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86顺势而飞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1986顺势而飞
分类:都市种田
作者:三星挢上的鹰
角色:
简介:老军人龚小刀意外重生中考落榜时,时逢激情岁月,没有选择,好的都收,赚钱如喝水,人才全球挖,科技全都取,金库全部收,亲人兄弟全带上,没事搞个岛屿,再添加点神奇的能力。唉,算了,人生巅峰最多也只能这样了!!!!

书评专区


重生1986顺势而飞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1986顺势而飞》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一声清脆而高亢的公鸡叫声传来,龚小刀迷糊的睁开了双眼,看着有点熟悉的青瓦和土墙,以及身下的破旧木床凉席子,还有墙面贴着的一张领导人画像,把龚小刀搞得有点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重生了,起身走到一个四方镜前,镜子里面是一张年轻英俊,还有点小帅的脸,这,这不是自己十多岁时的模样吗!

这时一股记忆突然涌入脑海,一会儿后龚小刀清楚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自己生活在2021年,在国庆喝醉酒后,不知哪位大神跟自己开玩笑,就这样莫名其妙重生到了15岁的那一年,也就是1986年8月l日。

还真是很有缘分,当年的自己在复习一年后考上高中,之后报名参军,并在部队服役二十多年,最后又回到老家,一直到发生现这种破事。

虽然有点接受不了,但军人的素养让此时的龚小刀很快做出决定,挥挥手与咋天告别,振着精神迎接新的一天。

既然老天给了我一次机会,怎么能让此生再有遗憾!

心念通迏,整个身心一阵舒坦,感觉自己神魂强大很多,神清气爽,全身上下从来没有这样好过。

顿时,思绪如潮,前世今生所有一切如电影一样在大脑里不断闪现…

好,过往所有,这将是自己最大财富,有谁比知道国家和国际社会发展变化,而令人心动。

前后年龄加起来差点70岁的龚小刀,面对只有40的父母,心中满是激动和感慨。唉,年轻真好!!!

这一世,自己一定会让所有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并实现自己的理想!

晩饭,还是哪熟悉的蒸红薯再喝点稀饭,每人一个,生活很艰辛,家里没有多余的粮食,一个星期有两顿稀饭还算不错…

饭后一家人都围坐一起,好在电刚接通,电灯还是能用的。

龚小刀主动跟父母说起读书的事:“爸爸,妈妈,今年我没有考上高中,这是自己没有努力尽心的结果,对不起您们!”

老爸接过话说道:“你早知道这些就对了,也不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后悔有个球用,格老子以后有你的苦吃。”

这时妈妈问道:“小刀,你有什么想法吗?还想不想复读?”

龚小刀想了一下后才回答道:“爸妈,我认为目前阶段,自己的知识水平基本够用,加之家里也不宽裕,所以我不准备复习了。”

老爸一听就来气:“你不读书难得想像老子一样在农村种地,就你能受得了这苦吗?能种得出庄稼?”

龚小刀一看老爸要发火,立即说道:“爸妈您们别急,种地不是我的主业,只是爱好。今后我要去做生意,当然都是合理合法的生意,现在家里有大哥在我也放心,本钱的事不用操心,我会去找姐夫借一点,先做点小生意,寻个路找个方向再说,再说,不去试试谁知道行不行呢!”

爸妈见龚小刀没有读书的意思,也就不再强求,可能也发现他就不是读书那块料,也只能随他道:“好吧,你铁了心不读书,我们也没法,做生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玩意不比读书容易,唉!”说完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脸的无奈。

作为过来人,自然都知道,父母这样都是为了自己好。

但自己可不想去玩什么低级的逆袭初高中生或大学生的事,这不是浪费生命的神经病吗!现在自己自然要去走一条全新的路!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得去踩踩!!!

1986年8月2日。

双号,正是四川省荣州高山乡赶场的日子。第二天一早,龚小刀跟父母大哥,还有五妹说了一下,就向高山乡而去。

要先走10里土路赶到荣东乡,才能乘车到高山乡街道。

姐夫名叫张杰荣,高山乡人,在乡街上开了一家饭店,并承办一些婚庆宴,多时可达50桌,还算有点小钱,此行就是想找姐夫借点钱。

按照前世记忆,国家已发行了几批国库券,可能在88年4月左右开始在市面上流通,而且最先将在5个城市开始先行试点交易。

这就是自己收获人生第一桶金的时候,这种顺风顺水的大好时节必须要把握住,以后自己发展就有基础。

一元钱的车费,半个小时车程,大巴车在一路乱抖中差点把龚小刀的头撞几个包,还好终于到了。

今天刚好有结婚宴,刚进饭店,里面就热闹非凡,人员进进出出,很是喜庆,大约有三十多桌。立即就去跟姐姐,姐夫打了一个招呼,开始加入帮忙的行列,想要借到更多的钱,必须要表现好!

晚上,在所有客人离开收拾完以后,姐姐,姐夫才有空坐下来,三人吹吹牛说说话!

