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棒梗偷草稿,造氢弹曝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四合院:棒梗偷草稿,造氢弹曝光
分类:都市种田
作者:炒麦片
角色:
简介:带着一个集电商,穿到何雨柱他爹何大清身上。为了获得声望,开局就出王炸世界十大唯一证明的数学难题庞佳莱猜想。却被国家安排进了氢弹理论小组。何大清为了不露馅,于是设计棒梗偷了他写的氢弹理论证明草稿。不但成功把棒梗送进去,还曝光了身份,获得无数声望。国家缺粮,抄复联漫画换几千万斤粮食回来。遇到技术难题,咨询一下立马解决。只要金手指强,办法多,在六十年代当个国家重点保护的有钱人也不是很难。
《四合院:棒梗偷草稿,造氢弹曝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四合院:棒梗偷草稿,造氢弹曝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1961年,夏。

离家九年的何大清提着两个包踏进家门,一进屋就看见一个小身影在屋里翻找什么。

棒梗听到动静,还以为是傻柱回来了,急忙转过头,发现是一个陌生人,仰着下巴问道:“你谁啊?”

“这小白眼狼,来我家偷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欠揍!”

何大清放下包,准备揍一顿这小白眼狼,狠狠出一口恶气。

下一刻脑海灵光一闪,棒梗这种好习惯不能扼杀在摇篮里,应该好好培养。

最关键他现在遇到一个超级大麻烦,棒梗这好习惯刚好能帮助他解决这大麻烦。

其实他是一个穿越者。

跟所有穿越者一样,他也自带一个金手指。

一个集电商,二手交易,各种咨询,人才招聘一体的大型线上服务平台。

按说在六一年能跟现代接轨是一个好金手指,坑就坑在,不管是买卖,还是咨询,招聘人才,只要赚钱花钱的地方,就需要消耗同等比例的声望。

比如你花一块钱买东西,就要消耗一声望。

他的东西一块钱卖出去,也需要消耗一声望。

想要获得声望,肯定是怎么高调怎么来。

可现在是六十年代,高调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系统还赠送了他一个新手大礼包,一枚寿元丹,以及氢弹理论验证。

寿元丹能增加五十年寿元,冻龄,增强体质。

何大清本来八十岁还活的不错,加上这增加的寿元,活个一百三四十岁完全没问题,到时候还可以申请一个吉尼斯纪录。

再加上冻龄和体质增强,让他穿越成何大清这个半老头的不快瞬间烟消云散。

不过这氢弹理论验证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坑,还是巨坑。

他可是看过《功勋》,知道搞这些的科学家都是无名英雄,真要是往这坑里跳,未来这些年只能默默做一个无名功勋,声望就不要想了。

于是他花钱搞来了一个王炸,未来七大数学难题唯一证明了的庞佳莱猜想。

自从1904年庞家来提出这猜想,世界无数数学家都想证明这难题。

斯梅尔在今年夏天公布了自己对庞加莱猜想的五维空间和五维以上的证明,就这一小步就引起了巨大轰动,由此还获得了数学最高奖菲尔兹奖。

他要是证明了庞家来的猜想,肯定能在世界引起更大的轰动,获得巨量声望。

梦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

在这个年代,国内没有期刊,国外就不用想了,他只能寄给人民报。

面对这份特殊的投稿,人民报自然报告了上面,上面找了不少数学家来验证。

经过一个多月的验证,虽然还没验证出来,但是对何大清可是惊为天人,对何大清推崇备至。

这种顶级数学家,国家当然要招来重用,刚好氢弹理论小组缺能算的,就把他安排去了氢弹理论小组。

何大清没想到这王炸不但没让自己声望大涨,反而让自己掉坑里去了。

用后世的话说,我他妈的用王炸炸自己。

国家的安排他可不敢不从。

但是氢弹理论小组那里面可是一群妖孽,就他那点本事,估计不用多久就露馅了。

好在他灵机一动,对领导说他为了研究庞家来的猜想已经九年没回家了,想要请两个月假好好陪陪家人。

氢弹理论小组刚刚成立不久,一切还在摸索之中,需要何大清验算的地方也不是很多,领导也就答应了何大清。

回来的路上,他可是一直想着如何从氢弹理论小组这深坑里面跳出来。

没想到,一回家就看到棒梗这家伙偷东西,瞬间给了他灵感。

到时候自己让棒梗这家伙把自己氢弹理论验证草稿偷了。

虽说这么机密重要的草稿被偷,他肯定也要受到惩罚,但是有庞家来的猜想和氢弹理论验证这两大功劳。

国家肯定不会太过于惩罚他,最多也就把他开除氢弹理论小组。

至于如何让棒梗偷草稿,这不要太简单。

只要让打纸包,飞纸包,纸抢这些东西风靡起来。

棒梗才读二年级,能有多少书撕,看到他家那么多纸,以这小子的尿性,肯定会忍不住来他家偷。

“你谁啊?”见何大清没有回答,棒梗再次问道。

“我何雨柱他爸,你说我谁?”

“你又是谁?”

“在我家干嘛?”

何大清明知故问道。

“原来你就是抛子弃女的何老不死的。”棒梗还是听说过何大清的,一溜烟的跑回家,准备把何老不死的回来的事情告诉他妈和他奶奶。

“这何大清当初抛子弃女跟一个寡妇跑了,现在居然还有脸回来,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没听许大茂说吗,人家寡妇一家早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嫌弃死他了,我估计十有八九是被寡妇一家扫地出门了,不回来还能去哪里?”

