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楚小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团宠:大小姐今天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小说:重生团宠:大小姐今天又黑化了
分类:先婚后爱
作者:无霜
角色:阿诚,楚小姐
简介:黑帮头目的父亲与母亲突然意外身亡,楚璃被迫从皇家音乐学院退学放弃梦想回国继承家业,短短数年便把家族做到帮派第一。揪出谋害父母的幕后黑手,楚璃所有心愿已了。当仇家再次登门时,看着对方举起的枪,楚璃放弃抵抗,面带微笑的闭上眼睛……当楚璃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在声名狼藉的小歌手身上,她决定要把这手烂牌‘起死回生’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活着。但楚璃并不知道,有个男人从她昏迷之时就一直监视着她。

书评专区


阿诚,楚小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团宠:大小姐今天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重生团宠:大小姐今天又黑化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楚家老宅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火药和死亡的味道。

烟雾四起,整个庭院像一个诡秘的魅影,即将吞噬整个夜空。

喊叫声、尖叫声与枪声混杂在一起。

草地上纵横叠错着帮内兄弟。

别墅内,一个年轻女子冷静地看着这宛如地狱般的场景。

月光映在她白色纱裙上,仿佛镀了一层银光,宛如天使。

楚璃像是站在上帝视角看着人类自相残杀,而她却依然保持着疏离和纯净。

女子最后扫视一眼别墅外的嗜血屠杀后,转身返回室内。

楚璃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六名保镖,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但除此之外,他们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枪声越见减少,这说明对战双方的其中一方已经取得控制权。

而她,活不过今晚。

五名保镖死守在门口,剩余一人护在她的身前。

楚璃此刻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起码在今晚她终于可以解脱了。

扛了10年的包袱终于可以放下了。

十年之前,她还是个温斯顿音乐学院的学生。但父母兄长被暗杀后,她不得不扛起青龙帮这个担子。

用了三年时间平定帮中内乱,又用三年时间将地盘扩至江北。

曾经抚琴作曲的手指,如今却可以灵活拆卸各种枪支装备。

曾经挂满衣橱的纱裙全部尘封……

而风平浪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她查出是帮内叔父一手策划了父母意外,东窗事发后又公然倒戈红帮。

楚璃以牙还牙,亲手手刃了杀父弑母的凶手。

最后的心愿也了却了,她真的累了。

楚璃穿着她最喜欢裙子,坐在竖琴前。手指在琴弦上灵活的舞动。

伴随悠扬琴声,硝烟再次弥漫。

砰!

房门终于被撞开了。

保镖与敌帮交火,血腥味愈加浓重。

但楚璃依旧轻抚琴弦,仿佛周围什么都没有发生。即使一颗子弹已经打穿了她的右肩。

音乐与枪声混合再一起,这让任何人听了都会觉得鬼魅。

六名保镖是从小就培养起的死士,他们的使命就是用生命保护楚璃。

敌帮的人源源不断从门口冲进,六名保镖如盾牌一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挡在她身前。

终于,最后一个保镖也倒下了……

“楚小姐,好气魄,事到如今还有闲情逸致弹琴。” 她置若罔闻,闭上眼睛。仿佛陶醉于绝美的曲声。

数十把枪都锁定了这个的女人,这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青帮大小姐,这个曾经一人就挑了堂口的年轻女人。

阿诚看着眼前这个优雅却清冷的女人跟以往杀伐果断的楚璃判若两人,唯一不变的是那份冷静。

阿诚眼睛微闭,唇角微微抽动,最后轻声开口。

“动手。”

突然琴声戛然而止,楚璃身体一震。

鲜血不断地从她的背脊处流出,洁白的纱裙被染成红色。

楚璃轻轻一笑,然后用尽全身力气保持姿态,伸手触向琴弦。

“嘣!”