“小刀,今天可是多亏了你,干劲还不错!怎么想起到姐夫这里来玩?还去不去复读?”姐夫笑问道。

龚小刀心想,这些问题又来了,不过为了得到姐夫的支持必须要认真回答,于是认真说道:“姐夫,姐姐,我已经跟爸妈商量好,不再读书了,我以后会做一些生意,去闯一闯。”

既然你们都决定了,我也不再多说。你现在岁数还小,能做什么?还有你想做什么?说来我和你姐跟你参谋参谋!

龚小刀松了一口气,可算等到你这句话了,于是回答道:“姐夫,姐姐,我这生意还真得靠你们才行!”

姐姐也大气的说道:“说吧,有什么能帮到的?”

“好吧,我想给姐夫,姐姐借点钱,用于购买一些国库券,这东西都被分派到政府机关人员以及企业员工身上,这些人我不熟,人也太年轻,别人也不会信我。

所以只能请姐夫出马帮我问一下,如果有人愿卖,我就收起来,每100元国库券,我出50收,至于哪些人多少钱收的我们不管,也得跟别人一些甜头不是…”龚小刀一口气说了好多。

姐夫和姐姐两人一听,大吃一惊:“你怎么去收那玩意儿,跟废纸一样,擦屁股都无用,谁会要这破纸片,这不是摆明了亏本的买卖吗?”

龚小刀又解释道:“姐夫,姐姐,我跟你们保证绝对不会亏,而且还合理合法不会出事,至于怎么赚钱,现在还需要保密,说了你们也不清楚。”

姐夫沉思了一下,表情凝重的问道:“既然,小刀你认定可以赚钱,虽然我和你姐表示怀疑。但你第一次做生意我们必须要帮,要支持。说一下,你准备借多少,多了我这里可没有,再说也怕你拿钱去打水漂,这钱可不好找!”

“姐夫,姐姐你们借我一万元钱,我先收一万元,我向你们保证绝对不会亏,请你们放一百二十个心。

我也知道钱不好找,更不会拿你们辛苦赚来的钱去打水漂。退一万步说,我卖不掉,我相信一个国家发行可抵现金的东西不会是废纸,迟早是会收回的,最多也就是把钱提前存起来而已。所以你们大可把心放回肚子里,我非常肯定和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请你们放心!”

沉思了一会儿之后,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姐姐表态:好吧,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钱,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你先拿5000元去收着,先拿去试一下!”

姐夫也说道:“至于那些经常来这里吃饭的一些人,我会给你问问,价格呢还是要问他们一下,商量着来……”

龚小刀握着手中的5000元钱,心情复杂,这可是86年的5000元,在几十年后也是价值好几万,可是一大笔钱。

现在只能自己先发展起来,否则一切都是虚的。

按照前世的情况,各地国库券的收购价最开始也就在40多元,这可是暴利啊,即使到后期的一比一的收购也是有赚头的。

因为有的国库券利息高达每年百分之十,想一想,如果是收到82年的国库券,光利息就是40元,还没有计算差价,这里面可是大有搞头。

不过想要把这玩意卖出去,可是不容易,还得到上海去,上海才是最好的交易场所,但这自贡市荣州到上海可是有近三千公里,距离可不近,会出现各种不可控因素,不安全,可不是前世那么安全,各种黑恶势力随处都有,所以还是到最近的地方重庆去。

去重庆也就一天时间,相对安全一些,去的方向定下来,就是先收国库券。

今天,高山乡学校的一位李副校长请客吃饭,在酒足饭饱后,坐在那里给姐夫吹牛。

龚小刀一看这机会来了,借渗茶水机会顺势坐了下来,听两个人砍大山,说酒话。

一会儿后,龚小刀姐夫就把话题引到国库券身上:“李校长,听说你们老师发工资还要被扺扣一些,我可是听到好多老师在大发牢骚,说钱不够用?”

一听这称呼,李副校长还是很高兴,谁会在意别人对自己示好呢,不过这少一个副字,是要好听多了,看来自己终于找到了努力方向。心里高兴,自然也愿意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

“张老板啊,这个事虽然大伙意见很大,但发行国库券是国家政策,作为人民教师,支持国家建设是理所应当,义不容辞。

不过,也如你所说,却是有一些家庭生活很困难,工资本来就低,这一扣钱就让有些家里更加困难了,唉,这事啊,我们也没法!”

李副校长发表了一番自己的真知灼见,很有一番挥潵课堂,指点江山的味道!可以想像这李副校长年轻时也是有理想抱负的人。

“哪李校长,他们怎么不用来换钱呢?”龚小刀一听姐夫的话,心说,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这高山乡的教师也有好几十人,几年积累也有上万元的国库券,收5000元应该是不难。

“我说,小张老板,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这东西谁会要,拿来干嘛,也不知道国家什么时候才能对换,丢了可又是钱。”李副校长说完还摇摇头。

“这样啊,那些急需用钱的老师也太难了,有时小孩生个病也拿不出钱,之前就有几个老师来找我借钱!”

