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殿最新章节,江辰 赵子鸣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药王殿
分类:神医
作者:苍月夜
角色:江辰 赵子鸣
简介:为了给妹妹治病,江辰入赘李家,却被李家的所有人嫌弃,妻子更是整天夜不归宿……直到药王传承的出现,江辰潜龙三年,一飞冲天。
药王殿最新章节,江辰 赵子鸣全文免费阅读

《药王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江辰,我送你老婆回来了。”

南水市一栋豪宅楼下,停着一辆新款奥迪A6轿车。

一名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搂着一名貌美女子,从轿车中走了下来。

“赵子鸣,把你的脏手从我老婆身上拿开!”

江辰瞪了眼赵子鸣,然后走到妻子李欣茹面前,“不是说我去接你么?怎么还让赵子鸣送你?”

“你接我?骑着你的共享单车?”

李欣茹冷冷一笑,看也不看江辰,对身后英俊潇洒的赵子鸣道,“老公,明天见。”

老公?

听到自己的妻子,喊别人老公,江辰脸上的表情,无比难看。

泥人尚有三分火,何况江辰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

“李欣茹,你什么意思?”

江辰质问妻子,“你整天夜不归宿就算了,居然当着我的面,喊赵子鸣老公?”

“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你的感受?”李欣茹瞥了眼江辰,轻蔑道,“江辰,你一个寄人篱下的上门女婿,需要感受么?”

说着,李欣茹语气变得不耐烦,“江辰,你喊我回家,到底什么事情?”

“是……是我妹今天要做手术,我还差点钱。李欣茹,你能先借我二十万么?等以后我有钱了,一定还给你。”

江辰的态度立马软了。

三年前。

金陵省四大豪门之一的江家,发生变故。

江辰的父亲,离奇失踪。江家眼馋江辰父亲的财产,便把江辰和他重病的妹妹,扫地出门。

为了给妹妹治病,江辰不得已,入赘李家冲喜。

这三年来,江辰在李家,不是端茶倒水,就是清洗马桶,活得还不如狗。

“江辰,你妹妹做手术,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花钱去救她?”

“再说了,就你这废物整天送外卖,什么时候能凑够二十万还我?”

李欣茹双手抱胸,一脸厌恶。转念一想,李欣茹又灵机一动,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丢在江辰脸上,语气冷漠道,“江辰,想让我救你妹,也不是不行,把这份协议签了!”

“这是……?”

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江辰十分心寒。

结婚三年,他对李欣茹言听计从,可到头来,对方只想把自己撵走。

“行,我签。”想到还在急诊室的妹妹,江辰咬牙答应。

拿起笔。

江辰迅速的在协议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李欣茹,字我已经签了,钱可以给我了吧?”江辰看向李欣茹,沉着脸问道。

“钱?什么钱?”

李欣茹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江辰,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这废物怎么好意思向前妻要钱?”

“赶紧滚吧。”

“老娘没钱给你!”

“怎么南水市还有你这样的垃圾?”

把离婚协议书收好,李欣茹挽起赵子鸣的胳膊,喜笑颜开道,“老公,要不你今晚住我家吧?”

“你……”看着尖酸刻薄的妻子,江辰心中悲凉。

三年!

他伺候李欣茹整整三年。

就是养条狗还有感情呢,结果,李欣茹不但喊别人老公,还如此羞辱自己?

是不是女人的心,都如此的狠?

“欣茹,你别欺负江辰了,你看他都快哭了。”见到江辰双眸泛红,赵子鸣轻笑的调侃。

“他死了都和我没关系。”

李欣茹不以为然的摇头。

“江辰,欣茹不肯给你钱,要不这样……你把我的车洗了,你妹妹的手术费,我来掏。”

赵子鸣似笑非笑的看向江辰,意味深长道。

“你说真的?”

江辰如找到了救命稻草般,声音急切。

“你知道的,几十万对我而言,不过是一顿饭的钱。”赵子鸣微笑点头。

“好,我洗。”

为了救妹妹,江辰二话不说,开始给赵子鸣洗车。

很快。

江辰把赵子鸣的奥迪A6,擦洗干净。

“呵呵,江辰,没看出来,你这废物还挺会洗车的?”走到焕然一新的奥迪A6面前,赵子鸣笑着称赞。

“我妹的手术费呢?”

江辰硬着头皮问道。

“喏,拿去吧。”赵子鸣从钱包里取出一张二十元,漫不经心丢在江辰脸上。

“赵子鸣?你什么意思?”

江辰脸色微变,“你不是说我给你洗车,就掏我妹的手术费么?”

“是啊,我掏了。”

赵子鸣指了下地上的二十元,“那不就是?”

“你耍我?!”

江辰怒喝一声,气的身体都在发抖。

“江辰,我们非亲非故,你给我洗个车,我就给你二十万?你真当我赵子鸣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自己不长脑子,还在这无能狂怒?”

“活该你老婆和我跑了。”

赵子鸣哈哈一笑。

“你……”

看到赵子鸣戏虐的嘴脸,江辰忍无可忍,直接一拳打在赵子鸣的脸上。

“小子,你敢对我们赵少动手?”几名赵子鸣的保镖看到江辰动手,直接把他抓了起来,开始殴打江辰。

很快,江辰就被打的满身鲜血,好不狼狈。

“行了,都别打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江辰,赵子鸣出声,喊住了这些保镖,“没必要和一个软饭男计较。”

“赵少说的是。”

那些保镖客套的应了声,不再对江辰动手。

“江辰,你不是想救你妹么?我给你支个招,你去市二院卖肾吧。”

瞥了眼狼狈不堪的江辰,赵子鸣坏笑道,“整个南水市谁不知道,李欣茹没让你碰过,你留着两颗肾太多余了不是么……哈哈。”

听到赵子鸣的羞辱,江辰脸色苍白,一个劲的咳血。

突然,江辰一口血吐在胸前的玉佩上。

轰。

霎时间。

江辰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江家真藏,九玄长生经。”

一股磅礴的信息,顷刻间笼罩了江辰的脑海。

这信息中。

有起死回生的救人手段,还有玄之又玄的茅山方术,更有不可思议的长生仙法。

“啊,我的头好疼!”

接受了无数信息后,江辰只觉得脑袋要裂开一般,最后他双眼一黑,昏迷了过去。

“这废物不会死了吧?”

见江辰昏迷,赵子鸣嫌弃的对几名保镖道,“把这废物扔远点,看到他我就恶心。”

“是,赵少。”

几名保镖把江辰丢在附近一公园里。

许久,江辰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如今,正躺在一张洁白的床上,四周的空气里,还弥漫着点点酒精味。

“这里是?”

江辰环顾四周,一脸茫然。

“这里是医院。”

一道如银铃般的女子声音,从江辰耳边传来。

“你是……安思妍?”

看到身旁气质出尘的漂亮女子,江辰一下想到了学生时代的暗恋对象。

只是,安思妍怎么会在南水市?

对方不是出国了么?

“江辰,你怎么会满身鲜血的躺在公园,江家的人呢?”

安思妍蹙眉问道。

在她印象中,学生时代的江辰,自信且风度翩翩,怎么如今变得这般狼狈?

“我……”

江辰正要解释这些年的遭遇。

突然,病房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哗声,“听说急诊室的女孩,因为没钱做手术,现在已经病危了。”

“唉,太可怜了。那小女孩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江小楠。”

小楠!?

听到这名字,江辰猛地想起,自己妹妹的手术时间已经过了。他连忙起身,往病房外跑去。

“小楠,你可千万不要出事……”江辰一边祈祷,一边跑到了妹妹的急诊室。

“嗯?我妹呢?”

急诊室中,江辰没看到江小楠,连忙质问那白大褂医生。

那医生扫了眼江辰,面不改色问道,“谁是你妹?”

“江小楠!”江辰着急的回答。

“哦,原来是她啊,你妹交不上手术费,已经被抬出去了。”白大褂医生说道。

“什么!?”江辰大脑一片空白,险些摔倒,他回过神后,连忙跑了出去。

很快。

江辰在医院的走廊中,看到了自己病危的妹妹。

“小楠!”

