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娇娇,魏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嘘!暴君又在偷偷宠他的小娇娇》最新章节

小说:嘘!暴君又在偷偷宠他的小娇娇
分类:古言甜宠
作者:一只小奶喵
角色:云娇娇,魏王
简介:拥有妹控哥哥的天才丹师云娇娇从小被娇宠长大,奈何一朝渡劫失败,穿成哥哥为救帝王而死,却被帝王厌恶的贵妃。帝王:朕只能做你的哥哥,你不要肖想朕的感情!云娇娇面上可怜兮兮实则心花怒放,小心翼翼试探:真的?我哥哥可不好当。帝王:只要你哥哥能做到的,朕都可以!从此云娇娇深刻的教育了帝王什么叫哥哥不好当。直到后来帝王深情看着云娇娇:娇娇,朕不想再做你的哥哥,做你的夫君可好?云娇娇昂首挺胸:不好!

书评专区


云娇娇,魏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嘘!暴君又在偷偷宠他的小娇娇》最新章节

《嘘!暴君又在偷偷宠他的小娇娇》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痛,胳膊好痛,像让人打了一样。

可是怎么可能?她云娇娇是修真界界宝级丹修天才。

连出门逛街都会有两个炼虚大能贴身保护她,怎么会有人敢打她!!?

云娇娇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脸愤怒的看向离自己最近的人,准备让自己的护卫替自己大干一场。

结果刚看见眼前人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眼前的男人轮廓棱角分明、五官立体、一双锐利的眼睛更是不怒自威,身上的紫气熊熊翻滚,定是一国帝王。

可这些都不是主要症结。

问题是这男人她不认识啊!

眼前人明显是个没修真的普通人,即便是帝王也不可能在她比城墙拐角还厚的护卫群保护下,摸到她身边。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云娇娇觉得现在这事好像有点不对劲,环视了一下四周,虽然雕梁画柱、摆设无一不精致,可显然不是自己堆满仙器的寝殿。

周围也没有她那些能打的护卫。

云娇娇自我认知很清晰,她就是个没有啥武力值的炼丹脆皮。

在没有人保护的情况下,她顿时选择闭嘴,看情况再说。

帝王见云娇娇有些呆呆傻傻的,不自觉蹙起了眉毛,压住心底的怒火,沉声怒斥她:“云娇娇!

我说过,让你入宫只是为了完成你哥哥的遗愿,把你放在身边好好保护。

绝对不会对你做出有违伦常之举。

入宫前你已应允此事。

即出自英国公府,就要有一门忠烈的风骨,不要做出出尔反尔之事,给祖祖辈辈丢人!

我将你当亲妹看待,定如你兄长一般护你。

不要用这种无谓的事,来消磨你哥哥以身为我挡箭而死的恩情!”

云娇娇一身红衣趴在床上,大大的眼睛不自觉的眨了眨。

这台词和场景有点眼熟啊。

云娇娇出身英国公府,哥哥随御驾亲征为帝王挡箭而死,遗愿是她嫁给帝王。

帝王却不睡老婆,只把老婆当妹妹……

这怎么和她之前看的一本叫《错嫁暴君当宠后》的画本子有些像?

云娇娇本来狼狈的趴在床上,姿势也有些扭曲,这时候却和小学生一样,颤颤巍巍的举起手。

“我能问一下,我哥哥是不是叫云冽吗?”

云娇娇确认,她看见眼前帝王冷着的脸突然间裂开了一瞬,虽然恢复的很快,但是确实裂开过。

男人深吸一口气,像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道:“怎么,我不与你行夫妻之实,你连你亲哥叫什么都不知道了么?!”

男人的声音明显夹杂着翻涌着的怒气,可云娇娇现在却什么都顾不上,彻底傻眼了。

这确实是之前她偷偷看的那本话本子,因为自己名字与恶毒女配一样,云娇娇甚至还深刻带入,要是她是这女人要怎么虐渣,绝对不会过的那么惨。

难道她穿越到别的小世界了?

