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夏顾煜彬小说-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秦汤汤

角色:白夏,顾煜彬

简介:《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主人公是白夏,顾煜彬)是来自秦汤汤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她在逃跑途中,被神秘男人破了身。 没想到他居然是富可敌国,权势滔天,冷酷腹黑,且不近女色的顾煜彬…… 谁说他不近女色。 她每日累的腰酸背痛,终于受不了,“我收回让你负责这句话,你自由了。” 他坐在她床边,把她拉到自己的怀中,温柔的说道:“小夏,你是不是搞错了,应该负责的不应该是你吗?” 白夏:“……”

书评专区:

白茶清欢无别事:书中的每一个人都写的栩栩如生,满篇文章充满了正能量!男主和女主充满了生命力,性格鲜明生动!他们的爱情故事让人感动!难以忘怀,是一篇值得阅读的好小说。

我在等风也等你:是一本高质量的网络小说,让人看的欲罢不能!文笔朴实无华,文风轻松自然!像与家人叙述故事一样,娓娓道来!足见作者的文学功底不浅~
白夏顾煜彬小说-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免费阅读全文

《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免费阅读

第3章 我看你敢不敢?

白夏也不浪费时间,剖腹都来不及了。

小孩的脚已经出来了。

时间一长,孩子会窒息的。

“忍着一点。”白夏给她注射麻药,在她那剪了一刀。

麻药还没有麻醉全身。

孕妇感觉到了疼,吼道:“你这个八婆,我要告你,告的你连医生都没得做。”

“等孩子平安生下来,你再告,我等着你。”白夏无所谓的说道。

……

她终于顺利接生出了孩子。

“哇……哇!”孩子响亮的哭声响起来。

白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向孕妇。

孕妇已经昏迷。

白夏眸中一紧,赶紧放下孩子,查看孕妇的情况。

“军官。”她担心的喊道。

顾煜彬看向白夏。

她的脸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的心中流淌过怪异的感觉。

“怎么了?”顾煜彬沉声问道。

“孕妇现在血压很低,必须立即输液,住院观察。”白夏汇报道。

顾煜彬看向歹徒,毫不犹豫的说道:“放他们走,我替她们。”

那三人面面相觑,平头看向手上的时间。

“飞机还有四十分钟才过来,我们放她们走,让你留下来,岂不是多了一个炸.弹。”

“我留下来。”白夏说道。

顾煜彬诧异的看向白夏,深邃的眼中流淌过一丝不解。

白夏扬起嘴角,语气轻柔了几分,对着顾煜彬说道:“快把他们送去医院吧,不然小孩孕妇都难保。”

“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平头吼道。

白夏看向平头,“留下昏迷的产妇,嗷嗷待哺的婴儿,还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对你们都是负担吧。”

“让他们走。”年纪略大的高个子说道。

平头点头,站在了一边。

顾煜彬睨了白夏一眼,没有多言。

他弯身背着产妇,单手抱着婴儿快速出去。

外面一群人接应。

看到他们出来,都松了一口气。

“快,送去医院。”顾煜彬把产妇和孩子交给士兵。

他犀利的目光扫向背后紧闭的房门,命令道:“尚中校,准备狙击手。”

“首长,她们救出来了,我们的任务完成,这边就可以交给普通的缉毒大队处理,您先休息吧。”尚中校恭敬的说道。

“人质还在里面怎么休息?”顾煜彬冷冽的扫着尚中校。

尚中校领悟不到首长为何生气。

就像他领悟不了,为什么这种任务,首长要亲自出马一样。

“我立马安排。”尚中校颔首说道。

“以人质安全为第一要。”顾煜彬加了一句。

尚中校更加诧异了。

首长一向雷厉风行,打倒一切敌对力量,绝不姑息的。

怎么,这次,这么奇怪?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顾煜彬站在了窗口,望着外面,目光深不可测的幽黑。

三年前,他在执行特殊任务中出了一点点意外。

他被丢在荒郊野外,还被注射了药性非常强的特殊药物。

在失去理智的时候。

她出现了。

他没有忍住,要了她。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了。

他动用了关系,用了两天的时间,找到了她。

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圣洁的就像是天使,站在了教堂的高塔上,义无反顾的和苏桀然交换了戒指,成了他的新娘。

他以为屋里被挟持的人是她,所以来了。

他没有想到,那人却是她丈夫养在外面的女人。

而她……选了用自己护丈夫在外的情人和私生子安全。

他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砰”的一声,从身后传来。

顾煜彬心头一惊,转身,凛冽的问向尚中校,“发生什么事了?”

