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您娇养的狼狗总裁马甲掉了最新章节,顾廷逸 陆曦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您娇养的狼狗总裁马甲掉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老猫团子
角色:顾廷逸 陆曦汝
简介:面前的女人,比两年前分手时,更美了,狐狸一样摄人心魄的眼睛,充满诱惑。“说吧,什么条件?”顾廷逸拿起来一看,结婚协议四个大字赫然在封面上,翻开一看,结婚三个月后,陆曦汝开心了,便填补顾家亏空,并助力顾家今后发展。这么短的协议,顾廷逸生平第一次见,可他却觉得很羞耻。“开心?”“你哄得我开心了,顾家就得救了。”两年前,顾母要挟他俩分手,分手后,陆曦汝被全京城耻笑,如今,她要拿回自己的面子。
夫人,您娇养的狼狗总裁马甲掉了最新章节,顾廷逸 陆曦汝全文免费阅读

《夫人,您娇养的狼狗总裁马甲掉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顾家突然家道中落,原本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如今突逢变故,往来权贵都避而不见,顾家大少顾廷逸四处求门,无人愿意帮助。

正当顾大少一筹莫展之时,手机响了,“喂,哪位?”

“顾大少,这才多久,就忘了我了?”

这声音,陆曦汝!?!陆家大小姐,当年和顾廷逸郎才女貌,可他母亲偏偏看不上,非得要他俩分手,并以重病威胁,不分手不动手术,“陆小姐,有何贵干?”

“哟,顾大少,如今都这般光景了,还能如此镇定,佩服!”

“有事说事儿!”顾廷逸现如今只想避开她,自己如此狼狈,不想让她看见。

“听说顾大少跑了无数门路,还是无人愿意伸出援手。”

“所以呢?”

“既如此,不知顾大少有办法吗?顾家这么大的亏空,可不是普通人能填补的!”

“陆曦汝,你要干什么?”

“哟,不耐烦了,没什么,就是给顾大少个机会。”

“什么机会?”他并不觉得陆曦汝此时打电话来,有什么好事。不过她陆家,倒是京城百年大家族,根基深厚。

“给顾大少一个挽救家族的机会。”

“什么条件?”

“跟聪明人办事就是爽快。条件就是你娶我。”

“你说什么?”

“娶我。”电话里女人妖媚的声音再次说出话,让他确定,自己没听错。

“你疯了?”

“没疯,你考虑考虑,两个小时后,考虑好了,到陆家大宅来。”

电话挂了,顾廷逸觉得这世道疯了,自己四处求人,顾家这次的事太大了,没人愿意伸手,偏偏这个关头,能帮自己的,还是当初被母亲逼走的初恋,这真是!

仔细思考了很久,顾廷逸觉得,现下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如今能救顾家的,也就只有陆家,只要与陆家搭上关系,以后顾家的路是不愁的,可陆曦汝怎么愿意?

一个小时后,陆家大宅门口,“顾少爷,进来吧,我家小姐等候多时了。”顾廷逸感觉,这管家的表情,怎么越看越不对劲,他好像把自己卖了。

“来了。”面前的女人,比两年前分手时,更美了,狐狸一样摄人心魄的眼睛,充满诱惑。

“嗯。说吧,什么条件?”

“哼,你倒是着急的很。”伸手让管家拿过合同,丢到桌子上,“看看吧!”

顾廷逸拿起来一看,结婚协议四个大字赫然在封面上,翻开一看,结婚三个月后,陆曦汝开心了,便填补顾家亏空,并助力顾家今后发展。

这么短的协议,顾廷逸生平第一次见,可他却觉得很羞耻。

“怎么算你开心?”

“很简单啊,你哄得我开心了,顾家就得救了。”

两年前,顾母要挟他俩分手,分手后,陆曦汝被全京城耻笑,如今,她要拿回自己的面子。

“陆小姐,这…”

“怎么?顾廷逸,你觉得现在,除了我,陆家,还有人能救你顾家?”

顾廷逸知道,两年前的事,让她和陆家都受到了羞辱,如今这么好的机会,以她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会放过?!可是,事实也是除了她,陆家,没人会救顾家,可怎么总感觉,自己是卖的?

“你既然来了,就说明你做好了做这交易的打算。”

“是,我是做好了这打算,可是,没想到陆小姐这协议,写得不清不楚,我以什么来判定你开心与否?”

“你再往后翻。”沙发对面的女人戏谑地看着顾廷逸。

顾廷逸往后翻了一页,呵!真是准备的齐全。

1、 负责每日三餐

2、 每天逗陆总开心

3、 上下班接送

4、 让京城知道你顾廷逸很后悔离开陆曦汝

5、 做陆曦汝的贴身秘书

6、 此事保密

见顾廷逸脸色铁青,“顾大少,别急,后面还有。”

顾廷逸听着陆曦汝这玩弄自己的声音,很是不爽,他想扔了手上这份卖身契,可是,他没胆。

往后翻了一页:

必做事项:

1、 向陆曦汝求婚,在顾家所有人面前,特别是傅薇面前(傅薇:顾廷逸母亲)

2、 举办婚礼【婚礼后救助顾氏第一轮资金】

3、 3个月后,离婚

顾廷逸看完,这份协议,简直就是陆曦汝的报复计划书。

“陆曦汝,你有必要吗?”

“顾廷逸,注意你说话的态度!现在,能救顾家的只有我。”

是的,一年前,陆曦汝在陆家所有子女中,脱颖而出,接受整个陆家跨商政的事业,一年之内,不仅把陆家原本的触手伸得更稳固,还开拓更多的领域,陆家如今,可以说的京城乃至全国第一的。

“如果你觉得自己还不能做这么掉价的事儿,没问题,出门右转,有车送顾大少离开。”

这么一声一声的顾大少,听得顾廷逸刺耳,是呀,顾家今时不同往日,只是,他原本是想接手顾家之后,再来向曦汝求婚的,可如今,“呵,多谢陆总出手相助。”顾廷逸拿起笔,签了字。

“今后,在家喊我老婆,在公司,喊陆总。”

顾廷逸苦笑,“是。”

“那顾大少,打算何时求婚?”面前的女子身体向前微倾,胸前的风光一览无余,顾廷逸别开眼,不敢再看。

“额,明日吧。”

“那好,明日,就等顾、啊不对,亲爱的来接我了。”陆曦汝笑脸盈盈,一脸看自家爱人的表情看着顾廷逸。

“张叔,把钥匙给他。”

“是。”张叔递来一把车钥匙,最新的保时捷。

“签了这个协议,你就是我的人了,自然是不能掉脸的。”

这一系列的举动,顾廷逸真的觉得自己把自己卖了,可能还卖了个好价钱,闭了闭眼,拿过钥匙。

顾廷逸走后,“小姐,你为什么还要帮顾家?”

