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大我只爱你》夏长悦小说最新章节,夏长悦,苏醒夏长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夏长悦
简介:【本书已出版,出版名《世界很大,我只爱你》】四年,他从一无所有变身神秘财阀的继承人,荣耀归来
四年,她从豪门千金沦落成娱乐圈的小编剧,面临牢狱之灾
  “夏长悦,你当年要是爱我比爱钱多一点,现在就不用跪着求我!”男人冷冷的讥讽
  夏长悦狡黠一笑,抓出一个小包子塞他怀里,小包子抱着他,猛亲一口,“总裁,要买我妈咪咩?扮得了少女,演得了女王,专业生产小天才,一千万美金带回家!”  严承池错愕...
角色:夏长悦,苏醒夏长悦
《世界很大我只爱你》夏长悦小说最新章节,夏长悦,苏醒夏长悦全文免费阅读

《世界很大我只爱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她不能去坐牢!


  奢华的总统套房里。

  茶几上,全是喝空的酒瓶。

  诡异的气息充斥着偌大的空间。

  欧式的大床上,被窝里的人在缓缓的苏醒。

  夏长悦一翻身,身体像是被卡车碾过,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下就僵住了。

  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一瞬间瞪直了眼睛!

  她紧张的扭头看向床边,没有人……

  她还来不及松一口气,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一道伟岸的身影站在镜子前,正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

  微光打在他的脸上,完美的侧脸透着汝瓷般的色泽,如雕如琢。

  他修长的手指系着衬衫纽扣,动作很慢,透着优雅,举手投足间,全是贵气。

  夏长悦心脏一紧,浑身的血液像是一瞬间凝固住。

  他们、他们怎么会睡在一起?!

  夏长悦愣怔间,男人已经转过身,凌厉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如针扎一般。

  她手心一紧,指甲刺进了肉里,咬着唇不敢吭声。

  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这样了……他至少会把合约还给她了。

  夏长悦左等右等,都等不到男人开口,反而瞥见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准备离开的动作,惊得一下从被窝里坐起来。

  “严承池,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夏长悦脸色发白。

  闻言,严承池脚步一顿,缓缓的转过身,淡漠的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奢华腕表,薄唇微启,“你有三句话的时间。”

  夏长悦一怔,顾不上多想,脱口而出,“我跟严氏集团签的合约里面有错误,我想要拿回去改一改。”

  “第一句。”严承池漫不经心的启唇。

  “这份合约根本不是当初我收到的那一份,是被人掉包了,只要你肯将合约还给我,我愿意赔偿严氏集团的损失。”

  夏长悦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眼神变得祈求,定定的看着眼前掌控着商界生杀大权的男人。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不能去坐牢!

  “还剩最后一句。”他冷峻的脸庞,仿佛根本没有在听她说话。

  妖冶的目光,从夏长悦惨白的脸上掠过,唇角微扬,噙着一抹似笑非笑,像是在嘲讽她的天真。

  “……”

  夏长悦一双杏目微瞠,看着他不为所动的神情,情急之下。

  “你已经睡了我,至少应该把合约还给我!”

  话落,房间里的气氛立时低沉了下来。

  严承池蓦地眯起眸,目光阴冷的蜇人,怒气来得莫名其妙。

  他踱步上前,蓦地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手指一用力,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咬牙切齿。

  “夏长悦,四年不见,你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

  夏长悦吃痛,下意识的想要拍掉他的手,想到他手上的合约,咬着牙不吭声。

  就在她以为严承池会掐死她的时候,他身上的怒气却突然消失了。

  严承池冷冷的睨着她,蓦地松开手,仿佛像沾染了什么脏东西,抽出手帕擦着修长的手指。

  “我记得昨晚是你自己送上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嘴角噙着恶魔般的冷笑,薄唇微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2章 这就是他喜欢的风格


  “……”

  夏长悦错愕的看着他将擦过手的手帕丢进了垃圾桶,毫不留情的转身出了房间。

  “砰——”

  响亮的关门声,就像扇在她脸上的耳光。

  她坐在那儿,身体一软,整个人颓废的垂下了头。

  四年了,确切的说,是一千四百六十七天了。

  这四年里,她幻想过很多次跟他重逢的场景,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夏长悦呆滞了很久,都没有从他刚才的话里缓过神。

  包包里的手机响了很久,她才接起来。

  “夏长悦,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一个剧本居然敢签两份合约,还是签给了严氏集团,得罪了池少,你就等着坐牢吧!”

