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头说非我不娶怎么办?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魔头说非我不娶怎么办?
分类:玄幻言情
作者:是骨头鸭
角色:
简介:世人说,仙魔是死敌,那她仙魔俩道皆修怎么说?明明是出生在远古仙家大族,跟正苗红的仙道好姑娘,可却偏偏是个魔头转世?明明一出生就引动天地异样,被称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必成神外挂天赋,却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柴?祖辈上都是神医,可为什么到了她这,治病救人一概不会,下毒用蛊倒是好手?既然这天道不喜她,那她也只好勉为其难开个挂啦~ 戏精沙雕女主x腹黑毒舌男主 。(1v1,男女主身心干净)

书评专区


大魔头说非我不娶怎么办?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大魔头说非我不娶怎么办?》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今日的月族有些热闹,唯一的嫡小姐年满十五,月族广邀亲友为其举办成人宴,偌大的府邸里热闹一片。

成人礼虽然是个大礼,但在座各位哪个没参加过各族百个千个小辈成人礼的?还能让他们有如此兴趣热烈八卦的,只因为这次成人礼的主角。

“月族那小姐不是得了个怪病,昏睡了吗?啥时候醒的?咋还办起了成人礼?”

“可不是嘛,我收到帖子的时候都愣了,这倒霉小丫头一睡睡了五年,居然还醒过来了,我都以为不会醒了。”

“话说这月丫头办个成人礼,那姓林的小子怎么带了这么多人来,还送这么多东西,莫不是还没退亲?等着小丫头办完成人礼好喜结连理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啊,月丫头今天成人礼一办完,就要准备嫁人咯……虽说才十五岁,但毕竟是个不能修炼的,也不能算是小了。”

“可惜了那丫头,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明明她出生时……”

……

比起外面的热闹一片,此时的当事人却十分淡定,似乎完全不知道府里上上下下都在八卦她。

阳光从窗障中透出来,将她整个人都照了进去,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几乎白的快透了明,精致的五官只叫人一眼便能沦陷,仿佛画中人,天上仙。

当然,如果她不是在嗑瓜子的话,那就更像了。

“这破瓜子真的是天然无添加唉,味道淡死了,好怀念焦糖瓜子啊……”月汐曦一边嗑着手上流光溢彩的瓜子,一边满脸惆怅的低声感叹。

没错,月汐曦就是那个莫名其妙晕了五年的倒霉蛋。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这五年莫名其妙的昏迷,不过是魂穿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身体没了魂,可不就倒了过去么,这失魂又不是生病,自是遍寻神医都找不出缘由。

月汐曦此时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莫名的就想起了前两天她父亲对她说的话。

那好久不见照旧糟心的糟老头子和她说,林族那小子在她昏迷之后还不离不弃,顶着全族的压力不肯解除婚约,是乃真性情人,让月汐曦过完成人礼就收拾收拾嫁过去。

月汐曦听的直翻白眼。

她天生不能修炼,在这个以实力说话的世界简直就是人人能踩的存在,可偏她是远古仙族族长的独女,身份尊贵至极,好说歹说也能废物利用一下,就比如说联个姻啊什么的。

而且她月汐曦的名头还是挺唬人的,她母亲生她时生了三天三夜,无数凤鸟也是足足在月族的上方天空徘徊了三天三夜,她出生的那一刻,明明是青天白日,却冒出一轮巨大的圆月,日月同出,天降异象。

更是出生时,让母体消耗过大引发了旧疾,导致她母亲没多久就香消玉殒,幸而,她父兄未曾责怪她。

这般异象,上古也有几个人出过类似的,这些人无一不修炼成神的,可这近千年来,除月汐曦外,再无人引发过此等异象,月汐曦可谓是这千年来名副其实的千古第一人,震惊了整个修仙界。

可她这个千古第一人,被称为必成神的妖孽天才,不能修炼……

老天仿佛跟她开了个玩笑,当她被测出无法感应灵力,无法修炼时,成功在修仙界再次引起轩然大波,人们在她千古第一人的名称上改了几个字,变成了千古第一笑话。

但好说歹说也是引发过日月同出,万鸟齐出那场面的人,娶回家当个祥瑞供着也不是不可以,她西州第一美人的名称也不是吹的,当个好看的花瓶还是绰绰有余的,更别说她还是月族的嫡小姐,身后跟着的是远古仙族月族的势力。