“目前还不清楚。”尚中校小心翼翼的说道。

顾煜彬扫视周围,凝重的问道:“直升机的情况如何?还有多长时间到?”

尚中校跟着顾煜彬身后,汇报道:“还有三十分钟到达。”

顾煜彬没有再说话。

拿起梯子架在了厨房上,一跃而上。

“首长,您一人进去太危险了。”尚中校担心的说道。

顾煜彬犀利的瞪他一眼,“你废话很多。”

尚中校不敢说话了,赶紧对着士兵命令道:“008,101,立马跟上,势必要保护首长。”

“是。”士兵接收到命令,上了梯子。

尚中校担忧的眼中快要滴出水来。

首长前途一片光明,要是出事了,副统会扭断他的脖子的。

顾煜彬动作敏捷的跳下梯子,疾如雷电。

一眨眼就靠在了墙上。

他冷冽的目光扫向客厅。

平头在客厅里,其他两个还在卧室。

他蹲下,步履轻盈,目光犀利的紧盯着平头,拿出腰刀,冲过去。

平头看到顾煜彬,来不及出声,已经躺在地上了。

008和101立马上去处理残局。

顾煜彬朝着008和101比划特定一些手语。

008和101点头。

他们把窗帘无声无息的取下。

客厅里面的视线一片光明!

狙击手已经待命。

顾煜彬背部紧贴着墙壁,挪到卧室外,看向里面。

白夏坐在床头,望着空气沉思。

淡淡的,静影沉璧,却有种莫名的忧伤笼罩着。

这种忧伤从内而外,让人看了,很是怜惜。

“老大,外面怎么还没有动静啊?”黄头发的歹徒猛吸了几口烟,暴躁的挠着头发。

年长的歹徒阴鸷的盯着白夏那张绝美的脸孔。

他的目光多了一道阴暗,“还有半小时飞机才到,想不想享受享受。”

黄头发领悟过来,看向白夏,邪笑道:“这女人真正,死了做个风流鬼也值了。”

他丢掉了烟头,朝着白夏扑过去。

顾煜彬黑眸剧缩了几分,正预冲进去。

白夏淡定的拿起针头,对着自己的脖子,冷声道:“再过来,我让你们没有人质。”

“我看你不敢。”黄头发一意孤行。

白夏用力,针头进了肌肤。

顾煜彬心里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目中掠过一道锐光,杀气腾腾,紧迫万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第4章 我要她的全部

歹徒也被她吓到了,定在了原地,不敢再动。

白夏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眼中一片荒凉,“来啊,反正我死了,你们都给我陪葬。”

那是明显的无所谓死亡,冷的,好像十二月的寒。

顾煜彬的目中深邃了几分,定定的看着她。

年长的歹徒站了起来。

白夏也跟着站了起来,朝着黄头发歹徒走去。

气氛如在弦上。

一触即发。

年长的歹徒震惊她的勇气,用枪指着她,“别再过来。”