原书中,原主深爱心有白月光的帝王。

哥哥是个宠妹狂魔,随帝王御驾亲征,回程时为帝王挡箭而死,唯一的遗愿是让帝王把痴心的妹妹接进宫,保护妹妹一生平安无虞。

帝王心有白月光,虽然后宫三千为了制衡朝堂随便娶,却不愿意辜负好兄弟的嘱托,觉得不能回应好兄弟妹妹的感情,压根不碰原主。

但是对原主却秉承了对好兄弟遗愿的恪守,对原主是真的纵容,只要别人和她有冲突,一般都会护着她。

但原主不满足,就想得到帝王的宠爱,各种作。

原本要是按这个发展下去,原主哪怕得不到帝王的宠爱,这辈子也能过得舒舒服服。

可问题就在于原主是恶毒女配,帝王是末代皇帝,白月光才是真正的女主。

白月光当年约还是太子的帝王赏荷,但太子公务繁忙,去晚了。

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帮人风风火火的喊白月光出事了,他立刻赶了过去。

结果就看到白月光被下药,和亲哥魏王滚到了一起。

魏王妻妾成群不说,在某些方面还有暴力倾向。

看到这场面以后,还是太子的帝王顿时懊悔不已。

在白月光说出:“我这辈子接下来的苦难,都是由你造成,我要你对我愧疚一辈子。

我诅咒你这辈子永远都找不到你爱的人,即便找到了也永远得不到所爱!”之后。

帝王因为愧疚和心痛,变得更加冷心冷清,对女人淡到只看利益的程度。

白月光随魏王去封地后,帝王为了白月光也对魏王多有照拂。

直到白月光再次随着魏王回朝,那更是对帝王和原主虐心、虐肝、又虐肺。

原主点灯熬油想计划弄死白月光,可是白月光回手一个计谋,冤枉原主通敌叛国。

因为那次叛国,大卫北方失守,敌军差点打入皇城。

原主事败之后,大臣们群起攻之,帝王这才不得不下旨处死原主,即便这样,也顶着压力将她以贵妃之礼下葬。

而帝王也在魏王的算计下,遇刺身亡。

原来魏王这么多年的昏庸无道都是他装出来,隐匿自己的惊世之才,为了有天成功篡位。

当上皇帝以后更是为了白月光遣散后宫,独宠皇后一人直到二人寿终正寝。

云娇娇别的能力不行,最厉害的就是在现有环境下,寻求出一条能让自己过得更好的出路。

想起这糟心的剧情后,她没有自怨自艾。

却确确实实确认了两件事。

一、帝王是真心实意的把原主当妹妹宠,直到最后都践行了他的诺言。

二、现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帝王能一直当皇帝,她的日子才能好过。

综上所述,云娇娇立刻对自己的生活目标有了确认。

一、为了她不身死道消,帝王的王位必须保住。

二、道侣这种随时可能散的饭票,哪里比得上亲哥这种一辈子的长期饭票?

当什么真爱,必须认哥!

云娇娇规划好了未来道路,顿时眼珠子一转,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对着怒火中烧的男人怯怯的问道:“真的要当我哥哥?和我亲哥哥一样宠我?”

帝王明显不知道云娇娇要搞什么鬼,但见她松口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声音缓和了许多,严肃的保证道:“对,和你亲哥哥一样宠着你。”

好兄弟用命交给自己的妹妹,即便骄纵些,他也总不好太过苛待。

后宫这么大,怎会没有她容身之处?

云娇娇眨了眨眼睛,继续试探着问道:“我哥哥对我可好了。

你真的能像我亲哥一样宠我?”

帝王见起好兄弟把妹妹宠上天的程度,又想到小姑娘刚刚失去唯一的亲人,现在还这样小心翼翼的,顿时也有些心软。

轻声道:“你哥哥能做到的,子珩哥哥也一样能做到。”

帝王名叫谢北冥,字子珩。对云娇娇自称子珩哥哥,自然是为了显亲近之意,让小姑娘安心。

云娇娇听出来这层意思,胆子稍微壮了点。

要问一个拥有骨灰级妹控哥哥的妹妹,什么样的哥哥才是好哥哥,云娇娇表示:这题我会!

顿时露出惊喜的笑颜,转瞬间又变成了不确定,小动物受惊一样问道:“真的?

我哥哥比一般哥哥都好。

我要什么,他都会想方设法的给我拿到手;我和别人发生争执,他都会无条件站在我这边;别人欺负我,他都会第一时间帮我找回场子;我不开心的时候,他会哄我开心;答应我的事情,每一件都能做到;不会骗我,不会骂我,还会关心我。我饿肚子的时候,还会抓小鸟烤来给我吃。”

云娇娇看着帝王那越来越诡异的表情,不敢再夹带私货。

抻长脖子,悄咪咪的问道:“子珩哥哥,你能做到吗?”

谢北冥知道好兄弟宠妹妹,但不知道已经宠到了这种程度。

这哪是宠妹妹,这明明是护祖宗!

不过想到英国公一门忠烈,又想到替自己死了的好兄弟,顿时泄了一口气。

罢了,一个小姑娘还能惹出来多大的祸?他护着就是了。

语气还算温和的道:“嗯,乖,子珩哥哥会护着你的。”

云娇娇一听这话,顿时就支棱起来了,哪还有刚才那唯唯诺诺的劲?

撑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衫,对谢北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声音甜甜的道:“子珩哥哥最好了!

子珩哥哥是帝王,要说话算数哦!

食言而肥的都是小狗!

天色不早了,我们睡觉吧,我有点困了呢~”

谢北冥看到突然活泼起来的新妹妹,总觉得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无奈的摇头,大概自小被宠大的小姑娘都是这样善变吧。

对满口嚷嚷着困了的云娇娇道:“既如此,那你就先睡下吧。

有事就叫身边的人去找我。”

话落,转身就走。

云娇娇见人要走,夹带私货提要求,认了个长期饭票以后,可以继续称王称霸的喜悦顿时一扫而空。

上前一步,一把抓住谢北冥的袖子。

满脸写着焦急的道:“子珩哥哥!你不能走啊!”

谢北冥见她这样,心顿时就是一沉。

果然刚才说什么认他当哥哥都是缓兵之计,只想曲线救国用另一种方式接近他。

他隐忍着怒气,压低声音道:“云娇娇,我现在是你哥哥!”

云娇娇一脸认真的道:“我当然知道你现在是我哥哥,可别人不知道啊!

在别人看来,今日你我大婚,你就把我扔在这自己走了,我得多丢人啊!

明天大家指不定要怎么笑话我呢。

哪有你这么当哥哥的?”

谢北冥差点被云娇娇这种挽留自己的说辞气笑了,这么多年多少女人想让他留宿,理由也是千奇百怪,怕自己丢人这种清丽脱俗的理由,还是第一次碰见。

面色难看的冷声道:“那就有当哥哥的和妹妹同床共枕的?”

云娇娇当然没想让别人跟她挤在一起睡,自己一个人睡大床不香吗?

可是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

她有些心虚的指了指不远处的软塌,“要不子珩哥哥,你在那里凑合凑合?”

顺着云娇娇指尖方向,看到软塌的谢北冥:……

他现在有一点点相信云娇娇不喜欢自己了。

不然这世间怎会有女子自己睡床,却让心仪的男子睡软塌?

云娇娇怕谢北冥不乐意,还眼泪汪汪嘟着嘴、委屈巴巴的道:“我哥哥绝对不会让我在外面丢人的。

子珩哥哥,你不是说要像我亲哥哥一样宠着我吗?

难道刚才的话都只是在骗我?”