如今江小楠呼吸艰难,身体都在发抖,她看到江辰后,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哥,你来了。我一个人在医院好害怕……”

“小楠,别害怕,以后哥都不会离开你了。”

江辰说着,他抱起江小楠,重新回到急诊室。

“唉,你这人怎么又回来了?”

看到江辰后,急诊室的大夫眉头微皱。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妹……”江辰哽咽的开口,一脸低声下气,“只要你能救我妹,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妹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间,别说是我,就是大罗神仙也治不好她,早些准备后事吧。”

急诊室的医生安慰道。

闻言。

江辰面若死灰的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哥,嫂子一直骂我是你的拖油瓶。以后,以后我再也不拖累你了,你和嫂子要好好的。”得知自己时日无多,江小楠挤出一抹笑容。

“小楠,你不是拖油瓶!”

听到妹妹的话,江辰眼睛都红了,“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哥,我的病情我知道,你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钱啦,拿着钱给嫂子买些礼物,讨她欢心,说不定,嫂子以后就不打骂你了。”

江小楠懂事的开口,她拉住江辰的手,微笑道,“哥,你知道么?这辈子能当你妹妹,我真的很幸福,很幸福。”

“小楠,别说了。”

看到妹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也越来越冷,江辰的脑海,突然涌现出一篇名为《九玄长生经》的仙法。

按照这仙法的记载。

江小楠的病,不过是小儿科,轻而易举,就能救治。

“原来之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我真的得到了江家真藏。”江辰心中狂喜,他知道,自己妹妹有救了!

“小楠,我们走,去治病。”

江辰抱起江小楠,来到旁边一间病房。

留给妹妹的时间不多了,他要尽快给江小楠治病!

病房中,一名女医生看到江辰,她冷漠开口,“我们医院不欢迎你,请你离开,不然我可喊保安了。”这女医生认识江辰,对方拖欠江小楠的住院费好几天了。

“你凭什么撵人?”

江辰心中憋屈。

“凭什么?呵呵,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你自己没钱交住院费,还想赖在这里?是不是有些痴人说梦?”那女医生尖酸刻薄回答。

“你……”

江辰正要抱着江小楠离开。

但这时,一道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庄医生,他们兄妹的住院费,算在我头上吧。”

来人正是安思妍。

“安小姐?”

看到迎面走来的气质女人,那女医生吓了一跳,连忙低着头,讨好和巴结道,“安小姐,您怎么来了?”

她知道,安思妍背后的家族,乃是整个南水市的庞然大物。就连他们医院,也是安思妍家里投资的。

安思妍并没理会女医生,而是走到江辰身旁,惋惜道,“江辰,你妹妹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们想在医院住多久,都没问题。”

“谢谢。”

江辰感激的看了眼安思妍,他把江小楠放在床上,便从病房中,找到了几枚银针。

“你干什么啊?”

看到江辰拿着银针在江小楠身上乱刺,那女医生脸色大变,“你妹得了白血病,你还在伤害她?等下你妹有了什么意外,我们医院可不会负责!”

“我在治病!”

江辰如实说道。

“治病?”

那女医生顿时笑了,“白血病错过最佳的手术时间,已经是不治之症了。你要真想救你妹,就该早点筹钱让她做手术,而不是在这哗众取宠!”

“你妹也是可怜,摊上你这种哥哥,死前都不得安宁,你……”

这女医生话没说完。

突然,躺在病床上,原本脸色苍白,身体冰凉的江小楠,竟一下气色好转,没有了方才的虚弱和憔悴。

“什么?”

看到江小楠有了痊愈的迹象,女医生和安思妍都是一惊,样子难以置信。

“庄医生,你快去把仪器拿过来,给江小楠检查一下身体,看她是回光返照,还是……”安思妍连忙对女医生道。

“是,安小姐。”

很快,女医生就用医院最先进的仪器,给江小楠做了全身检查。

结果出人意料。

江小楠的白血病,真的有所好转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庄医生直勾勾盯着江辰,那目光,就和见鬼了一样。

连他们医院最好的大夫,都治不好白血病晚期的患者,江辰居然做到了?

“……”

江辰低着头,不语。

有关《九玄长生经》的事情,他实在很难告诉别人,只好说自己运气好。

“运气好?”

庄医生和安思妍面面相觑,心道江辰的运气未免太好了,这也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哥,你是对我施展了魔法么?为什么我感觉身体没有那么虚弱了?”这时,江小楠也不可思议的看向江辰,小嘴巴张的老大。

“哥不是说过会治好你么?”

江辰宠溺的揉了揉江小楠的脑袋,暖心一笑。

他如今只是暂时压制了妹妹的病根,想彻底治好江小楠,还需要一些时间。

“哥,外面好吵,我有些头晕。”

听着病房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江小楠突然说道。

“庄医生,你去把江小楠转移到VIP病房,那里安静。”闻言,安思妍立马看向庄医生。

“姐姐,我们没钱住VIP病房,等下我把耳朵捂住就好了。”江小楠连忙看向安思妍,样子乖巧懂事。

“没关系,不需要你们出钱。”

安思妍笑着对江小楠道。

很快。

庄医生找来护士把江小楠转移到VIP病房。

看着VIP病房的安静环境,江辰一脸感激的对安思妍道,“安思妍,谢谢你,你放心,以后等我有钱了,一定把住院费还给你。”

“都是同学,见外什么?我可不缺你那点钱。”

安思妍嫣然一笑,笑容如沐风般和煦。

“那不行,这钱我一定还你!”

江辰摇摇头。

见他这般固执,安思妍抿嘴一笑,“江辰,方才我看你给江小楠治病,难道你懂医术?”

“略懂一点。”

江辰十分谦虚。

“那你帮我个忙吧。”

安思妍随意道,“我爷爷最近得病了,你帮我爷爷检查一下身体,就当你偿还小楠的住院费了。当然,你也别有太大的负担,就算你检查不出我爷爷的病,也没关系。”

她这么说。

无非是想江辰心安理得的让江小楠住在VIP病房。毕竟安思妍也看出来,江辰处境不好,肯定偿还不起VIP住院费。

“好。”

江辰立马答应了安思妍。

不说安思妍对他有救命之恩,两人同窗数载,江辰也不会拒人千里之外。

“小楠,哥出去一趟。”VIP病房中,江辰柔声对江小楠道,“你在这里乖乖养病。”

“知道啦,哥,我会乖乖的。”

江小楠乖巧点头。

不知为何,这一刻,江小楠总感觉,自己的哥哥和原来不太一样了。

但很快,江小楠又安慰自己,不管江辰变成什么样,对方都永远是她哥哥!一辈子都是!

半个小时后。

江辰和安思妍来到了南水市一处十分奢华的别墅庄园。

“安小姐。”

庄园中,不少穿着黑色西装的保安看到安思妍走来,连忙鞠躬行礼,态度恭敬。

“安思妍,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看着庄园中的溪流和假山,江辰有些吃惊。

这云顶别墅他听说过。

叫做‘庄荷苑’,是南水市最大的云顶别墅。李家几番想要购买,最后都失望而归。

“刚回国半年。”

安思妍微笑说道,“你呢,江辰,怎么和江小楠来南水市了?还混的这么落魄?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江大少。”

“我……”

江辰眼里满是苦涩,他一边诉说这些年的经历,一边和安思妍来到了安家的别墅中。

别墅里。

一名穿着唐装,眉宇威严的白发老者,正在接待一名贵客。

“爷爷,我回来了。”

看到爷爷安海山正在待客,安思妍笑着迎上前。

“思妍,这人是谁?好久没见你带男孩子回家了,交了男朋友?”安海山目光落在一旁的江辰身上,跟着他眉宇微微一皱。

江辰无论穿着,还是气质,都太过落魄了,和他们豪门安家,显得格格不入。

安思妍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爷爷,你别乱说,江辰是我专门请来给你检查身体的。”

安思妍笑着回答。

“检查身体?”

