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盛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家团宠:满级大佬她快穿回来了》最新章节

小说:全家团宠:满级大佬她快穿回来了
分类:马甲
作者:云婖歌
角色:余文,盛黎
简介:【无男主+团宠+亲情向+玄幻】被穿越者夺走身体十多年的盛黎,带着自己从时空快穿局练成的满级大号杀回来了。建集团,寻亲,藏马甲,盛黎收拾穿越者留下来的烂摊子,打算快快乐乐的当个豪门。却没想到,自己的家人,以及那些从快穿界穿过来的大佬们,早就知道她有马甲了,而且都在暗戳戳扒她小马甲。修罗场前:盛黎:“撕其他人的马甲,感觉真爽!”修罗场后:盛黎:“什么马甲?我没有,真的,你们要相信我

书评专区


余文,盛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家团宠:满级大佬她快穿回来了》最新章节

《全家团宠:满级大佬她快穿回来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余文,我让你查的事情,查到了吗?”

S市,盛世集团。

大厦二层办公室内。

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女孩,朝对面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问道。

女孩锁骨上纹着一朵半盛开的玫瑰,染着一头酒红色及腰长卷发,瓜子脸,四肢纤长,肤色冷白。

身穿黑色一字肩上衣,跟同色系束脚工装裤,马丁靴。

异常精致立体的五官,加上罕见的紫罗兰色双瞳,给人一种混血儿的既视感。

余文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将笔记本电脑递给女孩:

“盛黎姐,查到了,吴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吴一啸,果然想在昨天的拍卖会上对你动手!”

盛黎勾唇冷笑:“没能得逞,真是太可惜了。”

“不,盛黎姐,他们得逞了,但他们抓错了人。”余文拿过电脑:“我们派到吴氏集团的间谍说,吴一啸昨天从拍卖会回去以后,抓了一个跟您男装扮相十分相似的青年回去。”

“你看,这是他发来的视频监控。”

余文放大视频,只见,灯光昏黄的地下室内,一个长相跟盛黎一模一样的青年,被吊在半空中。

他眼睛半睁不睁,唇色惨白。

似乎快要失去意识了。

盛黎脸上的神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调查过这人的身份了没?”

“查了”余文回答:“这个青年叫沈慕白,跟您同年同月同日生,五岁去了国外,昨天刚回国,父亲是沈氏集团的董事长沈晟睿,母亲叫墨文心,除此之外,他好像还有几个哥哥,其中一个就是鼎鼎有名的沈二爷。”

盛黎听到余文这么说,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一脸若有所思。

余文看着视频上的沈慕白,转头小声说:“因为盛黎姐你从不接受媒体记者访问,只跟吴一啸见过一面,当时穿男装的模样的确和这个沈慕白很像……也难怪吴一啸他会抓错人。”

盛黎握着鼠标轻轻滚动滚轮,不断放大画面。

随着画面的放大,她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和认真了,甚至还夹杂着一丝丝期待。

余文试探着问:“盛黎姐? 咱们现在怎么办?要管这件事吗?”

在他看来,这个沈慕白被吴一啸抓走,纯属倒霉。

他们根本不需要多管闲事。

“他的定位在哪?”盛黎没有回答余文的话,而是开口反问。

“定位在……西山别墅区”余文的十指在键盘上飞速弹敲:“具体的还需要再进行精确定位才行……盛黎姐,你不会是准备亲自过去救人吧?”

盛黎轻轻嗯了一声,径自站起身。

余文脸上表情惊讶:“为什么啊?盛黎姐,您是想卖沈氏集团一个人情吗?还是说…您跟他认识?”

可如果是认识的话,他怎么从没听盛黎姐提起过?

