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在上:软萌夫人撒个娇最新章节,花汐 江野全文免费阅读

在和三位大佬变成前后桌和同桌之后,花汐每天努力的降低存在感,争取让三位大佬彻彻底底的忽略自己。

夹缝求生的小姑娘很乖,乖的封小侯爷没忍住,一次一次气的她小脸儿通红。

虽然国子监开学开的不尽如人意,但时间却也就一天天的过去了。

窗外骄阳似火,天空透蓝,蝉鸣聒噪刺耳。

花汐苦唧唧的趴在桌子上,掏出书和毛笔之后便又撑不住直挺挺的倒了回去。

浓重的黑眼圈让旁边正在逗鸟的谢长歌皱了皱眉。

她鸟也不逗了,身体靠在椅背上,略显担忧,沉声道,“最近没休息好?”

花汐将脑袋埋在臂弯里,哼唧了几声,算是当成给谢长歌的回应。

方才谢长歌声音稍有点儿大,正在后面打哈哈的封袀和江野也闻声也都抬起了头。

封小侯爷懒散地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前面缩成一团的花汐。

他皱了皱眉,神色不明。

“喂。”封袀戳了戳花汐的后背,叫了她一声,挺轻。

花汐往旁边挪了挪,抗拒的意思很明显。

封小侯爷挑了挑眉,啧了一声,低声笑了。

“新同窗这么狂,不怕恶霸揍你了?”

花汐没说话。

她太累了。

帝都的客人真的是要求颇多,奇葩也多。

什么要求家里那株死掉的树活过来,要替他家宠物寻一个好人家……

让人无奈。

封小侯爷一向最讨厌被人无视。

见花汐不理他,他微微向前倾身,没带丝毫犹豫的,他直接伸手钻进了前面少女的臂弯,一使劲捞起了花汐软乎乎的小脸。

手上是一片白嫩滑腻的触感。

他头皮一麻,心里暗暗骂了句脏话。

操。

这妮子真特么要人命啊。

……

没人知道封小侯爷因为碰了个姑娘而魂不守舍,荡漾了一上午的心情。

中午放学,花汐自己走的有些晚。

她提着布包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不知来紫班干什么的一个面目清秀却稍显血亏的少年。

见他有些鬼鬼祟祟,本来应该走的花汐皱了皱眉,留了个心眼,怕这人干什么坏事儿。

她悄悄将头探进紫班门口,便看到那人在封袀的位子上不知道在翻些什么。

小偷?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花汐立马进了学堂,质问道:“这位同窗,你在干嘛?”

苏子扬被吓得一个哆嗦,倏地转过头来。

他见来的只是个小姑娘,微微松了口气。

接着向前走了几步,恶狠狠地威胁,“你今天什么都没看见,听见没?不然我就……”

“不然你就去死?”一把剑转瞬之间架在了苏子扬脖子上,吓得他半分不敢动。

花汐愣愣的抬头,却只见谢长歌漫不经心地把剑架在他脖子上,语气带着几分疏离和清冷,对苏子扬道,“下次对她客气点儿。”

说着把剑放下来,扬扬下巴冷声道,“滚吧。”

苏子扬瞪了她一眼,便匆匆走了。

花汐顿了顿,抬起的眸有些崇拜,“长歌,你好厉害!”

谢长歌弯了弯唇,心情似乎不错,“一般吧。”

说着,两人便到了封袀的位子上,瞧见是那人给封袀下的战帖,竟是因为沈清秋。

花汐倒也没多想,只是觉得颇有些无聊。

抢女人什么的,多半是因为闲的。

下午有陈夫子的课。

“各位监生,咱们解试马上就要来了,这几天大家都抓紧复习一下,别成天吊儿郎当的老想着玩,看看你们成绩出来之后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陈夫子在台上捋了捋胡须,视线总是不经意得朝花汐他们所在的这个角落瞥,警告的意思很明显。

花汐身子坐的更直。

一直熬到了下午,最后一节课是骑射,这是一向不爱学习的,紫班少年们的天堂。

花汐一向不喜欢运动。谢长歌和不少女孩子在场上玩着蹴鞠,她安安静静的坐在一片树荫下奋笔疾书。

草场上,有浅浅淡淡的九里花香,树叶簌簌作响,伴着黄昏的霞光。

树的背面有两个女监生在聊天。

“你说,到底什么人才能配上这么俊俏又风流的封家小侯爷?”

“沈清秋呀!人家解试每次第一不说,还身份高贵,医术了得。”

“可封小侯爷是定国侯之子啊,骑射头脑样样出色,去年平定西域时,我听说封小侯爷凭借一己之力连斩对方五个首领!”

那边一个女生发出感叹,“要我说,京城好像还真没哪家的姑娘配得上这般顶天立地的好儿郎!”

花汐将她们的对话听得清楚,手里的笔突然停了下。

她抬头看向草场上那个骑在马背上的少年,手持弓箭,意气风发,眉目张扬。

那是她从来不敢奢望的,鲜活的生命。

她眨了眨眼,又重新低下头。

“小花汐,这么孤单,自己一个人呢?”有点儿欠揍的声音传过来,花汐反射性的抬头。

眼前的少年刚在比武场上下来,他扔了手里的马鞭,活动了下筋骨,额前黑发被汗浸湿,桃花眼微眯,有醉人的温柔。

“写什么呢?”他弯着唇,蹲下身与她平视,一把抢过小姑娘手里的毛笔,状似不经意的一甩。

不偏不倚,一排墨恰恰好好落在小姑娘胸脯上,分毫不差。

这一方的空气突然凝固。

花汐愣神的低下头看了看,又呆呆愣愣的抬起头,接着小脸儿一点点涨红,羞愤的站起身,“封袀!”

他这个流氓!

说他不是故意的,谁信?

封袀唇角勾着笑,也随着她站起来,无耻至极道,“嗯?小爷又不是故意的……”

“帮你擦擦不就好了?”

说着,他便不规矩的伸手,想覆上小姑娘的胸脯。

花汐瞬间一惊,如受了惊得兔子那般迅速拉开同他的距离,白嫩的小脸上是不自然的绯红,一双湿润的眸儿娇弱又可怜。

天地良心,在她十几年的生涯里,她就没碰到过这种流氓!

封袀却像是诚心认错那般,“是我不好,希望能给我补救的机会……”

他说着,向前走了几步,刚想一把扣住小姑娘的腰,却被她气急败坏的一把推开。

“别碰我!!你这个流氓!!”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将封袀留在原地自己跑了。

真是要命。

小侯爷站在原地,桃花眼弯起,摸着她方才推得地方,

笑的荡漾。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