“张叔,你觉得我是帮顾家?”

“小姐,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

“是呀,你都知道,他不知道。你看没看见他一脸的视死如归。呵!”说完,转身上了楼。

张叔看着小姐上楼的背影,嘀咕了一句话,“你呀,就是太要强!”

第二日,顾廷逸接了陆曦汝前往顾家,如今顾家剩下的,也就这座宅子了。

车里,“顾廷逸,你不会就随便在你家人面前,跪在我面前,就求婚了吧?”

顾廷逸听着这话,恍然还以为是两年前,两人谈恋爱的时候。“不会,最起码的浪漫我还是知道的,求婚,每个女孩子都希望是浪漫的。”

“不错嘛,这两年,顾少可有过新人啊?”

“我如今这模样,哪来的新人。”顾廷逸自嘲,他这落魄的样子,还要把自己卖给初恋才能挽救自家,呵!

到了顾家大宅,还是当年的样子,陆曦汝下车,“你家人都在?”

“在,我妈一直在。”他知道,她是要让他妈看着,曾经自己看不上的人,如今还是要入了顾家的门。

“那就好!”陆曦汝一笑,踩着8厘米的高跟,走进了顾家。

昨夜回家后,顾廷逸跟家人说了这事,只是家人以为是旧情复燃,不知道是自己儿子被买了。

看到陆曦汝进来,顾母面色尴尬,没有上前,顾父却是知道陆家新一把手的厉害,早就上门求过,只是没见到,如今想到自己得救了,一脸谄媚,“陆总,您来了,来,快坐。”

“嗯。”陆曦汝满脸笑意,也没有发难,只是乐盈盈地笑着,“伯父,伯母好。”亲昵地上前握住顾母的手,“伯母,如今我又来了,您可别不开心。”

顾母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了,“哪会,你来我是开心的。”

“那就好,我生怕惹得伯母不开心呢!”

顾廷逸知道,她不报了当初的仇,是不痛快的,可那毕竟是自己的母亲。“陆曦汝,”没好气的叫了她。

“怎么了?亲爱的!”转过来瞪了他一眼。

“没事,坐下来说话吧!”只得陪笑脸。

“啊,对对对,来坐,坐下来说。”顾父在一旁陪笑脸,瞪了自己妻子一眼。

此时,楼上下来一人,“哎哟,曦汝来了!”

“是呀,奶奶,好久不见,想死你了。”顾廷逸的奶奶对自己还是很好的,陆曦汝很喜欢她。

“哎哟,这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

“谢谢奶奶。”

“曦汝啊,谢谢你,难为你不嫌弃我们顾家,还愿意跟廷逸在一起。”

“奶奶,哪里的话!”

顾廷逸就看着这女人演,要不是怕气着奶奶,他真想把那协议给奶奶看看,拆穿这女人虚伪的笑脸。

“奶奶,来坐吧,今天把曦汝叫到家里来,就是为了跟大家说一件事,我还是想跟曦汝在一起,今天,我要向她求婚。”

说着,拉着陆曦汝来到后花园,昨天回来之后,和家人说完,顾廷逸就布置了后花园。

陆曦汝一看,这不就是两年前,自己说过的想要的求婚场景嘛!

“谢谢亲爱的。”

两人来到花园中间,顾廷逸单膝下跪,“陆曦汝,我最爱的女人,你愿意嫁给我吗?即使我曾经放弃过你。”

陆曦汝听着这话,眼眶微红,说不感动是假的,毕竟自己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成真了。可是,这场求婚,终究还是自己以一纸协议逼迫的顾廷逸,做不得数的,别到最后,还把自己折进去。

“愿意,谢谢亲爱的。”陆曦汝又换上了应酬场上的假笑。

顾廷逸站起身,拥抱陆曦汝,“满意了?”

“自然是满意的,做得不错。”

两人满脸假笑,走进客厅,“曦汝啊,如今你马上就是我们顾家的人了,以后,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奶奶,奶奶替你收拾他。”

“好的,谢谢奶奶!”

“廷逸,你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顾父已经等不得及了,他只想快点搭上陆家的线,重新办活顾氏。

“计划在下周一。”

“那不就是后天,那场地什么的准备好了吗?”顾母终于开口了。

“准备好了。”

“好,那就好,那之后你们结婚了是住哪?”

“伯母,廷逸和我住在陆家大宅。”陆曦汝一开口,顾母就不敢再说话。

“可以的,可以的。”悻悻然笑了下。

从顾家出来后,顾廷逸开车送陆曦汝会陆家大宅,“我们结婚的事,不用跟陆家长辈说一下吗?”

“你可以今晚说啊!”

“现在去说?”

“是。我只有一个爷爷,你知道的,只用搞定他就好了。”

“可是我什么都没准备…”

“不用担心,我准备好了!”

“呵!”顾廷逸冷笑一声,“陆总计划周全,早就做好了网,就等我跳进来了,是吧!”

“你也可以不跳的,顾大少!”陆曦汝讥讽他。

顾廷逸细细思考,不会顾家这亏空也是…“陆曦汝,你别告诉我,顾家的事也是你的计划?”

“顾大少,想多了,我还没那么闲。”

来到陆家大宅,张叔慌忙跑出来,“小姐,老爷听说了你的计划,现在正在里面生气呢!”

“没事儿,张叔。你先进去吧!”转头看着顾廷逸,“顾大少,这臭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两年前,我爷爷可是恨透了你,自求多福吧!”

丑媳妇?她说我是丑媳妇?顾廷逸深呼吸,“陆曦汝!?你…”

“怎么?别忘了,哄我开心!”

顾廷逸脸气得通红,却也只能忍下来,陪个笑脸,“未婚妻,放心,我会哄爷爷开心的。”

陆曦汝突然听见未婚妻这个称呼,心漏了一拍,竟有点动心。“呵,是吗?”随机稳了稳心神,想想契约。

两人进到客厅,陆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见来人,更是气得站起来就要骂,“陆曦汝,你脑子呢?你怎么想的?”

