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风流》李楠承李夙伊小说-李楠承穿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名医风流

作者:柠檬213

主角:李楠承,李夙伊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抖音热门小说主角为李楠承李夙伊的古言小说《名医风流》(主人公是李楠承李夙伊)是来自柠檬213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柠檬213把小说《名医风流》中的故事主角李楠承李夙伊写的太精彩了,和其它配角对比李楠承李夙伊的形象更加鲜明了许多,剧情非常紧凑,风格多变,内容惊喜不断,非常吸引人继续读下去,该文文笔极好。

书评专区

蓬莱旧事:首先的承认作者下了很大的功夫在人物刻画这一方面,所以书中的每个角色,无论主角还是配角,都有灵魂!

又岂在朝朝暮暮:虚构的小说却隐喻着现实,文中描写的故事不禁让人浮现连篇。不可说,不能语,其中韵味需自己慢慢品尝。
![4.27.jpg][1]

《名医风流》免费阅读
第3章

眼前这女人只剩下一口气了!

这女人来历不明,会不会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女魔头呢?

她刚刚才杀了人,若是救了她,岂不是成了她的同伙了?

救活后把他这唯一的目击证人给灭口了怎么办?

所以,不能救!

李楠承当即打算去报官…

然而,李楠承转身刚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

回头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青衣女子,神色更纠结了。

作为一名医生大夫,李楠承又总归不能见死不救。

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对方就这样死在眼皮底下,而他无动于衷。

终于,内心在经历了一番异常煎熬的纠结之后,李楠承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这次碰上了我,算你运气好,命不该绝!”

转身回来,将躺在地上的青衣女子抱起。

返回房间,将她放在了床上。

此刻,青衣女子已经失去了意识。

身上的长裙沾满血迹后几近成了血红色,看上去异常刺眼。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若是普通人瞧见这一幕,恐怕此时早已直接呕吐出来了。

但医学专业出身的李楠承,对于眼前这一幕早已经驾轻就熟。

李楠承没有丝毫犹豫,开始动手脱去青衣女子身上的衣服。

只不过,衣服沾染了鲜血后贴在身上本就脱起来不那么容易。

眼看对方的呼吸越来越薄弱,李楠承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动手开撕。

“撕拉!”

李楠承直接将她身上沾满血迹的外衣撕开。

随即低头看去,瞧见在青衣女子胸口位置,有一处剑伤还在流着血。

血色隐隐带着几分青黑。

伤口很深,甚至能瞧见其中的白骨,足以说明这一剑到底刺的有多深。

看上去触目惊心。

究竟是什么人,下手这么狠?

看着都疼!

深呼吸口气,李楠承没有停顿,开始为她止血包扎。

虽说包扎这种事情做起来驾轻就熟,但此时受限于条件有限,李楠承也并没有大意。

在这个没有青霉素等药物的年代,伤口若是不处理好,万一感染了那可是随时能要人命的。

等到帮她止血处理完伤口之后,李楠承才略微松了口气。

只不过,伤口虽然包扎好了,但眼前这女子还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李楠承的目光落在青衣女子身上,眼神猛然一凝。

此刻,青衣女子原本白皙的皮肤,已经开始呈现出乌紫,青黑的颜色。

顺着脖子而下,经过胸口,小腹……

她浑身上下各处,都已经开始泛起紫黑色。

从症状上来看,眼前这青衣女子,已经中毒颇深。

李楠承眉头一皱,这到底是什么毒?竟然这么狠!

饶是李楠承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却也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么匪夷所思的毒。

毒性开始蔓延全身,若是不想办法解毒,即便她没有受重伤,也会死在剧毒攻心之下。

但是,问题又来了。

此刻李楠承的手上没有任何治疗所用的医疗器材,也没有任何药物。

屋里除了小药箱里的一副银针之外,再找不到别的有用的东西。

面对这从未听闻过的剧毒,让他一时间有些无从下手。

之前听那两人的对话,似乎提起过这女子所中的剧毒名。

好像是叫什么五毒散?