“活该,当初他抛子弃女,我就知道这家伙早晚要遭报应,现在报应来了。”

“回来又如何,当初不管自己儿女,去帮别人养儿子,我可不觉得傻柱能原谅他,肯定要赶他走人。”

何大清回来的事情很快传遍院里,在贾张氏有心的引导下,不少人跑到何大清家门口大声议论着,生怕何大清听不见似的。

要说整个四合院,最不希望何大清回来的那绝对是贾张氏。

这几年,她们家可是主要靠傻柱接济。

没有傻柱的接济,不说饿死,但是日子绝对不好过,尤其她这一身引以为豪的富态肉肯定要没了。

傻柱已经二十五岁了,该找一个老婆了。

跟一个寡妇走的这么近,不利于找老婆。

何大清肯定不会让傻柱接济她家。

所以必须把何大清赶走。

何大清知道自己这次回来肯定要被人嚼舌根,其实他本来打算拉几车东西荣归故里,堵大家的嘴。

后来想想这样做不靠谱。

这年代工资都是固定的,什么都可能发生,唯独发财不可能。

别人不说,许大茂和刘海中肯定会去举报自己。

不过任由这群人在门口叽叽喳喳,听得实在不爽,而且他还听到许大茂和贾张氏的声音。

尤其是许大茂这家伙,做事可不是损人不利己,玩的是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套路。

就许何两家的世仇,不出面制止一下,鬼知道这家伙会玩出什么花样。

从包里拿出一块七八斤的大腊肉和一只腊鸡,提着来到门口,打算来个钓鱼执法。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电视剧里,刘海中和傻柱可是被许大茂整惨了。

像这种仇人,必须把他按死,要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来一下狠得,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刚刚还义愤填膺声讨何大清的众人顿时目瞪口呆,目光死死的盯着何大清手上的腊肉,一个个眼中冒着绿光。

“这么大块腊肉,起码有七八斤,我没眼花吧?”

不少人擦了擦眼睛,发现没有眼花,不由发出“咕噜”的咽口水声,有的甚至流下了口水。

“什么就我抛子弃女跟一个寡妇跑了,我说你们一个个能不能不要听风就是雨?”

“我告诉你们,我这么多年没回来,那是因为我进入了一个特殊的秘密部门,现在任务完成了,我就回来了。”

“看见没,这块大腊肉和腊鸡就是国家给我的奖励。”

何大清扬了扬手上的腊肉和腊鸡。

抛子弃女这黑点必须洗掉,要不然太影响他获得声望。

“我说何大清,就你那点破事,我们谁不知道,你能不吹吗?”

“还进入秘密部门工作,你以为你谁啊?”

“被人家寡妇一家赶出来了,厚着脸皮回来,还说这些年是进入秘密部门工作,你当我们是傻子?”

“我看你这块肉来路多半也不正。”

许大茂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爸许富贵当年就是被何大清赶出院子里,这么好的机会,肯定要替父报仇,把何大清赶出院子。

听到这句来路不正,何大清知道鱼儿咬勾了。

他打算把手上的腊肉和腊鸡分给全院人吃,赚点声望,收取一些人心。

当然,主要还是给许大茂挖坑。

“何大清,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自己走人吧。要不然等到你家傻柱回来,赶你都是轻的,揍你都有可能,到时候这人就丢大了。”

贾张氏强忍内心的狂喜说道。

何大清走人,这些肉估计会留下来。

就凭傻柱跟她儿媳秦淮茹的关系,不说多了,起码一大半归她家了。

说起来,这还是她儿子贾东旭的功劳。

当初何大清离开,她儿子就让秦淮茹去帮衬傻柱,隔三差五帮忙收拾一下房间,洗洗衣服,获得傻柱好感。

不为别的,就为了傻柱打菜打饭的时候能多给点。

阎埠贵本来想拿出三大爷的派头说何大清几句,但是看到何大清手上的腊肉和腊鸡,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

他都已经快忘记肉是什么味道了,咽了咽口水,眼珠一转,笑道:

“老何,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今晚可要好好喝一杯,叙叙旧。”

“不过你家傻柱这些年确实非常恨你,在你家喝,我怕你家傻柱回来掀桌子。”

“我觉得还是做好了端去我家喝,到时候我把你家傻柱请我家来,我和我老婆再帮你劝劝。”

“不管如何说,在我家里,你家傻柱也不好乱来。”

在阎埠贵想来,在他家喝,他家几个小的就算不能上桌,一人夹一块肉完全没问题。

而且这么多肉,肯定吃不完,剩下的就是他家的。

“靠,不亏是阎算盘,真能算计。”

“不过想算计我何大清,我会让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何大清暗暗吐槽。

像阎埠贵这样的,把肉分给他吃,别说赚他声望,不背地里暗骂自己傻子就不错了。

这次一定要让他流着口水看着全院人吃。

馋死这家伙!

“三大爷,你说这话就不脸红吗?”

“当初何大清抛子弃女跟寡妇跑了,院里就属你骂的最凶。”

“这些年也没少拿许大茂的好处给傻柱穿小鞋。”

“这些年,要说对傻柱兄妹好的,我家淮茹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不但帮何大清和傻柱说和,还要抢她的肉吃,贾张氏自然不客气揭了阎埠贵的老底。

阎埠贵见何大清脸色阴沉下来,知道到嘴的肉要飞了,气的一脸铁青的指着贾张氏道:“你家淮茹对傻柱兄妹好,还不是看上傻柱在厂食堂那点小权利。”

“再说,人家傻柱都25了,你家淮茹一个寡妇还天天往人家傻柱身边靠,搞得人傻柱这么大连个对象都找不到。”

何大清正找不到机会怎么将阎埠贵和贾张氏排除在外,没想到两人狗咬狗起来,也省的他浪费脑细胞了。

“二大爷,没想到你为了国家,抛子弃女离家九年。为大家,舍小家,你太伟大。”

“我也是听信了许大茂这家伙的谗言才误会你的,还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

“我已经一年多没吃过肉了,二大爷,你能不能卖一点给我?也让我开开荤。”

一人一脸谄媚的对着何大清道。

“二大爷,求求你卖一点肉给我,我都已经快忘记肉是什么滋味了。”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对着何大清恳求起来。

这可是肉,现如今有钱都买不到,别说恳求,只要何大清肯卖,下跪都没问题。

“这肉我不卖。”

“不过,为了感谢大家这些年对我家傻柱和雨水的照顾,我准备把我手上的腊鸡和腊肉炖一锅土豆分给大家,晚饭的时候,每家可以拿个碗来我家打一碗。”

“许家,阎家,贾家除外。”

何大清说道。

七八斤腊肉加上一只腊鸡,院里二十户人家,每家将近能分半斤肉。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一群人瞬间一个个笑脸如花。

“二大爷,大气,够意思!”