“哎呀,爷爷,别担心,这都是我的计划。”

“正是因为你的计划,我才如此生气,婚姻不是儿戏,你怎么能这般开玩笑!你若是还对他有意,那就罢了,可是,你…”

“爷爷,”

“你别说话,”陆老爷子喝止住陆曦汝的话,用拐杖指了指顾廷逸,“你,说话!怎么?你们顾家就那么没有骨气,自己破产要儿子…”

怕爷爷说出难听的话,陆曦汝赶忙止住了,“爷爷,走,我们上楼,我有话跟你说。”

“上楼干什么?就在这说。”老爷子气得不理她。

“哈哈哈哈,爷爷呀,走嘛,我跟你说悄悄话。”转头示意顾廷逸赶紧走。

顾廷逸知道老爷子没说完的话是什么,他也觉得屈辱,可是那个人,这种情况,自己既想救顾家,又想试一试,即使她是想羞辱自己,想来报复。

## 陆氏女总裁又与旧爱【顾家败子】重归于好 ##占据各大报纸头条,人们议论纷纷,当初顾家看不上陆氏独女,如今破产了,又想起来找人家了。

婚礼当日,盛大豪华,京城名门权贵纷纷到场庆贺,全看的是陆家的面子。

婚礼开始,陆老爷子挽着陆氏现任女总裁的手,送到顾廷逸手上,顾廷逸看着穿着婚纱的陆曦汝,若是真的婚礼就好了。

接过陆曦汝,“谢谢爷爷。”

“哼。”

到了宣言的时候,顾廷逸拿出一张信纸,“大家后,我是顾廷逸,相信大家都知道顾家破产的事,也知道两年前我与曦汝分手的事,今日在此作个说明。”

陆曦汝心里一怔,他怎么…

“两年前,是我糊涂,与曦汝分手,可是分手之后,我很后悔,我知道,我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我很爱她,可是我却让她走了,我万分懊悔。可是,是我提出的分手,我没有再求她跟我和好,为了我的面子,呵!

后来,我想通了,我爱的女孩才是最重要的,于是,我开始追求曦汝,起初她并不同意,毕竟当时,我让她丢脸了,我怕道,所以这么久以来,我一直对她死缠烂打,知道前不久,她才同意我的追求,也同意了我的求婚。

可是,就在她同意我的求婚之后,顾氏陷入了危机,我本不想连累曦汝,可是她对我不离不弃,我很感动,所以,今天,我们在此举行婚礼,感谢大家的参加,谢谢。”

陆曦汝听完,凑到顾廷逸耳边,下面的人还以为她感动得不行,他们是真爱,“顾廷逸,你这戏演得不错嘛!”自己差点就信了。

“怎么样?老婆。”顾廷逸磁性的声音在陆曦汝耳朵边传来,搞得她浑身一酥。

婚礼过后,在酒店房间内,“今天表现不错,今晚收拾收拾,搬到陆家大宅来吧。”

“嗯。”顾廷逸一脸的不开心。

“怎么?顾廷逸,别忘了你的任务,我不开心,顾家就没希望了。”

听着陆曦汝如此刺耳的话语,“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自己的任务,陆总不必时刻提醒。”

毕竟,那天,陆老爷子的话,虽然没有说完,却和如今陆曦汝说的差不多。

“不知陆总明日几点上班?早餐需要几点准备好?”

陆曦汝也不知怎的,自己在心里想的并不是这样,说出口就变了味,“早上八点上班,早餐七点备好,回家后,张叔会给你一份时间表。”

“好,那第一轮资金?”

“放心,明天早上会打到顾氏。”陆曦汝起身要去换衣服,这大礼服真的不方便,“你该回去收拾东西了。”说完走进卫生间换衣服。

晚上七点,陆家大宅餐厅内

顾廷逸身穿围裙,在做晚餐,还好自己留学时自己一个人住,学会了做菜。

陆曦汝从书房下来,看到顾廷逸这幅场景,忍不住一笑,“今晚吃什么?”

“陆总,今晚吃…”

“在家叫老婆。”

顾廷逸说着放下手里的锅铲,关小火,走到陆曦汝面前,把她围在料理台前,“好的,老婆,”手撩起陆曦汝耳边的碎发,“那老婆该叫我什么?”

顾廷逸还穿着今日的西服,陆曦汝一把扯过他的领带,两人鼻尖快要碰到一起,“老公,今晚吃什么?”另一只手摸上他的胸膛,顾廷逸一直在健身,“老公的胸肌好好摸。”

顾廷逸知道这女人一向没脸没皮的,可是被她这么一撩拨,还是忍不住耳朵泛红,不敢直视她,这才第一个晚上,自己卖的感觉就越来越深刻了。

赶紧离陆曦汝远一点,“额,吃四个菜,三菜一汤。”

陆曦汝看着顾廷逸不自在的表情,还有他泛红的耳朵,笑了笑,“是吗?辛苦老公了。”

顾廷逸听到这称呼,脊背不自觉地僵硬了一下,这女人的声音,加上这称呼,真是撩人。

入夜,房内,陆曦汝在浴室洗澡,听着那水声,顾廷逸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心想今晚是新婚之夜,是不是要…

正想着,水声停了,陆曦汝穿着一条薄纱裙就出来了,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刚洗过澡,她的眼睛还泛着水光,嘴唇红得鲜艳,顾廷逸看呆了。

陆曦汝擦着湿湿的头发,经过顾廷逸,那香味飘入他的鼻尖,一股沐浴露香味混合着一股女人的香味。

陆曦汝开口,软糯的声音,“你不洗澡吗?”

坐在梳妆台上,从镜子里看到顾廷逸通红的耳朵,邪魅一笑,“怎么?怕我对你做什么?”

顾廷逸觉得这话有点侮辱自己男性的尊严,怎么感觉两人角色反了,觉得是时候证明自己的男人地位。“笑话,陆曦汝,我会怕。”

站起来来到陆曦汝身后,接过她手里的毛巾,手抚上她的肩膀,凑到耳畔,不知是故意的还是,说出的话带着些热气,拂上陆曦汝的耳朵,似有若无地,“老婆,你好香啊!”

陆曦汝全身一阵酥麻,脸颊泛红。

看到陆曦汝的反应,顾廷逸满意地笑了,自己就算卖了自己,也要卖得有尊严,呵!女人,等着吧!

“怎么?你、怕了?”顾廷逸充满磁性的声音不断挑逗着陆曦汝的神经。

她回过头来,直直看进顾廷逸的眼睛,嘴唇若即若离,邪魅一笑,“那老公,快去洗澡吧!”

女人刚洗完澡的香气萦绕在顾廷逸周围,她勾人的眼神、妖媚的声音,让顾廷逸此时就想一把搂过她,吻下去。

顾廷逸克制地吻在陆曦汝额头,“头发要赶快吹干,老婆,你先吹头发,我去洗澡。”

转身走进浴室,浴室内,顾廷逸紧靠在门上,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还好。

浴室外,陆曦汝脸颊通红,不停地用手降温,“呼,怎么那么热!”

