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开局被长孙皇后偷我心声王牧 春香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开局被长孙皇后偷我心声
分类:历史脑洞
作者:修假仙渡情劫
角色:王牧 春香
简介:【虚构历史,系统,技能,成长,战争。】
这个是一个,长孙皇后与穿越者不得不说的故事。
历史党绕道,切勿当真。

书评专区


大唐:开局被长孙皇后偷我心声王牧 春香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大唐:开局被长孙皇后偷我心声》第5章 早上体操运动免费阅读


【幸运签到爆击:暴击+1,获得神幻天赋,古文通墨。】

【天赋古文通墨:赋予宿主大成古代书法,以及古文字。】

签到还能出暴击!

那以后还是当咸鱼,还是不当咸鱼呢?

还是既当咸鱼?又要抽奖励呢?

王牧瞬间一扫颓废,感觉精神一震,手脚有力翻身起床,脸上笑容止不住高兴。

屋外听到动,春香手端铜盆推门而入。

“公子,春香伺候你起漱。”

她把剩满热水的铜盆放在桌上,莲步靠近王牧,替他穿衣理带。

王牧只闻到一股幽香,眼前小丫鬟模样纯净乖巧,不得不感叹着。

古人的生活,真是腐朽!

他不习惯这种生活,想自己穿衣。“我自己来吧!”

古时候尊卑有别,王牧的话吓得春香一下跪在地上,小脸慌张。

“对不起,公子是春香伺候不好吗?你可千万别告诉小姐!”

下跪大礼,王牧作为现代人可不习惯,弯腰扶起人。

“快起来,以后千万不许跪,我可没说你伺候不好,我只是不习惯。”

“真的吗,公子?小姐让我贴身伺候公子,这些都是我该做的。”春香眼含湿润,见王牧如此平易近人,脸颊绯红。

王牧听到贴身伺候四字,眼眸一亮,看到春香脸色红润,想到以前一直不敢做的事情。

他顺手抓住其细腻手腕,问道:“贴身伺候是不是你做什么都可以?”

“嗯…!”春香埋头羞涩,鼻声低语。

王牧听到确定回答,迫不及待反身躺上床,嘴角一勾对春香招手。

“那来吧,快点!”

“啊…!”宫女春香心慌。

不过,她偷偷抬眼王牧,又被他魅力模样征服,不由自主靠近上去。

过后,没多久。

另外一个宫女夏荷,路过房门外,听到房间里王牧爽叫的声音。

“……!”

这些声音听得夏荷,面红耳赤,慌不择路。

房门紧闭半小时。

春香,香汗淋漓打开门,王牧神清气爽踏门而出。

表情春风得意,对春香赞不绝口。

“香儿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你手法真专业,下次我们继续。”

“是,公子!”

春香转身告退,脸上浅意带笑。

她拿捏手法可是专门宫中学习的,当然专业。

王牧目送细腰柳身离去,笑意满足的摇了摇头。

封建生活,枯燥且朴实无华啊!

让人堕落。

院子剩下王牧一人,他没打算帮长孙无垢打理农庄,在空地上做起广播体操来。

咸鱼不能总躺着。

必须多运动身体,才能有个好身体多运动。

一套广播体操做下来,武力值的好处体现明显。

王牧一点不觉得累,看了眼不高的围墙,纵身一跃,他想试看能不能飞檐走壁。

可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自己稳定性。

一跃跳过两米多院墙,落在院墙外,农庄过道上。

顿时,吓跑路过庄民无数,只剩一个扎着羊角辫,满脸尘土的小女孩,胆怯得一动不动。

小女孩看起来只有十岁不到,非常瘦弱眼眶深凹,穿着破布,根本就不像衣服。

王牧心不忍,蹲在小女孩面前,伸手替她擦干净脸上灰尘。

“小妹妹乖,别怕!我不是坏人。”

小女孩嘴巴干白,努力张动两下嘴唇,道:“我…我饿!”

她说话声音无力,好像用尽全部力气。

王牧听来揪心不已,摸着皮包骨头的小脸,手停顿。

身为现代人的他,从小没吃过苦,更没被饿过,穿越过来几天才见识到真正的人间惨剧。

她还是个孩子,这副模样不知饿了多久?

干旱下去,再没吃的还能活下去吗?

王牧不由得鼻腔发痒,头脑一热另外只手伸向身后,再拿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巴掌大的红薯。

“这能吃,拿去吧!”

小姑娘没见过红薯,不过她听到是吃的,本能的饥饿感,让她抓过红薯就往嘴里咬。

一口下去就停不下来,原本灰暗凹陷的眼仁,有了一丝明亮。

远处有不少庄民偷偷看到这幕,咽着口水不敢靠过来。

王牧有注意到他们,那是一双双渴望的眼神。

这些眼神让他不好受,心里面默默喊道系统。

“咸鱼系统我问你,如果我引导他人之手改变大唐生存环境,算不算违背咸鱼规定?”

咸鱼系统声音依旧冰冷:“主动与被动是同个意思吗?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你…!”王牧哑口无言。

系统太冰冷,他后知后觉问得太多余。

随后,王牧有了想法。

等到小女孩儿吃完红薯,再次纵身一跃返回院子。

或许他不是个好人,但有些事必须要去做,这是基本人性问题。

下午。

一辆大些马车停到农庄门口,方德搀扶下一人,居然是李二。

李二反身在搀扶长孙无垢下车。

“观音婢,慢点!”

“嗯…!待会儿见到牧弟你可别说漏了嘴,他还不知臣妾身份,有大才的人心高气傲你要多担待。”长孙无垢下车再三嘱咐。

不知她作何顾虑,并没对李二说清楚往王牧的真实身份,更没提自己能听到王牧想法的事情。

李二此时富家老爷打扮,嘴上留有胡茬,看起来三十多岁。

“这朕知道,能连道两计安民之策的人,有些心气是应该的。”

今天到来只有太监方德跟随,其他人保护在暗处,两人说着说着来到木楼小院。

他们进门就见王牧躺在两张矮几拼接的躺椅上,眯着眼晒太阳。

像是睡着了。

边上,春香夏荷一人拿捏胳膊与腿,好不享受。

春夏两人见李二长孙无垢到来,正想起身拜礼,就被长孙无垢挥手打断。

长孙无垢在扯了下李二衣角,带着坐到旁边石桌。

李二盯着王牧看出神,直到夏荷端上茶来,才收回视线,转过头看向长孙无垢。

怎么也不相信,以赈代工,立碑借粮两计,就是眼前这个怪异的年轻人想出来的。

这人到底是有多懒?

大白天的,居然在矮几上睡觉,还睡得这么沉。

长孙无垢脸色尴尬,正想开口解释,就见春香吃力拖着个麻袋过来,不解问道:

“春香,里面装的是何物?”


>>>点此阅读《大唐:开局被长孙皇后偷我心声》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