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景白琦书】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温景白琦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角色:温景,白琦书

简介:短篇虐文小说《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正在热卖中,由作者春雷炮倾心创作而成的,古代言情小说的主人公是白琦书、温景。小说主要讲述了:温景误以为一切都是白琦书那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做的,她害死了自己的新娘,所以她就有承受自己所有的仇恨和怒火,而此时此刻还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琦书,正在等着温景的回应,她等待了多年的爱人,终于归来,可是她面对的确是如此残忍冷漠的温景,而她心目中那个怜惜爱恋她的人早已经不见了。

书评专区:

低星渐向微:作者大大文笔诙谐幽默,内容常常让我忍不住大笑,可有时候看到情感细腻的地方眼泪突然就落下,一个个鲜活的角色像是从书里走了出来。

孤独异乡人:书中的每一个人都写的栩栩如生,满篇文章充满了正能量!男主和女主充满了生命力,性格鲜明生动!他们的爱情故事让人感动!难以忘怀,是一篇值得阅读的好小说。
![5..jpg][1]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免费阅读

第3章 靶子

然后白琦书看到,六皇子向后退,退到了线后,冲着她拉开了弓箭。
————————-
白琦书的瞳孔都变成血红色,惊惧都写在眼里。
冷风刮来,六皇子的发带被风卷的乱舞。
白琦书昏昏沉沉,就要站不住。
箭声破风而来,擦过白琦书的耳朵,白润的耳珠出了血。
温景看的没了耐心,他唇角掀起,走到六皇子身边,伸手拿过箭,“本王来。”
温景的箭法一等一的准,他多年不拿弓了,听闻温景要射箭。
众人都兴奋起来。
温景看着白琦书,满眼都是赵允知死亡当时的场面,他永远也忘不掉那撕心裂肺的痛。
他要白琦书死。
温景拉弓,看着瑟瑟发抖的白琦书,就像是看着已经无法挣扎的猎物。
温景的眼睛阴鸷,里面带着蚀骨的恨。
弓拉的吱吱响,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知情的人还在欢呼,而懂点武的人,看到温景瞄准的方向,便知道白琦书死定了。
箭冲出去的那一刻,言柯别过了眼。
温景放下弓,冷眼看着白琦书的方向,眼神暗流涌动。
算她命大。
白琦书晕倒了,躲过了温景的那一箭。
温景将弓丢给六皇子,转身出了靶场。
言柯将白琦书背在背上,去追温景。
温景上了马,言柯跑过来,道:“王爷……”
他眯眼看了言柯背上的女人一眼,道:“丢她去喂狗。”
靶场周围,皇家养了十几条猎犬,言柯将白琦书放进了犬舍。
白琦书冷的牙关都在打颤,温景本想走,却又想看着她被狗咬死,索性骑着马在周围看着。
恶犬向着白琦书走来,白琦书睁不开眼,完全察觉不到危险。
温景冷嗤一声,恶犬嗷呜一声向上扑,破空一箭过来,插入了恶犬的喉咙。
温景看过去,在看到执弓的人后,挑眉。
他笑着添了下唇,对言柯道:“把她带出来。”
言柯松了一口气。
“四王爷。”萧离俯首拜温景,视线扫过白琦书。
温景扯唇,将言柯怀里的女人扯到怀前,“萧大人。”
他强行抬起白琦书的下巴,“听说你曾跟她有婚约。”
萧离蹙眉,却不敢跟温景争执,温景眉眼之间尽是桀骜,他是皇帝最宠的儿子,也是皇帝最忌惮的儿子。
温景拍拍白琦书的脸,声音很冷,“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要的。”
萧离看着温景带着白琦书离开,他握住弓箭的手,骨节泛白。
将白琦书带回了王府,温景伸手探了下她的气息,发现还有气息后,将人丢给言柯,“别让她死了。”
言柯得令,去叫了郎中。
他才不会让白琦书那么容易就死了,死的无知无觉,岂不是便宜她?
