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渐红安然】陆渐红权路通途小说_陆渐红权路通途笔趣阁

小说:升迁之路之非常秘书

作者:洞房波拜

主角:陆渐红,安然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升迁之路之非常秘书》又名《权路通途》(主人公是陆渐红,安然)是来自洞房波拜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一次改革,他分到了一个他死也想不到的单位;一次意外,他得到了他死也想不到的财富;一次偶遇,他获得到他死也想不到的机会;一次争执,他走上了一条他死也想不到的路途……

书评专区

清风伴酒:成年人的世界是辛酸的,官场更是要学会做人。书中的陆渐红从一个小人物,一步步往上爬的故事,像极了枯废的深井,一只蜗牛盯着上方的井口。漫天繁星于眼前,所以脚步不曾停歇。

半生荣辱逝:这本小说中,我学到了很多可以运用在现实中的道理,我想这就是作者的深意吧。非常感谢作者写出这么优秀的作品,继续加油大大!
【陆渐红安然】陆渐红权路通途小说_陆渐红权路通途笔趣阁

《升迁之路之非常秘书》免费阅读

第11章 病在他乡

中央空调的风很凉爽,可是坐在安然对面的陆渐红却有一丝燥热,在王少强面前他表现得很随意,可是当两人共处一室单独面对时,陆渐红有了一丝拘束。

安然微微笑了笑,给陆渐红倒了一杯白开水,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安然,安然无恙的安然。”

陆渐红笑了笑,自我介绍道:“小姓陆,渐红湿杏泥的渐红。”

“散红缕。渐红湿杏泥,愁燕无语。乘盖争避处。就解佩旗亭,故人相遇。恨春太妒……”安然轻轻吟道,“吴文英的词很有意境。”

陆渐红汗然道:“想不到你的文学休养很高。”

安然笑道:“会背几首而已,谈不上文学。”

两人瞎扯了一阵,渐渐没有了距离感和陌生感,陆渐红喝了口开水道:“安董……”

“叫我安然。”安然截口道。

“安…然,你的胆子不小,现在非典折腾得厉害,你还敢开着车到处乱跑。”陆渐红改了口,觉得跟安然之间拉近了许多,说起话来也就多了丝感情。

安然眼睛一亮,笑道:“还不是为了你,你知道吗,我找得你好苦。”

安然的目光有些炽热,陆渐红忽然想起了郎晶,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曾经也是这么炽热,只是后来变得黯淡直到熄灭。安然见陆渐红神色有些不对,问道:“你怎么了?有心事?”

都过去这么久了,陆渐红心中仍是不能释然,笑着掩饰自己的酸楚,道:“刚才那个人是组织部的,你好像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不怕对你的投资有影响吗?”

“他只是个小角色,使坏也轮不到他,况且要不要投资我还在考虑之中呢,怎么?你对他有忌诲?”

“我对他能有什么忌诲?虽然说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不过再进步也轮不到我。”陆渐红的口气颇有些自嘲。

安然笑了笑道:“听说你在事业单位,据我所知,事业单位的工资并不高,混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况且现在是金钱社会,指望那么点微薄的工资,家庭的压力会很大。”

安然说得很隐晦,陆渐红听得明白,知道她的意思,道:“我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

安然目如星光般明亮:“我一直都很想感谢你,所以我有个提议,不如你到我的公司来,虽然我的公司不大,但年薪二十万还是不成问题的。”

“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以考虑一下吗?”陆渐红委婉拒绝了安然的提议。

安然微笑道:“我也就是个提议。”

气氛忽然间沉默了下来,陆渐红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

安然看了看桌上的手机道:“都快十点了,你去哪?回东阳吗?要不你开我的车回去?”