“你用不着问这么多,我救他自然有我的原因。”盛黎从沙发上站起来:“余文,你让人备车,我去拿点儿东西,等下就出发。”

……

路上。

余文迅速查找那青年的精确定位。

盛黎则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一边按揉太阳穴,一边陷入回忆。

自从四岁那年,经历了一场8级大地震以后,她不光跟家人失散,还被一个来自异世界的穿越者,强行夺走了身体。

若不是途中被一个恰巧经过的快穿系统所救,她恐怕早就因为魂飞魄散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为了能早点把自己的身体夺回来,这些年,她以签约宿主的身份留在时空快穿局,不断往返各个位面,完成任务,努力积攒积分。

直到一年前,十九岁生日当天,她才终于成功攒够三千万积分,朝快穿主神许愿,重回这个世界,将那个占据自己身体的穿越者,从自己身体里面撵了出去。

然而,身体虽然夺回来了,但很多遗留下来的问题还需要她来亲自解决。

在她为夺回身体,不断往返于时空快穿局和各个位面,努力完成任务的时候,那个穿越者顶着她的身份,到处胡作非为,乱讲义气,宁可去流浪,也不肯去孤儿院,就连个学历都没有,而且还偷渡去国外。

导致她把身体夺回来的时候,人正身处于国外的贫民窟,口袋里不但一分钱没有。还背了上千万的债务,以及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仇家。

本来,她从快穿界回来以后的第一件事,是想寻找自己亲生父母的。

但就是因为天天被仇家围堵,导致她创建盛世集团时,都无法上媒体露面,只能先想办法回国创业,还清了债务,然后再派人按照自己记忆中的父母特征,去搜寻他们的下落。

想到这,盛黎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深深叹口气。

忽然又回忆起那个叫沈慕白的青年。

那个沈慕白跟她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就连眼睛的瞳色都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他们两个长这么像的原因,到底是出自于偶然,还是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血缘关系?

他会是她的家人吗?

……

与此同时。

西山别墅区,某地下室。

吴一啸皱眉看着吊在半空中,陷入昏迷的沈慕白,语气不耐烦的问:“能确定眼前这家伙,真的不是盛世集团的盛总吗?”

“能”保镖点点头:“这个家伙个子太高了,而且身材和声音都跟我们记忆中的有差距,应该是抓错了。”

“见鬼,居然长得这么像……那这小子的身世背景调查完了没有?”吴一啸咒骂了几句,紧紧皱着眉头:“调查结果要是没问题的话,赶紧把这小子灭口解决掉,以免夜长梦多。”

“查到了,但吴总,情况有点不妙啊。”秘书将平板电脑递过去:“这小子叫沈慕白,昨天刚回国,是沈氏集团的五少爷。”

“沈氏集团?”吴一啸动作顿了顿。

秘书点点头,继续说:“这个沈慕白还有几个哥哥,其中一个叫沈蓦北,是跨国集团黑玫瑰的董事长…被人称为沈二爷…”

听到沈二爷这个称呼,吴一啸正准备点烟的手微微抖了抖,直接一指头戳在了打火机的火苗上。

他疼的急忙甩开手。

秘书苦着一张脸,正准备问问吴一啸,要不要赶紧把人放下来,忽然听到外面有保镖的惨叫声。

吴一啸猛然回过头。

只见,有个纤细高挑的身影,带着一群人从外面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

“吴总。”盛黎看着吴一啸,握着一根沾满血迹的长鞭:“听说你昨天为了抓我,煞费苦心,最后还抓错了人?”

吴一啸看着盛黎,那表情就像是见了鬼一样:“你,你是盛世集团的盛总? 你是女的?”

可之前他见到的,不是一个男人吗?

不,不对。

吴一啸忽然想起自己那天看过的盛总,只有一个侧影,而且身上披着有些肥大的西装,头发颜色也不太一样,看上去的确比眼前这个沈慕白瘦小了好几圈。

可因为当时他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所以直接忽略了。

看到吴一啸盯着自己发愣,手上也没动作,盛黎忽然甩出长鞭,动作干脆利落的抽断吊着沈慕白双手手腕儿的那根麻绳,将沈慕白卷入怀中,让手下帮忙扶好。

吴一啸见状,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转身朝自己身边的保镖一挥手,指着盛黎的方向怒道:“都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抓人!?”