林族同是远古仙族,祖辈上也是出过神的大族,论实力比月族还要强上不少呢,毕竟月族是医药世家,真论硬件实力是比不过其他远古仙族的。

林天煜又是林族板上钉钉的少族长,名声鹤起的天才一枚,这门婚事绝对是她月汐曦高攀,于是当月汐曦莫名其妙昏迷之时,所有人都以为这门婚事吹了,包括月汐曦自已都是这么以为的。

结果呢,谁想那林天煜是个固执的,不过是小时候的一见倾心,居然真的一直等到她醒来了。

月族上下都在夸她福泽深厚,遇见了此等良人。

可她偏是个不知好歹的,十五岁就结婚?这是哪门子的封建余毒哟,咱是21世纪的好妹子,这大把的快活时光还等着她呢,未成年就结婚?不存在的!

她,月汐曦,要逃婚!

“父亲,你别是老糊涂了吧?小妹才刚醒多久啊,你怎么就这么急着把她往火盆里推!”

肃静的偏殿内,月关萧应付累了宾客,正坐着歇气喝茶呢,忽然门被一脚踹开,一个长相俊逸的青衣少年脸上带着些难以置信的表情冲了进来。

月关萧顿时一口茶呛到了,脸上顿时挂上了同款的难以置信,连咳了好几声缓了缓后,怒道:“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混话呢?敢说你老子老糊涂了?”

“我看你就是老糊涂了,小妹才多大啊,你就要把她急着嫁人了,而且小妹不是已经可以修炼了吗,长老们都说小妹的婚事可以暂缓两年,你凑个什么热闹?”月习逸完全不怂月关萧的怒目而视,毫不犹豫反击道。

月汐曦天生不能修炼,月族那几个长老一天到晚就拿她当筹码,想着联姻换好处,偏偏那些长老位高权重,月关萧也不能不顾及,只好费尽心思的去给月汐曦找良人。

可如今月汐曦这一醒来,明明已经是可以感应灵力,可以开始修炼了,虽然暂时还没有做天赋测试,但配上她那出生时引发的异象,那些长老们也已经不催着她联姻了,可偏偏月关萧居然答应了姓林那小子,不日成婚。

月习逸深刻的觉得,自己这老爹脑子糊涂了,他要将父亲骂清醒!反正月关萧也就他一个儿子,还能打死他不成?小妹那么可爱,怎么能便宜了林家那小子!

“你懂个屁,汐曦被人盯上了你知不知道?炎族已经派了三波刺客来杀她了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那些刺客还不敢进月族府邸,你当汐曦还能那样悠闲的天天吃喝睡?”

“炎族?那些王八羔子怎么突然对小妹有了想法?莫非是小妹已经能够开始修炼的消息走漏风声了?不可能啊,这事儿只有我们几个高层知道啊……难道……”月习逸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俊脸忽的一黑。

月汐曦出生时所引发的异象太过不寻常,也幸亏她是天生不能修炼,不然那些与月族交恶的种族不可能放任她安然活着,可如今却是不同了,月汐曦能够修炼了!那些恨不得月族早早灭门的家伙们可不就坐不住了吗?

那么问题来了,可是这消息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高层核心知道,咋就传出去了呢?

难道,月族的高层核心里,出了叛徒?

想到这,月习逸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

“我与林家小子说好了,暂时只是订婚,让他把汐曦先带回林族培养培养感情,也算是先避避难,等月族的叛徒揪出来了,再接回来。”

月关萧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自己的蠢儿子,心想这小子有汐曦一半省心就好了。

月关萧正想着要不要再训斥两句蠢儿子,让他好好跟小妹学学听话乖巧懂事呢,就看到一个下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小姐她跑了!”

月关萧:?

说好的听话乖巧懂事呢?

月习逸一拍脑门,哎呀,咋就把小妹要离家出走的事给忘了呢?

