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都当上掌教了!三个系统才觉醒》林殊 林圣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都当上掌教了!三个系统才觉醒
分类:玄幻脑洞
作者:余大飞0
角色:林殊 林圣
简介:【掌教】【无敌】【天才】一朝穿越,林殊来到了一方玄幻世界,历经五百年风风雨雨,终成圣人。就在林殊成就圣人接任圣地掌教之时,三个系统才觉醒。“叮,恭喜宿主绑定神级阅读系统!”“叮,恭喜宿主绑定神级气运系统!”“叮,恭喜宿主绑定资源返利系统!”……林殊:我都穿越五百年成为圣人,成为圣地掌教了,要你这系统有何用?系统,请你自行卸载!待林殊了解完三个系统功能后……嗯,真香!

书评专区


小说《我都当上掌教了!三个系统才觉醒》林殊 林圣完整版免费阅读

《我都当上掌教了!三个系统才觉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祥云飘舞,仙乐琳琅。

灵珍遍地,仙波浩渺。

这便是东荒三大圣地,太玄圣地!

往日里,太玄圣地修炼气氛浓烈,一片欣欣向荣!

而今日。

在这太玄圣地上下,无尽的生机繁荣之下,更是处处弥漫着祥和安宁的盛象。

今天便是太玄圣地新任掌教林殊,也是这太玄圣地自创建以来,最为天才、最具潜力、也是最强的绝世天骄,正式接过太玄圣地最高权柄的日子。

这次传位大典,太玄圣地办的不仅极是隆重,还公开邀请了整个东荒域的顶层强者前来观礼。

此间的盛况可谓是是空前绝后!

而此时此刻。

在大典的会场之中,气氛更是庄重肃穆。

太玄圣地上一任掌教洛天辰正在高声宣示着。

“今日,东荒域中诸位同道在此见证…本座洛天辰卸任太玄掌教,太玄圣地大权,从此交由林殊执掌!”

此话一出。

众多前来观礼貌的东荒强者一片哗然!

林殊的传奇,仿佛历历在目!

目光,皆不由自主的望向了站在洛天辰身边之人。

此人,一身锦衣,站在太玄掌教洛天辰身边,气势竟隐隐压制洛天辰,让东荒一众顶级强者骇然。

他,便是林殊!

“嘶,林殊成就圣人才没多久吧?气势竟不比辰圣低?”

“不愧是太玄圣地号称古往今来最强天骄,此等天资,便是达到圣人境,依旧如此强势!”

“一门双圣,太玄圣地,从此以后可称东荒第一圣地了!”

林殊,对于周围的唏嘘声,并未在意。

这种感叹,林殊听的太多太多了!

然后。

就这样东荒一众顶级强者都感叹的声音,都未能让林殊有丝毫动容。

在听到一阵提示音后,内心却是诧异了。

“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神级阅读系统……”

识海中忽然冒出来,这一阵杂乱的提示音,林殊的脸色不由得是一僵!

什么鬼系统?这都穿越五百年了,你才跑出来绑定。

是真没什么眼力见!

早不绑定晚不绑定,偏偏挑在这个时候折腾。

五百年艰苦奋斗过来,我如今都是一方圣地之主了,还要你这姗姗来迟的破系统有何用?

请允许我说句谢谢,然后麻烦你自行卸载滚蛋!

林殊的眼角,明显是带着几分不屑。

可下一瞬,听到更多的系统提示音后,林殊的内心顿时变了……

“叮,宿主可以通过神级阅读系统在相关界面,抽取流落在无尽虚空之中的各种传承秘典……”

“叮,检测到宿主已获得东荒域太玄圣地掌教大位,赠送抽奖机会一次……”

“叮,由于宿主已经成为一方势力之主,因此宿主所属势力门人,在阅读相关的传承秘典时,宿主将获得百分百同步反馈!”

遮日?

独断万古之完美?

神圣王?

永生不死?

听到这些,林殊心头顿时一热,忽然觉得这系统好像还挺靠谱的。

至少是没有辜负我这五百年来的艰苦奋斗!

想到这以后的种种,尤其是主持太玄圣地这样庞大的一方修行势力,那方方面面可都是需要林殊这掌教去操心的地方。

有了这个神级阅读系统以后,林殊至少不用在功法神通的传承这方面,耗费太多的精力!

就刚刚那些典籍之中,随便一本,若能够参悟,不论什么样的典籍,恐怕都不会缺少!

按照东荒修炼境界。

炼体、超凡、灵海、神通、法相、生死、魂元、入圣以及至高无上、虚无缥缈的帝境。

按照这些境界划分,圣经、圣典、圣功在东荒已然是决定神通功法。

而系统所提到的种种典籍之中,这种级别的神通功法可谓繁多!

有了这些,平心而论,这波养成难度确实是减少了许多!

林殊深吸一口气,收起系统界面,准备接过掌教传位信物的时候。

系统提示音,却又突然炸裂起来。

“叮,恭喜宿主绑定资源返利系统,即刻起,宿主所属势力所消耗的一切修炼资源,都将获得翻倍返还……宿主所属势力品级鉴定中……”

嗯?第二个系统?

林殊愣住了,这穿越过来他也是见过不少稀奇事了。

可这系统的绑定……那还能连着来的?

这简直闻所未闻!

林殊呼吸一滞,细细听去。

“叮,鉴定成功,宿主当前所属势力品级为:八品下……宿主所属势力综合资源返利系数评估中……”

“叮,评估结束,宿主当前所属势力资源返利系数为:八倍!提示:宿主所属势力每提升一个小品级,都将获得资源返利系数加二!”

“叮,下次返利倒计时:七天后!”

这个资源返利系统,听上去虽然简单粗暴,但是这个效果么,却是离谱极了!

就连林殊这个时候,也是不由得暗吸一口凉气。

整整八倍返利!

那岂不是说,这太玄圣地的门人,从此以后修炼起来,就再也不用担心修炼资源的问题了?

这到底会带来多少的变化,眼下真是难以想象……

林殊此时深深觉得,以前那是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资源返利系统绑定以后,林殊掌控起太玄圣地来,那简直不要太简单!

丹药、法宝、珍稀材料……在返利系统里面,那可都算是修炼资源的。

八倍系数的巨额返利之下,太玄圣地的实力,必定会是一个突飞猛进的增长趋势,往后只怕拿日新月异来形容太玄圣地,都显得有些不够了!

这种滋味……让林殊心中忽然蹦出个五百年都没怎么见过的词来!

真香!

“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神级气运系统……”

又是一道系统提示音!

这竟然又是一个新系统……林殊已经麻了!

今天到底还有多少个系统要绑定?还让不让人好好接任圣地掌教了?

林殊心头一横,直接把自己的灵觉给屏蔽了一大半,然后转身这便上了前方,庄重行礼过后,就去接过上任掌教手中的传位信物。

再也不去管识海里炸裂的系统提示音了!

太玄圣地的传位信物是一块宝玉,传闻其蕴含一本古经,名叫太玄镇源经,据说其中蕴藏着大帝传承的奥秘,也曾经引发过无数腥风血雨。

但古往今来,从没有任何人成功参悟过。

于是后来,这本蕴含古经的传承之古玉便仅仅只作为太玄圣地的传承信物了!

等林殊接过传承信物之后,上任掌教便退往后方,与诸位长老站在一起……

而于此同时,在场的观礼客们,便纷纷出言道贺。

“恭喜林掌教接任太玄圣地大统,林掌教的风采,在下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相当不凡……”

“恭喜林圣,……”

“林圣天资横溢,风华绝代,定能将太玄圣地,带往全新的高度……”

这些场面话,过去的五百年里,林殊已经听了太多遍,一点都不新奇。

但不可否认,此时此刻的林殊,心中是相当自豪的。

穿越以来,五百年修行岁月,披荆斩棘无数,方才有今日的这般成就!