顾廷逸洗完澡出来,陆曦汝正坐在床上,看着书,认真的表情看得顾廷逸入迷。

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刚要上床,陆曦汝就起来放书,再回来顾廷逸已经躺在床上,“关灯了。”

“嗯。”

陆曦汝走到床边,刚坐下,还来不及拖鞋,身后一股力量将自己扯去,“啊!”

等反应过来时,已经靠在顾廷逸胸膛,“顾廷逸,你干什么?”

“老婆,新婚之夜,你说干什么?”

话落,陆曦汝感觉两只手臂把自己抱起来,放在床上,眼前一个黑影慢慢靠近自己,“怎么?老婆,你怕了?”

“呵!”陆曦汝一把勾住身前人的脖颈,用力一拉,吻上顾廷逸的唇,顾廷逸一愣,随即反客为主,用力地回吻身下的女人。

月光下,两个人的身影缠绵悱恻,如胶似漆。

第二天一早,陆曦汝醒来,身上有一只臂膀搂着自己的腰,她看着眼前熟睡的人,用手慢慢描绘他的眉眼、鼻子、嘴唇,“鼻子怎么挺,嘴唇是去纹的吗?那么红。”

顾廷逸感觉脸上痒痒的,皱了下眉头。陆曦汝怕他醒过来,赶紧下床,到卫生间洗漱。

顾廷逸醒过来,身边的人已不在,卫生间传来水声,自己也起床,走进衣帽间,换一身衣服,毕竟今天要到陆氏去,做陆总的秘书。

刚换好衣服走出来,卫生间的们也打开,只见陆曦汝裹着浴巾,脖颈处有几处微红,看到她这模样,顾廷逸心里一热,“洗好了?”

“嗯,你去洗吧。”两人一人走向一处。

顾廷逸洗漱完,到厨房开始做早餐。

陆曦汝化好妆下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丰富的早餐。今天她穿了一身剪裁流利的西服,不同于昨日美丽大方的新娘,今天的陆曦汝,精明能干。

“老婆,吃早餐了。”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这两个字叫出口很温馨,可是一想到写在了合同里,顾廷逸就不是滋味。

“嗯。”陆曦汝坐下,边吃早餐,边跟顾廷逸说今天到公司后的事情,“今天到公司后,你先到总裁办报道,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然后会有人带你到你的办公室,给你做一个就简短的培训,之后你就专职我的私人秘书。”

顾廷逸被陆曦汝这专业的气质搞得愣了一下,两年前,她还是一个小女孩,挽着自己的手撒娇,如今,已然不一样了。

来到公司,顾廷逸已经做好做秘书的准备,可是,到总裁办报道时,陆曦汝的这一整个总裁办,全是女的!?

“你好!我来报道。”

北伊看到来人时,犹豫了下,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总裁夫人?总裁老公?“你好,陆总已经跟我说了,跟我来吧。”

领顾廷逸来带他的办公室,“这是你的办公室,旁边这是陆总的办公室,她会通过这台座机,随时呼你,要第一时间响应。下面跟你说一下注意事项:1、每隔两个小时,给陆总送一杯咖啡,咖啡做法已经在电脑桌面的文件里;2、陆总的第二天行程要在每天下午5点,跟陆总确认一遍,今天的也在电脑桌面了;3、陆总说,她的午饭和晚饭是由你做的,每天要在12:30和16:30准时送到办公室;暂时没有其他,由不懂的可以随时来问我。”

“嗯,好的,谢谢。”北伊出去后,顾廷逸看了看自己桌上的饭盒,四个,陆曦汝和自己的各两个,他没想到,自己真的就给陆曦汝做了贴身秘书,或者说贴身保姆。

刚想坐下,看看电脑上的文件,陆曦汝的声音就传来,“北伊,我的咖啡呢?”非常冷冽的声音。

顾廷逸想,她能坐上陆家第一把手的位置,也不容易。

“马上就来。”

顾廷逸打开文件,学着做了一杯咖啡给陆曦汝端进去,“陆总,你的咖啡。”

陆曦汝一听声音,抬起头来,“哦,今天换成你了。”喝了一口咖啡,“不错。准备下10:30的会议,通知各部门领导准时参加。”

“是。”

“出去吧!”陆曦汝很快就切换到总裁状态,顾廷逸突然觉得,这样子的她,有点帅。

从公司回来,陆曦汝在楼上书房办公,顾廷逸今天跟着她在公司待了一天,体会到了总裁的忙碌,一刻不停歇,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在开会。

正在做饭,手机响了,一看来电人—姜诗雯。顾廷逸皱了皱眉,接起了电话,“喂,诗雯,有什么事吗?”

姜诗雯,顾廷逸青梅竹马,顾母当年就是因为她,不同意顾廷逸和陆曦汝在一起。

“廷逸,要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吗?”

“没,怎么了?”

“我看到你结婚的新闻了。”

“嗯。”

“怎么那么突然?”是了,姜诗雯在国外,可能话不知道顾家的事。

“就是时候到了。”

“怎么也不邀请我?还有,怎么是她?”

“就是两家人的一个晚宴,也没请外人。”

外人,姜诗雯听到这两个字愣住了,随即整理好情绪,“你还记挂着她?”

“老公,饭做好了吗?”

陆曦汝刚下楼就听到顾廷逸手机响,刚想进厨房就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她就站在门口听了一会,此时,特地喊得很大声,“哎呀,人家都饿的不行了,怎么还没做好啊?”

顾廷逸看到陆曦汝过来,“马上好了。”

“诗雯,不说了啊,之后有机会再聊。”

陆曦汝见他挂了电话,“哟,这是还念着小情人呢?”

“没有,她知道我结婚,打电话来祝贺。”

“呵!祝贺!?!她?顾廷逸,你真是一贯会维护她,你现在可是我老公,怎么?还要回去找她?”

“陆曦汝,她就是打个电话来,又没做什么,你别…”

听着顾廷逸为她辩驳的话语,陆曦汝想自己真是疯了,两年前,他能听他妈的话,为了那个人跟自己分手,如今,自然是护着她的。

“行了,快做饭吧,我饿了。要是还想和她一起,这三个月把我哄开心了,三个月后,你爱和谁一起是你的事。”说完转身离开厨房。

看着陆曦汝离开的身影,顾廷逸自嘲地笑了笑,“也是,她怎么在意!这场婚姻,不过是她的报复,自己还当真了。”

吃饭时,两人一言不发,气压低的吓人,张叔都不敢说话。吃完饭,陆曦汝一言不发地上楼,换了身性感热辣的裙子,开车出门了。

顾廷逸本想问问她去哪,可想想自己有什么资格,便作罢。

陆曦汝出了门,开着车直奔酒吧,她刚刚和北伊约好了。

酒吧里,“北伊,你说,我这次结婚,是不是不对?”