李楠承仔细思索着。

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似曾相识。

就在这一瞬间,李楠承脑海记忆中灵光一闪。

快步来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掀开了角落的一块石头。

紧接着,从石头下拿出了一个被掩盖住的黄色布包。

小心翼翼打开布包,一本古籍出现在李楠承的视线里。

书籍微微泛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没有名字。

这本书籍,是李老头留下来的遗物。

书籍里面,记录的是一些疑难杂症,珍贵药草介绍,以及一些稀奇毒药的介绍。

李楠承若是没有记错的话,他正是曾经在这本书籍上,看到过五毒散。

翻开书籍,很快,李楠承就在书中的末尾找到了五毒散。

五毒散,无色无味,乃是天下奇毒之一,出自药王谷。

百年前药王谷叛徒将毒药带出,后不知所踪。

之后,江湖正一门出现改良后的五毒散……

“中此毒者,将会在数日内全身瘫软,丧失全部力气。

若是运功,将会加速毒性散发。等到毒性侵入五脏六腑,神仙难救……”

李楠承微微一愣。

这药王谷,正一门是什么地方?

江湖门派吗?

没有太纠结,李楠承把关注点放在五毒散上。

这五毒散,有点猛,寻常人中了此毒,即便有解药,也会留下不小的后遗症。

轻则伤身伤肾,重则瘫痪不起。

即便是身怀内力的武林高手,若是中毒太深,恐怕也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这毒……有违人道啊!

李楠承的目光看向结尾处,那上面写着五毒散解毒之法。

“引魂草可治五毒散,取引魂草一株,剁碎或取汁,内服两日可去毒……

若无引魂草,中毒不深者,可由内力深厚高手运功帮助逼出毒性。

中毒深者,施针以逼毒,可有一线生机,施针脉络从……”

引魂草?

这什么玩意?

学医这么多年,李楠承从没听说过引魂草,更不知道上哪找。

至于那什么内力深厚的高手,先不说他现在也不知道上哪去找,就算找着了,也根本不管用。

此时这青衣女子中毒太深,毒性已经开始入侵五脏六腑了。

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施针逼毒?

李楠承眉头紧皱。

虽然这上面有详细告知李楠承如何施针,但以李楠承的理论知识来看,其中原理说的并不是很靠谱。

“咳……”

此刻,躺在床上的青衣女子昏迷中又猛烈的咳嗽了一声。

又是一口黑血吐出。

吐出这一口血,青衣女子浑身上下,仿佛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不好!