林圣这个名头,便是林殊在这五百年间,用无数大战磨砺出来的一个巨大里程碑!

如今放眼整个东荒域中,谁人不知太玄掌教林圣林殊的威严?

对于这些贺词,林殊这便一一回礼过去,面带微笑,气质和润,让好多宾客,此时都是感慨不已。

毕竟这东荒域中,千万年来好不容易才出了林殊这样一尊旷世人物,却为何偏偏是投入了这太玄圣地之中……

“林圣如今初登大位,面对太玄圣地之中,里里外外的庞杂事务,一时间恐是难以抽出身来顾及其他……不知一周之后,我天宇圣地与贵宗共探东岚秘境一事,林圣可是知情?”

说话的这人,乃是天宇圣地的掌教,赵天雄,尊号宇圣!

此前的东荒三大圣人之一!

此人主掌天宇圣地已有数百年光景,天宇圣地在他手中的气象,倒也算得上是蒸蒸日上。

而他方才所说的那件事,则是两方圣地早就定下的一个旧约。

“自然知晓,不知宇圣眼下提及此事,意欲何为?”

林殊这一问,这天宇圣地的掌教,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敷衍一句便揭过了。

林殊见状,也是无语。

只当他随口一提,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倒是那东岚秘境,却还算是更加重要一些。

东岚秘境是上古一尊入圣境巅峰强者所留。

入圣,分圣人、圣王、大圣。

入圣巅峰,便是大圣,是为世界离至高帝境最近的一个境界。

东岚秘境,便是东岚大圣所留,内中自称一方空间,不仅蕴藏秘宝极多,许多地方还保存着上古时代的风貌,甚至还有些东荒域中早已绝迹的珍稀资源,在其中潜藏。

因此,这东岚秘境历来就被整个东荒域的修行者追捧,而且由于东岚秘境存在的年月长久,所以关于东岚秘境探索的种种秘闻,也处处都是。

某种意义上,这个秘境倒也堪称是整个东荒域中,最为适合年轻一辈修士探索的顶级秘境了。

历代以来,东荒域中都有传闻说,探索东岚秘境便有可能获得东岚大圣的传承。

只是直到如今,这个传闻,从没有人亲口证实过。

不过林殊却是知道,这个传闻确实是真。

因为林殊早年身为太玄弟子的那个时候,也曾经探索过东岚秘境,并且在其中,确实是发现了东岚大圣传承的踪迹。

不过那个时候,林殊早已获得了另一份强大的传承,并且当时正处于勘破境关的一个紧要关头,所以就放过了那次机会,并没有接受东岚大圣的传承。

却不知这一次两方圣地同时行动,去探索东岚秘境,在那成千上万的青年弟子中,究竟是会不会有人,真正得到东岚大圣的传承……

一番场面上的应付过后,林殊又对太玄圣地中的弟子们做了一番训话。

这训话倒是没有特殊之处,林殊的心思也并不在此。

而在最后。

林殊则忽然想到了自己刚刚绑定的资源返利系统,于是便果断做了一个决定,索性直接趁着现在宣布了。

既已决定,林殊便当场宣布了一个震撼无比的消息!

那便是这太玄圣地的门人,自即日起,所有修炼资源全部提升三倍!

这一下……

整个传位大典的会场,几乎就瞬间沸腾了,甚至到处都是难以置信的议论声!

以至于连刚刚卸任的前任掌教,都不由得眼皮猛的一跳。

林殊这个新掌教刚一上任,这就给太玄圣地上下发这么厚的福利……这太玄圣地的家底,真的能撑得住吗?

这是整个太玄圣地高层,眼下都在思索的关键问题。

不过这个时候,林殊在过去五百年中积累起来的威望,到底还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至少没有自己人跳出来质疑林殊!

而那些前来观礼的外客,此时则都显得极是困惑,其中大多数人,更是立刻就联想到了太玄圣地和天宇圣地两方,这即将开始的秘境之争。

很多人这就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暗道不好,觉得林殊这终究是年少轻狂了,行事不够稳重!

所以这才非要在东岚秘境的竞争中,费这一份无关紧要的心机……

长此以往的话,这太玄圣地的衰落,只怕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了!

天宇圣地的那位掌教,宇圣赵天雄,此时的心态则更是如此。

所以此时此刻,这便不免开口劝道。

“林掌教,你本是圣人之尊,如今更贵为太玄圣地的掌教,主持一方圣地的大势走向,何必如此执着于东岚秘境的那份大圣传承?”

这宇圣以为,林殊是因为看中东岚大圣的传承,所以才在传位大典上放出刚才的那个消息,意图激发这太玄圣地青年弟子的竞争心……

而另一方面,林殊当年有机会接受东岚大圣传承那件事,这宇圣确实也是知情。

所以眼下在林殊面前,这话里就不免是带了几分别的意思。

“林掌教当初错过东岚大圣的那份传承,确实是颇为遗憾,但如今时过境迁,万事更易,林掌教还是须得看开些才是。依我看,东岚大圣所留下的那份传承,还是让青年弟子们去争取,方才更加适当一些。”

眼下之意,天宇圣地此番对东岚秘境中的那份大圣传承,是颇有把握了……

林殊闻言,却是哑然失笑。

这位天宇圣地的掌教,居然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偏执,还两度在整个传位大典的诸多外客,以及整个太玄圣地门人的面前,如此说话。

这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更平白堕了几分他那宇圣尊号的气度……

似乎在他这位宇圣看来,只需要以前辈的身份,说上几句轻飘飘的话,就能压服林殊这个刚刚上任的太玄圣地掌教。

某种意义上,也是自信过了头!

林殊一笑而过,和之前一样,也同样是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对这位宇圣轻飘飘的敷衍道。

“不过区区一份大圣传承,本座还不放在心上,倒是身为天宇圣地掌教的宇圣阁下,似乎格外看中这份传承……”

“既如此,宇圣此番回去,倒不妨也学本座今日这般,对门下弟子多费一些心思,也可以亲自指点一番门人修为,到时说不定会多上几分胜算!”

林殊将这话一撂,便不再去搭理那天宇圣地的掌教了。

无形之中,又显出几分大气磅礴的傲然,让这八方来客,全都暗暗一惊!

而太玄圣地的门人,此时则个个都在心中涌现出几分自豪。

对于林殊方才显示出的这般煌煌大气,感到与有荣焉!

至于那位宇圣……

平素盛名之下,大家都还挺拿他当回事的,可却不料今日,他竟然会显现出这般的做派来,着实是让人大失所望!

那东岚秘境中,一份举足轻重的大圣传承,只凭他区区数语,便想要让这太玄圣地的青年弟子们放弃角逐,简直痴心妄想!

此时此刻。

林殊的淡然,不代表其他人也同样淡然,尤其是太玄圣地的青年弟子们。

方才那位宇圣的态度和言语,无形之中便激起了太玄圣地中,许多青年弟子的反弹!

既然你们天宇圣地如此这般的自信,以为夺得大圣传承是十拿九稳,那我们太玄圣地还非要争这一口气了!

太玄圣地的掌教传位大典,在整个东荒域中,都是一件备受关注的盛事。

可在这东荒域中,能够有资格参加这场大典的外客,却也着实不多。

所以……

当传位大典结束之后,与之相关的消息,瞬间就传遍东荒域内外,随后引来争议无数。

其中争议的关键之处,自然还是围绕着太玄圣地的新任掌教林殊而展开。

尤其是林殊关于东岚秘境的态度,更是激起了东荒域内外,巨大的争议声浪。

“区区一份大圣传承,不过如此?那林掌教,果真是这般说的?”

“狂妄!简直狂妄至极!那林殊他自己,如今才接任掌教,他是哪来的底气,敢去小视东岚大圣的那一份旷世传承?”

