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明战神朱祁镇,孙皇后,重生之大明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大明战神
分类:历史古代
作者:玩泥巴的小破孩
角色:朱祁镇,孙皇后
简介: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21世界最年轻的历史学家凌云,意外重生到了大明宣宗长子,大明战神朱祁镇的身上,他要为战神正名,他要打造一个牢不可破的大明!!!

书评专区


重生之大明战神朱祁镇,孙皇后,重生之大明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大明战神》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大明宣德八年,皇太子朱祁镇意外跌落池塘,被救起时已昏迷不醒,宣宗皇帝朱瞻基龙颜震怒,将太子所属全部打入诏狱,顿时整个大明王朝笼罩了一层恐怖的阴影,多少人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一柄屠刀不知道什么时候砸到自己的头上。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昏迷不醒的朱祁镇终于传出了咳咳的声音,慢慢的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眨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向四周观望着。

负责伺候的宫女和太监顿时喜出望外,太子爷终于醒了,他们的性命也算是保住了。

其中一名小太监眼尖,直接跑了出去,然后冲进坤宁宫大殿。

“放肆,擅闯娘娘寝宫,该当何罪?来人啊,拖出去打二十大板”负责坤宁宫掌事的太监咬着公鸭嗓喊了起来,擅闯娘娘寝宫这可是大罪啊,弄不好他也要受到牵连。

小太监思维灵活、心思缜密,要不然也不会第一个从太子寝宫跑了出来。

“公公饶命,小的是来向娘娘贺喜的,太子爷醒了”

掌事太监一愣,接着喊道:“你说什么!杂家没听清楚!”

“太子爷醒了”小太监只好又喊了一遍,不过这次的声音明显大了不少,他想让里面的皇后娘娘听见,这样他就有了出头的日子了。

掌事太监微微蹙起了眉头,身处后宫多年,他岂能看不出小太监的私心。

“知道了,杂家这就向娘娘禀报,你先退下吧”

小太监也不敢多说,掌事太监可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带着不甘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掌事太监整理了一下衣服,装作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向里面跑去。

“娘娘大喜啊,太子爷醒了,太子爷醒了”

刚刚睡下的孙皇后似乎听到了太监的喊声,从凤榻上坐了起来,自从朱祁镇陷入昏迷,她已经三天没合眼了。

“小环,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还没等小环答话,掌事太监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脚下不稳直接栽倒在地上。

“娘娘,太子爷醒了”

孙皇后直接从凤榻上站了起来,生怕自己听错了,再次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掌事太监趴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娘...娘,太..子爷...醒了”然后一头晕了过去。

孙皇后哪里还顾得上晕倒的太监,抬脚就向殿外跑去,也不管什么宫廷礼仪和皇后的形象,她现在只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想第一时间看到自己的孩子。

“娘娘慢点,小心摔倒了”殿内的太监和宫女急忙跟了上去。

孙皇后一路跑到太子寝宫,将刚刚苏醒的朱祁镇一把搂进怀里。

“皇儿,你终于醒了,吓死母后了,还以为你不要母后了呢”

然而刚刚苏醒的朱祁镇却是一脸懵逼,好大呀,只是这是谁啊,为何称呼我为皇儿,这是哪,我又是谁?

看着呆傻且不说话的儿子,一股不好的预感漫上她的心头,不会是变傻了吧。

“皇儿,你为什么不说话啊,我是母后啊”

正处于皇后怀中的朱祁镇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在她的怀里挣扎着。

“快点松手,老子快被勒死了”

皇后也没细听,只听到快被勒死了,急忙松开了双手。

“皇儿,母后刚刚太激动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躺在床上的朱祁镇大口喘了几口粗气,然后打量起眼前这位年约二十二三岁女子,细长的柳眉,勾人的双目,瑶鼻秀挺,玉腮微红,娇艳欲滴的红唇,真美!

看着一直注视着自己,反而不发一言的儿子,皇后略有担心的说道:“皇儿,你没事吧?”

朱祁镇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事,就是有些头晕,让我缓缓”。

皇后嗯了一声,为儿子盖好被子,又让太监搬来一把椅子,然后在旁边坐了下来,一双玉手轻轻地拍着躺在床上的儿子。

看了眼美貌的女子,躺在床上的朱祁镇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其实他并非是什么朱祁镇,而是现代著名历史学家凌云。

他记得自己正在挖掘一处明朝的墓穴,结果不小心触碰到了机关,然后晕了过去,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到了这里。

刚开始的时候,凌云还以为是谁在故意捉弄他,不过当看到大殿的摆设和宫女太监的装束时,凌云终于可以确认,他确实穿越到了明朝,而且重生到了大明战神朱祁镇的身上,只是这个战神的称号太过于贬义了。

“皇上驾到”就在凌云思考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太监公鸭嗓的声音。

“参见皇上”听到皇上驾到,众多宫女太监跪拜了一地。

朱瞻基拖着疲惫的身体三步跨作两步直接走进大殿,看了眼已经熟睡的朱祁镇,然后伸手在皇后的肩膀上拍了拍。

“皇后,既然皇儿没事了,你也去休息吧,朕在这里就行,稍后再让太医好好看看”

皇后摇了摇头说道:“皇上这几天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再有两个时辰就该早朝了”。

朱瞻基叹了口气,岂能不知道皇后的心思,将身上的衣服披在了皇后的身上,这几天他也很忙,太子落水的这件事还在调查当中,只是调查结果让他很是愤怒,所有太子从属都说是太子不小心才落水的。

“也罢,皇后注意休息,朕就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让太监通知朕”。

皇后点点头,也不言语,这几天她一直担心着昏迷不醒的儿子,还没来的及过问落水的原因,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出罪魁祸首。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躺在床榻上的凌云睁开了眼睛,看了眼打着瞌睡的女子,也就是他以后的母亲,暗暗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上一世他都将近三十岁了,而现在却要管一个年纪约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女子叫母亲。

“喂,醒醒”

凌云的声音直接将皇后惊醒,急忙说道:“皇儿,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那个,我没事了,你要是困了就回去睡吧”凌云说道。

“母后不困,母后在这里看着你睡”皇后莞尔一笑,露出一副慈爱的笑容。

“要不你也躺上来吧,反正床这么大”凌云想了想,自己都成孩子了,也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别了。

“看来我的皇儿长大了,知道心疼母后了”皇后笑了笑,起身躺在了床榻之上,然后伸手将凌云搂在怀里。

然而,凌云却尴尬的要命,虽然身体只是个孩子,可是架不住心理年龄啊。

“那个,你能不能不要搂着我?”

“为什么,难道皇儿不喜欢母后吗?”

“男女有别,我都长大了”

皇后不由的发出一丝轻笑,就连伺候的宫女和太监也露出一丝笑容。

“看来皇儿长大了,就不要母后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皇儿是什么意思,说给母后听听”

凌云一时有些无言以对,想了想还是算了,搂着就搂着吧,谁叫她是这具身体的母亲呢。

“皇儿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讨厌母后了”皇后伸出手指在凌云的脖子上挠了挠。

凌云忍不住笑了出来,心中暗道这个女人也太淘气了吧,就知道欺负小孩。

“别挠了,好痒啊”凌云奶声奶气的喊了起来。

“那告诉母后,是不是讨厌母后了”只是她的手指却一直放在凌云的脖子上。

“不是,你长得这么漂亮,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皇后嗔笑一声,轻轻地在凌云的鼻子上捏了一下。

“嘴真甜,就知道哄母后开心”

“我说的实话,不信你问问他们”凌云指了指下面的宫女和太监。

宫女和太监哪敢反驳,直接跪倒在地,口称是。

皇后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这是进入皇宫以后第一次感觉这么开心。

“皇儿,快点睡觉吧,明天再让太医给你看看”

凌云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只是心里却在盘算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根据历史资料显示宣宗皇帝朱瞻基只活到了三十六岁,即宣宗十年病逝,死因不详,可是根据凌云查阅了无数资料显示,宣宗皇帝应该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而逝世,然后年仅八岁的朱祁镇就继承了大统,而今年朱祁镇已经六岁了,也就是说两年以后他就要继承大统了。

凌云的脑袋有些乱,便宜老爹你可不能这么快就死了啊,小爷还没做好准备呢,他必须让朱瞻基多活几年,这样凌云就有了缓冲时间,而且他还要调查朱祁镇真正的死亡原因。

因为在历史当中朱祁镇可是大明战神,曾经两度坐上皇帝宝座,就算是他真的落水了也不会导致死亡,而朱祁镇不会死亡,凌云就不会重生到他的身上,也就是说一定有人故意要弄死他。

这一刻,凌云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怪不得都说一入皇宫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他还不想死,他必须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而今,他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身边的这位女子,也就是朱祁镇的母亲—孙皇后。

第二天清晨,凌云感到鼻子有些发痒,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孙皇后拿着发梢在他的鼻子上挠痒,凌云有些无语,都多大的人了,还欺负小孩子。

“你怎么这么调皮,哪有欺负儿子的”凌云翻了翻白眼。

孙皇后却是娇笑一声,将凌云抱在怀里“皇儿,母后突然感觉你好像是长大了,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大人了,真好玩!”