当时他不知道父亲大人的良苦用心,一心以为父亲是老糊涂了,在得知小妹想要离家出走时,还亲情赞助了自己收藏的各种各样的药方药粉药材,以备不时之需,甚至亲自打点了小妹逃跑路上可能会造成阻碍的人……

可现在,他知道父亲不是老糊涂了,再听到这个消息时,顿时脑壳嗡嗡作响,小妹咋就真跑了呢?现在这外面可攒着一堆要杀她的人呢……

他好像,坑妹了……

月汐曦这趟离家出走逃的真是顺利的不行。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偏就这么个半点修为都没有的人,愣是没遇见一点阻碍。

有好几次,月汐曦看到那些巡逻的侍卫们都望向自己了,可他们却生硬的移开了视线,那么大个活人愣是当没看到。

月汐曦:???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月汐曦就这么莫名其妙的逃出来了。

不过月汐曦也不是个纠结的人,既然顺利逃出来了就好了嘛,还纠结个毛线哦。

月族府邸位处在西洲第一大国圣灵帝国的帝都,不过是自成一方小世界的,月汐曦从出口窜出来后,从外面看,只看到灵气缭绕的一大片紫竹林。

不得不说,月族作为远古仙族,虽然硬件实力不如其他种族,但这牌面什么的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月汐曦一早就换上了一套破破烂烂的衣服,脸上还抹上了黑灰,将那精致的五官遮的是严严实实,毕竟她给自己定位的新形象是个乞丐来着。

本来这身装扮在月族里面太过显眼,月汐曦还有担心过会被人发现,结果没想到这般顺利,这一出了月族,往集市里一窜,谁还能找到她?毕竟谁能想到她堂堂月族嫡小姐会在乞丐堆里面混?

月汐曦想的那叫一个美滋滋,结果还没等她想完,便忽地响起了一道道凌厉的破空声。

闻声望去,只见无数裹着火芒的利箭如雨般朝她射来。

月汐曦瞳孔骤然一缩,连忙找了根粗壮的竹子躲了起来。

月族是远古仙族,入口处的这片紫竹林是个阵法,能抵挡那些不怀好意的人进入月族,本该战斗力超强的。

可如今这些人又不是为了进月族,这片阵法虽然受到了危险而触发了,但却并没有将这些利箭拦下。

所幸这些紫竹不是凡品,利箭打在上面发出梆梆梆的刺耳声音,但却并没有穿透而过,不然躲在其后的月汐曦绝对能被射成刺猬。

“我靠,搞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认错人了吗?”躲在竹子后面,一动都不敢动的月汐曦十分憋屈的喊了句。

可没人理会她,身后梆梆梆的声音越来越密集,月汐曦能感觉到自己身后的这根紫竹应该是快撑不住了。

不会吧,才穿越回来就要扑街?这是什么鬼设定?我咋这么衰?月汐曦十分无语的想着。

“何人敢在月族放肆?”一道威严的声音自竹林深处传出,带着深深的震慑之意。

月汐曦一听到这威严的声音,就知道是执法堂的人出来了,心里更是焦急。

那些执法堂的家伙满脑子都是规矩,严谨的跟个棺材板似的,这要是被他们带回去了,绝对能脱层皮!

算了,拼了!

月汐曦一咬牙,趁着那些人跟长老对峙并没有再放箭时,当着双方的面,嗖的一下就窜走了。

见月汐曦要跑,放箭的那伙人立刻就要去追,竹林里却走出了一队人,带头的那个老者重重地哼了一声,身后的那堆人立刻便去拦下了想要去追的人。

双方的人一下便僵持了,都是投鼠忌器,竟是眼睁睁的看着月汐曦一溜烟的跑远了。

月汐曦一路撒丫狂奔,她深深的知道自己暴露了,自己绝对暴露了。

那些人下手快准狠,连个招呼不打就放箭,摆明了是想要她的命。

而这种风格,月汐曦还该死的熟悉。

昏睡之前,她每次出门,只要落单,就肯定会遇见这种事。

一次两次是惊吓,三次四次可就熟悉了,她也明白这是那些与月族有仇种族在永绝后患,她出生时太过惹眼,就算她不能修炼,还是有一堆人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拔不痛快那种。

“炎族你们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月汐曦恨恨的磨了磨满口的银牙,回想着那些利箭上面的火芒。

绝对没错了,那炎族与月族是世仇,从当年两族的祖宗那辈就互相掐架,到现在更是恨不得对方早点灭门才好。

而刺杀月汐曦这件事,炎族干的那叫一个轻车熟路,十次刺杀里面有八次都是炎族干的,而且他们很嚣张,完全不在乎让别人知道是他们干的,出手一点掩饰都不带的。

瞧那箭上的火芒,炎族必备啊,他们就差没敲锣打鼓说我是炎族的了。

“他们消息可真灵通,我这刚醒还没几天呢,刺杀我的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月汐曦一边风骚走位,一边喃喃道:“城里面肯定有无数眼线,我这身装扮都被瞧见了肯定也是行不通了,不能去人多的地方。”

思至此,月汐曦便专挑看着就人迹罕见的地方跑,路线也全是乱的,好让人想追踪都无从下手。

可能是走位太风骚吧,月汐曦这一路再也没有遇见过刺客了,连个活人都没见着。

不过,这一路上死人倒有不少……

刚开始只是一具两具的尸体,跑到后来,成堆成堆的了。

看着面前一块破木板上写着的乱葬岗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月汐曦还是挺满意的。

这边人迹罕见,那些家伙也肯定想不到她这么一个娇滴滴还没有修为的大小姐会往乱葬岗跑!