“传说那东岚大圣的本源传承,隐藏在东岚秘境的虚空深处,有无数危机蕴藏其中,所以从来是没人能够顺利取得……”

有人满口称赞着附和,也有人心怀妒恨的诋毁,还有些人明里暗里的搞出一些小动作来,引起阵阵波澜。

但无论如何,谁都无法否认,林殊如今已经是东荒域中举足轻重的顶尖强者!

在明眼人看来,这太玄圣地在林殊的执掌下,那是注定要掀起东荒域下一轮剧变的风云!

而在太玄圣地之中。

眼下林殊却与诸位圣地长老,起了一些争执。

因为林殊之前宣布,对圣地门人敞开供应修炼资源这一事,这些长老们,直到现在也还无法理解。

纵使这次是为了博取东岚秘境的大圣传承,那这等手笔也终究还是太过豪阔了,简直奢费过度!

早先,各方外客还在场时,长老们需要顾及到新任掌教林殊在圣地内外的威严,所以不愿去出言质疑。

但现在,外客已经是散尽了,又没有什么旁余的顾忌,那这就有必要和掌教问个清楚明白了。

这其中,最急切的便是一位身穿华袍的内门长老!

“掌教,你莫不是真因为那东岚秘境,方才做出的决断吧?东岚秘境虽然重要,可也断不至于让掌教你去下这般重注,而且此事一旦落实,我们太玄圣地日后若再度削减了修炼资源的话,那岂不是要成为东荒域各方圣地之中的笑柄?”

这位是太玄圣地的府库值司长老,负责掌管整个太玄圣地的主要修炼资源配给,和林殊也是相熟的。

这一次,林殊贸然宣布提高圣地门人的修炼资源供应,到以往的三倍之多。

此事事关重大,又确实是没有跟任何人提前商量过。

所以这受到冲击最大的值司长老,眼下便再难按捺住心头的种种思量,直率无比的问了出来。

随他这一问,在场的其他同门,顿时便把目光投注了过来。

于是又有人陆续追问。

“掌教,那东岚秘境的大圣传承竞争一事,当年您是曾亲身经历过的,其间的一切种种,您最为清楚不过……当年您几乎一人平推整个东岚秘境,最终还是没有取得那份东岚大圣的传承……所以此间无论因由如何,在我看来,那份大圣传承,对于我太玄圣地而言,都是有些鸡肋了,完全不用以这般豪阔的手笔,去不顾一切的争夺!”

“天宫长老所言正是,当年掌教你亲自下场,耗费了多少的心血,最终都没有取得东岚大圣的传承,如今这整个圣地上下的青年弟子,又如何能够盖的过你当年的绝世风采?依我看……那东岚大圣的传承,便就此放过吧……”

这些声音,此起彼伏。

林殊此时也并没有打断任何人的话。

所以在场这诸位,一时间便全都是以疑惑的目光,在注视着林殊这位新任掌教。

在他们的记忆之中。

林殊,早在青年时代,就显露出了极为强横的天资,尤其是他对于神通术法的理解,更是远超同代!

而更关键的是,林殊进入东岚秘境的时候,还都仅仅只有神通境界而已!

须知,那东岚秘境进入条件之中,所限定的最低修为,也就是神通境界!

不成神通境界,不得入东岚秘境,这是东荒域中尽人皆知的铁律!

可当年,谁能想到,林殊真的以神通九重的修为,突破整个东岚秘境的重重障碍,触碰到东岚大圣传承的惊世壮举!

自林殊之后,数百年来,东荒域中,再无任何人可以做到他这般的惊才绝艳!

自林殊之后,再无任何人曾经能够在东岚秘境中,追寻到东岚大圣传承的踪迹……

想到此间种种,在场诸位的心中,那无不是心潮澎湃,与有荣焉!

林殊年轻时闯下的威名,如今横亘在整个太玄圣地的上空,时时刻刻都在护佑着整个太玄圣地的门人!

即便林殊只是刚刚继任掌教……林殊的威严,也丝毫不弱于以往太玄圣地的诸位前任掌教!

许久后,待诸位长老安静下来,林殊方才开始回应。

此时他微微一笑,先给大家露出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方才对值司长老的问题解释道。

“诸位长老自然知道,我并不是贸然举动的那种人……每凡大事,我若是做了决定,那便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林殊这话,顿时让很多长老们,把心收回到了肚子里面,然后这便静静的等待着林殊揭开所有的谜底。

因为,过去这五百年中,林殊正如他方才所说的那样。

处事决断,行事周全,任何事情到了他这边,都能得到一个妥善的解决。

这是在场所有人,共同见证过的事实。

林殊话音一转,却是又道。

“这次我当着圣地上下所有门人,还有那诸多外客的面上,宣布了这件事,自然不是因为东岚秘境的竞争……至于原因……我倒是想问问诸位长老,我太玄圣地自古以来的目标,便仅仅只有在这小小的东荒域中,称王称霸的么?”

此言一出,在场的诸位长老,那无不都是纷纷变了脸色!

尤其是这后半段,听在诸位长老的耳中,那可真叫一个石破天惊!

因为林殊方才这言下之意,便是要带领这整个太玄圣地,冲出东荒域去,到更加广阔的天地之中,去大战雄图!

这是何等的风采!这是何等的光辉!

林殊刚刚接任掌教,便有如此雄心壮志,如何不让诸位同门震动非常?

不说其他。

此时此刻,只凭林殊这般的远见,诸位长老也要为林殊提供一份力所能及的支持!

毕竟这世间各处外域的修士,自古无不是向往着风云汇聚,群雄逐鹿的中州!

只可惜是,自古以来,能有机会踏足中州的修士,寥寥无几,而能够以外域强者的身份,冲入中州,闯荡出一番基业,博出一个名号来的强者,那则是更加的凤毛麟角!

在场诸位长老中,那都是清楚知道,林殊当年非但曾有踏足过中州,更还在中州与整个大陆的青年一代放手角逐过。

这时,便有人难掩心头的激动,颤着声音问道。

“掌教此言,可是当真?老朽若真有一日能看到我太玄圣地,冲出东荒域,与这举世豪杰一决高下的场面,那就真可谓是死而无憾了……”

这位鹤发童颜的长老,嘴里说着这些,脸上已经露出了浓重的向往和追念。

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风采,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不甘人后!

中州……

那是举世皆知的群英荟萃之地。

是整个大陆的精英修士,都在不断向那边聚拢,在拼尽全力角逐巅峰的所在。

世间修士,皆以踏足中州为荣!

而像林殊这样,能够在青年时代,便在中州的风云传说中,落下重重一笔的存在,那更是要让整个大陆都震动的旷世之才!

想到这些,方才那位长老所说的话,便引起了很多同门的共鸣,于是大家纷纷出言应和着他。

“若是掌教果真有如此雄心壮志,带我太玄圣地一探中州风云,那么我等便是粉身碎骨,也是不枉了来这世间走上一遭!”

“不错,正是如此!若我太玄圣地果真能够有这样的机会,那么在修炼资源的供应上,放宽一些,倒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此时此刻,对于林殊此前的独断举动,在场的诸位同门中,质疑声已经淡了许多。

不过另一方面,却也有几位长老,还在坚持着保守的态度,此时语带斟酌,再度问道。

“以我太玄圣地的底蕴,若是果真放开这修炼资源的供应,那必定是可以催生出一大批精英弟子的。”

“可是,若单单凭借修炼资源去硬堆,那却又是很难堆出来真正的强者的,而且我们太玄圣地,也并不需要那样空有境界而实战孱弱的门人……所以掌教你看,对之前的那个决定,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重新商议一番?至少……应该有所偏重,尤其在一些重点关注的弟子身上,再多费一些心血予以激赏才好!”

