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嫁》冥渊童音全文在线阅读-蛇嫁冥渊童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蛇嫁

作者:命里有财

主角:冥渊,童音

类型:悬疑惊悚

简介:《蛇嫁》(主人公是冥渊,童音)是来自命里有财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因为一个荒唐的赌约,我被罚半夜零点去坟前抄墓碑,当晚,怂恿我去的那个男人死了,而我的房间出现了一群蛇妖,他们说……

书评专区:

风槿如画:人物形象丰满,情节曲折,描写细腻,语言简练,并富有深度,超级好的一部作品!作者功力深厚,写的出彩,看的过瘾,好长时间没看过这么清新脱俗又接地气的作品了

半情歌:文字激荡起伏,一波三折,语言描述十分优美,人物心理构造也很有深度,令读者阅读停不下来,期盼作家写的越来越好。
《蛇嫁》冥渊童音全文在线阅读-蛇嫁冥渊童音小说免费阅读

《蛇嫁》免费阅读
第3章 我是冥渊

我吓得头皮发麻,后背冷汗直流。

哭道:“可我不想被缠上,请问道长怎样才能摆脱他啊?“

道长忙安慰我说:“蛇仙不会无缘无故找上你,肯定是你做了什么事情才引了他出现,如果想要送走蛇仙,必须要完成他们指派的任务。”

“什么任务?”

“立堂口,供奉保家仙,帮人解决各种事,积德行善,助保家仙早日功德圆满。”

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白胡子道长看我情况严重,耐心地为我指点。

他说立堂口就代表成了出马弟子,平日里供奉保家仙,帮助他,等到保家仙功德圆满那天,我就自由了。

“那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可不想身边长期跟着一个可怕的怪物。

白胡子道长捋了捋胡子,叹了口气。

“我明白信士的心情,可是,一旦被仙家看上,就没有别的办法。”

我的心一凉,看来不得不接受现实了。

“请问我该怎么供奉?”

白胡子道长说立堂口需要有领路人,他可以做我的领路人,他取来红纸和毛笔,在红纸上写上柳二爷,三个大字。然后他把红纸贴到一个木牌上,递给我。

“你把牌位摆到屋里,上三炷香,磕三个响头。你的仙家姓柳,在保家仙中辈分极高,你以后恭敬着点,别惹仙家爷爷不高兴。”

我认真记下白胡子道长的叮嘱,买了道观的东西回去。

朋友们已经退房走了,我独自回了家。

好在我在校外租了一间房自己住,一到家就立刻按照道观白胡子道长说的把东西摆好,供奉起来。

我租的是一室一厅,不大,供奉的东西摆在一个角落里。为了能让蛇仙满意,我尽最大努力把供奉的东西摆得整齐。

我父母的排位也在,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意外身亡了。

完事之后我恭敬地拜了又拜。

“求您放过我,求您了……”

我嘴里念叨着,我相信蛇仙能听到。

折腾完,天也黑了。

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了,可我没什么胃口,但一想到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还得供奉蛇仙呢,便煮了个面吃,然后去洗澡。

从昨晚到现在几乎没睡觉,我困极了。

可是刚洗完澡出来,就撞到一个男人怀里。

“这么热情?”

男人的声音低哑好听,怀抱却极冷,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温度,就像是——

冷血动物!

意识到这一点,我转身就要跑。

可刚迈开步子,一条蛇尾就缠了上来,大力将我拽过去。

浴巾摇摇欲坠,我赶紧抓紧。

蛇尾一用力,迫使我面对那个人,我看到了他的脸,是昨晚站在最中间的那个。

这次距离更近,自然看得也更清楚。明朗的轮廓,光洁的额头,剑眉媚眼,直挺的鼻梁,以及那双线条优美的薄唇。

他的左眼下还有一颗很小的黑痣,为他美丽的脸增添了一份独特。

我忘记了害怕,再一次看得出了神,完全没注意其他,直到对方的嘴角翘起,我才回过神,为自己的失态而感到羞怯。

有一股热气自脖颈上升,烘得脸颊很热。

我迅速低下头,这才发现我们的姿势有多暧昧。

蛇尾依旧紧紧缠在我的腰间,我双手抓着浴巾,却没能盖住全部的自己,若隐若现的曲线,随着我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比这情况更严重的是,他的下腹正贴着我,我想与他拉开距离,却一动也动不了。

脸颊更热了,呼吸也更加急促,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这一刻实在太安静,也太难熬,我正想着该怎样打破窘境,那张俊美的脸靠近,朝我吐息,嗓音低哑,“遮什么?又不是没看过。”

我才想起眼前的这个美男不是人,心里痛骂自己,犯花痴也得分情况。

“你……什么意思?”

