

  这些曾被舒若尔YY过的东西,对现在的她来说,完全没有心情欣赏。

  任她又叫又骂也全不理会,任嘉致将手帕S进她Z,“省着力气等会再叫。”

  “呜呜.....”舒若尔挣扎,瞪着他,又恨又怕。

  他此时集冷,狠,无情于一身的样子是她过去两年不曾见过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7:身心皆痛


  任嘉致对她的惊恐视若无睹,大咧咧地从走进YS。

  早上在被算计中醒来,白天经受舆论轰炸,好不容易平复,晚上又要被欺负,舒若尔这一天过得实在是太糟心。

  一个人再大的委屈都撑过来了,可他一对自己态度恶劣她就忍不住要崩溃。

  等任嘉致匆匆洗完澡出来时,她已泪淌一脸。

  他微紧眉,沉着黑眸,走过去。

  一看他靠近,舒若尔就本能的S缩,往后N,汹涌的泪也生生止住了。

  “结婚时就该履行的义务,给了你两年时间准备,到现在你还有什么好哭的?”任嘉致落坐床边,从床头柜上的纸盒里抽出纸巾帮她擦脸。

  手刚伸过去,她就往后躲。

  “别动。”男人生硬的低喝,另只大掌禁锢她脑袋,边帮她擦脸边嫌弃,“本来就长得很一般,这一哭简直丑的没法看了。”

  就舒若尔这长相,放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不算最美,但姿色绝对是上乘,最为难得的,她连微整都没动过,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纯天然。

  剩下的百分之十归功于后天勤奋,健身+保养+打扮。

  任大总裁这话说出来也真不怕被打脸。

  说不出话,也不想说话,舒若尔就睁着双朦胧泪眼瞪着他,她自我感觉是很有气势,实际刚流过泪的眼睛S汪汪的,瞪大时怎么看都是可怜兮兮的我见犹怜。

  将她的倨傲不服尽收眸底,任嘉致只说了一句,“不要再让我看见这双眼睛哭。”就抿紧唇再不吭声。

  帮她擦干净脸又取出手帕,解放束缚。

  重获自由。

  擦觉他态度R化了些,舒若尔仍不敢轻举妄动,直到任嘉致上C,她才又本能的躲避。

  双眸半眯,男人面无表情的俊脸顿变阴冷。

  大手握住她肩膀....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舒若尔又想哭,可他Z里的酒香又在某瞬间让她感到恍惚。

  结婚两年,没有夫q之S,QW再少也终归是有的,记忆里他们D一C接W就是在他喝酒之后,也是他……的,但实际上,他才刚靠近自己,她只是闻着从他Z里溢出的酒香就醉了,尽管那会她还没有接受他,甚至还在怨他拆散了自己的爱情。

  ……

  一个多小时后。

  任嘉致翻身,将自家妻子抱入怀中,下巴则抵着她的头。

  很温馨缱绻的姿势,两颗心却是相隔十万八千里。

  舒若尔如木偶,心痛到极致后麻木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8:相濡以沫


  如果这事发生在结婚初期,她不会这样,因为她在决定嫁给他时就做好了准备,可发生在被放任两年,觉得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也想要全身而退后的今天.....

  她不恨他,只是不想接受。

  头顶响起男人慵懒的声音,“允许你拍戏已经是我能放任你的最大极限,像昨晚那样的,如果再有一次,不管你是有意还是被陷害,后果都是你承受不起的。”

  湿漉漉的睫毛颤动,睡前还想着等明天冷静下来要主动跟他谈此事的舒若尔,现在一个字都不想说。

  反正他都会处理好。

  即便是隐婚,他也不允许自己跟除他以外的男人扯上关系,哪怕只是网友臆想的CP都会被清除,禁言。

  每部戏都要先经他同意才能接,拍时连蜻蜓点水般的浅吻都必须用替身,或借位。

  这就是她老公,一个占有欲强到变态的男人。

  撇掉这个,除了爱,其余她想要的他基本都会满足。

  可她最想要的就是爱,得不到就只能守好自己,期盼离婚解脱,因为不甘心就这样把一辈子都搭上。

  睡觉时,他说,“从今晚起,你就跟我睡主卧。”

  眼皮一跳,舒若尔任他抱着,默不吭声。

  随即男人在她眼睛上落下一吻,又道,“小耳朵,我们是夫妻,这叫相濡以沫。”