“不用了,我坐出租吧。”陆渐红站了起来。

安危噗哧一声笑道:“这么晚哪有出租,你要是不想开车的话,就在这里再开一间房。”

陆渐红正要说话,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陆渐红走到门外,接了电话之后,心头有一些郁闷。电话是蒋长生书记打来的,他在电话里要求陆渐红务必要服务好安然,这几天他不用到乡里去上班,并且所产生的费用全部凭发票报销,其目的只有一个,尽最大的努力将安然留在洪山,让她投资。

说实话,安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从相貌、身材到气质都是完美的结合,与美女来往是件很惬意的事,只是这个任务颇为艰巨,能不能完成陆渐红心里根本没底,仅凭着自己曾经小小的帮助过安然一回就让人家投资几个亿,这恐怕太抬举他了。

站在门外想了一会,陆渐红还是决定自己掏腰包住下来,正要不声不响地离开安然的房间,忽然听到安然房间里发出一连串的咳嗽。

最近这段时间,陆渐红虽然没有战斗在非典大战的最前线,但对于非典是非常敏感的,听到安然不停的咳嗽,陆渐红的心提了起来,推门而入,道:“安然,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刚才回来的时候吹了风,有些受凉。”陆渐红的关心让安然感到一丝温暖,笑道,“你是不是担心我得了非典?”

陆渐红正色道:“安然,非典不是闹着玩的。”

“你害怕吗?要是我真得了非典,你也跑不了。”安然开起了玩笑。

陆渐红哭笑不得,不过安然说得也有道理,跟她接触得这么近,她要是得了非典,自己肯定是自身难保,严肃地说道:“安然,你先休息,如果明天症状加重的话,得去医院查一查。我去开个房间,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

惦记着安然的身体,陆渐红一夜并没有睡实,天还没完全亮就起了床,简单洗漱之后,他便去敲安然的房门,连敲了几声都没有回应,陆渐红心道:“睡得这么死?”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忍不住拨了安然的手机,站在门外,能够清晰地听到房间内手机在响,却就是没有人接电话。陆渐红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慌忙叫来宾馆的服务人员,在说明情况之后,服务人员拿出备用的门卡打开了安然的门,安然侧卧在床上,身着一件粉色的长袍睡衣,敞开的领口处露出一片洁白。

“安然?”陆渐红试探着轻声喊着安然的名字靠了过去,安然没有反应。陆渐红走近了,发现安然的脸很红,呼吸很急促,在她额头轻轻碰了碰,触手炙热。非典!这两个字在陆渐红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在短暂的惊慌之后,陆渐红道:“你们不要进来,请立刻安排医生过来!”

这些日子以来,非典是最热门的议论话题,服务人员见陆渐红神色凝重,也联想到了非典,赶紧站得远远的,向大堂经理汇报了此事,此事非同小可,大堂经理经验很丰富,紧急联系了洪山县医院,吩咐服务人员不得将此事外泄,免得引起慌乱,同时汇报给了君悦的总经理邱长江,邱长江要他不要声张,立即对安然所住的房间进行消毒,至于安然的情况看看再说,如果她真的得了非典,再将此事上报到县非典防治办公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升迁之路之非常秘书》<<<<


第12章 升温

由于安然的病情特殊,加上此时正是非典肆虐的时候,而且所出现的咳嗽、高烧等症状与非典极为相似,所以院方如临大敌,对安然进行了全封闭的观察治疗,同时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严密封锁了这个消息,对随行的陆渐红也进行了隔离观察,一直到一个星期之后,警报才解除,原来是虚惊一场,陆渐红也被解除了隔离。这一个星期,陆渐红通过短信与安然联络,安然告诉他第二天就从昏迷中醒来了,现在已经确诊,是由于病毒性感冒而引的肺炎,与非典有着根本性的区别,陆渐红这才放下心来,刚刚解除隔离,他便迫不及待地去了安然的病房。

病房里已经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桂副县长,另一个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永民,当陆渐红进入病房的时候,桂刚面无表情地瞅了他一眼,然后用目光询问罗永民,这个冒冒失失闯进来的年轻人是谁。罗永民摇了摇头。

“你怎么样了?”陆渐红直接走到安然的床前,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我没事。”安然坐在床头,笑了笑,向桂刚介绍道,“他叫陆渐红,就是他把我送进医院的。”

桂刚的脸上有了些表怀,向陆渐红道:“小陆同志做得很好。”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桂刚很满意陆渐红的谦逊,点了点头,向罗永民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与安然告了辞。罗永民出门后向医院的院长下了命令,用最精心的服务保证安然尽快康复,院长大点其头,拍着胸口打了包票。