安海山微微错愣,然后他摇了摇头,“思妍,把你请来的人送回去吧。我已经喊来了南水市的白大夫给我检查身体。”

言下之意,安海山并不觉得,江辰这样的年轻人,可以检查出自己的病情。

“白煜见过安小姐。”身旁白发老者平易近人的对安思妍行了一礼。

“原来是白大夫……久仰大名。”

安思妍听说过白煜的名字,对方是南水市的第一中医,在金陵省医术界赫赫有名。

“江辰,对不起啊,我不知道白大夫来给我爷爷检查身体,等下你就不用检查了,害你白跑一趟,实在不好意思。”安思妍面带歉意的看向江辰。

“没关系。”

江辰微笑摇头,静静看白煜医生给安老爷子检查身体。

“安老,您先坐下,久站对身体不好。”

白煜医生示意安海山坐下,紧接着,他从药箱中拿出听诊器,开始给安海山把脉。

不一会。

白煜医生起身,笑着对安海山道,“安老爷子不用担心,我方才给你检查过身体,你只是阴火太盛,体内湿气重了些,不算什么大病,等下我配几服药,你吃下后即可痊愈。”

“原来如此。”

安海山笑着点头,安思妍也松了口气。万幸,自己的爷爷没有大碍。

“白大夫,实在太感谢你了,我们安家准备了晚宴,希望你可以赏个脸。”有安家下人很懂事的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治病救人,医者本分。”

白大夫摇头摆手,然后拿出纸笔,就要配药。

但这时。

一旁的江辰却皱了下眉头,忍不住说道,“白大夫,你是不是弄错了?安老爷子分明有生命危险,你却说他阴火太盛?没有大碍?”

“嗯?”

此言一出,安家别墅中的人,齐齐把目光看向了江辰。

白煜不满的瞥了眼江辰,冷冷道,“小伙子,你也是医生?南水市哪个医院的?”

“我不是医生。”

江辰苦笑摇头。

“不是医生,你还在这指点江山,说安老爷子生命垂危?”

白煜医生顿时就笑了,“小伙子,你可知道安家是怎样的庞然大物?你跑到安家胡言乱语,可曾想过后果?”

“我虽不是医生,但我能看出来,安老爷子身患重疾,绝非体内湿气严重这么简单。”

江辰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他接受了《九玄长生经》的传承,可以清楚的看到,安老爷子眉心,有一团黑色的煞气,那煞气足以让人丧命,尸骨无存。

“思妍,还不把你带来的人送走。”

见江辰口无遮拦的指点江山,安海山不满的哼了一声。

“我知道了,爷爷……”

看到爷爷动怒,安思妍苦笑对江辰道,“江辰,要不你先走吧?”事到如今,安思妍也觉得江辰有些无理取闹了。

江辰既然不是医生,怎么能去质疑白煜大夫?

“我……”

见安思妍同样不相信自己,江辰苦笑一声,转身往外面走。

只是。

正当江辰走到安家别墅门口时,突然。噗的一声,那坐在长椅上的安老爷子,竟猛的一口黑血吐了出来,然后他神色痛苦的昏死过去。

“安老?!”

“爷爷……”

看到安老爷子昏迷,一瞬间,安家别墅中的人都愣住了。

安思妍更是脸色大变,连惊慌失措的扶起安老爷子,并对白煜医生道,“白煜医生,你快来救救我爷爷。”

“这……”

看着昏死过去的安海山,白煜医生神情错愣,面带茫然。

怎么会这样?

他方才分明给安老爷子检查过了身体,对方是阴火太重导致的体内湿气偏多,用两味中药调理一下就好,可为什么……安海山会昏迷?

“白煜医生,你还不赶紧救人?!”见白煜医生愣在原地,安思妍心急如焚的呵斥,“如果我爷爷出了什么意外,安家不会放过你的!”

白煜医生身体一僵,只好硬着头皮上前,给安老爷子治病。

但结果。

安海山的症状却是大限将至,活不久了,“安小姐,不、不好了……安老爷子病危了。”白煜医生有些颤抖的说道。

“你说什么?!”

安思妍目光一缩,样子难以置信,“病危?你方才不是说我爷爷无碍么?”

“我、我……”白煜医生不知怎么解释。

“真是庸医!你们几个,赶紧把我爷爷送到省医院。”安思妍催促几名安家下人。

“安小姐,你现在送安老爷子去省医院已经来不及了……”白煜医生苦笑连连,“你爷爷已经坚持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

安思妍失神落魄的呆在原地,有些束手无策。

突然这时。

有安家下人想起什么,连忙看向不远处,还没离开的江辰,“这年轻人方才说的是真的?家主竟真的生命垂危?”

“小伙子,还请留步。”

“年轻人,不,小神医,你能救我们家主么?”

这些方才嘲讽江辰的安家下人,立马态度变软,苦苦哀求江辰给安海山治病。

安思妍回过神后,她也连忙跑到江辰身旁,声音带着几分哭腔,“江辰,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安小姐严重了,我会竭尽全力给你爷爷治病。”

看着泣不成声的安思妍,江辰没有拒绝。

“安小姐,治病救人,绝非儿戏,你让一个连医生都不算的年轻人给安老问诊,是会出大事的。”白煜医生蹙眉看了眼江辰,忍不住提醒。

“你给我闭嘴!”

安思妍呵斥白煜医生,“要不是因为你治不好我爷爷?我会让江辰治病么?”

“我……”

白煜医生张张嘴,顿时不吭声了。

这个时候,江辰已经走到安老爷子面前。只见他一只手放在安海山的眉心间,紧接着,一股冰冷的气息,瞬间湮没了江辰的手掌。

“好冷……”

江辰嘴角一抽,他万万没想到,安海山眉心的煞气,会如此冰寒刺骨。

“给我散。”

江辰按照《九玄长生经》的记载,在安老爷子的眉心,足足点了上百个穴位,与此同时,一个黑白的太极图案,在安老爷子眉心一闪而逝。

“成功了?”

看到安老爷子眉心的煞气渐渐消失,江辰顿感意外。他还以为,自己要尝试许久,可没想到,居然一次就成功了。

“那小子在干什么?”

“他这是在治病么?”

见江辰一直用手指戳安海山的眉心,几名安家下人脸色难看。

哪有人这么治病的?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可笑至极。”

看到江辰哗众取宠,白煜医生冷冷一笑,尽管他早知道,江辰治不好安海山,可对方如此胡来,还是让他钦佩。

钦佩过后。

白煜医生又有些同情江辰,这年轻人得罪了安家,下场不会好过。

“江辰,你真的是在救人么?”这一刻,就连安思妍也忍不住询问。

“安小姐,我的确是在救人。”

江辰苦笑说道。

“行了,江辰,你走吧。是我太傻了,居然会天真的相信你。”安思妍脸上尽是失望,目光泛着点点泪花。

她把一切的希望都压在江辰身上。

但对方……

却将自己当成傻子糊弄。

“安小姐,你听我解释……”江辰正说着,突然,咳咳,原本昏死过去的安老爷子,蓦地一下睁开了眼。

“爷爷?!”

安思妍脸上的表情凝固,跟着她目光狂喜,一把扑在安海山的怀中,眼眸泛红,“爷爷,你终于醒了,方才我都要被你吓死了。”

说完,安思妍又关心的问道,“爷爷,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身体好多了。呵呵,白煜医生不愧是南水市的第一中医,医术造诣了得啊。”

安海山笑容和善,脸上的疲倦一扫而去,反而精神焕发的说道。

“爷爷,不是白煜医生救的你,是江辰救的你。”

安思妍纠正安海山,同时她一脸歉意的看向江辰道,内疚道,“江辰,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

“没关系。”

江辰笑着摇了摇头。

“……是他救了我?”安海山蹙眉看了眼江辰,心道自己的病看来不是很严重。

毕竟江辰都不是医生,却能治好自己,想来自己的病只是小儿科。

想到这。

安海山不以为然的取出一张银行卡,随手放在江辰面前,高高在上道,“多谢小友治病,这是诊费,里面有五百万,足够你在南水市衣食无忧。希望以后,小友可以少和我们家思妍来往。”

“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安思妍不满的看向安海山,语气幽怨,“方才江辰救了你,你就这么对待他?”