郎中给白琦书把了脉,她风寒入体,又因七个月的牢狱之灾,在里面受尽了虐待,身子很虚弱。
白琦书昏迷了两天才醒,她呆呆的望着上面,眼眶通红,出事之前,她都要嫁给萧离了。
萧离得了他母亲的准许,原本两日后,就准备上白府提亲。
她和萧离自小订下婚约,她也喜欢他。
只是她没想到,那日她骑马准备出城,赵允知会直接冲到她的马前,当时马儿受了惊,从赵允知的身上踏了过去。
白琦书想到那时的场面,喉咙口一腥,呕出血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2]----------第4章 她爱的人大婚白琦书反应过来,她从榻上撑起身子,三千青丝垂下来,遮住了她苍白的脸颊。她得逃跑,否则迟早死在温景的手里。门砰的一声被踹开,风吹进来,吹乱了白琦书的发丝。温景冷眼看着她,他身穿黑色的锦衣,步步逼近。白琦书不由自主的后退,她看到,温景唇畔掀起。“我带你去个地方。”温景的眼中饶有意味。他盯着白琦书那苍白的脸,唇角扯东,白琦书被他握住手扯进了怀里。萧离今日大婚。白琦书怎么该不到场呢。温景将白琦书进了马车,白琦书的头发还披散着,她一双眼雾莹莹的,看着很可怜,但温景的心里没有丝毫的柔软。马车压过石子路,发出细密的响声。白琦书壮着胆子看向温景的脸,她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约莫半个时辰,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温景将白琦书拖下来,白琦书身体还很虚弱,跟不上温景的步子。他身上的锦衣袍烈烈掀起,身上有股龙涎香的味道。但是白琦书不瞎,她认得这里,这是萧府,萧离的家,而此刻,连萧府门口的石狮子上都挂着红绸缎。萧离成婚了?白琦书的脸刹那间白了,此次,温景一脚踏进了萧府的门。萧离正在拜天地,白琦书看向新娘,只能看到红色的盖头,漂亮的嫁衣,以及,萧离手里握着的那女子漂亮的手。来参加萧府长子大婚的宾客都诧异的看向门口。看到了不可一世的温景,也看到了狼狈的白琦书。白琦书一身白衣,与新娘子的红袍行成了鲜明的对比,白琦书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脸,不让萧离看到她。只是,温景夺了她所有的念想。温景带着她,到了两人的面前,白琦书心疼的似乎要裂开,她小口小口喘气,眼睛早就红的要命。她想走,可是温景像是一堵墙,堵住了她所有的退路。白琦书看着萧离,他穿红色的喜袍可真好看啊。萧离眼神依旧温和,他冲白琦书笑道:“琦书,你来了。”“这是孟喜,我的新娘。”白琦书心脏揪着痛,她几乎要俯下身去,她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用力的对着萧离笑。“嗯,祝你,幸福啊。”她笑的比哭还难看。她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的手,“瞧我,空手来的。”萧离眼中情绪涌动。白琦书低头,不敢再看萧离的脸,白琦书转身就走,几乎是落荒而逃。这让温景无比失望。白琦书走的很快,低着头几乎跑了起来,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温景扣住了她的脖颈,白琦书不得不停下脚步。“作何感想?”他眼神蛰伏着危险。白琦书咬紧唇,别过头。温景扣住她的脖颈,指节用力,白琦书一时呼吸不上来。“白琦书。”他咬牙,声音低哑,“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人,觉得难过么?”白琦书脸涨红,用力的挣扎,温景俊美的五官布满寒霜。“你们只是生离。”他舔了下唇,眼神嗜血,“本王可是死别。”他蓦的松手,白琦书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在地上,她大口大口的吸气,眼中有泪,“温景,我从未对不起你。”