桂刚二人离开,诺大的病房顿时变得空荡荡,安然笑吟吟地调整了一下坐姿,道:“渐红,你又救了我一次。”

陆渐红不顾感染非典的危险,坚持陪同医护人员送安然去医院,安然已经从护士的口中知道了。非典的传染性很强,如果安然真的患了非典,陆渐红被传染的可能性基本是百分之百,治疗非典的药物还没研制出来,死亡率很高,说他冒着生命的危险一点也不为过,所以安然在得知情况后非常感动,不知不觉中对陆渐红的态度又亲热了几分,称呼其为“渐红”。

陆渐红装作没有听清,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那天可吓死我了。”

“对症下药,药到病除,我现在健康得很。”安然故意用力伸了个懒腰,将她挺拔的胸膛凸现得更加巍峨,腋窝外的边缘更是展现出一片耀眼的白皙,在那一篷强力的高耸之下是盈盈一握的柳腰,至细之下陡然向两侧圆润地展开,隐藏在一条薄薄的毯子下面。陆渐红不是处男,但面对如此富有青春活力的身体,仍是内心狂跳,忙转移视线,从床头柜的塑料袋里拿出一个红艳艳的苹果,麻利地削好皮递给安然,道:“来,吃个苹果。”

安然接过苹果的时候,将手按在了陆渐红的手上,柔滑细腻的感觉顿时传递到陆渐红的中枢神经。陆渐红触电般收回了手,安然促狭地笑道:“怎么了?”

陆渐红正不知怎么回答,王少强捧着一大束鲜花走了进来,满面春风,口气很是熟稔:“安董,你的名字起得好,安然,安然无恙,这束花送给你,祝你早日康复。”

正在享用一盘丰盛可口的大餐,忽然发现菜肴中有一只绿头大苍蝇,王少强的突然到来让安然心了这种恶心的感觉,刚刚还笑盈盈的脸顿时冷淡下来,并没有接王少强的花,淡淡道:“谢谢!”

王少强将花插好放在床头,略带鄙夷地瞥了陆渐红一眼,心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已经摸清了陆渐红的底,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兽医站会计,也没有什么后台。令他疑惑的是,这么个小角色怎么会与安然扯到一块呢,而且还很亲密。相比之下,身为县组织部综合科科长的他算得上是年青有为,怎么安然对自己就一点颜色都没有呢?

王少强的心理素质很好,脸皮也是极厚,对于安然的冷淡不以为意,笑道:“安董,你的身体怎么样?这几天可担心死我了。”

安然略带些讽刺意味道:“你担心会被感染上非典吧?”

安然生病的这些日子,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都来探望过,王少强一来级别不够与领导同来,另一方他,他也担心安然患的真是非典,万一自己被传染上了就是件麻烦事。安然的话恰巧击中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饶是脸皮厚如城墙的王少强,也有瞬间的尴尬,不过这厮的掩饰能力极强,道:“安董说哪里话,这几天实在太忙……”

“那你继续忙吧,谢谢你的花!”安危翻了个身,背向王少强,根本不给他再喋喋不休下去的机会。

陆渐红对王少强谈不上感觉,但此时却没来由地一阵厌恶,他一直没有说话,却毫不掩饰脸上的嘲弄笑容。

王少强此时难堪到了极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对于安然的态度他能够接受,但陆渐红这种小角色居然也敢嘲讽他,这令他难以忍受,不由沉下了脸道:“你笑什么?”