凌云有些不高兴了,这还是当娘的吗,哪有说孩子好玩的,这一刻林云有种感觉,孙皇后就是因为孩子好玩才生下的朱祁镇。

“怎么了,生气了,信不信母后在搔你的痒”孙皇后伸手就在凌云的脖子上挠了起来。

“不生气了,不生气了,痒死我了,求求你别挠了”凌云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也是服了,怎么也想不到堂堂皇后居然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

这时一名宫女走了过来,看到欢快的母子,忍不住掩嘴轻笑。

孙皇后停止了继续逗弄凌云的动作,有些不高兴的看着走进来的宫女,显然觉得她破坏了母子欢快的时光。

“什么事?”

“启禀皇后娘娘,太医到了”

“哦,那就让他们进来吧”

宫女应了一声是,退了下去。

孙皇后将凌云放在了床上,然后又给他穿好衣服。

不一会,一群太医在宫女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臣等参见皇后娘娘,参见太子殿下”

“都起来吧”孙皇后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谢皇后娘娘,谢太子殿下”

“别废话了,快给太子看看吧”

太医应了声是,然后给凌云把起脉,过了半刻钟左右,这群太医把完了脉。

“启禀皇后娘娘,太子殿下脉象平和有力,完全康复了,稍后再吃几副养气的方子就行”

孙皇后闻言,脸色露出喜色,自然是因为听到皇儿没事的原因。

“好,辛苦你们了,退下吧”

“谢皇后娘娘,臣等告退”

“等等”躺在床上的凌云站了起来。

“皇儿,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啊”皇后有些紧张了起来。

“没事,你们先在外面候着,我和母后有些话说,一会再叫你们”凌云给了皇后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看向下面的太医。

太医们虽然有些不解,不过太子都发话了,他们只好应是,在外面等着。

凌云又看了看殿内的宫女和太监,接着说道:“你们也下去,如果谁敢偷听,小心脖子上的脑袋”。

宫女和太监慌了,一向和蔼可亲的太子爷今天怎么了,不过他们也不敢多说,连忙称是,退出了大殿。

孙皇后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不过她相信儿子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皇儿,到底想和母后说些什么?”

“母后,我昏迷这三天都是哪位太医给我看过病,而且开过哪些药方”

孙皇后闻言,心中一惊,她已经明白了凌云的意思,竟然有人敢谋杀太子。

“来人!”

“环儿参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环儿匆匆的跑了进来。

“马上给本宫查一下,这几天有哪几位太医给太子诊治过”

“是”环儿退了出去。

不一会,环儿又领着一位太监走了进来。

“奴才参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这几天都有哪几位太医给太子诊过病?”

“启禀娘娘,这几天都是由吴太医负责太子殿下的病情”

“传吴太医”

环儿又跑了出去,准备传吴太医进来。

只是,环儿却急匆匆的跑了回来,还没等孙皇后问话,直接说道:“启禀皇后娘娘,吴太医今天没有来”。

孙皇后心中一突,看样子儿子说的没错,真的有人要谋害他。

“传锦衣卫指挥使刘勉”

环儿应是,跑去传锦衣卫指挥使了。

孙皇后有些心疼的看着凌云,伸手抱在怀里。

“皇儿,你是怎么发现有人要谋害你的?”

既然凌云敢让孙皇后今天就查朱祁镇的死因,那么他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因为我看过一本上古医书,里面详细讲述了关于落水昏迷的抢救时间,如果一个人溺水昏迷,最佳的抢救时间是半刻钟以内,如果超过这个时间了,就代表活不过来了,可是我却在三天以后醒了,这就说明我当时应该已经被救活了,可是我为什么还昏迷呢,一定和当时诊治的太医有关了”

孙皇后闻言,暗暗称奇,怎么也想不到年仅六岁的儿子居然心思缜密到这种程度。

“太后驾到”门口又响起了凌云反感的公鸭嗓的喊叫声。

太监刚喊完,一位年纪约五十岁左右,身穿明黄凤袍的女人走了进来,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女人直接将凌云从孙皇后手里抱了过来。

“哀家的好皇孙,你终于醒了,这几天可担心死皇奶奶了”

“都是孙儿不好,让皇奶奶担心了”凌云已经逐渐的适应了现在的身份。

“皇后啊,不是哀家说你,你到底会不会照顾孩子呀,怎么能让他掉到池塘里呢”太后不免责怪起皇后,怪她没照顾好孩子。

“皇奶奶,这件事和母后没有关系,都怪孙儿不好,是孙儿一不小心才掉下去的”凌云不干了,管他是谁呢,任何人不能说他母亲。

“好,乖皇孙,哀家不责怪你母后了,跟皇奶奶说说,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太后也没有真责怪皇后的意思,只是心疼孙子。

“孙儿都好了,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凌云为了证明身体没事了,从太后怀里跳了下来,然后在地上蹦了几下。

看着在地上活蹦乱跳的凌云,太后不免笑了起来,看样子真没事了。

“奴婢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殿下,锦衣卫指挥使刘勉到了”环儿跑了进来。

“宣”皇后的脸色又变的严肃起来。

一旁的太后却蹙起了眉头,虽然后宫由皇后统领,可是实际掌权的却是她这位太后,皇后擅自将锦衣卫指挥使叫来,居然没和她打招呼。

太后的表情,凌云尽收眼底,暗道一声不好,直接跑到太后面前要抱抱,太后莞尔一笑将凌云抱在怀里,也不管皇后擅自将锦衣卫指挥使叫道后宫的事情了。

“臣锦衣卫指挥使刘勉,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不知皇后娘娘宣臣有何事?”刘勉躬身行了一礼。

“拿着本宫手谕,将太医院吴太医带过来”皇后从身上掏出一块令牌交到环儿手里,又由环儿递给刘勉。

“臣遵旨”说着刘勉欠了欠身退了出去。

“皇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看似太后在逗弄着皇孙,但是质问的语气却是很明显。

凌云怎么能让这位调皮可爱的母后受到委屈呢,伸出小手在太后的脸上捏了捏。

“皇奶奶,您是怎么保养的呀,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呢,如果让陌生人看见,一定认为您是孙儿的母后”

太后闻言,又笑了起来,虽然知道孙儿是在哄她,不过听起来还真让人高兴,伸出手指在凌云的额头上指了指。

“小鬼灵精,就知道哄皇奶奶高兴,好了,皇奶奶不会责怪你母后的”

“皇奶奶,孙儿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问母后”

然后凌云递给皇后一个眼神,意思是小爷都给你铺好路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皇儿说的没错,如果臣妾和母后站在一起,一定会被人误会是姐妹”皇后也不是傻子,自然懂得凌云眼里的意思,只要顺着说下去就好。

太后再次笑了起来,这是仁宗皇帝驾崩以后,笑的最多的一次。

“你们两个就会拿哀家说笑,哀家都多大的年纪了,怎么能和你们比”

玩笑最多说两遍就好,多了反而会引起别人的反感,所以凌云也不准备继续拍马屁了。

“皇奶奶,古语有云: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所以您以后一定要多笑笑,这样就越来越年轻了”

“好,哀家就听皇孙的话,以后一定多笑笑,小鬼灵精”

下面的宫女和太监也是暗暗称奇,太子殿下真是神了,居然让一向严谨的太后笑声不止,看来以后要多向太子殿下学学了。

“母后,臣妾怀疑有人谋害皇儿,所以让指挥使刘勉将负责诊病的吴太医带来”看铺垫的差不多了,皇后将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居然有人要谋害皇孙,来人,把皇上给哀家叫来”太后怒了,这可是她的亲皇孙啊,而且还是未来的皇上,她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彻查到底。

跟随在太后身边的太监应了一声,然后向外面跑去,这时整个大殿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所有宫女和太监都跪了下去。

“皇奶奶,孙儿不是说过了,生气容易变老的,来,给孙儿笑一个,您要是不给孙儿笑一个,孙儿给您笑一个”凌云又开始卖乖了,冲着太后嘿嘿的傻笑起来。

原本怒气冲冲的太后,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张嘴大笑起来,眼里都笑出了泪水。

“好了,好了,别再逗皇奶奶笑了,让皇奶奶歇会儿”

大殿里的气氛因为凌云的一句话而放松了下来,这时下面又传来了太监的声音。

“皇上驾到”

“参见皇上”

朱瞻基笑着走了进来“发生什么事了,居然这么高兴”。

“难道皇孙醒了不值得高兴吗?”太后不满的瞪着朱瞻基。

“高兴,高兴”朱瞻基可不敢忤逆太后,反而从太后身上将凌云抱了起来,在凌云的脸上亲了几下。

凌云心里一阵反胃,两个大老爷们亲什么亲,然后将脸上的口水擦掉。

“哈哈,居然敢嫌弃朕的口水,看朕怎么惩罚你”接着,朱瞻基又在凌云的脸上亲了几下。

凌云心里暗骂一句,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便宜老子的份上,小爷一定要你好看。

“儿臣怎么会嫌弃父皇呢,父皇长得英明神武,英俊不凡,一定是紫薇星君转世”

哈哈哈,朱瞻基笑了起来,接着说道:“越来越会说了,看样子你皇奶奶是被你哄的高兴的吧”

“我才没有哄皇奶奶呢,我说的都是真的”凌云不乐意了,哪有老子拆儿子台的。

“皇上,太子落水一事调查的怎么样了?”这时,太后将话题转到了正题上。

朱瞻基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他也想调查清楚,可是那些太监和宫女无论怎么用刑,就是不认账,弄得他也是毫无头绪。

看着一言不发的朱瞻基,太后勃然大怒:“你还是皇上呢,居然连儿子是怎么落水的都调查不清楚,你还能干什么!”

