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定的夫君不退换最新章节,徐伯 花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预定的夫君不退换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胖哒是只猫啊

角色:徐伯 花禾

简介:生来就有先知异能的她,不仅没能帮父亲躲过一劫,反而招来杀身之祸。
隐姓埋名六年,直到遇到他。只一眼就把他预定下做自己的夫君。
这位夫君有颜有钱,就是身边危机四伏,连带着自己也不能幸免。
怎么办?申请退货。
“驳回申请。预定的夫君一经出售概不退换。”

预定的夫君不退换

《预定的夫君不退换》第5章 再见落空免费阅读

转眼十二天过去了。

“徐伯,咱们不是说要做红薯粉条吗?什么时候开始做?”花禾天天吃烤红薯已经吃到腻了。

“红薯都快吃完了,还做什么粉条。”徐伯在挑豆子,他准备明年多开一块地种些瓜豆。

洛善依靠在暖炉边埋头看书,一本关于工匠榫卯技术的书。

本来在炉碳里翻拨红薯的花禾闻言抬起头,吃惊又担忧地说道:“怎么那么快就吃完了?”

徐伯看了一眼花禾圆了一圈的脸,说道:“再多的红薯也经不住你一天到晚吃个不停。”

“家里又没有别的零嘴,整日闲坐着无事,不就想嘴里吃点什么嘛。”花禾捏捏自己的脸,忧愁地蹙蹙眉。

“既然闲坐无事,就去跟吴娘子学做点针线活。”

因为早年家道落魄时洛善依和花禾都还小,家里又没有女人,没人教她俩针线活。以致二人到了二八年华连块帕子都没绣过,更别说衣衫锦囊之类的。

“吴娘子有身孕了,整日吐个不停。前天我找她借把剪刀,她说我把外头的寒气带进来了,她闻不得寒气,抱着个盆好一通吐。她害喜这样厉害,哪有精力教我做针线活。”

花禾一边说一边把烤好的红薯用铁条拨弄到一边。放下铁条,也不管烫手,捏着指尖把红薯扒了皮,把热气腾腾的红薯递到洛善依面前,“小姐,快吃。”

洛善依摇摇头,天天吃红薯,她也吃腻了。

花禾把红薯一口塞进嘴里,呼着热气,把红薯嚼吞了下去。

自家种的红薯虽然小个,但好吃,又甜又软,再多吃几天也是可以接受。复又想到刚才徐伯说家里红薯所剩不多,花禾又忧心起来。

“徐伯,家里的红薯已经快被我们吃完了,那这个冬天该怎么过?”

“家里还有一袋黍米,到时每天喝一碗黍米粥,应该是可以扛过去的。”徐伯把簸箕里颗粒饱满的豆子一颗一颗挑出来放在木碗里。

“一碗黍米粥如何能顶一天,那我会饿得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的。”花禾叫苦不迭。

她虽然自小被卖身为奴,但也没过过缺钱少食三餐不继的苦日子。

“小姐。”花禾突然一把拉住洛善依的胳膊,带着请求的语气道:“你一定要嫁给凌姑爷。姑爷有钱有地位,我们就不用吃红薯米粥了。”

“嗯?”洛善依看书看得入神,没听见花禾与徐伯二人的对话,猛的被花禾被摇晃的一脸疑惑。

“我说你赶紧嫁给凌姑爷,我们就有肉吃了。”

面对这样带着明显目的性的请求,洛善依只能点头,“我会努力的。”

想起未来夫君凌北,洛善依放下书,不由地愣神起来。

“太好了,说不定明天凌姑爷就带我们离开这里去吃大鱼大肉了。”花禾想到满桌的鸡肥鱼美的食物,突然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相对于洛善依的忐忑,花禾的期待,徐伯却没那么乐观。

身份悬殊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话就定了婚娶这种终身大事,只怕还会像那天一样把他们当做想攀高枝的无赖被无情驱赶。

但见洛善依忐忑中带着半是喜悦半是憧憬的样子,他也不好泼冷水。

既然注定有姻缘的两个人,总要先相识了才能水到渠成谈论终身。

只能明日自己跟了去,好好跟凌北解释一番,希望对方能理解一二这匪夷所思的婚嫁之事。

小姐嫁人了,自己也算报恩了,是时候全身而退了。

第二日一早,主仆三人裹上厚厚的衣服排站在村道上等候凌家回程的马车。

虽然风寒,好在太阳出来就暖和了,连风劲也弱了几分。

“小姐,给。”花禾递了个手炉给洛善依。

“我不要。你怕冷,你用吧。”洛善依想到即将见到凌北,心里热热的,哪里觉得冷。

等候的时间过的很慢,很慢。

可是,一个上午过去了也没见有马车从贡安山出来。

三人又从中午等到下午。

眼见太阳就要落山,再这样等下去,自家小姐的身子肯定受不了。徐伯决定独自去温泉山庄打听一下。

“花禾,把小姐带回家,我去山庄问问。”徐伯交代了一句,便迈开大步朝贡安山去。

到了山庄,里面的人告诉他,凌家的马车早在五天前就出山回南来府去了。

徐伯出了山,回到村子。见到两个身影还杵在路边,一时又心疼,又怅然。

“怎么回事?”花禾眼尖,看到披着夜色走来的人正是徐伯,便赶紧迎了上来。

夜色里看不清楚徐伯脸上的神色,直到他走近洛善依身边了,才缓声道:“别等了,夜冷风寒,小姐回家吧。”

“怎么了徐伯?”洛善依被冷风吹的鼻子有点堵,声音里带着鼻音嗡嗡的,还有点沙哑。

“你受凉了,回家再说。”

三人回到家中,徐伯点亮烛灯,赶紧燃起炭盆,给两个姑娘取暖。

碳是煨在灶膛的灶灰里的,一经风鼓和新碳入盆,碳炉很快就旺了起来,屋子里也暖和起来。

“徐伯,你打听到什么了?”花禾搓搓自己的手,又搓搓洛善依的手。

问话的是花禾,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却是洛善依,她的目光清亮如镜。

烛火燃着,炭火烧着,”毕剥”一声,绽出火花。

“凌北早就回府城了。”

听到凌北早就回了府城的消息,洛善依还没说什么,花禾气得差点跳起来。

“他走了,他怎么走了?他不是每年都要住上半个月吗?”

这可怎么办?

难道要等到明年冬天再来一次邂逅吗?

那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等候也太折磨人了。

“要不,我们搬去南来府。”

徐伯从温泉山庄回来时便想了一路,山不就我,只能我去就山。

“可是,我们……”花禾看了一眼身边的洛善依,没继续说下去。

六年前,洛永年临终时交代洛善依要藏巧避世。所以这些年她俩连镇上都没去过,现在突然要搬去南来府城,这可是件想都没想过的大事。

>>>点此阅读《预定的夫君不退换》全文<<<

上一篇 2022-01-09 上午4:00
下一篇 2022-01-09 上午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