琴弦断裂。

她的鲜血像玫瑰花瓣一样洒在空中,最后溅落在地毯上。

楚璃慢慢跌落在地,看着窗外夜空的双眸,褪去嗜血残暴清澈如前。

\"终于,我自由了。\"

楚璃觉得自己好像在黑暗而荒芜的空间里走了很久,很久。

好累……

她想停下来,但看着前方黑暗中的一点星光,又迫使她继续前行。

终于那抹星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楚璃费力的睁开双眼,感觉差点被那耀眼的光线刺瞎,眯了好一会,她的眼睛才逐渐习惯。

看着身旁飘动的窗帘,还有那洒进来的阳光。

我,这是在哪里?

“唔……”开口说话,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

嗓子非常干涩,好像在被火烧。

她发现从醒来就听到一种规律持续的蜂鸣声。

准备起身,却发现四肢僵硬根本无法动弹 。

费了好大力气,终于转过头,看到是一台医疗机器在发出声响。楚璃这时才意识到,仪器上的线路正连接在自己身上。

楚璃试着说话,但只能从她裂开的嘴唇里发出干涩的低语。

就在她觉得筋疲力尽,眼睛开始耷拉着又要昏睡时,终于门打开了。

一个护士走了进来。

“啊!!“护士看见醒来的楚璃像见到鬼一样尖叫。

楚璃也被这尖叫声吓的瞬间清醒。

\"你…你醒了?\"护士不可思议的看着楚璃,然后立刻按了床头按钮,叫来了医生。

\"你感觉怎么样?\"护士睁大了双眼上下打量着自己。

“s…shu……“楚璃费力的吐出音节。

还好护士很机灵听懂了。

\"你要喝水吗?请等一下,我们要等医生来,问他你是否可以喝水。\"

门再次打,一个外国医生后面又跟着七八个医生。

\"Inconceivable!!\"

'腻好,卧是Dr.戴,腻nēng tìng庆楚窝竖话吗?“老外在问话的同时,同行医生开始在她身上放置不知名的仪器。\"

楚璃眨了眨眼。

除了发音不标准外,表达还是很清楚。

“s…”

\"她要喝水。\"护士马上跟医生表达了她的需求。

“少量多次,用滴管给她喂一些水。”

喝到水的楚璃,终于觉得喉咙里的那团火被熄灭了。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慕宸。你还记得我吗。”一个年轻医生走到楚璃身旁。

楚璃看了一会,然后微微摇头。

\"你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楚……”

她正想说出自己的名字,突然脑中涌现出一些记忆。

她完全被这些陌生的记忆弄糊涂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侧头看去,看到枕头上有一绺红绿相间的,头 ,发?

难道有人在她昏迷的时候给她染了头发?

嘀嘀嘀滴滴!!!

急促的机械声响起。

几个医生紧张的看着仪器数据的变化。

“你哪里不舒服?“

\"镜…给我。\"

医生和护士互相看了看。

镜子中一张苍白削瘦的脸确实是自己没错。

但刚才脑中突然出现的陌生记忆是什么回事?

在震惊中,楚璃又陷入了昏迷。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睁开眼已经看到那位主治医生和护士站在自己床边。

”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楚璃点了点头,身体状况明显比上次醒来要好得多。

“你还记得自是谁吗?”

“楚璃。我……昏迷多久。”

“十八个月。Dr.戴是你在美国的主诊医生,在你昏迷期间已经去过五个国家治疗。所有诊断结果都是…脑死亡。”

医生说的非常简单却也极为震撼。

楚璃沉默了许久,慢慢消化着刚才听到的事实。

楚璃已经死在了那个血腥的夜晚,却又在这个同名同姓同一样貌的“楚璃”身上苏醒。

她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清楚自己终于摆脱了青龙帮大小姐这个沉重的枷锁。

不用再过着担惊受怕却又不得不游走在枪淋刀血之中的生活。

楚璃闭上眼睛,慢慢接受那段陌生的记忆。

楚璃,21岁;超级富二代。

作词作曲全能型歌手。

出道第一年,白金榜前三就有两首是她的。

包揽所有奖项,被知名制作人评为华语乐坛最具实力新人。

一年32场个唱,刷新新人个唱场次记录。

出道第二年;