“皇奶奶别生气了,再生气就不漂亮了,来让孙儿亲亲你”凌云可不想被太后破坏了计划。

“好,哀家不生气了,还是皇孙最乖,知道心疼皇奶奶”太后将凌云抱了起来。

朱瞻基也是暗暗称奇,难道掉进水里还能让人开窍不成,要不自己也试试?

“启禀皇后,刘勉回来了”环儿走了进来。

“让他进来吧?”

环儿应了一声,将刘勉带了进来。

“臣刘勉,拜见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臣告罪,吴太医在家中自杀了,只留下一封遗书,上面描写了谋害太子的详细经过”刘勉将遗书拿了出来,由环儿转交给皇后。

朱瞻基一愣,他怎么也查不出来的事情,没想到皇后居然查出来了,可惜的是主谋已经死了。

“拿给朕也看看”

皇后看完以后,将遗书递了过去,只是朱瞻基越看越生气,怎么也没想到,谋害太子的居然是太医院。

“来人,将太医院查封,将所有和吴太医相关人员全部打入诏狱,朕要大开杀戒”

“等等”这时凌云的声音响了起来。

“皇儿,你还有什么事吗?”朱瞻基皱起了眉头,他戎马一生,说话的时候还从来没有人敢打断。

“父皇,这件事能不能交给儿臣处理?”

“胡闹,这件事情可不是你能参与的”

“父皇,儿臣已经长大了,而且这件事情就是皇儿让母后查的,不信你问母后”

朱瞻基看向皇后,见皇后点头,想了想又说道:“那也不行,你太小了”。

“父皇,甘罗十二岁拜相,虽然儿臣今年只有六岁,赶不上甘罗,可是只调查一个案子还是可以,父皇正好借此机会锻炼一下儿臣”

“皇上,既然皇孙想锻炼自己,这也是好事,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吧,到时候就算处理的不好,不还有你吗,总不能一直将孩子关在家里”太后发话了,她也想看看大明未来的储君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朱瞻基想了想说道:“太子朱祁镇接旨,朕今天就让你调查谋杀你一事,锦衣卫指挥使刘勉从旁协助,如果有任何发现,一定要第一时间禀报朕”

“儿臣接旨”

“臣刘勉接旨”

“父皇,你的令牌借我用用呗”凌云搓了搓小手,皇上的令牌那可是代表了皇上,具有一切生杀大权,而且还能自由出入皇宫。

朱瞻基有些好笑的瞪了他一眼,他也想看看凌云能查出些什么,从身上掏出一块令牌扔了过去。

“刘勉,一定要照看好太子,如果出现任何闪失,你就不用回来了”

“皇上放心,臣一定完好无损的将太子殿下带回来”

朱瞻基嗯了一声,起身离开了大殿,他还有许多公务要处理,所以不能在这里多待。

“皇儿,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问刘勉,他在锦衣卫多年了,有不少办案的经验”皇后不免多说几句,怕凌云将事情搞砸了。

“母后和皇奶奶你们放心吧,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一定会不耻下问的”接着凌云转身对刘勉说道:“接下来就麻烦刘大人了,如果本王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还请刘大人多多海涵”。

“臣不敢,一切听从太子殿下吩咐”刘勉躬身行礼,就算是事情办砸了也无所谓,只要保证太子平安无事就好。

“母后,皇奶奶儿臣就先走了,你们等着好消息吧”凌云大步走了出去。

这可是他重生大明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所以这件事一定要办的漂亮,不能出任何马虎,而且还要得到一个好名声,为以后做准备。

走出大殿以后,刘勉也跟了出来。

“太子,咱们是去诏狱,还是去看卷宗”

“刘大人,有些话本王本不想多说,只是你们锦衣卫查案的能力让本王不敢恭维”

刘勉不由的暗自皱眉,你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能耐,还敢质疑我们锦衣卫,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太子吗。

“看样子,刘大人有意见,那本王问你,吴太医为什么要谋害本王?”作为一个著名的明史学家,凌云岂能不了解明朝这些当官的,今天他必须拿出些真本事镇住这个刘勉,要不然他还不反了天了。

刘勉摇头,这件事他还真没查过,当时只是看到吴太医死了,拿着遗书就回去复命了。

“那本王再问你,除了遗书以外,可有其它证明是他要谋害本王的”

刘勉还是摇头。

“本王最后问你一次,吴太医可有同党?”

刘勉再次摇头,这一刻,他再也不敢将眼前的太子当做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了。

“太子,那我们先去吴太医家里?”

“你是猪啊,去什么吴太医家里,你认为本王落水只是个巧合吗,如果本王不落水,吴太医又怎么有机会下毒!”凌云真是被这个狗屁刘勉气坏了,就这智商还当锦衣卫指挥使呢。

“太子,猪这个词犯忌讳”刘勉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

“滚蛋,别扯些没用的,先带我去落水的池塘吧”凌云懒得搭理这个二货,容易把他的智商拉低。

刘勉干笑两声,在前面带路,一刻钟左右,凌云到了朱祁镇失足落水的地方,然后低头查看起来。

只是这个地方好像和其他地方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凌云不由的皱起眉头,难道猜错了,凌云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指定是有什么线索他还没有发现。

“刘大人,这个地方有没有被别人动过?”

刘勉回忆了一下,接着说道:“除了加固栏杆以外,其他地方没有变化”。

“加固栏杆?蠢货,谁让加固的”凌云心里升起一股怒火,这是哪个二百五干的,这不是把现场破坏了吗!

“太子,小点声,是皇上让加固的,那天您就是因为栏杆破损才落水的,所以皇上就让人把宫内所有的栏杆都加固了一遍”刘勉向四周看了看,生怕被别人听见。

凌云一时无语,好吧,有这么个坑儿子的爹也真够呛。

“那么掉下去的栏杆捞上来了吗?”

“没有,这个池塘下面全是淤泥,捞上来太费劲了,所以还在里面”

“那就让人把它捞上来吧”凌云心中暗道一声还好,幸亏没有捞上来扔了,要不然他一点线索也找不到了。

过了一会,一群锦衣卫跑了过来,向凌云行了个礼,然后跳进池塘开始捞栏杆。

“太子,您到那边休息一下,等这边结束了,小的通知您”这时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

凌云想了想也好,不知道这群蠢货什么时候才能捞起上来呢,他现在这副身体只有六岁,还真站不了那么久,于是就向凉亭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坐着也是无聊,还不如找个人聊聊天,古代就是这点不好,没有太多的娱乐项目。

“回太子殿下,小的叫王振”

凌云心中一惊,我擦,这小太监是王振?要知道当初朱祁镇就是听了王振的话,才有了土木堡之后的一系列变故。

“你是蔚州人士?”

“回太子殿下,小的是蔚州人士”王振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没想到太子知道自己,这回可算是熬到头了。

“是不是很高兴啊,本王竟然知道你”凌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在考虑是不是现在就杀了他,这样就没有以后的麻烦了。

“小的不敢”王振急忙拜服在地,因为凌云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刘勉”

“臣在,太子殿下有何吩咐?”刘勉拱了拱手。

“将这个小太监拉出去打二十大板,然后再给本王带回来”

“是”

王振慌了,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要打自己啊。

“太子殿下饶命啊,小的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凌云懒得废话,朝刘勉挥了挥手,原本他是准备直接杀了王振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不会成为历史上的那个朱祁镇,所以也没有了以后的一系列变故,但是这个王振确实应该敲打一番,省的以后给他招惹麻烦。

过了一会,王振被抬了进来,哭哭啼啼的趴在地上,毕竟现在的王振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只是有些早熟。

“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小的不敢”王振擦了擦眼泪,生怕又把太子爷惹不高兴了。

“想跟在本王身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记住,本王身边需要的是一些做实事的人,而不是一些阿谀奉承、欺上瞒下、阴奉阳违的人,如果本王哪天发现你敢对本王阴奉阳违,你的脑袋也就搬家了,听清楚了吗”

凌云的声音有些发冷,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连旁边的刘勉都感觉到了。

“是,小的以后一定好好为太子殿下做事”王振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头磕在地上,他知道要想保住头上的脑袋,以后绝对不能忤逆太子。

“滚吧,什么时候养好了伤再来找本王”凌云挥了挥手,让人把王振抬了下去,其实这个王振还是有很多优点的,要不然也不会等到朱祁镇的宠爱。

“启禀太子殿下,栏杆捞上来了”一名光着膀子的锦衣卫抱着栏杆跑了进来。

“辛苦你们了,来人,把准备好的姜汤给他们,别感染了风寒”接着凌云又对刘勉说道:“刘勉,给这几位兄弟放半天假,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凌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收买人心,让他们将这件事情传递出去,从而有更多的人愿意为他卖命。

“谢太子殿下,属下们不辛苦,这是属下们应该做的”

凌云站了起来,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笑着说道:“本王的话难道不好使吗?”

“属下不敢”

“太子殿下都发话了,你们就下去休息吧,别辜负了太子的好意”刘勉在一旁说道,这群人也太没眼力价了。

这群锦衣卫连忙应是,然后又对凌云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凌云蹲在地上开始检查起这个破损的栏杆,虽然被水浸泡过,不过还是能看出故意破损的痕迹。

“刘勉,你也过来看看,说说你发现了什么?”