  可惜他们没有情投意合。

  心像是填满棉花,很轻却密集的让人透不过气,于是舒若尔失眠了,直到凌晨三点多才渐入梦乡。

  次日醒来,旁边位已冷,只有熟悉又陌生的环境。

  收拾好下楼。

  “太太。”管家立刻迎上来,“先生走时让我不要打扰您,现在您起来了就给夫人回个电话吧。”

  她昨天回来就关了机,长辈们联系不上就只好打家里电话。

  舒若尔一顿,转而微勾唇,“好。”

  管家看着她,欲言又止,终是没忍住提醒,“夫人很生气,太太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9:马上离婚


  任家在安城算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作为当家主母的胡静芳,也即是任嘉致母亲,对她这个毫无家世背景的儿媳是一百个不满意,瞧不起,平日相安无事都能挑刺,这会被闹出开房丑闻,免不了一通批评。

  舒若尔心里是拒绝回这个电话的,理智又深知不可以。

  电话拨通,响了四声方被接听,“喂。”

  “妈,我是若尔”

  舒若尔话刚说完,胡静芳的声音就阴阳怪气的传来过来,“捅这么大个篓子还能睡到正午,你的心宽程度倒是符合你的职业。”

  任父任母远在国外度假,昨晚看到新闻,任母气得差点就亲自飞回来教训她,这会又等了好几个小时电话,气自然是更大了些。

  舒若尔张了张嘴,想要总结一番语言却发现,除了对不起无话可说。

  “当初嘉致要娶你时我就不同意,可你既然嫁进来了就该有为人妻的自觉,整天不着家还跟人闹绯闻,孤男寡女共度通宵,要说一点亲密关系都没发生,我第一个不相信。”气急败坏的胡静芳却是连说对不起的时间都不给她,连珠带炮的发出语言攻击,“任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你在跟野男人吃喝玩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嘉致?”

  这么大段话吼出来,胡静芳被气得呼吸都粗重了。

  喉咙好似压了快石头,梗得慌。

  舒若尔闭了闭眼,终是把那句对不起挤出喉咙,并允诺,“我以后会加倍注意,绝不会再有下一次。”

  她不需要炒作,也不屑于炒作,但对别人借自己炒作的行径却是防不胜防。

  被算计,她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无处说,只是对于温文乐团队,她希望任嘉致能给他们一个惨烈的教训。

  电话那端,胡静芳气得头疼,深呼吸好几次才稍微平缓过来,“跟野男人开房是被下迷~药,那昨天妇科医生说你还是处又是怎么回事?”

  证实她的清白却也曝光两人有名无实的婚姻,这对即使再不喜欢她也巴望着含饴弄孙的任爸任妈而言,打击太大了。

  对这个问题.....

  否认医生的话就会在任家人心里埋下自己不贞的种子,可若承认.....

  舒若尔咬紧唇,过了好一会还是只能,“对不起。”

  “你,你们.....”胡静芳气了半天,甩出一句,“离婚,你们马上就给我离婚!”

  声音尖的,隔着手机都震得耳朵疼。

  舒若尔都不知道是怎么结束通话的,手机里嘟嘟忙音响了好久才后知后觉,内心已虚脱。

  经此,任母该是更加厌恶她了。

  管家见她放下听筒才上前,“太太,可以开饭了。”

  舒若尔起身,走向餐厅时还听着佣人介绍午间的菜,特别强调,“燕窝是先生特意嘱咐的,说是给您补身。”

  除了没爱,他对她一直都是挺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10:被威胁


  饭后,舒若尔开机,选择性的给包括舒父在内的几个关系亲近之人回电话,而后便关了电话卡,只开wifi上网。

  她与温文乐开房一事仍是各大网站头条,最后动态停在昨日下午,百亚娱乐发布的起诉声明。

  温文乐方从始至今未做出回应,倒是在她关机期间打了几十通电话过来。

  网络上出现很多温文乐的黑料,明面上看是知情网友爆料,实际,舒若尔知道,这应是出自任嘉致手笔。

  以他的能力,有的是让对方被圈子抛弃的方法,可他偏偏采用这种磨人的,一步步摧毁的慢方式。

  可见,他这次是真动了怒。

  而她不会自恋的认为,这是因为在乎她,

  而她一想到自己被温文乐看光过,或许还猥琐过,就觉得自己脏,愤怒的内心崩溃,想要他下手再狠一些。

  但,她不会把这些阴暗的想法说给他听。

  约莫下午十五点半左右,窝在书房画水墨画的舒若尔被微信来电铃声打扰。

  她暂停,去看手机,温文乐三个大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她紧邹起眉,双眸冷色尽显。

  没有接听,对方锲而不舍,实在吵得烦了她才手动挂断。

  静了近一分钟,信息提示音响起,她犹豫几秒点开,下一瞬手里的笔啪嗒掉到地上,她整张脸都惨白起来。

  身子甚至忍不住发抖。

  ......