盛黎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朝自己扑上来的保镖,压根儿不屑于和他们纠缠 ,侧身交给自己身后的手下去处理,自己则一鞭子鞭子卷住吴一啸的脖子,将他猛然拽到自己面前。

吴一啸看着盛黎清冷魅惑的紫罗兰色双瞳,精神一阵恍惚,但下一秒又猛然咳嗽起来,脖子上不断缩紧的长鞭,使他呼吸困难。

他开始拼了命的挣扎,盛黎直接让他单手提起,狠狠甩摔在地。

吴一啸张大嘴,连哀嚎都来不及,就脑袋一歪,陷入昏迷。

余文从旁边走了过来:“盛黎姐,不远处好像有人过来了,此地不宜久留。”

“撤”盛黎说完,也不管地上的吴一啸是死是活,直接带着沈慕白离开西山别墅区,开车扬长而去。

而就在她离开以后不久。

有排黑色私家车,开到盛黎刚刚离开的地方,刹车停了下来。

有个肤色冷白的男人,推门走下车。

他看起来有近一米八九的身高。

宽肩窄腰。

三件套式的深蓝色复古西装,衬得他双腿修长。

五官精致的脸上,一双淡紫罗兰色的瑞凤眼,自带一股不好接近的高冷感。

那些走在他身后的保镖来到吴一啸关押沈慕白的地方以后,率先跑进去,但马上又跑了出来,朝男人恭敬的说:

“二爷,我们没看到五少爷,但却看到吴一啸晕倒在里面。”

“人不在?”沈蓦北重复了一遍,声音瞬间冷了几度:“被谁带走了?尽快去查。”

那保镖赶紧应声,转身去别墅区的四周进行排查。

等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左右,助理拿着手机从外面急匆匆走进来,朝沈蓦北说:

“二爷,找到了,就在半小时前,有一个红色长发的女人把五少爷带走了,别墅区的监控录像有死角,所以只录到了她的背影,但她的车牌号我记得,好像是盛世集团的人。”

沈蓦北转身就往外走:“把地上的吴一啸带上,其他人迅速去查。”

“是!”助理点点头,刚准备转身离开,却又被沈蓦北叫住。

沈蓦北看着他:“五少爷出事的事情,沈家那边,有人知道吗?”

助理摇摇头:“事情发生的突然,暂时还没人知道。”

“嗯,他们不知道就好,暂时先别跟他们说,省着让他们担心。”

沈蓦北转身上车:

“至于盛世集团那边,必须要在今天之内,给我查个水落石出,S市的机场还有火车站也别忘记派人过去看着,顺便联系警务人员,一定要尽早把人救下来。”

……

盛世集团。

盛黎带着沈慕白回来以后,碍于男女有别,不方便给沈慕白上药,于是便找了专门的医生,让他用自己的药膏给沈慕白上药。

大夫给沈慕白进行仔细检查,并上药包扎,等全部做完后,才恭恭敬敬的朝盛黎说:

“小姐,这位少爷只是皮外伤发炎,导致的高烧昏迷,等过一会儿烧退了就没事了。”

“嗯,知道了”盛黎站起身,看大夫把自己的药膏递过来,随手收到一旁。

大夫看着那盒被盛黎收起来的药膏,心中挣扎了片刻,才试探着问:

“小姐,我能不能问一下,您刚刚拿的药膏是在什么地方买到的?”