这话,说的却也是在情理之中。

而对于这一点,林殊也是早有意料,他此时的回答是。

“天工长老此言,着实切中要害,往后我太玄圣地的门人之中,无论何种境界,都必定要树立极其激烈的竞争机制,而对于其中涌现出来优秀的门人,我们太玄圣地自然要不吝激赏。”

“不过……这些事情,却是要稍慢一步,不可操之过急。至少要让修炼资源的翻倍供应,给我太玄圣地的门人,带来更多一些的激发,让我们太玄圣地的底蕴,更厚实一些之后,激烈的竞争,方才能够真正起到效果!”

“诸位须知,那中州各方的修行圣地中,对于门人的修炼资源供应,原本可就要远超各方外域极多!”

林殊这番话说下来,便有许多长老不住的点头,应和了起来。

“正是这般道理,掌教行事,果然是有理有据!”

“既然如此,我便全力支持掌教的决断,但有任何差遣,绝不推辞!”

到现在,还在质疑的长老,已然所剩无几了。

林殊环顾周围,视线一一从这些面露忧色的长老们脸上划过,然后再道。

“诸位今日不必忌讳什么,但有任何疑问,直言即可!”

有位青衫长老,须发皆白,这时便依言追问起来。

“掌教,老朽所担心是,往后这修炼资源的消耗骤然提升三倍之多,我太玄圣地的府库积存,只怕经不住这般剧烈的消耗……坐吃山空,历来也不是长久之计……”

的确,对于任何修士,任何宗门来说,这修炼资源那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而对于太玄圣地这样庞大的修行势力来说,修炼资源供给上的任何一点变动,都会引来圣地上下门人,极大的反响。

这并不是什么危言耸听的话,而是只有真正老成持重的人,才会想到的一处关节。

这话,此时也着实是点醒了一些同门!

“太和长老所言极是,掌教……你看这个决定,是不是等到我们先行清点过圣地各处府库的积储之后,做一些适当的调整,再去执行会更好?”

若是林殊没有资源返利系统的话,有这样的隐忧,那确实是在所难免。

而眼下。

林殊最难解释的,也正是这一处,有关于系统的隐秘。

于是林殊这便只说。

“诸位长老不必担心这些,我如今既是圣地掌教,那便事事都要以圣地的整体利益,作为最大的考虑之处!”

“在我看来,修炼资源单单只是囤积在府库之中,而不用在门人弟子身上,那便是最大的浪费!”

“再者,我们太玄圣地的门人渐渐强大了,宗门的实力便会水涨船高,在东荒域中,便会有更大的话语权,就有资格,有实力去获取更多的资源,更大的回报!”

“诸位当知晓,唯有这般的艰苦磨砺,这般的剧烈冲刷,我们太玄圣地,方才能够真正有冲出东荒域的机会!”

林殊这话并没有挑明了说,但在场的诸位,却是都从林殊的话里,听出了林殊的真正意思。

林殊这是要让太玄圣地上下,彻底转变思维和态度。

从以往的因循守旧,转变成积极的进攻策略!

去争!去夺!去拼!

这一点,在场诸位长老,倒是没有可以质疑的地方。

连那须发皆白的太和长老,这时也不再有什么旁余的话……

因为林殊自身的经历,就无比确切的证实了方才的这番话!

上古传言中有句话说得好。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而林殊,在以往的五百年积累中,让整个太玄圣地的门人,都对他有了一股极其强大的信心!

所以这个时候,在得到了林殊的正面回应之后。

在场诸位,这便都纷纷抛却了此间的质疑,转而言及其他。

“掌教的远见和深思,果然不是我等泛泛之辈所能触及……”

“掌教威名,驾临整个东荒域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等自然不及……不过以我太玄圣地如今的境况,比起那风云荟萃,群雄逐鹿的中州,只怕是天壤之别,纵有掌教不遗余力的提挈,我等只怕总也还是会拖了整个圣地的后腿……”

“不错,那可是中州!我太玄圣地若是有朝一日,能够冲入中州,在其中立守一方山门,那该是何等的荣耀?”

“试想中州天才如云,强者如雨,妖孽辈出,放眼这东荒域中,古今无数年来,东荒多少强者踏入中州,但最终都是埋没在那中州浪潮之中,在最近的上千年乃至上万年,恐怕也只有林掌教一人,方才在中州闯出一番威名,惊艳万方……这东荒域中,除林掌教之外,便再无其他人可以做到这般地步了……那中州天选之地的恐怖,可见一斑!”

“传说中州还曾显现过真正的大帝传承,让那些圣人、圣王、甚至大圣强者,都纷纷趋之若鹜……那是真正当之无愧的天选之地……我若有朝一日,能够踏足中州,那此生便是无憾了!”

多少的感叹,多少的怅惘。

一时间都在林殊的耳畔环绕。

林殊虽然早就知道中州对于世间修士的诱惑极强,但却也没有想到,会强大到这般的地步。

或许也是因为,林殊曾经踏足中州,并且早早就闯出威名,传扬天下,所以才没有什么过多的执念罢了……

世间旁余的修士,除去那些和林殊一样惊才绝艳的旷世妖孽,或许大都如此……

眼前的这些人,可并不知道林殊的志向,其实早在青年时代就已经悄然定下!

那便是,远征中州!

纵使没有系统的加持,林殊也会选择带领整个太玄圣地,一步步向中州迈进。

而如今有了系统的存在,这一步一步之间的底气,便会更加充裕,更加的波澜壮阔!

当年,林殊甚至曾与一位坐拥大帝传承的中州青年弟子争锋过……

三战三平,留下了无数惊艳的传说。

世称中州那一代的真龙之战,便是自林殊和那位中州的青年弟子而始!

如今想起这些,林殊便满心战意,恨不能立刻再与那位宿敌,一决高下!

那种势均力敌,酣畅淋漓的战斗……

林殊从未忘却过!

此时,聚集在林殊身边的这些圣地长老,全都是久经考验,资历极深的圣地股肱。

林殊在青年时代的成长,这些圣地长老们,也曾经给予过很多帮助。

所以林殊对待他们,自然比起旁人,会更加优厚一些。

就像方才,哪怕这些长老们屡屡质疑林殊的决定,林殊也还是一一耐心解答了。

到现在,这些长老们已经不再对林殊的决定抱有任何异议。

可在议论中,更多关于中州的消息被渐渐翻出来之后。

在场的诸位长老,却无一不是透露出了对于中州的敬畏……

林殊看得出来,他们对于太玄圣地冲出东荒域这件事,确实信心十足。

但若是更进一步,冲入中州,让太玄圣地的道统,在中州天选之地传承,却是不敢抱有任何希望。

似乎在他们的心中,中州与外域之间,横亘着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让他们一想到中州,就先天的失去了八分心气,低下头颅!

十分之悲观!

“为了实现林掌教的宏图大业,为了我太玄圣地的未来,老身自然是不惜这一把老骨头的……依老身之见,林掌教纵使不能带我太玄圣地一同驾临中州,也必定能够使我太玄圣地兴盛无比,盖压整个东荒域!”

“不错,我自然知道踏足中州一事,唯有尽人事而听天命,断无死命强求的道理,我是信得过林掌教的,他当年青云直上,莅临圣人尊位的时候,我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我曾听说,那中州的任何一方顶尖圣地,都是八品上势力,并且无一例外,都是有大圣坐镇!这等恐怖的实力底蕴,我看莫说是整个东荒域,便是所有的外域全部加在一起,凝成一股绳,也无法奈何其分毫……我太玄圣地,往后也会有那样,君临四方外域的一日么?”

“既然是为了我太玄圣地的万世基业,那我等自然万万没有推辞的道理,林掌教既然有这般雄心,那我等便跟随他奋斗一世,也正好是一个轰轰烈烈,不负此生!”