温景歪头,漆黑如墨的眼里聚集了风暴。[>>>>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2]----------第5章 要她的命他将白琦书丢给言柯,到旁边的马厩租了匹马。温景翻身上马,示意言柯将白琦书推到街中间,出摊的小贩吓得纷纷回避。那马刨着冷硬的地面,也抬头看着白琦书。温景如同暗夜修罗,一身黑色锦衣,骑着马,眼中起了杀机。白琦书步步后退,她拼命摇头,甚至转身拼命的跑。而后,马蹄声奔来,几乎是一瞬间就到了她的身后,白琦书眼中绝望,街道是永远没有尽头。那马嘶鸣一声,越过白琦书的脑袋,蹄子踹中她的肩膀。白琦书摔到地上,痛的满头冷汗。温景驾停了马,他自马上回眸,盯着地上的白琦书,像是看一眼死人。“怕么?”他声音寒魄,赵允知一向胆小,平时手指头割个口子她都不敢看,白琦书竟然说,是赵允知站在马前的。她这个谎言,低端恶劣。温景扯动唇角,“我暂时不会要你的命,我要你生不如死。”白琦书抖了一下,她恨不得温景一刀杀了她,给她痛快。白琦书被拖进四王府,她眼睛被蒙住,鼻尖闻到了越发潮湿的味道。她冷的打了个哆嗦,随后,温景重重的将她扔在了床上。他一手执鞭,靠近白琦书,白琦书什么都看不见,漆黑使她更加害怕,她惶恐的缩起身子,温景见她的模样,露出了笑容。鞭子碰到了她的脖子,白琦书一抖,被这冰凉的温度吓到。她想跑,却被温景扣住脖子。他拿鞭子在她的脸侧比划,手底下的女人在抖,温景死死的摁住她。“你想干什么?”白琦书的声音在颤。他抽出自己的腰带,拿鞭子拍拍她的脸,薄唇凑到她的耳边,“你马上就知道了,白琦书。”空气中传来裂帛的声音,白琦书的嘴被温景捂住,剧烈的疼痛让她死命的仰头。她张嘴,狠狠地咬在了温景的手上。温景似乎感觉不到疼,他脸上丝毫没有表情,他此时,很想看到她哭,温景抽开蒙她眼的黑布,如愿的看到了白琦书的眼泪。温景发了狠,许久,他才停下。他一身黑袍干干净净,她却不敢瞧自己一眼,她活的过分难堪。温景头也不回的离开,命人将这里上了锁,白琦书被囚禁了。温景上朝回来,言柯见他,欲言又止,“王爷……”“说。”他语气没什么温度。言柯叹气,“白姑娘一天没吃东西了。”温景冷嗤,“不吃就饿死好了”白琦书昏昏沉沉,缩着身子,她想洗掉身上属于温景的气味,可是她出不去。不久,白琦书听到了温景的靴子声,她双手抱住了头,咬紧了唇。温景站在地牢外,冷眼看着她。他拿过钥匙打开地牢的门,白琦书神经紧绷,情绪几欲崩溃。温景走向她,捏住她的下巴,见她不睁眼,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唇。白琦书吃痛,红着眼睛看他。他粗粝的拇指抚摸她的眼角,“我温景,不会怜惜女人,你不吃饭,只会更惨。”[>>>>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2]----------第6章 早晚会死他粗粝的拇指抚摸她的眼角,“我温景,不会怜惜女人,你不吃饭,只会更惨。”-----------------------------要说上一秒白琦书还没理解温景的话,下一秒,她便懂了,她咬唇摁住温景的手,乞求的摇头。温景嘴角掀起一抹讥诮,并未怜惜她。白琦书如同江海孤舟,飘摇无助,她想逃却被温景拽住腿,绝望一点一点的侵蚀了她。一切结束后,温景唇凑到她唇边,笑问:“你这么饿下去,早晚会死在我身下。”“你滚。”白琦书死死的瞪着他,她恨死了温景。温景抚她的唇,用了力,白琦书皱紧了眉头,她张嘴咬住温景的手,牙关封紧。温景脸色一变,猛地抽回手,将白琦书甩在了地上。他的大拇指上,全是她的牙印。白琦书没力气,起不来,她瞪着温景,“四王爷,你脏不脏。”她口不择言,“你口口声声说你爱赵允知,你现在在做什么?”温景看她,讽刺她天真。“你该不会以为本王看上你了吧。”他扯唇,生的好看的眉眼此刻戾气正浓,“本王该送你去妓院,你才不这么天真。”白琦书死死的咬住唇,眼圈都红了。见她的模样,温景来了兴致,他走到白琦书身边,端详她的脸。