“救命的恩情,我已经偿还了。”

安海山淡淡一笑,看都不看江辰,反而意有所指的说道,“优秀的年轻人,我在南水市见了太多太多。但安思妍和你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正所谓,龙不与蛇居。”

“有些圈子,你出生的时候进不了,这辈子也就进不了了。”

看着安海山语重心长的样子,江辰收下银行卡,面无波澜道,“安爷爷,银行卡我收下了。说句实话,五百万,远远不够这一次的出诊费。不过看在安思妍的面子上,我也就不计较了。”

“不过你的病还没有痊愈。”

“希望到时候……”

“简直可笑!”不等江辰把话说完,旁边的白煜医生就忍不住嗤笑道,“年轻人,你只是运气好,治好了安老爷子,怎么还装起来了?”

“你那治病的手段是医术么?”

“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你。你根本就是在招摇撞骗,还五百万不够你这一次的出诊费,你以为自己是谁?”

“真是不可理喻。”

江辰看了眼白煜,正想反驳,不料他电话突然响了,“江辰是么?你妹妹的情况有些不好,我希望你赶紧来看一下。”

“什么?”

江辰脸色微微一变。

“安小姐,我这会还有事,就先走了。”

江辰对安思妍说了句再见,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安家。

“爷爷,都怪你,把我朋友气走了。”望着江辰的背影,安思妍闷闷不乐的看向安海山,语气不满。

“朋友?”

安海山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思妍,爷爷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的身份太高,免不了被人惦记和利用。”

“江辰不是那样的人!”安思妍不满的辩解。

“但他依旧太平庸了,和这种人在一起,不会给安家带来任何的好处,你还是少来往为好。”安海山不紧不慢道。

“为什么爷爷你要这么势利!?”安思妍眼红的喊了声,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出安家。

安思妍走后。

安海山深邃如星辰的眸子,看向身旁一名安家下人,轻描淡写道,“去查查那江辰的底细。”

“是,安老。”

……

十分钟后。

江辰满头大汗的来到医院。

“小楠……”江辰跑到江小楠身边,却发现妹妹的身体,冰凉的吓人。

“哥,我好冷。”

江小楠身体蜷缩在一起,她双唇发白,憔悴的看向江辰,“哥,我是不是快不行了?”

“小楠,别说傻话,你没事的。”

江辰安抚妹妹两句,他知道江小楠这种情况,是《九玄长生经》治疗白血病的副作用,每隔三天就会发作,病情时好时坏,很不稳定。

江辰把一只手放在江小楠的额头上。

很快,江小楠身上的寒意退散。小姑娘虚弱的面庞,重新有了一抹红晕。

“哥,你怎么了?”江小楠重新振作过来,但她却发现,此刻江辰的脸色无比苍白。

“小楠,我没事,你别担心。”

江辰笑着安慰妹妹,方才他把江小楠体内的寒气吸入到自己体内,有些不太适应。

但这种办法,毕竟不是长久事。

想彻底治愈江小楠。

还需要江辰炼制《九玄长生经》中,一种名叫‘青阳丹’的丹药。这种丹药除了治病,还能延年益寿,驻颜,堪称仙丹都不为过。

等江小楠在病房入睡后,江辰准备去买草药炼丹。

可江辰才从病房出来,他就听到身后医院走廊中,传来一道诧异的声音,“嗯?江辰,你这废物居然没死?命挺大的啊?”

江辰回头,他看到赵子鸣和李欣茹并肩走来,两人的目光满是戏谑和耐人寻味。

“你们怎么在医院?”

看到赵子鸣一只手搂着李欣茹的腰,江辰攥着拳,目光冰冷。

但很快。

江辰就把拳头松开了,事到如今,他已经释然,李欣茹这样的女人,不值得自己动怒。相反,他还要感谢对方。

谢谢对方放过自己。

“我是陪欣茹来医院做胎检的。”

赵子鸣嘴角上扬,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江辰,样子玩味。

“胎检?”

江辰脸色变了又变,“李欣茹怀孕了?这怎么可能,我根本没碰过她!”

“呵呵,你这废物当然没碰过欣茹,但是我碰过啊。”

看着江辰无辜的样子,赵子鸣似笑非笑道,“也幸好,你昨天和欣茹签下了离婚协议,不然,你只怕要喜当爹了。哈哈……”

“你!”

江辰瞪着赵子鸣,脸色苍白。

“你什么你?江辰,你赶紧滚,别在这碍眼。”李欣茹一脸嫌弃道。

“李欣茹,你这么做,对得起我么?”江辰看向李欣茹,心如刀绞,“我伺候你三年,你的心怎么如此狠?”

“闭嘴吧,废物。”

李欣茹不近人情的看了眼江辰,她抬头挺胸,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江辰,你知道么?我根本就没有把你当成一个男人。你就是李家的一条狗。我想和谁睡,和你没有关系,听懂了么?”

“……”

江辰被李欣茹气的说不出话。

“李欣茹,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江辰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他得到了江家真藏,今后一定可以成为人上人。到时候,无论是赵子鸣,还是李欣茹,都只能仰望他!

“后悔?”

看着一本正经的江辰,李欣茹顿时就笑了,“江辰,你别在这里无能狂怒了,行么?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嫁给你这废物。”

“看看你的样子,软弱窝囊,一无是处,嫁给你这种没骨气的男人,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要不是李家需要上门女婿冲喜,你觉得哪个女人会和你在一起?”

“还让我后悔?我看你是没有睡醒!”

“好了,欣茹,别和这小丑废话了,我们该去胎检了,让他继续哗众取宠吧。”身旁赵子鸣淡淡一笑。

他话音刚落,一道婀娜的倩影,突然从远处走了过来。

一瞬间,医院走廊中,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落在这倾城如画,国色天香的女人身上。

“好、好美……”

就连李欣茹也被这女人的美貌给折服了。

“安小姐,您怎么来了?”

看到安思妍出现,赵子鸣双眼放光,一脸热情的打了声招呼,态度彬彬有礼。

安思妍无论气质还是身材,都比李欣茹要优秀太多。

只可惜。

这么完美的女人,赵子鸣并不敢有非分之想,因为他很清楚,安思妍的身份,不是自己可以亵渎的。

“江辰,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安思妍没有理会赵子鸣,而是当着李欣茹的面,直接牵起江辰的手,转身离开。

随着江辰和安思妍的离开。

医院走廊,死寂一般的安静。所有人看向江辰的背影,都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那废物!他怎么会认识安思妍?”

赵子鸣目光阴晴不定。脸上的沾沾得意和自喜,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不可察觉的阴霾。

“这有什么奇怪的,江辰那废物,以前和安思妍是同学。”

李欣茹冷冷一笑,语气不屑一顾,“若不是江辰生在豪门江家,就他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会认识安思妍这样的天之骄女?”

“原来是这样。”

赵子鸣若有所思的点头,跟着他轻笑道,“欣茹,我们该去胎检了。”他把江辰的安思妍相识的事情,抛之脑后。

江辰不过是一个豪门弃子,就算曾经有一些人脉,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以安思妍如今的身份,不可能和江辰再有过多的联系。

……

医院外。

江辰看着眼前倩丽的身影,忍不住问道,“安思妍,你找我有事?”

“江辰,方才在安家,我爷爷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替他来给你道歉,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安思妍贝齿咬着薄唇,样子愧疚道,“要不这样,我请你吃个饭表示诚意?正好我有话想问你。”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现在还有其他事情。”

江辰苦笑一声。

他现在必须要尽快治好江小楠的病疾,不能再让妹妹承受痛苦。

“好吧。”

见江辰拒绝自己,安思妍美眸轻轻闪烁,又问道,“江辰,之前在安家,你说我爷爷的病没有痊愈,你可以治好他么?”