“我们一直住在你的身体里,太温热了,不太喜欢。”

住在我身体里?!

他们不是蛇仙吗?

怎么跟鬼一样还附在人身上?

我惊得说不出话,而他懒懒的撇我一眼,开始提要求,“你以后洗澡的时候不要用热水,要保持低温,最好……”

最讨厌人说话拉长音了,我等不及便问了出来,“最好什么?”

“最好是尸体。”

我吓得一哆嗦,彻底慌了,怎么和白胡子道士说的不一样呢?

不是说不害人吗?

随后我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你的兄弟们呢?”

没想到他的脸色突然变冷。

“睡了。”

啊?

“蛇仙也睡觉吗?”

“你以为我是蛇仙?”

我这次是真的懵了,“不是吗?”

见他不悦眯起了眸子,我忙不迭壮着胆子开口。

“您,您反正是大仙,大仙愿望是什么啊,想要我做什么,您只要说,我一定好好给办。”

我心想,我赶紧办完你赶紧走,别总缠着我。

他凉凉看了我一眼,语气幽冷,“我有名字,叫冥渊,你想替我完成愿望,那你也得留着命才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蛇嫁》<<<<


第4章 开天眼

“什么意思?!”

什么叫留着命。

一股凉气袭上我的脊背。

他继续靠近,我却无路可退,他的脸距离我的脸不过几公分,我都能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绒毛。

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上,是凉的,然后一个凉凉的黏黏的东西碰了碰我的耳垂。

他竟然舔我!

我刚想反抗,就立刻被他冷厉的声音吓到不敢动。

“还记得你朋友怎么死的吗?”

我下意识脱口而出,“不是被你吓死的?”

我说完就有点后悔了,可惜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他冷哼一声,居高临下俯视着我,眸色泛着幽绿色的光,不屑到了极致。

“你抄的墓碑,名字可还记得?”

“杨国福,刘东伟……”这我当然记得很清楚。

难道还是抄墓碑抄出那麻烦了?

正想着,蛇尾一下子松开了我,差点带掉我的浴巾,还好我反应够快,不然就出大事了。

他却没再调侃我,而是冷着脸厉声开口,“不想死就跟上。”

说完,他朝门口走去。

“半夜出门?”

我就算再傻,也能从他的话里听出端倪。

看来昨天晚上抄墓碑招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而冥渊想来是真的不会害我,不然我可能跟李翰一样,早就死了。

我选择听从冥渊的话,可我还没穿衣服。

“等等!”

他回过头,表情有些不耐烦,那意思是我怎么那么多事?

我别扭地移开眼,不好意思地开口。

“我要换衣服……”

我小心地看他的反应,没想到他视线幽幽扫过来,那金色的重瞳令我头皮发麻,尤其是他的视线正停留在我的胸前。

我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抓紧了胸前的浴巾,往后退了几步。

“你……你不许看,我很快就出来!”

说完便转身冲进房间顺手锁上了门。

可锁完我就意识到,如果他想进来,我就是上八百道锁也拦不住他啊。

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全程盯着四周,生怕他会突然冒出来。

我推开卧室的门,冥渊还站在那里,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我,眼神还是那么色迷迷,真烦人!

见我出来,他没说话,直接转身出了门,我跟着他出门,走了好久,一直到那个没有名字的墓碑前。

这里跟昨晚一样阴森,不一样的是,此时突然狂风大作,吹起一地的落叶,我吓得浑身剧烈颤抖起来,想跑却根本动不了,双腿像木头一样。

冷风迎面而来,好冷,冷到骨子里。

“他出现了。”

我一惊,“谁?”

“吓死你朋友的东西。”

什么!

那个阿飘就在这里?!

可我什么都看不见,这使我更加慌张,我是该跑还是该相信冥渊的本事,依赖他的保护?

正犹豫着,他突然凑过来,我条件反射地往一旁躲,腰却被一条有力的手臂揽住。

我又一次撞进那个冰冷的怀抱,双手下意识抬起,撑在了他的胸膛,冥渊的上半身压下来,我赶紧使劲推他,可我们的力量差距太悬殊,我只能惊慌地大喊。

“你要什么都可以,就是别杀我,我……我不想死!”

