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兮李夜璟小说免费阅读-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

作者:榛苓兮

主角:叶婉兮,李夜璟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主人公是叶婉兮,李夜璟)是来自榛苓兮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她来自中医世家,穿越在成亲夜,次日就被他丢去深山老林。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医。四年里他出征在外,声名鹊起,却带回一个女子。四年后,他让人送她一张和离书。和离书给她,让她不用回来了。不想她携子归来,找他分家产。他说:让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离。不稀罕,我只要家产我不立侧妃不纳妾。她说:和离吧,记得多分我家产他大怒:你闭嘴,我们之间只有死离,没有和离。

书评专区:

听雨客舟中:在他的书中往往能见识到一些极浪漫的风景,又隐含着几分对人世的思考,颇具仙韵。

落日是天涯:本书前期十分好看,无论是铺垫还是情节起伏都恰到好处。后期故事更是像画卷一样徐徐展开,首尾呼应,才能铺开如此宏大场面的剧情。
![5..jpg][1]

《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免费阅读

第8章 小神医

哦,要再被小主子折腾下去,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活不长了。
雀儿面色大变,急道:“咋就活不长了呢?王妃,您快给看看吧。”
叶婉兮看了看面色灰白的刀赫,拍拍叶玺的脑瓜子道:“你快把他吓死了,宝儿,帮娘掌灯。”
被灯油支配的刀赫全身一僵。
叶婉兮自顾的给刀赫检查一番,要拉他的裤子的时候,他又吓得急忙说:“王妃使不得,您随便给我开点儿伤药就好。”
叶婉兮说:“我得看看伤口需不需要清创。”
“不,不用不用,我这皮糙肉厚的,一点儿小伤而已,养两天就好了。”刀赫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裤子。
他不光是疼怕了,还为护着自己的节操。
叶婉兮沉着脸,“若是需要清创你却不许,搞不好会感染。一旦感染,轻则瘫痪,重则要你的命,你确定不让我看?”
雀儿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面子,你要瘫了死了谁跟你?快给王妃看看吧。”
这不成啊,他将来还要跟雀儿好好过日子呢。
刀赫想着小公子方才说的话来,都说没掉过牙的孩子说话忒准,自己不会真的……
罢了,为了命,节操不要了。
“看,盼王妃轻轻看。”
叶婉兮检查一番,顿时松了口气。
这伤瞧着打得是皮开肉绽,不过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
想来那行仗之人也有几分本事。
“算你运气好,姓李的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我这儿的伤药你用着,这几天你就别起身了,趴着睡吧。”
说罢,拿了伤药出来给到雀儿。
“这几天你不用上我哪儿伺候,就留在这里照顾刀赫吧。他只能趴在床上,吃喝拉撒都离不得人。”
雀儿忙不迭的点头。
“多谢王妃。”
“你留在这里给他上药,我一会儿让人送饭菜过来。”
出了刀赫的房间,叶婉兮捂了下咕咕叫的肚子。
该死的李夜璟,没给她拨下人就罢了,居然也没让人给他们送饭。
也好,他给的人她还不敢用呢,他送的饭她还担心有毒。
叶婉兮直接带着叶玺出了门,不过到王府正大门的时候,被人拦了下来。
“王妃,王爷有令,您不能出府。”
叶婉兮接口道:“行,你出府,去醉香楼给本王妃买些饭菜回来。”
“啊?”守门的侍卫一脸懵逼,原以为会为出府之事与王妃周旋一番,没想到王妃不按常理出牌。
他一个看大门的,第一次接到跑腿的活儿,有些不知所措。
“醉香楼知道不?”
守门的侍卫愣愣的点头。
“知道就好。”叶婉兮丢给他一锭沉沉的银子道:“他们的招牌菜各给本王妃上一份,现在就去,半个时辰内本王妃就要吃上。”
拿着银子的守卫不知所措,他一愣神间,王妃就已经带着孩子走远了。
“这……这怎么办啊?”