看着天色渐晚,月汐曦愉快的决定今晚就在这休息了!

这要是搁在她魂穿之前,她肯定是死都不愿意在这儿过夜的,毕竟那时候的她还是纯纯粹粹的月族大小姐。

可现在不一样了呀,她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生活了五年,在那个世界里,她穿越到了一个新死的华夏南疆养盅女的身上,天天跟什么盅虫,赶尸人玩在一起,尸体什么的着实是见怪不怪了。

话说盅虫,她还带了不少回来呢,就是不知道穿越空间隔层时,有没有死掉。

现在那些虫子都在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的自带小空间里,不过那小空间的器灵因为两次穿越力竭沉睡了,月汐曦暂时打不开这个小空间,只能放东西进去,拿不出来。

“今晚睡哪好呢?”月汐曦在乱葬岗里面瞎逛着,企图找个好点的棺材什么的,毕竟这附近又没啥树木,躺地上还是硌的慌。

找着找着,却发现被扔到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一卷草席裹着的,棺材少的可怜,仅有的几个都烂成了几块破木板。

而就在她想要放弃时,一口崭新的乌黑豪华棺木就那么入了她的视线。

月汐曦眼前一亮,立刻朝着那棺材奔了过去,先是双手合十的拜了拜,然后十分期待地将棺材盖推了开。

嗯,里面也很新!没有虫子没有臭味!

一个干瘪的像核桃一般的老人正安静的躺在里面,老人面色苍白,一股浓浓的死气,像是刚死不久,一点臭味都没有。

“道友,借个棺材躺躺呗,我就躺一晚,明个就给你放回去,回头给你烧纸钱啊。”月汐曦小声喃喃了句,然后试图将老人挪出来。

结果,这老人看着怪瘦的没几两肉,却重如泰山,任由月一曦怎么拽都纹丝不动。

“呼,这位道友,你这样就不对了,我只是借一晚上又不是不还你了,你咋就不肯出来了呢。”月汐曦累的直喘气,背靠着棺材坐在地上埋怨道。 “小友啊,借你一晚也不是不行,但你看,我这也不能睡地上不是,要不,一起躺?”

一个带着许些戏谑的声音响起,惊的月汐曦一下子跳起来,然后一转头就看到本该躺在棺材里的老头儿不知什么时候坐起来了,正笑眯眯的看着月汐曦。

月汐曦:!!!

折寿啊!!!

这尼玛什么情况?诈尸啊这是?

“小友,你咋不说话了?”那老头完全没有惊吓到了别人的自觉,笑眯眯地问道。

这老头瘦的皮包身,浑身上下弥漫着死气,配上那看着都诡异的笑,咋看咋渗人。

月汐曦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声音有些干涩的开口道:“这位道友,你是人是鬼?”

那老头笑容不减,声音阴测测的:“当然是……不人不鬼了。”

月汐曦吓的腿一软,吧嗒一下就坐地上了。

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尼玛的她居然把主意打到鬼身上去了,她现在又半点修为都没有,这不就是来给人送人头的吗。

月汐曦准确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她有些绝望的抬头,就看到那鬼老头正笑着望着她。

见她望过来,鬼老头继续着他那阴森森吓死人的调调:“小女娃子,你没事来坟地抢老头棺材作甚?”