白夏嗤笑一声,很是讽刺,余光看到了在门外的顾煜彬,微微一顿。

“我要上趟洗手间,总可以吧?”白夏机灵的说道。

“在这上。”年长的男人谨慎道。

“你们其实跑不掉的,窗外几十支狙击枪对准着你们呢。”白夏下颔瞟向窗口。

年长的歹徒一惊,立马走到窗口,撩起一角,往外看去。

白夏趁机朝着卧室门口跑去。

年长的歹徒意识到上当了,举起手枪,朝着白夏的腿上开去。

顾煜彬更快一步拽过她的手臂。

他将她拉到身后。

歹徒也看到顾煜彬,意识到危险,立即朝着她开枪,

他搂住她的头,训练有素的扑倒在地上。

动作很危险。

但是她的头枕到了他的手上,一点都不疼。

他紧紧搂着他,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

白夏看进他的眼中。

那里浩瀚的就像是宇宙。

就这样看着他,仿佛能忘记一切痛苦和困境,以及……心理深处的伤痛。

“你怎么又来了?”白夏问出口。

突然觉得自己问的很多余。

他们是军人,保护人质,是他们的职责。

“你躲在这里,贴近沙发,不要动,我会尽一切能力保证你的安全。”顾煜彬承诺道。

白夏看着他像一只猎豹,瞬间,就冲到柱子后面。

白夏只听到一阵砰砰砰的声响。

柱子上的石头和外皮脱落。

顾煜彬压根就没有回手的余地。

年长的歹徒顺势靠近柱子。

白夏看了他一眼。

再这样下去,他们都得逃不掉。

她脱下自己的鞋子,从沙发后面丢了出去。

黄头发的歹徒赶紧朝着沙发射击。

“砰!”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黄头发被击中,摇晃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年长的歹徒警觉,朝着沙发跑过去。

顾煜彬瞬间拉白夏躲到了电视柜后面。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挤在一起。

顾煜彬朝着外面射击,不让歹徒靠近。

白夏抬头看向顾煜彬。

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陌生人,尽一切在保护她。

而本该保护她的丈夫,此时此刻,却在另外一个温柔乡里。

顾煜彬感觉到她的目光,低头看她。

一不小心,两唇相碰,好像有道电流闪过。

他背脊一紧,转过脸,和她避开一点距离。

白夏也靠到了墙壁上。

苏桀然都未曾和她如此靠近。

她死前,亲了一个帅帅的首长,不亏了。

歹徒似乎红了眼,扫射电视机。

电视机碎了。

他们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下。

顾煜彬没有片刻迟疑的,他侧过身,挡在白夏的面前,用肉盾保护她的安危,彻彻底底的把她保护在他的胸怀之中。

咚!咚!咚!

她听到他心脏强有力的跳动声音,就像大鼓一般。

他身上独特的麝香味道扑入她的鼻尖,很好闻,很温馨。

从懂事起,她就没有过这种温暖和安心。

记忆深处,只有那一抹隐藏的强烈痛楚,交织着苏桀然的背叛,欺骗。

如果,人生就此结束,至少此时此刻,她有了久违的温暖感觉——也好!

白夏闭上眼睛,眼角一抹眼泪流出,躲在这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唯一一次静静的哭泣。

千钧一发之际,

躲藏在暗处的008和101号在顾煜彬的指导下,配合下的歼灭了敌人。

顾煜彬放开白夏。

她睁开眼睛,嘴角往上扬起,“没想到这样还活着。”

顾煜彬不明白她的语气,好像有些失望。

他感觉胸口有一丝凉意,俯视,看到一片潮湿,诧异的看向白夏。

白夏爬起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睨向他,清澈中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沉静,仿佛一潭平静的水面,清冷,却也淡定。

顾煜彬起身,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白夏扯起向上的嘴角,“首长保护的很好,我没事,任务完成,我先回去了。”

她转过身。

“留下手机和姓名吧,回去后我会申报,颁发奖项给你。”顾煜彬一脸正色,就像在办理寻常的手续。

只是,这些事哪用得着他一个首长处理。

“不用了,军民合作,应该的。”白夏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间,两点多了!

“我还要上班,走了。”她没有等顾煜彬的回答,找会自己的急诊箱。

顾煜彬站在门口,挺拔的身姿肃立在那里,深邃的看着她。

她经过他,不再言语,打开门走出去。

房间中很安静,仿佛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顾煜彬再次俯视一眼胸口的湿润,有种莫名的情绪。

“008,101,跟着她,确保她安全回家再回营。”他严肃的命令道。

“是!”008,101,快速离开。

尚中校松了一口气,走进来,恭敬地在顾煜彬的面前站立。

“报告首长,此次任务完满结束,接下来如何安排,请首长指示!”

“回去。”顾煜彬简单的说道,走出门。

楼下,一辆路虎已经整装待发。

顾煜彬身体微倾,上了后车座。

车子经过白夏。

顾煜彬下意识的看向窗外。

白夏拎着急诊箱走在回医院的路上,瘦瘦弱弱的,却有着古道侠风的洒脱。

“尚中校。”顾煜彬喊道。

“是。”尚中校立马扭头,听候顾煜彬的指示!