“去临水居,让王爷定夺吧。”
侍卫去了临水居,捧着那锭银子犹如捧着一只烫手山芋,低着头,偷偷瞄了一眼面色铁青的王爷。
心想,到底怎么着,您倒是发话啊,王妃可是说了,半个时辰内她要吃到醉香楼的饭菜。
“咳咳,璟哥。”躺在床上的白紫鸢面色苍白,声音细得犹如蚊吟。
“我没事了,大夫说我喝了这药就能退热,你去照顾王妃姐姐吧,她还饿着肚子呢。”
旁边一个丫鬟小声的说:“谁不是饿着肚子呢?小姐突然病重,救治到现在,小姐与王爷也没吃晚饭呢。”
“闭嘴,咳咳咳,王爷在此,岂有你说话的份?”白紫鸢虚弱的训斥。
小丫鬟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守卫大着胆子问:“王爷您看,小的要不要去醉香楼帮王妃跑个腿?”
李夜璟却说:“她没有吵着要出去?”
守卫:“……”王爷的关注点在哪儿?
不过他也奇怪啊,王妃并没有吵着要出去。
“没有,小的说王妃不能出府,王妃便给了小的这锭银子。”
李夜璟琢磨,这女人,莫非真的只是想吃饭而已,而不是想偷跑出去告状?
“王爷,您看这时辰不早了,小的要不要去?还是让厨房给王妃送饭菜去?”
李夜璟淡淡道:“她若肯吃厨房的饭菜,又岂会让你去跑腿?去吧。”
“是,王爷。”
李夜璟宽大袖袍下的手紧了紧,蓦地一声冷哼,吓得一旁伺候的下人一个哆嗦。
“不吃王府的饭?好哇,我看你硬气到几时。”
屋内的下人面面相觑。
床上的白紫鸢伸出手,小心的出声:“王妃姐姐大抵是吃不惯王府的食物,王爷要不换个厨子?”
“吃不惯便吃不惯,她那点儿银子,我看她能吃得起几顿醉香楼的饭菜。”
说罢,他气愤的拂袖而去。
可刚走出门口,他又折返回来,“好好照顾好白姑娘,助她早日养好身体,好跟本王进宫面圣。”
白紫鸢看着那空荡荡的门,嘴唇被咬得苍白。
就这么急着面圣吗?你还没和离,叫我如何面圣?
“你们不是说,璟哥从来都不喜欢那个姓叶的吗?”
“是啊,王爷打小就讨厌她,可她脸皮厚啊,仗着丽妃娘娘对她的喜爱,死皮赖脸的对王爷死缠烂打。前些年丽妃娘娘去了,偏偏又留下遗言,一定要让王爷娶她,王爷一直都很孝顺,娶他也是迫不得已。”
“那……可他们有了孩子。”
“哎哟,要说她不要脸呢?王爷原本就打算成亲后立刻去边关,眼不见心不烦。哪晓得她那么不要脸,竟然在成亲那晚给王爷下药,王爷破了她的身子,这才有了那孩子。”
“嘘。”另有一个人立刻道:“嬷嬷,不是说了不能提孩子的事吗?小心被王爷听了去,撕烂你的嘴。”
嬷嬷后怕得连连点头,又压低了声音对白紫鸢道:“您看,咱王爷不让人知道那孩子的存在,八成是不想要那孩子。您就放心吧,咱们府上就算有世子,也是您与王爷生的。”
白紫鸢这才露出笑脸来。
只是回想着李夜璟刚才生气的样子,她又有些不喜。
她不希望他有过多的情绪放在别人身上,尤其是姓叶的,哪怕是生气也不行。
叶婉兮能老老实实带着她的儿子离开王府最好,如若不然……哼。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2]----------第9章 王妃没排面叶婉兮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让雀儿拿了几道去,剩下的饭菜他们娘俩也吃不完,听着叶玺都吃得打嗝了,她一把将他的碗拖过来。“不能再吃了。”“嗝,这是醉香楼的饭菜耶,娘,咱们难得吃一顿好的,让我多吃一点嘛。”叶婉兮瞪了他一眼,“你这是嫌弃为娘的厨艺喽?”叶玺急忙摇头,“娘做的家常小菜很好吃啊,可是怎么跟醉香楼的大厨比嘛?”叶婉兮:“……”“娘,再让我吃一点嘛。”“不准吃了,都这么晚了,吃多了小心积食。”叶玺撅着小嘴。叶婉兮只得安慰道:“明个儿我们再点如何?”叶玺眼前一亮,“再点醉香楼的饭菜吗?”“嗯呐,明个儿咱们将醉香楼的掌柜叫来,让他们醉香楼每日三餐按时给咱们送饭菜,把咱们的伙食给包了,如何?”