“可以,但我需要一些时间。”

江辰点点头。

安老爷子的病和江小楠很像,都需要‘青阳丹’才能完全根治。

“那我爷爷的病就拜托你了!”安思妍声情并茂的看向江辰,倾城动人的脸庞,好似沐风般和煦。

“安小姐,我们是同学,你这么说太见外了。”

江辰哑然一笑。

和安思妍分开后,江辰来到了南水市最大的草药交易商场,百草斋。

他打算在这里买炼制‘青阳丹’的药材。

当江辰迈入百草斋大门的那一刻。

远在南郊度假的百草斋董事长,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要求他亲自去接待一名持有安家银行卡的贵客。

“哦?有安家的大人物来百草斋买药了?”

百草斋的董事长一愣,不敢怠慢,连忙前往百草斋。

同一时间。

江辰正在百草斋开始寻找自己炼丹的草药。

可突然,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从江辰身后传来,“呦,这不是江辰么?你这废物来百草斋干什么?给你那快死的妹妹买草药治病么?”

江辰回头,见一名打扮花枝招展,穿着OL黑色制服的性感女子,正冷冷看向自己。

这女子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香水味,姿态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季晓雪?你怎么在这里?”

江辰认出了这性感女人,对方正是李欣茹的闺蜜。当年江辰和李欣茹结婚时,季晓雪说了不少挖苦他的风凉话。

“我是百草斋的经理,你说我怎么在这?”

季晓雪趾高气扬的瞥了眼江辰,同时她挥手,找来百草斋的保安,“保安,快点把这个废物给我赶走。”

“你什么意思!?”

江辰不悦的看向季晓雪,“我是来买药的。”

“买药?”

季晓雪顿时就笑了,“百年人参三百万,十年何首乌六十万。请问我们的江大少,百草斋的哪味草药,您老消费的起?”

季晓雪耐人寻味的嘲讽,“江辰,你连你妹的手术费都凑不齐,怎么会有脸来百草斋买草药?真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送外卖的那点工资,你送上一年外卖,都买不起我们百草斋最便宜的甘草!”

“季晓雪,谁告诉我没钱?我有钱。”

江辰取出安家的银行卡,愤愤不平道,“你少狗眼看人低。”

“季经理,那好像是安家的银行卡。”

有保安认出了江辰的银行卡。

“安家的银行卡?呵呵,安家什么身份,他们的银行卡,怎么会落在江辰一个上门女婿手里?”

季晓雪不屑的摇摇头,同时她冷笑的看向江辰,讥讽道,“江辰,你可真是出息了啊?都开始给银行卡贴卡模了?”

“你说你装模作样什么?”

“没钱就让你妹妹等死吧!别在这里影响我做生意,快滚!”

江辰懒得理会季晓雪这条乱咬人的疯狗,他走到百草斋的一处柜台前,询问柜台的店员,“那株二十年的雪莲怎么卖?”

二十年份的雪莲正是炼制‘青阳丹’的草药之一。

“江辰,让你滚听不懂是吧?就你这废物还买雪莲呢?”

季晓雪咄咄逼人的指着江辰,恶语相言道,“你有那个资格么?”

“我有五百万。”

江辰沉着脸说道。

“呵,就算你有五百万,我们百草斋也一样不欢迎你这个垃圾。”

季晓雪一边说,一边拿起雪莲,随手丢在旁边的狗盆中,冷冷的嘲讽江辰,“我们百草斋的雪莲就是喂狗,也不会卖给你这样的贱骨头!”

“你!”

江辰被季晓雪气的不轻,咬牙道,“季晓雪,我自问没得罪过你,你为何一而再的羞辱我?”

季晓雪双手抱着胸,高高在上俯视江辰,轻蔑道,“江辰,我就是看不起你,想羞辱你,不可以么?”

“谁让你是一个入赘李家的上门狗!我打心底里,就看不起你这种窝囊的男人!”

她正说着,突然,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忽然停在了百草斋门口。

“嗯?那不是董事长的车?他老人家怎么来了?”看到这劳斯莱斯轿车,不少百草斋的工作人员,都是齐齐一愣。

“江辰,你赶紧给我滚,我们百草斋的董事长来了,让他看到你这垃圾在我们门店里,那得多么扫兴?”

得知百草斋的董事长到来,穿着高跟鞋的季晓雪上前,用力推了把江辰,目光满是阴森和嫌弃。

结果。

江辰却不动如山的站在原地,反倒是季晓雪身子一个踉跄,狼狈的摔在地上。

“季经理,你没事吧?”几名百草斋的保安连忙扶起季晓雪。

“真是个没皮没脸的东西!”见江辰赖在百草斋不走,季晓雪气的咬牙,冷冷的对身旁保安道,“把这个垃圾给我丢出去。”

她话音刚落,一名穿着白色西装,黑色皮鞋的中年油腻男子,便步伐平缓的来到了百草斋。

这西装男子戴着眼镜,看上去有些富态,手腕上的百达翡丽手表,彰显着他高贵的身份和背景。

“奇总好。”

“见过奇总。”

百草斋的工作人看到王龙奇,当下鞠躬行礼,样子毕恭毕敬。

就连一直盛气凌人的季晓雪,如今也迈着婀娜的步伐,含笑的走到王龙奇身旁,娇羞妩媚道,“奇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怎么不给人家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

季晓雪一边说,一边挽起王龙奇的胳膊,就快要把身子完全贴在他身上。

“晓雪,我听说百草斋来了一名贵客,你见到了没有?”

看着季晓雪风情万种的样子,王龙奇面不改色问道。

要知道他上面就是安家,王龙奇岂能怠慢那名持有安家银行卡的贵客。

“贵客?奇总说笑了,我们百草斋哪里有什么贵客,只有一个不知廉耻的上门女婿来要饭罢了。”

季晓雪捂着嘴,漫不经心的轻笑。

“哦?有人来百草斋要饭?”

王龙奇微微一愣,然后他皱着眉,冷声道,“晓雪,赶紧把要饭的叫花子打发走,等下有贵客来百草斋,可不能让贵客受到惊吓。”

“我知道了,奇总。”

季晓雪声情并茂的点头,旋即她转过头,脸上的笑容收敛,不善和冷漠的瞪着江辰,“江辰,奇总让你滚,要饭去别的地方,我们百草斋不欢迎。”

说完,季晓雪还推了他一把,趾高气扬道,“真是个贱骨头,连你妹的住院费都掏不起,你还来买雪莲?”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你配么?”

“我不配?”

看着尖酸刻薄的季晓雪,江辰顿时就笑了,“季晓雪,你知道自己在和什么人说话么?我告诉你,你最好马上跪下来求我买雪莲。不然我走了,你们百草斋今天的损失就大了,到时候你这经理也别想干了!”

“你说啥?”

看着一本正经的江辰,季晓雪先是一愣,跟着她双手捧腹,肆无忌惮的大笑道,“哈哈哈,江辰,你这上门女婿是在搞笑么?”

“还给你跪下,求你买雪莲?啧啧啧,你这是真不要脸啊。来来,我们奇总就在这站着,我倒要看看,你这废物怎么让我丢了饭碗。”

季晓雪一边说,一边轻蔑的瞪着江辰,眉宇满是嘲讽。

王龙奇见江辰赖在百草斋不走,他脸色不太好看,“这年头,出来乞讨的叫花子都这么目中无人了?还让我们百草斋损失惨重,你以为自己是谁?安家的大小姐,还是赵家的大少爷。你有几个钱啊?”

“奇总,这废物一分钱都没有,他就是南水市大名鼎鼎的上门女婿江辰,老婆都和人跑了,还在到处送外卖筹妹妹的住院费,老出名了。”

季晓雪捂着嘴,阴阳怪气的笑道。

“哦?江辰?原来是他啊。”

王龙奇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跟着他指着江辰,毫不客气道,“要饭滚到别的地方去,百草斋不是你一个阿猫阿狗能来的地方!”

“奇总是吧?送上门的生意你不要,希望你不要后悔!”

江辰说完,直接收起安家的银行卡,头也不回的往百草斋外走。

“嗯?”

看到江辰手里的银行卡,正和季晓雪亲密的王龙奇身体一僵,脸都吓绿了。

他万万没想到,原来百草斋的贵客,竟是季晓雪口中的叫花子?

“这?这?”

