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焦奕画,焦至叙《重生八零:调教老公从娃娃亲开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八零:调教老公从娃娃亲开始
分类:年代
作者:红包包
角色:焦奕画,焦至叙
简介:【双重生】【年代,成长,团宠,发家致富】
当暖心忠犬未来老公守护自己成长,主角焦奕画那是战战兢兢,重生八零年她只想弥补上辈子遗憾,守护家人,但是…… 郝景晨,你为什么非粘着我不可! 郝景晨,我怀疑你是重生来的!算了,娃娃亲就娃娃亲,咱双学霸在线,夫妻齐心,其利断金! 她智斗极品,虐渣打脸,人生开挂,一路致富奔小康。

书评专区


小说焦奕画,焦至叙《重生八零:调教老公从娃娃亲开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八零:调教老公从娃娃亲开始》第5章 社交企鹅免费阅读


她偷悄悄地趁着父母不注意,摸索出了门,小跑着往河岸去。

告知父母是不可能的,未卜先知这种事,遑论父母不会信,哪怕是信了,恐怕以后会将她当神童养,改变命运的轨迹,往后的事脱离掌控不是焦奕画愿意面对的。

平地还算畅通无阻,过小水沟可就难煞了三岁的小身板。

她先是趴在沟渠的一边,试探着伸出脚,水沟里有潺潺的污水,浸湿了她的胶鞋,再转身攀上另一边的坎,耗费九牛二虎之力才站在大伯娘家的屋檐下。

嘿咻……

真是累死个小宝宝!

双脚湿漉漉的,她不敢停留,直奔河岸去。

穿行过田埂,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条十多米宽的河,河面很平静,霞光下波光粼粼。

而河岸的鹅卵石上散落着不少书包,衣服,几颗脑袋浮在河面上,飘来嬉笑声。

她伸长了脖子,焦急地找,终于发现了大哥焦至叙,他没在河里,竟然在岸边,揪着一个小团子往田埂上来。

小团子四肢缩成一团,像是一只蜷着身的虾,而大哥呢,赤着脚,光着上半身,只穿着一条湿漉漉的裤衩,揪着小团子,边走还边嘟囔,“要玩回家玩去,我可没空陪你,真是的,顾姨也真是心大,怎么就让你给跑出来了呢?万一掉河里,你这小命就没了!”

焦奕画纳闷,那小流氓是怎么到岸边来的!

听大哥的语气,是这小流氓郝景晨缠着大哥,要大哥陪他玩。

就在这时,焦至叙发现了杵在田埂上的另一只小团子,脸色更加凝重,横眉倒竖,“花花,你怎么也来了!”

“啊?啊!”焦奕画回神,滴溜溜的眼睛看了看大哥,又落在小流氓身上,期期艾艾道,“哥,肥家,漆饭……”

回想起来,她这小未婚夫好像不正常啊,半岁就偷亲她,还听懂了她的话,当下出现在这里,到底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

“小孩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地方是你们能来的吗!”焦至叙摆出肃穆脸色,放下手里的小家伙,声色俱厉指着焦奕画,“站在这里哪也不许去,等着我!”

说完,他折回到岸边,匆忙套上了衣裳,墨绿的邮差包挎在身上。

“小叙,怎么就走啦!再玩一玩啊!”

“哈哈,别喊他了,拖家带口,当奶爸呢!”