  电话那头,女人嘲讽的声音格外尖锐,带着看好戏的得意。

  夏长悦眉心一拧,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

  一个人坐在床上,脑子里却不断的闪过刚才听见的话。

  她只是一个小编剧,刚将新剧本签给了严氏集团,谁知道会在签约的时候弄错了,将前几年已经签过的一个剧本,又签了第二次。

  这样一来,她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的违约和侵权。

  要是不能把合约拿回来,她真的可能要去坐牢了……

  不行,她不能去坐牢!

  夏长悦迅速的翻身下床,捡起衣服就往身上套,抓过包包就快速的冲出了酒店,拦了一辆出租车。

  “去严氏集团总部!”

  -

  G市的金融中心。

  寸土寸金的地段上,最奢华的摩天大厦刚落成,就被拥有“神秘财阀”之称的严氏集团收入囊中,以傲然之势,睥睨G市。

  夏长悦下了出租车,根本顾不上欣赏,就着急的往大厦里走。

  跟前台秘书说明来意之后,就站在那里焦急的等待。

  “夏小姐,总裁在开会,让你先上楼稍等。”前台秘书挂了电话,抬起头。

  “……”

  本以为会被拒绝的夏长悦,听到这话,错愕的以为自己听错了话。

  她怔了怔,提步往总裁专属电梯走过去,心里却十分忐忑。

  他早上离开酒店的时候,态度那么恶劣,她还以为,他不会理她。

  可现在,他居然会愿意让她上楼,是不是就说明,他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讨厌她?肯将合约还给她?

  “叮——”电梯到了。

  一股奢华贵气扑面而来,也让夏长悦呼吸一紧。

  总裁专属楼层非常安静,闲杂人等不得进入,所以整个走廊里,此刻竟然没有一个人。

  夏长悦低着头,往前走了两步,就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处。

  她紧张的深呼吸了一下,这才伸出手敲响了房门。

  等了十几秒钟,都没有人回应。

  他开会还没有回来吗?

  夏长悦更加用力的敲了一下门,房门突然泄开了一道缝隙。

  有人来开门了?

  夏长悦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办公室,黑白装修的风格,处处透着讲究与气派。

  阳光从窗外流泻进来,洒在奢华的办公桌上,明亮高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3章 被猪油蒙了心


  原来,这就是他喜欢的风格啊。

  夏长悦匆忙间收回自己的视线,就像是一个不小心闯入禁地的犯错的孩子。

  可是下一秒,她却猛地抬头,目光灼灼的落在办公桌上的那份合约上!

  她视力一向不错,且对这份合约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所以即便是隔得这么远,她也笃定,那就是自己的合约!

  夏长悦的心,忽然砰砰乱跳起来,有一个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如果她能拿到这份合约,一切问题就都没有了。

  夏长悦吞咽了一口口水,明明知道,偷合约是不对的,可是……她不能坐牢!

  她咬住了嘴唇,脚步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径直走到了桌前。

  她想要将这份文件撕碎,毁灭,这样面临的困境就会消失不见,可严承池既然让她上楼了,是不是就说明,他愿意将合约还给她了?

  犹豫间,门外却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旋即听到秘书的声音:“总裁,您回来了?”

  夏长悦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噌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视线却焦灼在那份文件上。

  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

  她刚想到这里,就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

  夏长悦感觉自己大脑在这瞬间一片空白,旋即她猛地扭头,像是一个小偷一样,心虚的紧紧抓着文件,钻进了旁边的书柜里面!

  就在她关上柜门的时候,脚步声传进了房间里来,旋即,她就听到秘书的声音:“咦,房门怎么开着?”

  夏长悦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可下一秒,就听到另一道声音,“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送文件忘记关办公室门了。”

  秘书训斥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

  “都出去。”熟悉的低沉声音,带着一股命令感。

  这话一出,另外几个人就急忙低头,恭敬离开。

  很快,办公室就剩下严承池一个人。

  夏长悦挤在动弹不得的书柜里,感觉自己紧张的感觉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同时心里也在暗暗懊悔,她刚刚到底是怎么被猪油蒙了心,竟然干出这种事儿来?