王龙奇心中慌乱如麻,他上面就是安家,若让安家的人知道,自己怠慢了持有安家银行卡的贵客,那下场……肯定万劫不复。

“奇总,给你讲个笑话啊,你是不知道,江辰这傻比有多搞笑,他连自己妹妹的住院费都掏不出来,居然还有脸给银行卡贴卡模。”

没有察觉到王龙奇脸上的惊惧,季晓雪双手抱着胸,自顾自的说道,“真是一个傻比,都什么年代了,还给银行卡贴卡模?以为贴个卡模就是有钱人了?简直可笑。”

“你他妈给我闭嘴!”

季晓雪正说着,但王龙奇却突然一巴掌扇在了她脸上。

啪。

季晓雪的脸直接就肿了。

“奇总,你……”季晓雪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王龙奇。

她万万没想到,王龙奇会动手打自己。两人不是床上的密友么?

“奇总,你为什么打我?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我需要一个解释。”

季晓雪贝齿咬着薄唇,目光幽幽的看向王龙奇。

“解释?季晓雪,你还有脸要解释?”

王龙奇一下就笑了,他指着江辰,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季晓雪,你知道他是谁!?他是我们百草斋的贵客!”

“贵客?”

季晓雪娇躯一愣,她目光茫然的摇了摇头,“奇总,您是不是搞错了?这江辰就是李家的上门女婿,连他妹妹的住院费都掏不起,怎么会是百草斋的贵客?”

“搞错?呵呵,老子和安家打了十年交道,我会搞错?”

王龙奇说完,他连忙把就要离开百草斋的江辰给请了回来,态度格外的恭敬,“江少,您消消气,消消气,方才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您的身份。我给你道歉……还请您不要和小人计较。”

说完,王龙奇就跪在江辰面前,不断磕头示好。

“怎么会这样……?”看到王龙奇下跪,季晓雪完全被吓傻了,她不相信,江辰是百草斋的贵客,但这就是事实。

“江辰不是上门女婿么?为什么,他会摇身一变成为安家的贵客?难道这些年,他一直在李家隐瞒身份?”

季晓雪满心不安。

就在这时,江辰瞥了眼长跪不起的王龙奇,冷笑道,“奇总,你别跪着了,既然你们百草斋不欢迎我,季经理还处处羞辱我,那我走就是了。”

“江先生,我们百草斋怎敢不欢迎您?”

王龙奇吓的心惊胆战,同时他起身一脚踢在季晓雪身上,“你个不长眼的贱女人,都怪你,竟敢羞辱江先生,我今天饶不了你!”

说完,王龙奇命令几名保安,“给我把季晓雪往死里打,再把她整容的鼻子废了!以后禁止她踏入百草斋半步。”

“奇总,我错了,求求您饶了我吧。”季晓雪被吓的面无血色。

“现在知道错了?之前羞辱江先生的时候,你不挺牛逼么?还敢说江先生是叫花子?季晓雪,你真有种啊?!”王龙奇寒着脸喝道。

季晓雪绝望的痛哭,她噗通一声,跪在江辰面前,没有了方才的高高在上,反而一脸低声下气,“江辰,我错了,我不该羞辱你是叫花子,求求你看在李欣茹的面子上,绕过我这一次吧!以后我一定在李欣茹面前,帮你说好话。”

“李欣茹?”

江辰顿时就笑了,“季晓雪,我和李欣茹已经没关系了,还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之前不求我买雪莲,现在下跪?已经太晚了!”

王龙奇会意过来,直接一巴掌扇在季晓雪脸上,“贱女人,你再道德绑架江先生,我现在就弄死你。”

“……”季晓雪一个劲的抹眼泪,吓的不敢吭声。

王龙奇没有同情季晓雪,而是讨好的看向江辰,“江先生,都怪我的疏忽,才让季晓雪那贱女人得罪了您,为了给你赔罪,您今天在我们百草斋的一切消费全免。”

“不用了,我江辰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这些草药多少钱,你给我报个数。”江辰把一张清单放在王龙奇面前。上面的草药,都是炼制‘青阳丹’的药材。

“六、六十万。”王龙奇不敢多要,只说了进价。

江辰没有废话,掏钱买了草药离开,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季晓雪一眼。

江辰走后。

王龙奇看了眼痛哭流泪的季晓雪,怒斥道,“来人,把季晓雪这贱女人给我扔出去。”

……

半个小时后。

江辰拿着从百草斋买的十几株草药,来到附近一家酒店,准备尝试炼丹。

但很快。

江辰的脸上,又露出了一抹无奈之色。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没办法炼丹。

按照《九玄长生经》的传承。

只有当江辰修为达到练气一层,方能驾驭草木精华,进行炼丹。而练气一层,不过是修仙的初始境界,往上还有筑基,结丹,元婴等等……

为了治好妹妹的病疾。

江辰盘膝而坐,沐浴在日月精华下,尝试修行《九玄长生经》的修仙功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江辰原本以为,这所谓的修仙,困难重重。需要岁月蹉跎的打坐,方能从凡胎肉身,初见云霓,成为练气一层的修仙者。

但江辰万万没想到,仅仅一夜过去,自己的实力,就达到了练气一层,正式踏入修仙之列,简直匪夷所思。

而练气一层给江辰带来的好处,不光可以驾驭草木精华来炼丹,他的视力,听力,都得到了提升。

“我可以这么快踏入修仙之列,是因为这枚玉佩么?”

就在江辰激动时,突然,他发现胸前的玉佩,竟黯淡了几分。

这玉佩是江辰父亲留下的。之前,江辰还以为,这玉佩是寻常的玉石,但如今看来……这玉石,应该和修仙有关。

“看样子,这玉佩应该是我修仙的关键,以后遇到类似的东西,我要多加留意才行。”

江辰下意识想到。

突然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安思妍打过来的。

“安思妍,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么?”

江辰接起电话,语气平易近人。

“江辰,你赶紧来安家一趟,我爷爷……我爷爷他突然晕倒了,而且还一直咳血。”电话中,安思妍的声音有些急促和不安,隐约还带着几分哭腔。

“什么?安老爷子昏倒了?好,我马上到。”

江辰没有废话,他拿上昨天从百草斋买的珍贵草药,连忙打车来到了南水市安家。

“江辰,你可算来了。”

安家庄园外,安思妍已经等候多时,她看到江辰后,连忙小跑过来,语气带着几分歉意,“江辰,这么早给你打电话,没影响你休息吧?”

“没事。”

江辰微微摇头,同时他问道,“你爷爷呢?”

“我爷爷已经醒了,不过他身体情况依旧很不好,不停咳血,你现在有办法治好他么?”

安思妍犹豫了下,很没底气的说道。

“当然。”

想到自己成为练气一层的修仙者,可以炼制青阳丹,江辰微微一笑。

很快。

江辰跟在安思妍身后,来到了安海山修养的别墅中。

如今这别墅里。

除了安海山和几名安家的下人外,还站着白煜,以及一名身穿唐装,眉宇慈祥的白发老者。这老者莫约七十来岁,脸上的气色格外精神。最关键的是,这老者江辰认识,对方是金陵省的神医,陆长枫,当年去过江家问诊。

“思妍,你怎么又把这小子带到安家来了?”

看到江辰和安思妍并肩走来,躺在床上的安海山眉宇一沉。

“爷爷,之前我看你晕倒,所以就……就喊江辰来给你治病。”安思妍弱弱说道。方才她看到安海山昏倒,下意识就想到了江辰。

“给我治病?”

安海山不可否置的一笑,“不用了,白煜喊来了他的老师陆神医,哪还需要其他人给我治病?”

白煜看了眼安思妍,语重心长道,“安小姐,你不要再被这江辰欺骗了,他哪里懂治病?这小子之前能治好安老,完全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你还是多听你爷爷的话,少和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你身份太高,江辰接近你,肯定想对你图谋不轨。”

“江辰不是那样的人!”安思妍气急的说道。

“怎么不是?”这时,一直沉默的安海山突然道,“江辰一个上门女婿,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爷爷,你调查江辰?”