青衣女子,生命力在快速的流逝。

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李楠承将小药箱拿过来,迅速将银针铺开。

随即李楠承提针,手指娴熟的抽出一根银针,按照书籍上所言的施针手法,开始下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医风流》<<<<][2]----------第4章这一刻,李楠承的眼神全神贯注,浑身上下仿佛沉浸在一种无比认真的状态。李楠承施针速度很快,这得益于他专业的学习,又不断努力练习的成果。这玩意,吃的就是熟练度。身为一名中医,施针是最基本的技能。短短数分钟内,李楠承便已经连续施针数十。很快,青衣女子身上各处穴位,便已经扎满了银针。随着不断下针,那原本几乎已经没了生息的青衣女子,身体仿佛是受到了刺激一般,突然有了激烈的反应。娇躯在颤抖。白皙的皮肤逐渐涌现出大量汗珠,很快遍布全身,如同大汗淋漓一般。若是细心一点看,甚至能看到这大量的汗珠中,竟然呈现出几分黑色。毒汗!毒汗顺着身体皮肤毛孔被逼了出来!“……”当最后一针落下之后,李楠承仿佛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般。身子一阵摇晃,差点没摔倒。努力扶着旁边的床沿,李楠承只感觉眼前一黑,一阵头昏眼花,天旋地转。这是怎么回事?李楠承心中震惊!怎么会这么累?他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施针是一个体力活,施针的过程必须全神贯注,精力无比集中。但是,这一次的累,却仿佛是耗尽了他浑身所有的体力。这很不对劲。深呼吸几口气,许久之后,李楠承才恢复了几分力气。他的目光看向床上的女子,神色有几分紧张。他能做的已经全部做完了,剩下的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躺在床上的青衣女子,浑身上下各处遍布银针。密密麻麻。而此刻,她的娇躯依旧在剧烈的反应着。在颤抖。随着银针轻微颤抖,她的身子仿佛在经受着什么争斗,不停的颤抖着。不断有汗珠往外溢出,床单已经湿成一片!李楠承面露惊奇神色。即便是他以前有不少施针的场面,但却从来没有见过患者有这样的反应。眼前的这一幕,让他大开眼界。随着银针不断的刺激着青衣女子的身体,原本已经浮现在皮肤上的青黑色,逐渐的在变浅。一点一点的在消退。她的皮肤,正在逐渐的恢复之前的白皙。终于,似乎到了一个临界点。躺在床上的青衣女子突然猛的吐出了几口黑血。黑血中,散发着无比腥臭难闻的气息,弥漫在房间里。随着这几口黑血吐出去之后,躺在床上的青衣女子逐渐安静了下来。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呼吸已经渐渐恢复平稳。身上肌肤的青黑色,此刻也完全消散。瞧见这一幕,李楠承猛然松了口气。还好。总算是救下来了。“好家伙,救你一命还差点要了我半条命。”李楠承不太清楚为何刚才给她施针时会如此消耗大量精力和体力,只能将原因归咎于那本医书上。翻看着手上的医书,李楠承啧啧称奇。这本医术,的确是件很重要的宝贝。不过奇怪的是,李楠承他爹不过是个医术很一般的山村野医而已。为何会有一本如此神奇的医书?还有,记忆里他老爹就没施过针,去给他留了这副银针。虽然李楠承看不出这银针的材质,却也能感觉的出,这银针并不是普通货色。想不通原因,李楠承也不再纠结。小心翼翼将医书收了起来,随即又回到床边。此时,床上的青衣女子呼吸逐渐恢复正常。虽然体内的毒素没有完全清除,但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李楠承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女子的颜值是真的抗打。即便是此时无比虚弱的情况下,这张倾城的脸蛋依旧让人惊艳。一时间,李楠承内心开始有几分恍惚。他甚至有点怀疑,他救这个女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深呼吸口气,李楠承回过神来。帮她清理了一下血迹,换了一身衣服,又更换了被打湿的床单。做完这一切之后,李楠承转身离开房间。关上门,站在小院子里,李楠承忍不住感叹:“世界上应该没有比我还坐怀不乱的好男人了吧?”如此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就躺在床上,毫无任何反抗之力……甚至刚才还没有穿衣服。然而李楠承却什么都没做。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李楠承……怕死!“……”想起那女人先前连杀两人的恐怖如斯的身手,以及十几米外飞剑杀人的招数,李楠承顿时就清醒了。人生本就短暂,千万不要没事想着去走捷径。不要为了那么十几分钟几哆嗦的事情而去找死……不值得。