  可是现在,骑虎难下,她根本就没办法出去。

  她咬住了嘴唇,整个人缩成一团,透过柜门的缝隙,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道高大的身躯,逆着光,往房间里走过来。

  他随手脱下西装外套,挂在了旁边的衣架上,然后伸出修长的手指松了松领带,接着在桌子后坐下。

  他伸手打开笔记本电脑,然后又从桌子上拿起来一个文件,看了起来。

  房间里忽然就安静下来,没有一点的声音,让夏长悦只觉得压抑的厉害。

  她的手指紧紧攥着那宛如救命一样的合约,目光却一点一点的凝聚在严承池的身上。

  他的气势,比四年前更加凌厉,让她早上,都不敢好好地看看他。

  而现在,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打量他。

  他的脸部轮廓,比四年前更加硬朗,也更加坚毅,完美到近乎魔魅。

  妖冶的子瞳,高挺的鼻梁,唇角微扬,噙着一抹似笑非笑,让他看起来凭添了一抹说不出的邪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4章 计划照旧


  他静静的坐着,不需要多做什么,浑身上下,都带着睥睨一切的凌然……

  夏长悦不自觉的看着他,入了迷。

  时光就这么静谧的流过,当外面的光线渐渐暗淡下来,她这才意识到,她竟然就这么看他看了一个下午。

  腿脚都已经麻了,可是严承池不走,她不敢动。

  夏长悦刚忍不住想要伸一下快抽筋的脚,就见严承池的目光朝着她的方向扫过来,吓得她连呼吸都屏住了。

  很漫不经心的一眼,严承池就敛起眸,又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

  他的目光,像是在看着文件,却又像是透过那份文件,看向他与她曾经的时光。

  余光不自觉地,再次扫向旁边的衣柜,他忽然觉得,平日里冰冷的办公室,似乎都多了几分人气。

  想一想她在这里,他已经四年平静如水的心,就像是被扔进了一块巨石,搅起一片涟漪。

  他的办公室里一向很安静,因为他最讨厌别人在他思考的时候,打扰到他。

  可此刻的这种安静,却让他憋闷的像是要喘不过气来。

  他忍不住伸出手,松了松领带,再次看向柜子。

  她一点动静都没有,像是大气都不敢喘,这幅样子,让他唇边的笑容,变得讥讽又自嘲。

  他淡淡垂下眸子,根本就看不进一个字,干脆将视线扫向旁边的电脑。

  有微信群界面发过来消息,他随手点开,就看到有人询问:

  “总裁,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就上去吗?”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他眸光一沉。

  他的视线,再一次若有似无的扫过柜子。

  从他进入办公室到现在,已经三个小时了,她就在里面呆了整整三个小时,这时候,恐怕腿脚都已经僵硬了吧?

  这个念头,让他的笑容微微一僵,神色也一瞬间变得恍惚起来。

  时间似乎都已经停止在这一刻,他的笑容收敛起来,终究还是伸出手,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计划取消。”

  四个字,还没发出去,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池少。”特助抱着文案走到严承池面前,“刚刚收到消息,有人出高价,想要买你手上的剧本合约。”

  特助说着,将一张名片放到桌子上。

  “安辰旭”三个字,如同一枚冰凌刺进严承池的眼里,他眸光瞬息冷下来,浑身都透着生人勿近的冷戾。

  “让人告诉他,想要我手上的合约,用他的命来换。”严承池薄唇微启,一字一顿。

  话落,他的目光再一次掠过夏长悦藏身的书柜,刚刚还迟疑的神色,被坚定与冷冽取代。

  他看向电脑屏幕,那上面简单的几个字“计划取消”,像是在嘲笑着他的自作多情。

  严承池扫了一眼手边的名片,眸光暗沉,长指一动,格外用力的点了两下删除键。

  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跳动,然后,颀长的身影嚯的从电脑前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特助怔了怔,看向桌子上的电脑。

  对话窗口上,四个字已经变了:“计划照旧。”

  特助心里咯噔一下,旋即若无其事关掉电脑,走出办公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5章 放开我,我不是小偷!