安思妍脸色一变。

“思妍,爷爷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安海山说着,他深邃如星的眸子,又看向江辰,语气不温不火,“江辰,你原来是江家大少,和思妍当过同学,后来你为了给妹妹治病,入赘南水李家,我说的可对?”

“对。”

江辰很平静的点头,没有逃避过去的经历。

“生在江家,你的身份和思妍也算门当户对,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如今你被江家扫地出门,和思妍已是不同圈子的人。”

“龙不与蛇居,我希望你可以明白这个道理。”

“爷爷,你干嘛啊?”看着安海山一副咄咄逼人的语态,安思妍有些赌气道,“江辰一片好心来安家给你看病,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安海山没回答,而是改口道,“思妍,去带江辰买几件体面的衣服,他这身行头有些破旧了。”

安思妍知道爷爷这是送客的意思,不由气的跺脚。

江辰见安老爷子不欢迎自己,他并没有生气,只平静说道,“安爷爷,买衣服不着急,但是你的病……如果今天治不好,那么你会死的很惨。”

“哼,谁告诉你安老的病今天治不好的?你当我老师是空气么?!”白煜冷冷的看向江辰,言辞尖酸刻薄,“我老师可是玄针问诊一脉的第六十四代传人,安老的病对我老师而言,不过是小儿科。”

“他治不好安老爷子的。”

江辰微微摇头。

“哦?”

陆神医意外的看了眼江辰,然后微笑道,“年轻人有点成就,应该谦卑,而不是盲目的自大和狂妄。你和我徒弟白煜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不过是运气好,治好了安老。等你什么时候站在金陵医术之巅,再来质疑我吧。”

“陆神医,你不用和一个小辈解释那么多。你所站在的高度,江辰一辈子都难以理解。”安海山微微一笑,然后他平躺下来,等着陆长枫给自己医治。

陆长枫拿出药箱,从里面取出一根金针,小心翼翼的刺入安老爷子眉心。

“嗯?”

随着陆长枫这一针扎下去,江辰发现,安老爷子眉心的黑色煞气,居然暗淡了几分。

“看来,这陆神医还真有几分门道。”江辰感慨一声,跟着他走上前,面无表情的对陆长枫道,“陆神医,我劝你马上停手!”

“小子,你什么意思?”

不等陆长枫开口,身旁白煜便不悦的看向江辰,“你是在担心我老师治好安老,拆穿你天真的谎言么?”

江辰摇了摇头,“白煜大夫,你老师虽有几分医术手段,但还是那句话,他治不好安爷爷子,而且,如果他再扎一针下去,安老爷子必定会七窍流血,岌岌可危。”

“简直荒谬!”

陆长枫嗤笑一声,冷漠的对江辰道,“我陆长枫行医问诊,医术名传金陵省时,你可能还在家穿纸尿裤呢。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指点点?”

“爷爷,你就相信江辰一次吧。”安思妍犹豫了下,忍不住劝说安海山。

“闭嘴!”

安海山恼怒的看向安思妍,语气不耐烦,“难道我要让陆神医在旁看着,让江辰一个门外汉来给我治病?他是医生么?”

“……”

安思妍张张嘴,欲言又止,只觉得喉咙里像卡了鱼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神医,我孙女交友不慎,让你见笑了。”安海山一脸歉意的看向陆长枫,示意他继续给自己治病。

“无碍,年轻人走点弯路很正常。”

陆长枫笑了笑,然后他拿起金针,快准狠的扎在了安老爷子的眉心。

“啊!”

一道歇斯底里的痛苦声,瞬间在别墅中回荡。紧接着,就见安老爷子捂着头,不断的口吐黑血,然后是他的眼睛、耳朵、鼻子……

最后整个人七窍流血,样子无比狰狞。

“安老?!”

看到安海山的凄惨模样,陆长枫和那些安家下人都吓了一跳。就连白煜医生也不可思议的瞪大眼,匪夷所思的盯着江辰。

怎么会这样?

这个连医生都不算的小子,怎么会一而再的诊断出安海山的病情?

……

“这是巧合么?”白煜医生自言自语,不愿意相信,自己老师不如江辰的事实。

陆长枫一脸难看的站在安海山身旁,拿着金针的手,微微颤抖。他在金陵省行医多年,还是第一次给人看错病。

“陆神医,我爷爷他怎么了?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见安海山七窍流血,安思妍吓的脸都白了。这一次安老爷子的症状,明显比之前更加可怕。

“我只是用了祖传的玄针问诊帮安老调理气血,可没想到……”

陆长枫苦笑连连。

“哼,什么玄针问诊,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和白煜都是来害我爷爷的!”

安思妍冷漠的瞪了眼两人,然后走到江辰身旁,语气十分紧张,“江辰,我爷爷现在这样,你还有办法治他么?”

事到如今,安思妍除了把希望寄托在江辰身上,她已经别无他法。

“如果之前陆神医没有扎下那一针,我还有九成把握,但现在……我只有七成把握。”

江辰很保守的说道。

其实青阳丹完全可以治好安海山,但江辰之前没有炼过丹,害怕炼丹失败。

“七成?我说江辰,你在这吹什么牛?安老爷子现在的情况,已经是临死边缘,就是大罗神仙都不敢说七成把握救下他,你一个连医生资格证都没有的门外汉,究竟哪来的自信?”

白煜不想看到江辰出风头,当下尖酸刻薄道。

“你不信?”

江辰反问白煜医生。

“我当然不信,你今天要是治好了安老爷子,我立马跪下拜你为师。”

白煜冷声道。

江辰笑笑不说话,而是看向安思妍,“安思妍,你们家里有灶台么?”

“有的。”

安思妍带江辰来到灶台前。

江辰拿出昨天从百草斋买来的草药,二话不说,全部丢到火炉里,让大火焚烧药草。

“这小子一定是疯了。”

看到江辰的行为,白煜医生心中更加不屑,“哪有人煮药这么煮的?简直是暴遣天物,门外汉终究是门外汉,连中草药怎么熬制的都不会。”

陆长枫静静的看着江辰,一句话没说,只微微皱着眉。

江辰的举动,让陆长枫想到了一个传说,但很快,陆长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可能。

江辰二十来岁的年龄,怎么可能懂得炼丹术?

突然这个时候。

轰的一声。

灶台前的炉火,蓦地发生了爆炸,无数火光四溢,令安家别墅变得凌乱不堪。

“江辰!你是不是疯了?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么?!”

爆炸之后,白煜第一个站出来,开始指责江辰,“你没本事给安老治病就算了,还想拉我们大家一起陪葬?你良心何在?”

如今白煜脸庞乌黑,看上去好不狼狈。

“成功了?”

江辰没理会白煜的叫嚣,而是快速上前,在乌黑的草药灰烬中,翻找出了一枚焦青色的丹丸。这丹丸拇指大小,四溢着浓浓的焦灼气味。

“次丹?”

江辰忍不住苦笑。在《九玄长生经》的记载中,丹药为次丹和成品丹。而次丹就是半成品。

“次丹应该也足够了。”江辰说着,连忙把次丹递给安思妍,“安思妍,快把这个给你爷爷吃了。”

“这是什么东西?”

安思妍一脸迟疑。

“这是给你爷爷治病的药。”

江辰如实回答。

“哼,真是笑话。这黑不溜秋的泥丸,又焦又臭,你江辰指望它给安老爷子治病,简直是天方夜谭!”

白煜医生捂着鼻子,一脸厌恶的看向江辰,“哗众取宠的小丑!”

“思妍……”这时,安海山被爆炸声惊醒,他一脸血的躺在床上,样子十分虚弱和憔悴。

“爷爷,我在。”

安思妍连忙跑到安老爷子面前。

“思妍,可能爷爷以后都没办法陪你了,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安海山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我不要爷爷离开我……”

安思妍目光泛着泪花,“你说过,要看到我结婚生子,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你不能离开我。”

“思妍,对不起。”

安海山哽咽道,“是爷爷食言了。以后爷爷不会再强迫你的人生,你想和谁在一起,爷爷都不会阻拦。”

临死前。

安海山也算看开了,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快乐,而不是一味的追求名利和权势。

“不,爷爷你不会死的。”

安思妍连忙把‘青阳丹’放在安海山面前,潸然泪下道,“爷爷,你快点吃了它,江辰说它可以治你的病。”

“安小姐,安老离死不远,这丹丸又黑又焦,你还是别让他吃了。万一这东西有毒,安老连死都不能体面。”

白煜医生走过来,轻声劝说安思妍,“江辰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他拿出来的丹丸,肯定是残次品,吃了会死人的。”

“无妨,我吃。”

安海山一口咽下青阳丹,十分艰难的挤出一抹笑容,“都快要死的人了,哪能让孙女不开心?”