陆渐红本想回敬他几句,但一想根本没有必要,此时他想起了一句话:狗可以咬人,人却不可以咬狗。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道:“安董,实在不好意思,一直到现在才能看你,恕罪恕罪。”

陆渐红站了起来,低声道:“蒋书记,黄乡长,你们来了。”

安然转过头,道:“蒋书记太客气了。”

蒋长生和黄福林一起走进来,见王少强也在,与他打了招呼,王少强道:“那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蒋书记,黄乡长,晚上别走,我们喝两杯,六点钟我打电话给你们。”

蒋黄二人笑着应了,见王少强走出,安然的情绪明显好转,蒋长生道:“安董,这事我有责任呀,我没能让小陆照顾好你。”

这话有些暧昧,陆渐红尴尬地笑了笑。安然笑道:“蒋书记,您真是太客气了,也就是感冒,没什么大不了,怎么劳您和黄乡长的大驾亲自来探望。”

“本来早就想来的,可是太忙了,好不容易抽个空,还望安董不要见怪。”蒋长生带着领导式的微笑又向陆渐红道,“渐红呀,你也太不仔细了,以后安董就交给你了,这是政治任务。”

这话更加暧昧,安然的脸腾起了些红晕,蒋长生笑道:“瞧我说什么话,安董可别怪我这个粗人。”

寒喧了一阵子,二人告辞,陆渐红将二人送出门,黄福林有些落在后面,等蒋长生走下了楼梯,才向陆渐红道:“小陆,安董对你不错,一定要留住她,这是个机会。”

陆渐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升迁之路之非常秘书》<<<<


第13章 投资的价值

又过了一个星期,安然康复,出院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找上了洪山县政府,洽谈关于投资的事。安然来洪山考察已久,一直没有拍板。从安然的态度来看,对洪山县的投资条件还是比较满意的,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安然就是没有决定投资。香港宝隆轴承有限公司是一家实力雄厚的企业,发展前景非常广阔。安然的父亲对祖国有着很深的情结,年纪大了,非常想落叶归根,所以身为董事长的安然便一直想将企业迁到内地来。如果这个企业能够在洪山落户,对于洪山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所以在县第一会议室里,县委书记庞耀、县长刘国新、县委副书记王明达和常务副县长桂刚四大领导连袂出场,充分显示出对这一次投资谈判的重视。

庞耀坐在椭圆会议桌的中央,刘国新和王明达分坐左右,最边上坐着桂刚,对面的安然轻轻呷了一口茶,茶是有名的安溪铁观音,很是清洌,饮在口中,齿间留香。

“关于洪山县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相信安董已经了解得很透彻了,洪山县委、县政府是很有诚意的,我们希望安董能够下定决心在洪山投资。”庞耀先开了口。

安然微微一笑道:“庞书记,说实话,我本来已经放弃在洪山投资了,虽然政策很优惠,但是我觉得投资环境很差。”安然将那晚遭遇碰瓷的事件说了,庞耀震怒,立即拔通公安局长蔡振华的电话:“蔡局长,你马上到第一会议室来。”

十分钟后,蔡振华到了第一会议室,庞耀黑着脸道:“蔡局长,洪山县的治安怎么样?”

庞耀没来由地问题让蔡振华心中微怔,道:“洪山县的治安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庞耀一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道:“那为什么安董会遇上碰瓷事件?这是你的失职,因为这样的事件而让来洪山投资的客商认为洪山的投资环境不好,你能担得了这个责任吗?”

“有这样的事?”蔡振华在肚子里骂开了,额头沁出了汗珠,这事可大可小,轻的是受顿训斥,重的搞不好就丢了头上的乌纱帽,赶紧道,“庞书记,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彻查到底,将这伙不法分子捉拿归案,还洪山一个纯净的投资环境。”

庞耀脸色稍霁,道:“蔡局长,我等你的汇报,你出去吧。”

安然一直没有说话,等蔡振华出去了才道:“庞书记果然雷厉风行。”

“眼皮子底下出现这种事情,是我的失职呀,不过安董不要因为这样的事件就对洪山失去信心,这是一起偶然事件,相信安董会作出正确的决定。”

安然笑了笑说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决定在洪山县投资。”

在场的四人都松了一口气,在谈了相关的投资事宜之后,双方签定了投资协议。

签了协议,庞耀明显心情大好,道:“安董,为了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今天晚上我以个人名义宴请你。”

这顿晚餐被安排在君悦酒店的幽兰厅,参加的人员还是在第一会议室的四人,席间,君悦酒店的总经理邱长江也过来敬了酒,安然象征性地喝了些红酒,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结束了晚宴。临散时,安然道:“庞书记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想跟你单独交流一下。”