“回太子殿下,这里好像有故意破坏的痕迹”

“刘勉,刘大人,要不是母后信你,本王严重怀疑,你也参与了谋害本王一事,要不然这么重要的线索,你为什么查不到!”凌云怒了,这么个蠢猪是如何当上锦衣卫指挥使的。

“太子殿下恕罪,这件事情皇上交给我们锦衣卫和东厂一起查办,当我们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进行维护了,而且从东厂那边得到消息,这些栏杆只是年久失修,并没有故意破坏的痕迹”刘勉直接跪在地上,他知道谋害太子的严重性,那可是要抄家灭族的。

“哼,本王信你这一回,如果还有下次,不用父皇出手,本王就要了你的命”

“臣不敢,臣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现在交给你两件事,第一件,马上派人查清楚吴太医的亲属关系,第二件,派人将东厂给本王围了”

“太子殿下,围堵东厂这件事是不是和皇上说一下,毕竟东厂厂督金英公公可是皇上面前的宠臣啊”

刘勉这些话,倒是提醒了凌云,这个金英可是三朝元老啊,还真不一定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拿着这个令牌,调两千御林军配合锦衣卫行事”

刘勉一个踉跄,他还以为太子会去找皇上呢,结果直接调拨两千御林军配合锦衣卫行事。

“太子,您别冲动啊,还是先和皇上说一下吧”

“哪那么多废话,就说你能不能干就行了”凌云有些生气了,干啥啥不是的东西,还磨磨唧唧的。

“是,臣这就去办”刘勉也豁出去了,他早就看东厂不顺眼了,既然太子殿下都下命令了,他还怕什么。

“干什么的,滚远点,不知道这是哪吗?”还没等御林军将东厂围住,门口的厂卫喊了起来,他们直接听命于皇上,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太子在内。

“来人,将东厂给本官围了,若有任何反抗,格杀勿论!”刘勉直接发号施令,这几年东厂可没少在他头上拉屎,今天他要出口恶气,反正有什么事都有太子殿下顶着。

门口的厂卫被吓了一跳,东厂成立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有人敢围堵东厂,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转头向里面跑去。

不一会,东厂里面走出一位太监,冷笑的看了眼门口的御林军,然后对刘勉喊道:“刘指挥使,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围堵我们东厂,你是不把厂督放在眼里,还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啊!”

“李千户说笑了,本官也只是奉命行事,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刘勉笑了笑,然后挥挥手说道:“冲进去,胆敢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等等,刘勉,东厂可是皇上直属,没有皇上的命令你敢动东厂,你要想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你这是在谋反!”

“李千户,看看这是什么?”刘勉将凌云交给他的令牌拿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不可能,我们东厂对皇上忠心不二,皇上怎么可能动我们东厂呢,刘勉,是你,一定是你这个小人说了什么谗言”在看到那枚令牌的时候,李千户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他也侍奉过皇上,所以自然认得那枚金牌,那可是皇上随身携带的金牌啊,从不离身,拥有一切生杀大权,就算是今天刘勉将他杀了,他也是白死。

看着瘫在地上的李千户,刘勉冷笑一声,然后一挥手,御林军瞬间冲了进去,将所有厂卫围了起来。

然而此时的凌云却刚刚从皇宫出来,倒不是他不想快点,实在是这副身体不允许啊,而且他是太子总不能和别人共乘一骑吧,这也太有损他的光辉伟岸的形象了,所以凌云让锦衣卫弄来一顶轿子,慢慢悠悠的向东厂而去。

“启禀太子殿下,刚刚有名东厂的厂卫跑进皇宫了,用不用属下将他拦住?”刘勉也怕凌云发生什么危险,所以兵分两路,将所有锦衣卫调到凌云身边,以护卫他的安全。

“继续前进”凌云心里暗自腹诽几句,真是猪队友啊,他还怕事情闹的不够大呢,正好有人帮他免费宣传了,可是这群蠢货还要拦着,这不是坑他吗!

虽然锦衣卫们不明白太子殿下是什么意思,不过也不敢抗命,抬着轿子继续前进。

半个时辰以后,晃晃悠悠的轿子围着皇宫转了一圈,总算是到了东厂 了,只见刘勉毕恭毕敬的站在东厂门口等他。

“属下刘勉参见太子殿下”

“参见太子殿下”御林军也齐齐跪拜。

“起来吧,辛苦你们了,等事情办完,本王请你们吃肉喝酒”

“谢太子殿下”所有人又跪了下去,不过脸上却多了几分喜色,这就是凌云要的结果,总不能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吧。

“刘勉,都控制住了吗?”

“回太子殿下的话,所有人全部控制住了,现在只等您问话了”

凌云点点头,这蠢货终于做好一件事情了,然后冲刘勉伸伸手。

刘勉有些不解的看着凌云,他不明白太子冲他伸手是什么意思,难道要钱?可是整个大明都是你们朱家的,谁比你们朱家还有钱啊。

“太子殿下,您这是?”

“你脑袋秀逗了,还不把令牌还给本王”

哦,刘勉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要令牌啊,急忙从身上将令牌取出来,递到凌云手上,只是秀逗了是什么意思呢?可是他又不敢问太子殿下,毕竟今天他没少挨太子的骂。

凌云在院子最前方坐了下来,看着跪了一地的厂卫,暗暗得意,小爷怎么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吧。

“现在这里谁说的算?”

鸦雀无声。

刘勉上去踢了李千户一脚说道:“太子殿下问你话呢,哑巴了!”

李千户闻言一惊,原来眼前的这个小孩竟然是当今太子,急忙跪拜起来“属下东厂掌刑千户李大山参加太子殿下,厂督不在现在由属下说的算”。

“掌嘴”

太子都发话了,刘勉怎么能客气呢,上去就是一顿耳光炒肉。

看着打的差不多了,凌云喊道:“住手吧,本王再问你,现在这里谁说的算?”

李大山也是一脸委屈,自己好像没说错吧,这里虽然是厂督说的算,可是厂督不在,不就他说的算吗,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太子,然后说道:“回太子,厂督说的算”。

“掌嘴”凌云有些无语了,真是蠢货蠢一堆,没看到小爷在这里吗,当然是小爷说的算了。

看着鼻青脸肿的李大山,刘勉好心提醒一句:“你是不是傻啊,没看到太子殿下在这里吗!”

凌云有些好笑的看向刘勉,心中暗道这回刘勉倒是变聪明了,看来小爷没白敲打他啊。

通过刘勉的提醒,李大山也反应了过来,递给刘勉一个谢谢的眼神,然后跪在地上大声喊道:“太子殿下说的算!”

“那本王问你,本王落水那天是谁勘查的现场?”

“回太子殿下的话,案发时小的亲自带队,让冯喜三人勘查的现场,他们在东厂已经很多年了,办案经验非常丰富”

“那么可有查到什么线索?”

“通过冯喜三人的勘查,太子殿下之所以落水,是因为栏杆年久失修造成的,并不是人为破坏”

“把他们三个带上来,本王亲自问问”

李大山心中一突,难道锦衣卫发现了什么线索,而且还和他们东厂有关,要不然太子殿下也不会来东厂啊。

“冯喜,你们三个还不快点过来,太子殿下等着问话呢”

冯喜三人从后面走了过来,然后对凌云行了个大礼。

然而凌云却没有问他们的话,反而将刘勉叫了过来,在他耳边说着些什么。

刘勉点点头,然后一挥手,几名锦衣卫在三人身上搜索着,过了一会,从冯喜三人的嘴里各查出一颗药丸。

刘勉接过药丸,拿给凌云看了看“太子殿下,这些应该是毒药,镶嵌在后牙槽上,到时候只要咬碎吞进肚子,就可以一了百了了”。

凌云暗道一声好险,幸亏看过不少古装电视剧,要不然他们三个就这么死了,他也就白忙活了。

“本王问你们,到底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回太子殿下的话,小人等不明白太子的意思”

“不明白,本王看你们很明白啊,谋杀太子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太子殿下,您可不要污蔑小的”

“污蔑,好啊,那本王问你们,本王落水的地方可是你们三个亲自勘查的?”

“是小人等勘查的,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死鸭子嘴硬,来人,将证物抬上来,本王倒想看看他们怎么狡辩”

几名锦衣卫将池塘里挖出来的栏杆抬了上来,三人顿时面如死灰,完了,全完了。

“李千户,别说本王诬陷你们东厂,你也看看吧,然后告诉本王你查到了什么!”