“去查一下她的境况,我要全部。”顾煜彬面色冷酷的下命令道,眼中流淌过深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第5章 你可以滚蛋了

位于宁区半山腰的别墅里。

幽暗的灯光,苹果香薰的房间。

苏桀然坐着凌乱的床上,半眯的着双眸,浓黑似墨扇般的睫毛挡住黑莲般的眼眸,看不清他眼中时而闪现的寒意。

他像是雕刻师手中的天使,精致的外形,魅惑的性格,以及脸上永远带着的迷人的笑容。

蹲着的女子正卖力取悦着他。

“我想要。”女孩请求着。

他低头,勾起邪魅的微笑,捏着她的下巴,抬起来,“想要?”

“嗯。”

“今天有点累了,改天吧。”苏桀然近乎残忍的说道,站起来,走进了浴室中。

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

走出别墅,他拿起手机,给白夏打电话过去。

一声,两声,三声……

白夏都没有接。

他勾起嘴角,喃喃道:“会耍性子了?很好。”

他又拨去她居住在市中心公寓的电话。

一声,两声,三声。

他的耐心渐渐的在消退了。

“喂。”家里的女佣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

“夫人呢?”苏桀然冷声问道。

“是先生啊。夫人现在还没有回来。”女佣回答道。

“今天不是她值班吧?”苏桀然目色更冷。

“不是。”

女佣话音刚落,苏桀然就挂上了电话。

“白夏,学会夜不归宿了!”他加快车速,朝着医院开去。

*

白夏回到了医院,打开抽屉,拿出手机。

两点三十一分有一通苏桀然的电话。

她扯出一抹伤感的笑容,放下了手机。

她在抽屉里翻出伤口贴,碘酒。

走到镜子面前,歪着脖子。

针眼大的地方已经结疤。

不细看,已经看不到了。

为了安全起见,她给自己贴上了伤口贴。

坐回到椅子上。

她用棉签沾了一些碘酒,擦拭了手上的伤痕,贴上了三个伤口贴。

弄好后,她躺在办公室的躺椅上。

“咔。”门被推开。

白夏防备的坐了起来。

苏桀然看到她在,紧绷的脸上露出平日里迷人的笑容。

他双手放进了口袋里,慵懒的走到她的面前,“今天不用你值班,怎么不回家?”

白夏看向他脖子上的痕迹。

他刚办完事!

“你怎么来了?”她跳过他的问话,穿上鞋子,起身。

“路过!”苏桀然闲暇的说道,看到她脖子上的创可贴。

俊逸的脸上勾起讽刺的笑容,“白夏,什么时候学会了苦肉计?”

她定定的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脸上找不出半分内疚和羞愧的神色。

仿佛劈腿的不是他,那个孩子不是他的。

一股脑怒从心中出发,眼神也变得尖锐了起来。

“是啊,苦肉计!但这种痛比起你劈……”腿来

“嘶!”

她还没有说完,苏桀然伸手扯掉了她脖子上的创可贴。

白夏觉得脖子那块被扯的生疼。

她愣愣的站着,眼中几分的恍惚。

苏桀然打量她光洁的脖子,闪过反感。

“压根没伤,白夏,你心机未免太深了,小丑演的再好终究还是小丑。”苏桀然讽刺的说道。

她觉得心中凉凉的,连和他说话的必要都没有了。

“你可以滚了。”白夏不客气的说道。

苏桀然的眼中掠过一道利光。

他握住她的下巴,幽眸死死地盯着她冷淡的脸孔,讥讽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屑碰你吗?”

她抿着嘴巴,不说话,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心里被触动的琴弦紧绷着,拉着的疼。

就是现在这样。

她要把他的残忍印在脑子里,心才会慢慢的冷却,直到不再疼为止!