他刚刚帮忙上药的时候,就感觉到那个药膏效果非常不错。

刺激性很小。

“这个东西不是买的。”盛黎说完也没多解释,而是朝沈慕白的方向努努下巴:“大夫,麻烦你再抽他一管血,我要和他做dna鉴定。”

医生还是很好奇药膏的事情,可看盛黎似乎没有把话说完的打算,只能遗憾的点点头,拿出针管给沈慕白和盛黎抽血。

抽完血以后,医生将这两管血液放进特制的容器中仔细装好,顺便拿了一张表格递给盛黎。

盛黎仔细填好表格,在上面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并多花了一笔钱,做三小时加急鉴定。

等一切确认无误以后,才打电话喊余文去送医生离开。

然后自己靠坐在一旁,边定时给沈慕白更换额头上的退烧贴,边靠坐在一旁,静静翻阅书籍。

差不多两三个小时过后。

躺在沙发上的沈慕白,随着高烧消退,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眼前的天花板,视线一阵模糊,等恢复清醒以后,马上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猛然翻身坐起来,一脸防备的朝正低头看书的盛黎问:

“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带来到这个地方? 这是哪儿?”

因为盛黎低着头,沈慕白看不到盛黎的正脸。

盛黎翻书的指尖微微顿了顿,下一秒,抬头看向沈慕白,给他递了一杯水:

“这里是盛世集团,你现在在我的办公室,是我救了你。”

说完,盛黎又在心底默默补充一句,当然,你会被吴一啸抓走,也是因为我。

沈慕白看着盛黎的眼睛,没有伸手去接水杯,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

像是傻了一样。

“……”盛黎也一言不发的凝视着沈慕白那双跟她一模一样的眼睛。

几十秒后。

沈慕白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

他声音颤抖着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

“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盛黎凝视着他的眼睛:“名字叫盛黎。”

沈慕白呼吸有些急促,他扑过来,猛然一把抓住她的手:“你,你父母是谁?”

“不记得了”盛黎任由他抓着:“自从四岁那年的那场地震以后,我就跟家人失散了,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是流浪长大的。”

之所以是流浪,而不是在孤儿院长大,主要是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是穿越者不想去孤儿院,所以宁可流浪。

这事儿不算什么秘密,早晚都能够查出来的。

“没错,是四岁…”沈慕白失神的呢喃:“那,你记不记得沈思雅这个名字?”

盛黎被沈慕白握住的那只手微微动了动。

脑中忽然浮现,地震中,四周建筑物坍塌,一个女人四处哭喊“思思”这个名字,而她在废墟中朝女人伸手哭喊,最后却被逐渐掩埋的画面。

“我,我曾有一个龙凤胎妹妹”沈慕白声音颤抖着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直到四岁那年,因为一场大地震,我们在慌乱中失散,从此再没见过面。”

他声音哽咽:

“余震过后,我和父母去翻过废墟,去过孤儿院,甚至还曾因为一个不是特别可靠的消息,而举家跑去国外寻亲,但许多年过去,还是没有妹妹的下落。”

听到沈慕白说这些,盛黎的心漏跳了一拍,沉思片刻后,才缓缓说:

“虽然我对亲人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我隐约记得,小时候,我房间里有一个紫色薰衣草小熊,还有个好看的女人管我叫思思,我经常跟小伙伴在草地上听她讲故事,四周的建筑全都是米白色……还经常会吃到很好吃的烤饼。”

只不过这些都没办法作为寻找亲人的特征,所以这一年来,她寻找亲人的时候,根本用不上这些记忆碎片。

“烤饼是奶奶做的,里面牛肉馅的,不放洋葱。”沈慕白赤红了眼睛:“因为你不喜欢洋葱的味道,总是在吃的时候把它挑出来……跟你一起玩的不是小伙伴,是我,还有几个哥哥,跟姐姐。”

“至于你记忆中的米白色建筑,那是咱们家的别墅,余震过后,咱们家别墅重建的时候,爸妈他们又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你的房间,我们一直都留着。”