姐夫接着说道:“李校长,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做这个小生意,平时多有老师来照顾,我也想为困难老师办点实事,我准备换一些国库券,反正我不太急需用钱,李校长看怎样?”

一听这话,李副校长两只醉意蒙蒙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惊异的道:“张老板,你今天没喝酒吧,喝酒的可是我啊,咱可不能说酒话啊,那个东西可是烫手山芋,你拿着也沒用,哪不是让你吃亏了吗,这事可不能这样干,也不能占你的便宜,这事不成。”

姐夫接着说道:“这件事请李校长帮忙问一下哪些困难的老师,100元的国库券对换现金50元,我这里准备5000元,再多可没有!再说这事一成,李校长可是做了件大好事,哪是倍儿有面子啊!”

李副校长的醉眼开始出现惊喜,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张老板,你的想法和建议我回去考虑一下,再回你的话。今天就这样,也感谢你为我们老师作想,谢谢了,先走了!”

事过三天,李副校长再次来到饭店,脸色有点小激动,一见面就拉着姐夫的手小声说道:“张老板,你之前的想法和提议我考虑了一下,也找几个比较困难的老师问了一下,他们都同意,至于兑换价格,我们商议了很久,认为100元国库券换55元现金,不能再低了,张老板认为怎么样?”

姐夫回头看了一下龚小刀,正在摆碗筷的龚小自然对这个价格比较满意,喑喑点了一下头。

“李校长,您老费心了,我的本意是想帮助这些有困难的老师,多一点钱无所谓,就按你说的办。

还请校长统一收起来,我只与你交换,至于你收换的价值我就不管了,我再提高1元,算给校长的辛苦费,这个可是我的一点心意,可不能推辞!”

“那就依小张老板,这样我这就回去,明天下午我将愿意兑换的国库券都收起来,统一带过来,那我先走。”说罢就走了。

李副校长一走,龚小刀对姐夫说道:“姐夫你厉害啊,这么能说会道,不去做生意真是太可惜了,以后跟着我到外面去闯一下,包你发大财!”

“我说,小刀,等你这笔生意做成后再说,可别好高骛远,话大别把舌头闪了!”

“……”

第二天下午,李副校长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激动的走进饭店。一进门就喊道:“张老板,快出来。”

龚小刀立即将现金交给姐夫,说道:“姐夫,如果他们还想兑换,先推辞一下,就说现金暂时不够,等我回来再说!”

“李校长,你可真准时,走我们去屋内,外面可不方便,还是小心一些!”

“对,还是张老板想得周全,难怪能做生意赚钱,这人与人相比,就是不一样啊,佩服佩服!”

一进屋,李副校长就拿出一叠国库券,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张老板,不好意思哈,这一动员,很多老师都愿意,我只选了一些困难家庭先收了,可是这还是收了一万五千多元,不知道张老板能不能一起换了,真是不好意思!!”

跟着进来的龚小刀把茶水放下并朝姐夫点了一下头就出去了。

交易很顺利,在姐姐姐夫的埋怨声中,龚小刀又坐车回到农村老家,因为离开需要一段时间不能让父母担心,同时也要找一个同伙一起去才行,有人搭把手总安全些。

一回到家就把姐夫饭店办席时客人没吃完的鸡鸭肉取了出来,顿时一股肉香传出,让好久没吃上肉的五妹直流口水,伸手就抓住一大块鸡肉往嘴里送,那表情真是太满足了。

龚小刀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很是难受,等以后有钱了,就不吃别人剩下的东西,现在可考虑不到那么多,填饱肚子再说!

晚饭后,龚小刀对父母说道:“爸妈,姐夫让我去帮一下忙,可能也就十天半月,你们不要担心。还有这段时间包席较多,姐夫还让我找一个人一起去,不是忙不过来。”

“唧让你大哥跟你一起去。”老爸回答道。

爸妈,这可不行,这时间那么久,家里没有大哥照顾我可不放心,我去喊邓正权一起去,反正他整天都没有事,家里也没饭吃,刚好解决他吃饭问题,再加上我们关系很好,做事也方便。”

龚小刀父母想了一下也同意了龚小刀的说法,不再多言。

次日,龚小刀找到邓正权,这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下午就一起坐车返回到高山乡,把所有东西收拾妥当后,又向姐夫借了600元钱就向荣州县城而去。

经过一天一夜的赶车,龚小刀二人终于到达重庆南坪汽车站,这是一个今年才刚新建成的汽车站。

走出汽车站,周边还很荒凉,没有什么建筑物,找了一个人力三轮车,说了下要去工商银行,在讲好价钱后,三轮车就一路狂奔带着龚水刀和邓正权来到重庆市工商银行前。

两人就在工行银行外不远处找了一个四川小面馆的地方,坐了下来,对着老板喊了一声:“老板来二大碗水面,多放辣椒。”

一个中年男人回答道:“好的,二大碗水面,多放辣椒,马上好,客人稍坐哈!”