谈话的地点放在了君悦的一个小包间里,安然道:“庞书记,我向你推荐一个人。”

庞耀饶有兴趣地问道:“说来听听。”

“他叫陆渐红,是东阳乡兽医站的会计。”安然道,“碰瓷事件是他帮我解的围,这次生病也是他送我去医院的。”

“给我一个提拔他的理由。”提拔一个人,对于庞耀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需要理由,虽然他帮了安然两次,但这似乎并不能成为提拔他的理由。

安然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理由有两个,第一,不是他,我不可能在洪山投资。第二,我可以介绍一些生意上的朋友到洪山来考察。”

这两个理由确实够了,安然这个轴承项目总投资达十亿,这在洪山县招商引资史上还是第一次,而安然所说的第二个理由更是诱人,这个社会是注重实绩的社会,如果有很多大项目落户洪山,不仅对洪山的发展大有益处,对他自身的升迁也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庞耀微微一笑,道:“喝茶。”

2003年7月,非典得到了有效的遏制,抗非药物也研制成功,非典就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来得凶猛,去得也快速。与此同时,南江省宝隆集团公司正式成立,紧锣密鼓地投入到建设之中。

而此时蒋长生和黄福林之间的矛盾也从地下转到了地上,其导火索是一笔资金的运用。东阳乡的年财政收入大约在八百万左右,扣除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福利和教师的工资之后,再除去各种各样的开支,所剩下来的也就两百多万,蒋长生的坐骑还是老普桑,坐在里面很没有派头,所以蒋长生决定买一辆新车,在去东莞招商的时候,他看中了一辆高配置的帕萨特,价值六十多万,这件事他在班子会上提了出来,理由是出去招商也需要门面,普桑车已经不符合招商引资的条件,没想到黄福林不同意,买车是需要县委批准的,他具体负责财政,如果被县委查到了麻烦不小,所以他不想担这个责任。这事也就搁下了,谁知黄福林去市里开了三天会之后,车子居然被买回来了。车不是个大问题,关键是蒋长生没有征得他的同意便买车,完全没有将他这个乡长放在眼里,严重挑衅了他的权威,这件事他如果不据理力争,以后的工作中将不会有人买他这个乡长的账。在蒋长生的办公室里,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不欢而散。这事后来传到了组织部长李汉威的耳朵里,悄悄向县长刘国新汇报了此事。买辆车也算不了什么,更重要的是,蒋长生是他的人,而黄福林却是庞耀的人。考虑到一二把手不和,不利于工作的开展,所以刘国新借着半年度人员调整将二人分开。按照“围绕一把手配班子”的要求,蒋长生仍然留在东阳乡,黄福林则调到高河镇任党委书记,黄福林也算是提了一级,这当然是看在庞耀的面子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升迁之路之非常秘书》<<<<


第14章 调动

官场内的提拔很有意思,有的时候路人皆知,而有的时候却全然没有征兆。黄福林便是如此,他知道当他与蒋长生的矛盾公开之后,肯定会调动,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会任高河镇的党委书记。高河镇是全县的三甲乡镇,一般到高河任一把手的干部基本上不会超过三年就会上调,在此过渡一下,只要不出岔子,混个县委常委提个副处,有能力有背景的还会干几任副县长,年岁大一些的也会到局级机关做个头目。黄福林很意外。

同样意外的还有陆渐红。

回到东阳,陆渐红还是干着工业集中区的帮办工作,7月8日,正科级宣传委员孙莉调到别的乡镇任党委副书记,7月18日,陆渐红突然接到县委组织部的通知,要他下午三点到组织部谈话,这个时候他还没意识到他将来的人生会随着这次谈话而发生质的变化。

组织部的谈话很简单,从某种意义来说只是走个过场,结束谈话的第二天,组织部李汉成部长带来一纸任职文件,宣布陆渐红任宣传委员,副科级。突如其来的提拔彻底将陆渐红打懵了,事业编制转行政,在目前的情况下大多数都是要通过考试,另一个方法就是有重大贡献破格提拔,陆渐红实在不知道自己捡了一块超级馅饼。这一天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生活跟他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先是相恋几年的女友弃他而去,跟着从这种大悲中喜中五百万大奖,现在又破格从事业单位一跃成为宣传委员,虽然只是个副科级,可是有的不少股级干部熬了好些年都处于原地踏步状态,相比之下,他的步子已经迈得很大。

