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毒医:腹黑师尊不好惹》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倾世毒医:腹黑师尊不好惹
分类:玄幻言情
作者:三丈红
角色:
简介:药王经传人用毒女王再度睁眼之时,世界就此发生改变! 废物?至尊血脉天赋,还有那望尘莫及的修炼速度可能吗? 瘸子姐姐究竟有多少秘密?一枚丹药能解决的问题不要跟姐说那么复杂。辱她,必会自取其辱!阻她,必会绝地自焚!腹黑,狡诈,多少人谈起她来均是咬牙切齿,又有多少人谈起她来均是五体膜拜!走属于自己的路,让渣渣无路可走,奈何情商太低中了自家师尊的美人计。且看毒医如何横行九天大陆。
《倾世毒医:腹黑师尊不好惹》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倾世毒医:腹黑师尊不好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一处完全由冰雪肆虐的地域,银装素裹是这里唯一的颜色,在这里,看不到属于土地,冰雪已经完全把大地掩盖。

除了漫天冰雪,肆虐的寒风就是偶尔在某一处被冰冻后的尸骸,不过这依然阻挡不了有人敢穿越这片死亡之地。

“叮铃!”

“叮铃!”

伴随着风雪的呼啸,一阵阵单调的铜铃声在一条小道上回荡,一辆马车正向行进着。

在这片可怕的冰雪之地,除了暴风雪、雪崩这样的自然灾难外那些披着白色兽皮神出鬼没的雪匪同样让人心跳加速。

一名浑身披着兽皮的男子正挥舞着手中的马鞭。

“架!”

“啪!”

“小舞昭,不要害怕,魏伯伯一定会保护你,咱们穿过了风雪岭就安全了。”

“说不定你福伯伯已经在风雪岭的那边等着咱们了。”

男子朝着马车里面的人儿安抚道。

可他的话音一落,就听到了前方传来一声“嗷呜..”的悠长狼啸。

伴随着这声狼啸,魏任的脸色瞬间暗沉了下来。

目光落在前方一处凸起的冰面上,突然出现的一群手持弯刀的雪匪骑着雪马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席卷而来。

“该死。”

“竟然是雪狼帮!”

“舞昭,在马车里坐稳了。”

魏任眼神一凌,手中的马鞭狠狠的朝着马臀一抽,伴随着一声马嘶朝着开始飞快的朝着前方奔狂奔。

当一个雪匪手中的刀朝着魏任的头当即劈过去的时候,他身子横着一卧,侃侃与死亡擦身而过。

“追!”

一个雪匪大喝一声。

就像是受不了猎物从自己嘴边逃走的群狼一样,二十几个雪匪纵马朝着狂奔而行的马车蜂拥追去。

马车又怎么能跑的过身后的这群雪匪,马车里的少女已经吓的蜷缩在角落,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在中间。

“砰!”

突然,马车的右车轮撞在了一块凸起的冰石上,马车当场侧翻滑行了出去,直至撞在了一面冰壁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原本还算结实的马车应声开裂,散落了一地碎渣。

马车中的舞昭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撞,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至于魏任在马车翻车的一刹那纵身跃起。

还不等查看舞昭的伤势,雪匪的弯刀伴随着凶狠的杀气就已经到了眼前,最终寡不敌众倒在了风雪之中。

没有理会已经死了的魏任,一个为首的雪匪骑着高大的雪马目光落在了那冰壁下躺着的少女身上。

宽大的兽皮斗篷下露出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左眼一条蜈蚣般的刀疤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狰狞万分!

“看看死了没有,雇主可是说要,不要活人!”

一个手下,下马正要朝着舞昭走过去的时候。

“轰隆!”

头顶传来一阵轰响。

所有人下意识抬头一看,就在舞昭所在的冰壁上方,一块巨大的冰石或许是因为刚才马车的冲击开始摇摇欲坠。

“咔咔咔!”

“不好,那地方要塌了,那块冰石砸下来的话会引起雪崩,老大快撤。”

一个雪匪吓的舌头都不利索了,惊呼道。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开坑了!

刀疤雪匪头子二话不说,上马朝着相反的方向就狂袭而去,相比任务命更重要。

身为常年混迹在这里的雪狼帮,自然知道哪里能躲避雪崩,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看向刚才的方向。

“老大,这次不用检查了!”