“好,好哇好哇,我要天天吃醉香楼的美食,我要将他们一百零八道糕点都吃个遍。”“好,除了一日三餐外,再加一道下午茶。”次日,叶婉兮还真让侍卫去叫醉香楼的掌柜过来。看大门的侍卫自己做不了主,又去请教李夜璟。“王爷,王妃说要去找醉香楼的掌柜,卑职没放她出去,她便说要让卑职去将醉香楼的掌柜叫进府里来,您看如何是好啊?”王妃昨日被接回来,到现在都没有对外公布,京城里的人都还不知道她回来了,回头那醉香楼的掌柜一见了她,不就知道了嘛。所以,侍卫也十分的为难。“叫来干嘛?莫非她还要订餐?”侍卫立刻道:“是。”李夜璟:“……”“王妃说她以后就吃醉香楼的饭菜了,这是笔大买卖,所以得将醉香楼的老板叫过来好好商议个菜单。”李夜璟一个踉跄,“她以后都吃醉香楼的饭菜了?”“王妃是这么说的。”李夜璟盘算着这些年来他给了她多少伙食费,粗略算了笔账,她手中顶多就几百两,那点儿银子她能在醉香楼干几顿?李夜璟沉默半晌,侍卫站着默不作声,等着他的指示。过了好一会儿,李夜璟才摆手道:“随她的吧,有她哭的时候。”“是。”楚王府的侍卫去醉香楼叫掌柜的到府上,打的是楚王的名头,不想见到的人是楚王妃。掌柜的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不是说楚王妃早在新婚当夜就被楚王蹂躏死了吗?楚王府的人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是惨叫了一夜来着。如今瞧着楚王妃这气韵容貌更胜从前,分明是这四年的小日子过得可滋润,才保养得这样好,看来传言不可信。“不知王妃有何指教?”叶婉兮放下算盘,抬了抬手,“赐座。”话音一落,她有些尴尬。她没下人使唤啊,李夜璟这狗贼将刀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雀儿端屎端尿的伺候着,她这儿现在连一个下人都没有。不过话已经说出口,若是叫不动人,她这王妃岂不是很没面子?于是她沉着脸瞪向带掌柜来的那个侍卫。“是本王妃声音太小了,还是你耳朵聋了?”侍卫一个激灵,忙不迭的去端了个秀墩给掌柜的坐下。掌柜的尴尬的说着客气的话。叶婉兮的脸色变得很快,立刻由阴转晴,露出一张笑脸来。“掌柜的,我儿喜欢吃你家的饭菜,以后麻烦你按照这个菜单给我们准备一日三餐,并让人送到府上。”说罢,她将菜单,银票,还有一块青玉一并推给了掌柜的。“这是一个月的钱。”详细的菜单与银票都算不得什么,楚王妃口中的‘我儿’也算不得什么,既然楚王妃都活得好好的,他们有孩子了又算什么事?关键是这块青玉。这块青玉是天下商行联合发售,拢共就发出过五枚,他的大老板哪儿有一枚,这个他知道,可另外四枚,也都在参加了天下商行的各位巨头手上,但楚王妃手里为什么会有一块?这一块青玉不光代表着他们的身份,而且在天下商行里的加盟店里消费,可全场五折。掌柜的仔细检查过了,玉佩是真的。他将银票与菜单放进袖子里,玉佩退还给了叶婉兮。“王妃,咱们醉香楼的饭菜望您多多品鉴。”“嗯,去吧。”“草民告退。”侍卫将掌柜的带出沁芳院,直接带去了李夜璟那儿。李夜璟看完菜单,又数完了银票挑眉,“你们醉香楼的饭菜降价了?”掌柜吃不准王妃的青玉什么来头,不敢乱说,于是道:“王妃一次性消费了一个月,有一定优惠。”“是吗?”李夜璟锐利的眼神看着掌柜,让他有种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早年他也没少见这位楚王,他身上有的是少年人的意气风发,为人也还算随和,却很少像现在这样,给人一种压迫感。掌柜大气都不敢出,低声应道:“是。”李夜璟将菜单和银票合起来,丢还给他,“今日的事,一个字都不准透露出去,尤其是在沁芳院的所见所闻。”掌柜不敢问缘由,也不敢去猜,连连称是。李夜璟这才抬起修长的手指,“去吧。”