我拼命求他,而冥渊仿佛听不见我的话,我眼睁睁看着那张俊脸靠近,凑到我的颈间,我心想这下完了,遂认命地闭上了眼。

我的脖子一疼。

咔嚓清脆的一声,像是咬苹果的声音,他咬了我一口,随后腰间的手也松开了。

我疑惑地睁开眼,却突然看见,面前出现了一个破衣沾满血的中年男人。

我这一眼看的差点没被吓死。

中年男人似乎是遭遇车祸而死,脸上五官被碾的血肉模糊,头发血肉糊成一团,双手垂吊着,正阴狠狠的看着我。

我吓得往冥渊身后躲。

而那个中年男人竟然想要攻击我,他凶狠地扑过来,不过还没挨着我身,就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痛的吱哇乱叫。

中年男人被激怒了,手化利爪再次凶狠扑过来,冥渊立刻挡在我身前,两人对打起来。

顿时飞沙走石,阴冷气流乱窜。

这种场景我哪里见过,没一翻白眼晕过去就已经很坚强了,不过我倒希望自己在看到那个鬼之前就已经晕过去了,毕竟那副样子真的会留下永久的心理阴影。

很快,中年男人落了下风,先是龇牙咧嘴抓狂咆哮,然后竟然伏地哭了起来。

“你们都欺负我!所有人都欺负我,该死!你们都该死!”

那声音嘶哑难听,如同破旧的风箱,刺的人耳膜疼。

这时,一只大手捂住了我耳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蛇嫁》<<<<


第5章 妖孽

冥渊的手很冷,但不知为何,被他这么保护,我竟然心里涌出一股暖流。

我看见冥渊厉声警告对方——

“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而死,但倘若你想拖她下地狱,我让你魂飞魄散!”

中年男人还龇牙咧嘴反抗,厉声尖啸。

冥渊冷哼一声,直接一抬袖子,原本还厉声尖啸的中年男人被吊起,瞪大眼睛呼哧呼哧吐气,身体迅速虚化。

“警告一次,好好说话。”

冥渊一松手,原本还凶狠恶煞的中年男人,立刻瘫伏在地不敢再造次。

中年男人哭得很委屈,声音不再难听。

“我只是心有不甘,想报复……”

他哭着说出了缘由,原来他本是一个勤勤恳恳的劳动者,却不幸被一个酒驾的撞死,然而对方没有被判刑,他心里委屈化成怨气,这才想要报复。

“我承诺你,一周之内,他定会有报应。”

“真的?”中年男人似是不信。

我见冥渊脸色变冷,就知道他这是不悦的前兆。

看着面前几乎要化为虚影的鬼,我心有不忍,也是个苦命人,让他投胎去吧。

我看着他,佯作严肃道:“我身边的这位可是大仙,神通广大,想要他的一个承诺那可是千金难求,你不知道感恩还反而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想魂飞魄散!”

冥渊冷哼一声。

中年男鬼一哆嗦,立刻跪下恭恭敬敬磕了几个头。

“信,我信大仙,求大仙帮忙完成愿望。”

那个鬼痛哭流涕,跪着又朝我磕了一个头,然后消散在了黑暗中。

向来只在小说或电视上看见过这情节,而当这一幕真实发生在眼前时,我才知道有多恐怖。

我深吸一口气,大喘气。

才发现双腿肌肉已经僵直到发酸。

“傻了?”

当冥渊那张俊脸再次出现在眼前时,我没有躲闪,他是个好蛇,是我之前误会他了,他真的像道观老师傅说的那样,是个蛇仙!

既然是仙,那必不会伤人命的。

我的小命保住了。

我激动地眼泪差点蹦出来,问出了心中所想,“我这算是完成了你的愿望了对不对?”

然后我指向那个空墓碑,我猜那就是他的居住地,“你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结果回答我的是冥渊的一声冷嗤。

“我的愿望?”

啊?

冥渊轻蔑地撇了我一眼,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要不是我救你,你就死了。”

我不争气地咽了下口水,身体哆嗦了一下,冥渊说的没错,要不是他刚才打败那个恶鬼,我早就落得跟李翰一样的下场。

我有些抱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低头沉默。

随后冥渊的话再次让我刚才的歉意瞬间消失殆尽。

“我不想回墓碑,因为你的身体更舒服。”

什么玩意?