伴随着属下的声音一落,那块巨大的冰石终于承受不住裂痕自空中落下,而那冰石上方的积雪也顺势坍塌。

没用多久就彻底将周围的一切掩埋!

雪匪们也再次消失在茫茫的风雪之中。

没有人发现,在那块巨大的冰石砸落的位置,一个少女的身影就那么躺在那块掉落下来的巨大冰壁的夹缝中间。

而刚刚的雪崩恰恰被那块砸下来的冰石阻隔,给少女留下了一块不足三米的空地。

这简直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

一道惊雷,将睡梦中的舞昭狠狠的炸醒,双眸开启,那是一双怎样的璀璨,即便是黑暗也无法掩盖其中的光芒。

“这是哪?”

她试着坐起身,瞬间脑海中出现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一刻仿佛头要炸裂了一样,让她刚刚醒来之后再次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舞昭悠悠转醒,依旧有些昏沉,然而脑子里的记忆却是无比的清晰。

“废物!”

“真以为你回去了就可以凭一纸婚约嫁给苏哥哥?”

“识相点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不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段段整理出来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放映。

舞昭,此时不得不接受了一个诡异的事实,自己穿越了。

而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同样姓舞,名昭,舞这个姓非常少见,想着前世的自己身为神农药王经的毒医,竟然因为自己的毒最后着了人的道。

最终陨落沙漠!

这个全新的世界,十六岁的年纪,无父无母,和自己前世近乎一样的身世,只是这具身体不如自己幸运,有一位待她如亲生女儿一样的师父。

还有一位瘸子姐姐算是她唯一的亲人!

这个以强者为尊的修行世界,她的这个前身不但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柴,两年前被送到了外庄。

直至前几天,因为曾经的一纸婚约被叫回家族,然而在路上却遇到了雪匪...

脑海中的画面闪烁到这里,舞昭眯了眯眼。

“雪匪吗?”

“余芳洲,本姑娘让你知道你谋杀的是什么人。”

突然,“吱呀。”一声,听到有人进来,舞昭躺在床上下意识的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哎呀,真是福大命大,居然在风雪岭的雪崩下活了下来。”

“幸好我表姐让我和福九叔一起去接她,不然恐怕就冻死在风雪岭了。”

这个听起来像是在关心她,可语气中的那份失望又夹杂着恨意的隐晦舞昭又则呢听不出来?

而且偏偏是她和那个福九去的,是想亲自看看自己是不是死了吧!

这就是所谓的心机婊?

“舞昭,告诉姐姐,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伤到哪?”

一个手中拄着拐杖看起来不到二十的女子眼中挂着泪痕,来到她的床边关切的开口。

“哼,一个废物,一个残废还真是姐妹,不要妄想回来了就以为真的能肖想不该想的。”

“人要有自知之明!”

这个身穿鹅黄装裙的少女,满脸的鄙夷和嫌弃毫不遮掩。

“余芳玲,这里是舞家,至少你现在还不是舞家的人。”

“怎么,怕说啊...”

“在这乌蒙镇谁不知道?”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

在床上的舞昭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就瞬间明白了,原来是那位余芳洲的表妹。

不过这种女人一看就是脑子缺根筋的夯货,别人手中最好的枪。

“滚!”

在床上的舞昭用一种平静而冷漠的声音朝着余芳玲开口。

只是她的这个字刚一落,不论是身前的舞晴,还是身后那余芳玲以及跟进来的两个少女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变的诡异而寂静。

“要我再说一次?”

舞昭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坐起身,用一种清冷的目光看着舞晴身后的三个少女。

余芳玲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盯着舞昭刚想开口,身旁一个少女拉了拉她的衣袖,下一秒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一甩那华丽的衣袖,“走!”

离开前狠狠的瞪了舞昭一眼,她之所以没有发作是因为她不知道舞昭到底知不知道那雪匪是她找的。

待余芳玲离开之后,舞晴盯了她好一会。

显然是被她这个许久没有见的妹妹吓到了,下一秒。

“舞昭,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太好了!”

舞晴扑到她的怀里,不停的重复着。

“我福大命大,姐!”

舞昭的记忆中这个有着先天残疾的姐姐是唯一对她好的人!