“怪不得你以前是我们院里的二大爷,太地道了,晚饭的时候我一定来。”

“哎,还是以前的大爷好,不像现在的大爷,还想吃他的,不算计我们的就烧高香了。”

见不少人目光看向自己,阎埠贵也没脸待下去,这次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狠狠的瞪了一眼贾张氏,转身走人。

“何大清,我家还缺你那几块肉?”

“你就算请我,我也不屑!”

许大茂发出一声冷笑,紧跟上阎埠贵离开,心里却暗道:这肉我吃不到,你们一个个也别想吃。

贾张氏倒没说什么,回家打算跟秦淮茹商量如何赶何大清走人,并且让傻柱把肉送给她家吃。

“这何老不死的,怎么就不死在外面。”

一进屋,贾张氏就气呼呼的骂道。

“妈,我说你这生气就是多余的。”

“傻柱我了解,他第二恨的是许大茂,第一恨的就是他爸何大清,提起何大清就是咬牙切齿的,不可能原谅何大清的。”

“所以,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去。”

正在缝衣服的秦淮茹抬起头笑着道。

贾张氏都知道何大清回来不会让傻柱跟她走得近,她这么聪明,那会不知道。

只所以如此淡定,就是因为他了解傻柱对何大清的恨。

傻柱肯定会把何大清赶走。

“你心里有数就好。”

“不过何大清这次回来带回来了七八斤腊肉,还有一只腊鸡……”

“妈,你说什么?”

“七八斤腊肉,我没听错吧?”

秦淮茹一脸震惊的站了起来,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耳朵听错了。

也怪不得她如此震惊,实在是这两年有钱也买不到肉,很多领导想吃肉都困难。

七八斤肉,估计就是她们轧钢厂厂长现在都搞不到这么多肉。

对于秦淮茹的反应,贾张氏没有太过于吃惊,毕竟当时她看到何大清手上提的腊肉,也是被震惊的不轻。

“淮茹,你没听错,就是七八斤腊肉。”

“不过傻柱那暴脾气,我就怕他把何大清赶走,连肉也让何大清带走。”

“我们家已经一年多没吃过肉了,我们大人没事,棒梗可是正在长身体。”

“你等下好好劝劝傻柱,让他千万别意气用事,他不吃何大清的东西,可以全部送给我们。”

贾张氏说道。

正在做作业的棒梗听到肉立马抬起头,他可是太久没吃肉了,不由囔囔起来,“妈,我要吃肉,你去跟傻柱说,让他把肉给我们吃。”

小当也道:“妈,我也想吃肉。”

“妈,槐花这辈子还没吃过肉肉。”小槐花萌萌哒的说道。

这孩子出生年月不好,刚好遇到大灾年。

“好了,你们别吵了,等下我去跟你傻叔说说。”秦淮茹面对儿女殷切的目光说道。

七八斤腊肉,吃一年完全没问题,她肯定心动,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傻柱身边,让傻柱把肉给她。

贾张氏也没说什么,她知道自己儿媳妇是聪明人,既然把话说出来,肯定能从傻柱手里弄来肉,也肯定不可能让何大清留下来。

……

三大妈看见阎埠贵气呼呼的走进来,不由道:“老阎,不就是何大清回来了吗?你至于这么生气吗?”

“再说,就傻柱那性格,肯定不可能让何大清留下来,说不定等傻柱回来还有好戏看。”

“你知道什么?何大清带回来好几斤肉,还有一只腊鸡。”

“我本来是想让何大清把东西做好端来我家吃,让我们全家开开荤,没想到被贾张氏坏了我的好事。”

阎埠贵往椅子上一坐,重重的拍了拍桌子。

“贾张氏这扫把星,缺大德。”

三大妈气的跳脚大骂。

也怪不得她暴跳如雷,这可是肉啊,这两年也只有在梦里才能吃到。

“老阎,你可要想想办法,我们家五九年后就再也没吃过肉。”

三大妈抓着阎埠贵的手臂道。

“三大爷,你这三大爷的位置都坐不稳,你还想吃肉。”

跟着进来的许大茂笑着道。

“许大茂,你是说何大清要抢我三大爷的位置?”

阎埠贵也不是傻子,立马就猜到许大茂的意思。

“没错。”许大茂点了点头。

“许大茂,你别拿我家老阎当枪使。”

“何大清抛子弃女在院里都臭大街,怎么可能当三大爷。”

三大妈瞪了许大茂一眼。

“许大茂,你这小子也太坏了,差点就上了你的大当。”

“要我帮你对付何大清也可以,搞些肉让我家开开荤。”

“我也知道,让你搞猪肉肯定困难,野味我也能接受。”

阎埠贵说道。

“三大爷,何大清一回来就把七八斤腊肉和一只腊鸡分给全院人吃。”

“七八斤腊肉,别说这时候,就是前几年也是一家人一年的量。”

“何大清可不是吃亏的主,拿这么多肉分给大家,不就是为了收买人心。”

“收买人心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当院里的大爷。”

“这肉还没进嘴,一群人就开始叫何大清二大爷。”

“这要是进嘴了,三大爷,你就准备退位让贤吧。”

许大茂笑着道。

虽然他也知道傻柱恨死了何大清,但全院人为了吃何大清的肉,那肯定会帮忙劝傻柱。

把希望寄托于傻柱身上,现在明显是靠不住。

而且他也想亲自把何大清赶出院里,替他爸把这仇报了。

刚才阎埠贵可是在现场,喊何大清二大爷可不是少数,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慌乱。

他当院里的三大爷,多少也有一些好处。

不说别的,光许大茂为了对付傻柱,就没少给他好处。

“不就是一个臭厨子吗?弄到一些肉嘚瑟什么?”

阎埠贵骂骂咧咧。

可是让他跟何大清打擂台,别说他拿不出这么多肉,就算拿得出来,也舍不得。

急得是团团转。

“三大爷,你急什么,把何大清赶出院里,他不就没办法和你争了?”

许大茂笑着道。

“是啊!”

“只要何大清被赶出院子,别说七八斤肉,就是一百斤也没用。”

“等傻柱回来,我好好跟他说说。”

阎埠贵开心的道。

“三大爷,傻柱跟何大清毕竟是父子,血溶于水。”

“而且何大清为什么要把肉晚上分给大家?不就是想告诉大家,想吃肉,帮我把傻柱劝住。”

“所以傻柱是靠不住的,只能靠我们自己。”

“你现在可是院里的三大爷,何大清抛子弃女,这种人渣,你可是有权组织全院的人把他赶出院去。”

许大茂说道。

“许大茂,刚才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开全院大会你是赶何大清走,还是让他当二大爷?”