”年薪千万修音师了解一下。“一段疑似楚璃原唱走音音频在网络上被某修音师曝光。

楚璃高中同学接受采访”找枪手的事情我不清楚不好评论,我只知道她在高中时还不识五线谱……“

媒体挖出各种黑料。

所有作品都是斥巨资找枪手代劳。

所有奖项都是其富豪老爸买的。

所有现场都是假唱。

楚璃从‘华语乐坛最具潜力新人’的称号变为'楚璃唱的不是R&B而是RMB'。

黑幕爆出不久后,便有狗仔拍到楚璃花费三千万购买豪车。

正当吃瓜群众感叹,娱乐圈混不好就回家继承家业时。

楚璃开着新座驾的第一天便撞上桥墩。

她的伤势非常严重,只能靠仪器和药物维持呼吸。

***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楚璃整理好思绪后,平静看向医生。

\"暂时还不能,我们还需要对你进行检查和监测,以确保没有并发症。等你身体好了,你需要接受康复治疗,尽可能地恢复到你以前的身体机能状态。\"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刺耳的高跟鞋踏击地面的声音。

楚璃不悦的皱了皱眉,可能因为刚刚从昏睡中苏醒,她现在所有感官极度敏感。

紧接着门被打开,房间内迅速弥漫一股浓郁的香水味。

一个画着精致妆容,一身奢侈品的女人出现在楚璃面前。

\"宝贝儿!天那,我的宝贝女儿你终于醒了!“

又是一阵刺耳的高跟鞋声,接着楚璃充斥在浓郁的香水味中。

“太太,请您放开病人,她现在身体还非常虚弱。”慕医生及时的制止那个女人。

楚璃这才看清这个女人,秦月。

当初靠着未婚先孕嫁给了楚氏集团大太子,也正是如今楚氏集团主席,秦博翰。

在楚璃8岁那年,秦博翰终于受不了妻子的骄纵蛮横拜金的性格,最终离婚。

而秦月为了争夺楚璃的抚养权,利用媒体大肆卖惨,成功拿到楚璃的抚养权。

但她费力争夺抚养权并不是因为多爱这个女儿,而是她看准了女儿跟她拥有同样出众的外貌,是颗摇钱树。即使离婚时楚博翰已经给了她一大笔赡养费,但她并不满足于此。

秦博翰觉得女儿不在身边,有愧于她。所以对楚璃提出的要求几乎有求必应。

虽然他心疼女儿,但是他知道楚璃身边有秦月这个贪心的女人,不管给女儿多少钱,最终都会进入秦月的口袋。于是便派了一个会计师专门负责管理楚璃的日常开销。

这种做法让秦月极度不满,于是在楚璃面前她尽可能的挑唆父女关系。在楚璃的认知中,楚博翰就是个喜新厌旧,抛妻弃女的人。

楚璃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

看来这她以后的新生活会非常’精彩’。

\"宝贝儿,你没事吧?是不是头痛??!\"

秦月转向医生们,厉声喊道:\"你们愣在那里干什么,没看到她现在很不舒服吗!赶快给她治疗啊!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她是谁,她可是楚氏集团的大小姐知道吗!一群没用的废物!!“

“妈,你小声一点,你一说话我的头更疼了。“她对这个叫秦月的女人没有任何感情,既没有恨也没有亲情。但只要她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楚璃会做到表面的客气。

慕医生给了她一个感激的笑容。医生团队为她做完检查,将两人留在房间里。

秦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翘着腿,修长美腿从高侧开叉的长裙中一览无遗。完全看不出这个女人已经四十岁。

“诶,我的宝贝儿你终于醒了。“她夸张的叹了口气。

“看你憔悴的样子,妈妈真是好心疼。可惜你爸爸没有第一时间看到这一幕,如果他看到,一定会答应你任何要求。现在真是错失一个大好机会。等你爸爸来看你的时候,宝贝儿你一定要保持现在这种状态,让他心疼,然后帮妈妈跟你爸爸要一台游艇……“