苏桀然看她不说话,更加的生气,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因为你孤傲的让人讨厌,做作的又让我倒足了胃口。”

她的睫毛闪动,盈水的眼睛蒙上一层氤氲的雾气,静静的盯着他,没有哭泣,也没有反驳。

心口却早已鲜血淋漓。

“知道,为什么明知道你厌恶我,我还要嫁给你吗?”白夏反问道。

苏桀然微微一顿,拧起了眉头。

白夏扬起笑容,就像是那一朵千娇百媚的芙蓉。

她笑起来,颠倒众生,倾国又倾城。

苏桀然有些痴迷在她的笑容中。

“因为,我要看着你痛苦,你和你的女人一起绑架我,我没有证据,只能带着你一起毁灭。”白夏决绝的说道。

苏桀然甩开她的脸。

“别做梦了,等着收我律师信吧,我要跟你离婚。”苏桀然没有理智的说道。

他转过身,从她的桌子上抽出纸巾,狠狠地擦着。

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把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转身,快速的朝着门外走去,随手,带上了门。

砰的一声。

白夏看着那紧闭的门,坐在了椅子上,眼中有些潮湿。

她闭上眼睛,任由心口的那抹伤痛蔓延。

曾经,她是全心全意的爱着他的。

但,她的爱,对他来说是什么。

提出结婚的是他,背叛的也是他,离婚的又是他。

她好像一个真正的跳梁小丑,扮演着被人嘲笑鄙夷的角色。

心口疼的发紧,甚至是无法呼吸。

她蜷缩的更紧,仿佛从自己身上可以吸取一点热度,不至于让她冰冷的死去。

终究没有睡着,直到天空中泛出一道白色!

*

基地。

顾煜彬翻看着尚中校交过来的资料,眉头拧了起来,漆黑的眼中掠过一道内疚。

他不知道,结婚后的她,过的这样凄.惨。

她和她的丈夫是分居的,公婆关系很不好,母亲进了精神病院。

她的丈夫,查出来的女人就有十六个。

基本上是一月换一个女人的频率。

顾煜彬合上资料,对尚中校命令道:“去跟那边的院长打声招呼,让她升为副主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第6章 今晚,就是你的了

“以她昨天的功绩,应该的。”尚中校附和着说道。

“还有,”顾煜彬的眸色更深,“今年的队里特招两位医生,确保以后不会再紧急用上普通老百姓。”

“是。”尚中校恭敬地惟命是从。

“今天的行程安排是什么?”顾煜彬利落的穿上了军装。

那套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一身正气,光芒万丈。

尚中校仰望的汇报道:“回首长,今天九点有一个会议,下午,是去观看阅兵仪式,晚上,空军部苏首长约了您在将军令俱乐部会面,他让你带上女朋友。”

“你让他可以去死了。”顾煜彬冷漠的说道。

尚中校低下了头。

他可没那么胆子,不过,首长没有女朋友,这可怎么办才好?

*

白夏做完最后一个手术出来,疲倦的推开办公室的门。

好友刘爽翘着二郎腿,坐在她的椅子上下,笑眯眯的看着她,“猜猜,我今天带来了什么消息。”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白夏问道,洗了手,朝着刘爽走过去。

刘爽站起来,把位置让给白夏,自己坐在了桌子上,眸色精亮,八卦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白夏抽出病人档案,微微一笑,“听喜不听忧,坏的你自己留着吧。”

刘爽抿了抿嘴唇,“瞧你这德性,你昨天不是当了一回优秀市民?”

“嗯,正好我在办公室。”白夏解释了一句,低头写着报告。

“那个产妇还说要告你。你说,这种女人,你救她干嘛。”刘爽打抱不平道。

白夏头都没有抬,淡淡然的说道:“在我眼里,她是个要生孩子的孕妇,孩子没事吧?”

“母子平安。不过,也有好消息,你这次立了大功,上头要让你升职做副主任,姐妹儿,请客呗。”刘爽抢过白夏手中的笔,贼笑道。

白夏看向刘爽,“当然没问题,等我写好这个报告。”

刘爽把笔丢给白夏,“赶紧的,马不停蹄的写。”

下班后。

她们从办公室出来。

苏桀然拿着玫瑰花走过来。

刘爽肩膀挤了挤白夏,调侃道:“看来,今晚你有约了,君子有成人之美,改日再请我吧。”

白夏看向苏桀然。

他也看到了白夏,目中却掠过一道如刀芒般的锋锐,当着白夏的面,进了1308号vip病房。

刘爽瞪大了眼眸,指着苏桀然的背影,诧异的问道:“他怎么去那个女人的房间啊,难不成,那个高官指的就是苏桀然?”