李大山点点头,然后在栏杆上查看着,只是额头上却冒出了汗水,因为他在栏杆上看到了故意破损的痕迹。

“太子殿下,这一切都和小人无关啊,是他们勘查的现场”砰砰砰。李大山在地上磕着响头。

“有没有关系不是本王说的算的,滚一边去”接着凌云看向冯喜三人“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冯喜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今天不可能活着出去了。

“不错,确实是我们做的,有本事杀了我们吧”

“杀你们,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呢,杀了你们不是太便宜你们了吗,告诉本王,为什么要谋杀本王!”凌云的声音冷了下来。

三人闭口不言,准备来个死不认账。

“太子殿下,看样子不用点刑,他们三个是不会招的”刘勉在一旁说道。

凌云点点头,刘勉说的没错,既然不说实话,那就只好动刑了。

这时,一名御林军跑了进来,跪在凌云面前喊道:“启禀太子殿下,金英公公在外面求见”。

“让他进来吧”来的正是时候,让他看看这就是他刮玻璃的东厂。

金英在得到禀报的时候,心中有些疑惑,刘勉怎么带着御林军把东厂给围了,不过想到刘勉跟在太子身边办案的时候,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这件事情和东厂有什么关系,于是便马不停蹄的跑了回来。

“老奴金英参见太子殿下,不知太子殿下这是何意?”金英跪在地上,他希望这件事情和东厂无关。

“你这是在质问本王吗?”凌云的声音有些发冷。

“老奴不敢”凌云的声音让他有些害怕,赶紧闭上了嘴巴。

“刘勉,将他们三个带下去用刑,要是什么也审不出来,你就回家种田去吧”凌云懒得搭理金英,还是把案情查清楚再说,毕竟自己总不能生活在危险当中吧。

刘勉应是,然后将冯喜三人带了下去,不一会就响起了阵阵的惨叫声,院子里的厂卫不由的紧了紧身子,生怕牵连到自己身上。

“金公公,本王问你,这里的所有人可是由你亲自挑选的?”

金英不怕凌云问话,就怕凌云什么也不说,到时候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启禀太子殿下,这群厂卫都是由老奴亲自挑选的,绝对忠实可靠”

听到金英的话,一旁的李大山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咳。

“怎么,嗓子不好,用不用本王给你治治”

李大山哪敢说话,直接将脑袋耷拉下去,心中暗暗给金英祈祷起来,希望他平安无事吧。

“金公公是不是很疑惑,本王为什么派兵把你这里给围了”

“老奴不敢,太子殿下围了东厂,自有太子殿下的道理”刚刚李大山的轻咳可不是白咳的,这里一定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所以还是顺着太子说话比较好,省的惹得太子殿下不高兴。

“不敢,本王看你敢的很啊,既然这些人都是你亲自挑选的,那么本王问你,为什么本王落水一事和你们东厂有关”

金英直接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太子殿下真的查到了东厂,可是这和东厂真没关系啊,他们可是皇上的亲信,怎么可能参与谋害太子呢。

“老奴冤枉啊,太子殿下,您不要听刘勉这个小人的话,他一直和老奴不合,所以准备借太子殿下的手除掉老奴”。

“哼,冤枉,你认为刘勉那个蠢货敢冤枉你吗”凌云有些怒了,然后指着李大山说道:“告诉你们厂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太子殿下”于是李大山跑到金英身边,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完李大山的话,金英直接瘫在了地上,原来这件事真和东厂有关啊,于是乎,金英砰砰砰的磕着响头。

“太子殿下,都怪老奴一时不察,老奴甘愿认罚”

“行了,别在本王面前装可怜了,本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一边呆着去吧,本王小憩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凌云睁开了眼睛,看到刘勉正笑眯眯的站在一旁。

“他们招了吗?”

“启禀太子殿下,他们招了,只是”刘勉变的吞吞吐吐起来。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太子殿下,这件事还是别让外人知道的好,事关皇家尊严”

凌云心中一惊,事关皇家尊严,那就是说这件事情和皇家有关了。

“走,咱们到里面去说”凌云站了起来,想了想对金英喊道:“你也进来”。

到了房间以后,凌云坐在椅子上说道:“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是,太子殿下,冯喜三人是受了吴贤妃的指使才这么做的,而且根据锦衣卫在皇史宬和对吴太医的家眷调查发现,吴太医和吴贤妃是同宗关系,所以这件事是吴贤妃指示的”。

“吴贤妃是谁?”凌云有些疑惑,他怎么就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呢。

“吴贤妃原本是汉王朱高煦的妾侍,后来被陛下看中,并且生一子,名叫朱祁钰,他们母子长期被藏于宫外,由东厂负责守护”

我靠,经过刘勉这么一提醒,凌云想起来了,原来是朱祁钰他老娘—孝翼太后,怪不得要杀自己呢。

因为朱瞻基明面上只有一子,那就是他朱祁镇,也就是现在的朱祁镇,只要朱祁镇一死,那么朱祁钰就会被册封为太子。

他们母子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走进皇宫,顺利继承大统。

“他们有没有交代为什么这么做,这可是被杀头的大罪啊?”

“吴贤妃告诉他们,只要朱祁钰坐上太子之位,就可以让他们拥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并且将宫中参与的人员都交代出来了”刘勉将一张纸递给了凌云。

凌云拿着纸张一看,居然有二十多人参与此事,人心难测啊,为了荣华富贵居然敢谋杀太子,他们这是连命都豁出去了。

凌云想着是不是现在杀了朱祁钰母子二人,省的以后给他找麻烦,不过想到他们是朱瞻基的女人和儿子。

而且太后对他们母子也多有照应,凌云暂时放弃了这一想法,揉了揉脑袋,事情有些难办啊。

“太子殿下,老奴倒有一记,不知当讲不当讲”听完此事,金英也是心中一惊,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严重,而且真的牵连到了东厂。

“有话就说,别磨磨唧唧的”凌云之所以信任金英,是因为历史对金英的评价很高,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

“宫内的这些人,老奴安排人将他们抓了,宫外就由刘指挥使负责了,然后将这些人押到吴贤妃面前,让她亲手杀了,到时候看看还有谁敢为她卖命,然后老奴再切断她与外面的一切联系,并且由刘指挥使增加一道岗哨”

听完金英的话,凌云思考了起来,这老家伙还真狠啊,竟然让她亲手杀死自己的属下,这样以后还真没人敢为她卖命了。

“行,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去办吧,不过,必须让吴贤妃亲自将事情的经过写下来,如果她不写,就拿朱祁钰威胁她,明白了吗?”

刘勉和金英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点点头,这真是一个六岁孩子吗,办事的老练程度绝对不输于任何一个成年人。

“等等”

“太子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金公公,你们东厂出了这么大的事,难道不准备给本王一个交代吗?”

“太子殿下放心,等事情办完以后,老奴会亲自到敬事房接受处罚”

凌云心里有些郁闷,这个老太监咋就这么不懂事呢。

“那个,本王最近手头上有点紧,你明白了吧?”

金英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了,原来太子殿下要钱啊,他还以为太子殿下要惩罚他呢,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沓银票。

凌云也不客气,接过银票直接数了数,才五千两银子啊,太小气了吧,他就不信这个死太监在宫里混了这么多年,就拿出这么点银子,于是又伸出小手搓了搓。

金英心里那个郁闷啊,没想到太子殿下居然这么贪财,没办法只好又拿出五千两银子放在凌云手里。

“刘勉,你搜一下,我就不信这个死太监就这点钱”

刘勉笑眯眯的看向金英“金公公,太子殿下都发话了,我就不客气了”

刘勉将金英全身上下都搜了个遍,然后又拿出四万两银票交到凌云手上。

凌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拿出一万两银票交给刘勉。

“这其中的两千两,你平均分给你们锦衣卫,剩下的八千两分给今天的御林军,如果让本王发现你敢私藏,小心你的家底,金公公你监督”

“是,老奴一定监督好刘指挥使,如果他敢私藏,老奴一定把他的家底全都掏出来”金英原本郁闷的心情豁然一空,阴险的看向刘勉。

“请太子殿下放心,属下绝对不敢有半点私藏”刘勉一个得索,有些后悔没给金英留下几张银票了。

凌云笑了笑接着说道:“本王需要一个好名声,所以你们做的事和本王无关,明白了吗?”

“老奴明白,请太子放心”

“还有,今天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不希望传出什么其他的谣言,至于你怎么和皇上说,就看你的了”

“请太子放心,老奴一定把事情处理好,绝对不会牵连到太子殿下”金英再次躬身,然后和刘勉走了出去。

凌云并没有直接离开屋子,而是思考着这件事情会给他带来的影响,他不知道金英会怎么和朱瞻基说,而且太后那边的态度也值得推敲。

凌云一时有些头大,感觉除了一个太子的头衔以外,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身边也没有一个可以值得商量的人,不对,有一个人可以给他出出主意,想到这里,凌云喜上眉俏,也不啰嗦直接跑了出去。

当凌云从屋里走出以后,所有御林军和锦衣卫都跪了下来。

“谢,太子殿下”

“都起来吧,辛苦你们了”凌云笑了笑,看样子效果还不错,只是你个死太监一直盯着小爷干屁呀,不就是搜刮了你点银子吗,至于这么小气。

“金公公可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没有,老奴觉得大明再也没有比太子殿下还要英明的人了”金英可不敢乱说,要不然他攒了多年的银子又要缩水了。

“是吗,那父皇也没有本王英明吗?”

