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连春 李秀娥《穿越:老妇真的不想当极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老妇真的不想当极品

分类:种田

作者:萱萱若水

角色:张连春 李秀娥

简介:李秀娥在出殡的当天诈尸了,成了柳絮村里人见人稀奇的老妇。
穿过来的安然也觉得她上辈子真是积孽了,才得了这么大一堆奇葩儿女。
大儿子憨厚孝顺,对母亲弟弟妹妹们都极好,唯独忽略张满意母女。
二儿子是个人精,整天被媳妇撺掇讨好李秀娥在大儿子身上顺好处。
三儿子倒是省心,读书好考了个状元,但是就是看不上旁边卖灯笼的柳修文和他娘凑个家。
小女儿从小就自卑胆怯,面对李秀娥没有感情,还要装做一副孝顺的模样。

书评专区

穿越:老妇真的不想当极品

《穿越:老妇真的不想当极品》第5章心机张连春免费阅读

晚上西厢房内。

“连春,你没事吧,我看看踹伤了没有。”姜景尧满眼心疼的看着床上趴着的张连春,掀开了腰间的一层粗布衣衫。

手边还准备了药酒,姜景尧一看青肿了一大块,忙倒了一口酒就往手上揉搓,趁着手上的温热劲,仔仔细细的给张连春温柔的按着。

床上,张连春侧着头歪在枕头上,心思早就让李秀娥让她还的一百二十两给牵走了。

根本试不到疼痛,光是流下心疼钱的眼泪,就够洗头下的枕头了。

“你说你娘抽什么疯,我天天巴结着她奉承着她,还给她生了个大胖孙子,张满意她能吗。”张连春抽泣着跟自己的丈夫诉苦。

又觉得今天受的委屈太大,说的不够将头扭到里面嘟囔了一句:“她还不如今天死了算了呢。”

姜景尧听见自己媳妇咒自己娘死,按揉的手顿了顿,却不是因为要训斥媳妇。

反而叹着气说道:“唉,我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去了一趟鬼门关回来,脾气还变了,光拿我们开刀。”

说完,姜景尧想想又不对,看了看躺在媳妇身边呼呼大睡的庆宝,又给媳妇张连春继续按着。

委屈道:“你心思也真够深啊,五年了你瞒着庆宝会说话的事情,别说娘了,我现在都生气。”

“到现在我都没有听庆宝喊我一句爹呢。”

“那我还不是想给这个家多挣点好处,你家人口那么多,想要你娘偏心不要拿她最爱的孙子做文章吗。”

张连春一听自己为了这个家,今天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回来丈夫还小心眼的觉得儿子没有叫过一声爹。

心中很是气恼,特意看了一旁熟睡的庆宝,压着声音恨声道。

说完了,等了半天发现丈夫不知声了,手上的力道也轻慢了下来,张连春又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又软下了声音安慰道。

“你也别觉得委屈,庆宝会叫爹,明天等庆宝醒了,我让他给你叫个够。”

“真的。”姜景尧一听媳妇说儿子会叫爹,立马打了鸡血似的,手上按的更起劲了。

还兴致勃勃的道:“回头,把娘的钱还回去吧。”

“你疯了。”张连春本来已经平稳的心情,因为丈夫的一句还钱,又翻腾起来,瞪着惊讶的眼睛心疼道:“那可是一百二十两呢。”

姜景尧见媳妇还没有听完自己说的话,就立即发怒了,他怼道。

“你急什么,难道你想要休书,还是你看上了哪家小伙子。”

说完,姜景尧看张连春立即没了怒气,才皱着一张脸解释道。

“反正娘要过去只是一时的,庆宝是我们家孙子辈唯一的男丁,娘又偏爱我,总要做的让娘开心了,我们以后才有好日子过不是吗。

我看娘身体如今硬朗的不得了,我们可别凉了娘的心。”

张连春一听,虽然要把钱交上去,但是确实他娘最疼爱的是自己这一家。

先装乖巧一点,应该是吃不了亏,以后那些钱肯定还能回到自己这里。

“也行吧。”张连春想开了说道。

一大清早。

李秀娥穿好了衣服收拾好了自己,打着哈欠刚开门迈了一只脚出去,就发现二儿媳张连春堆着满脸的笑容。

拉着庆宝站在自己的门前,手里还拿着一只鼓鼓囊囊的灰布荷包。

“娘。”张连春低头哈腰的叫着,又甩着握在手心里的庆宝叫道:“庆宝,快叫奶。”

“奶。”庆宝吮着自己粗粗的小手指,站在张连春的腿边,脆生生的喊了声奶。

但是李秀娥明显可以听出庆宝声音里有一丝丝的害怕,也不怪,因为昨天她不是当着庆宝的面教训了张连春吗。

李秀娥看着圆鼓鼓的庆宝,喊着自己奶,心底又是一阵无奈。

天知道她才二十五岁,但是没有办法现在的身份就这样了。

“乖。”李秀娥摸了摸庆宝的脑袋,夸了一句。

很神奇小孩子的记性好像来的快去的也快,庆宝见自己给了他一个好脸色,居然放开了张连春的手,反拉住了自己。

当然孩子是孩子,大人是大人,她不能因为小孩子就不计较大人的错了。

“想了一夜了,想的如何了。”李秀娥冷着脸对张连春说。

“嘿嘿,娘。”张连春忙嘿嘿的笑着,将手里的荷包递了过去:“娘,儿媳怎么能坑您老的钱呢,这是一百二十两银子,您收好了。”

李秀娥倒也不推辞,立马接过张连春的荷包,还当着张连春的面点了点。

她就是要在张连春面前做着认真的样子,让她清楚清楚这个家到底谁当,他们都要听谁的。

“娘,昨天的四桌席跟一口棺材的钱,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一共花了十两,就不用大哥三弟跟四妹出了,我跟景尧都包了,算是给娘赔罪了。”张连春笑眯眯的对着李秀娥说道。

李秀娥听张连春一说,只是眼皮抬了抬看了一眼张连春,面上并没有做其他的表示。

但是心里却暗叹道,真是好谋算,就光凭张连春只轻飘飘的说了句二十两的钱她出,还不需要其他兄弟姐妹出。

既赔了罪还狠卖了一把大方。

她还了自己一百二十两,又添了十两的葬礼钱,一共就是一百三十两,可算是出了大血。

给谁听去都要心疼。

但姜景尧从小就比其他兄弟姐妹待遇好,原身李秀娥给姜景尧拜过一个捏泥人的师傅。

泥人捏好了,钱不少挣,但是就是因为庆宝不会说话,姜景尧外出卖泥人的日子少了,多数时候在家和张连春打理田地。

不过五口人家的田地卖一次粮那也是不少挣的,钱也没有跟其他人分。

哼真当自己是偏心眼极品了,头脑一昏还真信了。

想的美。

“知道了,你做的好。”李秀娥将荷包往自己腰下的裤带口上一别,淡淡的张口夸了一句,直接拉着庆宝走开了。

独独留下张连春傻傻的愣在原地,眼睛瞪着李秀娥的后背,都瞪直了,她娘啥意思,说了一句话就没了。

不给自己一分一离的表示表示吗。

李秀娥来到饭桌上,一家人都已经齐刷刷的布置好了饭菜,站在堂屋内等着自己用饭了。

作为一个现代人,李秀娥真是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登基大典的意味。

>>>点此阅读《穿越:老妇真的不想当极品》全文<<<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