“那可是肉啊,每个人将近分半斤,为了吃到这肉,大家开会的时候说不定就举荐何大清当院里的大爷。”

阎埠贵给了许大茂一个白眼说道。

“那如果大家吃不到肉呢?”

“这可是七八斤肉,现在的肉何等的珍贵,我可不觉得何大清这肉是他买的,肯定来路不正。”

“我打算去街道举报他,到时候肉没收了,让大家空欢喜一场。”

“三大爷你再登高一呼,何大清那还不立马滚蛋。”

许大茂笑着说道。

“大茂,怪不得大家说你一肚子坏水,不对,一肚子好主意。”

“我们现在兵分两路,我去找二大爷和一大爷商量开会的事情,你去街道举报何大清。”

阎埠贵说道。

“三大爷,何大清的目标是二大爷,我们先去找二大爷,然后我们三人一起去举报何大清。”

许大茂说道。

这可是把阎埠贵和徐海中跟他绑一起的好机会,只要三人去举报了何大清,这肉没收,让全院人没有肉吃,那就是全院的敌人,以后他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有了阎埠贵和徐海中相助,那傻柱还不是任他揉捏。

“大茂,二大爷那边我去说就可以,你还是去街道举报。”

阎埠贵也不傻,知道自己去举报,这事要传出去,那就是全院公敌,他这三大爷就当到头了,这种得罪人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人见人嫌的许大茂去做。

“三大爷,我是恨何大清,但是他当上院里的大爷,又不是抢我的位置。”

“我这是帮你,得罪人的事情却让我去做,你要这样,这事我就不管了,我看你这三大爷还能当几天。”

许大茂不悦的说道。

“一起,一起,我们先去找二大爷。”

阎埠贵急忙说道。

两人起身前往刘海中家。

刘海中正摇着蒲扇躺在葡萄架下乘凉。

“二大爷,何大清回来,你还有心躺在这里乘凉?”

许大茂说道。

刘海中睁开眼睛,瞟了一眼许大茂和阎埠贵,只要这两人聚一起,肯定没好事,发出一声冷哼,又闭上了眼睛。

他躺在这里,就是等傻柱回来求他帮忙。

上杆子去说何大清,哪能显出他这个二大爷的重要性。

“二大爷,何大清可是在前面给大家分肉,一个个喊何大清二大爷喊得可甜了,你就继续睡吧,估计等你醒来,院里的二大爷就成别人了。”

许大茂说道。

“什么?”

刘海中一下就坐了起来。

二大爷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他这辈子就指着这二大爷活了,要是这二大爷没了,这等于要了他的命。

“二大爷,何大清这次回来来者不善,一下就拿出七八斤肉分给全院人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阎埠贵说道。

“何大清哪来这么多肉?”

“你们不会是骗我的吧?”

刘海中一脸狐疑的问道。

实在是阎埠贵说的太夸张了,这年代,别说七八斤肉,普通人要弄个半斤肉都比登天还难。

“二大爷,这种事情我还能骗你,你去中院看看,在找人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至于这肉,我也觉得来路不正。”

“我跟大茂商量了一下,我们三人先去街道举报何大清这肉有问题,然后在开全院大会把何大清逐出院。”

阎埠贵说道。

“这肉有问题,还开什么全院大会,何大清直接就进去了。”

刘海中说道。

“是哦!”

阎埠贵高兴的一拍大腿。

“二大爷,三大爷,何大清一回来就想抢你们的大爷位置,就这样让他进去,那不是太便宜他了。”

“我们要在开全院大会的时候让他被带走,让全院人看到他的丑陋行径。”

“最关键还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让大家知道这种收买人心的做法是没有好下场的。”

许大茂激动的说道。

他跟阎埠贵一样,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他光想着没收何大清的肉,还真没往把何大清送进去哪方面想。

毕竟院里的事情都是院里解决,几乎没有闹到外面。

一想到何大清在全院人的吹捧下被带走。

眼看他起高楼。

眼看他楼塌了。

他觉得这场面一定要让他爹许富贵亲眼看看,看看他这个好儿子是怎么替他报仇的。

刘海中打听了一下,得知何大清还真拿肉收买人心,一群人谄媚的叫着何大清二大爷,气愤的跟着许大茂和阎埠贵去街道举报。

……

秦淮茹在四合院门口焦急徘徊,直到远处出现一个提着网兜的熟悉人影,脸上顿时露出笑意,快速跑了过去。

“傻柱,你今天怎么才回来?”秦淮茹问道。

“我说秦淮茹,你这过分了,以前也就守在自己家门口,现在都跑院子外来堵人了。”

“这次就两个鸡蛋和两块鱼肉,肉太少了,不敢拿。”

“等下分你一块鱼肉。”

“我妹马上就要高考了,这两个鸡蛋留给她补补脑子。”

何雨柱说道。

“傻柱,出大事了。”秦淮茹一脸神秘的说道。

“出什么大事了?”何雨柱问道。

“我说出来你可千万不能生气。”秦淮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不是你家棒梗知道我没在家,又去我家捣乱了?”

“你放心,你家棒梗可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还能跟他计较?”

何雨柱笑着道。

“不是我家棒梗。”

“是你爸回来了。”

“虽然他当初抛弃你和雨水跟一个女的跑了。”

“你跟雨水去找他,门也没让你们进,可他毕竟是你爸,你可千万不能冲动。”

秦淮茹生怕何雨柱忘记这些,装模作样的提醒着。

何雨柱听了,直接往院里冲。

昨天组织找他谈话,告诉他,他爸何大清离家九年是因为有秘密任务在身。

说他爸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这两天要回家,让他不要怨恨他爸。

当然,这事是何大清向组织要求的,他可不想回家要面对何雨柱和何雨水的怨恨。

“刚才是傻柱吗?”

有人小声的问道。

“好像是。”

有人答道。

“坏了坏了,怎么不拦住他?”