谢北冥看到云娇娇那有些受伤的表情,被她这连番操作弄得有些窒息。

深吸了一口气,松口道:“你放开,我住在旁边的的侧间,今晚不走。”

云娇娇见谢北冥的气压有些低,怕一次性惹恼了长期饭票,导致人财两空,非常爽快的松开手。

谢北冥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往侧间走,再和这小丫头待下去,他怕忍不住自己的脾气。

云娇娇亦步亦趋跟在谢北冥身后,千叮咛万嘱咐:“哥哥,你一定要让你身边的人守口如瓶啊!

千万不能把你只是睡侧间的事告诉别人。

不然我在宫里的里子、面子可就都没了,没有这么坑妹妹的哥哥啊。

还有,你明天、后天也要回来住啊~我看画本子里都写,新婚三天夫妻俩必须住在一起,不然就代表男方不满意女方。

咱俩可不能让人笑话啊!

哥哥你听……!”

“砰!”谢北冥走到侧间,随手就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他突然觉得,想要让他当哥哥的云娇娇,比想让他当夫君的云娇娇更让人窒息。

突然好想叫暗卫烧掉她所有乱七八糟的画本子。

因为跟得太紧,差点让侧间门拍脸上的云娇娇,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没动,嘴上还继续小小声接上刚才的话。

“见……了……吗?要好好当哥哥哦~”

一脸焦急的表情,下一瞬,瞬间高兴起来,迈着轻快的脚步哒哒哒跑回到自己的大床。

回忆了下剧情,对着门口扯脖子大声喊道:“巧云、巧珠!你们家贵妃娘娘要睡觉,快点来伺候我!”

因为刚才屋子里在吵架,御前大总管德胜早就把人都支走了。

现在听见屋子里叫人伺候,谢北冥却没有出来,还有些纳闷。

不过还是第一时间就把两个贵妃娘娘陪嫁的小丫鬟叫回来伺候。

下一秒,他就听到自家帝王喊了声:“德胜,进来伺候。”

仔细一听,居然是从侧间传来的声音。

德喜:……厉害了,我的贵妃娘娘。

居然敢把皇上撵到侧间去睡。

半夜,云娇娇做了个梦。

一个皮肤瓷白,身材姣好,拥有着翘鼻樱唇,剪水秋瞳,如缎带般黑长直长发,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的美女出现在她眼前。

云娇娇还没欣赏完自己的美貌,就见到对方伸手拂了拂自己的鬓角,对云娇娇道:“这身体我给你了。

这世界的人没一个好东西,都对我恶意那么大,我要去找我哥哥。

要是你感念我给你身体的恩情,等有机会碰到霍艺馨和魏王那对狗男女,就帮我搞死她们吧!”

云娇娇丝毫不犹豫的就点了头。

“你放心吧,我绝对会让谢北冥当帝王当的长长久久。”

这样她才能永远过着有长期大饭票的好日子。

原本的“云娇娇”觉得这回答好像不太对,不过殊途同归,答应她就好。

对云娇娇摆了摆手,就消失在了云娇娇的梦里。

在这一刻,云娇娇才切切实实的有了种这身体就是自己的了的真实感。

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第二天一早,云娇娇是被一阵有气无力的救命声吵起来的。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呼唤着她:“娇娇,娇娇,我快不行了。

混元鼎碎了,我现在没有载体,马上就要消散了。”

云娇娇听出来这声音是自己本命法器混元鼎器灵的声音,顿时就精神了。

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意识中声音有些焦急的和那声音沟通,“那我现在要怎么办啊?

这里好像是凡俗界,我上哪去找个丹炉给你用?”

混元鼎器灵的声音明显有些虚弱,有气无力的道:“给……给我随便找个能炼药的东西就行。

要快……我不行了。”

云娇娇见此一下子跳下床,不顾飞奔进来查看她情况的宫女,穿着一身洁白的绸缎寝衣就往门外狂奔。

混元鼎是上古神器,亦是她的本命法器。

自从老祖宗赏给她契约以后,两人形影不离几百年。

要是没一起穿过来还好,穿过来她一定不会让器灵有事,这是她与原来世界存在过的唯一证明。

云娇娇含着泪往外冲,对身边的巧云问:“药房在哪?快带我去!”

巧云不知道贵妃娘娘这一大清早的,到底怎么了。但见她着急,只能点头答应,顺手给贵妃娘娘披了件披风,就带着焦急的云娇娇往外跑。

只不过,还没跑到云华殿门口,混元鼎器灵就声音虚弱的道:“来,来不及了。

往右走,那边有人在熬药,应该有器皿。”

云娇娇当下向前奔跑的脚尖一转,九十度大转弯,带着人就向混元鼎器灵所指的方向冲去。

没一会功夫,就见到一个穿着一身旧宫服,与奢华大气的皇宫格格不入的宫女,正蹲在地上用炉子热东西。

炉子上摆放着一个半新不旧的砂锅,袅袅的药味从锅中冒了出来。

云娇娇二话不说,在一众宫女的惊叫声中,冲过去就把滚烫的砂锅端了起来。

与此同时,器灵也顺着云娇娇的身体进入了砂锅。

“砰!”的一声,砂锅的盖子自己翻开,原本沸腾的药汤,变成了一枚浑圆的黑色丹药。

这一变故把众人都看傻了,只有云娇娇习以为常。

伸手拿出丹药递给小宫女,“是有人得了风寒吗?

这颗药虽然品质很差,但吃下去也要比喝你之前的汤药,药效好十倍不止。

你的药锅我拿走了,待会让人给你拿个新的。”

小宫女机械式的谢恩,一脸呆滞的看着手里丑兮兮,还很难闻的药丸。

完全不知道一直受苛待的自己,今天因为找不到药罐熬药,就用了一个煮粥用的破砂锅,怎么还被贵人把砂锅给抢了。

最主要的是,药没了,这泥丸子能!吃!吗!

云娇娇完全不知道,对方把自己这个马上要化神的天才丹师练出来的丹,当成了泥丸子。

她现在保住了自己器灵一命,抱着砂锅开开心心的往回走。

身后的巧云见自家贵妃抱热砂锅,看得心惊胆战,连着提出好几次要帮忙拿,全都被云娇娇拒绝了。

在惊奇般的确认云娇娇只是把手烫红了以后,一脸迷茫的被云娇娇给撵出了寝殿。

云娇娇抱着砂锅坐回床上,一脸焦急的问:“怎么回事?