我身体里,他可真有脸说得出口,真是想爆粗口的心都有了,可我不敢惹毛这位大仙。

哎,还能怎么办?恭恭敬敬地供着呗!

不知何时起,月亮冲破了云层,墓地里有了些光亮,冥渊向我靠近,月色中,我好像看到他一闪而过的黑亮竖瞳,似在压抑什么情绪。

再一眨眼,面前是冥渊略有担忧的神色。

“累了?”

怎么听起来很温柔的样子,看来我刚才真的看错了,累到精神恍惚了。

我摇摇头。

这两天真的是太累了,刚刚又受到了惊吓,此刻心力交瘁,我现在只想赶快回家好好睡一觉。

冥渊见我点头,他牵起我的手。

“我带你走。”

他的手冰凉,这让我很不舒服,而且这样的举动太暧昧了,我不自在地抽回手,与他拉开一些距离。

冥渊被我挣脱也没生气,他双手背后,就像是在散步一样,悠闲地迈着步子往前走去。

走了几步,我才意识到他为什么说要带着我。

山路本就不好走,现在又是深夜,只靠着月光还是很难辨别脚下的路。况且我的双腿从刚才就没了力气,如果摔倒,绝对会头朝下朝山下滚下去。

冥渊走得虽然不算快,可他腿长啊,一步顶我两步。我怕他又不耐烦,硬撑着加快步伐,可还是落后了一大截。

突然,冥渊停下脚步回头看我。我立刻吓得呆立在原地,还好他脸上没有怒色,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要我背你吗?”他突然说。

“啊!不用不用!”

我连忙拒绝。心想,让他背我?我哪敢啊——

结果冥渊轻笑了一声,走过来又要拉我。

我再次避开,冥渊还是没有生气,甚至笑着反问。

“你很怕我?”

语气幽幽。

这位真不愧是蛇妖,就连说话都透着一股蛇一般妖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蛇嫁》<<<<


第6章 冥渊吻了我

我承认我太喜欢那张脸了,可我不忘也时刻提醒自己这位不是人。

但他真的是太俊美了,白皙的皮肤在月光下发着幽幽的光,那双眸子明亮得像是星星。月朗星稀,可今晚我同时见到了朗月和灿星。

冥渊的脸上竟没有一点瑕疵,这样的皮肤是万千女生花重金也想要拥有的啊!

鼻梁在脸的正中间,可见其重要性,他的鼻子山根饱满,鼻梁直挺,鼻头微尖。

我不禁想起不久前他咬我脖子的时候,鼻尖轻轻碰到皮肤的感觉,方才没心思体会,可现在一想起,竟然有一丝电流从脖子划过。

还有那双唇,从没像这样如此仔细地观察一个男人的嘴唇,略显苍白,线条却堪称完美,仿佛雕刻一般。

果然这种近乎完美的脸只能长在仙人的脸上吗?

我是怕他,我怕的是自己会被他那张脸迷得失了神,忘记我们不是一路人。

这时,冥渊似是发觉我走神,眼尾轻挑,狭眸眯了起来。

每次被他用调侃的眼神看着的时候都特别心虚,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率先迈开步朝前走。

冥渊也没说什么,两步便跨到我身侧,我心中再次感叹,腿长真好啊——

可刚感叹完,我的腿便脱了力,膝盖弯了下去,头也轰的一下,好像被沉重的铅石瞬间填满,眼前一黑。

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醒来时便发现自己正躺着。

我的记忆还停留在晕倒前一刻,整个人有点懵。可当我看清形势时,头脑立刻清醒了。

我竟然躺在蛇尾里!

冥渊把我带回了家,他坐在沙发上,将我搂在怀里,而此刻他的蛇尾又出现了,正盘成一圈环绕着我。

我哪还有心思想别的,身体又开始哆嗦。

“你,你不回去陪你的兄弟们吗?“

谁知这一问惹到了这位大仙,冥渊的俊脸瞬间冷了下去,声音也冰冰冷冷的。

“你老惦记着他们做什么?你是不是看上他们了?”

“没有没有……”

我连忙否认,可不能惹怒了这位仙儿,我的小命虽不值钱,可也只有一条啊!

“哼!不要在我面前再提他们,我不想听到他们的名字,他们不配!”

啊?

他们不是兄弟吗?!

没等我再问,头顶的那张俊脸突然压下来,眼前光线一暗,跟着唇上冰凉而柔软的东西落了下来。

冥渊吻了我!