白夏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我们走吧。”

“走什么走?”刘爽火了,拉过白夏的手臂。

“他追你的时候天天鲜花铺满了办公室,这到手了,你就成了垃圾桶里的枯花啦!没那么便宜的事,还金屋藏娇了,白夏,你要是再这么好说话,迟早位置不保。”刘爽打抱不平道。

白夏扯了扯嘴角,几分薄凉,耷拉着眼眸,看向刘爽,“你觉得,我还在乎苏夫人的位置吗?”

“不能这么说的,他孩子都生了啊!!!”刘爽越来越不淡定。

白夏的眼圈红了几分,雾气在眼中流淌,隐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我生气,表示我在乎,我不要生气。”白夏清冷的说道。

“但你还是在乎,你不说,不是不痛。苏桀然太过分了,走,咱们今天给他戴顶大的,气死他。”刘爽拉着白夏走。

“爽妞,别这样,如果我跟他一样,我对不起的是我自己。”白夏不愿意。

刘爽眼中闪过一道狡黠,“行,我们去吃饭。”

一出门,刘爽拨打电话出去,“哥们,将军令的VIP卡有吗?借姐用下,姐改日请你吃饭。”

白夏看向刘爽。不解的问道:“不是我请客吗?”

“你请客,我哥们买单。他的卡,我们不用,他就该祸害别的女孩了,所以我们一定要用光。”刘爽笑嘻嘻的搂住白夏的手臂,拉着她走。

“走,先去我家,我给你化下妆,你这张面如死灰的脸,他们的保安会报警的。”刘爽贼兮兮的说道。

白夏:“……”

将军令俱乐部

白夏看着刘爽兴奋的模样,有种中了圈套的感觉。

刘爽不仅给她穿了一条V字领的吊带短裙,还化了她妈都不认识她的浓妆。

“我们什么时候走?”白夏催促道,她有点喝多了,现在头重的不得了。

“急什么,你知道这个VIP里来的都是什么人吗?”刘爽眼眸晶晶亮的问道。

“外星人?别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去研究ET了?”白夏意兴阑珊。

“你脑洞真大,来这里的,至少都是中尉以上,他们身强力壮,有身份,有背景,有颜值,如果你能勾上一个,今晚上肯定能享受了。”刘爽道出自己的目的。

白夏按着额头,闭着眼睛缓解一会,喃喃道:“你疯了,我不要。”

这时一个气场很大的男人走进来。

连大堂经理都去迎接。

刘爽见他没有进大厅,而是直接进了消费不菲的钻石包厢。

那个男人长的可真好看,刀削一般的深刻立体的五官,透露着完美,如同上天缔造的艺术品,风姿卓越。

就他了。

刘爽对酒保勾了勾指头,贼兮兮的说道,“给我一杯白开水。”

酒保把白开水递给刘爽。

她丢了一颗粉红色的药片进去,推着白夏,“小夏,醒醒,你喝了这杯白开水,我让人送你去休息。”

白夏半眯起眼睛,看向刘爽,没有多想,握住刘爽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大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第7章 我可以的

“再多喝一点。”刘爽怂恿着,就怕白夏喝少了,药性没有发挥。

白夏以为是醒酒的,又咕噜咕噜喝了两口。

肚子又太撑了。

胃里翻腾的厉害。

她跑去洗手间,哇的一下,全吐了。

吐完,头更晕了。

刘爽扶住白夏,担心药被她吐光了,她就白忙活了。

她把水杯喂到白夏嘴边,“再喝两口,两口……。”

白夏不疑有他,全部喝光了。

不一会,热量从脊椎出发,到处乱窜,视线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她靠在刘爽的身上。

刘爽扶着白夏,走到钻石包厢门口,敲门。

顾煜彬打开了门,一双幽眸淡漠的看着她,冷声道:“你找谁?”

