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锦扬 门清《她不曾遇过暖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她不曾遇过暖阳
分类:萌宝
作者:我不想洗脸
角色:时锦扬 门清
简介:【双洁+追妻火葬场+双重人格+追悔莫及】
时清和商若邻相恋六年,换来的却是锒铛入狱的下场。
时清入狱前,商若邻残忍害死了他们第一个孩子,时清出狱后,商若邻用他们第二个孩子作为威胁时清的工具。
没料到,女人不按套路出牌,丢下儿子,潇洒离开:“给你了,孩子,我和别人生。”
破茧重生后,前有忠诚影帝,后有帅气医生
曾经扬言要时清生不如死的霸总,感觉到危机来临,再想求得原谅,可惜,物是人非

书评专区


时锦扬 门清《她不曾遇过暖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她不曾遇过暖阳》第5章 大屏幕里的男人免费阅读


烟抽了没几口,任由剩下的烟在手中燃烧殆尽,在烟灰缸按灭。

“挺快的。我记得那会儿你被时家收养,我父亲带着我去和时清的父亲谈合同,你追在时清后面,边给她捡她掉在地上的糖果,边被宋支渊训斥。”

回想过往,他们之间没有仇恨,没有隔阂。

一切变故还得归功于那场突如其来的爆炸,和没有任何征兆的车祸。

“十三爷,那些已经是过去式了,宋家时家没有了。”

过去式了,是啊,十年了,转瞬即逝,谁都不是曾经稚嫩,不经世事的少年,少女。

“祖母那边怎么样了?”

“老夫人又因为您和时小姐的事,气血攻心进了医院,十三爷,老夫人年纪大了,加上四年前老爷子的事,身子骨也不如从前硬朗,您就体谅着点,别和她对着干。”

习诚一边整理桌上堆成山的文件,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说商若邻,听的商若邻耳朵起茧子。

“知道了,祖母一向这样,不信证据,偏偏相信那个女人。备车,去凌空度。”

……

小出租屋内

不知不觉,外面的雨声渐渐小了下来,时清在地上拾起一根木棍,探索着前方的路 ,摸了摸时锦扬毛躁的头发,温声道:“扬扬,你在这里等着妈妈,妈妈去给赚钱。”

时锦扬心里门清,妈妈眼睛又看不见,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是好心人缝缝补补丢给他们的,所谓的赚钱,无非就是去街上卖艺乞讨.

卖艺,时清一身破败残缺的身子哪里有艺可寻。

听监狱有人讨论,他有疾病,不仅帮不了妈妈,还成为了她的累赘

时锦扬的自责感瞬间涌上心头。他拉了拉时清袖口,软糯的声音不忍让人拒绝“妈妈,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时清点头,带着时锦扬选择了一个抢不到其他乞丐生意的地方,把乞讨的东西摆好。

在监狱里的四年,他们度日如年,好不容易逃出了那个让他们产生噩梦的地方,然而出来,没有人愿意收留母子俩,仿佛两人是瘟疫,不敢让人靠近,生怕染上一身病毒,因此丢了性命。

街上的屏幕里此时恰好正播放着商若邻开记者发布会的画面。

“商先生,据知情人士透露您于四年前将爱妻送入牢狱,这四年间,有没有考虑过重新开始一段生活。”

“四年前的丑闻,想必不用再拿出来探讨了。”大荧屏里的男人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高贵。

主持人尴尬的赔笑。

四年过去了,荧幕上的男人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商若邻。

她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四年前无人听她辩解,一个可以AI的视频,一个可以模仿的字迹,那个男人没有脑子,把这一些当成了证据,亲手为她打造了两片牢笼。

一千四百六十个漫长日夜艰难的熬过去了。

路过的人看着大屏幕里的画面,他们都对当年的真相不了解,一个个却都和正义使者一般指指点点着商若邻说的那位时大小姐。

“时家是百年书香门第,宋家又是香水世家,两家人的品行在四大城市里人人都要称赞,怎么就偏偏生了个杀人犯女儿。”

“也不知道时家和宋家上辈子作了什么孽,儿子与黑恶势力打交道,女儿杀人坐牢。”

“说不定,时家的这个杀人犯女儿不是他们亲生的呢。”

好在时清眼睛瞎了,世人的嘴脸有多恶臭,都入不了她眼中。

她想,要是耳朵也聋了,多好啊,外界能扼杀死人的流言蜚语太多了,她不想听,又不得不听。

时锦扬的小手紧紧攥住时清颤抖的大手,看着大荧屏上的男人,另一只也死死的握住了破烂不堪的衣衫。

妈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那个男人欠你的种种,总有一天我会全部为你讨回来,就算伤痕累累,全身布满荆棘。

在乱世中伏低做小,也得为妈妈杀出一条血路,一切伤害你的人,都死得其所。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不讲出来。

四岁大的小男孩,给了她继那个男人后,最十足的安全感。

……

时清胸膛闷得厉害,在街边呼呼喘起了气,左手突然僵了一下。

亏得被握着的是右手,才没有被时锦扬发觉。

但小男孩头脑灵敏,他心知肚明,妈妈犯病了。

从容淡定的在一个破背包里拿出两个药瓶。

一个是他吃的,另一个是时清吃的。

四周看了了一下,没有可以让俩人冲药的水。

他们居住的小房子,也有段距离,时清的身子不方便。

拿出两颗药,放进嘴里,干吞了进去,又回头看了一眼时清,看她还在捂着胸口大喘气,决定再找一找有没有水源。

他吃药不喝水没有关系,但妈妈不可以,再转过身,一双白嫩嫩的小手,捧着一个矿泉水瓶伸到他面前,音色细软像清泉的流水,和他一样,还没有发育完整:“小哥哥,你是要喝水吗?”

他连忙说了声谢谢,却不敢接,他怕了,在监狱那段日子,有人逼着他和时清喝“精心加工”的水。

他不喝,妈妈惹来一顿毒打,就是那一次,付叔叔为了保护他们,腿上断了一根骨头。

顺着手的主人抬起头,一双炯炯有神的蓝灰色大眼睛,卷翘浓密的睫毛,瓷娃娃一样的脸,白皙的皮肤好似上好的羊脂玉,一掐就能掐出水似的,自然卷起来的黄色头发扎成了高马尾。

小女孩冲他笑,笑起来,蓝灰色的眼里闪烁着繁星,如同开了满山的玉兰花,夺人眼球,从此往后,时锦扬的世界不再暗无天日。

……

时清因很久没听到时锦扬的动静显得有些焦急,怕他出什么事,要是时锦扬出了事,她的天就真的塌了,他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

在地上慢吞吞的起来,不过二十四岁,却好似行将就木的老人,每走一步,就有钻心刺骨的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鬓发流到锁骨处。

虚弱又无力的喊着时锦扬的名字。


>>>点此阅读《她不曾遇过暖阳》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