感慨完之后,李楠承才又意识到一件事情。此时他的院子里,还有两具尸体。那一胖一瘦二人的尸首还在院子里躺着,此刻都已经凉透了。他们死就死了,然而死在哪里不好,偏偏死在李楠承的院子里。这下事情不太好办了。若是任由他们的尸体躺在这里,天亮后,事情定然会被闹大。要知道,杀人凶手还在李楠承房间里躺着呢。李楠承救了她,这就等于是成了杀人凶手的帮凶。要是那个女人被官府的人抓住,李楠承也绝对逃脱不了干系。“嘶……”此时冷静下来,李楠承才意识到,他不经意间就上了房间里那女子的贼船。最离谱的是,还是他自己主动上的。不行,这尸体不能留!李楠承心中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从院旁推出一辆板车,将两具尸体搬到车上,推车往院子后山去。李楠承所住的地方位于李家村山脚下,周围比较偏僻,方圆几十米内只有他这一家住户。正因如此,也正好方便他行事。来到后山,找个隐蔽的角落,随即挥动锄头开始挖坑,推尸,埋土,恢复原样,一套流程行云流水。明明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但不知为何,做起来似乎非常得心应手……难道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不成?寻常人碰到了今晚这样的事情,恐怕早已经吓的双腿发软,不敢靠近了。但李楠承不但没有害怕,甚至还能冷静的处理善后。这么看来,的确是比较有天赋……掩埋了尸体之后,李楠承又在小溪边洗干净了板车上的血迹,随即推回来放回原处。紧接着,李楠承开始处理案发现场的罪证。地上那一摊摊的血水已经渗透进土壤中,空气中还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很不好处理。李楠承先是在后院挖了一个大坑,将院子里这些沾满了血迹的土壤挖出去统一掩埋,又从他处运来土壤重新填平院子里。为了做的逼真点,李楠承还很细心的将院子里一大块区域的土壤全部翻新了一遍。这是一项大工程,做完这一切之后,天空已经开始泛白,要天亮了。而此时的李楠承,也已经累瘫了。他跌坐在院子里,气喘吁吁着。望着已经完全被毁尸灭迹,完全看不出一丁点案发现场的院子里,李楠承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就算他不承认,现在的他,也像极了一个合格的帮凶。好端端的,来到这个世界才一天的时间,李楠承就把人生的路给走窄了。虽然李楠承可以解释自己是医者仁心,不能见死不救。但万一要是被官府的人逮住,官府的人信不信就不一定了……想到这里,李楠承再度开始怀疑起来。他救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因为馋她的身子?.....房间里。阳光从窗户口照射进来。躺在床上的青衣女子,猛然睁开了眼睛。[>>>>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医风流》<<<<][2]----------第5章青衣女子睁开双眼,猛然坐起了身子。目光扫视四周,才发现这是一间极其简陋的房间。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之外,别无他物。青衣女子眼神中闪过一丝茫然。这是哪里?她分明记得,她斩杀了那两人之后,自己也因重伤过度,昏倒之后失去了知觉。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毒性也早已经侵入她身体,她几乎已经死路一条。所以,自己这是死了吗?这是地府吗?“……”正当青衣女子茫然时,胸口处突然传来一阵疼痛。让她猛然意识到,自己没死。死人是不会痛的。她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胸口处已经被包扎起来。而她身上……青衣女子瞳孔猛然一缩,她身上的衣服被人换了!原本的青衣长裙已经不见,她此时身上穿着的是一套灰色粗麻布衣……这显然不是她的衣服。也不是女人的衣服!瞬间,一丝杀气浮现眼底。然后,她又意识到什么。自己身上的毒……她俏眉微皱,细细体会着身体内的变化。五毒散的毒性,她自然非常清楚不过。身中五毒散后,她运气频繁,毒素早已经入侵到她的身子各处。她本以为死定了,却没想到不但没死。身体内的五毒散,似乎也消除了大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救了她?没等她继续思考,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脚步由远而近。一瞬间,青衣女子眼神猛然警惕起来。“叮叮当叮叮当,听到我的……”李楠承哼着小曲,推开房间门走了进来。他目光看向床上,当看到空荡荡的床铺时。李楠承先是一愣,随即便感觉到了一阵杀气从身后扑面而来。