“太子殿下,您就饶了老奴吧,老奴身上再也没有银子了”金英直接委屈的跪在地上,怎么也没想到拍马屁却拍到了马腿上。

“行了,多大岁数的人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还以为本王欺负你呢,不过,本王希望在天黑之前,能捡到十万两银子,金公公你说呢?”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凌云是真没钱啊,既然金英身上能随随便便的拿出五万两银票,那么他的身家绝对不少,不敲白不敲。

“太子殿下放心,天黑之前老奴一定将十万两银票给您送去”

凌云不高兴了,这不是明显的破坏本王的声誉吗,所以凌云准备教训一下他,让他涨涨记性。

“金公公别乱说话,本王要你的钱干什么,本王说的是捡,听明白了吗,本王今晚天黑之前一定能捡到二十万两银票”

此时金英想死的心都有了,不是说的好十万两吗,怎么又变成二十万两了,不就是说错一句话吗,可是他也不敢反驳,只能答应下来。

“老奴也相信太子殿下一定能捡到二十万两银票”

“这就对了,以后别乱说话啊,要是让本王知道你破坏本王名誉,可就不是二十万两银票的事情了”

“太子殿下圣明无比,老奴岂敢破坏殿下的名誉”

凌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走到跪在院子里面的五个千户面前。

“哎,本王明明在这里掉了五万两银票,哪去了呢?”然后装模作样的在地上找了起来。

“太子殿下,您的银票掉这里了”李大山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万两银票,然后放在地上,再从地上捡起来。

凌云满意的笑了笑,将银票接了过来“谢谢啊,还是你眼睛好使,再帮我找找其他四万两银票吧”

其他四名千户一看,也学着李大山,从怀里掏出一万两银票,然后放在地上,再从地上捡起来,一个接一个的喊着。

“太子殿下,您的银票掉这里了”

“不错,不错,你们还是挺诚实的,本王会记住你们的”凌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两只小手往怀里揣着银票。

院子里的御林军和锦衣卫想笑却不敢笑,一个个憋得满脸涨红,没想到一向无法无天的东厂居然被太子殿下敲诈了。

回到皇宫以后,凌云直接冲进了坤宁宫的侧殿,也就是他的寝殿,只是好巧不巧的碰见了环儿这丫头。

“太子殿下,您回来了,太子殿下,您别跑呀,小心摔倒了”

凌云哪有时间搭理她,一路小跑的进了侧殿,他要找个藏钱的地方,这可是他的启动资金啊。

在大殿观察了一圈,凌云想了想还是在侧面的墙壁上挖个洞吧,于是凌云拿出匕首开始挖了起来,就在凌云挖着起劲的时候,殿内响起了皇后的声音。

“皇儿,在做什么呢,回来了都不知道去看看母后”

凌云一愣,我擦,皇后怎么来了,不过想想一定是环儿说的。

“没,没做什么,我有强迫症,这个墙壁看着有些不舒服,所以我准备挖了它”

“咦,皇儿,你肚子里装的什么呀,鼓鼓囊囊的?”

“没什么,没什么”凌云紧紧的捂着肚子,开什么玩笑呢,这可是小爷的启动资金啊。

然而一个六岁孩子的力气哪有成年人的大,于是乎,凌云敲诈来的九万两银票到了皇后的手里。

“这么多银票呀,皇儿,快和母后说说,这些钱都是哪来的呀?”

“你还给我,我就告诉你”凌云谈起了条件。

“皇儿,你还这么小,拿这么多钱不安全,万一丢了呢,还是母后给你保管着吧,等你长大了再给你”说着皇后就往怀里揣。

只是皇后的话怎么让凌云这么熟悉呢,好像孩子拿到压岁钱的时候,家长都是这么说的。

“不行,这可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你不能拿走,大不了咱俩一人一半”

“那好吧,一半就一半”于是乎,堂堂的大明皇后和大明太子,在坤宁宫侧殿开始分起了钱。

看着分钱的皇后和太子,旁边的环儿忍不住发出一丝轻笑。

凌云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心中暗道要不是你,小爷能损失四万五千两银票吗,看小爷怎么收拾你。

“母后,我看环儿姐姐的年纪也不小了,都到了出嫁的年龄了,要不把她嫁了吧”

皇后一时没反应过来,也没明白凌云的意思,于是乎。

“嗯,环儿这丫头跟着本宫已经有八九年了,是到了出嫁的年龄了”

“母后,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我一定给环儿姐姐找个好人家,保证她吃穿不愁,而且还能继续跟在母后身边”

“哦,那皇儿倒是说说”皇后也想看看凌云能给环儿挑个什么人家。

“母后,你看下面这么多太监,让环儿姐姐随便挑一个,怎么样?”

环儿吓的直接跪倒在地上,梨花带雨般哭了起来。

“皇后娘娘,奴婢一辈子都跟着您,求求您别把环儿嫁给太监”

皇后也是眉头一皱,怎么也没想到凌云居然要把环儿嫁给太监,如果是哪家的少爷,说不准她就同意了。

“皇儿,不可胡闹,都把环儿吓哭了”皇后轻声责怪了凌云一句,自从入宫以来,环儿一直跟在她身边,早已将环儿视做姐妹了。

“别哭了,本宫怎么可能把你嫁给太监呢,要嫁也是嫁给哪家的王公少爷”

“环儿一辈子都跟在皇后娘娘身边,哪也不去”环儿从地上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然后一脸幽怨的看着凌云。

凌云心里那个郁闷啊,他最受不了女人哭哭啼啼的,刚刚只是想吓唬一下环儿而已,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哭了,而且还引来皇后的一顿责骂。

这时,跟在皇后身边的太监跑了进来。

“启禀皇后娘娘,太子殿下,金公公在殿外求见”

皇后有些疑惑,金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难道是皇上有什么事找她。

“让他进来吧”

太监应了声,然后退下去传金公公。

“老奴金英,参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金公公起来吧,找本宫有何事?”

“那个,老奴是来找太子殿下的”

“哦?你找太子何事?”皇后心里更加疑惑。

凌云在旁边咳嗽两声,他当然知道金英来找自己是什么事了,如果现在金英把那二十万两银票给他,那么他又要损失一半了。

金英自然明白太子的意思,所以有些犹犹豫豫,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个,那个”

看着吞吞吐吐的金英,皇后勃然大怒:“金英,吞吞吐吐的做什么,难道有什么话不方便让本宫听吗!”

金英又跪在了地上,心里暗道一声,太子殿下,这可不怨老奴啊,皇后娘娘惹不起啊。

“老奴不敢,太子殿下捡的银票在老奴身上,所以老奴特意给送过来”然后金英从怀里掏出二十万两银票放在地上。

皇后心中一乐,不由的看向凌云,意思是你小子行啊,查个案子居然还查出来近三十万两银子。

还没等皇后说话,凌云直接跑了过去,一把将二十万两银票揣进怀里,然后撒丫子就往外跑,不跑不行啊,他怕这些银票一会进了皇后的兜里。

等凌云跑了出去,皇后才反应过来,然后后宫上演了一段:皇后追太子的大戏。

“皇儿,别跑了,小心摔倒了”

皇后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可是凌云怎么可能听她的呢,真要听她的,这些银子还能是自己的吗,心中不由的骂了金英几句,真是猪脑袋啊,不会想个理由骗一下皇后吗。

大约过了两刻钟左右,凌云终于跑不动了,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你...你别再追了,我...我跑不动了”

皇后也有些累了,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六岁的小孩居然跑的这么快。

“见面分一半,分一半给我,我就不追了”皇后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

“好吧,你保证,只要一半”对于这个贪财皇后,凌云心里还是有些怀疑的。

“好,我保证只要一半”

“你站那别动,我自己分”于是凌云一边盯着皇后,一边从怀里掏出银票数了起来。

数完十万两银票后,凌云将银票放在地上,然后朝皇后走了过去。

“十万两银票在那呢,我先走了”

皇后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离开的凌云,嘴里轻骂一句,臭小子。

“皇后娘娘,您没事吧”这时环儿从后面跑了过来。

“本宫没事,你去把那些银票收好,我先去找那个臭小子去”然后皇后不慌不忙的向太子寝殿走去。

回了寝殿以后,凌云来不及多想,发现金英还没走,于是直接将银票塞进了他的怀里。

“本王这十四万五千两银票暂时放在你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小心你的脑袋,听到了没有”

“太子殿下放心,老奴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金英可是见识了凌云的手段,生怕这位爷又敲诈他的银子。

凌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爬到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还没等屁股坐热,果然如凌云预料的一样,皇后也回来了。

“臭小子,跑的挺快的,快点把剩下的银票给我”

凌云翻了翻白眼“你也不怕别人笑话,哪有当娘的抢儿子的钱,而且儿子才六岁”

皇后一时语塞,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也端起茶杯喝了起来。

环儿这时也走进大殿,将十万两银票交到皇后手上,皇后接过以后笑眯眯的数着银票。

“金英,你怎么还在这里,是不是这个臭小子还有银票在你那”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金英心中一顿,还真被皇后说对了,凌云的银票还真在他的怀里,不过为了不再被凌云敲诈,他只能撒谎了。

“启禀皇后娘娘,老奴身上没有银票了”

皇后点点头,然后一把将凌云抱进怀里,开始在凌云的身上摸索着。

“臭小子,你到底把银票藏哪里了”

凌云闭口不言,和小爷开什么玩笑呢,还惦记着小爷的银子啊。

看着不说话的凌云,皇后将手伸到他的腋下,搔起痒来,凌云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不过凌云就是不说银票藏在哪。

打闹了一阵,皇后终于放弃了,主要是凌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是这臭小子就是不说银票藏在哪了。

“金英,你还有什么事吗?”看着一直跪在地上的金英,皇后问道。

“启禀皇后娘娘,老奴特来向太子殿下禀报案件后续处理情况的”

皇后嘴里喃喃两句,后续清理清楚,意思是说案件已经查明了?