  办公室的灯光暗下来,静悄悄的空间,透着一丝阴沉。

  夏长悦躲在书柜里,脑袋瓜还在想着严承池刚才说想要谁的命,房间里突然静下来,她猛地回过神,眼睛往外看。

  确定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人,才小心翼翼的推开柜门,从里面钻出来。

  手里紧紧的攥着合约,夏长悦就像个小偷一样,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小心翼翼的往门边走,准备先离开这里。

  “嘀嘀嘀——”

  夏长悦刚往前走了两步,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刺耳的警报声。

  她神经一凛,紧张的往周围看了一眼。

  发生什么事了,警报怎么会突然响了?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从外面突然涌入一群保安,将她团团围了起来,下一秒,她就被保安抓住了。

  前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夏长悦有些懵的看着眼前的保安头头在往上级汇报。

  “回总裁,小偷已经抓到了。”

  小偷?说的是她吗?

  “你们做什么?放开我,我不是小偷!”夏长悦刚要解释,就被人按到了桌子上,双手反剪到身后。

  为首的保安走上前,从她的手里找到合约,冷冷的挑眉。

  “现在是人赃并获,是不是小偷,你留着到警局再跟警方解释吧!”

  “我真的不是小偷,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的东西,你们信我好不好?”夏长悦着急的解释,脸都憋红了。

  她娇小的身子几次想要从桌子上站起来,却被保安按着动不了,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她还没有销毁合约,她这个时候不能被当成小偷……

  夏长悦抬起头,目光正好落到她刚才藏身的书柜上。

  她的眼前突然闪过严承池冷漠的脸庞,还有他刚才有意无意扫过书柜的眼神……

  她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她来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合约这么刚好放在桌子上,就像是为她准备的。

  他是不是早就知道,她躲在书柜里?

  他才刚走,警报就响了,那么刚好……

  “我要见严承池!”夏长悦努力的收起脸上的惊慌,直起腰,坚定的开口。

  “总裁没有这个闲功夫见你,你还是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跟警方剖白吧。”保安将夏长悦提了起来,推着她往门外走。

  “我要见严承池,你只需要替我通报,见不见,让他来回答我。”夏长悦伸手抓住门框,说什么也不肯走。

  严承池肯让她进办公室,没准真的是要将合约还给她的,一切都是误会。

  她不能把他想的那么坏,一定只是误会。

  “总裁现在在开会,让保安部全权处理这件事,你再拖上两个小时也没有用。”

  “……”

  严承池明显不愿意见她,有那么多保安在,她还能拿回合约吗?

  夏长悦绝望的站在那里,手指紧紧的抠着门框。

  蓦地,眼前出现了一道人影,挡住了她眼前的光。

  目光里,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

  夏长悦双眼一亮,激动的抬起头,“严承……”

  看清站在她面前的人,她最后一个字,噎在了喉咙里,目光暗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6章 一份新的合约


  “夏小姐,池少让我给你带句话。”特助从手上的文案夹里抽出一份文件,递到夏长悦面前。

  “池少说了,如果夏小姐愿意签了这份合约,不仅警局不用去了,池少还可以考虑将你跟严氏集团之前的合约还给你。”

  “……”

  夏长悦垂眸扫了一眼文件上的内容,子瞳一紧。

  精致的脸上,煞白一片。

  一定是她看错了。

  严承池怎么会让她签这样的合约?

  “夏小姐要是做好决定了,我就在这里恭候。”特助拿着文案,安静的站到了一旁。

  “……”

  他让她签这份合约,是在报复她吗?

  全世界,她最不能面对的就是他鄙夷的目光。

  可是不签,不用等到严氏集团起诉她的剧本违约和侵权,她现在就要因为盗窃罪去坐牢。

  她不能坐牢……

  夏长悦紧紧的攥着手里的合约,指尖泛白,“我可以签这份合约,但是我要先拿到剧本的合约!”

  “夏小姐,请跟我来。”特助像是料到了她的答案,眸光闪了闪,示意旁边的保安都让开。

  “你要带我去哪里?”

  夏长悦突然得到自由,动了动发麻的手臂,眼神有点不安,完全不知道前面等着她的是什么。

  而且她的合约不就放在严承池的办公室吗,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

  “办公室里的合约只是副本,原件不在这里。”特助看出她的疑惑,面无表情的解释。

  “……”

  副本。

  她刚才纠结了半天的合约,差点当了小偷的合约,只是个副本!