李楠承猛然回头,对上了一双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门后,青衣女子脸色苍白,但眼神却带着几分杀意,凝视着李楠承。两人眼神对视着。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气氛微妙。李楠承被盯的有些后背发凉,这女人该不会是想对自己下手杀人灭口吧?李楠承心中开始盘算了起来……这女人受伤很严重,不知道实力还余留几分。要是打起来,他有没有胜算……“你……醒了?”李楠承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感觉怎么样?”青衣女子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你救了我?”声音清冷。很好听。李楠承点点头。既然救了人,已经上了对方的贼船,李楠承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再怎么说,自己都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应该不会恩将仇报……吧?“为什么救我?”青衣女子又问。瞧着眼前这女子如此警惕的眼神,李楠承又叹了口气,道:“我是一位大夫,身为大夫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面前,这个理由够吗?”青衣女子脸上充满怀疑的神色,甚至眼神中还有几分杀气在凝聚。“呃……其实呢,我是瞧你长的好看,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是就这样死了,未免有些太可惜。”李楠承察觉不对赶紧改口。青衣女子沉默了。她没有再开口,不过李楠承却能明显看见,他这番解释之后,对方眼神中的冷意居然消散了不少。见状,李楠承直呼好家伙。好家伙她相信了?说真话她不信,瞎说的她反而还相信了?!她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在贪图她的美色不成吧?在她眼里,难道自己是这种低级趣味之人?李楠承很不想就这样被打上老色痞的标签。“……”沉默中,青衣女子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娇躯似乎颤抖了一下。李楠承见状,习惯性上前想要搀扶她,道:“你刚醒过来,身上的伤势还非常严重,赶紧去躺着休息别乱动。”青衣女子冷冷瞥了李楠承一眼,李楠承顿时讪讪的收回了手……这女人警惕性可还真强。青衣女子略微犹豫了一下,虽然眼中的警惕随着李楠承刚才那番话更深了,但是敌意却明显减少。最后她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缓缓转身,独自挣扎回到了床边。李楠承见状,松了口气。还好,这位女侠虽然警惕心很强,但看样子不是恩将仇报之辈。李楠承望着她,开口道:“你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你中毒太深,体内的五毒散并没有彻底清除。还需要一段时间去调养。”“加上你外伤内伤皆十分严重,导致你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在伤势没好转之前,你最好不要再有任何危险的行为……这几天下地都尽量少动,不然落下了病根,神仙也帮不了你。”李楠承一边嘱咐她,同时一边也在暗示对方,伤势没好之前,千万不要乱来。毕竟以眼前这女子昨晚展现出来的身手,她若是想乱来,李楠承铁定是拦不住的……青衣女子听着李楠承喋喋不休的嘱咐,一言不发。一双美眸盯着李楠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随即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头看了一眼。紧接着,她苍白的脸色上,先是浮现出一抹不经意的红。再然后,便是冰冷的神色。眼底透露着几分危险的光芒。就这样盯着李楠承。沉默了许久。一直等到李楠承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她开口了。然而,一开口的话,便让李楠承瞬间后背发凉。“我身上的衣服……是你换的?”[>>>>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医风流》<<<<][2]----------第6章青衣女子的声音很清冷。没有太多的波澜,平静如水。然而,听到此话的李楠承,瞬间毛骨悚,一颗心仿佛都悬了起来。他抬头看向青衣女子,发现对方那双好看的眸子中,透露着几分危险的凶光。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李楠承咽了咽口水。