“曦汝,你是不是还忘不了他?”

“我不知道。”陆曦汝猛地喝了口酒。

“哎哟,你喝慢点,这酒后劲很大的。”

“切。再来一杯。”

北伊和陆曦汝是大学同学,两人同住一个宿舍,关系很要好。

陆家大宅里,顾廷逸坐在客厅,电视播放着,却无心看电视,看着钟表,都已经快十二点了,她还不回来。

这时,一辆车的驶进来,顾廷逸一看,北伊扶着陆曦汝下来,她已经醉得站不稳了。

顾廷逸赶紧出去,扶住她,“顾廷逸,给她做点醒酒汤。”

“嗯,谢谢。”

两人相对无言,北伊本想说点什么,可是曦汝无意说什么,自己也不好多说,“好好待她。”

“嗯。”

顾廷逸扶着陆曦汝进卧室,她一路胡言乱语,“我给你说,他就是个憨包,烦死了,都不知道我的好。哼嗯嗯嗯嗯嗯。”说着就开始掉眼泪。

顾廷逸看着她脸颊通红,一颗颗眼泪掉下来,只想让她不要哭,“你很好,很好。”轻轻拭去她的眼泪,“乖,不哭了啊,成个小哭包,不可爱了。”

陆曦汝一听这话,一把推开他,“我不可爱,那谁可爱?你的狗屁诗雯可爱?”

顾廷逸一愣,然后笑出了声,“噗,可爱的,你最可爱,你最美,全世界最漂亮最能干的就是你。”

“哼,”陆曦汝双手抱胸,“本来就是,那个诗雯算个什么东西,烦死了,哈嗯嗯嗯嗯,”又开始哭。

“陆曦汝,别哭了。”

陆曦汝满脸通红,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顾廷逸,倾身上前,双手捧住他的脸,“顾廷逸,你是个傻子。”

“哦!?是吗?我为什么是个傻子?”

“因为你是个傻子。”

“呵呵,小傻瓜,你已经开始说胡话了。”扶起陆曦汝,“走去洗把脸,冲个澡。”

“不,我不去。”扒拉开顾廷逸的手,“你别碰我,你算哪根葱。”

“好好好,祖宗,那你站起来,自己走。”

“自子走就自子走。”站起来七歪八扭地往前走。

顾廷逸伸手在身后护着,听着她说话都开始不清楚了,有几分好笑。

陆曦汝走着走着自己把自己绊倒,还好顾廷逸眼疾手快,伸手抱住她 ,可是她是向前倒去的,顾廷逸在身后捞她,一手把在了她的胸上。

“啊啊啊啊啊!你耍流氓!”

顾廷逸也没办法,只能先把她抱起来,公主抱抱进浴室,身上的人还在不停地挣扎,“臭流氓,你放我下来。”

顾廷逸把她放在洗手台,听着她嘴里骂骂咧咧,“陆曦汝,别吵。”

“嘿,我就吵,我就吵,我吵死你。”

顾廷逸看着她叭叭叭的小嘴,扣住下巴,吻了下去。

“嗯…”

“再吵,我让你说不了话。”

“顾廷逸,你再凶我,我、我就延长合约。”她自以为凶巴巴地对顾廷逸说道。

“随便你。”顾廷逸抱起她,放在浴缸旁边的座位上,“你自己能洗澡吗?”

陆曦汝突然站起来,搂住顾廷逸,打开花洒,扯着顾廷逸站到花洒下,“顾廷逸,你给我洗澡。”

水打湿了两人的衣服,陆曦汝的裙子非常薄,裙子下的肌肤若隐若现,这对顾廷逸来说,是极大的诱惑。

“陆曦汝,脸皮呢?”

“你不是说我没脸没皮吗?”

“呵,你还记得?”

陆曦汝上前一步,贴的顾廷逸更近,顾廷逸顿时眼眶发红,一把搂住她的腰,搂得发紧,“陆曦汝,”一只手不停地揉搓着她的脖颈。

“怎么?你不行?”陆曦汝嚣张地朝着他一笑,作势要走。

顾廷逸一把扯回来,吻上红唇,吻得发狠,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一样。

两人在这浴室内,热气腾腾的花洒下,早已意乱情迷。

第二天一早,陆曦汝的生物钟发作,七点准时醒来,身旁的人睡得正熟,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陆曦汝瞥了一眼,看到姜诗雯三个大字,瞬间心情不好,推了推他,“喂,顾廷逸,”

“嗯?”

见他还不醒,拉开他的被子,一掌拍在胸膛上,昨夜从浴室出来,两人都赤裸着,“Pia!(o ‵-′)ノ”(ノ﹏<。)”

“额,你干什么?”

陆曦汝把手机丢给他,起身走进浴室。

顾廷逸接通电话,点开免提。

“喂,诗雯,怎么了?一大早的。”顾廷逸看着自己胸脯上的手印,笑了笑。

“廷逸,我回来了。”

陆曦汝听到这句话,有病!?开什么外放!

“啊!然后呢?”

姜诗雯可能是没料到顾廷逸会这样问,“额,没有,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聚一聚。”

陆曦汝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学着姜诗雯做作的样子,“聚一聚,聚个鬼呀!”但她不敢太大声。

“好,等我问问我老婆。”

“额,好。廷逸,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家的事情,我…”

“没事儿。”

“嗯。”

“挂了啊!”这句话像是说给姜诗雯听的,又像是说给卫生间的人听的。

昨晚陆曦汝喝醉了回来,顾廷逸听出她是在为姜诗雯的事不爽,但是,他不明白的是,她不爽是因为当年是因为姜诗雯,他们俩才分手,还是因为自己,所以不爽。

顾廷逸起身下床,推开卫生间的门,“老婆。对我的回答满意吗?”

陆曦汝觉得今早的顾廷逸不对劲,很不对劲,“干我屁事。”继续涂着面霜。

顾廷逸上前,从后面环住陆曦汝,“你干嘛?”

“抱抱我老婆。”

“滚蛋。”陆曦汝拍开顾廷逸的手,走向衣帽间。

顾廷逸看了看自己的手,也不气,笑了笑。

从公司刚回来,两人还没有坐下,顾母的电话就打来了,“喂,儿子啊,你今晚有空吗?回家来一趟。”

“妈,有事儿吗?”