  夏长悦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所以,这一切真的都是一个局,从她踏进总裁办公室开始,就落入了严承池的圈套?

  夏长悦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特助已经先一步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助手,这么高傲冷艳,多说一句话是会掉块肉吗?

  夜幕悄无声息的降临,夏长悦毫无选择的跟着特助离开严氏集团大楼。

  车子在一家奢华的餐厅前停了下来。

  闪亮的招牌,在昏暗的月色下格外的耀目。

  “夏小姐,这边请。”特助一直走在前面带路。

  夏长悦看着眼前的美轮美奂的餐厅大堂,心里微微咯噔了一下。

  严承池不会这么好心请她吃饭的……

  可是为了能拿回合约,她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

  夏长悦根本不敢多想,怕自己没有勇气走进去,不等特助催促,就干脆的往里走。

  偌大的宴会餐厅,金碧辉煌,水晶吊灯洒下来的光芒,将整个餐厅照亮得犹如白昼。

  一整排服务员穿着整齐的制服,恭敬的往桌子上布菜。

  空气中,流动着美食的香气。

  足以容纳几百人的奢华餐厅被包场了。

  严承池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邪眸微阖,高挺的鼻梁在完美的侧脸上晕开一片剪影,远远看着,尊贵如神祗。

  一个人,冷漠的隔开了一个世界。

  像是察觉到有人来,严承池蓦地转过头,冷鸷的目光,准确的定在夏长悦迈进餐厅的身影上。

  夏长悦吓得一下停住了脚步,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落荒而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7章 这是池少的意思


  目光瞥见放在他手边的剧本合约,她生生忍住了后退的脚步,深吸了几口气,才重新朝着严承池走过去。

  越靠近他身边,越被他那强大的气场震慑,也不知道周围是不是太安静了,她好像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随时要跳出胸口一样!

  好不容易走到严承池面前,她却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只敢低垂着脑袋,紧张的抠着掌心。

  好多话想要说,却像电视剧里女主角演的那样,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带她下去换衣服。”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霸道的响在耳边。

  换、换衣服?

  是说她吗?

  夏长悦蓦地抬起头,看向眼前陌生又熟悉的脸庞。

  没等她多看严承池一眼,下一秒,特助已经先一步走到她面前,俯了俯身,“夏小姐,请跟我去更衣室。”

  “……”

  夏长悦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就被带走了。

  更衣室里,早就有服装师等着她。

  一看见她,就拖着她进了更衣室,将一套衣服塞进了她怀里。

  “夏小姐,时间有限,请你动作快一点。”

  吃个饭而已,至于还专门换套衣服吗?

  赶时间完全可以不用换,她觉得她身上的衣服也没有什么不好,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多好看。

  夏长悦噘了噘嘴,在心里腹诽着,还是抱着怀里的衣服进了隔间,下一秒,她又抱着衣服冲了出来,瞪直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两个面带笑容的服装师。

  “你们让我穿这个?”

  夏长悦拎着手里的套装,手抖了抖,彻底傻眼了。

  白色上衣,黑色裙子,搭配着白色的围裙,还有一个蝴蝶结发套……

  她手里的,是一套齐整的女、仆、装!

  “我不穿!”夏长悦想也不想的将衣服丢了回去,转身就准备离开。

  刚走到更衣室门口,就听见女服装师不客气的声音。

  “夏小姐,这是池少的意思,我们只是照吩咐做事。”

  “……”

  池少……

  整个G市,除了严承池,还有谁敢自称池少。

  夏长悦心尖颤了一下,不争气的缩回了手,扭头看了一眼被她丢在桌子上的衣服,纠结的咬住唇。

  她的合约还在严承池的手上,她还不能得罪他。

  夏长悦慢吞吞的往回走,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仆装,尤其是那个蝴蝶结发套,猛地抱了起来,进了隔间。

  等她再回到餐厅的时候,餐厅里原来的服务员都不见了。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她,还有坐在餐桌前的严承池。

  他斜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支着头,另一只手端着红酒,轻轻的摇晃着。

  暗红色的液体,在光影下,折射出令人心悸的光芒,衬得他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庞,越发的魔魅了。