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凡俗界?”

前任混元鼎器灵,现任混元砂锅器灵,当前有了宿体,要死不活的样子也缓了过来。

叹了口气对云娇娇道:“你还记得你渡化神雷劫失败了吗?”

云娇娇点头,“记得,最后那一道雷特别大,直接把我肉身劈碎了,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器灵有些糟心的道:“你失败是因为隔壁那练剑的臭小子恰好同一时间渡炼虚雷劫,家里人都不知道。

你这边雷劫先开始落雷的,直接把劈向他的雷劫引到了你身上。

你们俩修为差了三个大境界,当然一道雷就把你劈死了。

当时我看你魂魄马上要消散,只能把你放到我体内,顺着雷劫劈出来的虚空裂缝逃走,以此躲避劈下来的雷劫。

可是虚空内罡风撕扯力太大,我没办法找到准确的锚点从另一个裂口回到修真界。

只能在混元鼎彻底崩碎之前,带着你随便进入了一个小世界。

所以你才会在这里。”

云娇娇算是明白了,隔壁那个该死的剑修一定是嫉妒他们丹修有钱,剑修都是穷光蛋,所以才故意搞她!

不然她一个五岁就以丹入道,全修真界最有前景的丹师,怎么可能渡过不了化神雷劫?!

气呼呼的对器灵道:“我们要怎样才能回去?

我要叫老祖宗带着人,把那该死的剑修从炼虚打成筑基!”

这里人生地不熟,哪有在有许多修为顶级的长辈保护,出门百余护卫跟随,所有人都对她毕恭毕敬的修真界舒服?

器灵听了她的话,默默地叹了口气。

无情的戳破了她的美梦。

“回不去了。

这世界灵气稀薄,没办法让人修炼到炼虚划破虚空。

而且我的原身混元鼎碎了,你难道指望我用普通砂锅带着你穿过虚空裂缝吗?”

云娇娇听了整个人都蔫了下来,小声确认:“真的回不去了吗?”

器灵:“嗯。”

一人一灵中间的气氛顿时陷入了沉默。

而就在此时,一阵“当当当”的敲门声打断了这静默的气氛。

巧云在门外小小声道:“主子,您昨天侍寝第一天,按规矩,今天要去给皇后请安的。”

云娇娇叹了口气,双手拍了拍脸,让自己打起精神,小声道:“回不去就回不去吧。

总要把当下的日子过好。”

器灵见云娇娇不出意外的振作起来,也松了口气,鼓励道:“你放心,就凭娇娇你的性格,在哪都能过挺好。”

云娇娇总觉得器灵是在讽刺她,不满的让他解释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可器灵说完那话就恢复高冷,继续装死,拒绝哄孩子。

云娇娇没办法,只能放弃。

唤人进来给她梳洗。

梳妆的时候,性格比较沉稳的巧珠站在云娇娇身旁,有些担心的嘱咐:“主子,今天各宫的娘娘大概会针对您,您稍微忍忍。

宫里不比家里头,一旦有差错,就是大罪。

您莫要太由着性子来。”

云娇娇听到这话,原本摆弄红石榴簪子的手顿时一顿。

对于惹事的敏感神经霎时间警铃大作,语带疑问的问巧珠:“宫里的娘娘都不好相与?”

巧珠看了一眼周围,把其余人都挥退,觉得还是应该提前给自家耿直的主子做些心理建设。

小心觑着云娇娇的脸色道:“您也知道,陛下心里只有那位……宫里的娘娘们都是陛下为了稳定朝堂,才收进宫的。

能起到稳定朝堂作用的,要么家里权势大,要么就是父兄身居要职。

皇后娘娘更是镖旗大将军的亲妹妹 。

之前咱们陛下虽然后宫佳丽三千人,但从来都没叫过寝。

您是第一个让陛下留宿的。

万一怀上小皇子,那无子的皇后定然中宫不稳。

估计今早上请安,无论是皇后和其他嫔妃,都不会对您善罢甘休。

所以您今早还是尽量收敛点,啊?”

云娇娇在巧珠的苦口婆心下,一下子就明白了。

敢情这一皇宫的嫔妃,个个身后都有金大腿。

就她这个父兄皆亡,不熟悉的堂兄接手英国公爵位的小可怜,才是那个唯一没靠山的。

不过比起这些,云娇娇在巧珠的这段话中,发现了一个华点。

谢北冥他、从、来、没、叫、过、寝!!!

昨天是怕丢人,所以一定要留下他过夜,没想到这便宜哥哥从来不睡后宫!

想不到她云娇娇在修真界当了这么多年的团宠,居然还有一天有当宠妃的潜质。

云娇娇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

把巧云、巧珠都吓了一跳。

云娇娇:“受刁难?受委屈?委曲求全?

不存在的!

是时候让我的好哥哥发挥出他保护妹妹的作用了。

走!我们去找子珩哥哥~”

话落,在两个宫女懵逼的表情下,云娇娇把桌子上的砂锅揣进袖笼,像要出征的将军一样,抬头挺胸,威风凛凛的就冲出了云华殿。

不是说她是妹妹吗?只有嫂子受小姑子的气,哪有小姑子受嫂子气的?

谁是里,谁是外都分不清吗?

出门眺目远望,熊熊燃烧的帝王紫气不在皇宫中央,而是在西北角。

云娇娇根本不用人带路,带着身后一众浩浩荡荡的宫女太监就往紫气的方位走。

云华殿首领太监德喜立刻上前,对云娇娇道:“贵妃娘娘,陛下这个时辰应该在养心殿,您走错地方了。

应该往反方向走。”

云娇娇脚步不停,快步坚定向前,信誓旦旦的道:“没错,子珩哥哥就在这边。”

那雄浑的紫气绝对不会有别人。

云娇娇一路小跑向北,就见到高高的城墙上站着两个长身玉立的人影。

白的那个她不知道是谁,但黄的那个肯定是她哥!