“你长得很漂亮。”他笑,眼底没什么温度,“正是长安妓院,嫖客最喜欢的那一款,本王送你去给别人尝尝味。”白琦书浑身抖了起来,“温景,你不如杀了我。”温景目光扫在白琦书脸上,“本王说过,要让你生不如死。”白琦书抱住温景的腿,她身上的骨头硌的他生疼。“温景,我求你了,四爷,我求你了。”温景摸摸她的头发,眼中无怜惜。温景俯身,将白琦书扯了起来,他将人圈进怀里,白琦书腿脚瘫软,几乎全部都靠在温景的身上。“白琦书。”他的声音冰冷,“你没资格求本王。”他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低头看她,“如果有一天你死了,也一定要去云知那里,求得她的原谅。”他眼中全是恨意,白琦书抬眼,“温景,我求你了,你给我个痛快。”“言柯。”温景喊道。言柯匆匆走来,温景将白琦书推给他,“送她进红乐坊。”白琦书的瞳孔睁大,红乐坊是长安最有名的妓院,就连她一个闺中待嫁的姑娘都知道。温景这是要彻底的踩碎她的自尊。“温景,我恨你。”白琦书凄厉的声音传来,温景歪头冷笑,恨他?刚好,他也恨极了她。白琦书被送进了红乐坊,红乐坊的老鸨叫婆子给白琦书洗了个澡。老鸨听说白琦书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四王爷,那她可得替四王爷好好地关照关照白琦书。白琦书死命挣扎,只是遭了一顿毒打。老鸨摇着扇子,见白琦书拼命的模样就觉得好笑,“都到了这了,就别想着干干净净的出去。”婆子给白琦书换上一身纱衣,老鸨绕着白琦书看,十分满意的点头。她道:“不愧是四爷送来的人。”目光触及到她锁骨下的红,老鸨拿扇子挑白琦书的下巴,“你倒是有本事,爬上了四爷的榻。”[>>>>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2]----------第7章 决绝老鸨命婆子推着白琦书向外走,老鸨走在前面,腰一扭一扭的。“老实待着,还能少受点罪。”她扯唇,瞧着白琦书觉得真是可惜了,都上了温景的床了,还把人得罪了。得罪温景的人,向来不会有好下场。这长安,又有谁不怕温景呢。白琦书被推到了一个台子上,老鸨给她盖了个头纱。底下,酒气熏天,男人的声音或粗犷,或冷情。老鸨开始公开叫卖白琦书,温景坐在二楼雅间,慢条斯理的品茶,从他这边,正好能看到白琦书。似是察觉到他的视线,白琦书转过头来,她没有哭,只是望着他的方向。她眼中的光,如温景所愿,熄灭了。可是温景,并不开心。二楼上来了人,白琦书的眼神终于出现了细微的晃动,她嘴巴张了张,萧离二字终究是没说出口。白琦书遮住了脸,温景将她的神情全部收入了眼底。他重重的搁置茶杯,开口,“萧侍郎。”他冲白琦书那边抬下颌,道:“本王赏你个妓子玩玩。”遮住脸的女人细密的发起抖来,温景道:“你觉得那个怎么样。”萧离,看向了白琦书。白琦书如针芒刺背。她牙关颤动,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的崩离。温景看到,白琦书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底下人惊呼她美貌的同时,她面无表情的看向温景。许久,她看向萧离,眼圈泛红。随后,在众人的惊呼中,自高台一跃而下。温景脸色大变。[>>>>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897480417.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uishuyun&bookname=%E6%B1%9F%E5%8D%97%E6%97%A0%E6%89%80%E6%9C%89%EF%BC%8C%E8%81%8A%E8%B5%A0%E4%B8%80%E7%94%9F%E6%83%85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