这鬼老头好像没生气啊,也没有想杀她的意思?月汐曦想着,胆子也大了些,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计上心头。

只见她转瞬间就换了个表情,眼睛睁着大大的,努力想挤出两滴眼泪,可怜巴巴的看着老头。

老头那阴森森的笑容瞬间僵住,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我不是故意抢你棺材的,我从小就没了娘,我爹对我不好,嫌弃我是个女孩,我哥对我又打又骂,他们还把我丢了,半夜跑了,我一路找他们,风餐露宿,抢了乞丐吃的被追到这里,就想找个地方睡一觉,呜呜呜~~”

月汐曦一边抽噎着,一边努力挤出几滴眼泪,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

玄冥子本是没什么善心的,但他偏也是自小被亲人抛弃,月汐曦这些话正巧就说到他那为数不多的心软上了,不禁动了些恻隐之心。

“既然如此,要不你跟我走吧。”

月汐曦:“?”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玄冥子收起了她那阴森森的笑容,颇有些严肃的正色道:“你拜我为师吧,我带你走,虽说不能保证你扬名立万,但温饱绝对不愁。”

月汐曦:?

这画风不对啊,她只是想让这鬼老头放过自己而已啊!这抢个棺材怎么就扯到了拜师上呢?

“敢问老先生叫什么,师承什么门派呢……”月汐曦小心翼翼地问道。

“玄冥子,师承冥土。”玄冥子有些自豪的自曝门派,“虽说你只是个平民,但应该也听说过我冥土的威名吧。”

月汐曦眼前一亮。

这肯定听过啊!那个一天到晚修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以制毒,做傀儡,练僵尸,养蛊而闻名亦正亦邪的那个冥土嘛!

由于并没有真正踏上修炼这条道路,月汐曦也只是知道一些比较有名的门派而已,冥土那么有名她知道,但玄冥子这个名字她倒是没听说过。

不过管他是谁,能带她进冥土就是好的,她刚好想去冥土还愁没门路呢!

月汐曦虽然出生在医圣世家,但她自小就是个萝卜人参分不清的,治病救人一概不会,偏就喜欢捣鼓些让人头疼脑热的东西。

那次魂穿又学会养了蛊,发现这玩意简直不要太棒!

可那个世界的虫子都是没得灵力的,养出来的蛊肯定也是没有这个世界的蛊厉害,她就想去冥土看看能不能学学这个世界的养蛊术,还可惜没办法进去呢,这不,刚愁不知道咋混进去,门路就被人送来了。

太贴心了有木有!

想到这,月汐曦看向玄冥子的眼神都火热了,看得玄冥子一愣一愣的。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月汐曦利落的就行了个拜师礼,痛快至极。

玄冥子摸了把长长的白胡子,连道了好几声好,笑眯眯的,也难得笑的有点人样了,没有那么阴森森了。

“你叫什么名字?”玄冥子一边从棺材中爬出来,一边问着,然后只见他手一挥,那乌黑的棺材就不见了。

“我叫兮月。”月汐曦想了想,还是没说出真名,毕竟她这名字在修仙界那可是名声在外的,说出来那她瞎扯的身份一准得穿帮,千古第一笑话月族月汐曦当说着玩的嘛。

不过她平时几乎不出门,偶尔出门也是掩着面的,见过她容貌的人不多,后来又睡了五年,容貌多多少少有点变化,除了父兄那几人,倒是没人知道她现在长的什么样,不用太担心被认出来。

“兮月啊,你可有做过测过灵气亲和度?”玄冥子挥手召唤出了一只巨大的骨龙,将月汐曦丢了上去,然后自个飞了上来,随着骨龙升天,他嘴上还没闲着,一本正经的问道。

“不曾做过。”月汐曦答道。

玄冥子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灵气亲和度,是指与这天地间的灵气契合的程度,亲和度越高,说明契合的越好,将来修炼时的速度也就越快。