调侃嬉笑声中,焦奕画看了眼河里的另一个男孩,他蓄着寸头,精瘦精瘦的,像只猴。

焦奕画背脊骨汗涔涔的,不知道是一路跑来热的,还是预见那人的结局怕的,哆嗦着拽了下焦至叙的裤管,“大哥,要不,要不叫他也一起肥家……”

能救人自然是要救,可她还只是个三岁大的孩子。

“不用管他,我们走!”焦至叙不由分说,两手分别牵起了两小只的爪子。

焦奕画频频回头,还是不死心,嚎了一嗓子,“大哥哥,会有危险,肥家吧,肥家……”

可是她的声音太小,根本没办法传到那些孩子的耳朵里。

焦至叙笑话能有什么危险,他们都是在这条河里泡着长大的,焦奕画被大哥领回了家,还顺带捎回来一个小流氓。

小流氓倒是既来之则安之,爬上长凳,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旁。

晚饭已经做好了,炒青菜, 煮冬瓜汤,炒了个芦笋,都是素菜,但是香味扑鼻。

焦奕画时不时地看上小流氓两眼,自重生的点点滴滴汇聚在一起,愈发觉着这个小正太可疑。

“晨晨啊,来,多吃点,阿姨今天要知道你来,肯定做个肉菜的。”刘春兰惨白的手夹着青菜放进小团子的碗里,眉目间都是笑意。

郝景晨捧着小碗,软软地回了声“谢谢姨”,小馒头似的爪子捏着筷子往嘴里扒大米饭,行为举止可以说是优雅得过分!

这货,有猫腻!

“咳咳!”焦奕画清咳了两声,吸引了所有人注意,悠悠地瞥了小正太一眼,“我给你画个东西,你要是认得粗来,我给你一颗糖!”

焦家父母和焦至叙本来愣着,这会儿都笑了,焦建国更是啼笑皆非,“花花,你还会画画?”

“嗯。”焦奕画没有过多解释,筷子头戳出一小块米饭来按在桌上,两个小圆圆,再挑出菜碗里的小红椒将两个小圆圆中间隔开,米粒子给这小人物点了双手双脚。

圆形上小下大,跟个雪人差不多,但它四肢更像是鸭蹼,中间系着一条红围巾。

“几道这是什么吗?”焦奕画仔细端视着小正太的脸,葡萄般的黑眼珠子写满期待。

她怀疑,这个小未婚夫那也是重生的一份子!

小正太没有看焦奕画,而是专注地观察着她的作品。

厨房里静谧无声,小正太不答,焦至叙伸长脖子瞅了眼,“噗嗤”喷出了粒粒大米饭,“花花,你这什么东西,汤圆成了精?”

焦奕画巴掌大的脸骤然一沉,虽然没有点鼻子眼,但这分明就是只企鹅啊!戴围巾的企鹅,不久的将来,它将统领未来社交软件,独占鳌头,风光无两!

“我见过。”郝景晨抬眼,桃花眼里泛着复杂的光。

焦奕画嘴角翘起,激动之情竭力压制着。

但凡有个志同道合的人,她也不必装成小孩模样,至少在“同行”者面前能放飞自我!

“企鹅,我妈跟我看过图画卡片。”

郝景晨字正腔圆地回答,刹那间,焦奕画眼里的希翼湮灭了,不过,这只是一秒,下一瞬她还不死心,追问着,“还有呢,它除了是企鹅还是什么?”

大眼瞪小眼,小正太闭口不言,周遭再次陷入一派死寂。

焦奕画屏住了呼吸,这会儿顾雅栀提着马灯走了进来,“你说你个臭小子,没事跑河边干什么你!”

她看了眼郝景晨,又看了一圈焦家人,长吁一口浊气,“哎,春兰啊,多亏你家小叙,不然今天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

焦家父母招呼着顾雅栀落座,顾雅栀连连摆手,“别了,别了,一会儿还得去帮忙,胡家独苗子在河里淹死了,刚捞上来,要不是小叙托人给我带口信说晨晨在你家,我都快找疯了!”

焦奕画心里“咕咚”一下,心沉到了谷底。

那个猴一样的小男娃,真的溺死在河里了!

如果她没有重生,淹死人的事跟大哥脱不了干系,闹到大哥差点退学,后来大哥就更加叛逆,生生将母亲气病了,从此药不离口……


>>>点此阅读《重生八零:调教老公从娃娃亲开始》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