龚小刀一听对方说话,这是遇到老乡了,于是主要与老板聊了起来:“听老板旳声音,我们还是真正的老乡哦,老板哪里的人啦?”

老板爽朗的回答道:两位小老弟,我可是自贡市的,听你口音,应该是荣州县的,那里可是有一个大佛寺,很是出名。”

“老板还真清楚,这些都知道,到重庆做生意多久了,这里可有什么赚钱的路子,也介绍给我们。”

说话间,两碗水面就上桌,龚小刀两人坐了一天的车,肚子早就饿得受不了,可没什么心思与老板聊天打屁。一门心思对付起水面,肚子里有货人也精神多了。

休息一下会儿,养足精神的龚小刀带着邓正权向开门荣业的工行银行走去,邓正权可是一个老实人,也不问龚小刀来这里干什么,就像一个影子和保镖一样跟在身后。

龚小刀让邓正权在外面等着,自己来到柜台,对着里面的工作人员说道:“请问有国库券卖吗?怎么卖法?”

一名中年妇女回答道:“这个暂时没有。”

“哦,哪收不收国库券?”龚小刀小声的问道。

“我说小兄弟,这通知也没下来,自然也不收。”

龚小刀走出银行,就准备在外面转一转。因为他也知道国家要在明年才开始兑换国库券,此次来只是想撞一下运气,因为这个世界总会有聪明的人,不行也不强求。

龚小刀和邓正权走出银行不远,就听到后面有人靠了过来小声的说道:“小兄弟,你要国库券?咱们可以淡一下。”

听到有人问,李小刀心里大喜,其实他这次来,就是找这种私人收购国库券的人,虽然没有卖给国家那么赚钱,但只要有钱赚就行,谁让自己没钱呢!

于是对那个清瘦中年男人说道:“大哥怎么称呼?”

“小兄弟称呼我刘哥就行,本人都在这带地方混,刚才在银行里听小兄弟说要买国库券,所以想来问一下。”

“刘哥,我是想买一些国库券,你有什么想法?”

那位刘哥沉思了一下道:“100元换95元,当然如果量大,价格还可少一些。”

龚小刀又问道:“刘哥,你又收多少?”

刘哥脸皮一紧,搞半天,对方跟自己一样,浪费自己好多口水,不过事已至此也就回答道:“80元。”

“我说刘哥咱们找一个地方坐一下,说不清楚会有惊喜啦!”龚小刀微笑道。

那位刘哥有点无奈道:“好吧!”

二人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在离开银行200多米的一个石台阶上,二人坐下,龚小刀叫邓正权在前面看一下人,有人来就马上来打个招呼。

龚小刀先开口说话:“刘哥,咱明人不说暗话,我手头紧,想出手一些国库券,你给个实在价,都是同行,不来虚的。”

“你准备出多少货?”

“主要是应急,暂时只出一万五千国库券。”龚小刀考虑了一下才回答。

“这只能给你86元!”

龚小刀一听有点生气道:刘哥,我可是直爽人,一口价,一比一。我这里都是二年以上时间的国库券,就这利息你就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收入,还沒算其它的,大家都是明白人!”

那个刘哥一听,也是不干,最后一番你来我往的口舌之争,以95元成交,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交易,并留下了联系方式。

龚小刀心里默算了一下,就这趟自己就赚了5750元,除去来回的浪费,纯利润可达5000元,加上借姐夫的钱,一共有近13000元的本钱,下次就可以收更多的国库券。

两人找了一个饭店,点了两个肉菜一个西红柿鸡蛋汤,真是吃得满嘴冒油,尤其是好朋友邓正权那更是吃得两眼冒光。还不停的说道:“小刀,如果天天这么吃就好了,也不怕你笑话,今年我家就没吃一顿肉。小刀,以后有这种好事记住还带着我哈!”

龚小刀待邓正权吃完饭,才拿出200元现金交到邓正权的手里并说道:以后会带着你的,咱们兄弟从小一起玩到大,我不带你还带谁,过几次也把王劲带着,人多好办事,还有这次的事回去后不要跟仼何人讲。”

“知道,小刀,可这钱有点多,能不能少给一点,我可什么都没干啥!”邓正权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龚小刀笑着道:正权跟你就放心收着,回家后给家买几斤肉,再点米,让家里人都吃点好的。就说是帮我姐夫给的工钱。过几天再到高山我姐夫哪里来找我。走了,我们到南坪搭车回家去。”

一天后,荣州县高山乡。龚小刀把袋子里的一万多元钱亮给姐姐姐夫看,在两人震惊的眼光中,龚小刀把事情简单的讲了一遍,而后再说道:姐夫,学校那边问一下李副校长还有没有人要换,再问一下粮店等政府单位,有多少收多少,最好稍后一个星期给钱。我明天回荣东乡完小学校,哪里的老师我都认识,想与他们协商一下,看能不能换一些国库券,姐夫,我可是饿得很,能不能先整两个硬菜?”