……

我愣愣的不知该做什么反应,整个人也像是被冻住了,愣了几秒才想起来挣扎。

可我无法推动他一丝一毫,他似乎咬破了我的唇,微痛之后,酥麻的感觉蔓延开来。

我好像有点喜欢这个感觉,慢慢的便停止了反抗,任他掠夺。

意乱情迷之际,一股凉气从口腔侵入,直达五脏六腑。

我身体一抖,顿时大脑恢复理智,睁大双眼。

他做了什么?

他给我喂了什么?!

直觉告诉我这不对劲,可这次还没等我挣扎,冥渊就消失了,没有一点预兆,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了。

然而我没心思去想那些,因为此时我的身体正一点点变冷。

好冷,而且越来越冷,我不会是要死了吧——

我抱着自己的双臂冷的哆嗦,冥渊的声音清冷带着缥缈突然传来。

“去,给我供奉两只活兔子来,我饿了。”

声音是从牌位那边传来了,原来他不是走了,而是回到牌位里了。

“不行啊……我父母吃素,他们不能见到活物的。”

冥渊现在可是和我父母供在一起的,怎么能供奉活物呢?

可他的声音瞬间变得冷厉。

“不供奉就吃了你!”

这句话极具震慑力,爸,妈,对不起了。

我四脚并用爬下沙发,拿上钱包就跑出了门。

摆好兔笼子,我又恭恭敬敬给三位祖宗各上了三炷香,累的摊在床上。

晚上还要去便利店打工,我得抓紧时间睡觉。

然而刚睡着,被子就被掀开了,我迷糊间觉得好冷,闭着眼摸索着又把被子盖上了。结果又被掀开。

“不准盖被子。”

是他!

“冥渊,我快冷死了。”

这次换我不耐烦了,然而对方相当霸道。

冥渊一把将被子彻底甩下床,然后冰冷的手按住我的肩膀,脸凑近,鼻尖几乎碰到我的鼻尖,妖媚的眸子直视我的双眼。

“我热,不许盖被子!”

虽然他长得好看,可这也太不讲理了吧!我是个有温度的人,我会怕冷,感情他整个冷冰冰的。

脾气再好的人被这样不公平对待也是会生气的,我不禁颦眉,刚准备反驳,就被对方抢了先。

“我最近很忙,你有重要的事情再叫我。”

我还没能跟上他话题的转变,他又道:“叫主人,我就会出现。”

什么?!还主人?

当我是他养的宠物吗?

但我不敢表现出不满,只好沉默点头,心想,你赶紧走了最好,我是绝对不会叫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蛇嫁》<<<<


第7章 走路没声的男人

这一觉睡得很不爽,而且那股冷气已经蔓延开,我现在全身寒流,我怀疑是冥渊在我的身体里放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不能放任不管,以后我得找个高人,把我身体里的东西给驱走。

我头昏脑涨的起床,出门。

这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自进入大四以来,我学业轻松了许多,便找了学校附近的一个便利店打工。

每周都要至少过来打工三次,一个月一千元。

虽然不多,但是于我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

便利店打工的另一个女生也是我们学校的大学生,叫唐知,比我还要小一届,她负责下午班,而我负责夜班。

“学姐,你来啦!”

“嗯,今天怎么样,忙吗?”

唐知听我问,抱怨道:“今天可把我忙死啦,刚才还来了一帮人,买了几百块的东西,我两只眼睛都不够用。听之前说专门有人组团来便利店偷东西,几个人扰乱店员的视线,其余人负责偷。我一直紧盯着他们,就怕真的有人趁我不注意偷东西,到时候那个小气的老板肯定让我自己把钱垫上的。学姐你也要注意呀。”

我笑着道:“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

在便利店工作不只是结账找钱那么简单,其实有很多要操心的地方,就比如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奇怪的顾客,另外还要小心假币。

老板人好的话还行,要是碰到小气的老板……

啧,那一个月的工钱都要搭进去。

唐知收拾包包准备离开,临走前,她突然凑过来,阴恻恻道:“哎,童音,你看过那种电视剧没有,夜半便利店遇鬼什么的,你小心别遇到哦。”

我一个哆嗦,气的伸手敲她脑袋,“走开走开,别吓唬我!”