太玄圣地的长老们,自然哪个都不会是见识短浅之辈!

可也正因为他们知道得多,所以才会像眼下这样,感到局促不安。

这些反应,林殊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感慨良多。

这些人,可都是林殊从今往后的左膀右臂,也是太玄圣地的真正底蕴。

他们心中,对于中州的敬畏,虽然并不完全是坏事,但却也限制了他们的上限。

林殊知道,今日若是不能,把他们心中的畏惧祛除,让他们真正觉醒出坚定的信心……那么日后在他们身上,必定会出现一些林殊所不愿看到的结果!

于是此时,林殊这便从神级阅读系统中,消耗系统绑定后,所赠送的那一次抽奖机会,进行了第一次抽奖!

“叮,恭喜宿主成功抽取到上古秘典《遮日》!”

“叮,系统提示:《遮日》是上古时代诸天万界之中流传的一门旷世巨典,其中所载录的神通、功法、大道奥义、强者传记不计其数……此秘典可以被宿主所指定的任何人参悟,并且在任何人参悟到秘典中内容后,宿主都将获得同等反馈……”

看着眼前的《遮日》秘典,林殊脸色微微一震!

没想到,他竟然抽取到了《遮日》这种等级的上古秘典,这可是传闻中,所有流落在无尽虚空的秘典中,作为顶尖的那一类。

穿越之前,林殊也曾经亲眼目睹过《遮日》秘典中,那些强者大能的绝世风采。

不说那横扫万方,镇压一切不臣,举世皆知,无所不能的叶天帝。

也不说那清心傲世,睥睨天下,千秋万世无数强者不敢犯其忌讳的吞天女帝。

更不必说什么无始大帝,白衣神王……

只需将《遮日》之中,任何一尊方外豪雄的生平事迹,书写出来,那都可以震慑整个东荒域的强者大能,这样的方外豪雄,他们所修炼的神通、功法,若是能够传承下来,那也足以与中州那些顶尖圣地的最高传承平齐,分庭抗礼。

能够获得如此惊世巨典,掌握在自己手中,林殊也是十分意外!

不过这个时候,林殊却是没有过多感叹,而是转眼就从系统空间中,取出了这本秘典,托在掌中,稍稍高举两分,让在场的诸位圣地长老都看到。

于是瞬息之间。

《遮日》秘典的光华,从林殊掌中流出,向四面八方,不断蔓延开来。

在场的诸位圣地长老,更无不是在这一时间,全都感受到自身气息一滞,仿佛被某个莫可名状的强横存在的威压波及,周身元气竟然难以自控。

背后凉意泛起,诸位长老心头纷纷一惊,不由得都是循着这凉意的来源,向林殊这边望了过来。

下一瞬,这便看到了林殊手中所托举着的《遮日》秘典!

“这,这,这,林掌教,这是何物?为何会有如此威压?”

“这气息充盈澎湃,威压深沉浩瀚,实乃是老朽我生平仅见的绝世瑰宝……这难道……便是林掌教所得传承的根源?”

“掌教祭出这等神物……究竟是有何深层的用意?莫不是……只为了让我等开开眼界而已吧?”

随着林殊取出这本《遮日》秘典,在场众人顿时掀起了一阵议论。

一时间,所有的言论,都围绕着林殊手中的《遮日》秘典,再也没人顾得上,去感叹那中州的繁华和恐怖了。

而林殊此时,则是坦然微笑,然后朗声道。

“诸位长老,稍安勿躁!”

“此乃本座先前游历所得的一本上古秘典,内中载录了不计其数的神通、功法,其精妙浩瀚之处,非但丝毫不比中州各方顶尖圣地的最强传承弱小,甚至还犹有过之!”

“另外,若是各位今日气运炽烈,也许还能领悟到圣人传承,甚至大帝传承的功法和神通……”

“有此秘典镇压气运,我太玄圣地再无任何后顾之忧!”

林殊此言一出,在场诸位长老,无不都倒吸一口凉气,随后脸上便纷纷浮现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林殊手中这本上古秘典的威压气息,在场的诸位自然都能够感受的到!

自然是绝非凡品!

但林殊方才却说,这本上古秘典中,有圣人传承、大帝传承存在……

这就显得极不真实了!

试想这天下万方,但凡有任何一份圣人传承,那可都是会受到万方势力的追逐和争夺,最终必须经历极大的磨难和历练,方才能够取得。

而大帝传承,更是这举世无数强者中,屈指可数,极其少见的存在。

东荒域这边,甚至是仅有耳闻传言,而从无亲眼所见。

所以此时,就算林殊方才言之凿凿,丝毫没有作伪的样子,在场的圣地长老们,也还是无法相信!

林殊看他们这个反应,便知道,唯有用事实来说服他们才可以。

林殊弹指一挥,《遮日》秘典瞬间翻开,随后漂浮起来,散发出一阵温暖而柔和的光晕,笼罩在林殊周遭,将这里演化成了一方参悟之地。

“来,诸位长老,不妨现在便去参悟一番如何?”

“待到参悟之后,便知本座之言,是真是假!”

林殊的话,在场的诸位长老,此时都是将信将疑。

不过无论如何,林殊身为太玄圣地的掌教,那都是万万没有坑害他们的道理。

所以这个时候,太和长老、天工长老等几位素来和林殊亲厚的长老,这便纷纷起身,向林殊面前走来。

“既如此,老朽便亲身一试,这秘典中若是真有圣人传承存在,那老朽可要先得便宜了……”

“不错,我也愿往一试,无论如何,参悟秘典总不是坏事……”

有这几位长老带头,在场的其他人,脸上自然不免是轻松了起来。

不错,正如方才那几位长老所说,参悟上古秘典这种好事,谁也不会嫌多的!

“叮,恭喜宿主麾下势力成员,太玄圣地太和长老领悟大圣级传承,斗战圣法!宿主获得同步反馈,领悟斗战圣法全篇!”

“叮,恭喜宿主麾下势力成员,太玄圣地天工长老领悟大圣级传承,龙雀屠神录!宿主获得同步反馈,领悟龙雀屠神录全篇!”

“叮,恭喜宿主麾下势力成员……”

“叮,恭喜宿主……”

随着这起初的一批长老们纷纷领悟传承,林殊这边的系统提示音,也不断在识海中响起。

于此同时,林殊周身的气息,随着神级阅读系统的反馈,也在不断震荡和波动。

一时之间,林殊周身四处,这片参悟之地中,各路气息纵横冲刷,极是摄人心魂!

不多时。

最先领悟大圣级传承的太和长老,便已经悄然结束了自己的参悟状态。

当太和长老睁开眼的一瞬间,在场的诸位同门,竟然有在太和长老身上,感受到一种极为剧烈的反差感,与以往他们在太和长老这边,感受到的那股暮气,截然不同!

那是一股斗天斗地,无所不争,无处不争的锋锐意志!

似乎无时无刻,太和长老的内心中,都在涌现出无尽的战意,有与天地万物,一切强者争雄的无上勇气!

此时,不用任何人过多解释什么,大家也都知道这太和长老是领悟到了一份,十分不得了的传承!

看这气息,那至少也是圣人传承以上的存在!

一念及此,在场的其他诸位长老,可就眼热无比了!

而此时的太和长老,则是再度起身,带着这一身凌锐无比的战意,向林殊郑重的躬了躬身子。

“老朽太和,今日蒙林掌教高义,悟得上古白衣神王所遗留的大圣传承,此恩浩瀚盈天,老朽受之有愧,今后必定潜心俯首,一切皆为我太玄圣地考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报林掌门厚恩!”

此刻的太和长老,虽然依旧是那副垂垂老矣的面貌,但精神气质上,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方才的这番话,说的极是坚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纵使林殊心中,早已有了万全的准备,此刻也还是感到有几分震撼!