亲和度分为一到十阶,一到三都是亲和度太低,是修炼不了的,毕竟修炼是纳灵气入体炼化成灵力为己用,契合度太低的人根本就收纳不了灵气,自然无法修炼。

而四到六,便是大多修行者的数值,只有极少数天资过人的天才才会达到七至十。

月习逸那年测出了八的数值,便被称为月族百年来第一天才,由此可见是有多稀少。

一般的大族每年统一会将满五岁的孩童带去一同测试,月族自是不例外。

月汐曦五岁也是测过的,至于数值,直接就个是零,干净利落的零。

寻常普通人都会有的一二三,偏她是个零,这可也是引发过一时轰动的。

月汐曦不能感应灵气,亲和度为零。

而为何会这样,月汐曦以前只当是天生,虽不甘,也可能无可奈何。

直到那次,偶然所得的那项链器灵月无影同她说,她感应不到灵气是因为身上有一层混沌之力,将她与灵气隔绝了开。

混沌之力,是每个世界最根本的一种能量,月汐曦懂得颇少,暂且就理解为身上有一层膜,将她包得严严实实,与灵气完完全全隔绝了。

而为了去除这层混沌之力形成的膜,月汐曦与月无影就策划了那次魂穿之旅。

每个世界的混沌之力的本质是不同的,这个世界的混沌之力去了别的世界自然会慢慢消散,月汐曦也不知道月无影是如何做到的,反正她就和那条项链一起穿越了。

在那个名叫地球的世界生活了五年后,月汐曦穿了回来,但器灵月无影已然力竭沉睡,她也不知道她现在亲和度是多少,只听父亲长老们说,她已经可以修炼了。

总有个四五六吧,月汐曦默默想着,她知道玄冥子这么问是想看看她的天份,但她也着实不知道自己的数值。

这不还没来得及测嘛,谁让那糟老头子非要她嫁人,害的她都还没开始修炼就跑出来了。

本来她是准备去找个学院测一测,顺便学习修炼的,结果遇见玄冥子了,还能去冥土观光,于是她十分自然的便将学院抛到脑后去了。

反正那些修为高的大姥们一眼就能看出适不适合修炼的根骨,她父兄都看出她能修炼了,这玄冥子肯定也能看出来,不然怎么可能收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为徒。

不过他估计也看不出具体的天份如何,但既然都看出能修炼了,自然是会安排她测下亲和度的,不急。

“虽然我不是什么好师傅,但我既然收了你,就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玄冥子说得很是真诚。

就是不知道这话要是让冥土的那些家伙知道了,会不会将月汐曦给剁了。

修仙界有点岁数的谁不知道冥土的毒圣玄冥子啊,那个性格诡异莫辨时好时坏,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哪神出鬼没的老不死的,一个心情不好就丢个僵尸,扮个鬼去吓唬人的神经病。

玄冥子的大名在修仙界可以算是声名显赫了,属于那种能吓哭小孩的类型,虽说他实力不是最顶尖的,可他那手诡毒却是各路大姥们也不能随意无视的。

当了他的徒弟那也算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毕竟这老头的毒圣的名头也不是吹出来的,至少也算是抱上了一条粗大腿。

玄冥子的这一番话,让月汐曦的脸有些红,没想到这老头还真是心地好,瞎扯那些鬼话坑骗他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也是月汐曦误打误撞说到了玄冥子心口上了,不然这性格诡异莫辩的老头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死他手上的人没个一万也有八千了。

于是,这一年修仙界发生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冥土的玄冥子老不死的居然收徒了!从此,最受修仙者们讨厌的家伙又多了一名,修仙界不太平了。

“恭迎师祖归来。”月汐曦跟着玄冥子才到冥土,就看到一堆人守在门口行礼,嘴里还喊着恭迎。

月汐曦很有自知之明,十分清楚,这些人肯定不是恭迎自己的,于是默默的往玄冥子身后躲了躲。

这堆人除了为首的那个少年有几分人样,其他个个要么骨瘦如柴,要么长着对红眼珠子,甚至有的干脆是带着个骷髅手臂的,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我不是正常人,看着就怪吓人的。

“澜儿,你怎么过来了?”玄冥子对着为首的那个少年和善的笑了笑,一边驱使着骨龙落地,一边顺手将躲在他身后的月汐曦丢了下去。

“冥主正要寻您呢。”夏与澜颇为无奈的开口道。他这个师伯一天到晚神龙见首不见尾,老喜欢跟人玩捉迷藏了。

“哦?那老不死的寻我干嘛?难道出事了?”玄冥子自言自语道,听的旁边的人一阵胃抽搐,你自己也是老不死的好不好?

“行,我去见见你那死鬼师傅,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先帮我照顾着,记得带她去做个亲和度测试啊。”玄冥子把月汐曦往夏与澜那一丢,然后极不负责任的就飞走了。

月汐曦眨了眨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天空中那个已经小成了芝麻大黑点的身影,有些不敢置信,她那刚认的便宜师傅就这么把她甩给别人了?

“徒弟?”夏与澜有些惊讶的看着月汐曦,不敢相信那神经病老头居然收徒弟了。

月汐曦微微颤颤的看了一眼夏与澜身后的妖魔鬼怪们,那些妖魔鬼怪们也正在看她,见到她的视线,也是十分给面子的冲她笑了笑,个个都笑出了满嘴的大白牙,那尖锐的牙齿看得月一曦一个激灵,连忙转过视线,不敢再看。

而这唯一有点人样的少年,月一曦一细看才发现这何止是有点人样,这简直不要太好看!