楚璃看着秦月闪闪发光的眼睛,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在幻想着开着游艇惬意潇洒的场面。

秦月看着女儿面无表情又赶紧补充。“你昏迷快两年的时间,妈妈一直在身边照顾你。每天都在帮你祈祷,希望你赶快醒过来,果然老天都被妈妈的母爱感动了。所以你爸爸必须要做出补偿。“

\"楚…爸爸他知道我的情况。我所有的治疗费用还有治疗方案、转院都是他一手安排的。至于他想什么时候来看我,那是他决定的。现在我只想回家安心静养。妈妈.”

“回家?没错,还是女儿你想的周到,我们就趁着这个时间重回楚家,争夺你继承人的地位!”

楚璃侧目看了她一眼\"我有自己的家。\"

“你那种狗窝也叫家?你爸爸居然让那个什么会计师买那种破房子给你住,让媒体知道了,还以为楚家破产了!楚家对你真是太不同平了。宝贝儿放心,妈妈一定会给你争取最好的!”

狗窝?

在她获取的记忆里,她住的是繁华地段顶级公寓的六百多平复式豪宅,那也算破房子?

楚璃跟秦月很早就分开住了,楚璃一直由楚博翰从楚家老宅派来的管家跟佣人照顾,管家是从小看着楚璃长大。所以虽然楚璃没有父母在身边,但生活起居被照顾的还不错。

只是原来的楚璃,身在福中不知福,把对父母的恨意转为叛逆,性格暴躁,狂妄。

秦月有着自己多姿多彩的生活,有个女儿跟在身边当然不方便。她只有在有物质需求的时候才会来找楚璃,指示她去跟楚博翰索要。因为秦月认为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楚璃就已经完成了母亲全部的责任。

楚璃研究着秦月,这个女人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

楚璃并没有记忆中那种对秦月的恨,秦月爱钱,爱美,更爱自己。但却因为这些失去了老公跟女儿。

她现在只是觉得秦月是个很可怜的女人。

棱锐集团

诺大的会议室坐满了人,但此时却安静的可怕。

秦浩小心的拿起杯子,抿了口水,然后擦掉了额头上汗,一场会议下来自己的血压不知道又升高了多少。

他看了一眼坐在主位的老板。棱锐集团主席贺聿丞,国内第一大公司棱锐的执行总裁。

贺聿丞,名副其实的冰块脸,眉飞入鬓一双狭长深邃的双眸,却配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薄唇,致命的吸引却又极度危险。

如果不是老板这么可怕,相信国民第一男神的称号一定是他而不是他哥哥贺袹骞。

“散会。”贺聿丞开口,然后站起来离开了会议室。

确认老板离开后,会议室里的人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会议终于结束了。

总裁办公室

贺聿丞靠在窗边,面无表情的听着徐谦的报告。

“接到医院的通知,楚小姐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了。”徐谦看了一眼老板,然后看着手中刚拿到的检查结果继续汇报。

“除了长期卧床导致的轻度肌肉萎缩外,没有其它严重的后遗症。只要定期进行康复治疗就能痊愈。也没有脑损伤的报告。可能因为楚小姐还非常年轻,她的恢复速度比预想的要快,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医生预估三四个月左右她的身体会完全康复。至于事故有可能造成的PDST,医生建议进行心理治疗,但楚小姐拒绝了。”

“她醒来后接触过的人有哪些?”

“除了楚博翰派来的专家外,前任楚夫人秦月是第一个。她是在楚小姐苏醒的次日到医院去的。接下来的几天内,楚小姐的经纪人和助理也去过,但是楚小姐当场就把他们全部开除了。”

贺聿丞眉头一挑,但却没有发表意见,而是问道:”楚博翰来看他女儿了吗?”