姐夫一听,也是这个理,只顾着钱的事,这吃饭的事也忘了,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干笑几声就跑去炒菜去了。

“……”

次日。

龚小刀来到荣东乡完小,找到没上课的以前班主任林老师,说实话,在重生前,龚小刀都觉得林老师在年轻时真是一个很少见的大帅哥,身高一一米八,身体健康强壮,还有一头大奔头,同作为男人的自己都觉得自形,有不足。

“林老师,你好,我是龚小刀,今天特来看望你。”说罢还装傻充愣的笑了几声。

“龚小刀,你小子没考上高中,是想来复读的吗?”

此时刚好没人,龚小刀把带来的一条凤凰牌香烟送了过去,这个时代可是好烟,顺口说道:“林老师我读书的事还早,下步再说,除来看望老师外,我还受人委托,请你帮个忙?”

由于平时跟林老师关系还不错,龚小刀才敢这样说,否则早被丁猛男一脚踢飞,哪里还有什么拿烟出来的机会。

“小子,果然找我没有好事,说吧,只要不违反纪律规定就行,可别跟我整出什么幺蛾子,老夫的大腿可不人”

“嘿嘿,林老师你的厉害我是掌握的,是这样的,我也是知道咱们有一些老师的家庭困难,国库券目前又不能当饭吃,有的已影响到部分老师的生活。

我有一个朋友,准备帮老师们这个忙,如果有老师愿意换,我朋友愿意以100元国库券换56元现金的方式进行交换,所以才想请林老师帮这个忙,所有的国库券和现金都从你那里统一过,我们都以56元来收,这可不是什么坏事,互利互惠,当然这事不强求,都是自愿个人行为,老师,我汇报完毕,请批评教育!!!”

“小子,可以啊!这才一个月不见,都跑去做生意了,小子,可别把路走歪了,好好读书才是正业,不过你说的也是实事,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否则老夫一脚就踢飞了你,这个事,可以考虑,我帮你问问,成不成不关我啥事哈!”

“好,有老师出马,一个顶俩,这事准成!这可是帮困难户解决实际问题。那老师我明天再来,这不耽误你,就走了哈,老师再见!!!”

第二天下午。

荣东乡完小学校,林老师办公室。在一阵亲切友好的交流后,龚小刀知道有些困难老师急需用钱,想交换。但数量不大,也就几千国库券而已。再次约定交易时间后,龚小刀离开了学校,考虑到农村的各小学去跑一下。

因为86年不像后世,人都往城里跑,农村的孩子很多,各家各户都有3-5个小孩,因此每个乡都有几个小学,每个小学都有好几名老师,这些老师家里一般都很困难,急需现钱来解决家庭困境,所以都可以私下问一下。

约定的时候是两天,刚好可以跑一个小学。首先当然是选自己以前读过的学校铁板小学。这个小学也有7个老师,这几年累积的国库券也会有近千元。

走了半天的山路,终于找到了负责人周老师,经过一番交流,几位家里都有好几个小孩的老师自然非常乐意将这无法吃穿的纸片换成现钱,虽然龚小刀也当场讲明国库券以后可能会升值,但谁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肚子都填不饱哪里还管什么以后,眼前的事才是主要的,最终换了一千多元的国库券,毕竟人太少了。

这数量还是不够,于是下午又搭拖拉机到正安小学,这里可设熟人,这小学可设有初中班,所以有好几十个老师在职。

现在只能正面作战了,找到守门的老大爷,一包红梅烟送了出去,打听事也就容易多了,最后龚小刀如愿以偿的进入到学校。

“当,当,当”龚小刀敲响了王校长的门,正在办公的王校长抬头看到一个少年走了进来,很是疑惑不解,这是哪个班的学生,跑到这里来干嘛!

但作为领导,这点涵养还是有的,抬头轻声道:“小伙子进来,你有什么事吗?”

“王校长您好,我叫龚小刀,到你这里,主要是听说很多老师家庭困难,国库券又不能当现钱用,已经影响到一些家庭正常生活,正好我手里有些余钱,想收一些来收藏,不知行不行?”说罢从包里拿出一叠人民币,又接着说道:“我都是现钱对换,不存在骗人的把戏,请校长放心。”

小伙子,你的好意我先替老师们感谢你,但国库券己发到个人手中,那就是个人的财产,我本人是无权干涉,不过考虑到有些人确实困难,我可以问一下,但怎么对换法?”