看他那精美绝伦的五官,简直让女孩子都自叹不如,就是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

病美男啊这是!月汐曦在心里默默感叹,觉得自己在那个世界看过的小说里,那些病娇男主都有了脸。

“咳,以后你就是我小师妹了,我叫夏与澜。”夏与澜被月汐曦那火热的眼神给看的有些招架不住,当即轻咳一声道。

“我叫兮月。”月汐曦继续死盯夏与澜,决定用这美男的颜值洗洗眼睛,毕竟他身后的那一堆妖魔鬼怪着实太辣眼睛了。

夏与澜倒也负责,起码比玄冥子强太多了,没有直接找个破房子把她塞进去就算完了,而是带着她把冥土给逛了一圈,顺便让所有人都知道玄冥子新收了她这个小女徒弟。

最后她带着月汐曦来到了一处墓地前,指着那一排排墓碑对着月汐曦说:“这就是玄冥子师伯平日里在冥土所住之地了。”

月汐曦:?

夏与澜见月汐曦表情惊愕,好心解释了一句:“玄冥子师伯修的功法需要吸收尸气,所以平时都是住在墓地坟堆的。”

“可,可这也没住的地啊!”月汐曦满脸不可置信。

夏与澜忍笑,声音里是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哦,师伯都是睡他那玄墨棺材的,睡哪放哪,自然是不需要房屋的。”

月汐曦与夏与澜在墓地里大眼瞪小眼。

“这,这是虐待!这是不人道的,我要申请人道主义!”月汐曦一脸忍无可忍的控诉。

“咳,这怎么能是虐待呢…”夏与澜满脸正经的道,不过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幸灾乐祸:“小师妹啊,师伯他只有这么一个住处,你既然不想睡地上,那要不我也给你找个棺材?”

神他妈的棺材!虽说她确实有动过抢玄冥子棺材的念头,但那也只是实在没有地方睡了想暂住一下,暂住!

“夏师兄……”月汐曦见反对无效,这夏与澜完全没有要替她做主的样子,只好声音一软,开始装可怜。

月汐曦在来冥土的路上就将脸的灰擦掉了,此时一双精致的杏眼里氤氲着雾气,红唇轻抿,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朵柔弱的小白花,我见犹怜。

夏与澜:……

不带这么变脸的啊,明明刚刚还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咋的现在又变成柔弱小白花了?

“唉,那你就先住我的冥夜殿吧。”夏与澜还是选择了妥协,他感觉自己要是不答应她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早该这样了嘛,还浪费人家一滴眼泪。”月汐曦见他答应了,立刻表现了一番什么叫做翻脸比翻书还快。

夏与澜:……

他现在反悔还来的及吗?

于是夏与澜便带着月汐曦去了他的冥夜殿,一路上给还她解说了冥土的关系户们。

于是,在夏与澜的解说下,月汐曦对冥土也多了几分了解。

冥土当前的冥主就是玄冥子的师兄,天冥子,那夏与澜便是那天冥子的徒弟,冥土的少冥主。

这俩人加上她那不靠谱的师傅可以说是冥土最强关系户了。

而月汐曦拜了玄冥子为师,荣幸的将这仨人关系户撑成了四个人,她以后可以说是能在冥土里横着走了,毕竟她抱上的那条大腿在冥土内绝对够粗。

一路走过冥土之内大大小小的地方,月汐曦发现大多居住场所都是一些坟堆啊,棺材啊,地窖啊之类的古怪地方,这个发现让她很伤脑筋。

她本以为,他那个不靠谱师傅睡棺材已经是个大新闻了,结果在这里简直就是见怪不怪。

也是了,这破地方的修士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住的地方自然不能以常人的角度来想。

当她看多了这些稀奇古怪的“房子”后,也就成功的不对那什么冥夜殿抱什么期望了,只求好歹是少冥主住的地方,别是个地窖之类的玩意儿就好,草屋她都能接受了!

可是,当她看到那高耸庄严的宫殿时,成功挪不动腿了。

“这就是你住的那什么殿?”月汐曦指着那奢华的宫殿问夏与澜。

夏与澜很是满意月汐曦的反应,带着点小得意的点了点头。

“我要住最大最豪华的那间房!”月汐曦理直气壮的提要求,不得寸进尺那就不是她月汐曦了。

“……”夏与澜无声的抗议中。

我就要住最大最豪华的那间!不然我就哭给你看!我还要去找师父告状,说你欺负我!”