“饿不饿,姐给你做吃的。”

舞晴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一脸疼爱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妹妹。

只是还不等舞昭继续说话。

又一个保函关切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舞昭,听说你遇见了雪崩,魏叔叔也失踪了,如果不是福九叔和芳玲去接应...”

女子一边说一边就坐在了舞昭的床边,拉着她的手毫不关心。

“嗯!”

舞昭将被女子拉着的手抽了回来。

看着眼前这个和余芳玲有两分相似,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红唇肤白的美人。

“风雪岭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雪崩,听福九叔和芳龄说找到你的时候你都快冻住了。”

舞昭只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余芳洲,然后冷漠的道。

“魏伯伯死了,我们遇到了雪匪,如果不是我因为福大命大,只怕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我已经被冻成冰雕的尸体了。”

“雪匪打劫都有目标,我一个一穷二白的废物小姐,有什么值得他们动手的,有人不想我回来。”

“又怕暴露,所以找了雪匪!”

舞昭平静的话让房间里陷入了凝滞,余芳洲的眼神明显缩了缩。

她有些惊奇的看着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舞昭,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话居然是从一个废物口中说出来的。

然而,一边的舞晴却是眯了眯眼,妹妹的话她又怎么听不出来,不得不说妹妹这次大难不死之后醒来,似乎变了。

“这件事一定让福九叔查清楚,乌蒙镇一带的雪匪最大的只有雪狼帮。”

舞昭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姐姐,真心不错,竟然一下就抓住了重点,看来这个姐姐虽然有残疾,可也绝不简单。

试想,一个残废能在舞家这种地方生存,没有点什么手段是不可能的。

“这不可能吧!”

余芳洲故作淡然的道。

“无所谓,我已经回来了,不过芳洲姐姐!”

舞昭突然带着一抹仿佛看穿一切的微笑看向余芳洲。

“嗯?”

余芳洲下意识应道。

“你说谁不想让我回来呢?”

果然,这话一落,余芳洲的脸上瞬间挂满了难以置信的色彩。

“舞昭妹妹,可别乱说!”

闻言,舞昭轻声一笑,没有开口。

余芳洲此时心中有些惊骇,她看着舞昭那饱含深意的眼神,犹豫了下还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出口。

“你刚醒身子还虚,我改日再来看你。”

用尽量平和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退出了房间。

待余芳洲离开之后,舞晴才认真的看向了自己这个妹妹,然后用无比认真的语气开口。

“妹妹,告诉姐姐你是不是不是你了!”

听到舞晴这句话,舞昭一愣。

也就是这个表情,让面前的这个瘸子姐姐仿佛明白了,下一秒在舞昭的注视下,舞晴缓缓的起身。

“果然,你醒了!”

“姐?”

舞昭眉头皱了起来,舞晴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我不会告诉你。”

“听说过血脉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舞昭一怔,对于刚刚接受完记忆的她来说关于血脉这一词还是有些印象的。

九天大陆,修炼者无数,强弱有分,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天赋,而拥有血脉天赋的修炼者她只是听过,却从未见过。

就算乌蒙镇的两大家族族长,其中包括舞家的族长都不是。

她不知道这个姐姐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

但可以肯定,这个瘸子姐姐绝对不简单!

“嗯,以前姐姐你经常跟我说。”

舞昭搜索着记忆道,曾经这个姐姐没少跟她讲,那时候的前身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柴。

前身一直以为那是这个瘸子姐姐在安慰她。

“天赋是一回事,血脉又是另外一回事。”

“天赋人人都有,但血脉却不是。”

“你之前不能修炼,就是因为身体中的血脉没有觉醒。”

舞晴说到这里的时候仿佛在追忆着什么。

“天赋也分强弱,普通的天赋可以筑基境,开光境,融合境,心动境,金丹境,每一个境界的提升都需要历经九个等级。”

“也就是人们所熟知的九重劫。”

“然而卓越的天赋在这五个境界之后可以提升到,元婴境、出窍境、分神境、合体境、洞虚境。”

“而拥有血脉天赋,则可以突破至更高。”

“在洞虚境之后超越极限,迈入大乘境、渡劫境、地灵境、天灵境、大罗之境。”

舞晴的话第一次让初醒的舞昭对这个世界的修炼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

血脉天赋,就算圣武帝国多如牛毛的修炼者中,十万人能以后一人就不错了!