说着,他翻找到外套里怀揣着的手机,在相册里面找到一张米白色别墅的照片。

照片上,米白色的别墅宽敞明亮,还带一片绿茵茵的草坪。

而看起来才两三岁的小盛黎,正跟小沈慕白一起坐在草地上,伸手抓蛋糕。

在他们俩人旁边,还坐着一男一女。

女的是非常漂亮的古典型美女,身上穿着旗袍,长着一双杏眼,看上去温柔的不得了,有点大家闺秀的感觉。

男的五官英挺,长着一双罕见的紫罗兰色双瞳。

他们俩人靠在一起,气氛温馨。

沈慕白指着他们两个:“这是咱妈,叫墨文心,这个是爸爸,叫沈晟睿。”

闻言,盛黎轻轻点头,手缓缓反握住沈慕白的指尖。

眼前的照片,正是她记忆中,那片米白色建筑。

在这之前,她只是因为自己跟沈慕白长相相似,有些怀疑两个人之间的血缘关系,所以才让医生顺便做了鉴定。

可如今,盛黎已经可以完全肯定。

眼前这个人,就是她的哥哥。

沈慕白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诶,你还受伤呢,先别动”盛黎欲要把他推开。

但沈慕白却紧紧抱着不肯松手,他哽咽着问:

“思思,这么多年,你都去哪儿了?”

沈慕白一边说一边挽起袖子,亮出胳膊。

上面全都是被鞭子抽打的痕迹。

沈蓦北看着他的伤,眸色暗了暗,解开他扣子,检查沈慕白身上其他地方受的伤。

盛黎给沈慕白倒了一杯水,顺便开口解释:

“二哥,你放心,五哥身上的伤,我已经让人给他上过药了。”

“至于五哥被吴一啸绑架的事儿,仔细说起来……的确和五哥没什么关系,其实那个吴一啸要抓的人本来是

沈蓦北蹙眉:

“这种事至于特地通知我,让我打电话吗?沈司琛他自己就不会联系其他医生?”

“不是的,二爷。”助理小心翼翼的看着沈蓦北:“是因为老夫人只要您上次给她找的家庭医生,说只有那个医生的针灸最管用,大少爷那边没有联系方式…所以才联系我…”

“是这样,那你跑一趟,开车去王医生那边,把他接到沈宅去。”沈蓦北脸色凝重:“记得动作要快,奶奶的事情不能拖。”

“老夫人,其实……”马春看向沈司琛,心中回想起这些年,沈司琛做的点点滴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上前一步,想说这蜂蜜山楂丸的主意,其实是大少爷想出来的。

结果却被沈司琛一个眼神制止住。

马春叹口气,赌气般闭上嘴。

沈司琛走过去,温和的道歉:“对不起,奶奶,是我太粗心了。”

他仍然没有变脸色,甚至还体贴的给刘荣的手边递过几张湿巾,给刘

他说完就拉着盛黎的手腕,转身往刘荣的房间方向走。

沈晟睿,墨文心,沈慕白,紧随其后。

沈司琛看着空荡荡的手,叹口气,最后也跟着走了过去。

刘荣年纪大了,刚刚朝沈司琛发了一顿火儿以后,现在已经靠在那儿打着瞌睡,睡着了。

沈蓦北朝盛黎看了一眼,示意盛黎自己过去。

盛黎点点头,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蹲在刘荣手边:

“奶奶…我是思思

“没事,不烫”盛黎毫不在意,凑到那些菜附近,吸了吸鼻子:“好香,大哥,可以开饭了吗?你厨艺真是太好了!”

说真的,盛黎去过那么多个位面,除去血族和人鱼那些不吃正常人类饭菜的世界以外,像她大哥这样,可以一边做菜,一边收拾厨房,保持厨房卫生整洁,饭菜摆盘精致的男人,她真是第一次看见。

“嗯,当然可以,马姐,麻烦你找几个人进来端菜。”沈司琛像是牵着小孩儿一样,随手从冰箱里面
>>>点此阅读《全家团宠:满级大佬她快穿回来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