晚上的时候接到了安然的电话,是向他祝贺的,这些日子陆渐红一直与安然保持着联系,不过安然并没有说起她在其提拔之路上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安然在医院的时候跟陆渐红旧话重提,希望陆渐红能加入她的企业,不过陆渐红还是婉拒了,他不想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而受到恩惠,当然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正因为他的拒绝,才会有他的丛政之路。

陆渐红的心情很好,他心情好,安然也觉得自己做的事有意义,在电话里笑着说:“怎么样?提拔的感觉是不是很好?独乐不如众乐,是不是请我吃顿饭让我也开心一下?”

“好呀,只是不知道安董有没有时间,地点你选。”

安然笑个不停:“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洪山县除了君悦大酒店以外还有好几个三星级的酒店,只是其光芒都被笼罩在君悦之下,洪山宾馆便是其中之一。

陆渐红要了一个小包间,冷气大开,吹在身上很是舒服,安然穿着一件粉色长裙,将其身材展现得婀娜多姿,裸露在外的皮肤光洁如腊,淡淡的灯光下隐隐生辉,陆渐红还没有喝酒便有些醉了。

“渐红,祝贺你。”安然的目光也很醉人,举着手中的杯子轻轻晃了晃,红酒在透明的高脚杯里晃动着。

“谢谢。”

喝酒并不是目的,聊天才是正题,安然笑道:“你现在是领导了,以后可别不理我这个小老百姓。”

陆渐红没有说话,脸上却浮出一种忍俊不禁的神色,安然奇怪地问:“你在想什么?”

陆渐红笑意渐甚,把安然的好奇心勾了上来,陆渐红忍着笑说道:“我说出来你可别怪我。”

“有个瞎子算命,只要来人伸出一个手指,小孩调皮,将小鸡伸过去,瞎子摸后,大呼:贵人,细皮嫩肉,没有指甲,弹性很好,一定是个领导。小孩顿悟,领导是个鸡……”话说到此,陆渐红豁然发觉自己在安然面前说这些个玩意,似乎有些过份,赶紧赔礼道:“哎呀,安然,你看我太那个什么了。”

安然虽然没有结婚,但是走南闯北,见识颇多,微笑道:“没关系,今天特殊,可以理解。”

这时陆渐红的手机突然响起,陆渐红站了起来:“安然,你先坐一下,我接个电话。”

接通手机,陆渐红边说话边走出了包间,低声说了几句,挂断电话正要回去,隔壁包间的门忽然打开,黄福林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手机,看样子也是在接电话。在打开门的瞬间,陆渐红看见包间里坐着三四个人。

黄福林见到陆渐红也是很意外,道:“小陆,一个人?”

陆渐红笑了笑:“还有安董。”

黄福林很是亲昵地拍了拍陆渐红的肩膀,说:“来,里面有几个领导,来敬两杯。”

陆渐红对黄福林很是尊重,一方面黄福林确确实实没架子,而且是个干事的人,另一个主要方面是他敢于跟蒋长生硬卯,所以陆渐红没有推辞,跟着黄福林走进了包间。

黄福林面带笑容,介绍道:“小陆,我给你介绍一下,县委办戴书文主任,财政局孔玉祥局长,这位你认识的,组织部综合科王科长。”

戴书文和孔玉祥并不认识陆渐红,点了点头,黄福林道:“他是陆渐红,虽然年轻,可是有点实力的,这一次的破格提拔里就有他,宝隆集团的第一引资人就是他。”

戴书文笑道:“那真是后生可畏。”

孔玉祥也笑道:“洪山将会出现一个招商新星呀。”

陆渐红举杯道:“戴主任,我敬你。”

跟着陆渐红又敬了孔玉祥四杯酒,到了王少强这里,王少强指了指面前的小壶,阴阳怪气地道:“小杯子有什么意思,用这个。”

陆渐红用目光询问黄福林,黄福林道:“难得王科兴致这么高昂,小陆,你敢不敢接招?”