而这个姐姐刚才居然说她的血脉觉醒了?

“姐姐...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舞昭开口。

“有些事你现在知道了没好处。”

“但是你要记住,你血脉觉醒的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说着她从旁边的一个简单的梳妆台上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拿到了舞昭面前。

“这是当年母亲留给你的。”

听到母亲,舞昭的心猛然一跳,她震惊的看着舞晴。

“母亲不是....”

“别问那么多,好了你自己打开看看吧,我去给你做饭!”

说罢拄着拐杖离开了房间。

看着手中的盒子,心中思绪万千,明显这是一个女子用的梳妆盒。

外观上看已经有些年头,从边角被磨损的痕迹来看,一定有人经常保养!

盒盖上有一排排可以移动的小小方格,简单的看了一会,舞昭就明白了这是一个简单的鲁班锁。

滑动了片刻之后,将盒子打开,本以为是什么胭脂水粉,可此时盒子里躺着一不太厚甚至有些泛黄陈旧,却被一层皮革精心包裹的书。

舞昭将其拿出之后,发现在书的下边还躺着一枚黑色的戒指,以及一封没有落款的信!

“这越发让舞昭觉得这个神秘的姐姐有着无数她不知道的秘密。”

她的轻喃声还没落,只见手中率先捧起的那本书瞬间爆发出一道紫色光束,继而一行飘逸潇洒的字体出现在了舞昭的面前。

“神道经..”

只是随口念出了这三个字之后,不等舞昭反应,那一行行紫色的字体仿佛被她的身体召唤一般,顷刻间没入了她的眉心。

一道道清晰地字诀在舞昭的脑海中如同原本拥有的记忆一样深深的被刻入脑海。

“神道经第一卷,天地药书...”

舞昭几乎是被动的接受,口中轻喃着此时这些突然闯入自己脑海中的文字,天地药书,然而让她震惊的是,这天地药书不就是药王经?

不,准确的说比自己前世所熟知的药王经记录的还要全面,详细!

不等她反应。

“神道经第二卷...天地剑诀!”

不同于之前的文字,此时的脑海中是一个虚幻的影子,在一片苍茫之中舞动着她手中的剑。

身形飘逸,剑式凌厉,仿佛每一剑都蕴含着天地的威势。

她知道那是一个女子...而此时的舞昭的脑海里已经本能的开始模仿起了女子的动作。

片刻之后,随着舞昭脑海中那女子虚幻的身影消失的一刹那,书中散发的紫光也全部淹没在舞昭的眉心之中。

舞昭的瞳孔骤然一缩,低头看着手中刚才还在自动翻阅的书,此时里面哪还有一个字。

她快速翻看,纸页呼啦作响,将书丢在一旁将那封信快速打开。

“我的女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娘相信你已经醒了。”

“千言万语娘只能说一句对不起,神道经是娘能唯一留给你的东西,好好修炼,也许有朝一日娘还能见到你!”

“舞惊鸿。”

“舞惊鸿,这是母亲的名字!”

脑子里谜团无数,显然姐姐知道的要比她多,将那枚如同给自己定制一样的黑色戒指拿起来,她知道这是一枚纳戒。

作为这个世界独特的储存容器,这一点倒是很容易接受。

纳戒就如的空间很大,只不过空空如也,这也足以让舞昭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而离开房间的舞晴并没有立刻走远,而是站在窗外,一身素白的长裙,显然刚舞昭在房间里的一幕她看到了。

她朝天空凝望了一眼,微微闭合的双眼缓缓睁开。

“娘,妹妹终于醒了。”

轻喃一声过后,嘴角第一次勾起一抹带着希望的微笑,拄着拐杖这才走开。

~~

清粥小菜,即便是这简单的食物,也让舞昭没少吃!

“姐,我在风雪岭遇到雪匪,有九成把握就是余芳洲姐妹做的。”

舞昭道。

“嗯,余芳玲对苏云,你又与苏云有婚约。”

“舞家现在看似风光,可实际上已经落寞了,近些年崛起的余家已经成了这乌蒙镇的第三大家族。”

“族中长老都知道你和苏家的苏云有婚约,所以想要两家联姻来制衡方家。”

“表面上现在的三家风平浪静,实际上早已经暗潮汹涌。”

“余家的余芳玲对苏云的心思昭然若揭,而苏家虽然没有说,可也默认了这一切。”

舞晴平静的讲解着。

“苏家这么做,说的直白点就是因为我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是吗?”