“也没啥事儿,就是诗雯回来了,你们也好久没见了。”

陆曦汝听到顾廷逸叫妈就没兴趣,上楼换衣服去了。

“妈,你怎么想的?我已经和曦汝结婚了?”

“妈妈没有什么想法,就是她好久没回来了,一回来就到我这来了,我就…”

“行,那我今晚带着曦汝来吧,挂了。”

还不等顾母说话,顾廷逸就挂了电话,陆曦汝换好衣服下来,“你还不做饭?”

“我妈让我们回去一趟。”

“哼!你妈?怕是某人吧!”陆曦汝走到沙发坐下,“顾廷逸,你已经和我结婚了,合约期内,注意分寸。”

陆曦汝以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顾廷逸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陆总,签了合约,我有最基本的合约精神,你大可放心。”

“那最好!”

“我妈妈打电话来,让我们回去吃顿饭而已。”

“好啊,走吧!”

来到顾家,顾父依然很热情,“曦汝啊,上次多亏你了,要不是你的资金及时,我们公司…”

“爸,应该的,都是一家人。”

只见姜诗雯俨然一副自己家似的,坐在那沙发上,“廷逸回来了。”

陆曦汝听着她这语气,很不爽,搂住顾廷逸的手臂,“老公,我们去后花园嘛!我想看看你给我求婚的地方。”

顾廷逸知道陆曦汝发的什么疯,“好,爸妈,我们先过去啊。”

“好,去吧!”

留下姜诗雯一脸铁青地坐着。

到了后花园,“老婆,看到了吗?”

“看什么?”陆曦汝一脸神经病的看着顾廷逸。

“陆曦汝,你没必要,我们已经结婚了,这点道德素质我还是有的。”

“我知道,顾大少的契约精神嘛!”

过一会,“少爷,少夫人,饭好了,来用饭吧!”

少夫人这个称呼,陆曦汝很受用。

“少夫人,请吧!”顾廷逸调侃她。

陆曦汝牵起顾廷逸的手,“老公,走吧,吃饭去。”

来到餐厅,顾父坐在首位,顾母和姜诗雯坐一边,顾奶奶和老朋友出国旅游了,就剩两个位子,顾廷逸上前拉开座位,“来,老婆,坐吧!”

“谢谢老公。”陆曦汝矫揉造作的声音让顾廷逸一抖。

对面的姜诗雯脸色很不好看,顾母也不自在。

吃完饭,“儿子啊,你们回去顺路,载诗雯回家吧。”顾父扯了扯顾母的袖子。

顾母很喜欢诗雯,只是如今不能做媳妇儿,也想当女儿来对待。

“妈,不知道姜小姐住哪边?”陆曦汝不等顾廷逸答应,就抢过话茬。

“哦,我住在城南,和陆家大宅一边儿。”

“哦,不好意思,姜小姐,我们今晚不回陆家大宅,我们另外置购了一处房产,今晚到那边去住,真是不好意思啊!”

“啊,没关系的。”

顾廷逸就看着她演,什么时候置购的,他怎么不知道?

“走吧,老公。”“爸妈,我们先走了。”

顾廷逸搂着陆曦汝的腰就走了,全程没有回过姜诗雯一句话,她气得牙痒。陆曦汝,你给我等着!

出了门,“顾夫人,上车吧!”给陆曦汝系上安全带,“请问顾夫人,新房在哪里?”

陆曦汝也不慌,“自然是有的,去夜庭小区。”

“嗯。”

来到夜庭小区,“这里是我父母之前买下来的,我偶尔会过来住。”

“嗯。”

顾廷逸知道陆曦汝的父母在她高中时车祸去世了,也不多说。

陆曦汝想着今晚顾母对姜诗雯的态度,心里很不是滋味,“顾廷逸,你妈怎么那么喜欢姜诗雯啊?”

“她一直想要个女儿,所以把诗雯当女儿一样对待。”

“哼,我看不是女儿,是儿媳妇儿吧!”

顾廷逸上前一把搂住,“怎么?老婆吃醋啦!?”

“呵!好笑!我吃什么醋,只是觉得,你妈妈都知道你结婚了,还不遗余力地撮合你们俩。”

顾廷逸把陆曦汝转了面对着自己,“这事儿我会跟她说。”

“欸,别!”挣开顾廷逸的手,“别断了你妈的希望,毕竟这合约也就三个月,三个月后,你就自由了。”

刚想走,被顾廷逸一把扯入怀中,“陆曦汝,你一定要时时把合约挂在嘴边吗?”

看着顾廷逸阴郁的脸色,陆曦汝笑得格外开朗,“怎么?刺痛你了?”伸手帮他整理下衣领,“顾廷逸,放心,这只是个提醒,让你别忘了身份,”也让自己别忘了这只是个契约。

顾廷逸一听怒上心头,“既如此,那我便好好履行陆总合约里的要求,现在求婚,结婚,让天下人知道我后悔,做秘书,都完成了,还差个孩子,现在来办这件事吧!”

说着发了狠地抱起陆曦汝就往卧室走,“这很好,顾大少还记得合约内容。”

顾廷逸觉得此刻陆曦汝应该闭嘴了,人还抱在怀里,顾廷逸便堵住了那张不饶人的嘴,“嗯…”陆曦汝伸手抵住顾廷逸的胸膛,“顾廷逸,还没洗澡…嗯…”

“我抱你进去洗。”男人动了情的声音,有一丝沙哑。

浴室里,陆曦汝的背抵在冰凉的墙上,亮得她微微一颤,顾廷逸发了狠地抱着她,“陆曦汝,你这嘴,真是…”

半夜,两人从浴室出来,顾廷逸抱着陆曦汝轻轻放在床上,此刻的她,没有伶牙俐齿,看起来可爱多了,一整个人都软软的。

顾廷逸搂住陆曦汝,“陆曦汝,你这女人…”

“别说话,睡觉。”女人软软的声音传来。

“好!”你怎么就不知道,我妈愿意,我不愿意啊!伸手圈住怀里的女人,亲了亲头顶,“晚安!”

姜诗雯回到家,想到刚刚的事,就觉得奇耻大辱,她要让陆曦汝付出代价,自己和廷逸明明青梅竹马,才是最般配的,这女人竟然一出现就让廷逸和她结了婚。

拨通哥哥的电话…

姜家原本与顾家是好友,可后来在姜诗雯18岁时,举家移民到英国。

“喂,雯雯,怎么想起给哥哥打电话了?”