云娇娇看到长期大饭票顿时扬起了一个笑脸,两手揪起裙角,加快了脚步。

刚想大喊一声,“子珩哥哥,一晚上没见到,我都想你啦~”快点和我去坤宁宫。

就听到那白衣男人语气沉重的道:“英国公之死确实是有人刻意为之。

想刺杀您是真,想除掉英国公也是真。

估计是想彻底除掉英国公一脉。

据探子来报,昨天甚至有人向您和英国宫妹妹的交杯酒里投了毒。”

那男人声音不大,但奈何云娇娇耳朵好使。

这么悚然听闻的消息,就顺着西南风飘飘悠悠的溜进了云娇娇的耳朵里。

让云娇娇笑得开花的脸上顿时一僵,身体也维持着奔跑的动作原地定住了。

什么?什么情况呀?

原书里原主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一到她这就有人来刺杀了呢!

这不公平啊!

这种情况,必须握住饭票,让他保护她!!

目光一转,看向黄色的身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奔了过去。

扯脖子喊:“呜呜呜!哥哥!有人要杀我啊!我好怕!”

她用双手捂住脸,以免被人发现她只是干打雷不下雨。

谢北冥和白衣男人听到哭声顿时一惊,完全没想到为什么以二人的功夫,居然没发觉到有人过来。

结果回过头去,就见到云娇娇离二人还有好一段距离,两人甚至只能看到拇指高的云娇娇。

白衣青年:“……陛下,贵妃娘娘的耳力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这么远能听得见他们说什么?

谢北冥也有一阵语塞,不过又觉得不可能,实在是太远了。

“大概是别的事,你先退下吧。”

白衣青年恭敬应“是。”,拱手告退。

云娇娇跑上城墙台阶,一头撞进谢北冥怀里,双手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腰,不让对方看见她没哭的脸。

一边使劲用头蹭谢北冥胸口,一边呜呜呜的假哭,“哥哥,刚才那男人说有人要杀我,我好怕呀!”

谢北冥有些诧异,云娇娇是真的能听到那么远的说话声,而不是巧合。

伸手拽着云娇娇的衣领子,想让对方离自己远一些,毕竟只是兄妹要注意男女大防。

结果他都快使上内力了,还是没能把人从自己身上撕下来。

谢北冥:……好友到底是养了个什么妹妹?

耳朵好使,力气还大,遇到点事就害怕,兔子精吗?

没办法,只能有些生疏,身体僵硬的伸手拍了拍云娇娇的后背,想要先安抚她。

“没事,子珩哥哥会保护你,绝对不会让心怀不轨的人伤害你。

乖,先把手松开。”

云娇娇现在自然不可能松手,她还要挟天子腰以令天子,怎么可能松手?

她怯怯的抬头看向谢北冥,连睫毛都在轻轻颤抖。

有些不确认的道:“真……真的?”

谢北冥点头,眸色认真与她对视,“自然是真的,我昨天不是答应过你了吗?

君无戏言。”

云娇娇在心里接了后半句,骗人的都是小狗。

面上有些诧异的道:“子珩哥哥,你居然记得我昨天说的话?”

谢北冥见她不哭了,微微松了口气,轻轻推了一下人没推开,彻底放弃。

“我既答应过你,就会记在心上。”

云娇娇眨了眨眼睛,“那你说一遍。”

谢北冥:……

望着云娇娇那“我就说你不记得,你怎么当哥哥的?”,还马上要哭出来的表情。

谢北冥已经开始后悔答应对方要当亲哥的事了。

深吸一口气,挥退下人,没什么表情的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要什么,我都会想方设法的给你拿到手。

你和别人发生争执,我都会无条件站在你这边。

别人欺负你,我都会第一时间帮你找回场子。

你不开心的时候,我会哄你开心。

答应你的事情,每一件都能做到。

不会骗你,不会骂你,还会关心你。”

谢北冥说完,紧蹙着眉头看云娇娇,隐忍着道:“说完了,你能放开我了吗?”

他继位这么多年,从来没被一个小姑娘逼着背书过。

云娇娇心道温故才能知新,天天背诵一遍才不会忘。

见谢北冥快生气了,乖觉的放手。

低着头,双手绞着衣角,小声嘟囔道:“还有我饿了会给我抓小鸟烤来吃。”

以前她在修真界已经辟谷,但是她馋啊!

哥哥抓来的小鸟,是她对食物唯一的精神支柱。

谢北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宫中有御膳房,不会让你饿肚子。”

云娇娇撇撇嘴,心道那怎么能一样,那是心意的问题。

不过还想着刚才有人要杀她的事,对谢北冥道:“子珩哥哥,你可不可以给我几个树上挂着的人?”

谢北冥一向冰冷的表情差点没再次裂开。

抬头看了一眼隐藏在树上的暗卫,心里暗暗惊讶这小丫头可能要比他想象的五感灵敏。

可惜是个女儿家,不然从小从戎,定能撑起英国公府。

这么敏感,也不怪她哥哥这么疼她。

谢北冥心中为好友惋惜,随口道:“甲七、甲十六。”

他话音一落,当即“唰、唰”从树上跳下来两人,对着谢北冥单膝跪地抱拳。

“奴才在。”

谢北冥:“从今日起你们就跟着贵妃娘娘,贴身护卫。

若有差池,提头来见。”

“是!奴才甲七/甲十六参见贵妃娘娘,任凭贵妃娘娘差遣。”

两名女暗卫当即俯首,恭敬的道。

云娇娇心里美滋滋,自己就是个丹师脆皮,战斗力弱的一渣。

虽然现在比不了以前在修真界上百高手护卫的排场,但总归身边有人保护了。

人不都是越跟越多吗,刚来第二天就有两个了,一百个还远吗?