昨晚为了给她解毒,李楠承的确是脱了眼前这位青衣女子的衣服。不但脱下了她衣服,李楠承还贴心的帮她清理了身上沾染的血迹,顺便帮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服务可谓是贴心负责,有始有终。此刻眼前青衣女子身上的衣服,正是李楠承从家里翻出来的干净衣服。虽然衣服很廉价甚至还有些破旧,但穿在眼前青衣女子的身上,却依旧难以掩饰她天生丽质的气质。果然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但这显然不是重点。重点是,李楠承脱了她的衣服,也就意味着,李楠承把她的身子看光了。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在这个年代,随随便便看光一个女孩子的身子,要么对别人负责,要么被官府抓起来治罪。不过,李楠承觉得,按照眼前这女子的脾气和行事风格来说,她可能会选择第三种更直接的办法……弄死李楠承。李楠承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解释:“昨晚……的确是情况紧急……你身受重伤,伤口还在流血。若是不及时治疗包扎,你会因失血过多而死,我为了帮你疗伤解毒,所以……”看着青衣女人的脸色没有好转,李楠承咽了口水接着说:“你放心,大夫的眼里是不分男女的,我绝不是故意脱你衣服,也绝对没有任何邪念……”李楠承以他的良心起誓,昨晚情况紧急,他一心想着救人,根本无瑕去顾及别的。虽然眼前这女人很漂亮,漂亮到即便李楠承也很难不多看几眼……但作为医生的基本操守,行医过程若是分心,那便是对医术的最大亵渎。但是……李楠承可以解释的正大光明。但眼前这位女侠会不会信,李楠承心里就没有底了。毕竟眼前这位女侠,是不能以常理去揣测的。按理说,昨晚要不是李楠承出手相救,她早就死了。算起来,她都得好好感激李楠承。作为救命恩人,以身相许都算是最低标准了。但李楠承不敢做这样的梦。毕竟,谁知道眼前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女侠,到底会不会跟李楠承讲这个道理?李楠承很忐忑。而被对方这么一提醒,他的脑海中,也逐渐浮现起了昨晚的情景。昨晚李楠承来不及有别的什么想法,但有些画面还是存在了脑海中。此刻仿佛是勾起了记忆,李楠承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了昨晚瞧见的几幕惊艳画面。好白,好大!“……”没等李楠承继续回忆,突如其来的杀气将他拉回了现实。李楠承抬眼,便瞧见青衣女子此刻正盯着他。那双美眸中,充满了杀气。眼底还有一闪而过几分恼羞。此刻,让李楠承竟然有些毛骨悚然。“你在想什么?!”青衣女子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李楠承这才意识到,他刚才脸上定然没有什么好表情,被对方给看出来了。“呃……”李楠承察觉到了危险,信誓旦旦保证:“你要相信我是一位专业的大夫,绝对不会做出禽兽之事来……若是你不信任我,大可直接现在就杀了我!”李楠承干脆摆出了一副豁出去的模样,反正我问心无愧,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同时,又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对方的举动……万一对方真的要动手灭口,李楠承绝对毫不犹豫转身就跑。“……”果不其然,李楠承这一招以退为进奏效了。青衣女子陷入了沉默当中。她也意识到李楠承或许并不是故意的。对方既然是大夫,那么给她疗伤也是理所当然。她身上的衣服虽然被换了,但身体并没有异样和不适,说明对方并没有趁机对她做什么。若眼前此人真的对她有什么企图,昨晚她身受重伤毫无任何反抗之力,对方早就得逞了。然而他却并没有如此,说明此人并非坏人,也绝非采花之人。再者,若不是昨晚对方出手相救,恐怕她早已经死了。至于其他的……青衣女子似乎想到什么,脸色浮现几分不自然。她收回视线,神色中有几分犹豫。随即,脑袋缓缓的扭向一边,不再去看李楠承。又沉默了许久。“谢谢!”刚松了一口气的李楠承,听到这一声谢谢,顿时有点茫然。她说了什么?谢谢?好家伙,这么有礼貌?完全不敢置信。这还是昨晚那位杀人不眨眼的女侠吗?李楠承望着眼前这位青衣女子,不知为何,李楠承此刻竟然觉得她……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了?于是乎,李楠承一颗悬着的心,渐渐放下了。“谢谢就不用了,我是一名大夫,救死扶伤是我应该做的……”李楠承摆摆手:“只要给钱就行。”“……”面对青衣女子略微疑惑的眼神,李楠承奇怪道:“看病治病要收费的啊……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他昨晚辛辛苦苦耗费了那么大的精力,好不容易才把她给救了回来。