“到现在为止,楚董还没有亲自去看望,但是他助理去看望过她。”

“还有…我们发现,楚董下令封锁了楚小姐从昏迷中醒来的消息。被她开除的经纪人和助理也拿到了封口费。一切都是楚董的人安排,相信楚小姐并不知情。”

“他是打算重新调查楚璃的事故原因?”

“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消息。就算他有,我们也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抹去了所有的证据和痕迹。他无论怎么调查,结果都是和当时警方得到的结论相同。”

“继续监视她。”

“是。”

贺聿丞略微停顿:“我哥知道吗?”

“应该还不知道。楚董封锁了消息,我们也是因为严密监控才知道她苏醒的消息。除非楚小姐亲自打给大少爷…”

贺聿丞点点头。“我不想他们两个有任何再有联系。”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总裁。”

徐谦鞠了一躬,然后离开。

四个月后

金帝公寓

楚璃撤掉了二楼的衣帽厅,改装成为音乐厅,室内摆放着各种乐器。

从改装初期,阿漾就负责监工。当时她觉得这个小小姐才刚刚出院就不知道开始出什么幺蛾子。

直到现在,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小姐,坐在钢琴前弹奏着她不知道的乐曲,音符在空气中跳动着,看着她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舞动着。

她被这美妙的音乐陶醉了。

尤其是这眼前的画面,楚璃身后的落地玻璃窗外,城市的夜景交辉如画,月光灯光洒在小姐身上,简直就是仙女本仙。

阿漾从小就在楚家长大,大少爷离婚后,她就派来照顾小小姐,所以这个小小姐有多少斤两她非常清楚。

虽然当时小小姐突然要进娱乐圈,大少爷也找了国际级的音乐家来帮小小姐学习音乐。但就小小姐那种三分钟热度的人,学了几个月连一首完整的曲子都弹不了。

怎么昏迷了快两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

以前,伺候这个被宠坏了的小小姐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她对父母都可以口不择言,何况对佣人对下属。被骂挨罚是常有的事,除了自己和管家,这里其它工人几乎都是新聘请的,对着小小姐没有人能忍受超过1个月。

而自己虽然很痛苦,但是她全家都受到楚家的恩惠,尤其是大少爷。所以即便再讨厌这个小小姐,她也都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忍了下来。

因为她出事,好不容易有了一段太平日子,没想到她居然还能醒过来。本来她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来面对那个刁蛮任性的小小姐,但却没想到,这个小小姐是不是因为有什么创伤后遗症,性格发生两极反转。

回到家的第二天,小小姐就把之前工作团队的所有人叫了过来。

服、化、道、健身教练,以及各种助理,加起来共十三人全部开除。

那时所有人对她还都很害怕,因为楚璃刚回到家对所有人的态度都很疏离。

直到一次自己端燕窝给小小姐,不小心被地上的线绊倒,燕窝全部洒了出来,就在自己准备好接受挨骂惩罚的时候,这个跋扈的小小姐,居然拉着她的手走进卫生间帮她冲洗,最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跟自己道歉。

“不好意思,刚买的电吉他还没来得及整理好线,害你被绊到。”然后对着自己歉意的一笑。

这时她才发现,小小姐居然会笑,而且笑的那么迷人。然后不知怎的鼻子一酸,就哭了出来。

“被烫伤了吗?很疼吗?家里有没有烫伤药?”阿漾看着小小姐微微蹙眉,满脸关切,然后哭的更大声。

楚璃轻轻叹了口气,眼神温柔。”对不起,都怪我不小心。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吗?\"

阿漾哭的发不出声,只是拼命摇头。

楚璃看着阿漾脸上眼泪与鼻涕齐飞,忍俊不禁,用纸巾帮她擦掉。

诶,都是‘她造的孽’。她知道曾经那个‘楚璃’是怎么对待她们的。

阿漾像是开闸的洪水,她全身都在颤抖,有委屈有感动。她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的发生。这感觉就像一场梦。

琴声停止,思绪被拉回,阿漾欣慰的看着眼前那个出色的少女。

“小姐,你都弹了好几个小时,休息一下,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当楚璃抬眸看着阿漾时,眼睛微弯,她觉得自己心脏骤然顿了一下。