心情很好的晃了晃谢北冥胳膊,紧接着一脸渴望的看着谢北冥,开始告状。

“哥哥,后宫的嫔妃都要欺负我,哥哥你要帮我撑场子!”

“胡说八道!”谢北冥皱着眉头呵斥。

云娇娇眨了眨眼睛,看着谢北冥冷着的脸,小心翼翼的换词道:“那……后宫大大小小的嫂嫂们都要欺负我,哥哥你要帮我撑场子?”

谢北冥:……

虽然他确实把云娇娇当妹妹看,但对方穿着贵妃的品装站在他面前,管一宫的嫔妃叫嫂子,言外之意确实挺让人窒息的。

见谢北冥不说话,云娇娇立刻翻脸:“你刚才还说当了我哥哥就会保护我。

现在居然想眼睁睁的看嫂子欺负小姑子,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

要是我哥哥在,绝对会站在我这边。”

云娇娇看过原文,知道谢北冥对她这个身份下限很低,这种程度的胡搅蛮缠,对方绝对不会把她怎么样。

毕竟画本子里原主都把皇后推水里了,还啥事没有呢。

现在谢北冥对她下限还不算低没事,她早晚把他的下限给作没了。

谢北冥对云娇娇的胡搅蛮缠有些头疼,伸手捏了捏鼻梁。

缓和语气道:“怎么回事?好好说。”

云娇娇自然不会对金饭票有所隐瞒,叭叭叭的就把早上云珠和她说的全说了一通。

说完又粘到谢北冥胳膊上挂着,还补充了一句,“哥哥你要为我撑腰啊!

不说别人,皇后的位份可比我高。

万一我今天一去,她直接赏我宫廷赐死三件套怎么办?

到时候不用杀我哥哥的坏人动手,我就先没了。”

谢北冥听的额头突突直跳,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和这新出炉的难缠妹妹相处。

有些感慨好友连这样的妹妹都能那么宠着,果然是铁汉柔情。

叹了口气,无奈的道:“不会,宫有宫规。

贵妃是上了皇家玉牒有品级的宫妃,即便是皇后也不能不按宫规办事。

而且皇后对下一向宽容、慈和,不会把你怎么样。”

云娇娇一看对方看向自己的时候,就一脸嫌弃,对待别人的时候就宽容、慈和立刻可就不满了。

“武将家的女儿怎么可能宽容、慈和呢?

她肯定是装的!

你看看我不就知道了!”

云娇娇吼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让从来没有接受过云娇娇难缠毒打的谢北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恐怖的是,他居然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

原来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吗?

“皇后不是那样的人,这么多年她待嫔妃一向宽容。”

不过大概是怕云娇娇继续胡搅蛮缠,谢北冥还是叹息着松口道:“我陪你去一趟坤宁宫吧。”

云娇娇挂在谢北冥胳膊上,得了便宜还卖乖,撇嘴道:“那可不一样。

别的嫔妃都无宠,没有孩子。

大家都半斤八两,菜鸡互啄有什么意思?

我就不一样了,你在我这留宿了,她当然对我不一样了!”

谢北冥把云娇娇往下撕了两下,没撕下去,干脆不管她了。

心中有些好笑,面上却板着脸问她:“那今晚上还要我去吗?”

云娇娇理直气壮:“当然要去!你要是不来,别人还不得以为我失宠了?

大家都没有的时候不会攀比,反正大家都没有。

有了又失去别人肯定要笑话我,那多没面子?”

谢北冥被这小丫头的理直气壮给逗笑了。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坤宁宫附近。

云娇娇顿时支棱起来耳朵,气呼呼的拉着谢北冥,拿着小手绢,食指指着坤宁宫里面。

满脸你是我哥哥,你要给我做主啊的表情,“子珩哥哥你听!

里面有坏小嫂嫂说我,果然是个没规矩的,仗着圣宠就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

这要是以后有了龙子,肯定图谋不轨觊觎后位。

搞些腌臜的玩意把陛下留在她寝宫,以后定是祸国妖妃!

迟早没有好下场!”

谢北冥看着前方离坤宁宫门口至少还有上百米的距离,一时陷入了无语,这么远,让他听什么?

不过想到那离间皇后和云娇娇的话,顿时沉下了脸。

皇后是后宫之主心胸宽广,若真是那种心胸狭隘之人,后宫岂不永无安宁之日?

更何况牵一发而动全身,后宫乱则朝堂不稳。

这人简直其心可诛!

谢北冥想到若是她挑拨离间成功,后宫之人全和云娇娇这难缠的娇气包杠上……

谢北冥对于自己未来的日子有些不敢往下想。

想到这里,他带着人快步向坤宁宫走去。

若是云娇娇瞎说还好,若是真的……这等祸乱后宫之人必将严处!

死死挂在谢北冥胳膊上的云娇娇,一边被大长腿谢北冥拖着往前走,一边小嘴也不闲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谢北冥,小嘴叭叭叭的当复读机。

这个诋毁她什么了,那个说她什么了,反正全都必须让大饭票知道。

附近暗卫看着帝王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吓得尽自己所能的收敛气息。

尤其是在坤宁宫门口的几个暗卫,听到贵妃娘娘对坤宁宫里的谈话,一字不差的重复,冷汗唰唰从头顶往下淌。

这贵妃娘娘实在了不得啊!

谢北冥走到坤宁宫门口三十多米的时候,也不需要耳报神云娇娇的复读了。

他内力好,普通暗卫都只能听个十几米开外的声音,他站在这里,却将门里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云娇娇看着谢北冥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悄咪咪的瞄着他,小小声问:“子珩哥哥,你不会法不责众吧?”

她已经听到十多个不同的音色骂她了,这要是不治罪,那她得有多亏?

这回不光是暗卫,就连大内总管德胜都开始额头大滴大滴的冒冷汗了。

心中叫嚣着,哎呦我的小祖宗啊,您可别再说了!

没看皇上正在气头上吗?