听黄福林这么一说,陆渐红心里有了底,安然还在隔壁,他也不想再磨下去,直截了当地说道:“王科长,恭敬不如从命,我敬你两壶。”

两壶酒加起来大约半斤,对陆渐红来说问题不大,可是王少强的胃子里却闹翻了天,陆渐红谦逊地道:“各位领导,小陆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们了。”

戴、孔二人是人精,跟黄福林的关系不错,见陆渐红是黄福林拉进来的,算是嫡系,所以都很客气。王少强却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就怕一张口,在胃子里翻江倒海的酒便喷射而出。

黄福林跟出门外,道:“小陆,我建议你不要留在东阳了,一来那里没什么发展空间,二来蒋长生在东阳,不利于你开展工作。”

黄福林的话已经很明确,他把陆渐红看成了自己人。在以前,陆渐红的身份与官场根本搭不上边,从没有哪个领导会与他交心,听得黄福林如此一说,心中一热,道:“我自然是想跟着黄书记。”

黄福林满意地点头,道:“好,那说定了,我会想办法。”

陆渐红回了自己的包间,浑身酒气,安然捂鼻道:“怎么回事?”

陆渐红将敬酒的事说了之后,便两眼直直地盯着安然。

“渐红,你别喝多了吧?”安然被他盯得发毛。

此时的陆渐红心中五味陈杂,他一直不明白自己何以会得到提拔,但刚才受了黄福林的轻轻一点,他便明白了其中关键,一切都是拜安然所赐,他不知道该怎么谢她。他忽然发现,在这个时候,语言完全是多余的,他想说些感谢的话,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安然,只要你需要我,我一定满足你。”

安然面色一红,嗔道:“瞎扯。”

陆渐红看着安然红艳如火的脸庞,内心不仅狂跳,觉得身体有些躁动,赶紧道:“安然,时候不早,散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升迁之路之非常秘书》<<<<


第15章 离开

回到东阳乡已经是九点多,刚洗完澡,正要睡下,兽医站的杨风和黄勇敲开了陆渐红的租屋,杨风的手中提着几袋子卤菜,黄勇搬着一箱啤酒,杨风道:“渐红好样的,你是我们兽医站出的第一个人材,算是为我们畜牧系统争了光,谁说兽医站就是垃圾单位,从今往后,我们也可以抬起头来做人!”

他们两个下村去搞夏季防疫工作,不知道陆渐红提为宣传委员这事,回来才听人说起,连忙给陆渐红庆祝。

陆渐红听在耳里,鼻子忽然有些发酸。无论是现在仅剩的几所事业单位,还是以前的七所八站,兽医站的地位最低,连带着的兽医站工作人员也不被人所瞧得起,所以当陆渐红被破格提拔,让杨风和黄勇都狠狠爽兴了一把。黄勇一口一个,把一箱啤酒都开了,每人手中发了一瓶,道:“陆会计,现在你是领导了,以后可别忘了我们曾经是一个战壕里的。”

陆渐红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在此之前他都是称呼别人为领导,当别人叫他领导时有种在梦中的感觉,道:“杨站,黄站,千万别叫我领导,你们都是我老哥,来,喝酒。”

这一晚的酒下去得很快,三人喝掉了两箱多啤酒,杨风的年纪最大,酒量却不是最大,六瓶啤酒下去便已经醉了,不过三人最终都是酩酊大醉,只不过是先醉后醉的区别。醉梦中,陆渐红遇上了安然,两人纠缠在一起,第二天陆渐红发现自己的裤裆湿了一片。

由于孙莉的缘故,蒋长生对陆渐红很不快,安然的突然出现,让蒋长生对他的感觉稍有改变,当然他只是想借着陆渐红与安然的关系达到自己升迁的目的。安然虽然在洪山投资,可是这个项目的第一引资人并不是他,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陆渐红被破格提拔。而与他有隙的黄福林居然上了一级,做了高河镇的书记,这让他很窝火。所以陆渐红做了孙莉的位置,可是孙莉先前所分管的工业集中区工作并没有让陆渐红分管,而是让乡里的副书记分管。明眼人都知道蒋长生是在挤兑陆渐红,初涉官场的陆渐红这时才体会到黄福林的话是正确的,只是从陆渐红的表面看不出任何不满的情绪,老实本份地干着自己的宣传工作。