不仅如此,他还贴心的帮忙处理善后,毁尸灭迹,一条龙服务……甚至因此莫名其妙不小心成为了她的帮凶……这不冤吗?就冲着他李楠承付出牺牲了这么多,难道对方不应该给报酬的吗?医药费,封口费,毁尸灭迹的辛苦费,精神损失费,甚至自己一夜没睡。我要点钱不过分吧,天底下哪来的免费午餐?如果是在之前,李楠承的确不敢这么问。然而接触下来,李楠承发现这位女侠似乎不是那种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尤其是她刚才这一声谢谢,更是让李楠承一度觉得她是个有礼貌有素质还很温柔的女侠……这样的女侠,通常来说都很好说话。于是乎,李楠承胆儿就开始肥了。毕竟,家里是真的快没有余粮了。再不想办法赚钱,就算不被眼前的女侠给弄死也会被饿死。反正左右都是一个死,但李楠承坚决不做饿死鬼。“……”当李楠承问完这个问题之后。房间里,又沉默了下来。气氛有点凝固,甚至还有点……压抑。李楠承内心开始有些忐忑……青衣女子眼眸平静的瞥了李楠承一眼,轻轻开口。[>>>>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医风流》<<<<][2]----------第7章“你需要多少银两?”“呃……”李楠承一时间还没想好这个问题。他对这个世界的物价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主要是他的前身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李楠承约莫估计了一下,随即小心翼翼试探开口:“十两银子?”然后,李楠承便瞧见了青衣女子的眼神略微愕然。盯着李楠承没有开口。见到对方如此反应,李楠承内心又开始忐忑,他……是不是要价高了?的确,他这已经算是狮子大开口了。在李楠承印象里,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不仅如此,整个李家村都没哪户人家能一次性拿出十两银子的巨款来。“那个……”见对方许久没开口,李楠承气势一下子又弱了,担心会不会要价太高把对方惹恼了。“其实还可以商量的……我可以给你打折的,给你个友情价七五折如何?”“……”凭良心来说,李楠承觉得他的价格已经给的非常优惠了。换成是别人,昨晚救了她一名,这不得给个百八十两银子能行?他这个价格实在是不能再低了。然而,瞧着眼前的青衣女子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李楠承一咬牙,决定再给出自己的极限价格……能赚一点算一点,总比饿死强。这个时候,青衣女子终于开口了。“我身上现在没有银两。”“可以赊账。”李楠承当然知道她身上没有银子,毕竟她身上的衣服还是李楠承换下来的。但李楠承很清楚,眼前这位女子可不是一般人……她之前身上穿的衣服可不是一般的衣服。用的料子是上等的丝绸,做工也是上等的手艺,能穿得起如此名贵的衣物,非富即贵。这也是李楠承开口跟她要医药费的原因。对方既然不像是穷人,那么医药费应该不至于不给吧?现在没银子没事,赊账也行。李楠承的要求很低的。青衣女子突然开口问道:“我的剑呢?”“在这里!”李楠承指了指放在床边的那把青色长剑。看到那把青剑,李楠承脑海中又想起了昨晚的画面。昨晚,他便瞧见眼前这个女人用这把剑,隔空刺穿了那个人的心脏。这一幕,李楠承依稀历历在目。等等……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问她要医药费,她突然提起她的剑……这女人想干什么?!李楠承的内心瞬间紧张起来,眼神无比警惕。草率了……他就知道这女人没那么简单!能轻而易举御剑杀人不眨眼的女侠,又岂会是善良之辈?然而,青衣女子只是瞥了一眼旁边的剑,似乎想到了什么,“尸体呢?”她口中的尸体,自然指的是昨晚那两人的尸体。“我埋了!放心吧,我处理的很干净,不会有人知道的。”李楠承愈发警惕……连尸体都提及了,还能再暗示威胁的再明显一点吗?青衣女子闻言,抬头盯着李楠承。此刻,担心对方翻脸的李楠承虽然内心无比紧张,但没有露出丝毫畏怯的神色。若是这个时候怂了,对方必定以为自己是好欺负的主。青衣女子看了李楠承一眼,眼神中似乎闪过几分诧异。紧接着,她伸手艰难的拿起床边的青色长剑,低头看了两眼,轻轻的抚摸了一会儿。而此刻,瞧见对方已经拿剑,李楠承的身子也无比紧绷起来。脑海中快速思考,开始演练出了数种逃命的方案……“……”然而,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青衣女子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剑,眼神中闪过一丝留念。随即,她突然将剑丢给李楠承,淡淡道:“这把剑跟了我三年,乃是江湖中一位隐退多年的铸剑大师所铸。