您就别添油加醋了!

谢北冥冷笑一声,“后宫之人有什么自己的见地?左不过是家里人的想法罢了。

我倒是要看看我这些好臣子,到底给我送进来些什么样的妃子!”

话落,快步进入坤宁宫。

后面宫女太监吓得腿肚子都开始打哆嗦,要不是记得自己的职责,说不定就直接跪下了。

只有云娇娇有人撑腰心情好到飞起,蹦蹦跳跳的跟着谢北冥一起进了坤宁宫。

“皇上驾到!

贵妃娘娘驾到!”

云娇娇跟在怒气冲冲的谢北冥身后进了坤宁宫,觉得自己六个字的“贵妃娘娘嫁到”,就是比大饭票四个字的“皇上驾到”,多了两个字更显得有排场。

一众嫔妃见到谢北冥进来顿时喜上眉梢,纷纷扶簪子的扶簪子,理衣服的理衣服。

一个个恨不得当场变成下凡仙子。

云娇娇见此,微微退后一步,方便一会看热闹,也省着崩一身血。

谢北冥见刚才一直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这回一脸幸灾乐祸的缩在他身后准备看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因为她各种上眼药,他今天会这么生气吗?

还好意思躲!

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下,拎着云娇娇放在自己座位旁边坐着,冷着一张脸看着皇后,声音也冷得吓人:“爱妃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后宫里的人早就习惯帝王不苟言笑的样子了,竟然没有一个发现他生气的。

只觉得云娇娇和皇上的互动碍眼。

皇后笑的一脸包容的道:“各位妹妹在说贵妃妹妹云资出众,定是个可人的姑娘。

希望以后可以在后宫好好相处。”

谢北冥听到皇后这么说,对她还是比较满意的,起码是想要维护后宫宁静。

若是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定会引起贵妃与各宫嫔妃撕破脸,导致后宫争斗。

只是手段不够凌厉,这种情况下为了以儆效尤,应当严惩,而不是包庇。

他微微勾起嘴角,眼神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声音里仿佛带上了冰渣子。

“是么?我刚刚在门外可不是这么听说的。”

这回就算后宫的人再对帝王的情绪不敏感,也听出不对味来了。

顿时吓得一个个的跪了下来,就连皇后也起身下跪,齐齐的道:“请陛下恕罪。”

谢北冥余光瞥到安安稳稳坐在自己身边,一脸乖巧的云娇娇,冷冰冰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到她身上。

好像在问皇后都跪了,你怎么不跪。

云娇娇身为特别会识时务的脆皮丹修,当即一脸乖巧的甜甜喊了声:“子珩哥哥~”

哥哥两个字还加重了声音。

意图提醒谢北冥,皇后是他媳妇,她只是妹妹。

大老婆跪了关她一个妹妹什么事?

谢北冥:……

懒得和云娇娇讨论皇后是一国之母,与妹妹和媳妇无关这种事。

省得她一会又上来那股劲折磨他。

谢北冥“越矩袒护”云娇娇的举动,不知道让在场多少人咬碎银牙。

但也只能忍着。

空气中寂静无比,谢北冥一手拿茶碗,一手拿茶盖,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茶碗里的茶水。

云娇娇在谢北冥身后一脸得意的挺起小胸脯,脸上写满着叫你们敢欺负我,现在好了吧,挨骂了吧!?

还时不时的嘲讽一笑。

谢北冥微微皱起眉头,一回头就看见了满脸乖巧坐在自己身后的云娇娇。

心中差点被这小丫头气笑了,他内功深厚,别人什么情绪他能感觉不出来?

冷声道:“要是不想一起跪着,就给我老实点。”

云娇娇看着谢北冥,眨了眨大大的眼睛,非常乖巧的道:“好的~子珩哥哥~”

谢北冥见她这幅样子,晾着人也晾不下去了。

直接板着一张脸冷声呵斥道:“刚才是谁在说贵妃是祸国妖妃,定会祸乱卫国?

站出来!”

谢北冥这一声吼,把满地跪着的宫妃们吓得全都一个激灵。

更加没人敢吱声了。

“砰!”谢北冥把茶碗重重的砸在茶桌上。

云娇娇亲眼见到紫檀木桌子,被谢北冥用茶碗砸出来一道一指宽的裂口,顿时吓得一个哆嗦。

妈呀!她只是个丹修脆皮,原来她的大饭票力能扛鼎,这么恐怖的吗?

这让她以后……终于可以安心造作了!

毕竟大饭票那么厉害!哈哈哈哈哈!!

谢北冥完全不知道云娇娇脑子里,想的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脸色阴沉的道:“不说是吧!好!既然不说,包庇企图内乱卫国之人,与谋反同罪。

所有人都一起罚!”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即便不下令杀人,气场也异常恐怖。

跪在下面的嫔妃们顿时“嘤嘤嘤”的哭了起来,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没人站住来。

云娇娇坐在谢北冥旁边,玉白的耳朵动了动,抬起胳膊就开始指正。

“她!说我是祸国妖妃,把你都迷得神魂颠倒了。”

“她!说我是从山里下来的妖精,说不定会媚术,让皇后一定要奉劝你离我远点。”

“还有她更离谱!说我是用了下作的手段,才把你留在我宫里。

你为了我哥的颜面不忍心严惩我。

说我丢了英国公府满门的脸!”

……

云娇娇一脸气呼呼的把骂了她的人,全都给指了出来。

心里还暗暗的觉得把说自己坏话的人都揪出来,其他人就不用受连累了。

她可真是太善良了!

最后还委屈巴巴的和谢北冥道:“骂我的人,声线我都记得,绝对不会有错!”

谢北冥:……

看着云娇娇那鼓鼓的脸,他差点没忍住一把掐上去。

好友到底是怎么养的妹妹,能把妹妹养成这样?