她几乎忘记了出事前小小姐的样子,因为她每天都顶着一张画着夸张的脸,恨不得把所有颜色都在眼皮上涂一遍,就连衣服打扮也是怎么夸张怎么吸引眼球怎么穿。

而现在的小小姐,每天不施粉黛但自己总是被她的绝美的脸蛋惊艳到。

楚堃集团 董事长办公室

“这次又有什么要求。”楚博翰一边在一份又一份文件上签字,一边问刚进来的助手。

傅言拿起签好的文件,又给老板签了一叠,同时开口说道。

“小姐让我为她推荐一个新的助理。我给她发了一份候选人名单,最后她只选了一个。”

“一个?”楚博翰停下笔,看了傅言一眼。

“我以为小姐会替换她炒掉的五个助理,但是她说目前的情况一个助理就够了。”

‘’您看…我需不需要再安排些人给小姐……“

”不用,就按照她的意思去做吧。“

楚博翰揉了揉眉心。\"她最近怎么样?\"

”小姐,刚重新装修了二楼“。

楚博翰等了一会,又问”只有这些?“

\"是的,小姐出院后只是解散了原来的团队,重新装修了二楼之后就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傅言如实回复。虽然他也觉得这不是小姐的一贯行为风格。

”这几个月有一直给她转账吗?她没有要求增加金额?“楚博翰有点不太相信。

”根据会计师的汇报,小姐最近除了装修支出几百万后,其余只是几万块的置装费,并无其他大额花销。甚至并没有动用账户里的钱。“

”几万块置装费?“楚博翰用力按了按太阳穴,以前一件衣服都要十几万,现在居然才花几万?这女儿不会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吧。

傅言清了清嗓子。

”夫人…额,秦女士最近有打过几次电话来,她要求你给小姐买一艘游艇,作为她康复的奖励。“

“奖励?是我女儿需要,还是她要?那个女人把我们女儿的意外当成什么了?”。楚博翰闭上眼睛,试图平息自己的怒火。

这对母女总是能成功的让他头疼。

“夫…秦女士应该多次要求小姐跟您提,但小姐没有说,所以秦女士会直接找来。”

“其实…董事长,小姐出院后您几乎没有去看过她…我觉得小姐醒来之后变了很多,您应该抽时间去看看她。”傅言忍不住还是开口。

“……自从少小姐醒来后,我和少小姐亲自和电话都说了好几次。我觉得少小姐已经……变了。”

“检查报告不是说没有后遗症吗?会变是正常的,毕竟出了那么大的事故又昏迷了这么长时间。”楚博翰不以为意。

“我跟小姐谈过几次,她的谈吐举止甚至是想法都非常有深度,跟过去完全不同。”

楚博翰靠在座位上,轻声笑道。”这不是很好吗?说不定她经历了这些之后,就顿悟了呢。如果她真的变成像你说的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只希望这不是什么暂时的,也许这又是秦月教唆的,不知道后面又打什么主意。“

”老傅,我对这个女儿没有太高要求,老爷子也不喜欢她。之前她也做过不少让楚家丢脸的事,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满足她的物质要求,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我必须把整个家族的利益放在首位。“

”董事长,我明白了。那……“

傅言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问道:”您打算见小姐吗?”