“就这样让傻柱进去,那还不打起来。”

本来大家说好的堵着何雨柱,好好劝劝他,没想到何雨柱像风一样冲了进来,根本就不给她们反应的机会。

当然,主要还是大多数人心里打着算盘,准备等傻柱驱赶何大清再去力挽狂澜,这样肯定能得到何大清的感激,到时候分肉的时候肯定能多分一点。

说不定运气好,何大清直接给一斤报答。

至于能不能劝住,赌徒上桌前,谁会觉得自己会输。

何大清看见何雨柱进来,指着粘板上的腊肉道:“回来了,刚好把这些肉切了。”

然后把泻药煮的腊鸡起锅,以他对秦淮茹和何雨柱的了解。

秦淮茹肯定回来找何雨柱要肉吃,何雨柱也肯定会给。

而这泻药煮的腊鸡就是他特意给两人准备的厚礼。

何雨柱眼神复杂的看着何大清,要是没有昨天组织的谈话,他肯定要把何大清打出去。

就算是这样,对何大清他还是有恨意。

何大清自然知道何雨柱对何大清的恨意不是组织一两句话就能抹除的。

这恨意还是需要他的行动来抹除。

“还愣着干嘛,把这些肉切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何大清再次指着粘板上的肉说道。

何雨柱将目光放到粘板上,看到粘板上那么一大块肉,一脸震惊的道:“这么多肉!看来国家还是够意思!”

“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双皮鞋吗?”

“来,给你,看看合不合脚。”

何大清从包里拿出一双新皮鞋递给何雨柱。

何雨柱看到皮鞋,眼神亮的吓人,皮鞋可是他梦迷以求的,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找不到对象,就是缺少一双皮鞋。

立马冲过去把何大清手上的皮鞋抢了过去,脱下鞋穿上试了试,刚好合脚。

“柱子,你今年也25了,有没有对象?我这些年可是给你存了五百块钱结婚。”

何大清拿出一叠大黑十,“我这几年在秘密部门,最惦记的就是你的婚事。”

何雨柱听得心头一暖,本来一双皮鞋就让他对何大清怨恨消了不少,再加上这五百块钱,以及这暖心的话,那点对何大清的怨恨顿时烟消云散。

“爸,我还没有对象。”

“我看得上,人家看不上我,看得上我的,我又看不上。”

何雨柱说道。

“你可是厨师,现在最吃香的职业,连个对象都没有,太让我失望了。”

何大清摇着头道。

秦淮茹和一群人在外面等了半天,别说打架,连吵闹声都没有。

“刚才进去的真是傻柱?”

有人实在忍不住问道。

“傻柱肯定是傻柱,不过这一点动静都没有太不科学了,难道何大清没在里面?”

“这个还真没注意。”

秦淮茹实在忍不住,向屋里走去。

她的打算本来是等到傻柱连人带东西把何大清轰出来,她再去跟何大清说,“何叔,傻柱就这脾气,你把东西留下,我等下帮你给他,帮你好好说说他。”

这样不但东西到手,还能赚何大清人情,更能成为何大清跟傻柱的桥梁,这样何大清有什么好东西就拜托她给傻柱送。

秦淮茹进了屋,见傻柱正切着肉,何大清优哉游哉的躺在躺椅上。

“什么情况?”

这父慈子孝的画面让她懵逼了。

在她想来,两人见面没打起来都算好的。

“咳咳。”

何大清看见秦淮茹进来,咳嗽了几声。

秦淮茹醒悟过来,一脸微笑的道:“你就是何叔吧?”

“秦姐,这是我爸。”

“爸,这是隔壁贾东旭的媳妇秦淮茹,你没在的这些年,多亏了她帮助。”

何雨柱急忙介绍道。

“何叔好!”秦淮茹面对微笑的喊道。

从目前两人的情况来看,何大清肯定跟傻柱联系过,何大清回来多半是得到傻柱的同意。

赶何大清走人现在看来明显不可能了。

“咕噜。”

秦淮茹盯着肉,故意发出咕噜的咽口水声,生怕何雨柱听不见。

何大清的事情以后在考虑,当务之急是这肉,她可是答应了她家几个小的要带肉回去给她们吃。

而且她相信,只要开口,傻柱一定会给她。

何大清对秦淮茹这女人太了解,知道他多半要开始卖惨装可怜问自己傻儿子讨要肉。

真要让她开口,自己这傻儿子肯定不会拒绝,而且他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何雨柱来一句,这些年你没在,都是秦姐帮我,他就没话可说。

“柱子,这些年我没在,也多亏全院人对你兄妹两人照顾,为了感谢大家,我把肉分给全院人吃。”

何大清先下手为强,杜绝秦淮茹开口要肉,逼迫两人打腊鸡的注意。

秦淮茹刚想哭惨,问傻柱要肉吃,何大清这话一出,让她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毕竟她还不知道何大清分肉没她家分。

可是全院分,她家能分多少?

她的目标可是全要,现在就算不能全要,起码也要弄个一两斤肉回去。

当然,这要求肯定不能当着何大清的面说,只能跟傻柱说。

“傻柱,我有话跟你说,你能不能跟我出来一下。”秦淮茹佯装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何雨柱看了一眼何大清,道:“爸,秦姐找我有事,我出去一趟。”

“去吧去吧!”何大清挥了挥手。

何雨柱跟秦淮茹一出去,立马一群人围了上来。

“傻柱,你爸没在家?”

有人问道。

傻柱进屋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也不怪大家有此一问。

“怎么,想看戏?”何雨柱冷冷的道,他还以为这些家伙围在他家门口是想看她们父子大战的戏。

有人还想开口说什么,何雨柱已经和秦淮茹已经进了秦淮茹家。

贾张氏一直在窗口观察外面的动静,看到秦淮茹和傻柱空着手进来,不由皱了皱眉头,对着秦淮茹问道:“淮茹,肉呢?”