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她什么好。

原本胸腔里因为朝堂内外勾连的怒火,居然奇迹般地消失了一半。

看了眼浑身发抖的众嫔妃,又看了眼满脸写着“我在打小报告”的云娇娇。

哪怕刚才想要杀鸡儆猴,好好惩治一番,现在也没那个心情了。

一扬下巴,对门口的侍卫道:“但凡参与者杖五十,连降三级。

让你们以后也长记性,什么事该参与,什么事不该参与。”

话落,起身冷酷的起身就走,身后还坠了个名为云娇娇的小尾巴。

出了门,云娇娇蹦蹦跳跳,小跑着跟在谢北冥身后,声音娇娇的道:“哥哥!你早上吃饭了吗?不然我陪你去吃饭吧~”

谢北冥脚步未停,声音比刚才稍微缓和了些:“我吃过了,一会要到乾清宫议事。”

谢娇娇笑眯眯的道:“那哥哥你快点去议事吧,我回去吃饭了。

我早上为了来给皇后娘娘请安,起的太早,还没有吃饭呢。”

话落,转身迈着毫无感情的步伐,带着人就走了。

谢北冥脚步一顿,望着云娇娇跑走的背影一阵沉默。

德胜缩着脖子,小声劝慰:“贵妃娘娘年龄小,经不得饿。”

绝对不是有用的时候热情,用完了就扔。

“嗤”谢北冥轻笑一声,意味不明的说了句:“挺好。”

话落,继续往乾清宫走。

德胜低着头没说话,心道,这是只要贵妃娘娘不觊觎您的身体,什么都行吗?

啧,帝王心,海底针。明明连侧殿都睡了。

云娇娇可不知道大饭票怎么想她,她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

在修真界的时候,她已经辟谷,有几百年她没有“饿”这种感觉了?

一顿堪比晚宴的丰盛晚餐结束,云娇娇用花茶漱了口嘴。

斜斜的歪在贵妃榻上,感觉自己有点空虚。

把砂锅放在丹田上,在心里小小声和器灵沟通:“混元鼎,你说我是不是贱皮子?

以前这个时间,都是爹娘、老祖宗看着我炼药的时间。

当时我觉得好烦啊,天天都要干活。

但现在突然清闲下来,我又觉得好空虚,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说着,手上已经不自觉地开始捏起了炼丹法决。

混元鼎是上古神器,器灵相当于看着云娇娇长大的,说是把她当小辈看也不为过。

看她有些失落的样子,也有些心疼。

提议道:“那你就重新开始炼药呗,我看院子里有龙吟草、青蓝草、帝王花。

其他不够的药就去药房里找,你现在是贵妃娘娘,他们还能不给你药吗?”

云娇娇一听他这话,顿时眼前一亮。

对呀!大饭票可是说了,他是她的亲哥哥。

在修真界的时候,她哥的东西也随便她拿呀!

她只是小小的用一点儿药而已,大饭票肯定不会介意的。

云娇娇想通了以后,带着人就往御药房跑。

跟在他身后的云巧,云珠一脸蒙圈。

完全不知道自家小姐今天怎么突然就跟药房杠上了。

总感觉今天的小姐怪怪的。

之前不是喜欢陛下喜欢到非卿不可吗?

现在两个人的关系确实很近,他们家主子都挂到陛下身上了,陛下也没能把人给撕下去。

可她们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儿。

云娇娇一路快步来到药房。

指使云珠道:“去敲门,说我要拿药。

把所有的药都给我准备出来!”

太医院院正听到手下人说贵妃娘娘来了,连忙手忙脚乱的跑了出来。

这位可不能怠慢。

一大早上的都传遍了,陛下为了她可是仗责了十多名嫔妃。

50大板啊!那可是把一个个娇滴滴的姑娘打的皮开肉绽。

甚至有两个二品以上的。

哦,对,现在已经五品了。

太医院院正对云娇娇陪着一张笑脸,把在他心目中已经升成祸国妖姬的贵妃娘娘,好生的给请了进去。

“不知娘娘想要点儿什么药啊?”

云娇娇歪了歪头。

那些药的名字在修真界叫什么她知道,可在这里叫什么她完全不知道。

随意的摆了摆手。

“你先把所有的药都摆出来给我看。

到时候我自己挑。”

太医院的人不敢招惹这位祖宗,只能照着云娇娇说的去做。

没一会儿功夫,太医院的院子里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品。

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医院集体晒药呢。

云娇娇在各式各样的草药中穿梭,随手捡起来几个黄芪和三七扔到云珠拿的篮子里。

过一会儿,又拿了几个别的品种。

起初,云娇娇拿的都是便宜药,太医院院正还不觉得什么。

只觉得娘娘可能就是一时兴起,想拿药材玩。

结果在他看到云娇娇随手扔了两根百年人参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恨不得上前把云娇娇手里的东西抢下来,让她好好爱惜这些救命的药材!

云娇娇转了一圈,不满的皱眉。

随手把一颗百年灵芝扔在地上。

凌厉的目光扫向太医院院正,用一看就很凶的表情斥责道:“你是不是把好的东西都留下了,只把这些破东西给我!

这些灵芝人参最高年份的也只有百十来年。

万年的人参呢!”

不光太医院的人,就连跟着袁娇娇来的宫女、太监,这回面色也变得扭曲起来,差点没直接腿软跪下。

不过大家也瞬间了悟,为什么贵妃娘娘会突然来太医院。

肯定是因为话本子看多了,才会说出来万年人参这种没常识的话。

太医院院正用袖子擦了一把汗,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贵妃娘娘,您是不是想要拿这些东西炼丹?”

云娇娇掐着腰,认真的点头。

“对呀!百年的人参,灵芝,只能练出下品丹药。

只有上万年的才能练出极品。

既然都已经要炼丹了,当然要炼就炼最好的了!”

听了云娇娇这理直气壮的话,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嘴角不自觉的跟着抽搐。

太医院院正觉得自己要疯了,这位宠妃娘娘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种话本子能信吗!


>>>点此阅读《嘘!暴君又在偷偷宠他的小娇娇》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