“说,到底是谁要谋害皇儿!”皇后暴怒,她想知道,到底是谁要谋害她儿子。

金英闻言一惊,原来太子并没有和皇后说案子的情况啊。

“启禀皇后娘娘,是吴贤妃派人暗中指使的,老奴已经按照太子殿下的意思,将吴贤妃给软禁起来了,切断了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而且锦衣卫又增加了一处岗哨”

砰的一声,皇后拍翻了桌子上的茶杯“谋害太子可是重罪,难道就这么便宜了他们,皇上是什么意思?”

“启禀皇后娘娘,皇上的意思是按太子殿下说的办”

皇后皱起了眉头,谋害她儿子,她怎么能便宜了他们母子呢。

凌云最开始的打算是看看皇后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过看到这么冲动的皇后,凌云想想还是算了,暂时就这样吧。

“金公公,你先下去吧”

金英知道这位妖孽般的太子一定和皇后说一些不方便他听的话

“谢皇后娘娘,太子殿下,老奴告退”

看着离开的金英,皇后明白凌云的意思,于是问道“皇儿,难道你就这么放过他们母子了?”

“母后,您别忘记朱家最忌讳的是什么,我也想杀了他们母子,可是还不到时候”

皇后一愣,刚刚她太过于生气,还真忘了朱家最忌讳的就是自相残,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考虑的挺全面的。

“不愧是本宫的好皇儿,随本宫,天生聪明伶俐”

凌云翻了翻白眼,小爷才不像你呢,你明明就是个贪财的皇后。

晚膳时间,朱瞻基和太后来了坤宁宫,他们已经知道了案件的始末,所以特意过来安慰安慰皇后和太子。

“臣妾参见皇上,太后”

“快起来吧,地上凉”太后伸手将皇后扶了起来。

凌云却当做没看见一样,小手扒拉着碗里的饭。

“还不快给你父皇和皇奶奶请安”皇后在旁边提醒一句

“等会儿,今天累死我了,等我吃饱的”

朱瞻基和太后笑了笑,并没有丝毫不满,反而很开心,觉得凌云是个天真率直的孩子,更何况整个案子都是他自己查的。

“今天的事情处理的不错,父皇很满意”朱瞻基将凌云抱了起来。

凌云在朱瞻基的身上蹭了蹭,然后说道:“这些都是母后教的,母后说,做人要有一颗仁慈之心,仁爱之心,这样以后就能做个好皇帝了”。

朱瞻基满意的点点头,又在凌云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对皇后笑了笑。

“教育的不错,朕很满意,辛苦皇后了”

凌云翻了翻白眼,你能不满意吗,你什么也没损失,反倒是小爷吃亏了,一觉醒来突然变成你儿子了。

太后也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对皇后说道:“让你受委屈了,哀家知道你也不容易,以后有什么委屈就和哀家说”。

“臣妾不敢,这都是臣妾应该做的”皇后欠了欠身,然后四人用起了晚宴。

晚宴以后,太后就回了慈宁宫,朱瞻基却留了下来。

“皇儿,父皇的令牌是不是该还给朕了”朱瞻基躺在榻上逗弄着凌云。

“父皇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一块令牌吗,咱俩谁跟谁啊”凌云打着哈哈,别开玩笑了,进了小爷手里的东西你还想往回要。

“皇儿,不可胡闹,那块令牌可是你父皇的随身之物,你万一弄丢了,可就闯下大祸了”皇后责备了一句。

“父皇,母后放心吧,儿臣绝对保证不会弄丢的”

“听话,还给你父皇”说着就将凌云怀里的令牌掏了出来。

凌云脑袋瓜子飞转,这可如何是好啊,不能眼看着到手的令牌就这么飞了吧,想了想,眼角挤出几滴眼泪直接哭了起来。

“臭母后,坏母后,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皇后也是无奈,主要是这块令牌太过于重要了,万一被有心人拿去,大明还不乱了。

“环儿,把太子抱回侧殿”

凌云的哭声更大了,整个大殿都是他的哭声,既然皇后不给他,那么只有从朱瞻基身上下手了。

“皇后,还是还给他吧,朕相信皇儿会妥善保管的”果然,凌云的哭声引起了朱瞻基的同情。

“可是,可是弄丢了呢?”皇后又说了一句。

“丢了就丢了呗,难道朕还比不上一块废铁吗”朱瞻基霸气的说了一句。

皇后点点头,然后将令牌放在凌云手里,小声在凌云耳边说道:“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过,一定要保管好这枚令牌”。

“知道了”凌云心中腹诽几句,要不是你捣乱,小爷至于卖惨吗。

回到侧殿以后,凌云并没有让环儿离开,他准备教训教训这个小丫头,省的以后给自己添麻烦。

“环儿,今天因为你,本王损失了十四万五千两银子,你打算怎么办吧!”

“太子殿下恕罪,奴婢该死”环儿吓的跪在地上磕头,眼里又冒出了泪水。

“喂,别哭了,再哭本王就把你嫁给太监了”

凌云的这句话还真好使,环儿果然止住了哭声,只是眼角还有几滴眼泪。

“那个,你保证以后不把本王的秘密告诉母后,本王就原谅你了”

环儿虽然跟在皇后身边,但是说实在的她也只是个宫女,身份低下,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哪天惹得凤言大怒。

“要是,要是皇后问起来呢?”

“你怎么这么笨呢,母后问起来,你不会编个理由吗”

“太子殿下,这可是欺君之罪啊,奴婢不敢,您还是把我嫁给太监吧”这件事环儿真不敢做,弄不好还会连累家人。

这回倒是给凌云弄得没招了,古代人还真是单纯啊。

“这样吧,母后不问呢,你就不要说,如果母后问起来,你提前和本王说一声,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就往本王身上推,这样总行了吧”

环儿想了一下,点点头“这倒是可以”。

“你把金英给本王喊来”

“是,太子殿下”环儿退了下去。

不一会,金英连跑带颠的进了侧殿。

“太子殿下,这是您放在老奴这里的银票,您点点”

凌云伸手接过银票,开始数了起来,这时环儿又走了进来,凌云急忙将银票塞进被子里,然后往环儿身后看了看。

“你又回来做什么?”

“太子殿下,皇后派奴婢伺候您”环儿欠了欠身。

凌云哦了一声,刚刚还以为皇后又来了呢,于是又从被子里把银票拿了出来,开始数了起来。

“金公公,你确定本王就给了你这点银票?”

金英暗道一声完了,太子殿下又要坑他了,索性还是自觉的拿出来吧。

“太子殿下恕罪,老奴一时着急,还有一些银票没拿出来”然后金英又从怀里掏出五万五千两银票交到凌云手里。

凌云满意的点点头,这个老太监还挺上道的,怪不得能伺候三个皇帝你呢。

“金公公啊,本王准备做点小买卖,你看外面有没有合适的铺子”

“太子殿下放心,明天老奴就给您准备好”金英可不敢犹豫,生怕说晚了,凌云又坑他了。

“金公公,你也别委屈,本王做的这个生意绝对一本万利,到时候分你一成,你就乐的在家数钱吧”

金英才不会信凌云的鬼话呢,虽然他今天见识了凌云的聪明才智,可是做生意可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不过嘴里依然应承着。

“老奴谢过太子殿下,以后老奴就跟着太子殿下后面数钱了”

凌云点点头,这个金英还是挺不错的嘛,他也不介意带他发财。

“你笑什么”金英离开以后,旁边的环儿憋不住笑了出来。

环儿急忙捂住嘴巴,生怕太子殿下又把她嫁给太监。

看着想说又不敢说,把脸憋的涨红的环儿,凌云翻了翻白眼。

“想什么就说什么吧,本王不会惩罚你的”

既然太子殿下都发话了,环儿索性就说笑了出来。

“奴婢终于知道太子殿下的银票是哪里来的了”

“环儿,本王觉得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为了”

还没等凌云把话说完,环儿又哭着跪了下去。

“太子殿下,饶命啊,环儿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你先起来,本王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了,本王的意思是,你以后就跟在本王身边的,明天就和母后说”

凌云的话一说完,环儿就不哭了,然后一双带着泪珠的大眼睛看着凌云。

“太子殿下说的是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第二天一早,凌云还在熟睡当中,被子就被朱瞻基给掀了起来。

“快醒醒,陪父皇早朝去”

在别人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是件很愤怒的事,何况是凌云了。

“滚蛋,上个屁早朝啊,小爷还没睡醒呢”

殿内鸦雀无声,太监和宫女一个个的低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出。

朱瞻基却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臭小子,再不起来,父皇就把令牌收回去了”

噌的一下子,凌云从榻上直接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枕头下面的令牌,然后转头看向朱瞻基。

“父皇,你个骗子,居然骗我”

朱瞻基爽朗一笑,将凌云抱在怀里“父皇不这么说,你能起床吗,快点穿衣服陪父皇上早朝去”。

朱瞻基此举倒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昨天他得到金英的汇报以后,也是暗暗惊奇,没想到才六岁的朱祁镇居然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将东厂和锦衣卫查了四天都没有结果的案子查清楚了。

“父皇,能不能不去啊,我还困呢”

“不行,你要是不去,父皇就把令牌收回来了”

凌云想想那就去吧,为了令牌他也是拼了,于是穿好衣服,然后又和皇后说了声环儿的事情。

皇后点点头答应了凌云的要求,有环儿在凌云身边,她也放心不少。

“皇上驾到”

“臣等参见皇上”

过了一会,跪在下面的大臣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皇上并没有喊他们起来,站在最前方的内阁大臣杨士奇抬头看了一眼。

“参见太子殿下”

听到杨士奇的喊声,其他大臣纷纷抬头看了一眼。

“臣等参见太子殿下”

“好了,都起来吧”这回朱瞻基发话了。

大臣们不由得小声议论起来,太子年纪还这么小,而且昨天还把东厂给围了,简直无法无天,皇上不仅不怪罪,今天还带着上朝了,难道皇上身体有什么问题?

