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羽 冷凌小说《快穿之这个宿主萌萌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这个宿主萌萌哒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蓝鲨不吃鱼
角色:陈羽 冷凌
简介:快穿,女强,无CP,不圣母,无套路。完全不一样的快穿,非无脑爽文。女主是面瘫法医。有空间--主人自己也进不去的静态行李箱;有系统--除了传输就是聊天解闷,没别的用。她可能有点冷酷,也可能有点善良,最有可能就是萌你一脸血。权看你们能读出点什么来了。故事微微有点烧脑,需要一点点耐心。期待你们与我一起,揭开女主的神秘面纱。

书评专区


陈羽 冷凌小说《快穿之这个宿主萌萌哒》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之这个宿主萌萌哒》第5章 反戈一击免费阅读


冷凌掂了掂手里的板砖,心道:看不出这玩意儿不但实用,还挺好用。

嗯,回头多去光顾光顾TOUNI老师的店。

趁着太子坐在桌前喝茶的时机,冷凌悄然闪出屏风,一板砖下去,将对方放倒。

她伸手按住太子的肩膀,让他趴在桌上。

随后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嗯,一会儿得好好利用利用这一身宫女服饰做点文章。

她得搅黄了他们的阴谋诡计。

这时,院子门又传来被打开的声音,冷凌闪身到了窗边,侧目朝外望去,就看见那个叫婉儿的去而复返,并且从袖子里摸出了个什么东西,一脸神色忿忿地进了西厢房。

冷凌眼中闪过一缕寒芒。

进了西厢的张婉儿,看着布置奢华佚丽的屋子,想到过会儿,自己心爱的人就要在这里与那陈羽……心里就很是有种全给砸了的冲动。

但是不能。

不但不能,她还得推波助澜。因为太子需要南河陈氏家族的势力。

她咬紧牙,狠狠捏紧了自己手心里的药包。

走到桌边打开茶壶的盖子,却发现茶水已经凉了,她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再叫人换壶热水来,可周围的下人早就被大长公主全打发了,一时半会儿的,上哪儿找人去?

她拎起壶,准备直接出去找人换。正待她要转身之际,一块黑影从天而降。

婉儿进屋时,就没有关门,估摸着是打算速战速决。

这倒是方便了冷凌,她悄然溜进来,将TOUNI老师的爱分给了她。

看着应声倒在地上的婉儿,冷凌眼疾手快地接住从她手里掉落的茶壶和纸包。

她看看左手,再看看右手,脑海里忍不住跑过一群祖安人……

憋着气打开纸包,里面是不少白色的粉末。她微微闻了闻,眼神瞬间冰冷。

看来,这是真的打算对陈羽用手段了,而且还是如此下作的手段。可按常理来说,这怎么也不可能才对。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之前听到大长公主和婉儿对话的时候,她本能地以为,是大长公主想让婉儿对陈羽做什么,然后让太子做个见证。

比如,婉儿把陈羽弄睡着,然后脱了她的衣裳,不小心让太子撞见之类的。但是手中的药粉告诉她,这是最下三烂的药。

事情明摆着不对劲儿。这个她以后一定得好好查查。

至于现在嘛,她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眼神闪了闪。

蹲身捏开婉儿的嘴,将那白色的粉末直接倒进去一半,将剩下的一半包好,收进袖子里,再将婉儿拉起来扶到了床榻之上。

转身出去又将太子扛过来,也扔到床上,再打开纸包将另一半倒进了太子的嘴里。

然后溜走了,走前还贴心地为他们关好了门。

这时候,她就特别感谢中心城的体贴,给予了她良好的身体基础素质。

剩下的,就看这两人的运数了。

人,应该是晕不了多久的,至于什么时候才会被人发现他俩的情况,那就尽人事,听天命吧。

而冷凌不知道的是,树影重重间,有一双眼睛,一直看着她做下的这一切。

事了拂衣去,冷凌悄然顺涧溜出了别院。

出了水后,匆忙换过衣裙,收好下水之前她都有留心戴好的防水帽,从地上抓起灰土,洒遍全身,再用力摇了摇头,抖了抖衣裙。才快步返回了官道。

正好听到不远处传来一连串马蹄的“哒哒”声。放眼望去,以她远超普通人的六识,一眼便扫到了那辆马车上,刻着的陈氏家族的族徽。

来了。

冷凌打起精神,整理了下衣裙。

这古代的衣服说实在的,那是真不方便,她在中心城买完后,还跟着那店家学习了好几遍,不然,这会子就铁定要变成“落汤鸡”露出“狐狸尾巴”了。

施施然抬步站到了官道中央,朝着渐渐靠近的马车伸出一只手,做出了个停止的手势。

虽然这是古代,但想来这个,应该古往今来是个傻子都看得懂的手势吧?应该古今通用的。她不太自信地想。

驶近的马车,缓慢地停在了离她几步远外的地方,那一身腱子肉看起来十分壮硕、强健的车夫扬声问道:“来者何人?为何挡道?”

看到对方是一个单身弱女子,车夫便停下来问了一句,他压根没注意到拦路的小姑娘,摆的是什么手势。

冷凌却不知道车夫的想法,还以为自己的做法正合适。

她暗自点头,果然通用啊。

又忍不住暗夸那车夫,不愧是百年清贵世家,就连个车夫,也比较懂礼貌,没有仗势欺人,没有贸然得罪人。其实她都做好了自己会面对“和珅家丁”的准备。

她抬手抱拳拱了拱,开口说道:“这位小兄弟,车上可是南河陈氏家族的陈三小姐?吾乃……”

“凌妹妹!”