舞晴看着她,眼神中全是欣慰。

“嗯!”

“所以就算查到了这次你的意外是她们做的,可为了不影响苏家和舞家的关系暂时还是不会去追究。”

听着姐姐的话,舞昭心中已经了然。

“姐,我一定好好修炼,明早我就去小浪山,还有那婚我会亲自退。”

“嗯,姐姐相信你,这世界上没有人配的上我妹妹!”

“两个月后舞家会举行一场测试,年轻一辈的优秀者会被送去祝融城的祝融学府。”

“到时候我们就离开。”

舞晴似乎非常确信她一定能通过测试,不管为了什么,如果想要在这个世界立足实力是唯一的底气。

“姐..你的腿不是意外是吗?”

舞昭目光落在舞晴那只不能弯曲的腿上,在记忆力很小的时候她记得姐姐并不是瘸子。

不知道哪一年,姐姐一身是血的被抬回来的,而自那之后她的姐姐就成了这幅样子。

听到妹妹突然这么问,舞晴先是微微愣了一下。

不过明显舞晴并不想提起。

而舞昭却是突然起身蹲下身子,用她的手直接撩起了舞晴的裙子,入目的就是一条狰狞的伤口。

舞晴想要阻止,可看到妹妹那认真的神色之后轻轻道。

“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只不过偶尔会感到冷而已。”

舞昭深吸一口气,起身突然一把将舞晴抱住。

“姐姐,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它。”

简单的一句话,让舞晴身体一颤,漂亮的眼眸瞬间红润起来。

“好。”

拍了拍舞昭的后背!

一个废物,一个残废自然不会被家族待见,哪怕她已经回到了所谓的家族,可迄今为止主事的一个都没来看过她们。

而自那日之后,一连两天也没见过余芳洲姐妹!

这天清晨,吃过了姐姐做的饭之后,舞昭前往了那个姐姐曾经总带她去的小浪山。

算算已经两年了,再次来到小浪山这里一切如旧,这也算她和姐姐的一个秘密基地。

一处平坦的空地,寂静无人,只能听到微风吹动竹叶的沙沙声!

偶尔伴随着几声飞鸟的叽喳以及小浪山下那条清澈的溪流抚摸碎石的声音。

舞昭盘膝闭目而坐,开始修炼了起来。

这也是她第一次感受着灵

而这还是最基本的淬体,金丹境九重之后便回迎来一次质的蜕变,金丹境以后每一次大的晋升都会经历雷劫。

抗过劫雷,接受雷霆洗礼,那将是一个飞跃,九天大陆不知道多少修炼者都止步于金丹境。

而那些渡劫成功的元婴境或者再厉害一点的,哪一个都是一方强者。

舞昭体内的神秘血脉让她第一次在没有旁人引导的情况下如此不受限制的吸收灵力,让她原本在筋脉内体内沉淀了十六年的杂质被强

舞昭打量着亚年这两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相貌平平。

不过她多少是知道一些的,这个舞乾喜欢余家的余芳玲,而自己两年前被送去庄子前这个舞乾作为舞家子弟,因为想要讨好余芳玲可是没少背地里欺负她。

那时候舞昭怯懦胆小,自卑,从来不敢说!

想到这舞昭嘴角微微勾起,郎有情,妾无意啊,那余芳玲喜欢的舞家另一个少年,好像叫舞坤。

“怎么,你又准备舔余芳玲

她玲珑的身姿倒影在水中,可以看到她微微的隆起在剧烈的起伏着。

感受着身体中的变化,奇异的律动在她的身体中流转,她甚至能感受到天地间那种自然的生生不灭。

整个人都融入到了天地之间,同时完完全全融入天地之间。

筑基境,一重,二重...九重突破。

开光境,一重..九重。

融合境,一重,九重。

身体中那一层层对于无数修炼者来说的
>>>点此阅读《倾世毒医:腹黑师尊不好惹》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