掌柜如释重负,拿了东西连连告退。李夜璟合掌枕在脑后,回想着菜单里的食物,属于小孩子的那一份。这小子竟与自己年幼时的口味相符,都喜欢吃酥甜好看的点心。从昨日接他们回来后,他还没与叶玺单独相处过,都被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给耽搁了。李夜璟轻勾了下唇,起身去往沁芳院。窗前,叶婉兮正拿着算盘算着什么,那个小小的身影则是坐在一边安静的看书。他才多大?三岁而已,三岁他看得懂书吗?李夜璟加快了脚步。叶婉兮感受到至门口传来的压迫感,侧头看去,便见着李夜璟顶着一张阴晴不定的脸正盯着他们。她熟练的收起算盘,账本,塞入桌子的抽屉里,随后阴阳怪气的道:“哎哟,我这王妃没排面呐,连个看门的都没有,我看不做也罢。姓李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写和离书?”[>>>>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2]----------第10章 我叫叶玺,不叫李叶玺李夜璟原本阴晴不定的脸,现在彻底转阴。原本她连名带姓的叫他李夜璟,就够气人的,现在那两字也省了,只剩下姓李的?李夜璟沉着脸冷哼一声,“你不是在醉香楼定了一个月的伙食?”叶婉兮并不惊讶他会知道,毕竟这府中全都是他的狗腿子。“姓李的,你打我的人,又软禁我们便罢了,你不能一点儿隐私都不给我们吧?你鬼鬼祟祟的进来想干什么?”李夜璟瞪眼:“本王何时鬼鬼祟祟的进来?本王是大大方方的从沁芳院的正门进来。”叶婉兮眉毛一挑,“得嘞,和离书带了吗?”“带了如何,没带又如何?”“带了就麻溜的拿出来,没带就麻溜的怎么进的就怎么出。”“你……”李夜璟气红了脸,这女人说话句句带刺。原本他不是来找她吵架的,他是来看儿子的,没跟儿子说上一句话,反而又同她吵起来了,真是见鬼。“和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没那么快。”“嗯,我能理解。”毕竟王府这么大嘛,分起家来肯定麻烦。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多给他一些时间也是可以的。“那么你在将和离书弄好之前,最好少往我这里跑,免得人家以为你对我余情未了,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李夜璟冷笑,“你想多了,从未有过情,何来余情未了?”叶婉兮微愣,随后笑着赔礼,“对对,是我用词不当,那么你可以走了吗?”“不可以。”叶婉兮:“……”“你少自作多情,本王来此和你半点儿关系都没有,本王是来看叶玺的。”李夜璟向叶玺走去,到他跟前蹲下身,那脸色竟难得的柔和。“你叫李叶玺对吗?”叶玺摇头,小脸上的肉肉也跟着抖起来。“我不叫李叶玺,我就叫叶玺。”李夜璟面色一僵,原本和煦暖阳般的脸色,瞬间结冰。“叶婉兮。”他豁的站起来,眸光中燃着熊熊大火,怒视着叶婉兮道:“你最好给本王一个解释。”叶婉兮心想,在分家产和离之前,跟他姓就跟他姓吧,反正她早晚会将李叶玺的那个李字去掉的。她急忙跑去叶玺身边,将他护在身后,“你凶什么凶啊,有什么好解释的?他才三岁,哪懂这么多啊?我们常叫他叶玺叶玺,他自然以为自己叫叶玺喽。”“你当本王好糊弄?”“信不信随便你喽,小时候家里下人都叫我小姐小姐,我还以为自己叫小姐呢,本来就没什么奇怪的嘛。”他觉得她在糊弄自己,可他没有证据。且她的话让他无从反驳,只一口气憋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实在难受。这个女人,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都有本事将自己气得失去理智。