大臣议论的声音,自然引起了朱瞻基的不满,金英在旁边喊道:“肃静,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臣吏部尚书蹇义有本要奏”

“何事!”

“自大明建国以来,科举取士已历六十余载......,宣德二年,陛下为了维持科举制度的公平及调和南北士子之间的矛盾,采用南北分试法,今年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是第三次南北取士的科举考试,不知陛下准备派何人监考?”

朱瞻基沉吟起来,当初之所以采取南北分榜取士,除了蹇义说的两点以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避免南方氏族一统朝堂,从而破坏了国家的稳定。

“皇儿,你觉得由谁来担任监考官一职”

凌云心中一突,咋问起小爷来了,不过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父皇,儿臣觉得往年都是由礼部负责科举考试,今年不妨改由工部负责”

凌云的话不仅让朱瞻基皱起了眉头,就连下面的大臣也议论起来,因为礼部掌管着天下所有的礼仪、祭祀、科举、外交,而其中实权最大的,无疑便是科举和外交了,毕竟科举乃是天下读书人唯一的出路,而外交则是涉及到天朝上国地位的问题。

“陛下,臣礼部尚书胡潆反对,太子所言有违祖法”

哗啦一声,胡潆身后的几位礼部大臣也跪了下去,太子这是要砸他们的饭碗啊,如果礼部以后不负责科举取士了,在朝堂之上还有什么地位可言。

“好了,都先起来吧,既然太子说让工部负责此次科举考试,不妨听听太子怎么说”然后朱瞻基看向凌云,意思是给老子一个解释吧。

“各位大人,本王不知该说你们迂腐呢,还是顽固不化,怎么连我一个六岁孩子都不如,本王之所以让工部担负责此次科举考试,就是因为天下学子了解你们都比了解父皇还要多,这些学子会迎合你们的思维方式进行科举考试,而你们选择官员的方式也会按照你们的固有的思维方式”

“陛下,臣反对”

“臣也反对”

“陛下,这有违祖法”

凌云心中暗骂一句,有违你姥姥个头,要不是你们这些顽固不化的老家伙,华夏至于从世界列强的队伍里面掉队吗!

“本王倒是请问,何为祖法?”

“祖法就是先贤前辈创立的法则”

“何为先贤?”

“先贤就是已故且有才德的人”

“那么本王再问你,既然先贤说的话就是祖法,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应该遵循祖法,一成不变呢”

“太子殿下说的不错,既然是祖法,就应该一成不变,我们就应该遵循”

“好,既然你说祖法就应该一成不变,就应该遵循,那么本王最后问你,西周时期采取的是世卿世禄制,汉朝时期采取的是察举制,南北朝时期采取的是九品中正制,那么隋唐以后至今为什么要变成科举制呢”

“这个,这个”下面的大臣有些吞吞吐吐起来,倒不是说不出来,只是凌云提出的观点太过于前卫,他们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看着下面无话可说的大臣,凌云直接对朱瞻基说道:“父皇,儿臣建议,以后除了正常的科举考试以外,更应该增加一些其他方面的考试,比如工部考试,户部考试、刑部考试等等,实行专业专试制度,除了考专业知识以外,还应该考对大明思想方面的了解”

下面的大臣又开始议论起来,这种事情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毕竟所有部门的考试都是统一的科举取士。

朱瞻基也在想着凌云的话,因为这以前根本没有出现过,而且太过于大胆了,真要这么考试,岂不是和天下学子为敌了。

凌云也有些生气,这群顽固不化的古代人啊。

“各位大人,孔圣人教导弟子因材施教的故事我想大家都应该听过。

子路问:“闻斯行诸?”

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冉有问:“闻斯行诸?”

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

求也问闻斯行之,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

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听完凌云的比喻,以礼部尚书胡潆为首,下面跪倒了一片。

“陛下,此法万万不可实行,莘莘学子寒窗苦读数十载,为的就是功成名就,如果采用专业专试制,容易引起天下学子的恐慌和愤怒,从而引起我大明江山的动荡啊”

他们不能接受凌云的观点,因为他们每个人都代表了一方豪强氏族,如果真采取了凌云的建议,那么他们会被世人所唾弃,背上一辈子的骂名。

“臣礼部左侍郎李贤有本要奏”

“说”

“臣奏太子殿下年少失德、不遵祖法、暴戾僭越,不宜接任大统之位,臣请陛下将吴贤妃母子接回宫中,由吴贤妃之子接任大统”

群臣的脑中如同五雷轰顶般,嗡嗡直响,这个李贤还真是大胆啊,居然敢让皇上罢黜太子,而且还要把吴贤妃和朱祁钰接回宫中,让朱祁钰接任太子之位。

要知道太子之位轻易不可罢黜,他不仅仅是未来的天子,更是一方势力的代表,就算罢黜太子,也要经过群臣的商议,岂是说说这么简单的。

这一刻,凌云心里冒出一股杀机,既然你让小爷死,那么小爷还留着你干什么,看来吴贤妃在朝廷里的人还真不少啊,不过,暂时还不是凌云可以轻举妄动的时候,这一切还要看朱瞻基的意思。

朱瞻基眼中闪过一缕杀机,不过很快又消失了,语气平和变得非常平和。

“退下”

“陛下,臣是忠良之言啊,陛下”

“闭嘴”朱瞻基又喊了一声。

李贤也明白,事情不可操之过急,所以选择了隐忍。

其他大臣见皇上都喊闭嘴了,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所以一个个的眼观鼻,鼻观心,将自己置身事外,还是不趟这趟浑水的好。

见下面大臣停止了议论,朱瞻基咳嗽一声“太子不懂礼数,一会回去查抄论语一百遍,至于刚刚说的专业专试制,以后再说吧,今天到此为止,科举考试还是由礼部负责”

“臣等遵旨”

“儿臣遵旨”

看到皇上对太子的处罚,这些选择置身事外的大臣,不由得暗自庆幸,幸亏没和李贤一起罢黜太子,要不然后果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早朝结束以后,朱瞻基原本打算带着凌云去内阁的,不过凌云却提前和朱瞻基打了个招呼,然后带着环儿撒丫子离开了,他才不要去什么内阁呢,而且心中有了一个决定,他要直接用行动打这些老古董的脸。

“太子殿下,等等老奴”这时,金英从后面跑了过来。

“喂,你找本王有何事?”凌云停下了脚步,这个老太监找自己什么事呢,难道朱瞻基反悔了?

“太子殿下,您忘了,昨天您不是让老奴给您准备一家店铺吗,老奴连夜就准备好,咱们这就去看看”

经过金英这么提醒,凌云才想起来,刚刚被那些大臣气的险些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走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咱们就去看看吧”

“太子殿下,您真准备做生意呀”环儿在一边问道,昨天她还以为凌云在开玩笑呢,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本王说过的话,那叫一口吐沫一个钉,怎么会开玩笑呢”凌云翻了翻白眼。

环儿哦了一声,也不说话了,默默的跟在身边。

当凌云走到午门的时候,刘勉也颠颠的跑了过来。

“太子殿下,您要出宫啊”

凌云丢给他一个白眼,这不是废话吗,小爷都走到这里了,不出宫难道回家的。

刘勉也觉的问的是废话,嘿嘿的笑了起来。

“太子殿下,我正好没事,您出宫的安全方面就由属下负责吧”

还没等凌云开口,一旁的金英不乐意了。

“刘指挥使,你这是要抢杂家的饭碗吗?”

“金公公说的哪里话,护卫太子安全,也是我刘某人的职责吗!”然后转身对凌云拜到:“请太子殿下应允”。

“多大点事啊,一起就一起吧”又对金英说道:“以后你也是老板了,不能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总要找几个打杂的”。

“是,太子殿下”听到凌云这么一说,金英乐了起来,递给刘勉一个挑衅的眼神,意思是小样的,以后你就是给本公公打杂的伙计了。

刘勉也不生气,反而笑了笑,自从昨天见识了凌云的聪明才智,他就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跟紧了太子。

一行四人在锦衣卫和东厂的护卫下离开了皇宫,一些还没走远的大臣也是疑惑的看向马车,毕竟太子出宫可不是件小事。

“李兄,你刚刚太冲动了,就算要罢黜太子,你也要和我们商量一下啊,弄得我们措手不及”和李贤一个派系的大臣好心提醒一句。

“各位大人,我也不想啊,如果皇上真有意动,采取了太子的建议,那么我们将会成为天下读书人的罪人,而且太子早晚会继承大统的,真到了那一天,朝堂之上还有我们的地位吗?”

“李兄,你说的意思我们都明白,不过这件事不可操之过急,还是慢慢来吧”

李贤点点头,总归派系之中有人支持。


>>>点此阅读《重生之大明战神》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