马车窗帘被掀开。陈羽漂亮、白皙的鹅蛋脸上,绽放着一脸惊喜地探了出来,同时还热情地朝着她挥手。

“凌妹妹?林妹妹?”冷凌狠狠地打了个寒噤,这什么鬼称呼啊。

她用力甩甩头,把那个弱质纤纤,无语泪先流的人物形象甩到一边,伸手搓了搓脸,抬步绕过马头靠近马车边,拦住了正欲下车叙旧的陈羽。

她对陈羽说道:“我上去就好。”一边说着,一边跳上马车。

原主的耐性不太好,每次都等不及丫环放脚凳,通常都是跳上跳下。

陈羽带了两个贴身大丫鬟,红朵和白朵。

马车比较宽大,毕竟是侍郎府上的。此时就算再加上她,也能轻松地坐下。

冷凌冲还在发懵的陈羽点点头,回头招呼一声:“调头,回城。”然后直接盘腿坐下,正正挡住马车帘。

车夫犹豫着没动,不知道该不该听这半道冒出来的另一个小姐的话,虽然这位小姐很显然也是陈氏家族的一员。

“掉头吧,”陈羽一脸无奈地道。

陈羽对陈凌,自小就没有办法,且心底待她也是极信任的。通常都是她说了自己就会去做,闲了才会琢磨当时陈凌那么做的原因。

每次分析的结果都是陈凌没有做错,久而久之,她就不再琢磨了,只管听陈凌的便是。

缓了缓神,陈羽心想,半年多未见,陈凌这死丫头,还是这般不识礼数、不拘小节。

她又打量了一下陈凌,只见那丫头仍如幼时一般,系着个高马尾,浑身上下首饰皆无,且一身灰尘仆仆,面容有些疲惫。

如果冷凌知道她此时所想,一定会告诉她,即便身体素质不错,短时间内做下那么多事,就算是铁人也会有些疲惫。

她这已经是强打精神的结果了。

至于装扮成这样,当然也是依据了原主的记忆。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出身豪商的小姑娘,会喜欢如此简素。

这也算是一重惊喜了。

穿来之前,她都做好了钗环满头、步摇乱晃、一步走环佩一叮咚的准备了。

当然,陈羽不会知道陈凌在想什么,更不清楚她做了什么。陈羽只是觉得,自己没法带这样的陈凌去别院了。

不是她势利,而是她担心自家堂妹会因此形象而被人看轻。

虽然她自己是看惯了的,但这是都城,一个十分讲究的地方,她不想让别人议论陈凌的不是,一点儿都不行。

陈凌这样子显然是远道而来,自然只能先带回六叔的侍郎府里再说。

只是……她眼底闪过一丝暗芒,今天计划好的事,眼见得是不能完成了,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想到此,她的心底竟是悄悄地松了口气。

陈羽是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一头一脑的灰,其实是她亲爱的堂妹出了水后自己撒上去的。

“稍等一下,”

陈羽突然又想到,即便不去,也必须给大长公主那儿交代一声,便嘱咐红朵前去别院,去说明一下情况。

马车便也停在道旁等红朵归来。

冷凌在陈羽交代事情的时候,没有忽略陈羽之前眼底那道一闪而逝的幽芒。

她一手撑在膝盖上抵住下颌,一手把玩着小几上的茶盏,歪着头地对陈羽说道:

“三姐姐,你不会觉得,是我破坏了你游玩的兴致吧?”

陈羽闻言,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嗔道:

“胡说什么?游玩哪里有你重要?你倒是说说,怎么突然想着来都城了?四叔虽然来信说了你要来,但我想,他说的那些个理由,一定是你瞎编的。

而且,来了也不先去六叔那报到,却怎么先跑来了这里?这里也不是南河来都城的必经之路。

瞧瞧你,总这样,连个丫环都不带,这么远的路程,只你自己一人,完全不像个样子。

这儿可不是南河,任由你独来独往。”

冷凌撑着下颌的手指动了动,心想,这个原主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好姐姐,还真是如原主记忆中一般聪慧过人,而且,还是喜欢那般指点她规矩,希望她能做个淑女。虽然无甚效果,但从不放弃。

她摸摸脸,说道:

“我出来是游山玩水的。过了全州下了船,就想到处走走看看,这一路听说都城西郊这片风景特别优美,不仅山陵众多,还有许多的山庄碧苑,于是就先来了这儿。本想着看看,能不能顺便在这也买个别院,谁知道会碰上了你。”

陈羽闻言,认真地想了想后点头道:

“因着你那贪玩的性子,听说了这么个地方,跑来看看亦是题中应有之意。只不过也是巧了,居然被我发现。对了,你就那么准确地知道是我在这马车里?就不怕万一是六叔,被逮个正着,到时又该怎么好?”

冷凌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眨了眨道:

“车厢上那么大的族徽在呢,而且……”她说着又指了指自己身后车帘外的方向,压低了点儿声音道:

“那一看就是习武之人。这单单一辆马车,外面没有护卫、没有随从,却有个厉害的车夫,想想也就是三姐姐你了。六叔的孙辈们还小,出门一辆车哪里够?儿子辈的又大了,这排场也不会就这么点。”


>>>点此阅读《快穿之这个宿主萌萌哒》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