林殊微微点头,应道。

“太和长老不必如此……日后圣地内外的种种事务,太和长老多费一些心力,便是了!”

太和长老应声而退。

“谨遵掌教谕令!”

太和长老退过,直接站在林殊身后,合整元气,闭目休养起来。

这在无形中,便证明了极多的东西!

而林殊此时,则在识海中,不断翻阅着自己刚刚通过系统反馈所得到的斗战圣法!

林殊发现,这《遮日》秘典之中,虽然斗战圣法只被评定为大圣传承,但实际上,这门功法无论是品质还是实战的上限,都远远强于林殊曾经得到过的那门大圣传承,更全然超脱出当世既定标准下,关于大圣传承的种种理解……

林殊知道,这斗战圣法,只怕是在无形中,或许已经触碰到了大帝功法的某些玄妙之处!

太和长老能够得此功法传承,那真可谓是福缘极深厚了!

此时,林殊四周,那一批前往参悟《遮日》秘典的长老们,又有两人,气息骤变,显然已经是得到了秘典中传承了。

见此情景,其余人等,便再也难以遏制心头的冲动,纷纷起身上前,与林殊告罪一声,这便悄然参悟起来。

此时此刻,再无任何人会保持什么疑惑的态度,而是只剩下信服!

林殊的权威,在这些长老们心中,又悄无声息的稳固了几分。

第二位得到传承的乃是天工长老,而他所传承的功法,乃是一门极其隐秘的龙雀屠神录!

就连林殊此前,对于龙雀屠神录的印象,那也只是泛泛。

所以林殊原本也是没有想到,这门功法的恐怖……

但此时,林殊通过神级阅读系统的反馈,却无形之中,便明悟到了整个龙雀屠神录这门功法的精髓之处,获益良多。

眼下一时之间,林殊竟然隐隐感到,自己有通过神门功法,窥见几分破境的可能!

此情此景,便是林殊见多识广,也难免心头有些起伏,暗暗唏嘘不已。

也正在此时,天工长老上前一礼,却是说道。

“老朽蒙林掌教提点,今得大圣传承龙雀屠神录……从今往后,老朽必定为掌教勠力效死!”

此间的参悟,本是因长老们与林殊这新任掌教议事而起,所以外人并不知晓分毫的内情。

而眼下这些长老们参悟《遮日》秘典的势头,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迅速了一些。

得到传承的人,越来越多。

林殊得到的反馈,也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庞大。

“叮,恭喜宿主麾下势力成员,太玄圣地传法长老领悟圣王传承黄金仙光……宿主获得同步反馈……”

“叮,恭喜……太玄圣地传功长老领悟圣王传承龙吟动九天……宿主获得同步反馈……”

“叮,恭喜……太玄圣地天御长老领悟大圣传承九转天功……宿主获得同步反馈……”

……

到后来,林殊已经顾不上去查看识海中的系统提示,也顾不上再去跟这些拜谢的长老们一一回礼了。

因为林殊此时,被不计其数的功法传承之元气同时冲击,自顾不暇了!

这种局面,林殊此前也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眼下,林殊周身的这些元气虽然全都受林殊的控制,但毕竟林殊才刚刚掌握这些传承功法,还都是外力加持所得,所以根本不能运用纯熟。

饶是林殊不断调度吸收,又或者是以其他的功法神通去镇压梳理,却还是难以在一时之间,理出一个头绪来。

长老们见林殊这个样子,只当是林殊也有在参悟《遮日》秘典,于是便不再贸然去打搅他,转而议论起了这有关于《遮日》秘典的种种。

“嘶,看林掌教这周身的元气状态,只怕他在秘典中所参悟到的神通功法,远远超出我等想象,莫非那便是传说之中的大帝传承?”

“这谁又能知道呢?我所传承的九转天功,竟然也才只有大圣级层次,远远无法触及到大帝传承的神妙……”

“这秘典之强,全然不是我等坐井观天之辈所能想象的……我现在对之前的怀疑,感到深深的愧疚,我有负林掌教的厚望,过几日,我定要去亲自向林掌教请罪的!”

“那些秘典中的大帝强者,一生沉浮起落,那是何等之壮阔……老朽若能有亲眼见证的机会,那该是何等惊天动地的福缘和幸事……若无林掌教,老朽安敢期盼有今日这般的际遇……老朽也定是要去与林掌教谢恩的!”

“诸位同门,我现在却是信了林掌教所言,我太玄圣地,日后必定可以驾临中州,将道统广传四方!”

“那是自然,老身亦是早就信服了……”

《遮日》秘典的横空出世,直接压服了在场的所有人,使得人心聚拢,心气凝一。

甚至于,在场诸位长老心头,都不约而同的升起一个念头来。

这《遮日》秘典的参悟,日后必定得是对圣地有重大贡献,方才能够得到许可。

若不如此,那便是显得轻率,也乱了规矩,失了纲常……

并且更关键的在于,一旦关于这《遮日》秘典的消息走漏传出,那则必定引来各方觊觎,连中州的各方顶尖圣地,都必定不会坐视。

到时候各方联手施压,围攻太玄圣地,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因此,这参悟《遮日》秘典一事,必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是太玄圣地之中,极大的隐秘!

这是共识,也是在场诸位,得到林殊回神后,必定要与林殊商定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林殊其实也早就想到过,甚至还犹有过之。

而至于此间的诸位长老们,则不在林殊的防备之列。

因为这太玄圣地的每一位长老,那都是经过了大浪淘沙一般的冲刷,历经重重考验,唯有真正赤诚,心向太玄圣地,又立下重大贡献的强者,方才能够立足于此。

所以这些长老的忠诚,那是不必有任何怀疑的。

至于以后的那些参悟者,林殊早就为他们预备好了太玄圣地的炼心境,专门留给他们进行试炼。

唯有顺利通过这炼心境的考验,并且证明了他们对于太玄圣地的忠诚,方才会得到参悟这《遮日》秘典的资格!

半日之后。

林殊方才将周身险些紊乱暴走的元气,一一梳理规整,完全纳入自身掌控。

在这个过程中,林殊也同样获益良多。

毕竟那每一道元气的源头,都是神级阅读系统所反馈过来的一份强横传承!

这半日之间,林殊自然不可能将这些来自于《遮日》秘典的强横传承,全都都消化吸收,融会贯通。

但却也在梳理这海量元气的过程中,逐渐触及到了功法、神通与元气之间,一切联系的本质!

那虽然暂时,只是一种莫可名状的玄妙感知。

可通过这种感知,却让林殊又往下一个境界的那个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林殊收功回神,环顾四周,这却发现长老们在参悟《遮日》秘典过后,竟然全都没有离开,依旧围绕在自己的身边。

此时,这些长老们见林殊收功,便纷纷起身行礼,郑重拜谢。

而林殊脸上却是淡淡一笑。

“诸位长老……何必这般见外?本座乃是圣地掌教,为圣地门人谋福祉原是本分,诸位何必如此郑重其事!”