这些年来,她也始终如一的讨厌。李夜璟再次蹲下身,试图与叶玺沟通。不想这孩子惧怕的看着自己,一个劲儿的往叶婉兮身后躲,根本不给他亲近的机会。他只得耐着性子道:“我是你爹,你可以叫我爹,或者父王,快到爹这儿来,让爹好好看看你。”叶玺躲得更远了。然后叶婉兮还在那儿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看看你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将孩子都吓成什么样了?下次想同他说话,麻烦你换张好看的脸过来。”说完,叶婉兮还冲他翻了个白眼。李夜璟一阵心梗。小时候不止一次听父皇抱怨,说母妃有了自己后,满心眼里都是孩子,都不同他亲厚了,看来这话是真的。以前叶婉兮可是对自己没脸没皮的死缠烂打,现在好了,竟然一脸嫌弃,还冲自己翻白眼。这样也好,回头和离得也干脆。李夜璟没跟儿子亲近成,灰溜溜的离开了沁芳院。等他走后,叶婉兮将叶玺从身后拎出来。“乖宝,行了,别装了,他走了。”叶玺看着李夜璟离开的方向,“他真是我爹?”“嗯。”“切,娘,帮我换个爹。”“好嘞。”“什么时候换?”“呃……这个……咱们暂且先忍忍,等拿到了和离书,分得了家产,娘带你到江南去,你想要什么样的爹随你挑。”……蓝炜一直等在院外,见自家王爷出来,便急忙迎了上去。跟在后面狗腿的笑问,“王爷,抱着小公子了吗?三岁的孩子一定软软的吧,很可爱的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原本李夜璟就够郁闷的,这下一张脸更是黑成了锅底。蓝炜跟在他身边多年,最会揣摩他的脾气,见状,赶在他发飙前立刻道:“小孩子认生,一回生二回熟,王爷只要多与小公子接触,他就慢慢和您亲啦。”李夜璟的心情这才好一些。他叹了口气说:“本王倒不是生孩子的气,那么丁点儿的孩子懂什么呀?这都是叶婉兮这女人的错。”“这……”蓝炜觉得,小公子与王爷不亲近,也不能全怪王妃。毕竟小公子长这么大都没见过王爷,王爷与他而言就是个陌生人,不亲近也正常的嘛。但他不敢说。回头又听李夜璟自暴自弃的说:“本王受她气都是因为本王欠她的,哼,本王就是来还债的,谁让她娘救了本王的母妃呢?”蓝炜就不知说什么了。另一边,白紫鸢的人听说李夜璟去了沁芳院坐立不安,直接派了人去请,就说以自己病了为由将人抢回去。不过来人只在半路上就碰见了李夜璟,走也不是,退也不是。蓝炜见着了,便喊道:“春香,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春香眼见着自己被发现了,便硬着头皮上前道:“回王爷,是白姑娘又病了。”李夜璟皱眉,“怎么又病了?今早大夫不是才说没什么大碍了吗?”“这……奴婢也不知。”李夜璟抿着唇,面上有着不耐烦的神色。“蓝炜,去将大夫找回来,顺便让他带着行李常住府中。”“啊?这……”不好吧?“嗯?还不去?”“去去去,卑职这就去。”……[>>>>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394664122.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zhongyun&bookname=%E7%A5%9E%E5%8C%BB%E5%A8%98%E4%BA%B2%E5%A5%B9%E7%89%B9%E4%BC%9A%E8%AE%B2%E7%90%86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rm/36832.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