“这个就按照当前的行情,谁也不占谁的更易,100元国库券换56元现金,你情我愿,不强求。”

王校长说道:“这价格是有点低,也只能问一问,这样你明天下午来,让那些愿对换的当场跟你对换。”

见事己谈得差不多,龚小刀离开了正安小学,正好可以赶到荣东乡完小学校。此时,龚小刀见到了很多熟悉的人,都坐在那里,手中都放着一叠国库券。

“各位老师好,很多老师都认识我,我也在这里读了三年初中,首先感谢老师们对我的教诲。其次是想跟老师们说,这个国库券放着是会升值的,不要轻易卖了,希望考虑清楚。最后就是价格目前就值这个价,放一放价格就会升起来。好了,我要说的也说完了,如果有谁因家里困难需要对换,我们现在就开始!”说罢就坐在一个位置上,并把随身的一个军绿色背包打开,取出了一千元现金,摆在桌上,准备开始对换。

听了龚小刀的话,大家都陷入沉思,可是还是有几个老师拿起手中的国库券开始对换,同时还不忘表扬一下龚小刀。

这位同学,就冲你这些话,我就跟你换,你还是很有良心的人,谁叫家里揭不开锅了,几个小子等着饭吃啦,不怨你,换吧!”

龚小刀也是没办法,自己不换,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收,价格更低。现在自己急需要积累资金,才能快速崛起。实现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对于从这些老师身上占到的便宜,以后会加倍返还回来的,为此,龚小刀还专门做了一个记录,以利于以后查询。

这几天忙下来,龚小刀的等绿色背包里放了大约15000元国库券,都是从几个学校里兑换的。姐夫那里因为认识的单位人多,对换了20000元国库券,这次一个星期,总共对换了35000元国库券,除去路上可能用的钱,现钱全部对换出来。

看着这一大堆国库券,龚小刀把81年,82年,83年以前的国库券大约有4000元都留了下来,这些卖了太可惜了,以后可是二倍以上的利益,如果不是没有钱周转,这些东西一张都不会卖,唉,谁叫自己没钱呢!

次日,龚小刀又和邓正权各背着一个军绿色背包,踏上了去山城重庆南坪汽车站的路。

经过一天的折磨,屁股被巅得受不了,这路真是太烂了,后世几个小时的路程足足用了近一夫一夜,沒有一点毅力根本杠不过来。

越是困难和难受,就越坚定了龚小刀快速赚钱的决心,只要有钱才能有改变,否则将错过很多机遇,自己心中的梦想就只能永远是梦,想想而已!

一出南坪汽车站,叫了一辆人力三轮就直奔工商银行而去。

“在路上遇到一个电话与上次交易位那位刘哥联系了一下,就在四川面馆下车,那位老板还在忙碌,一见张小刀两人双来了,这次主功开口道:两位小老乡,这个想念我的面食,这才十天不到又光临小店,说吧,今天想吃啥,老哥请客撒。”

“哈哈哈,什么时候大老乡这么客气,算了吧,我们当心把你吃垮了,别磨叽了,快来两大碗水面,再加一个煎鸡蛋,饿死老子了。”说完放下两个背包,直接倒了两碗茶水灌进肚子里,这才稍好一些,这一天多,在车上没吃没喝,可是非常难受。

在几分钟漫长的等待中,水面终于揣了上来,龚小刀两个人根本控制不住进食的欲望,虽然温度还很高,但几分钟后,碗里连一点汤也沒剩下,真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

吃完面,跟老板砍了一会儿大山,当一大碗面全部转化为能量后,身体已基本上恢复过来。唉,年轻真好!!!

工商银行前的老地方,二人再次见面,邓正权又当哨兵,简单的交流后,就进入到交易流程。

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要装国库券的背包变成装人民币。现在还没有发行百元大钞,最大的也就10元,所以近三万元还是要装一个绿色背包的。

交易很顺利,心情大好的龚小刀带着邓正权就在这个地方转了起来,总体来说,还是很破乱,最高建筑也就工商银行的三层楼,其他的基本上都是一,二层的普通房子。

一转眼就到了没多少人的街道,迎面走来三个穿得花里胡哨流里流气的少年人,还吹着口哨。龚小刀前世可是当过二十多年兵,完成过许多急难险重任务,敏感的感觉到有问题,自己两人有麻烦。

回头一看后面也有二人靠近,都是青年人二十左右,不过身体都不算强壮,只能算正常。

龚小刀低声对邓正权说道:“正权,等会儿你自保就可以,抽着一个人心使劲砸,不过可别把人砸死了,搞得越残越好。”

二人不动声色的向前走去,正要擦身而过时,对面三人横在路中央,其中一个长毛穿衬衫的青年阴阳怪气的说道:“站着,跟老子的,没长眼睛吗,把钱都交出来,否则别想活着离开。”说罢还抽出一地比首,拿在手里晃啊晃!