  他的目光望着窗外的夜空,眼神很冷,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长悦紧张的攥着自己的裙摆,身体有些僵硬。

  贴身的女仆装,像是量身为她打造的,束腰的围裙,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勾勒的格外迷人。

  头上的蝴蝶结发套本就可爱,服装师还故意往她的胸前别了一枚粉色的蝴蝶结……

  让她看起来,就像是等着人拆开的礼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8章 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夏长悦原本就紧张,低头看见自己一身的女仆装,更加迈不动步子了。

  不断的催眠自己,她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不能胡思乱想,就当伺候一个小宝宝吃饭,等他吃饱了,她就可以拿回合约了。

  到时候,她一定要把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丢到火盆里烧成灰!

  这么想着,夏长悦的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她抓了抓空气,提步走上前,拿起公筷,很恭敬的询问。

  “严先生,你想要吃点什么?”

  “……”

  闻言,严承池淡淡的敛起眸,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

  像是才看见她一样,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深邃的黑眸,久久没有从她身上移开,炙热的目光,像是要把她的衣服看穿了。

  看得夏长悦浑身血液都开始逆流,几乎要落荒而逃。

  旋即,他又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冷冷的开口,“倒酒。”

  “……”

  夏长悦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脊背因为紧张,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看着冷漠的严承池,她连大气都不敢喘,端起红酒,就走上前,给他倒酒。

  然后乖巧的站到一边,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隐形的,让严承池忘了她的存在。

  灯光倒映在长长的餐桌上,将桌子上的菜肴照耀得万分精致,让人食指大动。

  夏长悦饿了一整天,连口水都没有喝,更不要说吃东西了。

  看着桌子上诱人的美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像是在故意折磨她,严承池瞥了她一眼,慢悠悠的切了一块牛排,优雅的放进嘴里,细嚼慢咽。

  性感的喉结,上下的滚动,说不出的魅惑。

  夏长悦用力的咽了咽口水,硬生生的强迫自己移开目光。

  暗暗在心里提醒自己,不管是眼前的男色还是牛排,都是不属于她的东西,想都不要想!

  “咕噜——”

  小肚子发出了响亮的抗议声。

  夏长悦连忙伸手捂住肚子,低下头,窘的满脸通红。

  “饿了?”

  严承池低沉的声音,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深邃的黑眸,含着笑意,在她身上打量的一眼,看着她胸前的蝴蝶结,眸光更深了。

  “我不饿……”

  “咕噜——”

  小肚子叫得更欢了,打脸打的要不要这么快?

  夏长悦脸都恨不得埋进胸口里,把自己变成鸵鸟。

  “想吃什么?”

  严承池看了一眼夏长悦,随手端起一碟桌子上的餐点,“这个喜欢吗?”

  焗海鲜时蔬沙拉。

  夏长悦没有说话,却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的盯着他手里的盘子,双手抓着裙摆,就怕自己忍不住,会冲上去抢。

  下一秒,却见严承池手一扬,一整盘沙拉连带着碟子,都被扔进了垃圾桶。

  夏长悦怔了怔,晶莹的大眼睛,错愕的看向他。

  他完美的侧脸,在灯光下透着生人勿近的高贵,深邃的黑眸里,透着她看不懂的光芒。

  “这个呢?喜欢吗?”

  没等夏长悦回过神,他又端起了另外一个碟子。

  一块大师级别的提拉米苏。

  “喜欢……”

  夏长悦刚开口,提拉米苏已经整碟都进了垃圾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9章 他不喜欢,她喜欢呀!


  她心口一痛,往前走了几步,盯着垃圾桶的糕点,一种叫吃货的愤怒,瞬间在血液里点燃。

  瞥见严承池又把手伸向了另一个碟子,夏长悦这次反应极快。

  脱口而出,“我喜欢,我非常喜欢!”

  “哗啦——”

  严承池手一松,又是整碟菜都倒进了垃圾桶。

  夏长悦僵硬的站在那里,手还保持着想要去抢救美食的动作,眼睁睁的看着碟子跟她的手只差了一厘米,心痛的说不出话。

  不想吃不要浪费,他不喜欢,她喜欢呀!

