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先生 冯若月《日朝月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日朝月暮
分类:现言日常
作者:熙雯
角色:金先生 冯若月
简介:一起诉讼,把冯若月的记忆拉回了十二年前那个闷热的秋天,那一年,她和雷穆阳在市一中相遇了。那时的冯若月还没有充满勇气与自信,那时的雷穆阳,也还不知道人生几许,浮浮沉沉,在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他们都还不明白,人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与世界抗争的能力。冯若月觉得,如果没有陈旻臻,高中三年,她一定会死在雷穆阳炽烈的光辉里。可冯若月不知道,即便有了陈旻臻,也不过是这世上,又多了一个伤心人而已。

书评专区

花蝴蝶:非常扣人心弦好看

熙雯:准备了很久,新文终于跟大家见面了,久等了。
依旧还是慢节奏现实文,没有那么爽,所以喜欢看爽文的读者,看到这里就可以点出去了,还是那句话,没有看过世界的全貌之前,请不要急着为别人盖棺定论,请不要口出恶言,没有意义。
这本文讲的是原生家庭的事,或许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的原生家庭是没有问题的,却好像很少人思考,原生家庭,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出的问题。
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每一分每一秒,认知和观念或许都在遭受着冲击,我们被迫的博弈,在冲击里找到自我,最后才能杀出一条血路。
希望每个人都能学会与世界抗争的能力,与自我抗争的能力,希望我们搏出一条血路之后,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感谢每一个来过的你们,你们,是我在自我拼杀这条路上最美的风景❤️

精神寄托。:看了11年小说了,自认书龄很长。最近几年这种类型的小说几乎没看过,大都写的平平无奇,但是这本书真的会使人共鸣。特别期待若月和雷穆阳的成长。(心里肯定会有希望的结局,但他们两个即使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那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毕竟,年少时期的不论什么感情,都有可能无疾而终。

用户19754348:接地气的好文章,五星推荐!


金先生 冯若月《日朝月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日朝月暮》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夜里十点,城市的某一个小区,冯若月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刚开了门就被刺眼的灯光晃得睁不开眼睛,一个男人笑着从房间里走出来,围裙后是精致的衬衫和西裤,手里拿着拖把,“你回来了。”

冯若月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怎么在这里?!”

“今天是周末,我买了菜打算找你一起吃晚饭,可你不在家,手机也打不通,于是我问了你妈妈你的门锁密码,想给你个惊喜。”

惊喜?

一个相亲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破门而入还在家里做饭打扫卫生,她是挺惊的,就是不太喜。

她甚至不记得他的名字,只依稀记得他姓金。

听到“问了你妈门锁密码”这几个字,她心里本能的涌上反感。

“吃饭吧?我从8点一直等到现在。”

他笑容可掬,她不好拒绝。

他的菜做得还不错,她垂着头只顾吃,他时不时给她夹一筷子菜,她不太习惯,自然,也不太喜欢。

她习惯了一个人,也习惯了拒绝父母为她安排的一切。

“你怎么不说话?”

“食不言,寝不语,古话不是说了吗。”

金先生点头,笑容满面。

他真是太喜欢她的性格了,他们虽然只见过两次面,可冯若月这种安静少话的性子,实在是太合他的心意了。

娶老婆就是不能娶呱噪的,婚后才能更好的相夫教子,也正是因此,他才会对她格外上心。

“你今天是去加班吗?”他笑着问。

“嗯。”

“你的工作就是写写报道,画点漫画吗?”

若月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她是个记者,但又不是个传统记者,她不在电视台或者报社坐班,她以外聘的形式和他们合作,把写成的报道输送到媒体上,她一直坚持为新闻配图,而那些配图,都是她自己画的。

可她懒得跟他解释,“嗯。”

“很忙吗?”

“嗯。”

“女孩子还是不要做太忙的工作,将来结了婚不好顾家。”

若月微微挑眉,对他的评价不予置评。

反正,她也不在乎。

吃完了饭,若月把碗收进洗碗机,“今天谢谢你,我还有工作,失陪了。”

金先生脸上的笑容凝了凝,“若月,我忙了一晚上,吃完了饭就送客,这……不合道理吧?”