“眼下我太玄圣地的传位大典,方才刚刚结束,各处关节的事务,想来已经积压许久,还需是仰仗诸位长老多加费心才是……”

“另外,诸位长老刚刚参悟过秘典,得到传承,更是需要很费一番的工夫,去稳固境界和调理元气,以后像这般的事情,便不需要再像眼下这般了……”

林殊虽然这么说,但这些长老们,却又是各自心里有数。

该有的礼数,该有的感激,丝毫不会因为林殊的话而减少分毫。

这些长老们,那原本也都是万里挑一的强者,对于太玄圣地的忠诚,更是无可挑剔。

千百年修行,那积年累月所沉淀下来的厚重气质,此刻便尽显无疑。

一番叙话之后,那些长老们,方才渐渐坦然,放下心来,随后陆续离开。

他们有的人需要处理积压的事务,有的人也是急需消化传承,稳固境界,其实心头本都也很急切。

若不是因为林殊的缘故,他们只怕早早就离开这边,各自去忙碌了。

在长老们离开之后。

林殊这便渐渐放下心来,转头研究起了绑定的那三个系统。

神级阅读系统、资源返利系统、神级气运系统。

在这之前,林殊从未想过,他这有朝一日,也会有系统傍身……

而如今,林殊虽是有了系统在身,但心中,却也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波澜起伏。

不过,坦白的说。

这三个系统,必定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助益,倒也是不争的事实。

资源返利系统的功效简单粗暴,清楚明白的八倍返利摆在面前,林殊过几日就能从系统空间中提取第一波返利资源,倒并没有什么需要深入了解的地方。

而神级阅读系统这边,此前由于林殊已经亲自感受过《遮天》秘典所带来的巨大助益,眼下也是极为满意。

《遮天》秘典给太玄圣地带来的这一波提升,注定影响深远。

尤其是林殊自己,他作为系统的宿主,每一次有旁人领悟《秘典》传承,林殊的底蕴就能获得进一步的抬升。

此前,林殊在诸位长老陆续参悟秘典期间,对此便有切身的体验。

到现在,林殊静下心来,忽然别有所悟,从冥冥之中,捕捉到了那惊鸿一现的灵光。

紧跟着,林殊就对自己踏入圣王以上的道路,有了一个模糊的规划。

若是……能够糅合万法精粹,集成无量神通的奥义,那么林殊的上限将抬升到何等田地?

这种想法若放在以往,那绝不会出现在林殊的心里。

但如今,林殊身负神级阅读系统的反馈加持,使他先天便具备了实现这种想法的最大依仗!

因此,这条道路,对于林殊来说,非但不是虚无缥缈,反而还极为适合!

不过此时,林殊也只是简单的留下一个意向,并没有急于付诸实施。

毕竟林殊心中清楚,眼下他自身的修为,还在入圣一重,圣人初期,尚且没有勘破圣王境关的壁障。

所以对他来说,这当务之急,该当时先行踏入入圣二重境界,再谋其他!

却说这圣王境界,乃是入圣境四重天至六重天的称号。

圣王,圣王,其意思便是圣人之中的王者。

任何一尊圣人,迈入这个修为阶段之后,便可以改号圣王,同时再晋升一份名爵!

譬如林殊这位东荒皆知的圣人……

日后一旦迈入圣王境界,世人便需要尊称他为某某圣王!

而林殊如今因为踏入圣人境界,世人给了其一个法圣之称!

当然,称号原本是自取,不过林殊觉得这个法圣称号还算不错,也就没有更正,就且让东荒世人如此尊称之罢了。

当然……既然如今称号法圣,那么迈入圣王境界之后,自然也要与法有关。

林殊原本并没有考虑到这一节,毕竟没有系统加持的情况下,林殊自认为,距离圣王境界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

但如今看来,这些事情却是要早做考虑了!

须知,这世间任何一尊圣王,那可都是惊天动地一般的存在。

哪怕是在强者如雨的中州境地,圣王强者,也堪称是坐镇一地而威慑八方的巨擘人物!

大圣强者不出,这世间便是圣王强者们分庭抗礼的天下!

而这世间的大圣强者,则本就为数不多。

并且但凡是修为达到了大圣境界的存在,这等人物对于世俗权力的争执,圣地宗派之间的彼此倾轧,已经全然不放在心上。

所谓是心无挂碍,念念无滞!

这等人物毕生所追求的,便是那虚无缥缈,不可捉摸,无法言说的大帝境界!

大帝强者,居一尊而定万世!

高深莫测,无所不能!

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人只闻其名而不见其形……

于是,世间便有传言称。

天不倒,地不倾,千古大圣不轻出!

天若崩,地若裂,唯求大帝可救世!

因此,在这世间,任何一尊圣王,那都是明面上最为顶尖的战力,拥有裁断世间一切纠葛纷争的至高权力。

林殊若是能够踏入圣王境界,那么太玄圣地的地位,便会与以往截然不同。

因为任何一尊圣王,只要不被彻底泯灭,那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可能。

既代表着绝强的实力,也代表着极其深厚的底蕴。

这等存在,一旦与其他势力发生剧烈冲突,那造成的影响,必定会是极具毁灭性,动辄灭族灭门,而绝对没有什么姑息忍耐的道理。

而这其二,若是圣王强者之间的厮杀,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那便意味着,遗祸无穷!

因为任何一尊圣王,只要在这灭顶之灾下逃得性命,那便会有无穷可能。

纵使一时飘然离去,沉寂千百余年,但假以时日,则必定东山再起。

譬如林殊。

林殊日后成就圣王,率领太玄圣地冲入中州之后,若是与其他圣地发生了剧烈冲突,被各方联手打压围攻的话,林殊便可以保全太玄圣地,带着整个圣地远遁一方外域,改旗易帜,再度沉淀千百余年。

待到积蓄雄浑,便可卷土重来,大肆报复往日仇怨!

任何一方势力,都不会忽视这样的可能,所以进而不会轻易违逆圣王强者的意志。

因此,这圣王强者的存在,那本身就是一种威慑!

而对于林殊来说,更加关键的一处,又在于林殊的积蓄,实在过于雄浑。

他这一路成长的历程中,基本上是每一个境界,他都会修炼到极限,任何一处境关中,林殊都曾经做到最为极致的历练。

到如今,林殊几乎亲自经历过修行界有史以来,所有的境关、异象和劫难。

这原本是林殊自身,事必求稳的性格所致。

但如今,却变成了林殊最大的优势。

有这等雄浑的积淀在,神级阅读系统所反馈到林殊身上的种种传承,巨量元气,便无法冲击到林殊本源,不会篡夺林殊修行的根本,这乃是极为关键的一处要害!

若是没有这一份得天独厚的优势,任何人在神级阅读系统的海量反馈下,都有可能彻底走偏自己的修行道路。

唯有像林殊这样,早早就打好了最坚实基础的强者,方才能够承载得住,神级阅读系统所带来的巨大助益!

而这种情况下,林殊一旦迈入圣王境界,那便意味着他在圣王境界之中,就基本再不会有任何敌手,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上一句。

大圣不出,便是无敌!

纵使面对各方围攻,林殊也同样有全身而退的资本!

这就意味着,林殊所拥有的视野和自如掌控的权限,便要远远高出其他的圣王强者许多。

太玄圣地上下,必将因此而受益无穷!

神级阅读系统的恐怖,可见一斑!

何况如今,林殊还只是从其中得到了一本秘典而已,日后若是再得秘典,使得太玄圣地的底蕴再度跃升,那么林殊所得到的反馈,必定更是惊天动地。

届时……林殊眼中,那便又是另一番天地了!

“这神级阅读系统,果真玄妙得超乎想象,却不知是,为何一直等到本座登上大位之后,方才绑定……”

寥寥数语,感叹一声,林殊便又转头研究起第三个系统来。

神级气运系统!

这气运二字,林殊了解也算颇深。

因为林殊本身,那便是气运极其深厚的那一类强者。

这气运无形无质,无迹可寻,虚无缥缈,但谁也无法否认气运的关键!

世人苦求气运加身而不得,无数修士苦修毕生,也难以逆天改命,足见气运的存在,是何其的玄妙!

对于强者来说,气运更是决定其修行的道路,是否平坦,是否顺畅,以及修为道路的终点,会停留在何处的最大影响因素。

气运若盛,便意味着有先天立于不败之地的底蕴,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寻摸到机会,转危为安,甚至在绝境之中,奋发而起,突破境关,又再度卷土重来。

至于冥冥之中,那玄妙不可明言的机缘,那更是极其密切的,与这气运二字相关。

譬如有人曾被退婚,命途折转。

盛怒之下,一番发泄,却机缘巧合的开启了某个以往被他忽略的寻常事物,然后忽然得到大能指引,便随无数机缘加身,逆势而起,最终步步登天!