夏与澜用哀怨的眼神控诉月汐曦的无耻,不过这并不妨碍月汐曦对他的得寸进尺。

无耻这种事情,做一做就习惯了。

最终,月汐曦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和夏与澜叭叭,让他充分的了解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住危房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成功入住了那间最大最豪华原本属于夏与澜的房间。

直到最后夏与澜都没搞明白,他那些客房侧卧咋就成危房了?还是那种好像一下雨就要塌了的房子??

于是,夏与澜认识月汐曦的第一天,就深刻的了解了这个小师妹有多能言善辩,厚颜无耻。

不得不说,夏与澜办事还是很干脆利落的。

这边月汐曦刚住下,都还没来得及收拾,那边夏与澜已经将灵气亲和度测试的道具拿过来了。

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透明水晶球,只要将手搭上去就能测出亲和度多少。

虽然这玩意造价高昂,但各大种族和门派总是备着不少的,就是为了方便随时都能测试。

“将双手放到这颗水晶球上,然后你就能够感应着天地间的灵力了。”夏与澜尽职尽责的解释道。

月汐曦五岁的时候就测过一次,虽说没测出个什么东西,但流程还是很熟悉的,于是她便轻车熟路的将手搭在了水晶球上。

五岁时的那次测试,月汐曦至今都还记得她当时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就跟摸了块木头似的,半点反应都没有。

可这次不同了,她的手掌才刚触上水晶球,就感觉脑袋里面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忽的一痛,手下意识的就想去抚额,却发现这水晶球居然爆发出了一股吸力,将她的手掌牢牢地吸在了水晶球上。

而那水晶球也变了色,明明刚开始是透明的,现在却变得漆黑一片,关键是还在越来越黑,宛如深邃的黑洞一般,叫人看一眼就发慌。

“大人,你要为我们报仇啊!”

“大人救我,救救我……”

“……”

月汐曦只觉得头痛欲裂,耳边嗡嗡作响,她还听到了许些莫名其妙的声音,那些声音嘶哑难听,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鬼在嚎叫。

啪哒一声,那水晶球忽的四分五裂,而月汐曦也是双眼一翻,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夭寿啊,谁知道测个灵气亲和度居然这么疼!早知道死也不测了!这是月汐曦晕倒之前脑中唯一的念头。

与此同时,千万里外的一处古战场中,一把晶莹剔透的骨剑忽的的从无数骨骸中掠出,修长的剑身上刻着古老的文字,像是远古洪荒的语言。

“你终于醒了啊……”

一道嘶哑难听的声音像是远古遗留下来的诅咒一般轻轻响起,在空旷的骨海中显得尤为清晰。

这把骨剑静静的悬在空中,剑身上闪了闪荧光,就好像是在感应着什么一样,片刻后,它向着一个方向飞掠而去,像是要去寻找什么人一般。

…………

“曦仔,曦仔,快醒醒醒醒。”

月汐曦也不知道她在那昏昏沉沉的世界里漂浮了多久,她只觉得自己睡得很沉,想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可就是有道聒噪的声音一直在叫她,让人不得安生。

“曦仔,醒醒,别睡了,再睡就醒不过来了!”

“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月汐曦终于忍无可忍,在心里狠狠的怼了回去。

“清醒了就好。”那道声音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

月汐曦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这个声音耳熟啊!这不就是那个一天到晚就知道瞎逼逼的死话唠器灵月无影嘛?

“你不是力竭沉睡了吗,这是醒了?”月汐曦在心里问道,她也清楚了她现在的情形,她现在就是那种人没醒但是意识已经醒了的那种状态。

“我再不醒过来,你就醒不过来了!我好不容易才带你把身上的混沌之力弄没了,你可不要瞎作!”月无影气鼓鼓的回应。

“我没有作啊,我不就测试了一个灵气亲和度嘛,这是咋了这是?”月汐曦莫名其妙。

“唉,你居然是暗属性的,我堂堂月族居然出了个暗属性的,这简直不要太出人意料……”月无影感叹道。

月汐曦顿时就愣住了,什么玩意儿?暗属性?她咋就是暗属性的了?


>>>点此阅读《大魔头说非我不娶怎么办?》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