”她如果想见我,可以随时来我办公室。“楚博翰低下头继续看着堆积的文件。

****

刚做完恢复训练的楚璃满身汗水的坐在健身室里,现在体能已经恢复了八九成。

透过玻璃窗,看着重新装修好的房间,楚璃满意的笑了。

经过改造,二楼中心区域被设置成音乐厅,用来摆放乐器。连接音乐厅的是一个迷你录音棚,虽然空间很小,但是应有设备一应俱全。

拆掉了原来设置在转角处的酒柜吧台,改成了书柜。又拆掉了壁柜做成了一个密室,里面放置了十几台电脑并连接悬挂投影。

看着的设备,楚璃还不是太满意。还有一些东西是在正规渠道买不到的。

楚璃叹口气,退出房间,用虹膜锁定。这个房间只有她能进入,因为里面的一些设备是通过非正常渠道购入,所以暂时不宜被人发现。

上一世的楚璃,为了掌管青龙帮。不止接受严酷的体能训练,近身搏击,专研枪械武器,还要接受国际顶级骇客的教导。

那个时候学会这些技能是能生存的必要条件。

而现在,楚璃希望这些技能辅助她去实现上一世没有达成的愿望。目前她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建立一个成功的事业。

楚璃决定继续原来楚璃的音乐事业,而这也是她上一世的专业爱好。

但这一次她要靠真正的实力去拼搏。

她需要一个机会,一个让大众重新认识她的机会。

***

”老板,这些你打算怎么处置?”纪文东,刚刚上任成为楚璃的私人助理。

虽然之前很多人给他打过预防针,说这个楚家大小姐非常难伺候。但是为了高额薪水他还是决定应聘。

然后他也发现,八卦确实不可信。

“如果有你喜欢的,你可以留下,不然就捐出去吧。”

纪文东看着手上拿着的限量款十寸高跟鞋,虽然过季了,但确实全新。衣柜、鞋柜里的东西几乎有一半都是新的。

楚璃看着地上摆满的衣服鞋子,觉得这些东西大概是捐不出去。

“好,我会看着处理的。还有老板最近网上有一些关于你的言论……我觉得你应该要知道。”

楚璃好奇的拿过手机。

“楚璃被爆身亡”8909赞

“过气歌星C某,社交账号全部清空,疑似抑郁症自S。” 20赞

“关心她不如关心流浪狗…” 987赞

\"十八线小明星的日常炒作\" 589870赞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100赞

“祈祷,不是真的”345 赞

关于楚璃的话题很快被置顶。

越来越多的网友都在讨论楚璃,一小部分是她的真爱粉,希望她早日复出歌坛。还有一部分黑粉,不断地对她进行谩骂诋毁。但绝大部分是吃瓜群众,他们只是因为觉得无聊,想找点话题,为了八卦、取笑、挖苦楚璃。

总之,销声匿迹许久的楚璃,重新回到舆论漩涡中心。

“这种早该封杀了。“

”应该是官方清空她的账号。“

”相信我,不出一个月楚璃就会复出,这是营销手段,打苦情牌。“

”之前爆出她车祸重伤,根本就是个骗局。我听内部人透露是她勾引一哥H某某,一次中招,这一年多她躲到国外生子……“

”万人血书,求H某某身份。“

”H某某已有未婚妻。“

”小三,不要脸,大家一起抵制。“

”大瓜,C某孩子的父亲是国民男神HBQ“

\"楚狗,别拉我家男神下水。\"

‘爆料真实,有人看见楚璃多次出现在贺袹骞身边,有几次是在酒店楼下……。贺家已与裴家联姻,今年内完婚。所以楚躲到国外去生子。”

贺袹骞的粉丝们被激怒了。

“律师函已发出。”

“@贺袹骞请出来澄清!”

“@贺袹骞团队是不是吃屎的,还不出面维护自家艺人。”

“我们心疼 裴心心!”

“贱人,蹭流量蹭远一点。”

“理解男神,楚璃脸蛋、身材确实完美。”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讨论,火上浇油, 楚璃被拖进了贺袹骞和裴心心这对未婚夫妻的绯闻中。

呼~楚璃只觉得脑仁疼~看来自己的复出之路看来非常艰难。

在一家高档美容院的水疗中心

优雅舒缓的古典音乐轻轻响起,伴随着空气中淡淡的茉莉花香,让人身心格外放松。

“天那!”