  看着垃圾桶的餐点,夏长悦小脸憋得通红,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他哪里是真的问她喜不喜欢,根本在故意折磨她。

  接下来,夏长悦就眼睁睁的看着严大总裁将长长宴会桌上的菜肴,一道道的丢到垃圾桶里。

  垃圾桶满了一个,立马就会有人上来换掉。

  一直到一整桌的菜,几乎都被他处理了,就剩最后一碟小龙虾!

  夏长悦眼睛都瞪直了,娇小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往前移,本能的想要去抢那碟小龙虾。

  那是她的最爱,他不想吃,可以赏她,她不介意的!

  看着她快要贴到桌子上的身子,严承池眸光闪了闪,手指微微握拳。

  这么巧,最后一碟菜,居然是小龙虾……

  他知道她喜欢小龙虾,喜欢到疯魔。

  他记得,那时候学校旁边有一家很火爆的龙虾店,不管什么时候去,都人员爆棚。

  有一年她生日,他买不起蛋糕,买不起玫瑰,她就笑眯眯的跟他说,“我不稀罕那些玩意儿,你只要一份小龙虾,就能把我打败了!”

  那天,他陪着她,排着长长的队,好不容易拿到一份小龙虾,走到半路,天忽然下起雨。

  他们都没有带伞,一路狂奔着,衣服都湿透了,非常狼狈。

  他紧张的看着她,害怕在她的脸上看见一丝失望。

  可他看到的,是她抱着一份小龙虾就蹲到教学大楼的台阶上,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她单纯漂亮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

  “严承池,有你陪在我身边,再配上我最爱的小龙虾,这简直是我过过的,最棒的生日!”

  那一年,她是衣食无忧的小公主,而他,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她亲口跟他说,他就是上天给她最好的生日礼物。

  可没过多久,她就把他这份最好的礼物给丢了……

  想起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严承池眼底的温柔,逐渐被冷漠取代,看着护在龙虾面前的夏长悦,他嘴角弯了弯,似笑非笑。

  “过来,给我剥虾壳。”

  “……”

  夏长悦听见他的声音,下意识的以为他扔掉龙虾,手一抄,就飞快的把碟子端了起来。

  下一秒,愣住了。

  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龙虾,又抬头看一眼严承池。

  她刚才没听错吗?他不丢了?

  可是让她剥虾壳,不让她吃虾肉,好像更折磨人吧。

  夏长悦端着龙虾,慢吞吞的走到他身边,戴上手套,就开始剥虾壳。

  她剥一个,他吃一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10章 没有风度的男人!


  “咕噜——”

  她的肚子又忍不住叫了。

  看着手里肥美的虾肉,她好想往自己的嘴里放一个。

  她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却像是听不见她肚子叫的声音,依旧心安理得的吃着她剥好的虾肉。

  奸商!

  万恶的资本家!

  没有风度的男人!

  没关系的,等他吃饱了,她就能拿回自己的合约,到时候她就可以出去给自己买十份小龙虾,吃到吐!

  这么想着,她心里舒服了一点,剥龙虾的速度更快了。

  一整碟龙虾都进了严承池的肚子,夏长悦空碟子都不敢多看两眼,怕自己会饿得啃碟子。

  她摘掉手套,眼巴巴的看着吃饱正在品红酒的男人,等着他开口把合约还给她。

  可没等到他手边的剧本合约,却见严承池慢悠悠的从特助手里拿过另一份合约,扔到她面前,声音冰冷。

  “签了它。”

  “……”

  夏长悦低头一看,看清合约的内容,错愕的抬起头。

  是她来之前,特助拿给她的那份合约。

  一份……卖身契约。

  他让她留在他身边,做他的女人。

  “为什么要我签这个?”

  夏长悦抓着合约的手微微收紧,脸有些白。

  四年前那件事过后,她以为他会恨她,这辈子都不会想要见她,可他怎么会想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你觉得呢?”严承池放下酒杯,拿起手边的餐巾,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旋即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近她的脸,吐气如魅,“你觉得是什么理由,让我想要留一个曾经为了钱背叛我的女人在我身边?”

  “……”夏长悦脸唰的一白。

  “你该不会以为我还喜欢你,旧情难忘?你别做梦了。”他笑了,冷冷的笑声,像打在她脸上的耳光,她的脸色更白了。

  既然不想见到她,为什么还要她签这样的合约。

  让她远离他的世界不是更好吗?