又比如,有人被仇敌追杀,无奈之下,只能被迫跳崖求生,却不料跳崖之后,崖底反而别有一番天地,于是从中取得了大帝传承,瞬间打开了一番广阔的天地,从此命格擢升,天高海阔任可去得!

这类人物,每一个都极是不凡,他们的身上,往往也都隐藏着无穷的奥秘,寻常不为外人所知。

在中州,这样的人物,被称作天命之子。

即是说,他们乃是天命所钟的幸运儿,是某一个时代中,占据天地大势中主要地位的存在,也有人称其为时代的主角!

中州修行界的古史之中,就记载有不少这样的先例。

并且林殊自己也曾经遇到过一位气运相当炽烈的人物,他曾三番五次被人追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当时的处境那是凄惨无比,但巧合的是,他每次都是险之又险的逃脱了追杀,苟全性命一时,无数磨难之后,此人竟然逐渐向绝望之中汲取力量,在绝境之中,奋发图强,疯狂成长,最终修为大成后,便奋起反击,一举扫平昔日所有仇敌,彻底洗雪了当年的耻辱。

对于这亲眼见证过,却又玄乎之际的事情,林殊至今是历历在目。

一番追忆,林殊堪堪回神,此时他便看到神级气运系统之中,对于这系统的功效,便有一番极为细致的解释。

概括起来。

这系统的效用,主要便是两个部分。

其一是针对林殊这位宿主自身,林殊可以通过系统的转化,消耗气运去直接提升自己的实力。

其二则是针对林殊麾下的修行势力,可以指定提升对应势力的气运,从而使得这方势力底蕴蜕变,拥有吸收更多气运之子,乃至是天命之子投入其中的可能!

林殊如今麾下的修行势力,唯有太玄圣地。

眼下神级气运系统的相关选项之中,便是以太玄圣地为核心所建立。

所谓气运之子,便是指代天生便拥有极大气运加身的特殊人物。

在这世间,气运之子的存在,堪称凤毛麟角。

而所谓的天命之子,则还要比气运之子,更加稀缺万分!

因为天命之子,所指代的是,某一个时代中,气运最为炽烈的特殊存在。

天命之子的出现,往往意味着整个天地大势的更革和剧变……

这样的人物,可谓旷世难觅!

按照神级气运系统的解释,系统将这加持在个人身上的气运,划分七个等级。

分别以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七种颜色,与其一一对应,其中赤色意味着气运最低,而紫色则意味着气运最为炽烈。

身负赤色气运的人,往往命数极短,平日里纵使无事,也往往会遭遇各种各样恶劣的变故。

而身负紫色气运的人,则命数极深,生平一世便有无数可能,并且往往都是机遇和福缘。

纵使一时经历磨难,也必定会很快得到平复,并且还有更大的机缘反馈过来作为补偿!

譬如,坠崖得神功,爬树取秘籍,落水开宝箱,深山挖至宝……

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身负紫色气运的人身上,那都不鲜见!

这样的人物,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意味着极其深刻的事情,尤其是其毕生的成就,那基本注定会震动天地,盖压寰宇。

系统之中,将其称为有大帝之姿的存在。

一阵翻阅,林殊对于这神级气运系统的了解,已经颇为深入。

对于林殊来说,他当下最为关注的一部分,当是五级气运,即青色气运的部分。

根据系统解释,这身负五级气运的人,便可以被称为世间少见的大气运者。

这类人,他们的命格只要不遭遇到什么逆天夺运的邪诡秘法干预,一路成长下来而并没有中途夭折的话,那么注定就会有修行到圣人层次境界的潜质。

这样的人物,因为神级气运系统的存在,想来日后在太玄圣地之中,绝不鲜见。

传位大典之后。

太玄圣地的门人,因为修炼资源骤然翻三倍供应,所以眼下这便涌现出了极大的修炼热情,使得整个太玄圣地上下,处处都散发出一股蓬勃的朝气,让新生代的圣地弟子,眼下都对圣地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尤其是其中那些风华正茂的青年弟子,眼下更是铆足了劲,全都准备在接下来东岚秘境的角逐中,用尽全力去拼搏一次……

在激情和朝气的笼罩下,眼下长老们和掌教的神隐,似乎对他们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而在太玄圣地之外,这整个东荒域近来盛行的种种风闻,多也是围绕着太玄圣地来的。

最开始,自然是因为林殊这位法圣对东岚秘境的态度,一石激起千层浪。

但渐渐的,随着更多有关于传位大典的消息传开,东荒域的修行界则把目光转移到了,林殊公开宣布提升太玄圣地门人的修炼资源供给这件事上。

这件事,原本谁都没有太在意过。

所有人只当是,林殊这位法圣,和那天宇圣地的掌教威圣之间,一时的意气之争。

却不料,这后来从太玄圣地中传出的消息,便是逐渐的让许多人坐不住了。

据说。

太玄圣地在那场传位大典以后,便府库大开,不断地将以往封存的修炼资源,全都搬运出库,大肆的挥霍。

看那样子,似乎是真的准备履行林殊这位新任掌教,当日在传位大典上的许诺。

这个消息一经证实,便再也不容任何人忽视。

尤其是同为东荒域三大圣地的其他两方,他们这个时候,终于迟滞的意识到,三倍于原有标准的修炼资源,在敞开供应之下,会造成何等剧烈的影响!

原本,在这东荒域中,三大圣地的门人弟子,其实各自所对应的修炼资源配给标准,几乎都是一致的,千秋万世传承下来,也极少有所变动。

所以东荒域中那些有天分的入门级修士,在三大圣地的选择中,并没有明显的倾向。

但这一次,太玄圣地忽然摆出了这么一副不惜代价,用资源猛砸的姿态,顿时就牵引住了东荒域上下所有人的视线。

以至于到眼下,连世俗中的贩夫走卒,都知道拜入太玄圣地才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而另一方面,这整个东荒域上下,都在涌动着一股拜入太玄圣地的新风潮,为太玄圣地引来了无数的新鲜血液。

甚至这些消息,还伴着越传越越玄乎的种种半真半假的风闻,流传到了东荒域之外,出现在了其他方域的酒肆茶馆之中,江湖豪客之口。

与此同时……

在距离太玄圣地疆域十万里外的大炎王朝之中,整个王朝眼下正在遭遇一场剧变!

而受这风波的影响。

一位庶出的皇子,因为宫廷权力斗争的残酷,正被迫亡命天涯。

这本是个极其不幸的开局,但在这位庶出皇子的身上,事态的发展则变得有些离奇了起来。

因为到现在,在他奔逃的这一路上,他已经险之又险的甩脱了至少七波以上的追兵!

其中,甚至还有两次,乃是大炎王朝中,极为罕见的生死境王者亲自出手袭杀,却都还是没有能够留下他的性命。

虽然眼下他的处境,显得极为狼狈,但是他眼中所蕴藏着的那股凌锐意志,却是随着不断的奔逃,而变得越发坚定!

若是他没有在这接下来的追杀之中殒命,那么光凭这股意志,这位皇子日后的成就,都是不可小觑。

这位皇子,名叫炎霄。

究其原因。

是在他身上,有一枚极其特殊的魂玉,并且在这魂玉之中,寄宿着一道来历不明的圣王残魂!

所谓残魂,是指这圣王强者生前,在巅峰时期,有几乎可以触摸到大圣门槛的绝强底蕴。

因此,亦可称作半步大圣!


>>>点此阅读《我都当上掌教了!三个系统才觉醒》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