没办法,放在平常我可能坚定唯物主义者,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听见这话就后背发凉。

唐知开了个玩笑,乐的走了。

剩我一个人后背发凉,怎么感觉今天便利店真的有点冷,我掏出手机刷短视频壮胆。

要说便利店,忙的时候是真忙,无聊的时候也是真无聊。

尤其夜班,要一直坐在这里直到早上,还不能睡觉,我一般都是喝一杯咖啡,然后不停地刷手机。

天已经很黑了,我无聊地刷着页面,打了个哈欠,突然一则新闻吸引了我的视线。

“一男子酒驾,直接开车冲进黄浦江?”

我心里一个激灵。

是冥渊答应的那件事!

应该是冥渊做的吧,他还真是说到做到。

我正仔细看这则新闻,突然,门响了,进来了一个男生。

对方身材偏瘦弱,穿了一件磨白了的牛仔外套,浑身湿漉漉的,头发遮住了大部分脸,看不太清容貌。

他拿了一杯冰咖啡过来结账。

虽说不该对别人的事情评头论足,但是浑身湿透的情况下还喝冰咖啡,有点……

“您不喝点热的?”我没忍住开口。

对方沉默不言,递出一张纸币,也湿漉漉的。

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吧,我没再问。

熟练地扫码,拉开收银盒。

“找您钱……”

一抬头,人不见了。

那人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一点也没听见?正想着,一股寒流由纸币传入身体,在身体里乱窜。

我摸了摸后脖颈,一脖子冷汗。

我这才突然想起来,这男生走路没声音。

没声音!

这还是人吗?!

一晚上,我都没敢再打瞌睡,开了便利店所有的灯,我小心翼翼的观察每一个来的顾客。

似乎,也不是所有人走路都有声音。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我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没想到第二天,我又在学校里看见了那个穿牛仔服的男生……

第二天只有一节早课,下课后我跟徐月明刚走出教室门,就被校园里出名的恶霸给堵住了。

这个人是校董的儿子,叫孙宇杰,平日里仗着自己父亲是校董,家里有钱有势,经常带着一帮跟班在学校里随意欺负别的学生,嚣张得很。

孙宇杰大剌剌倚在门边,直接将手里的东西朝徐月明的胸前扔了过去,徐月明下意识接住,看清后羞怯地满脸通红,扔也不是,拿着也不是。

我看了一眼徐月明手里的东西,竟是一张房卡!

“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今晚过来,我会让你得偿所愿——”

徐月明的脸红得像是快要滴血,她拿着房卡的手有些颤抖。

“你,你……”

“别装了,我都明白。你这样的女人多了去了,本少爷能挑中你,那是你的荣幸!今晚你要是不来,哼,别怪我不客气!”

孙宇杰眯着眼,笑得猥琐,话语里尽是侮辱和威胁,说完,还在我身上上下扫了一圈,才领着他的跟班走了。

那猥琐的神情令我反胃,我转过头,发现徐月明的眼圈发红。

“月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在上个月,我在校外咖啡厅里,孙宇杰突然过来找我要电话,我没给,他就开始讽刺我,后来不知道他怎么查到我的信息,经常出现在宿舍楼下或者教室外。他已经纠缠我很久了,我只能一直躲避。我知道孙宇杰只是想玩玩,我真的不想接受他,又不敢拒绝得太强硬,他爸是校董,哪里是我惹得起的啊!”

徐月明一股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出来,我没想到在自己的闺蜜身上竟然发生了这种事,不禁怒火中烧。

孙宇杰和他们跟班们还没走远,我愤恨地看向那帮人,却发现在孙宇杰身边有一个穿牛仔外套的男生。

我定睛一看,更气了,这不就是昨天来买咖啡的人吗?

好啊,原来他们是一伙的!

可是,那个人的牛仔外套怎么还是湿漉漉的,这太奇怪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是便利店老板。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板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那声音洪亮的能传出去两米。

“童音,你怎么干活怎么收钱的!钱盒里怎么放了一张冥币?湿漉漉的还带着腥气,太晦气了!你到底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就别干了!”

被骂了一通脑子有点懵,可我还是准确地听到了“冥币”“湿漉漉”几个关键词。

我惊得天灵盖发凉,下意识看向前方那个穿牛仔外套,浑身湿漉漉的男生,那个人也忽然动作迟缓地回头,悠悠地看了我一眼。

四目对视。

“嘶!”

我瞪着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男生的一双眼睛,瞳孔竟是一团黑,没有聚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蛇嫁》<<<<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