“傻柱,听说你那个混蛋爸爸带了好多肉回来,怎么不拿一些给我吃?”棒梗冲过来对着何雨柱道。

“傻叔,我想吃肉,好想好想吃肉。”小当跑了过来。

“傻叔,槐花这辈子还没吃过肉。”小槐花抱着何雨柱的大腿,仰着头,瞪着大眼奶声奶气的说道。

秦淮茹很满意几个子女的表现,以傻柱对她家几个孩子的疼爱,肯定不会拒绝,这也是她把傻柱带来家里的原因。

“有好吃的,傻叔还能少了你们的。”

傻柱笑着把槐花抱了起来。

“不行,我饿了,现在就要吃。”

棒梗大声囔囔道。

贾张氏立马将秦淮茹拉倒房间里,问道:“淮茹,我刚才在外面听那些人说何大清不在家里,不过傻柱这话好像何大清在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秦淮茹小声的道:“我猜何大清回来估计是傻柱同意的。”

贾张氏道:“你不是说傻柱最恨的就是何大清吗?怎么会同意何大清回来?要是这样,以后别指望傻柱接济我们家了。”

“傻柱是这么跟我说的,至于为什么会同意何大清回来,这我哪知道。”

“至于以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何大清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的。”

秦淮茹一脸愁容的说道,这话她自己说的都没底气。

“你就别对何大清抱希望了,刚才阎埠贵可是对何大清说了你跟傻柱的事情,何大清当场就宣布,全院分肉没有我们家的份。”

“淮茹,等到何大清禁止傻柱跟我们家来往,我们家吃到肉的机会就非常渺茫了。”

“趁着傻柱还听你的话,说什么也要让他给我们家送一两斤肉。”

贾张氏说道。

早知道何雨柱同意何大清回来,我就不说阎埠贵了,这样也能多分一份肉。

贾张氏有点可惜少分的那份肉。

“这三大爷,我可是一直很尊敬他,也没得罪他,嘴怎么就这么贱。”秦淮茹非常气愤。

不过,这倒是给了她问傻柱要肉吃的借口,转身出了房间。

“秦姐,管管你家棒梗。”

“真不是我小气,这肉要是我弄来的,我二话不说就给你家送来。”

“关键这肉是我爸弄来的,而且已经说了分给全院人吃,你让我如何开这口?”

何雨柱指着地上打滚哭闹的棒梗对秦淮茹说道。

“傻柱,全院可不包括我家,你爸也不知道听了谁的闲言碎语,对我有误会,分肉的事情没有我家的份。”

“这些年,我可是一直把你和雨水当亲弟弟和亲妹妹,没想到落到……”

秦淮茹眼眶通红,泪水在眼里打转。

“傻柱,当年你爸抛弃你和你妹,我家淮茹可是没少帮你。”

“现在你爸一回来就这样对待我家,太让人寒心了。”

贾张氏气急败坏的说道。

“秦姐,大婶,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回家好好跟我爸说道说道。”

何雨柱转身往外走去。

“傻柱,我跟你一起。”棒梗立马爬起来追了上去。

“你跟我干嘛?”何雨柱道。

“跟你去拿肉。”棒梗说道。

“棒梗,回来,你傻叔还能少了你的肉吃。”秦淮茹说道。

“棒梗,还是你妈了解我,只要你傻叔我有肉吃,还能少了你们几人的。”何雨柱笑道。

回到家里,何雨柱发现何大清已经把腊肉下锅了,这让他偷一块给秦淮茹的打算落空了。

好在何大清在房间里,急忙拿一个碗,准备盛一些肉给秦淮茹。

“那么明显的腊鸡不拿,非要去锅里盛肉。”

何大清只能从房间出来。

他就知道秦淮茹只要稍微使用一点手段,何雨柱肯定屁颠屁颠回来拿肉。

他还故意把一整只腊鸡放在显眼的地方,把切好的肉跟土豆下锅,自己躲房间里去。

没想到何雨柱还要打肉的注意。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何雨柱听到脚步声,把手中的碗急忙放下,用锅铲翻了一下锅里的土豆和肉,在才转头看了一眼何大清。

“爸,你在房间休息,我来做就可以。”

何雨柱说道。

“不用,为了感谢大家这些年对你兄妹的的照顾,这顿饭我必须我亲自做,这样才能显示我的诚心。”

何大清见何雨柱的目光盯着锅里的肉,知道他还在打肉的注意,毫不犹豫的拒绝。

想着如何能让何雨柱打腊鸡的注意。

“爸,我听秦姐说,全院分肉,没有她家份?”

“你别听那些人嚼舌根。”

何雨柱说道。

“嗯!”何大清点了点头,“贾张氏一口一个我抛子弃女,让我乖乖滚出四合院,你说我能分给她吗?”

何大清到没有说他跟秦淮茹走得近找不到对象的事情,因为说了也没用。

秦淮茹在何雨柱最困难的时刻对他伸出了援手,何雨柱又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电视剧里,傻柱就明白了跟秦淮茹走得近影响自己找对象。

甚至秦淮茹故意把冉秋叶挤兑走,何雨柱还跟秦淮茹笑嘻嘻的喝酒。

说白了,在傻柱心里,报恩秦淮茹远大于自己找对象。

所以何大清自始至终就没打算劝何雨柱远离秦淮茹,说多了,尴尬的还是自己。

毕竟何雨柱只要来一句,你走了,是秦姐一直帮助我。

他就无话可说。

所以他希望这只腊鸡能让两人的关系产生间隙。

“爸,秦淮茹婆婆那嘴确实贱。”

“但是秦姐人真不错。”

“这些年,里里外外都是秦姐帮我,要是没她,还真不知道我们家成什么样了。”

“你一回来,报答大家对我兄妹的照顾,全院分肉。”

“对我和雨水最好的秦淮茹偏偏没有肉吃,我这不就成了恩将仇报,以后你儿子我这脸就没法要了。”

何雨柱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而且雨水这些年没少受到秦姐照顾,把秦姐已经当成亲姐了,她要知道这事,回来估计要跟你闹腾。”

何雨柱还不忘把何雨水抬出来。

这儿子是无可救药了。

看来是不能留在四合院了,必须想办法把他赶走,距离才是关系淡薄的催化剂。

刚好他也不习惯两个大男人睡一个屋。

至于如何把何雨柱赶走,这个他太有经验了。

那就是所有做子女最恐怖的催婚。

他记得电视剧里面易中海给何雨柱介绍了一位猪八戒二姨。

用这位来唠叨何雨柱,估计不用三天,何雨柱就不想踏进这个家门了,自己乖乖的搬厂宿舍去住。

“既然这样,那肉也给她家分一份吧。”

何大清点了点头。

毕竟他还需要棒梗的帮助,不能表现出大大的敌意,要不然吓到棒梗,让计划难产,那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就贾张氏和秦淮茹的贪婪,肯定不满足一份,肯定还会问傻柱索要更多。

有了肉,何雨柱应该会开始打腊鸡的注意了。

得到答复,何雨柱开心的去秦淮茹家报喜。

傻柱一进秦家的门,棒梗就伸着手叫道:“傻柱,快把肉拿来。”

何雨柱没有理会棒梗,而是对秦淮茹说道:“秦姐,我已经跟我爸说了,我爸答应分肉也有你家一份。”

“我是要那一份肉吗?我是要一两斤。”

当然,这话秦淮茹肯定是不能说的,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你爸没有怪我吧?”