以寒池寒铁锻造,削铁如泥,价值千两白银。”“嗯?”原本还在思索着如何跑路的李楠承,冷不丁的突然感觉不太对劲。她说什么?李楠承神色先是有些疑惑,等到反应过来是,瞬间睁大了眼睛。“千,千两白银?!!”望着手上突然多出来的这把青剑,李楠承突然愣住了!这把剑……送给自己了?江湖人士都是这么豪爽一掷千金的吗?她不是要杀自己,而是将这把剑送给自己,当做医药费?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李楠承,顿时有些羞愧……他怎么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刚才怎么能有那种想法?这么漂亮的女子,怎么可能是那种不讲道理无缘无故就杀人的冷血杀手?当然,李楠承之所以这样认为,绝对不是因为眼前的女子漂亮,也不是因为惹不起她,更不是因为她是个富婆,还送价值千两白银的宝剑给他……至于昨晚她杀的那两人……贼眉鼠眼的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个大男人追杀人家一个小姑娘,还要不要脸了?好人谁能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摸着手上的这把青剑,李楠承眼睛微微一亮。即便他不懂剑,却也能看出这把剑的珍贵之处。光是从外表上来看,就价值不菲。眼前的青衣女子说它价值白银千两,李楠承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怀疑。此刻李楠承的心情很复杂,就跟那在闺房中等待自己情郎的女子一般,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显然,眼前的青衣女子就是在乱来。“那个,这把剑我不能要!”李楠承摇摇头,将青剑还给了对方。青衣女子眼神疑惑,不解的望着他。李楠承开口道:“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这把剑不是凡品,有价无市,又跟了你好几年,我怎么能要?”青衣女子平静道:“你救了我的命。剑有价,救命之恩是无价的”李楠承还是摇头:“医药费我会收取,但的确要不了那么多银子,我受之有愧。这把剑,你还是收回去吧。”一千两白银,对于李楠承而言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把宝剑是眼前这女子的专属,某位铸剑大师所铸,属于珍藏品,天底下应当只有这么一把。李楠承若是拿了这把剑,去典当了换钱,问题就来了。万一李楠承拿着这把剑去典当,被人查到了身上怎么办?这个女人既然是被人追杀到这里来的,想必身上招惹的麻烦就不少。谁知道这个女人还有多少仇家?谁知道那些仇家认不认识这把剑?虽然李楠承并不懂这个世界的江湖规矩,但也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尤其是来路不明的财富。“……”青衣女子,美眸盯着李楠承看了一阵。许久之后,她没有再坚持。收起了剑,开口道:“那你的医药费……我暂且欠着,等我回去之后,会有人给你送来的。”“这样最好了!”李楠承点点头,松了口气。他是医生,对方是病人。医生给病人治病,天经地义。这就是他们该有的关系……当然,李楠承看了出来,眼前这位青衣女子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富婆。若是日后实在是混不下去了,李楠承或许还可以问问她,缺不缺暖床的床伴。吃软饭嘛,不寒碜……毕竟对方年轻又貌美,除了性子冷点和杀过人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缺点了。这么一想想,李楠承突然觉得未来似乎可期了……于是,他当即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开口道:“你先好好休息,肚子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医风流》<<<<][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517289878.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uewenqidian&bookname=%E5%90%8D%E5%8C%BB%E9%A3%8E%E6%B5%81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rm/36820.html

(0)
上一篇 2022-01-15 上午10:13
下一篇 2022-01-15 上午11:1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