刘爽被他的气场震撼住。

但为了姐妹的幸福,她豁出去了。

“你女朋友喝醉了,麻烦你送她回去。”刘爽把白夏推出去。

顾煜彬警觉的闪开,眼眸掠过锋锐,扫向白夏,微微一顿,很是诧异。

眼看着她快摔倒在地上,他快一步的拉住白夏。

白夏软绵绵的靠在了他的肩头。

他的心中闪过疑惑,看向门口。

刚才那个女孩已经不见踪影了。

“她是你女朋友吗?”苏畅浩诧异的看向白夏,扬起嘴角,“挺漂亮的,看来,我妹要伤心了。”

白夏半眯着眼睛,热的难受,她扯着吊带,含糊道:“不舒服。”

身体的难受,燥热,越来越明显,有些湿湿的感觉,让她难以启齿。

顾煜彬低头看她,一眼,就看到那一抹白皙,眼眸一紧。

再这样下去,她就该曝光了。

他把她抱起来,背对着苏畅浩,冷酷的说道:“我先送她回去。”

“事还没有说完呢。”苏畅浩站起来。

“有电话里面再说。”他抱着她头也不回的,进了VIP专属电梯。

白夏歪着脑袋,迷糊的看着顾煜彬。

眼前是很多个重叠的影子。

她压根就看不清楚是谁。

隐约中,还出现了幻觉。

她捧着他的脸蛋。

顾煜彬全身一怔,平视这前方。

“今晚,要我好吗?”白夏出声。

他毫无表情的脸上微微拧眉,墨莲的眼眸更加深邃,俯视向她。

三年前的记忆涌上心头。

他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感觉,因为失控,所以,就算她求饶,他业没有停止。

甚至,渴望得到更多。

“你喝醉了。”顾煜彬移开眼神,冷酷的说道。

白夏不甘心。

他就那么讨厌她吗?

她摆过他的脸,送上红唇。

接触的瞬间,闪烁出流光溢彩。

顾煜彬背脊僵直着,没有反应,也没有后退。

她深入他的口中,满满的柔情尽用在其中。

一声娇吟从她口中溢出。

顾煜彬的身体开始紧绷了起来。

喝了酒的她,主动的她,更加的魅惑。

是他让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她也变得更加迷人了。

叮的一声

电梯打开。

顾煜彬别过脸,快速朝着车子走去。

白夏难受,去吻着他的喉结,婉转,吸取,留恋,弄出一个红色的印记。

尚中校守候在车旁,看到他们高高在上的首长竟被强吻,还没有暴怒。

他瞠目结舌的张开了嘴巴。

“还不开门。”顾煜彬命令道。

“哦。”尚中校赶紧的拉开后车门。

顾煜彬把白夏放在后车位上,他坐到了她的旁边。

她再次扑了上去,手忙脚乱的解开他的纽扣。

胡乱的小手,寻寻觅觅,到他心口。

顾煜彬拧起了眉头,紧握住了拳头,理智在挣扎之中。

得不到回应,白夏非常的难受,水雾弥漫了眼睛,娇柔的说道:“吻我,嗯?”

顾煜彬快要在崩溃之中。

三年前,她什么都不懂,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现在的她,火热的就想是蚀骨的妖精。

尚中校好奇,想要回头。

顾煜彬一道锋锐的目光扫向尚中校,下巴紧绷,霸气的命令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头,除非你眼睛不要了。”

尚中校不敢看了,挺直了腰杆,看着前面。

白夏苦闷他的无动于衷,心中涩涩的发疼。

她委屈的问道:“你就那么不想碰我吗?”

顾煜彬喉间滚动。

天知道他现在需要多大的意志。

除了她,他再没有碰过其他女人,本来就是血气方刚的年龄。

他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凛然的目光带着几分侵略,“你确定?”

白夏睨着他。

那种感觉是陌生的,让她微微有些害怕但是又期待的。

她水盈的大眼已经的发红,羞涩的点了点头。

他墨染得黑眸灼灼发光,刚毅的脸孔紧绷,沉声道:“你不后悔?”

“不后悔。”白夏确定的说道。

尚中校听的都面红耳赤,小心翼翼的问道:“首长,我是在路边停下来下车,还是送你去酒店?”

“去军区。”顾煜彬命令道。

低头,堵住了她的嘴,缠绵婉转,那升起来的阳刚之气,灼热的像是要把她燃烧,烧尽。

手掌,不知觉慢慢的向下移。

白夏轻呼出声。

她那,除了那个神秘男人,没有被其他人碰过。

非常的敏感,微微颤动着。

她的生涩出乎他的意料。

难道,她跟苏桀然从来就没有过吗?

怎么可能,他们都结婚三年了。

意识到这点,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特意不去想这点,受伤力道却不断加重。

两个人的呼吸在狭窄的车中变得急促,混乱。

温度也越升越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