“我爸怪你干什么?”

“我爸主要生婶子的气,婶子一口一个抛子弃女,我爸这些年本来就觉得亏欠我跟雨水太多。”

“婶子说这话简直是往我爸心口捅刀子,他不生气才怪。”

何雨柱说完,又对着贾张氏道:“婶子,以后在我爸面前千万别说这话。”

“你爸真是怎么说的?”

“不是因为我家淮茹的原因?”

贾张氏疑惑的看着何雨柱。

“婶子,你这什么意思?淮茹对我和雨水那么好,我爸感谢她都来不及。”何雨柱说道。

这话就把秦淮茹和贾张氏听糊涂了,猜不透何大清葫芦买的什么药。

“傻柱,何叔回来了,我这以后帮你收拾房间洗衣服是不是不方便?”

秦淮茹试探的问道。

“秦姐,我爸比我还懒,你要帮忙,他求之不得。”

何雨柱说道。

“傻柱,你都25了,你爸这次回来,肯定很关心你找对象的事情吧?”秦淮茹再次含蓄的问道。

“那是肯定的,我爸这些年可是一直惦记我结婚的事情,”

“为了让我能找到对象,这次回来,送了我一双新皮鞋,还给我攒了五百块结婚钱。”

“有了这五百块钱,何愁找不到对象。”

何雨柱笑着道。

“你爸对你真好。”

秦淮茹一脸苦涩的道。

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以为何大清跟傻柱一样不在意这些传闻。

现在看来是想多了。

这几年,她为了让傻柱找不到对象可是煞费苦心。

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傻柱打打闹闹,傻柱给她吃的恨不得众人皆知。

每次给傻柱收拾房子和洗衣服那是恨不得全院人都知道。

时不时的还晚上去傻柱房间一趟。

搞得两人流言满天飞。

当然,傻柱找不到对象,除了流言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穷。

现在有了何大清五百块钱,找对象不要太简单,最关键何大清手上还有肉开路。

她可不想信何大清会把所有肉拿出来分给大家吃。

傻柱有了对象,就算何大清不说什么,对象也不可能让傻柱跟自己走得近。

显然以后傻柱是指望不上了。

可是放眼全院再也没有第二个傻柱。

一大爷刘海中倒是愿意接济她们家,甚至帮她把几个孩子养大,但是同样的就是刘海中夫妇老了,她家三个孩子要负责养老。

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一万个不愿意接受刘海中的接济。

“好香!”

“真香!”

正在地上打滚的撒泼的棒梗快速的爬了起来,冲向外面,小当和槐花两个小尾巴也跟在后面。

“傻柱,是你家传来的,肯定是你那个混蛋爸爸在做肉吃。”

“傻柱,我要吃肉!”

“你快回家给我装一碗肉,不,两碗。”

棒梗抱着何雨柱的腿摇晃道。

“傻柱,就这肉香,别说几个小的,就是我都忍不住。”

“要不你回去拿点肉来,给我家几个小的解解馋,就当姐求你了。”

秦淮茹哀求道。

“秦姐,不是我不给,肉已经下锅了,是我爸在做,而且他还非要亲自做,不让我插手。”

“要不然我就把肉拿来了。”

何雨柱说道。

“傻柱,我婆婆得罪你爸,我怎么说也要去给你爸道歉一下,顺带帮你把那几件衣服洗了。”

秦淮茹说道。

既然傻柱弄不来肉,那她只能另外想办法。

等肉熟的时候,让他家几个孩子去傻柱家找她。

几个孩子流着口水围在锅边,就算何大清不给,傻柱也肯定也会给几个孩子盛一些肉吃。

最关键,她想试试何大清对自己什么态度。

毕竟傻柱已经靠不住了。

要是何大清对自己不错,以后完全可以靠何大清。

就何大清那老不正经的,为了一个女人就可以抛子弃女,自己稍微使用一些手段,肯定能把他拿捏的死死的。

而且何大清能搞到肉吃,比起何雨柱可是有本事多了。

“何叔,真香,我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怪不得大家一个个夸你厨艺好。”

“何叔,这次来我主要代替我婆婆给你道歉的,她那人嘴就那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她一般见识。”

一进屋,秦淮茹就笑着对何大清鞠躬道歉。

“淮茹,说起来,我家柱子和雨水这些年多亏你帮忙,我还没感谢你。”

“至于你婆婆的事情,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跟她计较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大清说道。

心中却充满警惕,这女人亲自来,肯定来者不善。

“何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可是把傻柱和雨水当亲弟弟和亲妹妹,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秦淮茹对着何大清说道。

说完秦淮茹就进屋拿着何雨柱几件脏衣服出来,“何叔,你有没有脏衣服,我一起帮你洗了。”

何大清系统空间里面还真有不少脏衣服,倒不是他懒,而是真不会洗。

好像何雨柱也不会洗衣服,家里唯一会洗衣服的何雨水正在备战高考。

偏偏这个年代还不能请保姆,这个还真让何大清犯难了。

想了想,何大清觉得没必要为了讨厌秦淮茹这女人给自己找罪受,这样得不偿失。

反正他也准备把何雨柱撵走,没有何雨柱护着,秦淮茹也翻不起多大浪花。

“淮茹,你等一下,我还真有脏衣服让你帮忙洗。”

何大清打开包,装模作样的从系统空间把脏衣服拿出来。

“何叔,能帮你洗衣服我求之不得。”

秦淮茹开心的接过衣服,只要何大清需要自己,就不愁从何大清哪里要不到好处。

……

刘海中,阎埠贵,许大茂,许富贵四人有说有笑的从街道回来。

尤其是许大茂父子,乐的就跟一朵菊花一样。

“好香!”