“爷爷……”

听到安海山的话,安思妍又是止不住的失声痛哭起来。

“安爷爷,你感觉身体怎么样?”

看到安海山吃了青阳丹,江辰走过来,语气很关心。

“哼,江辰,安老吃了你的丹药,已经停止呼吸了,你还问他身体怎么样?你是何居心?”

白煜冷冷的瞪着江辰,“还七成把握治好安老爷子?您一个信口雌黄的年轻人,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

陆长枫看到安海山没了呼吸,他心中却松了一口气。

之前江辰拿出‘青阳丹’的时候,他真的被吓了一跳,还以为传闻中的炼丹之术重见天日,原来不过是虚惊一场。

“白煜,我们走,不要打扰死者清净。”

陆长枫对白煜说了声,然后走到安思妍身旁,“安小姐,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节哀顺变。”

“呜呜。”

安思妍抱着安海山一个劲的哭。

“小子,你害死了安老爷子,好好等着承受安家的怒火吧。”临走前,白煜幸灾乐祸的看向江辰。

“谁告诉你们,安老爷子死了?”

江辰平静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

病床上,原本没了呼吸的安海山,竟奇迹般的苏醒过来,不仅如此,安海山的气色,精神,也越来越好,完全看不出生病的迹象。

“什么?这怎么可能!?”

看到安老爷子奇迹般的死而复生,原本打算离开安家的陆长枫和白煜齐齐一愣,两人呆若木鸡的相互对视,眼里尽是匪夷所思。

“怎么会这样?安老爷子居然活了?”

白煜医生喃喃一句,跟着他想到了什么,下意识询问陆长枫,“老师,这是回光返照么?”

陆长枫不语,只神色复杂的看向江辰,心中难以平静。

“爷爷!”

这时,安思妍也看到安老爷子苏醒,就见她喜极而泣的哽咽道,“呜呜,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此刻安思妍的心情,就如同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前一秒,她还以为要和爷爷天人相隔,整个人悲痛欲绝,没想到下一秒,安海山居然活了……

“思妍,不要哭了,爷爷怎么会不要你?”

安海山揉了揉安思妍的脑袋,同时他连忙从病床上下来,给江辰重重的行了一礼,样子感激不已,“江小兄弟,多谢你为我治病。”

如今安海山是发自心扉的感激江辰。

因为他知道……

没有眼前的年轻人,自己可能要命丧黄泉了。

“安爷爷不用客气。”江辰笑着摇头,又开始询问安海山的身体情况,“安爷爷,你感觉身体怎么样?”

安海山吃的‘青阳丹’毕竟是残次品,江辰担心会有副作用出现。

“怎么样?”

安海山爽朗一笑,“哈哈,我感觉身体非常好,仿佛年轻了十岁。”

“安老,要不你再让我老师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白煜医生犹豫了下,有些不死心道,“我怕江辰根本没有治好你,你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的假象。”

“不必了!”

安海山冷着脸,拒绝了白煜的提议,“我相信江小兄弟。”

“可是……”

白煜还欲再言,但陆长枫却出声打断了他,“闭嘴!白煜,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质疑江神医的医术?”

“江神医?”

白煜张张嘴,瞠目结舌的看向江辰,自己的老师居然称呼江辰为神医?

“江神医,我徒弟不懂事,我替他给您陪个不是。”

陆长枫走上前,放低姿态的对江辰拱了拱手,“没想到江神医竟掌握了传闻中的炼丹术,实在失敬失敬。”这一刻,陆长枫的傲慢神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善意的讨好和恭维。

“你也知道炼丹术?”

江辰微微动容。他没想到,陆长枫居然会知晓《九玄长生经》记载的炼丹术。

“年轻时曾听一位医术界的老前辈说过炼丹术。”

陆长枫笑了笑。

“爷爷,你看吧,我都说了江辰能治好你的病,你还不信。”见陆神医一个劲吹捧江辰,安思妍委屈的娇哼一声。

“思妍,对不起,是爷爷错怪你和江小兄弟了。”

安海山愧疚道,跟着他看向江辰,一脸认真道,“江小兄弟救了我的命,不知你想要什么作为报答?”

“我不需要报答。”

江辰摇了摇头。

“爷爷,江辰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呢。要不你把南水市的云裳雅居送给他吧?”

安思妍主动帮江辰讨要好处。

“安小姐,使不得啊,云裳雅居可是你的婚房。”

几名安家下人连忙劝说安思妍。

安海山笑了笑,他把别墅钥匙拿出来,放在江辰面前,“江小兄弟,以后云裳雅居这处豪宅,就归你名下了。”

“谢谢爷爷。”

不等江辰开口,安思妍就把别墅钥匙放在江辰手里。

“安思妍,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江辰摇摇头,他听说过云裳雅居,那可是南水市前十的云顶别墅,比李家豪宅都要气派。

“不要?难道你以后想露宿街头么?”

安思妍严肃质问。

“这……”

江辰一时语塞,最后只好硬着头皮收下云裳雅居。

“爷爷,江辰还没有体面的工作,你再给他安排个工作吧。我看永安集团副总这个职位就不错,正好让江辰辅佐我。”

见江辰收下别墅,安思妍又笑着对安海山道。

“行,行,都依你。”

安海山苦笑的点头,他人老成精,岂会看不出安思妍对江辰有意思?

若以前。

安海山肯定不会接受江辰这种普通人和安思妍走在一起,但现在?安海山经历过一次生死,已经看开了。

无论安思妍想和谁在一起,只要开心快乐就够了。

“嘻,谢谢爷爷。”

安思妍俏皮一笑,紧接着她拉起江辰的手,声情并茂道,“江辰,走,我先带你去看看你的新家。”

“好。”

江辰点头应了声。

很快。

安思妍和江辰来到了云裳雅居。

不同于安家豪宅的壮丽,云裳雅居十分优美秀气。四周湖泊上的雾气交织下,更让人有种来到世外桃源的错觉。

“嗯?这地方?”

当来到云裳雅居后,江辰竟意外的发现,这里的灵气,远远比南水市其他地方要浓郁。

“在这里修行《九玄长生经》的仙法,应该会事半功倍吧?”

江辰若有所思的想到。

“江辰,你以后就住这里,如果你一个人害怕的话,看在我们老同学的份上,我可以陪你一起住。”

安思妍贴近江辰,俏脸莫名有些发红。

如今安思妍对江辰有说不出的依赖。可能是因为江辰在她人生最绝望的时候,给她带来了希望的光。

“啥?和我一起住?”

江辰错愣的看向安思妍,跟着他心跳就开始剧烈加速。

要知道。

安思妍可是江辰学生时期的初恋,要说江辰对安思妍没有好感?那肯定是骗人的。

“嘻嘻,我逗你的。”

安思妍捂嘴调侃,“人家可是清纯少女,怎么会随便和男生同居?”说完,安思妍挥手和江辰告别,“江辰,我先回家了,明天你别忘了来永安集团上班。”

“好……”

江辰下意识点头。

等安思妍走后,江辰去附近的商场买了生活用品,可在这里,他却遇到了一个不想见到的人。

“江辰?”李欣茹看到他,顿时寒着脸,怒斥的骂道,“你这废物有病是吧?我们都已经离婚了,你还来纠缠我?信不信我老公打死你?”

“李欣茹,你少自作多情,我没有纠缠你,我只是住这附近。”

看着不近人情的李欣茹,江辰面无表情说道。

……


>>>点此阅读《药王殿》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