“哥?!”

“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哥,廷逸结婚了。”

“嗯,这事我知道。”

“我不甘心,廷逸应该是我的,这女人中途出现,她凭什么!?!”

“好了,雯雯,现下他已然结婚,放下吧!”

“不,他是我的,他只能是我的,伯母很喜欢我,她是支持我的,哥,你帮帮我,好不好?”

“雯雯…”哥哥很是无奈。

“哥!”哭得更惨了。

“好好好,你别哭,说吧,想哥哥怎么帮你?”

“哥,你帮我查查陆曦汝。”

“陆曦汝!?这名字很耳熟,是陆氏的女总裁?”

“我不管,我要她付出代价。”

“雯雯,陆氏不是一般的人家,你想好了!”

“哥,我就要廷逸,他是我的。”

“好吧,那你等我消息。”

“谢谢哥哥!”

挂了电话,“陆曦汝,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把廷逸抢回来的,到时,我要你丢尽颜面,成为天下的笑柄,就像两年前一样。”

睡梦中的陆曦汝突然抖了一下,顾廷逸搂得更紧了。

第二天,姜诗雯看着iPad上哥哥发来的消息:

陆曦汝,陆氏长女,父母双亡

现任陆氏总裁

大学时期追求者:傅东辰(傅氏小总)

闺蜜:北伊,现任陆氏总裁办特助

恋爱经验:顾廷逸

姜诗雯看着顾廷逸的名字,嫉妒得发狂,“要不是我和家人一起出国了,轮得到你,陆曦汝,你等着。傅东辰,是吧,听说这人可是变态的很呢!呵!”

傅东辰,傅氏小总,傅氏总裁的儿子不幸病死,才找回傅东辰这个私生子,傅总裁一直看不上他,可是无奈后继无人,只有他可以托付。

傅东辰自小跟母亲过苦日子,大学时见到陆曦汝,就觉得她很美好,和自己的生活不同,和自己之前的所有女人都不同。他只想把陆曦汝留在身边,好好疼爱,让她只属于自己。

可是陆曦汝拒绝了他,他知道,陆曦汝也瞧不起他,等他有一日成功了,他要让陆曦汝好好看看,她曾经看不起的有多了不起。

被召回傅家后,傅东辰小心谨慎,跟在傅总裁身边,唯唯诺诺,万事不敢出一点差错,他知道,只要自己做好了,傅氏就会是自己的,陆曦汝也会是自己的。

京城一处偏僻豪宅内,傅东辰身边躺着一个女子,手上带着手铐,身上青一片紫一片,搂着傅东辰,“傅总,你刚刚叫的曦汝是谁呀?是哪里的美人!”

“滚!”傅东辰站起身,“三秒钟之内滚出去,否则,”

“是是。”那女子落荒而逃,傅东辰是她见过最狠的人,昨晚一夜,自己身上,没一处能看的。

傅东辰昨夜动情之时,脑子里全是陆曦汝,可是看着一个月前的报纸头条,她竟然结婚了,还是和当年抛弃她的人,等着吧,等她见到自己,就知道自己才是最爱她的。

陆曦汝醒来,觉得自己浑身酸疼,昨晚做了好多梦,很不舒服,再看旁边,顾廷逸早已不在。

“醒了,来吃早餐,今天周六,不用上班,我就没叫你。”顾廷逸推开房门,身穿着浴袍。

“嗯。”

傅氏,傅东辰手机响了,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喂,哪位?”

“傅东辰吗?”

“是。”

“你好!我是姜诗雯,找你谈个合作。”

“不认识,没兴趣。”说着就要挂电话。

“是关于陆曦汝的。”

傅东辰一听,来了兴趣,电话里的人又说道,“今天下午三点,傅氏楼下的咖啡馆。”

“好!”

陆曦汝和顾廷逸吃完饭后,就驱车回了陆家大宅,刚到门口,陆曦汝就看见一辆跑车,“张叔,陆晨那小子回来了?”

陆曦汝刚到门口,一个黑影就抱住了自己,“姐,我回来了,想死你了。”

陆曦汝拉开他,“你回来干什么?不怕你爹抽你!”

陆晨,陆家最小的儿子,陆老爷子二儿子的小儿子,“我怕什么?只要你不说他就不知道。”

“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二叔。”

“哎,别,求你了,姐,我是回来看你和姐夫的,姐夫呢?”

陆曦汝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在这。”

“哇,姐夫,你好呀!你好帅!”

确实,比起陆晨这样的小屁孩,顾廷逸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到底来干什么的?不说我就立马打电话给二叔。”

“哎呀,姐,我说我说,我学校有个科研项目,试验基地在国内,我就申请回来了,为期半个月,我好不容易抽了一天时间来看你。”

“是吗?”陆曦汝不信。

“真的,”说着拉着顾廷逸坐下,“姐夫,你跟我姐怎么认识的?你们蜜月旅行了吗?”

这问题问得两位当事人一愣,是呀,结婚后没有蜜月,可是,契约婚姻需要吗?

陆曦汝敲了陆晨的后脑勺,“管那么多呢你!回你的实验室,我工作太忙了,蜜月还没去。”

“哎呀,姐呀,你再忙,也不能忽略了姐夫啊,这蜜月很重要的。”

“你很懂嘛!”

陆晨身后,顾廷逸看戏地看着她回答。

“再啰嗦,我就打电话。”

“啊好好好好,姐夫,真不知道,你怎么忍受得了我姐的。”

“嘿你!”陆晨说完赶紧溜,“我先回房了,拜拜!”

顾廷逸心下一苦,不用忍受,就三个月。

“顾廷逸,我先回房了,昨晚一直在做梦,都没睡好!”

“嗯。”

咖啡馆内

“说吧,合作什么?”傅东辰手插裤兜,对姜诗雯爱答不理的。

姜诗雯也不在意,“呵呵,傅少,看来对陆曦汝深情不减嘛!”

“有事说事。”

“好,陆曦汝的结婚对象,本该是我的,而陆曦汝本该是傅少的,不如,我们合作!”

“怎么合作?”

“合作的办法多的是,就看傅少的诚意了。”

“只要能得到陆曦汝,不用怀疑我的诚意。”

“那就好!”

二人在咖啡馆内聊了将近两个小时,然后各自离去。

陆家大宅

陆曦汝总感觉心慌慌的,有事要发生,可又没有头绪。

这天早上,两人正准备出门去公司,顾廷逸的手机响了,“廷逸,你快回来,伯母病倒了!”