  夏长悦握着笔,怎么也签不下字。

  这份合约一签下去,她跟严承池就要一直纠缠在一起了。

  她刚一犹豫,就见严承池已经拿起她的剧本合约,递给特助,“通知集团的法务部,准备起诉事宜。”

  “我签!”

  夏长悦飞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将合约递给他,声音透着紧张,“我已经签好了,你是不是能把我的剧本合约还给我。”

  严承池垂眸看着她,目光落到她发白的脸上,眸光更冷了。

  她果然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让她留在他身边,对她而言,就是一种折磨吧?

  她当年演得真好,他居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严承池拿过她手上的合约,扫了一眼,丢给了特助,冷冷的提步离开。

  强大的气场一离开,夏长悦就腿软的几乎站不住,整个人都靠上了餐桌。

  “夏小姐,这是你跟严氏集团签的剧本合约。”特助走上前,将她的合约放下,跟着离开了。

  偌大的宴会餐厅里,只剩下夏长悦一个人,看着眼前的合约,久久回不过神。

  比起坐牢,她更害怕面对严承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第10章 没有风度的男人!


  “咕噜——”

  她的肚子又忍不住叫了。

  看着手里肥美的虾肉,她好想往自己的嘴里放一个。

  她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却像是听不见她肚子叫的声音,依旧心安理得的吃着她剥好的虾肉。

  奸商!

  万恶的资本家!

  没有风度的男人!

  没关系的,等他吃饱了,她就能拿回自己的合约,到时候她就可以出去给自己买十份小龙虾,吃到吐!

  这么想着,她心里舒服了一点,剥龙虾的速度更快了。

  一整碟龙虾都进了严承池的肚子,夏长悦空碟子都不敢多看两眼,怕自己会饿得啃碟子。

  她摘掉手套,眼巴巴的看着吃饱正在品红酒的男人,等着他开口把合约还给她。

  可没等到他手边的剧本合约,却见严承池慢悠悠的从特助手里拿过另一份合约,扔到她面前,声音冰冷。

  “签了它。”

  “……”

  夏长悦低头一看,看清合约的内容,错愕的抬起头。

  是她来之前,特助拿给她的那份合约。

  一份……卖身契约。

  他让她留在他身边,做他的女人。

  “为什么要我签这个?”

  夏长悦抓着合约的手微微收紧,脸有些白。

  四年前那件事过后,她以为他会恨她,这辈子都不会想要见她,可他怎么会想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你觉得呢?”严承池放下酒杯,拿起手边的餐巾,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旋即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近她的脸,吐气如魅,“你觉得是什么理由,让我想要留一个曾经为了钱背叛我的女人在我身边?”

  “……”夏长悦脸唰的一白。

  “你该不会以为我还喜欢你,旧情难忘?你别做梦了。”他笑了,冷冷的笑声,像打在她脸上的耳光,她的脸色更白了。

  既然不想见到她,为什么还要她签这样的合约。

  让她远离他的世界不是更好吗?

  夏长悦握着笔,怎么也签不下字。

  这份合约一签下去,她跟严承池就要一直纠缠在一起了。

  她刚一犹豫,就见严承池已经拿起她的剧本合约,递给特助,“通知集团的法务部,准备起诉事宜。”

  “我签!”

  夏长悦飞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将合约递给他,声音透着紧张,“我已经签好了,你是不是能把我的剧本合约还给我。”

  严承池垂眸看着她,目光落到她发白的脸上,眸光更冷了。

  她果然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让她留在他身边,对她而言,就是一种折磨吧?

  她当年演得真好,他居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严承池拿过她手上的合约,扫了一眼,丢给了特助,冷冷的提步离开。

  强大的气场一离开,夏长悦就腿软的几乎站不住,整个人都靠上了餐桌。

  “夏小姐,这是你跟严氏集团签的剧本合约。”特助走上前,将她的合约放下,跟着离开了。

  偌大的宴会餐厅里,只剩下夏长悦一个人,看着眼前的合约,久久回不过神。

  比起坐牢,她更害怕面对严承池……

  

继续阅读《世界很大我只爱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