东阳乡不大,以前孙莉很忙碌,只是忙得都是集中区的事情,并非本身的宣传工作。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是不务正业。东阳乡的编制很缺,尤其是股级干部,根本没有宣传干事,加上孙莉工作的侧重点,宣传工作基础很差。陆渐红初次接手,有“狗咬刺猬,无处下嘴”的感觉。不过这难不到陆渐红,在向高河镇的宣传委员阎松取经之后,他有了些眉目,不过仅限于资料这一块,毕竟东阳乡太小,宣传工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有可无。不过在向阎松取经的过程中,陆渐红得到了一个消息,阎松将调到县委宣传部,那么高河便缺了个宣传委员,结合那晚在洪山宾馆时黄福林的静态,陆渐红有个预感,自己很有可能到高河任宣传委员。

半个月之后,陆渐红被平调到高河镇,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在东阳乡最后一次的早点名会上,陆渐红与已经调离的陈秘书一样,说了一番虚伪到自己都会脸红的话后,中午与兽医站的杨、黄二人小聚了一下,将那辆陪伴他半年多的摩托车赠送给了兽医站,然后离开了东阳乡。

坐在车上,看着东阳乡一点点远去,陆渐红的感觉有些复杂,如果不是选择到东阳来,他便不会留在洪山。如果不是留在洪山,他便不会解决安然的碰瓷事件。如果不是黄福林,他不会在洪山遇见安然,那么便没有他现在的这个陆委员。有时候,很多事看上去很偶然,有的人很羡慕陆渐红,恨这个走运的人为什么不是自己,可是若是换了另一个人,未必会在安然遇上麻烦的时候挺身而出,那么那将会是另外一个结果。

陆渐红没有立刻到高河去报到,而是回到了家里。鲤鱼跳龙门这样的大事自然少不得庆祝一番,大姐、二姐全家济济一堂,老妈破天荒喝了几杯白酒,桌上,她掉下了眼泪。她一落泪,全家人都沉默了下来,处在一阵淡淡的忧伤之中。

陆渐红的父亲叫陆廷山,极有才华,二十来岁的时候在平桥乡的黄泥村做村支书,招干的时候参加了考试,全县第三名,本来已经被组织部任命为高河镇的党委秘书,只是当时的高河镇书记另有秘书人选,没有接收他。陆廷山一气之下,放弃了这个招干的身份,后来进入了平桥乡的企管站,在以后的十几年中,他有几次机会可以进入行政,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在关键时刻都被压了下来。正是那段经历,让他得了严重的肝病,在陆渐红刚刚踏入工作岗位的时候,陆廷山因肝癌去世。他这一生最大的遗憾便是怀才不遇,这也成为陆渐红母亲梁月兰心中的痛。如今儿子乘飞机进入了行政,而且一上来就是副科级,这让她想起了去世五年的老伴,所以酸从中来,不由自主地落了泪水。

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苦,冲淡了陆渐红提拔的喜悦,吃完饭,众人散去,陆渐红陪着梁月兰聊天,梁月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红子,你爸爸没有实现的愿望全都寄托在你的身上。现在你提拔了,一定要学习你爸爸的作风,你爸爸这一辈子虽然没当上官,但工作踏实,待人和善,留下了非常好的口碑,你不能败了他的名声。”

梁月兰说得很委婉。她知道现在的体制,从事业编制到行政编制是个很艰难的过程,陆渐红能有这番造化,定然有着非同的遭遇,他还年轻,只要好好干,将来还有奔头,所以她提前打预防针,要求陆渐红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陆渐红的眼睛湿润,握着梁月兰粗糙的手,深情地道:“妈,你放心,儿子绝不让你失望。”

陆渐红回了自己的房间,痴呆呆地看了一阵子父亲的遗像,默默地流了一阵子眼泪,才将陆廷山的照片收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升迁之路之非常秘书》<<<<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