四人不由抬起头,发现香味是从院里飘出来的。

院门口还围着不少人往里面张望。

看到刘海中几人,有人问道:“老刘,你们院里今天谁吃肉啊!真他妈的香!闻得我口水都流下来了。”

“瞎打听那么多干嘛?知道了也没你的份。”

刘海中白了对方一眼,现在有点后悔提前去举报何大清,应该把肉吃了再去举报。

“现在还能弄到肉吃,本事可不小,而且闻这香味,量还不少,我就是想知道是谁,出去好跟人吹嘘吹嘘。”

对方说道。

刘海中没有理会对方,直接抬腿进了院里。

“老阎,老刘,这次可是多亏我家大茂先见之明,要不然还真可能让何大清这家伙再次当上院里的二大爷。”

“你们两人可得好好谢谢我家大茂。”

许富贵说道。

“老许,我们帮你把何大清整进去,这不就是对你最好的感谢。”

阎埠贵露着招牌笑容说道。

“光一个何大清有什么用,还有那傻柱。”

许富贵说道。

刘海中和阎埠贵直接当做没听见,傻柱又对他们没威胁,自然不可能帮着许家父子对付傻柱。

“三大爷,你通知大家开会,我去找一大爷。”

刘海中实在不想跟许大茂父子一起,快速的离开。

“大茂,你跟你爸就在前院等着,我去通知大家开会。”阎埠贵也不想跟许大茂父子一起。

易中海家里。

“一大爷,何大清抛子弃女跟一个寡妇跑了,这可是我们院里的耻辱。”

“当时更是成为附近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

“让何大清这种人渣留在院里,肯定会影响我们四合院的声誉,我觉得必须把他赶走,替傻柱兄妹主持公道。”

刘海中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二大爷,你进来的时候没闻到香味?没看到何大清家门口聚集一群人?”

“她们可都是翘首以盼等着何大清分肉。”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

“赶何大清走,大家能同意吗?”

一大妈说道。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要赶何大清走。”

“要是大家以后犯了错,都学何大清请大家吃一顿,那院里还有规矩吗?”

“那我们几个大爷不都成摆设了吗?”

“一大爷,此风不可涨。”

刘海中说道。

“二大爷,你说的对,此风不可涨。”

易中海点了点头。

他跟贾张氏一样,非常不希望何大清留下来。

毕竟何雨柱也是他养老的备胎,他在何雨柱身上投入可不少。

何大清要是不走,何大清绝对不可能让傻柱给他养老,那他的投入就算是浪费了。

可以说,刘海中所说的正中他下怀。

围在何大清家门口等着吃肉的众人看到阎埠贵,有人笑道:“三大爷,你来凑什么热闹,等下肉熟了又没你的份。”

“哎呦,这不是许富贵吗?怎么,为了一口肉吃,准备向二大爷道歉?”

“你家大茂可是说了不稀罕吃这肉。”

大家本来就对搅屎棍许富贵没什么好感,加上何大清分给他们肉吃,而许富贵跟何大清又是仇人,肯定要好好讥讽一下许富贵一顿。

说不定运气好被何大清看见,等下分肉的时候能多分到几块。

阎埠贵狠狠的瞪了一眼许大茂和许富贵,就差没说,你们跟来干嘛?

毕竟他跟许家父子做的事情见不得人。

“不好意思,我是来看何大清好戏的。”

许富贵无视阎埠贵的目光,笑着对众人道。

“这好戏怕是要让你失望了,人家傻柱和何大清关系好着呢。”

“二大爷,三大爷,听见没,我就知道傻柱这家伙指望不上。”许大茂笑着道。

阎埠贵没有理许大茂,快速的向易中海家冲去。

易中海和刘海中刚起身,见阎埠贵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三大爷,发生什么事了?”

刘海中和易中海几乎同时问道。

“一大爷,二大爷,计划有变,傻柱跟何大清没有矛盾,这会是没办法开了。”

阎埠贵说道。

“傻柱不是恨死何大清吗?怎么会没有矛盾?”

刘海中说道。

开这会本来就是打着替傻柱主持公道。

现在傻柱都原谅了何大清,那这会就没必要开了。

“那可以给何大清开表彰大会啊!”

“人家何大清把肉分给全院吃,给他开个全院表彰大会一点也不过分。”

“当然,开什么会不重要,重要的是完成我们的计划。”

许大茂笑着走了进来。

本来他是想看傻柱跟何大清在全院大会上大战的好戏。

何大清在大家的支持下胜利,把傻柱气的半死。

然后何大清再在大家举荐下当上二大爷,再然后街道把意气风发的何大清带走审查。

说实话,这么完美的剧情看不到,许大茂觉得实在有点可惜。

“许大茂,你这话把我说糊涂了,说实话,我真的一句也没听懂。”

易中海满头问号的道。

“一大爷,何大清分肉给大家吃,为了就是收买人心当上院里的二大爷。”

“他这次能收买人心当上院里的二大爷,下次就能当上院里的一大爷。”

“像何大清这种不安分的就应该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许大茂说道。

“一大爷,我们怀疑何大清的肉来路不正,去街道举报了何大清。”

“开这会的目的就是让何大清当着全院人的面被带走审查,起到杀鸡儆猴作用。”

刘海中也不打算瞒易中海了,把目的告诉了他。

“那这事要是真的,何大清就要被抓去劳改,二大爷,这有点过了。”

易中海说道。

“是何大清坏了院里的规矩,我不这样做,任由何大清乱来,那院里就乱了套,我跟三大爷这也是迫不得已。”

刘海中说道。

“一大爷,何大清这次确实做的有点过分。”

阎埠贵附和道。

“二大爷,三大爷,那这会你们两人主持吧,我就不参与了。”

易中海还是非常爱惜自己的名声,这种败坏声誉的事他可不参与。

刘海中和阎埠贵也知道易中海的性格,也没有多说什么,离开了易中海家。


>>>点此阅读《四合院:棒梗偷草稿,造氢弹曝光》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