“什么!我马上回来!”顾廷逸把便当盒放在后座,“陆总,我妈病了,我得回去一趟。”

“好。”

路上,陆曦汝开车来到一个弯道,想减速,可是刹车竟然失灵了,怎么回事!?陆曦汝心很慌,前面突然驶来一张大货车,可是陆曦汝怎么都刹不了车,只能直直撞上去。

“崩!”两车相撞,还好有安全气囊,可是撞击力度太强,陆曦汝失去了意识,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把自己抱起来,她还以为是顾廷逸。

顾廷逸回到家,“爸,我妈呢?”

“啊!你妈没事儿啊!”

顾母从厨房走出来,“儿子,你怎么回来了?有事吗?”

“妈,你没事?”

“我没事啊,怎么了?”

“可是诗雯,她给我打电话说,你病倒了。”

“啊!?”

“我没有啊!”

顾廷逸顿时感觉不妙,姜诗雯为什么要支开自己?马上给陆曦汝打电话,可是一直没人接。

车祸现场,一张宾利车内,有个手机响个不停,有只手把那手机拿走了。

电视上在播报新闻,“社会快报,城南一处弯道处,一宾利与大货车相撞,发生车祸,目前死亡人数…”

宾利?!?今天开的车不就是宾利吗?陆曦汝还是不接电话。

顾廷逸赶紧跑出门,打了张车来到车祸现场。

床上的人不停地喊着“顾廷逸,顾廷逸…”

一只手抚上床上这人的额头,“宝贝,我在这呢,别喊其他人的名字,我会伤心的。”傅东辰欣赏着陆曦汝的容貌,笑得阴森诡异,“你终于,是我的了。”

手抚摸陆曦汝的额头、脸颊、嘴唇,“他竟然亲过你的嘴,我要给它消毒。”刚要起身亲上去,门外的人敲了敲门。

“干什么!”

“少爷,这迷药用量过多会致死的。”

傅东辰看着陆曦汝手上插的针,“宝贝,你不能死,进来,拔针。”

“是。”

私人医生拔了针后,赶忙推出去,生怕少爷又发什么神经,床上的人,不正是陆氏总裁陆曦汝,怎么会在这?可也不敢多问,只敢赶紧离开。

顾廷逸这边找陆曦汝找得快疯了,所有医院都不见她的身影,“姜诗雯,你今天为什么把我支开?”

“廷逸,我是在跟伯母打电话,突然听见哐当一声,伯父又在那头喊伯母,我以为伯母又像当年那样犯病了,才慌忙给你打电话的,对不起。怎么了吗?”

“没事。姜诗雯,你最好别骗我。”

“廷逸,怎么了?我没有。”

“挂了。”

顾廷逸只得联系陆老爷子,告知实情,“顾廷逸,如果曦汝找不到,我要你顾家陪葬!”

稍后顾廷逸接到通知回陆家,一回家,陆家大宅庭院黑压压站了一片,张叔看到顾廷逸进来,“姑爷,你可回来了,不用找了,老爷派专业的人找了。”

陆老爷子动用了陆家所有的势力,商政黑白两道力量,限今夜找出陆曦汝,否则,所有人给她陪葬。

整个陆宅诚惶诚恐,无数的人都在奋力寻找陆曦汝。

顾廷逸突然觉得自己很无用,陆曦汝失踪了,自己只能看着,没有任何办法,此时,他们之间的差距才真正体现出来,纵使顾家没有败落,自己也是不及她的万分之一的。

傅东辰私宅内,床上的人醒了过来,陆曦汝感觉头重的很,像是沉在水里,“这是在哪?”

“宝贝,你回家了!”

“顾廷逸?”他又说什么骚话?

可睁开眼一看,这人是谁?“你是谁?”陆曦汝环顾四周,“这是哪?”

傅东辰坐到陆曦汝旁边,“宝贝不记得我了?这是我们的家。”

“你有病吧!”

傅东辰笑了笑,“没关系,还有的是时间,你会回忆起来的。”然后指着这房间,“你看,这房间专门为你设计的,好看吗?”

陆曦汝看着眼前的疯子,在脑海中疯狂的搜索有关这个人的信息,“我不喜欢粉色。”

“那你喜欢什么颜色?我重新给你装修。”

“不用了。”突然,像是想到了谁,和眼前这人有很相似的气质。“傅东辰!?”

傅东辰大吃一惊,“你竟然记得我,宝贝,你记得我。”

“你把我放在这,是做什么?”陆曦汝只觉得这人有病。

傅东辰拉起她的手,“宝贝,这是我们的家,你喜欢吗?”

纵然陆曦汝很厌恶眼前的人,可是现在不知道在何处,这人还像有精神病一样,陆曦汝忍下内心的恶心,“既然这是你给我的家,那可以带我看看吗?”

“好呀好呀,走,我带你看。”说着掀开陆曦汝的被子,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白色的公主睡裙,我的天!?这人怕不是疯了!

“你先放开我,我想喝口水。”

“渴了是吗?水,拿水来。”朝着外面嘶吼。

陆曦汝确定了,这人真的有病,上一秒还笑魇如花,下一秒就跟个鬼似的。

“水来了,来,宝贝,喝吧。”

送水来的人慌忙退下,生怕被责骂。

“谢谢。”陆曦汝接过水杯,“走吧,带我去看看。”

“好,走!”说着作势就要拉她。

“哎,不用,我想试试看,车祸之后,我还能不能走。”陆曦汝陪着笑脸,主要是想试试能不能跑。

陆曦汝本来打定主意,干翻这个疯子,自己就跑,毕竟自己散打八级,应该不成问题,可是出了那间卧室,这间别墅上下都有人把守,便作罢了,自己还不想惹怒疯子。

“我的手机呢?

“宝贝,你的手机坏了,等会新的就送到了。”

“好的,谢谢。”淦,我的手机也收了。突然想到什么,“我可以上个卫生间吗?”

“可以啊,去吧。”

陆曦汝来到卫生间,照了照镜子,还好自己的耳环他没拆,摸上耳环,按了按后面的小按钮,然后上了个厕所,冲水,出门,没想到那变态就站在门口,“好了,走吧!可以下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下面是厨房,客厅,游戏室,还有一个花园,今晚的晚餐,你一定喜欢。”

“是吗?我很期待!”

陆宅,“老爷,收到小姐的信号了。”

“快快快,派人去搜。”

“是。”

原来,陆曦汝自从接手陆氏之后,所有的耳环项链等随身首饰,都安装了微型定位器,可以随时让人定位在她的位置。

顾廷逸听到这消息,“我也去。”


>>>点此阅读《夫人,您娇养的狼狗总裁马甲掉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