  出门被保镖挡住,“对不起太太,没有任总允许我们不能放你出门。”

  舒若尔心急火燎,好说歹说也没能让守着她的保镖松口,返身进屋,双手飞快点击屏幕,是给温文乐发微信信息,“我现在不方便出门。”

  很快得到回复,不过是微信通话邀请。

  视线里是闻声望向自己的管家保姆,舒若尔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她深呼吸,故作镇定地上楼,到无人之处方接听,一开口就是气急的,“温文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当面跟你谈谈那晚的事。”温文乐也不拐弯抹角,“像刚刚发给你的那种东西,我手上还有很多。”

  舒若尔气得发抖,也心慌害怕。

  没等她吭声,手机里又传来恶魔般的声音,“因为你,我现在合约尽解,声名狼藉,如果你不乖乖配合,我不介意给广大网民发福利,相信国民女神的纯情**,大家一定很感兴趣,尤其是那些屌丝,宅男们,肯定很乐意在深夜难眠时对着处~女女神的裸照自撸。”

  处~女两个字咬重了音,有种牙咬切齿的恨意。

  “温文乐,你卑鄙无耻。”顾不得会不会被管家佣人听见,舒若尔这声骂也是饱含恨意。

  裸照啊,换做任何思想正常的女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体被世人观赏,那打击绝对是毁灭性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10:被威胁


  饭后,舒若尔开机,选择性的给包括舒父在内的几个关系亲近之人回电话,而后便关了电话卡,只开wifi上网。

  她与温文乐开房一事仍是各大网站头条,最后动态停在昨日下午,百亚娱乐发布的起诉声明。

  温文乐方从始至今未做出回应,倒是在她关机期间打了几十通电话过来。

  网络上出现很多温文乐的黑料,明面上看是知情网友爆料,实际,舒若尔知道,这应是出自任嘉致手笔。

  以他的能力,有的是让对方被圈子抛弃的方法,可他偏偏采用这种磨人的,一步步摧毁的慢方式。

  可见,他这次是真动了怒。

  而她不会自恋的认为,这是因为在乎她,

  而她一想到自己被温文乐看光过,或许还猥琐过,就觉得自己脏,愤怒的内心崩溃,想要他下手再狠一些。

  但,她不会把这些阴暗的想法说给他听。

  约莫下午十五点半左右,窝在书房画水墨画的舒若尔被微信来电铃声打扰。

  她暂停,去看手机,温文乐三个大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她紧邹起眉,双眸冷色尽显。

  没有接听,对方锲而不舍,实在吵得烦了她才手动挂断。

  静了近一分钟,信息提示音响起,她犹豫几秒点开,下一瞬手里的笔啪嗒掉到地上,她整张脸都惨白起来。

  身子甚至忍不住发抖。

  ......

  出门被保镖挡住,“对不起太太,没有任总允许我们不能放你出门。”

  舒若尔心急火燎,好说歹说也没能让守着她的保镖松口,返身进屋,双手飞快点击屏幕,是给温文乐发微信信息,“我现在不方便出门。”

  很快得到回复,不过是微信通话邀请。

  视线里是闻声望向自己的管家保姆,舒若尔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她深呼吸,故作镇定地上楼,到无人之处方接听,一开口就是气急的,“温文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当面跟你谈谈那晚的事。”温文乐也不拐弯抹角,“像刚刚发给你的那种东西,我手上还有很多。”

  舒若尔气得发抖,也心慌害怕。

  没等她吭声,手机里又传来恶魔般的声音,“因为你,我现在合约尽解,声名狼藉,如果你不乖乖配合,我不介意给广大网民发福利,相信国民女神的纯情**,大家一定很感兴趣,尤其是那些屌丝,宅男们,肯定很乐意在深夜难眠时对着处~女女神的裸照自撸。”

  处~女两个字咬重了音,有种牙咬切齿的恨意。

  “温文乐,你卑鄙无耻。”顾不得会不会被管家佣人听见,舒若尔这声骂也是饱含恨意。

  裸照啊,换做任何思想正常的女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体被世人观赏,那打击绝对是毁灭性的。

继续阅读《赐尔深情不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