若月垂下眼,她不喜与人争辩,“那么,请自便。”

她转身拿了电脑就要进书房,手却不慎碰到了他放在沙发上的公文包,公文包掉落,资料散了一地。

她急忙弯腰帮他收拾,“抱歉。”

捡着捡着,手却顿住了,她的目光落在一份资料的照片上,只是看了一眼,她的心就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

那是一份详尽的个人履历,金先生是知名律师行的律师,他包里的资料都跟官司有关系,资料里既然有履历,就意味着对方是他的研究对象,而非委托方。

手里的资料忽然被人拿走,若月知道自己有些无礼了,可她的目光依然无法从照片上收回来,“这是……”

“一个案子的资料,今天刚交到手里,还没来得及放回去。”

金先生赶紧把资料装进包里,若月的心却无法再像之前一样重新平静了,她连语气都着急起来,“这是个什么案子?”

话刚出口她就觉得不妥,她急忙补充,“我知道我有些冒昧了,可是我很想知道,履历上那个人,跟什么案子有关?”

金先生好整以暇的看着若月,他好似从未见过若月那么急躁的样子,他收资料的手顿了顿,目光不由看向那份履历,履历上的男人叫雷穆阳,小他几岁,玉质金相,仪表堂堂,看起来就像个风流的公子哥。

可实际上,只不过是个劣迹斑斑的少年犯。

“你们认识?”

若月没回答,只是急切的看着他,“他犯了什么案子?”

“没什么,就是个普通的侵权案。”

“侵权?侵的什么权?著作权吗?”

“嗯,抄袭。”金先生微微皱眉,“你为什么……”

“不可能!他不会抄袭的!”

若月拿着电脑的手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她深呼吸了几口,平顺了自己的呼吸,“他不会抄袭的,这一定是诬告!”

金先生看着她,顿觉不可思议,他唇边浮上玩味的笑,“你凭什么笃定他不会抄袭?”

“我就是笃定,他不是会抄袭的人!”

“呵。”金先生把资料装进包里,“他的父亲,死于吸毒,是个吸毒犯;他,不满十八岁就是个杀人犯,曾于少管所服刑,这样的背景,你说他不是会抄袭的人?我看,抄袭都是轻的了!”

他不是!他是被冤枉的!

金先生的话一字一箭,箭箭都射穿了若月的心,若月一个辩驳的字都说不出来,无数尘封的记忆狂呼海啸一般从心底涌来,若月顿时就红了眼眶。

男孩的声音浮现在她耳边,带着不在意的笑,“不要争辩,不要再继续为我争辩。世人只看得见他们想看见的,没有人想知道真相……包括我自己也一样。”

“回去吧若月,不要再来找我,从此以后我们就是陌路。”

“忘了我,就当我从来没出现过。”

她垂下眼,胸口闷闷的疼,金先生走近了一步,伸手想拉她,她往后退了一步,“我还有工作,你请自便吧。”

金先生眼里闪过丝丝怒意,“这个雷穆阳,是你的旧相好?”

冯若月抬起眼眸,眉头紧蹙,“金先生,请注意你的措辞!”

“我的措辞?你平时冷冷淡淡的性子,为了这个男的都跟我唇枪舌剑了,不是旧相好是什么?!”

冯若月定定的看着他,她平时不是喜欢跟人争辩的人,可也不代表,她对别人的恶意都只会照单全收!

“我冷淡性子?”

她冷笑着轻声问,金先生微微一愣,“不是吗?三句话只有两个‘嗯’字,不是吗?!”

“呵,金先生,在我们这段根本称之不上为关系的关系结束之前,我奉劝一句,没有全部了解别人之前,少给别人妄下定论,更不要妄图猜测别人的心,十之八错!我冷淡,是因为对你冷淡,而非我性子冷淡,我这么说,你听得懂吧?”

金先生一时语塞,瞪着眼睛看她,她转身拉开了门,“记得,下次再相亲,不要再破门而入了,不礼貌不说,只有惊,还不讨喜!”

金先生气愤的拿东西离开,她用力的甩上了门,重归平静的房间里,又是她熟悉的孤独,她走到沙发旁拉过包,想从包里拿支烟,可翻半天也翻不着,她把包丢到一边,颓丧的挨着沙发蹲下来,坐在地上。

她抬手捂住脸,记忆里少年的脸浮现在她的脑海,激烈的,炙热的,她依旧记得他明媚的笑,曾抚慰了她的不安,也曾如刀扎进她的心脏。

那些不敢触碰的回忆,浮上脑海,还是灼人的痛。

泪水淹没了她的指缝,少年眼里曾经破碎的炙热依然让她疼得死去活来。

十二年了。

时间或许会淡忘伤痕,却永远无法疗愈伤口。


>>>点此阅读《日朝月暮》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