龚小刀都没有那么听话,你叫你的,我还有来。一直往三人近前走,话不投机半句多,道不同不相为谋,干倒对方才是硬道理。

一把比首,对经历过枪林弹雨和无数生死的龚小刀来说,毛毛雨啦!但毕竟还年少,所以当距离长毛三步时,一个箭步就跨了过去,伸手从怀里取出半块砖头,轻重刚好适合,对着那长毛面门就砸了过去,“啪”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那长毛双手扶面,血流满面倒在地上,不停嚎叫,龚小刀可没那么轻易收手,接着又是两砖头砸下,长毛一只手背直接被砸烂,还有一砖头又砸在面上,牙齿被砸掉几颗,满嘴是血,连惨叫声也传不出来。

龚小刀看了一眼,这货已经够了,够这孙子受的。起身提着半块砖头向还在吃惊的两人跑了过去,对着那还在闷油的一人就是一砖头砸了下去,又是一声惨叫传来,这时另一个人己经反应过来,转身撒腿就跑,就跟一只受惊的兔子,真是好可怜!

同时,邓正权也掏出半截砖头砸从后面逼近的其中一个,防不胜防之下,“啪”“啊”一声惨嚎传来。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够了,该打的也打了,该跑的也跑了,问题得到圆满解决,收操走了!

龚小刀可不会去救治什么伤员,这个时代,打架斗殴随处可见,只要没死人就行。

没有心情的龚小刀丟到砖头,换了一块干净的抄在怀里,备用。那沾血的可不能留下,一旦查到,那就是铁证如山,跑都跑不掉,龚小刀可不会那么傻。

本来想把钱存进银行,但想到一回去还得收国库券,这来回折腾也不是过来,所以就还是背着。

两人再次来到南坪汽车站,买了车票,就又开始享这痛并快乐着的旅途。说实话还好龚小刀两人年轻经得住折腾,能吃这个苦,换成其他人,不一定能扛得住。

生活有时就将被强强,受不受得住都得忍住!

辛苦的一天多时间终于过去,两人在车上轮流打盹休息一下总算过去了。

一到姐夫家里,是狂吃一顿后,两人就是倒头就睡,扎扎实实的睡到第二天早上,才基本恢复过来。

睁开眼睛,龚小刀和邓正权相视一笑,最后变成了哈哈大笑!

龚小刀随身抽出200元塞到邓正权的口袋里说道:“正权,这次过不瘾,刺不刺激?”

邓正权回答道:“小刀,这次真爽,没有想到城里的人这么不经揍,一下就完了。不过小刀你可真狠,一下干两个倒霉鬼,有一个更是一望无牙,好惨,想起来就好笑!”

“嘿嘿嘿,正权你也不错,干倒一个,如果另一个不跑,结果也一样,哈哈哈!不过这事就不要讲出去了,等会儿,吃了饭,你就买点东西,先回去,过一个星期再来。

同时,你再问一下王静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出去闯一闯,就说是我问的,咱们三人的关系,也得带着他。

我没时间回去,下次来时跟我回话,如果愿意那再下次,我们就一起去。”

龚小刀、邓正权两人走出房间,外面姐夫,姐姐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们。姐夫大声道:“你们俩捡到钱了吗?一大早上就鬼哭狼嚎,别人不知道,还以为这里出现了神经病,老实交代,怎么回事,否则后果很严重?”

“哎呀,我的姐夫哥,你快去搞点好吃的,我们肚子里可是空空如也,饿得呱呱叫了,吃完才给你们讲,现在可没有力气。”

这两人一回来就睡,肚子不饿才怪,于是回应道:“好吧,现在就去,等会儿得跟我们讲清楚了!”说完转身就走做饭去了。

很快,三个色香味齐全的肉菜就揣到桌上,早已饿得受不了的龚小刀邓正权又是一顿狼吞虎咽,三菜一汤外加四大碗白一米饭全部都进入两个肚子里,摸着微微有点涨的肚子,这才有心满意足的感觉,真想再抽上一根烟,那就不摆了。

这饭后一支烟,抽的不是烟,而是感觉,是满足。

当然,现在龚小刀可不会未成年抽烟,何况姐姐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到时烟还没点烧,可能一巴掌就呼到脑壳上了,不值得。

饭后,吃得满嘴流油的邓正权离开了高山乡姐夫家。这时,龚小刀才把姐姐姐夫招呼到里屋,把此次收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看着两个人吃惊的眼睛,龚小刀有一点小得瑟,接着又对姐夫说道:“姐夫,这高山乡的其他单位的兑换国库券的事,就麻烦你了,尽快收起来,有多少收多少,对于量大的可先给部分钱,写上欠条,以一个月为限就行。

我自己准备到荣州县城里去试试,那里那么多单位,可是大头,千万别泄露风声。

至于姐夫我借你的钱,我还要做本钱,暂时不会还你。我现在才开始,等以后生意做大了才带着你们,保管你们有用不完的钱。”

“好的,我俩就信你了,这高山乡你就放心,我全部都能搞定。”姐夫信誓旦旦的说道。

又休息了一会儿后,龚小刀留下9000元钱,自己又背着军绿色背包,只带了一万元,就乘客车来了荣州县城。

这是一个有30万常住人口的县级城市,这里四面环山,主要房子都建在老城区里,新城还没有开发。

县城外围全是古代的城墙,一条河流围绕,只有四个城门能进出,一个用于报警和拥有时间作用的钟鼓楼立在县城最高处,时刻提醒这里的人们这是一个古老的城市。

县城护城河外两侧分别有建于唐代的大佛寺和二佛寺,尤其是大佛寺的大佛佛像坐南面北,是一尊释迦牟尼摩崖石刻造像,佛身通高36.67米,头长8.76米,肩宽12.67米,膝高12米,脚宽3.5米,是世界第一大释迦牟尼佛(现世佛)。