静谧氛围突然被打破。

“心心!你快看手机!”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裴心心懒洋洋地问道,她此刻正享受着按摩并不想被打扰。

“快看,网上都在议论你和袹骞还有那个楚璃!“

“什么?”裴心心听到楚璃的名字,顿时脸色一黑。

她从朋友手中抢过手机。

朋友看着裴心心的表情,从皱眉、嘲笑、轻斥,最后竟然得意的笑出声。

”我就快跟贺袹骞结婚了,她最好不要再弄出什么乱子。“裴心心好不容易,搞定自己之前的乱遭事情,现在任何事都不可以影响她跟贺袹骞的婚事。

”有什么好担心的,现在网民都在集体声讨那个贱人。你才是未来的贺家大少奶奶。“

听了好友的话,裴心心得意的笑了。

***

某外景拍摄地

”你跟我说实话,有没有脚踩两只船?“昊东严肃的看着好友。

”你在说什么?“贺袹骞一脸莫名奇妙的看着好友兼经纪人。

”……,我问你!楚璃肚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犹豫过后,昊东还是单刀直入的问了。

还没咽下水直接被贺袹骞喷了出来。

黄金高地公寓。

“这些人真是可恶了,越说越过分了!”纪文东怒气冲冲的翻看手机。

”老板要不要给他们每个人发封律师信,我们告到他们倾家荡产!”

楚璃端过两杯冒着香气的茶杯,自己轻酌了一口。然后把另一杯递给纪文东。

“托人买的六安瓜片,刚泡好,你尝尝。“楚璃吹过杯盏上的热气,享受着茶香。

纪文东看着老板好像丝毫没有受到绯闻的影响。

“老板,这个时候你怎么还这么淡定,还有心情喝茶?”

“趁热喝,快尝尝看。”

“对不起,我喝不下去。你才刚清空社交账号,他们就马上开始造谣!!我们必须要采取行动,不能人有他们任意下去!“纪文东准备打给律师。

“他们说怀孕的是我,又不是你,这么着急干嘛。”楚璃淡定的说。

“这种舆论会影响你的形象,我当然着急了!!“

“来我这里工作之前,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我楚璃的“事迹”吗?”楚璃毫不在意的反问。

纪文东皱了皱眉头”…但那些都是假的,老板你根本不是那种人!“

“那是因为你只见过现在的我。以前的我确实跟现在网上说的差不多。“

当然,今天这个八卦确实是假的。根据她的记忆,楚璃只是明恋贺袹骞,但两人并没有任何关系。

“那就让他们看到现在的你!”

楚璃赞同的点了点头“现在我需的不是律师,而是一个好的契机…”

纪文东的手机突然响起。

“没错,我是楚小姐的助理。但我们现在不接受采…”纪文东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说。

“……”

拿着电话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动作僵直的把手机拿给楚璃。

“是…是KING…”

KING,国际顶级音乐制作人。

“你好,我是楚璃。”

“你发给我的两张demo,我听过了。“

“所以?”

“你还有其他作品吗?”

“有”

“有多少?”

“足够做一张全集。“楚璃又重新给自己添了杯茶,耐心地等着对方回复。

“恕我直言,这些歌是你本人创作的吗?“

“是的。”

”我非常欣赏你的作品,这是我近年来听过最有灵魂的两首曲子“。这两首歌简直能直击人的灵魂深处。它触及了自己埋藏在内心深处的伤痛,却又激发他动力。

听出对方话里有话“谢谢你的欣赏。”

“我迫不及待想要把这些歌曲打磨出来,让它尽快问世。但是……”KING在这个圈子数十年,他非常清楚一首成功的音乐,离不开粉丝的支持。

“KING先生有话可以直说。”楚璃知道他犹豫什么。

“楚小姐你无论曾经或是现在的风评都非常差…所以,我希望可以跟你合作。希望你可以成为我们旗下的作曲家。”他是很喜欢她的才华,但是她也代表了很大的风险。

“抱歉,我创作的歌只会自己唱。”楚璃拒绝的很干脆。

对方沉默许久。

“楚小姐,我想跟你见面。”


>>>点此阅读《重生团宠:大小姐今天又黑化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