大佛寺:占地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全系古建筑或仿古建筑。山上山下绿树成荫,悠久的人文景观和美丽的自然风光融为一体,形成川南地区颇富吸引力的风景名胜古迹之地。

二佛寺:位于城西南金碧崖,始建于唐开元初年73l年唐、北宋时称开元寺,南宋时名净土院,明代改为广志寺。清乾隆十八年(1753)重建,因沿崖佛像林立,造像上千尊,即命名“千佛寺”,亦称“二佛寺”。

两个寺庙的香火都非常巅胜,信者无数。

前世对自己来说,这里可是熟悉无比,因为当年的高中都是在这里读的,还是退伍后也是常年生活在县城里。这一世,自己除去到县城坐两次客车到山城重庆外,还真没来过,即使这样龚小刀也没有一点压力。

达到荣州县城后,龚小刀根据前世记忆在靠近县政府的四达旅馆住了下来,这里可是最热闹的地方之一,全是青砖青瓦的老式伊建筑,下面是一个大茶房,喝的全是盖碗茶,坐的除去高板凳就是个人坐的竹制靠背椅子,不时还有卖烟和卖小吃的叫喊着穿行其间,这样的场合自然少不了掏耳朵的人,那感觉真是不摆了。

因此,这里在没开发前就是全城最热闹的地方,楼下是四达茶馆,楼上为四达旅馆,这里的人气很旺,自然也是交朋友谈生意的好地方。

龚小刀订了一个单间后,把东西放在房里,这些床全是木头床,四边各立一根竹子,再用四根竹子架在上面,固定成为一个方框,夏天蚊子多,现在罩的是纱布做的老式蚊帐穿在横放的竹杆上,木板房顶上掉着一个两片叶子的掉扇,看来晚上不用扇扇子了,这些和龚小刀记忆里一楜一样。

感慨一下后,收拾情怀,自己还得为人生大计奋斗。把钱放进随身挎包里,就锁门外出,先要把自己的目标熟悉一下,收集一些情况,以利于下步行动。

首先去的单位还是最穷的单位教育系统,自然是前世的荣州中学和荣州第一中队,这学校都是大学校,里面包括初中和高中,各级教值员工好几百人。

这么多人一人一人的去找是不现实的,找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是最好的。经过几番打听终于找到了教导主任张主任的办公室。经过一番友好交流,张主任也赞同龚小刀的善意之举,愿意帮忙问一下困难的教职员工,定好时间后,龚小刀又赶到荣州第一中学,整个结果都还今人满意。只等几天后的情况。

龚小刀没想到那么短时间就搞定二个学校,于是转战来到附东,附南,附西三个小一点的小学,都谈好了相关事宜。

就这几个学校的老师和教职员工至少也有千人,能兑换一半这数量也了不得,暂时只能这样了,多了也收不了,各镇上还有四个中学,这得等下一步再来。

无事可做的龚小刀就当起了茶客,一个十五、六岁的小茶客,还是会叫人多看上一眼的。事已谈好,现在只等结果,党政机关就别想了,风险太大,一不小心还可能被抓起来,先就这样。

现在自己的现钱不足,只能这样,这次交易后,自己的底气就足一些了。到时就去盐都自贡市,那里有许多国荣营大企业。

像什么墙地砖厂,红火玐,467厂,长征机床厂,东锅厂,盐厂等大大小小有几十个,这些工人至少十万,而国库券多数都分派到各级工人身上,所以国库券的存量也是一个海量。

进入1986年,由于市场经济的份额逐步增大,很多国企无法适应形势发展变化,慢慢开始走下坡路,所以国企员工的生活逐渐困难,面临着收入减少,职工下岗等一系列问题,此刻对换国库券正是时候。

没有车很是不方便,现在是二八大杠自行车流行的时代,女式以凤凰牌自行车为主,在公路上跑的多是拖拉机和解放牌汽车,非常单一。

龚小刀想了一下,自行车就没必要买了,按照自己的发展速度,买小车只是迟早的事。

第二天,龚小刀赶回高山,准备把钱都带上,毕竟那么多学校,老师又是低收入人群之一,换券的比例应该是相当大,由于是城里的老师,就靠一点工资,养全家老小,还不如农村的老师还有土地,有更多的收入,所以龚小刀对换国库券是没有多少担心的,只是多少的问题。

刚准备走时,邓正权也来找龚小刀,正好缺人手的龚小刀立即带着邓正权一起到荣州,一个人是有点忙不过来,两人正好。


>>>点此阅读《重生1986顺势而飞》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